ZKIZ Archives


建行30億貸款身陷中江案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7-06/100408154_all.html

一位熟悉建行的高層人士如此定性浙江中江控股有限公司(下稱中江集團)破產重整案:「這是建行歷史上最大的一次風險事故。」浙江、上海多家銀行泥足深陷,其中受累最深的正是浙江建行,僅建行一家的貸款規模便接近30億元。

  中江集團地處杭州市下屬的建德市,自我介紹是集投資、科技、製造、貿易、旅遊、服務於一體的綜合性、多元化控股集團,其直接持股控股或間接控制的公司眾多,俗稱「中江系」。

  中江集團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將於7月復會。經過一個多月的會議暫停和債權審核,中江集團總體負債金額將被最終確認。多位接近此案的人士對財新記者稱,初步統計結果顯示「中江系」債務規模近80億元,為杭州歷來最大宗。銀行貸款約50億元,建行佔了大頭。

  此次債權人會議於5月底在杭州召開。一位債權人代表介紹,當時統計出中江集團的債權人約有68家,中江集團下屬杭州友邦香料香精有限公司的債權人約241家。

  此前,中江集團破產重整的思路已確定,杭州市政府圍繞此案成立了數個風險處置小組。6月14日,杭州市政府首次發佈俞中江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刑拘的消息。接近俞中江的人士透露,早在三個月前,他已被警方控制。

  被刑拘之前,俞中江在警方控制下,居住在杭州市西湖畔的溫德姆酒店。這座目前還屬於「中江系」的准五星級酒店,已被債主杭州市財開投資集團公司接管。據與俞中江有過業務往來的知情人士說,溫德姆酒店正是其「投資失利,噩夢開始之處」。

  財新記者獲悉,此案引起建行總行的高度重視。自事故爆發,建行總行已派出三四輪工作組到浙江調查「中江系」貸款情況,分別來自公司業務部、風險管理部和紀檢監察等部門。

  隨後,2011年3月從建行陝西省分行行長調任浙江省分行行長僅一年的崔濱洲閃電離任。與「中江系」貸款有關的三名建行支行行長也將在本月等到正式處理意見。

幾輪排查

  一位接近浙江建行的人士告訴財新記者,在「中江系」債務中,規模最大的是浙江建行和浙江中行,分別近30億元和10億元,浙江工行在其中也有1.5億元以上的貸款餘額。

  不惟浙江,財新記者獲悉,上海至少有兩家商業銀行也牽涉其中,其中一家是花旗銀行,貸款餘額數千萬元。

  「這種規模的事件,建行歷史上沒有過,牽涉到很多人,所以建行上下非常緊張。」一位接近本案的人士說。

  「事發後,多位高層先後來過,行長張建國也親自來過,還啟動了兩項全行範圍的大排查。一是防止民間借貸風險向銀行體系蔓延,防止從業人員參與民間借貸的風險排查;二是對民企的風險隱患的全行排查。」前述接近當地建行的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

  該人士認為,建行浙江分行負有管理責任。崔濱洲調赴浙江不久,未融入與當地分行,當地員工士氣低迷,經營每況愈下。在明知中江的資金鏈已經有問題的情況下,他還力主給中江貸款,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另一位接近建行的人士則持有不同意見。他認為,崔濱洲到浙江後,沒有完全摸清情況,也沒有適應江浙「和風細雨的風格。把杭州地區支行從14家簡 單撤並到7家的舉措樹敵不少。此外,他給建行浙江帶來的一些考核指標,令員工很不適應。但建行浙江分行前些年業績沖得很高,有所下滑可以理解。

