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並無三不賣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_sub/art_main.php?&iss_id=20110924&sec_id=12187389&art_id=15641591&cat_id=255&coln_id=22

特區政府雖然口硬,話會維持土地供應,令樓價穩定,但今年之定期賣地,突然間改為暗標投地,其中有何玄機?大 部分人士都認為係托市行動,經過兩次拍賣成績一般,氣氛麻麻之後,特區政府即刻驚咗,要以投標代替公開拍賣,或者政府最終收到嘅地價會保持不變,但公眾會 因此而失去知情權,不知地產商如何出價,競投是否踴躍,中標價與二標價相差幾大等等,事實上就係遮遮掩掩!公開拍賣在香港已成地產文化一部分,人人習慣, 特區政府如果唔係驚住拍賣過程影響到樓價下跌嘅話,何必要取消,以投標代替之?話唔係托市喎,無論講到幾大聲,公眾不能無疑!
香港市區缺乏土地供 應,人所共知,發展局推出之第三季地皮,全部位於新界,市區供應得個零雞蛋,市區樓價有乜辦法唔企硬吖!位於山頂嘅舊屋可以拆建,當然有不少人虎視眈眈, 例如何東花園,賣得成,重建嘅話,有資格做超級豪宅,但特區政府基於文物保育理由,可能阻止,相信呢個問題有排傾。
講起何東花園,坊間盛傳何東曾 立下遺囑,列明何東花園,東英大廈與東城大廈為三不賣,但實情係,彌敦道東英大廈早已賣咗,改建成 The ONE,呢個「三不賣」之說,相信係以訛傳訛嘅啫,不可相信。左丁山問過一位前輩關於「三不賣」,前輩話何東逝世時(一九五六)根本未有東英大廈與東城大 廈,呢兩座大廈係何東長子何世禮將軍於一九六○年代興建嘅,根本不會列在何東遺囑之內,至於何東花園,一向由何世禮將軍居住,直至一九九八年去世為止,死 後將產業分與兒子何鴻毅與女兒何勉君,後來何氏兄妹分家,何勉君全權管理何東花園,何鴻毅管其他,於 02及 03年分別出售東英大廈與東城大廈,致力海外投資業務。
咦,賣香港地產,買海外資產,會唔會蝕底咗呀?本地地產自 02、 03年後急升噃?前輩話無相干,佢雖然唔知何鴻毅之海外投資分佈,但佢人在加拿大,對英國十分熟悉,啲錢如果放在倫敦房地產和多倫多房地產嘅話,回報率同樣可觀!

並無 三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46

女性基金經理業績、平穩性並無優勢

http://www.yicai.com/news/2012/03/1511586.html

資產管理界,女性基金經理可謂是萬綠叢中一點紅。

女性通常給人的感覺是溫柔、平穩、保守,這樣的天性在資產管理中會有怎樣的優勢和劣勢呢?事實又和我們的想像相符嗎?

管理固定收益類產品居多

基金經理中,女性的人數約為男性的1/5,而近一半的貨幣基金由女性基金經理管理。

「資產管理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技術,還有一部分是藝術。技術的部分幹起來很苦,但又必須突破,這可能是一些女性基金經理不願進入資產管理的原因。」星石投資總裁楊玲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財商》記者。

對於貨幣市場型基金中女性佔比較大,一位業內人士這樣解釋:「貨幣市場基金,一般波動都較小,機會比較細微,另外管理貨幣市場基金需要有較好的銀行人脈等,這些都比較適合女性。」

此外,從基金類型上看,女性基金經理在債券型基金經理中的佔比達到近30%。

「女性一直被認為是比較保守的,固定收益類的產品可能更加適合女性特點。並且,股票投資相對於固定收益品種更加辛苦,要到處調研,可能這也是很多女性基金經理集中於固定收益類產品的原因。」好買基金首席分析師曾令華告訴記者。

女性基金經理業績、平穩性並無優勢

在大眾看來,男性由於雄性荷爾蒙的分泌而顯得爭強好勝和容易衝動,女性則更加平穩,那麼在資管行業中,女性基金經理是否會有更加平穩的業績?

根據本報統計,男性基金經理目前管理的股票型基金(不包括指數基金)任職以來年化收益率的平均值為-4.10%,女性的為-6.07%;而男性管理 的債券型基金的年化收益率的平均值為2.79%,女性為2.53%;男性管理的貨幣型基金的年化收益率為2.93%,女性為2.86%。

這說明,從整體業績來看,女性基金經理的收益比起男性基金經理並沒有顯著性優勢,甚至略差於男性。但是這很可能是由於女性基金經理的任職年限普遍少於男性,因為女性基金經理的平均任職年限約為2.5年,而男性基金經理這一數值為3年。

而從收益的平穩性上看,女性基金經理也並不明顯。

以股票型基金為例,女性基金經理管理的股票型基金(不包括指數基金)的月度收益標準差(指基金每個月的收益率相對於平均月收益率的偏差幅度的大小,波動越大,標準差也越大)為0.07,而男性基金經理為0.05。

女性基金經理的衝勁不足?

要說女性基金經理的劣勢,那就是女性基金經理可能會由於懷孕生產而休假造成產品的管理不連續。

這種情況下,如果是雙基金經理制的基金,就可以由另外一人代管,否則就要由公司其他基金經理代管。

例如,不久前信達澳銀基金發佈公告稱,基金經理李坤元將自2012年2月18日起休產假,擬於2012年9月1日回崗履職,此階段該產品由公司投資總監王戰強代為管理。

由於管理上沒有連續性,這類產品確實讓投資人擔心。

但是也有人提出,這些生育過後的女基金經理可能會由於有了孩子而更加耐心,業績將會更加平穩,不過由於很難分辨哪些是已經當了媽媽的基金經理,這個說法無從考證。

另外,在大眾眼中,女性更加保守,那麼她們在大牛市中的衝勁是否會弱於男性?據本報統計,女性基金經理現在管理的股票型基金中,單月最高收益的算術平均值為8.34%;而男性這一數據為9.41%。


女性 基金 經理 業績 平穩性 平穩 並無 優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979

亞航獨家回複《每日經濟新聞》:並無私有化傾向 0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10-10/952143.html

"針對最近關於亞洲航空欲私有化的傳言,亞洲航空需要聲明公司並無私有化傾向。"9日晚間,亞洲航空(以下簡稱亞航)方面給記者發來了這樣一份聲明。

每經記者 王敏傑

"針對最近關於亞洲航空欲私有化的傳言,亞洲航空需要聲明公司並無私有化傾向。"9日晚間,亞洲航空(以下簡稱亞航)方面給《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來了這樣一份聲明。

日前,有外媒報道稱,亞航正在緊急聯系投資者,希望以管理層牽頭收購的方式進行私有化,私有化源於沈重的債務壓力。

亞航否認私有化傳聞

據路透社報道,亞航的聯合創始人費爾南德斯正在與銀行談判謀求獲得私有化交易的貸款,私有化可能在未來幾個月內啟動。《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註意到,這並不是亞航首次出現私有化傳聞。早在2008年10月,馬來西亞商業周刊《TheEdge》就指出,亞航不久將實現私營。不過,隨後這一計劃告吹。

據路透社報道,亞航此次私有化源於其沈重的債務壓力。有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亞航當前債務規模已經高達百億林吉特。這一令人頭疼問題的原因之一是,亞航持股的姐妹航空公司,尤其是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航空,欠其債務越來越多。

因為受匯率等因素影響,亞航目前的經營數據並不樂觀。臨時報告顯示,亞航二季度客運量、平均運載率以及收入客公里(RPK)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

此外,亞航旗下子公司的財務狀況也頗顯緊張。據彭博社此前報道,亞航旗下的遠程子公司亞航X為改善財務狀況,正同空客集團協商推遲未來兩年內新飛機的交付。而在去年,亞航各航空子公司更是削減了航線網絡以改善財務狀況。

在中投顧問交通行業研究員蔡建明看來,一旦私有化成功,為亞航帶來的好處將是:其能夠擺脫投資機構、監管機構的制約,同時有利於增強管理層對公司的掌控力。"當前亞航債務壓力較大,而且股價低迷,公司不論是融資還是發展都處於十分被動的地位,而私有化之後,公司的組織、治理框架將會得到改變,能夠對公司後續發展起到積極作用。"

不過,在回複《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的采訪郵件中,亞航否認私有化一說。但是針對相關債務情況,亞航方面並未給出回應。

