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畢馬威假賬調查:財務醜聞中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From
http://finance.sina.com.cn/g/20080403/00144703279.shtml

畢馬威不會破產

2002年,安然公司(Enron Corporation)破產,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Arthur Andersen & Co)因“欺騙及偽造賬目”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罰款700萬元,最終破產清算。

6年後,歷史可能重演。上月末,全美第二大次按貸款公司新世紀金融公司(New Century Financial,下稱“新世紀金融”)清算進行時,一份美國破產法庭的解密報告顯示,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KPMG,下稱“畢馬威”)與新世紀金融的財務醜聞難脫干係,美國司法部正在調查舉證,如果證據確鑿,超過450名機構和個人投資者即將起訴畢馬威。

“但是,畢馬威和安達信不一樣,畢馬威不會因此破產。如果美國司法部取證顯示畢馬威對新世紀金融的會計醜聞負有主要責任,那麼畢馬威將不得不面對美國司法部和新世紀金融投資者的起訴。”美國《當代會計》(Accounting Today)的總裁Bill Carlino4月2日對本報表示。

3月26日,美國破產法院解密了一份破產法院特派研究員Michael Missal于2月29日提交的關於新世紀金融破產清算的報告。因為新世紀金融的員工表示,除非獲得更加詳盡的細節,否則就否決新世紀金融的清算計畫。

“畢馬威在新世紀金融的財務醜聞中扮演重要的角色。”這份報告稱,“畢馬威對新世紀金融違反會計準則的做法持默許態度,並對其他專家提出的異議視而不見。”

“安然破產,損失最慘重的無疑是那些投資者,尤其是仍然掌握大量安然股票的普通投資者。在申請破產保護之後,安然的資產將優先繳納稅款、賠還銀行借款、發放員工薪資等,本來就已經不值錢的公司再經這麼一折騰,投資人肯定是血本無歸。投資人為挽回損失只有提起訴訟。”Bill Carlino說。

他表示,按照美國法律,投資者可對其會計師事務所在財務審計時未盡職責提起訴訟,如果法庭判定指控成立,會計師事務所將不得不為他們的損失做出賠償。

7條違規

曾輝煌一時的新世紀金融就掛起白旗,於2007年4月2日申請破產保護。事實上,其在2006年就發行了6000億美元針對可疑和不良信用記錄借款人的次級按揭抵押貸款。

“該公司窮兇極惡的持續放貸,完全無視風險的存在,他們放貸的目的只是為了轉手再賣出去。”Missal表示。

在破產法庭上,新世紀金融的債券人稱尚有350億美元借款未償清,該公司表示大概只能按比償還17%。

本報獲得的這份由Missal完成的新世紀金融公司清算報告共有581頁。報告詳細敍述了新世紀金融是如何“名目張膽”地增加貸款,直到市場上的借款人不願再購買其融資債券。

“新世紀金融公司至少違反了7條‘應用廣泛、不正當的會計手法’,其中大部分都不符合國際會計準則GAAP的要求。”Missal在報告中寫道。

“違規會計準則的使用,幫助新世紀金融公司在2006年第三季度報出利潤6350萬美元,但按照正常的會計方法新世紀金融2006年第三季度本應虧損。”Missal表示。

此外,2006年第二季度該公司還公佈每股盈利增長8%,而按照公允的會計方法,每股盈利至少應該有40%的跌幅。

畢馬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份報告是目前最全面深刻地披露風起雲湧的按揭倒閉潮背後原因的檔。“其中一些指控激起了七年前安然倒閉時的回聲。”紐約時報評論說。

報告的作者Missal曾做過律師,又曾供職於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目前負責監督新世紀金融的破產全過程。他用了5個月的時間完成了這份獨立調查。

在Missal提出的指控中,貫穿始終的是畢馬威對新世紀金融公司會計準則的改變持默許甚至鼓勵態度。

報告顯示,畢馬威曾經建議新世紀金融通過降低回購準備金比率放大貨幣乘數。

“2006年10月,新世紀金融宣佈改變撥備標準,這項改變會降低壞賬計提比率和降低回購要求。當月12日,新世紀金融公告稱,對風險借款人的利率在標準利率的基礎上再削減1%。”