  接近浙江建行的人士介紹,除分行層面的崔濱洲受牽連外,支行層面,建德支行行長張建標首先被免去職務,其後寶石支行行長趙三軍也遭免職。

  兩位建行員工對財新記者說,趙三軍被免職時正是去年12月31日,他不禁落淚,自陳是為業務發展,並無一己私利。張建標和趙三軍兩人目前擔任中江案的貸款清收小組副組長。

  在浙江建行員工層面,受此案件株連的約有四五十人。

蹊蹺放貸

  「建行給中江集團放貸蹊蹺之處在於時機,為什麼銀根緊縮時還在貸?」 接近浙江建行的人士問道。

  到2011年年底,除去存兌匯票、保函和國內保理業務,建行對「中江系」企業的貸款餘額約22億元,其中建行建德支行9億至10億元,秋濤支行 約10億元,寶石支行約2.5億元,另外還有一個營業部有5000萬元的委託貸款。這只是第一次統計的數字,建行內部人士有種說法:經過後續調查,與「中 江系」各家公司有關的以各種形式存在的貸款總數共30億元。其中一些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是俞中江,經辦行也心知肚明。

  「技術上來說這些企業不是俞中江的,但貸款都是俞中江出面在跑。」一位建行內部人士說,至少有一兩家企業沒有被納入建行的集團授信額度。

  到2010年底,建行對「中江系」的貸款餘額為10億元。到2011年,「中江系」搖搖欲墜的情況已經被銀行業察覺,但建行對「中江系」的貸款反而擴大了一倍以上。

  由於形勢持續惡化,見狀不妙的交通銀行在2011年6月撤出了「中江系」最後一筆愈1億元的貸款,但建行卻跟進接盤。更為離奇的是,三個月後,即2011年9月,建行還為「中江系」發行了一隻價值3億元的信託類理財產品。

  「這個產品一分錢利息沒有收,當年12月就明確利息不還了。」他說。

  二是貸款的操作手法。兩位接近本案的人士對財新記者說,俞中江的問題不只是非法吸存,至少還涉嫌騙貸。

  兩位接近建行的人士透露,俞中江曾私刻建行建德分行的公章。

  「從業以來從沒見過這麼多的假東西。」一位接近建行的人士評論說,「金額之大,為建行史上之最。」

  財新記者瞭解到,俞中江騙貸的手段包括重複抵押以及使用假房產證做抵押,如三本抵押權證對應同一處房產。接近浙江建行的人士說,銀行在核實工作上有所疏漏,工農建三家大行都不知情。此外,俞中江曾從建德開出一張真實的土地憑證,但相應地塊並不存在。

  「這樣一家企業,資產不大,能批出巨額貸款是難以想像的。建行三家支行都在給它放貸,似乎不是個別人違規造成。俞中江涉嫌非法吸存是最輕的罪責,但銀行往往不願意看到內部員工涉嫌刑事問題。」一位銀行業人士指出。

道德風險

  財新記者獲悉,根據建行的審貸分離原則,企業要獲得一筆貸款,首先需要支行客戶經理作出申報,支行風險主管同意後再往分行上報,經過分行的五個獨立審批人同意之後,才能發放。

  「也就是說,一般支行行長並不能幫得上忙。如果只是貸款崗位的人違規,審批環節完全可以不批。中間可能有人在協調,才在一些規定上有讓步。」 接近浙江建行的人士說。

  在中江案後,浙江建行的重大貸款審批權上移到總行。

  兩位浙江銀行界人士和一位接近本案人士告訴財新記者,此案中不乏銀行內部人士充當資金掮客的可能。

  財新記者初步瞭解,寶石支行的主要責任在於為一筆委託貸款違規出具保函。這筆總額為1億元的委託貸款來自浙江省的一家名為中新力合的擔保公司,在中新力合對「中江系」缺乏瞭解而有所猶豫的情況下,寶石支行也為此出具了保函。這筆委託貸款的未償餘額約5000萬元。