積極布局中國二三線城市

值得一提的是,債務不是目前唯一令亞航頭疼的問題。今年6月,總部位於香港的GMT研究公司在一份研報中對亞航的賬目提出質疑,導致亞航的股價跌至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GMT在報告中指出,亞航利用關聯方與虧損的結盟航空公司交易,虛假推高利潤。不過,費爾南德斯堅稱公司的財務和前景沒有問題,市場低估了亞航的價值。

此外,在被亞航視為重要市場的中國,亞航正面臨航班時刻不理想、人民幣匯率變化以及其他低成本航空的航線競爭的挑戰。不過業內人士認為,對亞航而言,中國市場的機遇大於挑戰。

10月2日,亞航開通了長沙-吉隆坡航線。目前,亞航在中國市場已經擁有19個航線目的地,飛往中國的航線數量上升至37條。

"亞航飛了很多航空公司不願意飛的航線。"今年早些時候,費南德斯在上海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亞航的規劃是"可以飛遍中國所有的城市"。中國的二三線城市,恰恰是低成本航空最大的盈利市場。

蔡建明指出,亞航集團目前約占中國國際廉價航空市場的一半份額,而且仍在我國二三線城市積極擴張。亞航在中國市場面臨的挑戰主要來自我國本土廉價航空公司(如春秋航空)以及一些國際廉價航空公司(如虎航、Scoot)的競爭。"亞航還需要進一步適應中國二三線城市的航空市場。"

  • 每日經濟新聞
  • 柴剛
  • 每經記者 王敏傑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亞航 獨家 回複 每日 經濟 新聞 並無 私有化 私有 傾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3815

古蘭名物考(一)先秦時期北方並無栽培國蘭的證據

古蘭名物考(一)先秦時期北方並無栽培國蘭的證據

   
      狹義的蘭僅指國蘭                            洋蘭屬於廣義的蘭花

前言

  「名者,實之賓也」,名實理應相符。但問題是名稱是死,人腦則靈巧多變。古今名實混淆,弄得繞纏不清的事例,可謂數不勝數。例如,香港的菠蘿包一般都沒有菠蘿,但鳳梨酥則一定有;假菠蘿(露兜勒)名稱十分老實,而「土製菠蘿」便只有上了年紀的人才明白其所指。翻開古籍,我們經常會見到「蘭」字。直到今天,不少人仍喜歡拿來替子女取名。但「蘭」究竟是指甚麼植物,是否就是今天的蘭花?相信便不是一般人會想到的。

  蘭科植物種類繁富,今天的統計已超過二萬種,數量僅次於菊科,是植物界的第二大家族。從中國園藝發展的角度看,「蘭」可有廣狹二義。廣義的蘭花是泛指所有蘭科(Orchidaceae)植物,包括香港花巿常見的蝴蝶蘭、加多利亞蘭、文心蘭等等。但傳統中國人喜歡栽種的蘭花,卻僅指狹義的「國蘭」,即蘭科蕙蘭屬(Cymbidium)的植物,例如春蘭、建蘭、墨蘭,並不包括洋蘭。情況一如「菊花」,廣義可泛指一切菊科(Asteraceae)植物,如萬壽菊、波斯菊、勳章菊之類,但國人一般是專指狹義的菊科菊屬(Chrysanthemum)花卉。

  今天不少以「蘭」來命名的植物,諸如君子蘭、米仔蘭、蟹爪蘭、風雨蘭、吊蘭……,通通都是冒牌假貨,跟蘭花風馬牛不相及。而這種名實混淆的現象,由來已久。早在南宋時,學者陳傅良(1141~1203)便曾撰寫《盜蘭說》一文,譏諷這種胡亂以「蘭」來替植物取名的現象。但事實上,究竟是誰是真正的盜竊者,襲取了他人名號,細究起來也不好說。以下嘗試就古代文獻的記載,對此問題略作探析。


一、 先秦時期北方並無栽培國蘭的證據

  古代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重心,皆在北方黃河流域。南方後來居上,趨勢發端於六朝,奠定於南宋,完成於明清。因此,先秦時代的文獻,其中以五經為代表的儒家經典,大致上可視為黃河流域的文化結晶。

  經籍中提及「蘭」字很多,其中有些只是隻言片語,例如《周易.繫辭上》所謂「同心之言,其臭如蘭」,光憑此自然無法決定是甚麼植物。經過分析資料,我們首先看到一現象,古「蘭」深入日常生活,具有近同衣食的地位。例如《禮記.內則》有此記載:「婦或賜之飲食、衣服、布帛、佩帨、茞蘭,則受而獻諸舅姑。」意即媳婦若受到娘家餽贈東西,應先獻給家翁和家姑。衣服、布帛、佩巾之類都很易理解,但何解會向出嫁了的女兒送贈茞蘭(芷蘭),便有點奇怪了。我們只有瞭解古「蘭」具有近乎宗教的涵意,有別於一般園藝觀賞花卉,才可揭開謎團。而絕大部份有關古「蘭」的資料,皆可確定所指的,並非今人所栽植的「國蘭」類植物。


甲、吉蘭征夢

  今天的河南省,古代稱為中原。春秋時代的鄭國,疆域就在河南省境內。鄭國有國君鄭穆公,姓姬名蘭,一些著名故事,例如弦高犒師、燭之武退秦師等,皆與他有關。至於他取名的由來,根據《左傳》宣公三年的記載:

  初,鄭文公有賤妾曰燕姞,夢天使與己蘭,曰:「余為伯鯈。余,而祖也,以是為而子。以蘭有國香,人服媚之如是。」既而文公見之,與之蘭而御之。辭曰:「妾不才,幸而有子,將不信,敢征蘭乎。」公曰:「諾。」生穆公,名之曰蘭。......穆公有疾,曰:「蘭死,吾其死乎,吾所以生也。」刈蘭而卒。

相傳鄭穆公的母親燕姞(按:這是春秋時代位於河南省的南燕國,姞姓,不是位於河北省,日後戰國七雄之一的姬姓燕國),是位「賤妾」,某天做夢見到自己的祖先伯鯈,並送她「蘭」,說是賜她一個兒子。「以蘭有國香,人服媚之如是」,意思就是說蘭有香氣,人人喜愛它。後來,鄭文公遇到燕姞,要求「寵御」她,燕姞卻推辭,說怕自己地位低微,並無名份,萬一有了身孕,如何能夠證明是鄭文公經手。她要求鄭文公把他帶來的「蘭」送給她作信物。後來,她果然誕下鄭穆公。《史記.鄭世家》的記載大致相同,「(燕姞)以夢告文公,文公幸之,而予之草蘭為符。遂生子,名曰蘭。」「符」就是信物、證據之意。

  今天的男士,往往也會在求愛前送贈異姓玫瑰花。但細心分析這個故事,此「蘭」不會是國蘭的鮮花。因為作為證物,燕姞至少要確保,由她懷孕直到誕下麟兒,這東西不能萎謝或者變質;同時,這件東西必須具備一定的直觀性,大家一望便知道,就是鄭文公所有。隨隨便便找件東西,人將不相。顯然,縱使是盆栽的國蘭,也不具備如此條件。最合理的推斷,燕姞其實是要求鄭文公把他身上佩戴的「蘭草香囊」解下來,作為證物。諸侯王室御用的衣物,具有一定的形制式樣,普通人難以偽造。順此思路,伯鯈所謂「人服媚之」,「服」也絕對不是服食之意。「服媚」也不應是一個整詞。杜預注:「媚,愛也。」近人楊伯峻《春秋左傳注》:「『服媚』之者,佩而愛之也。」楊注可謂確解,因為屈原《離騷》正正就有「紉秋蘭以為佩」的詩句,即把秋蘭縫紉為佩袋。「服媚」就是佩帶蘭草,香氣人人喜愛。

  順帶一提,鄭穆公臨終的「刈蘭而卒」故事,如果順著《左傳》的文氣直解,便是鄭穆公生病後,他認為蘭是命根,蘭死他亦會死,於是便割取蘭草,然後身亡。如此,就是主動送自己登程上路,顯然是有點莫名其妙。首先,這裏的蘭不會是盆栽,更不會是當初鄭文公送給他母親的那盆蘭花。莫說鄭穆公活到四十多歲,盆栽國蘭若不分株繁殖,不能活得如此長久。何況,所謂「刈」,就是用鎌銍之類的刀具收割之意。盆栽的話,隨手便可拔掉,用不著刈。比較順適的理解,應該是「刈蘭」原屬平常的事情,蘭草長高了,便要收割取用。碰巧鄭穆公患病,偶然看到,覺得是不祥預兆,不久亦病逝。