“新世紀金融曾在2004年、2005年、2006年數次調整會計準則,其中部分調整違反了國際會計準則,對此審計公司畢馬威均採取默許態度。”Missal寫道。

報告披露,畢馬威合夥人John Donovan在2005年新世紀金融年報發佈之前,針對內部員工提出的關於會計準則的異議回復過一封電郵:“我對此感到非常失望,我們到現在還在討論這件小事。我只關心我們的客戶認為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叫其他的意見滾蛋。”

新世紀金融看似破產突然,其實早在這些會計準則改變之初就有徵兆了。

至於新世紀金融的資產估值模型,在其公司內部也早有爭議。“調查顯示,對於新世紀金融使用的剩餘利率估值模型很多意見爭執得很激烈。”Missal認為,這些模型在2006年之前就已經過時了。

Missal稱,畢馬威不應對這些模型採取默許的態度,特別是在2005年12月監管層已發覺其中一個剩餘利率估值模型產生了900萬美元高估的情況下。
畢馬威 假賬 調查 財務 醜聞 中睜 睜一 一隻 隻眼 眼閉 閉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52

一隻潛水的有潛質的新股(可以開始買進)


太陽光(3828),主要從事為酒店提供的日用品,如牙膏、浴帽等

因其是工業股,但上市估值太貴(接近二十倍),加上是港資股份,不是熱炒的股票,所以一上市就潛水兩成以上。

但是據該公司的潛質來說,我覺得大約8-12(約1.5-2)倍是這家公司的合理水平。

(1) 現金流: 每年都跟隨盈利穩定上升,不錯

(2) 盈利:上市前三年都能保持穩定上升,加上新廠的產能沒發揮,盈利雖然可能不能保持上前之前的佳績,但認為都能保持一定的增長。

(3) 上市前派息: 上市前三年都能保持派息,前一年無特別派多息,可見管理層志在長遠,應該潛力不俗。

(4) 市值: 約兩億美金,是基金的對象。

(5) 公司的經驗: 公司有近二十年的經驗,近兩年又不停接到大客,潛質不俗。

(6) 大勢:公司主要植根於中國及亞洲的酒店及航空業,隨著該等地區酒店及飛機的數量不停上升,那些產品的需求應不停上升,保持增長應不太難。
一隻 潛水 的有 潛質 新股 可以 開始 買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03

一隻壟斷、低PE、淨現金的股票-中國民航信息(696)

何車先生前幾天講這隻股,已經引起我的注意。

但苦於無時間分析,在此我引用大廢柴兄的分析如下:

http://faichai.blogspot.com/2008/11/696.html

基本資料

現價: HKD2.06 (寫於10月31日)

已發行股數: 1776M(經發行新股後後為1,950,806,393股)

2008年 (12月年結) 半年業績

除稅後利潤: RMB281M

每股盈利: RMB0.15(經發行新股後RMB14.40)

市盈率:7.86倍(以1人民幣=1.14港元計)

淨現金: RMB3031M

每股淨現金: RMB1.7(即1.938港元)

2007年股息: RMB0.13(即14.82仙港元)

股息率: 5.21% (減10%股息稅)

NAV: 3.08港元(以公司半年業績的股票權益(4,369,332,000人民幣)加中國航空結算公司及其物業的資產值(907,707,000人民幣)的除已增發的股數(1,950,806,393股)

業績評論

營業額少幅增長(992M vs 908M)
稅後利潤減少11% (281M vs 314M),原因:


折舊大增50%(159M vs 110M),主因07年capex大增623M。
所得稅大增(48M vs 10M),主因為上半年公司還未取得高新技術企業的認定,以25%計算所得稅所致。本廢估計以中航信的業務,取得高新技術企業的認定應該輕而易舉,下半年的所得稅費用應該回落。


經營活動現金流繼續非常強勁 (378M vs 444M),減少主要因為折舊增加。
利息收入增多(42M vs 33M), 佔利潤部份亦增多

收購

公司按RMB5.73(以公告時價格:HKD6.39)發行174M股收購中國航空結算公司,收購仍在進行中。按07年數據,收購完成後稅後利潤增加66M。按發行後的股數計,每股盈利增加3.4仙。