  財新記者曾聯繫中新力合,但截至發稿時,對方沒有回覆採訪請求。

  此外,2011年,貝因美(002570.SZ)的母公司杭州貝因美集團有限公司亦與「中江系」發生1億元的資金往來。一位接近貝因美的人士對 財新記者透露,這筆貸款「是以貿易融資的形式操作」,即銀行給予貝因美1億元授信,貝因美集團與「中江系」下屬香料企業簽訂一份貿易合同,發貨後該企業無 錢支付。

  為何「中江系」危機日益逼近時,貝因美集團還願意做這樣一個貸款?該人士答道,「貝因美其實並不瞭解中江。如果沒有銀行在其中的一些安排,貝因美絕對不會去做。」

  他強調說,這筆債權連本帶息已經轉讓,貝因美集團沒有風險敞口。

  但當財新記者詢問為何「中江系」危機全面爆發後還有人願意接盤時,該人士緘口不言。

  一位銀行業從業人士分析,賒銷項下的保理業務,銀行一般不會去驗貨,而是通過查看增值稅發票來提高作假成本。如此安排可以不佔用出借人的自有資金,僅佔用其授信額度。與委託貸款不同,實質仍是從銀行獲得融資。

  財新記者從另一渠道得到的消息是,在貝因美集團借款和另一企業接盤的安排中,建行均起了介紹作用。

  俞中江資產中最有價值的是溫德姆酒店,該酒店已被杭州市國有獨資的杭州市財開投資集團公司接管。接近俞中江的人士透露,俞中江為酒店估值42億元,杭州財開估值只有22億元,市政府方面的估值是30多億元。加上機場等其它資產,「中江系」缺口為十幾億元。

溫德姆噩夢

  俞中江發家在近十年間,暴發又在近五六年。他原是建德市一名出租車司機,後成立建德市新安江中江汽車出租服務社,拿到了第一桶金。後來他又建立了杭州友邦香料香精有限公司。

  「友邦廠是賺錢的, 2007年到2008年每年利潤都在2000萬元左右。」一位曾與「中江系」企業有過業務往來的人士對財新記者說。「但俞中江賭性很大,要進軍房地產。」

  在投資房地產之前,俞中江曾經在建德市投巨資建設千島湖通用機場。據此前媒體的報導,他擁有這個項目約70%的股權,但是機場竣工後並未像料想般成功。

  2008年,中江控股接盤了杭州金星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金星房地產),在建德同時展開了一系列房地產項目。因為接盤金星房地產價格比較低廉,俞中江獲利高達數億元。

  但由於預售款監管漏洞,金星房地產本該封閉運行的資金流入「中江系」資金鏈,隨後者一併斷裂。中江案發後,金星房地產於4月申請破產清算,而項目尚未完工。西城時代家園三期數百名購房者只能寄望於餘杭區政府墊資建設完工。

  不過,多位人士認為,溫德姆酒店才是壓倒「中江系」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俞中江接手前,溫德姆酒店曾幾次爛尾。從2008年至2010年,俞中江逐步進入溫德姆項目,耗資巨大。

  「他2008年說要去做溫德姆,我看了規劃覺得做不起來。他接盤的是部分產權,想把公寓產權逐步收攏做成五星級酒店,這相當困難。他沒有經營酒店的經驗。」前述人士表示。

  前述接近俞中江的人士表示,由於收購溫德姆時,「中江系」自有資金不足,俞中江向社會融資甚多,後期更是向公司員工直接打借據融資,光利息就高達幾億元。

  「溫德姆酒店接盤價格很高,到俞中江手上已經是轉了幾手的爛尾樓,每一手都加碼。為接這個盤,他幾乎全部是借貸,利息就已經夠要命了。」前述接近俞中江的人士表示。

  「此事很大程度上與當地一些企業偏離主業,攤子鋪得過大,盲目投資房地產有關。在宏觀調控背景下,銀行收緊銀根,企業資金鏈出現問題,只得求助民間融資,結果因高利貸泥足深陷,最終資金鏈斷裂,出了問題。」一位接近當地建行的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