乙、上巳秉蕑

  鄭文公身上所以佩蘭,配合當時鄭國民間的風俗習慣看,主要目的應該是辟邪。《詩經.鄭風》有〈溱洧〉一詩,其首章曰:

  溱與洧,方渙渙兮。士與女,方秉蕑兮。女曰觀乎?士曰既且。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勺药。

這是一首描述士女嬉戲遊春的民歌。一般皆同意,「蕑」字即「蘭」字。據唐代隋堅《初學記》所引《韓引章句》,謂:「鄭國之俗,三月上巳,於溱、洧兩水之上,招魂續魄,秉蘭拂除不祥。」三月三日上巳節,行修禊事以祓除不祥,乃中國自古以來的民間風俗。暮春時節,氣溫漸暖,春意盎風,鄭國的青年男女,也相約於溱河與洧河上(今河南中部雙洎河及其支流),人各手執蘭草,又互贈芍藥(也是香草一種,不是今天的花相芍藥)。前者是取其芳香辟邪,後者則是求偶訂情。

  同樣,這裏的蘭草,不管是鮮活植物,抑或乾燥香草,總之絕對不會是國蘭,因為黃河流域地處北溫帶,並無野生蘭花。有人或強辯,說先秦時代黃河流域氣溫較今天為高,氣候既有變遷,則野生蘭花也是有可能的。但問題是,縱使偶有野蘭,也不可能是漫山遍野,隨手拾取,人人秉執的。說這種話的人,首先得要承認,國蘭就是如此粗賤之物。真的想問問,他們能夠同意嗎?十分簡單的道理,要形成一種習俗,取材必須是方便易得的,否則便不會是集體行為。正如唐朝只有㶚陵折柳的風俗,但不會是㶚陵折梅或折菊,因為後者在數量上不能得到保證。

  三國時,東吳人陸璣(261~303)撰有《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一書,他的解釋說:「蕑即蘭,香草也,主殺蟲毒,用於沐浴,祓除不祥。」毋庸置疑,若是配合以下一則故事看,陸璣之語,可謂是權威而又最符合實際的注釋。


丙、浴以蘭湯

  先秦時代,蘭草主要的用途,是「祓除不祥」,韓非子提供了一個很有力旁證。我們知道,鄭國在戰國之初便為韓國所吞滅,韓國疆域大致上同於鄭國,首都是新鄭(即今鄭州),而韓非子也就是河南人士。《韓非子.內儲說下》記載一個燕國男人李季有趣的故事,謂:

  燕人李季好遠出,其妻私有通於士,季突至,士在內中,妻患之,其室婦曰:「令公子裸而解髮直出門,吾屬佯不見也。」於是公子從其計,疾走出門,季曰:「是何人也?」家室皆曰:「無有。」季曰:「吾見鬼乎?」婦人曰:「然。」「為之奈何?」曰:「取五姓之矢浴之。」季曰:「諾。」乃浴以矢。一曰浴以蘭湯。

簡單地說,李季常作出門遠遊,其妻與人私通。有次碰巧李季回家,撞個正著。於是妻子和侍婢急中生智,叫奸夫裸體而出。李季驚問是何人,眾人齊聲說沒有看見任何人,反指李季白晝見鬼。這個故事的寓意是,假如國君不懂得運用權術來駕御臣下,那麼反過來,臣下便會串通一起去欺蒙他。就像那位戇男李季,不獨戴了綠頭巾,還被妻婢愚弄,安排「取五姓之矢浴之」。淋浴目的當然是想辟邪驅鬼。

  根據韓非子自注,這個故事的另一版本是「浴以蘭湯」。顯然,前者所謂用人屎(矢)來淋浴驅邪,不會是現實行為(至少不會普遍),但卻較能增強喜劇的效果,而後者才是當日民間真正的風俗習慣。我們知道,澤蘭、佩蘭、藿香、薄荷一類的香草植物,氣味偏於重濁,跟蘭花的清幽之香,截然不同。前者對於鬼神,人們直覺上具有一種鎮攝作用,後者便不能了。(這點我們廣府人最能明白,每逢過年時節,又或遇到霉運阻厄,多喜以柚子葉煲水來淋浴,藉以祓除不祥,豈曾見過有人會用法國香水來辟邪)。更不要說,「湯」即熱水。乾燥中藥經過煮熱後,更能發揮精油的香味;相反,假如是蘭花,一經熱水燙熟,花香便會立即消失。因此,「浴以蘭湯」的蘭,絕對不會是國蘭,這點可無疑問。


丁、王者香草

  今本《論語》並無任何孔子與蘭有關連的記載,但據東漢末年蔡邕所著的《猗蘭操》,說「孔子自衛反魯,隱谷之中,見香蘭獨茂,喟然歎曰:『夫蘭當為王者香草,今之獨茂與眾草為伍。』」這段話歷來為藝蘭者所津津樂道,自此國蘭亦冠上「王者香」的美號(我每次見到這名字,便不期然會想到四大右派之一章乃器先生的最後一位夫人)。

  首先,先從史源的角度說,孔子是公元前五百年的人,蔡邕(133~192)活於東漢末年,上下相差七百年,這近同我們今天談論宋明之間的事情,年代頗遙遠。何況這還是一條孤證,極可能只是一則民間傳說而已。

  更重要者,即使撇開史料的真偽不談,問題一如〈溱洧〉之詩。所謂「今之獨茂」,茂就是繁茂、茂盛之意。而「猗蘭」之「猗」,也是此意。如《詩經.衞風.淇奧》:「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毛傳》釋曰:「猗猗,美盛貌。」假如只是零星的三兩株,便不能說是猗茂了。而黃河下遊衛、魯之地,古代也不應該有一大片生長的野生國蘭。所以,蔡邕這條文獻資料,後人也不能拿來作為證明孔子曾經讚頌過國蘭的證據。

  所謂「王者香草」,必須認清楚,原句之意是指「王者」所用的「香草」,並不是說擁它有「王者級數香氣」的花草。國蘭本來不屬於香草植物,它只有花香,植株本身並無香氣。孔子畢生的志願是尊王攘夷,恢復周禮。「王」必指周天子無疑。所謂「王者香草」,就是說它應該為王者所用,而今卻淪落荒野,與眾草為伍,這自然只是孔子自憐自傷的譬況。


戊、芝蘭之室

  孔子另有一段廣為後人引用有關「蘭」的說話,是出自《孔子家語》。

  孔子曰:與善人交,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則與之俱化。與不善人居,如入鮑鱼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亦與之化矣。

按:《孔子家語》一書屬於後人偽托的作品,編著者其實是漢魏之際的經學家王肅(195~256)。今天學術界對此一般無多大異議,可視作定論。芝蘭即茝蘭,或作芷蘭。〈岳陽樓記〉所謂「岸芷汀蘭」,其實皆應是香草。本來,單說「芝蘭之室」,對於確定「蘭」是何類植物,並無舉足輕重作用。但一般人容易在此產生疑問,故而值得稍作深入分析。

  我們知道,香草性味重濁,一般除非數量極大,否則不容易透過空氣傳遠。通常是要人用手撥弄、搓揉,才能嗅到其中香氣。相反,國蘭花味清幽,一株吐芳,頓時滿室生香。如此,「芝蘭之室」的蘭,應該是指蘭花,而不是香草了。

  分析這問題,首先,能否嗅到香氣,要視乎數量的多寡。正如放上少量的鮑魚,也不一定能讓人感覺得到。所以要說「鮑魚之肆」,是賣鮑魚的商店,那才一定不會嗅不到。同樣道理,假如房屋是用來貯存大捆大紮的蘭草,就像中藥店那樣,自然也能使人嗅到明顯的味道。

  同時,中國古代還有使用火燒蘭艾之類作煙薰的用法,只是文獻直接的記載較少而已。《白虎通.考黜》引《王度記》曰:「天子鬯,諸侯薰,大夫杞蘭,庶人艾。」按:《白虎通》又謂:「鬯者,芬香之至也。.....陽達於牆屋,入於淵泉,所以灌地降神也。」鬯既可指用香草鬱金所釀製的酒(其香味能上達天庭,使神靈降臨),亦可指香草自身。例如《詩經.大雅.江漢》:「秬鬯一卣」,《毛傳》便釋曰:「鬯,香草也」。這裏既以鬯、薰、蘭、艾四者並列,而後三者皆植物,故鬯也當作解作香草。