Capex

資 本性支出承諾為892M,營理層預計下半年資本開支為550M,主要為建設北京新運營中心、開發及逐步推行新一代航空旅客服務信息系統及其他新業務相關。 令人不安的是公司沒有說明在進行如此巨大的資本開支後究竟對營業額或者成本控制有何幫助,唯一可預見的是折舊會再翻倍。

業務

傳統業務,如在機場用系統方面,斷估由於國家安全需要,以後仍會由中航信壟斷。面向航空公司的系統亦應可維持大的市場份額。但面向旅行社或顧客的分銷系統,如網上訂機票訂酒店等等競爭激烈,發展的潛力不大。

主要的風險在於壟斷地位被打破,或者被逼降價補貼航空公司虧損。

估值

由於公司的現金流非常穩定,可以考慮用FCF的方法估值。公司無負責,現金流強勁,本廢偏向用低的discount rate來估值。


以FCF來估值,公司非常便宜。

如以PE估值,以現在的市況8倍PE並不為過,現價水位有限,可能有兩三年坐。
一隻 壟斷 、低 PE 淨現金 股票 中國 民航 信息 69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88

中環在線:一隻中石油大過24美銀行 李華華


2009-02-24  AppleDaily





 

受 到金融海嘯打擊,美國銀行股票跌得好傷,單睇反映美國24隻金融股表現嘅KBW銀行股指數,就知道有幾慘烈。彭博資訊話,KBW銀行股指數上個禮拜五跌到 得番2724億美金,即大約2.12萬億港銀,連一隻中石油(857)嘅市值都大過佢哋。


KBW銀行股指數市值2.12萬億港銀呢個水平,其實係去返92 年10月時嘅水位。喺兩年前銀行業最風光時,個指數有成1.36萬億美金(10.6萬億港銀),可惜一場海嘯勁跌逾五成,而中石油A、H股上個禮拜五夾 埋,市值有成2.19萬億港銀,險勝美國24隻銀行股市值,都威番次。中石油都唔係冇跌過,股價曾經由高峯挫七成,但由上年10月尾低位,至今升番近四 成,就係咁打咗美國啲銀行一巴掌。彭博仲話,今年唔夠兩個月,中國上證綜合指數升咗27%,係全球各股票指數中表現最好,美國標普500指數就瀉咗 15%。



中環 在線 一隻 隻中 石油 大過 24 銀行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201

我是一隻「滙豐蟹」 盧峯


2009-03-14  AppleDaily





 

繼 「樓蟹」之後,最新上市的新蟹就是「滙豐蟹」。我也是一隻「滙豐蟹」,還特地把改造成蟹形的滙豐標誌貼在辦公室。變成「滙豐蟹」有甚麼感覺?沒有太大的感 覺,有點無怨無悔的味道。為甚麼做了「蟹」也無怨無悔?先說一個非理性的原因。


打從開始工作有了點積蓄開始,心裏一直在盤算該怎樣投資保值或增值,第一個 目標就是滙豐銀行。這個選擇相信大多數人都會明白,因為滙豐是香港最大的銀行,又在積極走向世界,爭取更好的前景;把錢投資在滙豐等於投資在香港、亞洲的 增長前景。


當時的想法是,只有儲到一萬股滙豐才算真正有了點儲蓄,有了點資產。可惜滙豐股價增長的速度比我儲蓄的速度快,經過多年的努力距離一萬股的目標 仍然甚遠。直到最近幾個月滙豐股價大幅下跌,比以前平超過一半,我便把心一橫多買了一點,再加上今次二十八元供股,持有一萬股滙豐的目標終於提前達成了。


對我來說,這實在有點願望達成的味道。理性的原因很簡單。銀行、金融業是百業之母,是經濟增長的動力及最大得益者。目前的金融海嘯是暫時性的困難,只要經 濟穩定下來,回復增長,銀行、金融股反彈的速度將會最快;而滙豐是本地以至國際銀行的龍頭股,它大有機會比其他國際銀行特別是被國有化的銀行表現更好。當 然也要考慮投資收益的問題,在削減派息後,滙豐今年派息大概在三元左右,以現價不足四十元計算,回報率在七厘以上;跟只有零點一厘或零點零一厘的銀行存款 相比,滙豐實在不算差。這樣算來算去,還是決定做一隻「滙豐蟹」!
 