建行 30 貸款 身陷 中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946

九鼎投資41億收購中江地產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5/4618637.html

九鼎投資41億收購中江地產

一財網 羅韜 2015-05-15 22:20:00

“從今年開始未來幾年預計有80%的中小開發商將逐步退出地產行業,這個行業將逐漸成熟。”一位中型房企董事長曾對記者表示。

5月15日九鼎投資(430719.OC )發布公告,以41億元拍得江西中江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中江集團”)100%的股權。值得一提的是,中江集團主要資產為其持有的上市公司中江地產(600053.SH)72.37%股份。

中江地產控股股東為中江集團,中江集團的控股股東為江西中江控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江控股”),中江控股的控股股東江西省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江西省國資委”),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江西省國資委。

地產A股上市公司被收購在業內並不多見,業內人士預測,此類“行業洗牌”事件在今年還將發生。而中江地產為江西省目前唯一的A股房地產上市公司。

公開資料顯示,中江集團成立了以房地產開發、批發、零售為主營業務的中江地產,中江地產借助中江集團良好的公眾聲譽和社會資源,在江西南昌、海南海口運作了江中花園、伊甸家園和金色假日等項目。

但是上述項目經營情況似乎並不樂觀,有媒體報道稱,中江2011年之前主營業務集中在江西南昌和年海南海口,2011年之後只集中在江西南昌。從近幾年中江地產的經營看,位於南昌的“紫金城”項目成為公司主要的業績來源。

在中年地產2014年年報顯示,其共實現營業收入8.03億元,同比增長32.79%;營業成本5.91億元,同比增長19.43%;營業利潤1.05億元,同比增長199.16%;凈利潤7554.77萬元,同比增長195.45%,超額完成了年初制訂的經營目標。

而在其2015年第一季度季報顯示,中江地產期內營業收入7929.87萬元,比上年同期增加3.61%。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86.32萬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84%。同時,期內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1.08億元,比上年同期增加4.02%;每股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0.25元,比上年同期增加4.02%。

年報業績雖然不錯,但是中江集團依舊退出地產行業。

“從今年開始未來幾年預計有80%的中小開發商將逐步退出地產行業,這個行業將逐漸成熟。”一位中型房企董事長曾對記者表示。

業內人士分析,中小房地產公司洗牌情況,將更多發生於業務集中於三四線城市的開發商身上。一系列樓市利好政策並未真正刺激三四線城市樓市回暖,高庫存、交易低迷的狀況將依舊持續,多布局三四線城市的開發商也將因此受累。

編輯:吳狄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九鼎 投資 41 收購 中江 地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5420

中江事件餘波 掀內銀催貸潮 杭州600企業 上書省府促停討債

1 : GS(14)@2012-07-18 22:55:09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20718/News/ec_ech1.htm