  至於薰,按照等差的遞減,是指比鬯稍差,而又比蘭、艾為高級的香草,一般皆視為蘭蕙的「蕙」本字。張揖《廣雅》:「薰草,蕙草也」;題為晉代嵇含所撰的《南方草本狀》亦謂:「蕙草,一名薰草,葉如麻,兩兩相對,氣如靡蕪,可以止癘,出南海」;李時珍《本草綱目.草部三.零陵香》:「古者燒香草以降神,故曰薰,曰蕙。蕙者薰也,惠者和也。《漢書》云:『薰以香自燒』,是矣。或云:古人祓除,以此草熏之,故謂之薰,亦通。」按《漢書.龔勝傳》謂:「薰以香自燒,膏以明自銷」,而《太平御覽》卷983〈香部三〉引《蘇子》則作「蘭以芳自燒,膏以肥自焫」。看來,古人將蘭蕙以火燒來取香,亦是文獻足徵的。

  如是,所謂「芝蘭之室」,既可指房室貯放大量香草,亦可指用蘭芷香薰過。當然,也可指擺放蘭花。所以,這句話其實跟「同心之言,其臭如蘭」一樣,自身不能確定是何所指,自然也不能拿來論證中國人栽培國蘭已有三千年歷史了。相反,我們透過先秦其他文獻資料的對比,大部份所謂的「蘭」,都可確定不會是今天的國蘭。

古蘭 名物 先秦 時期 北方 並無 栽培 國蘭 證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5201

古蘭名物探析(一)先秦時期北方並無栽培國蘭的證據

古蘭名物探析(一)先秦時期北方並無栽培國蘭的證據

   
      狹義的蘭僅指國蘭                            洋蘭屬於廣義的蘭花

前言

  「名者,實之賓也」,名實理應相符。但問題是名稱是死,人腦則靈巧多變。古今名實混淆,弄得繞纏不清的事例,可謂數不勝數。例如,香港的菠蘿包一般都沒有菠蘿,但鳳梨酥則一定有;假菠蘿(露兜勒)名稱十分老實,而「土製菠蘿」便只有上了年紀的人才明白其所指。翻開古籍,我們經常會見到「蘭」字。直到今天,不少人仍喜歡拿來替子女取名。但「蘭」究竟是指甚麼植物,是否就是今天的蘭花?相信便不是一般人會想到的。

  蘭科植物種類繁富,今天的統計已超過二萬種,數量僅次於菊科,是植物界的第二大家族。從中國園藝發展的角度看,「蘭」可有廣狹二義。廣義的蘭花是泛指所有蘭科(Orchidaceae)植物,包括香港花巿常見的蝴蝶蘭、加多利亞蘭、文心蘭等等。但傳統中國人喜歡栽種的蘭花,卻僅指狹義的「國蘭」,即蘭科蕙蘭屬(Cymbidium)的植物,例如春蘭、建蘭、墨蘭,並不包括洋蘭。情況一如「菊花」,廣義可泛指一切菊科(Asteraceae)植物,如萬壽菊、波斯菊、勳章菊之類,但國人一般是專指狹義的菊科菊屬(Chrysanthemum)花卉。

  今天不少以「蘭」來命名的植物,諸如君子蘭、米仔蘭、蟹爪蘭、風雨蘭、吊蘭……,通通都是冒牌假貨,跟蘭花風馬牛不相及。而這種名實混淆的現象,由來已久。早在南宋時,學者陳傅良(1141~1203)便曾撰寫《盜蘭說》一文,譏諷這種胡亂以「蘭」來替植物取名的現象。但事實上,究竟是誰是真正的盜竊者,襲取了他人名號,細究起來也不好說。以下嘗試就古代文獻的記載,對此問題略作探析。


一、 先秦時期北方並無栽培國蘭的證據

  古代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重心,皆在北方黃河流域。南方後來居上,趨勢發端於六朝,奠定於南宋,完成於明清。因此,先秦時代的文獻,其中以五經為代表的儒家經典,大致上可視為黃河流域的文化結晶。

  經籍中提及「蘭」字很多,其中有些只是隻言片語,例如《周易.繫辭上》所謂「同心之言,其臭如蘭」,光憑此自然無法決定是甚麼植物。經過分析資料,我們首先看到一現象,古「蘭」深入日常生活,具有近同衣食的地位。例如《禮記.內則》有此記載:「婦或賜之飲食、衣服、布帛、佩帨、茞蘭,則受而獻諸舅姑。」意即媳婦若受到娘家餽贈東西,應該先獻給家翁和家姑。衣服、布帛、佩巾之類都很易理解,但何解會對出嫁了的女兒送贈茞蘭(芷蘭),便有點奇怪了。我們只有瞭解古「蘭」具有宗教上的功能(辟邪與通神),有別於一般園藝觀賞花卉,才可揭開謎團。而大部份有關古「蘭」的資料,皆可確定所指的,並非今人所栽植的「國蘭」植物。


甲、吉蘭征夢

  今天的河南省,古代稱為中原。春秋時代的鄭國,疆域就在河南省境內。鄭國有國君鄭穆公,姓姬名蘭,一些著名故事,例如弦高犒師、燭之武退秦師等,皆與他有關。至於他取名的由來,根據《左傳》宣公三年的記載:

  初,鄭文公有賤妾曰燕姞,夢天使與己蘭,曰:「余為伯鯈。余,而祖也,以是為而子。以蘭有國香,人服媚之如是。」既而文公見之,與之蘭而御之。辭曰:「妾不才,幸而有子,將不信,敢征蘭乎。」公曰:「諾。」生穆公,名之曰蘭。......穆公有疾,曰:「蘭死,吾其死乎,吾所以生也。」刈蘭而卒。

相傳鄭穆公的母親燕姞(按:這是春秋時代位於河南省的南燕國,姞姓,不是位於河北省,日後戰國七雄之一的姬姓燕國),是位「賤妾」,某天做夢見到自己的祖先伯鯈,並送她「蘭」,說是賜她一個兒子。「以蘭有國香,人服媚之如是」,意思就是說蘭有香氣,人人喜愛它。後來,鄭文公遇到燕姞,要求「寵御」她,燕姞卻推辭,說怕自己地位低微,並無名份,萬一有了身孕,如何能夠證明鄭文公是經手人。她要求鄭文公把「蘭」送給她作為信物。後來,她果然誕下鄭穆公。《史記.鄭世家》的記載大致相同,「(燕姞)以夢告文公,文公幸之,而予之草蘭為符。遂生子,名曰蘭。」「符」就是信物、憑證之意(戰國時便有著名的信陵君虎符救趙的故事)。

  今天的男士,往往也會在求愛前送贈異姓玫瑰花。不過,細心分析這個故事,此「蘭」不會是國蘭的鮮花,鄭穆公沒理由帶著蘭花四處走。更重要者,作為證物,燕姞至少要確保,由她懷孕直到誕下麟兒,這東西不能萎謝或者變質;同時,這件東西必須具備一定的直觀性,大家一望便知道,就是鄭文公所有。隨隨便便找件東西,人將不相。顯然,縱使是盆栽的國蘭,也不具備如此條件。最合理的推斷,燕姞其實是要求鄭文公把他身上佩戴的「蘭草香囊」解下來,作為證物。諸侯王室御用的衣物,具有一定的形制式樣,普通人難以偽造。順此思路,伯鯈所謂「人服媚之」,「服」也絕對不是服食之意。「服媚」應該也不是一個整詞。杜預注:「媚,愛也。」近人楊伯峻《春秋左傳注》:「『服媚』之者,佩而愛之也。」楊注可謂確解,因為屈原《離騷》正正就有「紉秋蘭以為佩」之句,即把秋蘭縫紉為佩袋。「服媚」就是佩帶蘭草,香氣人人喜愛。

  順帶一提,鄭穆公臨終「刈蘭而卒」的浪漫故事,如果順著《左傳》的文氣直解,便是鄭穆公生病後,他認為蘭是命根,蘭死他亦會死,於是便割取蘭草,然後身亡。如此,就是主動地送自己登程上路,顯然是有點莫名其妙。首先,這裏的蘭不會是盆栽,更不會是有些人所理解,當初鄭文公送給他母親的那盆蘭花信物。莫說鄭穆公活到四十多歲,盆栽國蘭若不分株繁殖,不能活得如此長久。何況,所謂「刈」,就是用鎌銍之類的刀具收割之意。盆栽的話,隨手便可拔掉,用不著刈。比較順適的理解,應該是「刈蘭」原屬平常的事情,蘭草長高了,便要收割取用。碰巧鄭穆公患病,偶然看到,覺得是不祥預兆,不久亦病逝。