我是 是一 一隻 豐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611

龍生:究竟北控水務(371)能否成為另一隻佳訊(30)(1)?


前幾天,網友龍生寄了一封信給筆者及另一位網友,內容概要是早幾天他和朋友談起股票,該朋友手持北控水務(371,前運亮國際、上華控股)約十年,資金基本上給股價波動折騰得剩下非常少的一部分。

後來,該公司賣殼給有北京控股(392)背景的公司,並注入水務概念,改名至北控水務。他說因公司2008年買殼,因兩年內注入資產上市,則要視作新上市處理,故需要等兩年,即2010年,大股東可以更改公司業務,叫我留意。

他記起筆者也寫過類似的東西,所以他認為會像佳訊(30)一樣會爆升,所以試試做功課看看會否像佳訊一樣變火箭,故此他花了多個小時做研究,分析公司近十年的資料,寄給小弟後,並和他合作寫好這篇東西,而該公司歷史如下:

公司原名運亮國際集團有限公司。
1.1999年2月,以10仙2供1,發行約8,600萬股,集資僅約800萬元,先集中部分貨源,為其後賣殼做準備。


2.1999年5月批股的原因,再為是為1999年7月賣殼做準備。這次是施振寧購入譚大成的股權。他以3,300萬,購入314,598,326股,作價每股10.49仙。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19990802/LTN19990802026_C.HTM

1999年8月,改名IFTA Pacific。

這是過住賣殼的模式,公司先批股/供股給和殼主相關的人,然後新殼主購入原大股東的股權,這樣持股會較為鞏固,有利炒作,但缺點就是因為股票要散貨,並不能回水,成本較為高一點。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00214/LTN20000214073_C.HTM


在高峰期時,何厚鏘購入施振寧的之前購入股權,每股20仙,合計6,281萬。施振寧在不足半年間,勁賺約3,000萬。何厚鏘好像和賭王有關係,但是不肯定。


3.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00628/LTN20000628016_C.doc


四個月後,鄧虹小姐又購入何厚鏘的2.188億股份,佔股本約33.99%,避過當時35%的持股規定,每股57.3仙,作價1.253億。

未計他所持的1億多股套現的作價,他已經又再賺5,700萬,還多於第一次買殼的施先生。

4.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20411/LTN20020411061_C.HTM

2002年4月,易名上華控股。

5.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11107/LTN20011107017_C.doc

鄧虹小姐先減持108,000,000股,然後認購128.745,000股,每股15仙,集資1,880萬,鄧小姐出資約300萬。

6.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21031/LTN20021031013_C.pdf


關於大批股,這位 Hu Dianping,認購1.5億股,每股10仙。多次引資,只證明了鄧小姐買了貴貨,並且缺水之故。


7.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31107/LTN20031107001_C.pdf


購入永裕國際,該公司主要從事電腦產品之買賣, 包括無線網卡, 寬頻分享器, 網卡,高速傳輸介面卡, 數碼記憶, 讀卡器與多種不同類型之儲存解決方案。目前,永裕在香港擁有逾200名客戶,包括網絡供應商及電腦解決方案供應商。

作價1,850萬,以10仙發行1.85億股支付,據公告稱營業額約4,700萬,獲利3萬大元。以垃圾股票換垃圾業務,其實都很好。


8.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40616/LTN20040616077_C.pdf


20合1股,股本變成約5,500萬股,真的很小。

9.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50707/LTN20050707113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50823/LTN20050823057_C.pdf


2005年7月,2供1,每股10仙,發行約2,700萬股,集資僅約270萬,唔供就傻,所以超額。

供股後,有位管梅小姐,應以供股購入了1,395.7萬股,佔股本的16.46%。

10.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60328/LTN20060328084_C.pdf


鄧虹小姐終於撐不住,在2006年3月出售給兩名中國藉女子Helen Zhang 及 Lucy Du,作價每股16.2仙,代價為3,288,255.75元。

她以1.253億買殼,後來認購放入300萬,其後供股出了約50萬,現在賣殼只套回328萬,他輸的錢就是他最初買殼的款項,即約1.25億。

11.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70412/LTN20070412219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70727/LTN20070727524_C.pdf