內地《21世紀經濟報道》指,浙江省杭州市有600間知名民企近日聯名上書,向浙江省政府緊急求助,懇請政府幫助他們渡過因銀行催還債而面臨的難關,而浙江省金融辦公室的工作人員亦證實已收到這些企業的聯名報告。
天煜建設欠債100億 涉23銀行
報道稱,促使這些企業聯名上書求助的原因,是近期當地銀行加緊向他們催收貸款所致。因為銀行頻頻追數,令民企的資金壓力大增,加上不少民企過去是以互相擔保方式去獲得銀行貸款,萬一其中一間出事,作為擔保人的其他企業便要代為承擔債項,而當擔保人的企業本身又有其他企業作擔保借貸,層層相扣下形成了牽一髮動全身的三角債問題。聯名書上便指出,因一間叫天煜建設的企業所引發的互保危機,便涉及到中行、建行等23間金融機構,關聯債務超過100億元人民幣,牽涉企業近100間。
有指,這600間企業有兩大訴求,一是希望省政府聯合省銀監局等相關部門成立協調小組,對這次因銀行催還款所引發的民企資金鏈斷裂危機盡快進行處理;其二是希望省政府出面,向銀行提出暫停收貸,並盡快將近期所收貸款暫時發還給企業,讓他們有處理危機的時間,且希望政府爭向銀行爭取今後3年內不要削減相關企業的貸款額度。
盼省政府出面 助渡過難關
而導致銀行急於追債,是因為早前浙江中江控股被清盤,掀出曾借貸予該公司的建行隨時面臨30億元壞帳,事件增加了省內一眾銀行對壞帳風險增加的憂慮,於是紛紛催企業還錢以保障銀行自己。
除了杭州市以外,同省當中,去年曾發生民間貸款風暴的溫州市民企也正面對銀行催貸問題。當地一位打火機廠商對本報表示,最近銀行來催款的次數頻密了,據他了解,其他老闆都有類似情,不過,現時他們主要依靠行業協會向政府反映,未有採取集體上書之類的方式。但這位廠商指出,今年經濟形勢已經不好,銀行不單不願借錢予他們救急,反過來催收欠貸,無疑是增加企業壓力,若不停止,恐怕要再爆發新一輪倒閉潮,「去年被高利貸逼死,今年就被銀行逼死」,他嘆道。
明報記者 陳子凌
2 : GS(14)@2012-07-18 22:56:03

http://www.21cbh.com/HTML/2012-7-17/zNMzcxXzQ3NTUzNw.html


浙江民營工商界又再發生新一波借貸危機,這一次爆發點是杭州。

杭州地區有600家知名民營企業近日聯名上書向浙江省政府緊急求助,懇請政府幫助它們渡過因銀行催貸、抽貸而面臨的難關。

「確實有600家杭州企業聯名寫報告到我們金融辦這裡。」7月16日,浙江省金融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向本報記者證實了這一消息,但對方拒絕透露更多細節。

據杭州市家具協會的一位人士向本報表示,600家參與聯名上書的民營企業當中,不乏行業龍頭、知名企業和中國民企500強企業,如國內輸配電行業最強企業之一的虎牌集團、家具行業龍頭嘉逸集團、國內人造板行業的領軍企業榮事集團等。「我們家具協會不少會員企業也參加了聯名。」這位人士說。

據悉,事件是因各大銀行對浙江民企集中催收貸款所引發。7月份是銀行還貸期限較為集中的時點。催貸的壓力沿著浙江民企之間龐大的聯保互保網絡蔓延,引發了大面積的企業資金鏈危機。

這是繼2011年夏秋溫州的民間高利貸危機爆發以來,浙江民營企業遭遇的又一波資金鏈風暴。

600民企聯名上書浙江金融辦

據瞭解,這次參加聯名上書的600家企業提出的訴求,主要是兩點:

一是希望浙江省政府聯合省經信委、省金融辦、省銀監局以及各級政府維穩辦成立協調小組,對這次因銀行催貸引發的民企資金鏈危機盡快進行集中和系統性的處置。

二是希望浙江省政府出面協調銀行暫時停止收貸,並盡快將近期所收貸款暫時發放給相關企業,給企業以喘息和處理危機的時間;希望政府出面與銀行方面協調,爭取今後3年之內,不要削減相關企業的貸款額度。

而引發此次催貸危局的,是兩大導火索:

一是中江控股董事長俞中江因無力償還高利貸,資金鏈斷裂,6月14日被杭州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刑拘。旗下數十家實體企業和相關資產、債權、債務正被依法核查,涉及金額初步統計達數十億元之巨。

二是天煜建設有限公司旗下分公司涉非法集資案發。註冊地在東陽的天煜建設下屬江蘇分公司經理因涉嫌非法集資於2011年12月被法院立案,牽連天煜建設全部賬戶和房產陸續被法院凍結查封。