(按:《左傳》作者頗喜歡記述這類近於迷信的預兆故事,例如晉景公「病入膏肓」的故事,一位名叫有晨的小吏,夢到自己背負著晉景公升天,後來果然晉景公如廁時墮坑而卒,由小晨背出來,並以他來殉葬。故此范甯批評說:「左氏富而艷,其失也巫」。

乙、上巳秉蕑

  鄭文公身上所以佩蘭,配合當時鄭國民間的風俗習慣看,主要目的應是辟邪。《詩經.鄭風》有〈溱洧〉一詩,其首章曰:

  溱與洧,方渙渙兮。士與女,方秉蕑兮。女曰觀乎?士曰既且。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勺药。

這是一首描述士女嬉戲遊春的民歌。一般皆同意,「蕑」字即「蘭」字。據唐代隋堅《初學記》所引《韓引章句》,謂:「鄭國之俗,三月上巳,於溱、洧兩水之上,招魂續魄,秉蘭拂除不祥。」三月三日上巳節,行修禊事以祓除不祥,乃中國自古以來的民間風俗。暮春時節,氣溫漸暖,春意盎風,鄭國的青年男女,也相約於溱河與洧河上(今河南中部雙洎河及其支流),人各手執蘭草,又互贈芍藥(也是香草一種,不是今天的花相芍藥)。前者是取其芳香辟邪,後者則是求偶訂情。

  同樣,這裏的蕑草,不管是鮮活植物,抑或乾燥香草,總之絕對不會是國蘭,因為黃河流域地處北溫帶,並無野生蘭花。有人或強辯,說先秦時代黃河流域氣溫較今天為高,氣候既有變遷,則野生蘭花也是有可能的。但問題是,縱使偶有野蘭,也不可能是漫山遍野,隨手拾取,人人秉執的。說這種話的人,首先得要承認,國蘭就是如此粗賤之物。真的想問問,他們能夠同意嗎?十分簡單的道理,要形成一種習俗,取材必須是方便易得的,否則便不會是集體行為。正如唐朝只有㶚陵折柳的風俗,但不會是㶚陵折梅或折菊,因為後者在數量上不能得到保證。

  三國時,東吳人陸璣(261~303)撰有《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一書,他的解釋說:「蕑即蘭,香草也,主殺蟲毒,用於沐浴,祓除不祥。」毋庸置疑,若是配合以下一則故事看,陸璣之語,可謂是權威而又最符合實際的注釋。


丙、浴以蘭湯

  先秦時代,蘭草主要的用途,是「祓除不祥」,韓非子提供了一個很有力旁證。我們知道,鄭國在戰國之初便為韓國所吞滅,韓國疆域大致上同於鄭國,首都是新鄭(即今鄭州),而韓非子也就是河南人士。《韓非子.內儲說下》記載一個燕國男人李季有趣的故事,謂:

  燕人李季好遠出,其妻私有通於士,季突至,士在內中,妻患之,其室婦曰:「令公子裸而解髮直出門,吾屬佯不見也。」於是公子從其計,疾走出門,季曰:「是何人也?」家室皆曰:「無有。」季曰:「吾見鬼乎?」婦人曰:「然。」「為之奈何?」曰:「取五姓之矢浴之。」季曰:「諾。」乃浴以矢。一曰浴以蘭湯。

簡單地說,李季經常出門遠行,其妻與人私通。有次碰巧李季回家,撞個正著。於是妻子和侍婢急中生智,叫奸夫裸體而出。李季驚問是何人,眾人齊聲說沒有看見任何人,反指李季白晝見鬼。這個故事的寓意是,假如國君不懂得運用權術來駕御臣下,那麼反過來,臣下便會串通一起去欺蒙他。就像那位戇男李季,不獨戴了綠頭巾,還被妻婢愚弄,安排「取五姓之矢浴之」。淋浴目的當然是想辟邪驅鬼。

  根據韓非子自注,這個故事的另一版本是「浴以蘭湯」。顯然,前者所謂用人屎(矢)來淋浴驅邪,不會是現實行為(至少不會普遍),但卻較能增強喜劇的效果,而後者才是當日民間真正的風俗習慣。我們知道,澤蘭、佩蘭、藿香、薄荷之類的香草植物,氣味偏於重濁,跟蘭花的清幽之香,截然不同。前者對於鬼神,人們直覺上具有一種鎮攝作用,後者便不能了。(這點我們廣府人最能明白,每逢過年時節,又或遇到霉運阻厄,多喜以柚子葉煲水來淋浴,藉以祓除不祥,豈曾見過有人會用法國香水來辟邪)。更不要說,「湯」即熱水。乾燥中藥經過煮熱後,更能揮發出精油的香味;相反,假如是蘭花,一經熱水燙熟,花香便會立即消失。因此,「浴以蘭湯」的蘭,絕對不會是國蘭,這點可無疑問。


丁、王者香草

  今本《論語》並無任何孔子與蘭有關連的記載,但據東漢末年蔡邕所著的《猗蘭操》,說「孔子自衛反魯,隱谷之中,見香蘭獨茂,喟然歎曰:『夫蘭當為王者香草,今之獨茂與眾草為伍。』」這段話歷來為藝蘭者所津津樂道,自此國蘭亦冠上「王者香」的美號(我每次見到這名字,便不期然會想到四大右派之一章乃器先生的最後一位夫人)。

  首先,先從史源的角度說,孔子是公元前五百年的人,蔡邕(133~192)活於東漢末年,上下相差七百年,這近同我們今天談論宋明之間的事情,年代頗遙遠。何況這還是一條孤證,極可能只是一則民間傳說而已。

  更重要者,即使撇開史料的真偽不談,問題一如〈溱洧〉之詩。所謂「今之獨茂」,茂就是繁茂、茂盛之意。而「猗蘭」之「猗」,也是此意。如《詩經.衞風.淇奧》:「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毛傳》釋曰:「猗猗,美盛貌。」假如只是零星的三兩株,便不能說是猗茂了。而黃河下遊衛、魯之地,古代也不應該有一大片生長的野生國蘭。所以,蔡邕這條文獻資料,後人也不能拿來作為證明孔子曾經讚頌過國蘭的證據。

  所謂「王者香草」,必須認清楚,原句之意是指「王者」所用的「香草」,並不是說擁它有「王者級數香氣」的花草。國蘭本來不屬於香草植物,它只有花香,植株本身並無香氣。孔子畢生的志願是尊王攘夷,恢復周禮。「王」必指周天子無疑。所謂「王者香草」,就是說它應該為王者所用,而今卻淪落荒野,與眾草為伍,這自然只是孔子自憐自傷的譬況。


戊、芝蘭之室

  孔子另有一段廣為後人引用有關「蘭」的說話,是出自《孔子家語》。

  孔子曰:與善人交,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則與之俱化。與不善人居,如入鮑鱼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亦與之化矣。

按:《孔子家語》一書屬於後人偽托的作品,編著者其實是漢魏之際的經學家王肅(195~256)。今天學術界對此一般無多大異議,可視作定論。芝蘭即茝蘭,或作芷蘭。〈岳陽樓記〉所謂「岸芷汀蘭」,其實皆應是香草。本來,單說「芝蘭之室」,對於確定「蘭」是何類植物,並無舉足輕重作用。但一般人容易在此產生疑問,故而值得稍作深入分析。

  我們知道,香草性味重濁,一般除非數量極大,否則不容易透過空氣傳遠。通常是要人用手撥弄、搓揉,才能嗅到其中香氣。相反,國蘭花味清幽,一株吐芳,頓時滿室生香。如此,「芝蘭之室」的蘭,應該是指蘭花,而不是香草了。

  分析這問題,首先,能否嗅到香氣,要視乎數量的多寡。正如放上少量的鮑魚,也不一定能讓人感覺得到。所以要說「鮑魚之肆」,是賣鮑魚的商店,那才一定不會嗅不到。同樣道理,假如房屋是用來貯存大捆大紮的蘭草,就像中藥店那樣,自然也能使人嗅到明顯的味道。