而杭州家具行業龍頭嘉逸集團是天煜建設的互保企業,它旗下的新洲家具為天煜建設在建設銀行的貸款1億元的銀承提供擔保。因此嘉逸集團被銀行列入重點「關注」名單。今年1月被建設銀行收貸,其他銀行也加緊了收貸節奏,集團共被8家銀行收貸1.15億元,頓時陷入困局。

此後,沿著企業間的擔保鏈條,銀行的催收風暴逐級擴延。

受嘉逸影響,3月初,浙江榮事實業集團被北京銀行收貸3000萬元。

3月26日,虎牌集團受榮事實業收貸影響,加上自身因收購引發問題,被華夏銀行收貸4000萬元,3月27日被中國銀行收貸4000萬元。

4月,虎牌集團下游擔保圈的企業陸續出現被收貸的情況,互保鏈上的正邦水電自4月起,短短45天,被4家銀行收貸1.05億元。

本報記者掌握的一份蕭山區政府的銀企協調會報告顯示,僅嘉逸集團的互保圈就有6家大集團捲入,涉及企業超過30家,互保金額總計4.18億元,總資產為55.17億元。

嘉逸集團現象並非孤例,杭州市家具行業協會給杭州高層遞交的緊急報告顯示,因天煜建設引發的信貸危機,涉及到中國銀行、建設銀行等23家金融機構,關聯債務超過100億元,關聯企業近100家。

在此背景下,民企們陸續向政府呼救。

杭州家具協會人士透露,此次聯名上書,起初並非有組織的行為。從今年春節過後,杭州的蕭山區、餘姚區、拱墅區等區級政府就陸續收到轄區內一些知名民營企業來信求助。之後,一些行業協會也向政府寫來求助信。如杭州市家具協會提交了一份關於杭州市家具行業信貸危機的緊急報告,呈交給了杭州市委書記黃坤明和市長邵佔維。

收到企業求助後,蕭山、餘姚等區政府曾在3、4月間組織多場協調會,召集家具等領域的企業與相關的13家轄區內銀行進行協調。

「但是,我們發現,一些轄區外的法人銀行,決策權在於區域外的總行,必須得省政府層面出面協調才真正有效。」前述杭州市家具協會人士表示。

於是,先後發出求助的600家企業的訴求被彙總起來,形成一份報告,遞交到了浙江省金融辦。

爆炸的「互保聯保」火藥桶

這是一場因信貸聯保引發的多米諾骨牌式災難。

聯保又稱「互保」,是指互相擔保,也就是企業之間對等為對方保證貸款,當對方還不出錢時需承擔還款連帶責任。浙江企業之間互保非常普遍,還有更多的採用「聯保」,就是三家或三家以上企業組成擔保聯合體,所有成員為其中任何一家的貸款承擔連帶責任。

「一家資產上5000萬的企業,至少有3家以上的擔保企業,多的甚至超過10家。」一家在此次風波中被牽連的企業老總說。

杭州市家具協會一名曾參與銀企協調的人士透露,整個聯保圈根據始發前後共分為四級。

在天煜建設為原點的聯保危機圈上,一級圈內的是嘉逸集團和華洲集團,與此核心互保的圈子中,又以各個「傳染點」企業形成一個個圈圈。其中與前述兩家企業有互保關係的榮事實業,共與10家企業有互保關聯。

由此形成四級擔保圈。

天煜建設處於訴訟賬戶和資產凍結狀態,華洲集團與天煜建設總擔保9000萬元,天煜建設為華洲集團總擔保1億元。華洲的上級集團公司嘉逸集團實際控制人同屬姚榮華,由此被連累,被銀行收貸後,原本銀行授信總額6.5億元的銀行開始觀望。

以華洲集團為原點的二級互保圈企業成員有榮事實業、高盛集團、浙江中業控股及下屬關聯公司、浙江正見集團建設有限公司5家。

華洲集團為榮事集團總擔保3000萬元,榮事集團則為華洲集團總擔保9800萬元。華洲為高盛集團雙方互保均為4000萬元。華洲與中業控股互保貸款金額也為4000萬元。