  同時,中國古代還有使用火燒蘭艾之類作煙薰的用法,只是文獻直接的記載較少而已。《白虎通.考黜》引《王度記》曰:「天子鬯,諸侯薰,大夫杞蘭,庶人艾。」按:《白虎通》又謂:「鬯者,芬香之至也。.....陽達於牆屋,入於淵泉,所以灌地降神也。」鬯既可指用香草鬱金所釀製的酒(其香味能使神靈降臨),亦可指香草自身。例如《詩經.大雅.江漢》:「秬鬯一卣」,《毛傳》便釋曰:「鬯,香草也」。這裏既以鬯、薰、蘭、艾四者並列,而後三者皆植物,故鬯也當作解作香草。

  至於薰,按照等差的遞減,是指比鬯稍差,而又比蘭、艾為高級的香草,一般皆視為蘭蕙之「蕙」的本字。張揖《廣雅》:「薰草,蕙草也」;題為晉代嵇含所撰的《南方草本狀》亦謂:「蕙草,一名薰草,葉如麻,兩兩相對,氣如靡蕪,可以止癘,出南海」;李時珍《本草綱目.草部三.零陵香》:「古者燒香草以降神,故曰薰,曰蕙。蕙者薰也,惠者和也。《漢書》云:『薰以香自燒』,是矣。或云:古人祓除,以此草熏之,故謂之薰,亦通。」按《漢書.龔勝傳》謂:「薰以香自燒,膏以明自銷」,而《太平御覽》卷983〈香部三〉引《蘇子》則作「蘭以芳自燒,膏以肥自焫」。看來,古人將蘭蕙以火燒來取香,亦是文獻足徵的。

  如是,所謂「芝蘭之室」,既可指房室貯放大量香草,亦可指用蘭芷香薰過。當然,也可指擺放蘭花。所以,這句話其實跟「同心之言,其臭如蘭」一樣,自身不能確定是何所指,自然也不能拿來論證中國人栽培國蘭已有三千年歷史了。相反,我們透過先秦其他文獻資料的對比,大部份所謂的「蘭」,都可確定不會是今天的國蘭。

古蘭 名物 探析 先秦 時期 北方 並無 栽培 國蘭 證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5238

8848鈦金手機虛假宣傳?官方回應:符合標準並無虛假

12月22日消息,今日中國消費者協會發布消息稱,調查及檢測結果表明,8848鈦金手機線上線下宣傳不一致,所用主要材質表述不規範,甚至涉嫌虛假宣傳。為此,8848鈦金手機給出官方回應,5系鈦合金是國際標準說法,並非虛假宣傳。

8848表示,5系鈦合金是委托香港企業加工生產的,物料編號等級符合國際命名規範,即Gr5鈦合金,通稱5系鈦合金,國內牌號TC4鈦合金。

關於鈦合金是否是貴重金屬的問題,8848表示鈦合金的價格達到鋼材的10倍左右,雖然並不稀少,但被認為是一種稀有金屬,除了航天等高科技領域外,少數奢侈品品牌也有使用。

關於線下實體店宣傳資料的問題,8848表示會進行查證,請消費者以官網公布信息為準。

以下為8848以下為官方聲明全文:

近日,部分媒體陸續收到來自中國消費者協會的文章,聲稱8848鈦金手機涉嫌虛假宣傳。現聲明如下:

質疑1:是否存在5系鈦合金的說法?

答複:8848鈦金手機使用的金屬材質是鈦六鋁四釩,國內稱為Ti-6Al-4V或TC4鈦合金,國際稱為Gr5(Grade 5)鈦合金。(根據國際標準ASTM B861-2010,鈦合金按成分不同被分為Grade1至Grade38,類似國標GB/T 3620.1—2007將鈦合金分為TA、TB、TC三個大類71個牌號。而Grade 5即為Ti-6Al-4V。)

由於8848鈦合金部件委托香港企業生產加工,故其所提供的物料等級編號采用了國際品名規範,即Gr5(Grade 5)鈦合金,通稱5系鈦合金,國內牌號TC4鈦合金。

質疑2:鈦金屬是否為稀有貴金屬?

答複:鈦在自然界中含量並不稀少,但被認為是一種稀有金屬,是因為其在自然界中存在分散難以提取,並且極為難以加工,所以鈦合金產品通常價格都比較高(價格通常達到鋼材的10倍左右)。因此大多在航天、深海潛艇以及生物醫療等領域被使用,除此之外,被少數奢侈品品牌使用。

質疑3:官網與線下實體店宣傳資料不一致。

答複:對於線下實體店宣傳資料是否存在問題我們會進行查證,請消費者以官網公布的信息為準。

8848鈦金手機自面世以來,以“讓世界重新認識中國智造”為企業使命,以“敢為天下先”的品牌精神嘗試走出一條國產手機的創新之路。品牌的成長離不開各界的支持,感恩!

同時,我們歡迎各界監督,共同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

北京珠穆朗瑪移動通信有限公司

2016年12月22日

8848 鈦金 手機 虛假 宣傳 官方 回應 符合 標準 並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8648

以色列要對華“限制工作關系”?並無實質影響

聯合國安理會12月23日下午,罕見地通過了譴責以色列定居點活動的第2334號決議,這是自1980年聯合國安理會465號決議以來首次通過的專門針對以色列定居點的決議。

決議的通過得益於擁有否決權的美國放棄長期承諾,對議案投了棄權票。這顯示出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沒有競選連任的壓力下,表露出的真實想法,公開對以色列加快定居點建設表示不滿。作為民主黨籍的總統,奧巴馬在任兩屆內與以色列關系冷淡,但一直努力緩和摩擦。

安理會的決議雖然並沒有強制力,但從中長期來說進一步削弱以色列定居點的合法性,甚至是其命運的一個轉折點。為了表達不滿,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親自召見美國駐以色列大使,並指示外交部召見另外12個投贊成票國家的大使(以色列與投贊成票的馬來西亞和委內瑞拉沒有外交關系)。內塔尼亞胡還表示,要限制與投贊成票12國的工作關系,其中就包括中國。

以色列興建的定居點

“限制工作關系”有何影響?

在得到消息以後,國內的一些旅遊網站就趕緊提醒最近有前往以色列計劃的旅客,盡快辦理以色列簽證,以防受到影響。但是第一財經記者通過內部渠道了解到,以色列駐華大使館和在上海、廣州、成都的領事館一切工作正常,並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12月28日,以色列大使館還展開了危機公關,發布了新聞稿。除表達以色列的官方立場外,還回顧了中以兩國近年以來的友好氣氛,以傳遞出並不受到“限制工作關系”的影響。

那麽,所謂的“限制工作關系”具體糾結的是什麽?首先是,內塔尼亞胡不會會見這些國家的外長。就中國而言,上一次外交部長王毅訪問以色列是在2013年,楊潔篪和李肇星兩位前外長分別在2009年和2005年訪問過以色列。可見中國外長訪問以色列並不頻繁,因此實質性影響有限。

其次是,以色列外交部不會接待上述國家的大使。目前正處於年末,不少國家的大使或回國述職或與家人歡度節假,如最近中國在以色列的不少活動均由臨時代辦出席。此外,以色列也處於猶太節日光明節期間,所以也並無多少影響。

最後,限制以色列部長前往上述國家,但特別說明的是,以色列在這些國家的大使仍能履行職務。第一財經記者曾在今年9月采訪以色列駐華大使馬騰時,他透露了內塔尼亞胡在2017年訪華的意願。在12月20日耶路撒冷舉行的媒體見面會上,內塔尼亞胡正式表示將於2017年訪問中國,慶祝中以建交25周年,現在沒有任何跡象顯示這一決定將會改變。最為關鍵的是,上述各種限制措施並沒有說明時間期限,所以一旦有需要,就可以隨時轉變。可見“限制工作關系”,僅僅是內塔尼亞胡表達不滿的姿態,對實質合作並無影響。

截至第一財經記者發稿時,中國駐以大使館和中國外交部沒有對以方限制工作關系的行為發表評論。

與美國打嘴仗

內塔尼亞胡開展如此的外交風暴,除了為反制奧巴馬政府,同時也為即將接任的新總統特朗普提個醒,再次給出了以色列的紅線。特朗普本人是以色列的支持者,之前提名了為以色列定居點籌資的弗里德曼擔任新一屆駐以大使。在安理會此次投票前,特朗普就發表推文反對。

12月28日,特朗普更是連發兩條推文表示“我們不能繼續讓以色列受到這種徹頭徹尾的蔑視和不敬。他們曾經是美國的好朋友,可現在再也不是了”、“以色列,堅強挺住,1月20日快到了。”但是,距離明年1月20日,也就是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的日子還有20多天。就在特朗普發推文的同時,美國國務卿克里再次為巴以“兩國方案”力辯,警告說這個方案正處於 “嚴重的危險境地”,力求在任期屆滿前最後一搏。不過,內塔尼亞胡隨即指責克里:“歪曲事實”。

可見,以色列政府與華盛頓的唇槍舌劍將會一直進行到奧巴馬任期的最後時刻。

以色列 對華 限制 工作 關系 並無 實質 影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956

左旋肉堿減肥並無依據 需警惕不法商家添加違禁成分

希望減肥的朱小姐一直在食用左旋肉堿,然而,幾個月下來,朱小姐並未感受到減肥效果產生,進而懷疑左旋肉堿到底有沒有減肥效果?

“這顯然是一種誇大宣傳,”中國農業大學副教授朱毅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沒有證據證明左旋肉堿能夠減肥,宣傳左旋肉堿的減肥作用,缺乏科學支撐,是一種想象。”

對於類似保健產品的謠言,CIC灼識咨詢執行董事王文華向記者表示,謠言的危害需要警惕,很多謠言直接帶來的除了在一些不必要的產品和服務上的支出,更重要的是,隱患的影響是沒有辦法估量的。

傳言為何有如此強大的生命力,背後是什麽在作祟?

只是脂肪“搬運工”

左旋肉堿與減肥並無直接關聯,如果說一定有什麽關聯,那就是左旋肉堿是作為脂肪搬運工而存在。

左旋肉堿(L-carnitine),又稱L-肉堿或音譯卡尼丁,關於左旋肉堿能夠減肥的說法主要源自左旋肉堿的脂肪搬運功能。脂肪的代謝過程要經過一個障礙,障礙就是線粒體膜,線粒體可以燃燒脂肪,使之釋放能量,被身體消耗,但是長鏈脂肪酸通不過這道障礙。左旋肉堿就起到了搬運工的作用,把長鏈脂肪酸一點一點地搬運給線粒體,讓它進一步氧化。

但這不意味著左旋肉堿具有減肥功能。朱毅表示:“左旋肉堿類似一個搬磚工人,工地上搬磚工人多,不等於都會去搬磚,不等於有那麽多磚可以搬,所以,一廂情願增加搬磚工人的量,並不等於脂肪就都搬走了,你就變瘦了。”也就是說,左旋肉堿只起到了搬運功能,並不能消耗脂肪。

通過專門食用左旋肉堿能夠充當搬運脂肪的效果也是微乎其微。“吃進去的左旋肉堿很少能到達預定區域,進入細胞內工作的很少。”朱毅表示。中國食品科學技術學會運動營養食品分會理事長楊則宜教授指出,使用左旋肉堿一定要配合運動,因左旋肉堿本身並不能燃燒脂肪,但大運動量本身就能減肥,左旋肉堿在其中發揮多大的作用有待考證。

更重要的是,正常人是不需要補充左旋肉堿的。朱毅表示,正常人群能自身合成,只有在患特定疾病的情況下,才需額外補充。

盡管如此,目前市場上依舊存在一些誇大宣傳,將左旋肉堿與減肥掛鉤,甚至宣傳左旋肉堿能減肥,並且以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的名義來宣傳左旋肉堿的減肥功能。對此,朱毅表示:“事實上左旋肉堿和減肥關系不大,美國FDA並沒提到過左旋肉堿具備減肥功能。”

食用左旋肉堿風險需警惕

一般來說,即便不具備減肥功能,正常人食用左旋肉堿也並不會出現一些明顯的副作用。然而,左旋肉堿畢竟不是天然的食物,所以也有適宜人群和服用禁忌,有些人服用後有發熱、汗多、口渴、頭暈、失眠等反應,故醫生一般會建議以下人群不要服用左旋肉堿:經期女性、肝病和腎病患者、高血壓和心臟病患者、孕期及哺乳期婦女、少年兒童及身體極度虛弱的人士。朱毅也表示,肝腎功能沒有問題的人,才適合食用一定劑量的左旋肉堿。

潛在的健康風險固然需要警惕,但更需要警惕的是不法商家為了利益做出的違法行徑。一些不法商家為了讓自己的左旋肉堿產品達到減肥的效果,會摻入違禁化學藥物成分。

如果食用左旋肉堿產生明顯的減肥效果,那可能是你食用了“假的”減肥藥。朱毅告訴記者,此前就有在左旋肉堿中添加違禁成分的相關案例出現,消費者需要警惕。

中華醫學會內分泌學分會第八屆副主任委員李光偉表示,國家從來沒有批準過用左旋肉堿來作為減肥的藥物成分,目前國內批準的減肥藥物的成分只有奧利司他。至於如今市場上廣為銷售的左旋肉堿等,只能算是保健品成分。

如果吃了左旋肉堿或其他減肥藥後出現腹瀉、厭食、興奮、心率快等癥狀,應高度懷疑里面偷偷添加了酚酞和禁藥西布曲明。李光偉表示,西布曲明則是被明確禁用的一種中樞神經性減肥藥,能直接增加心血管事件的發生,容易導致冠心病、心臟病,嚴重的還可能造成抑郁。

左旋 肉堿 減肥 並無 依據 警惕 不法 商家 添加 違禁 成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9222

財政部首席智囊反駁:“死亡稅率”的提法並無科學依據

4月6日,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在《人民日報》發表5000字長文——《論中國特色的積極財政政策》,認為需要破除我國當前積極財政政策三個認識誤區,比如“繼續實施積極財政政策會導致風險失控,甚至發生財政危機”、“死亡稅率”以及“我國當前的減稅措施不是真減稅,積極財政政策不是‘真積極’。”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是隸屬於財政部的智囊機構。

“假減稅”“死亡稅率”說法片面無依據

此前有學者提出我國宏觀稅負對企業來說過高,甚至對某些企業來說意味著死亡,可以稱為“死亡稅率”。

劉尚希在上述文章中稱,最近,有學者提出“死亡稅率”,引起了輿論的廣泛關註。與此相聯系的是,有人認為我國當前的減稅措施不是真減稅,積極財政政策不是“真積極”。這種認識是片面的。

他表示,我國近年來實施了一系列減稅措施,特別是2016年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全年降低企業稅負5700多億元,這是實實在在的“真金白銀”的減稅。為了支持減稅降費,各級政府堅持過緊日子,逐年壓縮一般性支出。但是具體到每個企業,受投資周期、資本構成、盈利能力及其自身經營狀況等因素的影響,獲得感肯定有差異。

“如果我國真有所謂的‘死亡稅率’,那為何每天新增企業數達到1.5萬戶,數不勝數的企業實現了轉型升級、創新發展,我國經濟增速仍在世界名列前茅?所以,‘死亡稅率’的提法並無科學依據。”劉尚希在文中寫道。

今年我國繼續實施積極財政政策,其中一大體現就是繼續實施大規模減稅。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全國兩會答記者問時表示,“力爭今年減稅降費能夠達到萬億元人民幣”。

部分降費政策已經落地。比如,4月1日起,城市公用事業附加和新型墻體材料專項基金取消,41項中央設立的行政事業性收費也已取消。

劉尚希表示,給企業減稅降費,是我國實施積極財政政策的重要措施。需要強調的是,減稅降費是為了減輕企業負擔、提高企業活力,並不是為了維持“僵屍企業”。企業優勝劣汰本來就是市場經濟的法則。

劉尚希

財政赤字絕非大肆擴張

我國已經連續多年實施積極財政政策,財政赤字逐步擴大。

2016年,我國年初預算安排全國財政赤字2.18萬億元,其中中央財政赤字1.4萬億元,地方財政赤字7800億元。

劉尚希在文中稱,考慮到地方各級政府的隱性債務等,有人認為我國目前的實際赤字率和負債率已經很高,2017年繼續實施積極財政政策會導致風險失控。實際上,從2017年國家預算安排來看,財政赤字率保持3%的水平不變,財政赤字規模2.38萬億元,這一規模是適度的,絕非大肆擴張。

他表示,在債務方面,2016年末,我國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債務余額約為27.33萬億元,按照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6年GDP初步核算數計算,負債率約為36.7%。即使考慮或有負債,綜合估計我國政府負債率約為40%。這在世界上屬於較低水平,而且也在我們的承受範圍之內。

“雖然地方的債務水平較高、還債壓力不輕,一些地方甚至出現了社保基金支付困難、財政壓力較大的問題,但這屬於短期和局部困難,談不上發生地方財政危機。”劉尚希稱。

另外,從資產看,地方債務形成了大量優質資產,雖然在財務上不是都能變現的資產,但對促進地方經濟發展有實實在在的作用,今天的債務將換來明天的增長,加上大量可變現的國有資產資源,足以應對可能出現的任何風險。