浙江正見的企業總資產為11億元,年銷售收入為15億元。華洲集團為浙江正見擔保5710萬元,浙江正見則為華洲集團總擔保1.5億元。

與二級擔保圈成員榮事實業為「傳染點」又衍生出5個圈子,如與榮事實業互保的有杭州東新木業,杭州博洋家具,浙江九龍控股集團,浙江虎牌集團,浙江新世紀管道等。

與浙江九龍控股互保的又有博洋家具、杭州康順貿易。

與浙江博洋家具互保單位為浙江晶瑞辦公家具、浙江麥尚實業等。

「這種層級式的危機擴延,並不會是因為緊密度的親疏而遞減。」 建設銀行浙江杭州區域內一負責貸款的工作人員評價說。

「很有可能這些聯保圈在跨區域蔓延。」一名被捲入互保危機的浙江企業主認為,一旦自己的企業被聯保拖垮,自己在江蘇一帶投資的企業資金鏈肯定也要牽連進去。

為此,目前杭州市家具協會在給杭州的緊急報告中,提出對一級互保圈企業中的嘉逸集團、新洲集團進行資產重組,設立第一道防火牆,防止危機蔓延。

催貸風暴下的危機蔓延

儘管有各級地方政府一再出面召集銀企協調會,但銀行有自己的商業邏輯,這意味著這場危機難以在短期內看到盡頭。

「這種互保是在貨幣政策一鬆一緊中,銀行結合自己業務與中小企業融資特性而推廣的。」浙江一名國有銀行高管介紹,這不僅是浙江的獨有現象,但由於浙江是民營大省,這種模式更加普及,約佔企業總融資比例的60%至70%。

在這種格局下,銀企已經形成了相對惡化的循環狀態:企業融資難,銀行不願貸 ,由此引發企業不願還貸,銀行不良貸款率上升。

「其實自去年10月起,部分銀行不良貸款率就開始上升。今年以來,浙江出現了全省銀行業不良率整體上揚的情況。年初全省銀行業不良率約為0.93%,目前大概上升了0.5個百分點。」浙江省金融辦一位人士透露。

節節上升的不良貸款率引發了銀行的焦慮,隨之而來的便是強硬的催收貸款浪潮,最終形成一個閉合的惡性循環圈,直至危機的爆發。「銀行增長的壞賬率,使得我們的風險控制意識增強。催收是必然的。」上述建設銀行浙江杭州區域內一負責貸款的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
3 : GS(14)@2012-07-18 23:38:4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718/16524392
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昨日表示,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中國就業形勢將更加複雜、嚴峻,將堅持就業優先戰略,繼續實施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
溫家寶認為,中國要堅持促進經濟發展與擴大就業相結合,使經濟平穩較快發展的過程成為就業不斷擴大的過程,創造有利於穩定擴大就業的制度環境,並堅持統籌城鄉就業發展,大力發展職業教育。
他並稱,要保持經濟平穩較快發展,增強經濟發展對就業的拉動作用;要積極扶持中小企業發展,促進以創業帶動就業,中小企業特別是小微型企業是穩定擴大就業的主力軍。
資料顯示,2003至2011年全國城鎮新增就業人數累計達9800萬,4000多萬高校畢業生實現穩定就業;3000萬國有企業下崗職工得到妥善安置,2800多萬下崗失業人員順利實現再就業。
4 : GS(14)@2012-07-18 23:39:0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718/16524391
資金鏈風暴吹到浙江
600民企上書 求政府救命
5 : 自動波人(1313)@2012-07-19 00:26:19

互保,好易攬炒
6 : GS(14)@2012-07-19 22:26:50

5樓提及
互保,好易攬炒


大家都無水就是咁,他又可以賺D錢
中江 事件 餘波 掀內 內銀 銀催 催貸 貸潮 杭州 600 企業 上書 省府 促停 討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032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