劉尚希表示,當然,這並不意味著不需要強化風險管理。加強地方債務管理,提高債務支出績效,本來就是當前實施積極財政政策的內容之一。

積極財政政策不搞“大水漫灌”式強刺激

劉尚希稱,很多人談到當前我國的積極財政政策,往往將其放在凱恩斯理論的分析框架下,將積極財政政策作為需求管理的一個工具來看待。這是一個嚴重的誤解。

他認為,當前我國實施的積極財政政策顯然不是凱恩斯理論分析框架中的那種政策,而是一種涉及經濟、社會乃至整個國家治理的多維度的財政政策,可稱之為“結構性的政策”。

當前我國面臨的突出矛盾是結構性問題。

劉尚希認為,實施的積極財政政策,著力點在於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解決結構性失衡問題。與貨幣政策相比,財政政策調結構的功能更強大。我國的積極財政政策從關註總量性問題轉向更加關註解決結構性問題,所以堅決不搞“大水漫灌”式強刺激。

他表示,結構性問題必須用結構性辦法來解決,應通過財政收支結構的優化拓展財政政策空間。正是基於這種思路,2017年,我國積極財政政策將保持3%的赤字率,在減稅降費的同時,中央和地方財政通過合理安排預算、盤活存量資金,確保重點支出強度不減。

財政部 財政 首席 智囊 反駁 死亡 稅率 提法 並無 科學 依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440

樂視網:與易到相關事項並無直接關聯 業務往來一切正常

4月19日消息,樂視網公告稱,與易到事件並無直接關聯,與易到公司之間業務往來一切正常;因受同一控制人控制,易到為樂視網關聯法人,雙方彼此獨立運營,事件對上市公司不構成重大不利影響。

2017年4月17日,周航先生發表個人聲明,稱“據我所知,易到當前確實存在著資金問題。而這個問題最直接的原因是樂視對易到的資金挪用13億。”,此聲明即被各大媒體轉發。 隨後易到(北京東方車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與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樂視控股”)就此發表了聯合聲明: “在此,易到與樂視控股嚴正聲明:樂視從未挪用過包括用戶充值在內的易到任何資金,而且已投入近40億元資金及大量生態資源,支持易到發展。”

針對以上事件,樂視公告稱,以上事件樂視控股與易到已經發布了聯合聲明,做了具體回應,各位投資者可以在其官方微博等途徑查閱了解。樂視網與上述事宜並無直接關聯,與易到公司之間業務往來一切正常。 因受同一控制人控制,易到為樂視網關聯法人,雙方關聯交易主要內容為銷售智能終端產品、會員,交易價格公平合理,且雙方彼此獨立運營,上述事件對上市公司不構成重大不利影響。

視網 與易 易到 相關 事項 並無 直接 關聯 業務 往來 一切 正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030

銀監會肖遠企:近期監管文件並無新規定 市場沒必要緊張

5月12日據中國證券網消息,銀監會審慎規制局局長肖遠企剛剛在發布會上表示,所有的監管制度規定都不是要限制或取消某一個業務,只要是合法合規的都鼓勵和支持,制度的制定主要目的在於規範機構經營行為,規範市場秩序。對於監管密集發文影響市場情緒的問題,肖遠企表示市場對此沒必要緊張。

“當然,對於不合規經營、不利於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不利於防範風險、不利於市場穩定的,監管絕不手軟,反過來,則會堅決支持鼓勵。”肖遠企說,這是制定一系列監管制度的初衷和目的。

肖遠企說,從內容上來看,近期發的監管文件並沒有新的監管規定,特別是沒有定量的規定,都是對現有制度的梳理和強調,過去都散落在不同的文件里。而且,銀監會對潛在的影響也做了充分的評估,包括對市場的影響,要求把握好節奏,有計劃實施,統籌協調,各個政策的落實推進都有間隔,錯峰推進,不是一個時點推進,給機構消化時間。

他還表示,銀監會對相關檢查也是分步驟推進的,目前尚在自查階段,主要是為摸清底數,之後進入督查階段,最後整改。肖遠企說,監管必須對整個銀行經營情況、風險水平以及支持實體經濟方面存在什麽問題進行摸底,做到心中有數,以便有針對性的解決問題。

並且,銀監會對政策制度的落實也設定了過渡期,設有4-6個月的緩沖期,同時實行新老劃斷,對已發生的業務允許存續到期自然消化,沒有強行贖回等要求。而對高風險業務,銀監會已要求制定應對預案。

銀監 監會 會肖 肖遠 遠企 近期 監管 文件 並無 無新 規定 市場 必要 緊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865

另一位蒙牛董事並無其聲稱他有的學位

1 : GS(14)@2010-07-13 21:57:57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 ... TN20100709536_C.pdf
另一 一位 蒙牛 董事 並無 無其 聲稱 有的 學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066

收購及合併委員會裁定建議收購鴻興印刷集團有限公司並無觸發強制全面要約責任

1 : GS(14)@2011-05-24 23:23:24

http://www.sfc.hk/sfcPressRelease/TC/sfcOpenDocServlet?docno=11PR57


收購及合併委員會裁定建議收購鴻興印刷集團有限公司並無觸發強制全面要約責任
收購及合併委員會(委員會)裁定,就聯合株式會社建議向Asia Packaging Company Limited收購鴻興印刷集團有限公司(鴻興)29.9%投票權(建議收購)而言,沒有足夠證據顯示聯合株式會社及已故的任昌洪先生的家族(任氏家族)因該項建議收購而成為就鴻興一致行動的人士,因此無須因該項建議收購承擔強制全面要約責任。

收購及合併執行人員(執行人員)早前接獲申請,當中要求執行人員就聯合株式會社及任氏家族在建議收購完成後,是否即成為一致行動人士及其他相關事項作出裁定。由於是項申請牽涉特別罕見、事關重大或難於處理的爭論要點,執行人員將此事轉介予委員會。委員會在2011年4月12日舉行會議考慮上述事項。

委員會決定的全文可於證監會網站(www.sfc.hk)〈招股章程、收購及合併事宜〉-〈收購及合併事宜〉-〈委員會及執行人員的決定/聲明〉一欄取覽。


2 : GS(14)@2011-05-24 23:23:36

http://www.sfc.hk/sfc/doc/TC/cfd ... ersion)%20Final.pdf
收購及合併委員會
委員會決定
關於收購執行人員轉介收購及合併委員會(“委員會”)
對若干人士是否就鴻興印刷集團有限公司(“ ” 鴻興 )一致行動及
《公司收購、合併及股份購回守則》(“兩份守則”)下的相關事項作出裁定
收購 合併 委員會 委員 裁定 建議 鴻興 印刷 集團 有限 公司 並無 觸發 強制 全面 要約 責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475

指世上並無真普選

1 : GS(14)@2017-05-28 10:32:15

【本報訊】曾任政制事務局局長的孫明揚昨日指,港人以為回歸後可以當家作主,嚮往民主理念,認識卻不全面,直指「我要真普選」是一個好聽的口號,實際卻是世界上並沒有真普選;他並稱支持取消功能組別,指出世界上沒有「免費政治午餐」。


籲取消功能組別


孫明揚昨於電台節目指,佔中是民智初開的一步,「凡親理念係理想嚟㗎嘛,個個人都嚮往」,爭取民主理念尤其吸引年輕人,但很多人對民主認識並不全面:「所以當政治人物講出『我要真普選』,係好聽,因為我嘅係真㗎嘛,你哋嗰啲全部都係朱義盛,喺呢方面個個人都跟住講」,但他質疑,「100個人中有幾多個知道乜嘢係真普選?(佢哋)知唔知世間上冇真普選呢樣嘢?」孫強調,全世界的普選辦法不盡相同,一人一票的投票方法也不一,指香港應走出自己的普選路,不應盲隨外國。孫明揚接受電視台訪問時並稱反對功能組別,「因為呢個係免費政治午餐,事關你喺個界別出嚟、有咁上下聲望就唔使理其他人;所謂選舉係直接選舉吖嘛!」孫明揚指有人或擔心沒功能組別,「驚住政府唔夠票」,指所有議員若由直選產生,政府自有方法與議員溝通力爭支持。■記者許偉賢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回歸二十年】專頁: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528/20036231
世上 並無 無真 普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427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