2007年4月,公司聲稱搞金融業,於是大舉發行兩批1億的可換股債,Helen Zhang 及 Lucy Du將會認購部分,但認購後持股量不得多於29%。

7月,第1批成功發行。


12.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70814/LTN20070814381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70817/LTN20070817340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70917/LTN20070917258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71017/LTN20071017164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71101/LTN20071101238_C.pdf


如果那時細心的話(其實我那時還沒清楚來龍去脈,如果知道一定買),其實賣殼已在2007年8月開始發動,潛伏期則在2007年4月發行大批可換股債之時。

14日,公司宣佈簽訂意向書,收購一家主要於中國經營污水淨化及處理業務之公司的權益。

15日,洽商賣殼,或會觸發全面收購。

16日,賣殼之事還商量中。

17日,尚未簽訂協議,並將在20日復牌。

9月17日、10月17日仍宣佈未達成協議。

11月1日宣佈終止協議。

13. 10月25日,公司宣佈投資QDII基金。但在11月5日卻宣佈終止。

我相信他們兩個大股東在吃兩家茶禮,先搞金融,覺得金融那個背景不強,水務那個背後是景城勢力,故放棄金融,取水務,所以才有在1月賣殼給北控之事。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71026/LTN20071026040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71105/LTN20071105409_C.pdf


14.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128/LTN20080128436_C.pdf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982

大致過程如下所述,不贅。賣殼後股價急升。

15. 2008年多項收購,擴大水業,6月的收購其實是2007年8月購水務業務的延續,那日前報紙大吹,股價急升,一公佈消息後,股價登時暴跌。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613/LTN20080613000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917/LTN20080917134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1123/LTN20081123007_C.pdf


關於2008年6月收購,戴兆兄有以下描述: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1189

16.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527/LTN20080527353_C.pdf

舊主買回資產的行為。

17. 這項其實是2008年6月收購的延續,即是上市公司多出一點(由60%-->88.43%),合作方出少一點(30%--->11.57%),但分紅即和之前一樣(上市公司:60%、合作方:40%),目的就是套走上市公司資源。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630/LTN20090630582_C.pdf

據戴兆兄一文稱,尚未注入的資產包括但不限於: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982
北京控股目前業務已包括兩項水務投資,已在經營中的北京第九水廠的特許經營權,是於1998年以15億元人民幣購得,經營期為二十年,收益率定為14%。去年上半年提供盈利7530萬港元,經營期至2018年11月止,現仍有十年多的經營期。去年8月,北京控股佔50%的共控公司,已與北京市水務局訂立特許權協議,獲得特許權二十三年,以建設、管理及經營北京第十水廠A廠項目,預測投資額15億元人民幣,計劃於2010年落成,每日供水產能為五十萬立方米。換言之,北京控股已有一項經營中水務權益以及另一項發展中水務權益,可作注資用途。

有關環境業務,北京控股原來持有的恒有源股權,是經營地熱能源系統,是屬於環境業務,但已於去年中售出,其餘並無資料,可能是新增而不明顯的業務,日後可能由上華進行收購或另行發展,環境業務的定義甚廣,通報未說明詳情。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1006/LTN20091006369_C.pdf

但是,現時公司尚有兩批69仙的可換股債,是2008年6月的收購業務時的可換股債券尚未兌換,較現時股價相差甚遠,故有潛在的沽壓存在。

故筆者推斷,若無不可預見情況,新一輪的行動約在2010年3月啟動,但這是最後一波,升幅也最多是3倍,但冒的風險也在75-80%,加上一批低換股價的可換股債,造成巨大沽壓,所以我覺得不太值博。

明天,glassfund將股說說對這隻股的感覺,此外,他有一些投資殼股心得和大家分享一下,敬請留意。

龍生 究竟 北控 水務 371 能否 成為 另一 一隻 隻佳 佳訊 3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240

龍生:究竟北控水務(371)能否成為另一隻佳訊(30)(2)?


其後glassfund看過龍生的文後,他不相北控水務(371,前稱運亮、IFTA Pacific、上華控股)會有佳信(30)的升幅,理由如下:

(1) 因為佳訊大升至約4元後,市值僅十餘億,雖然北控水務經注入大量水務資產及配股後,資產劇增,但是經發行大量新股及可換股債券集資及收購後,市值已接近80億,絕對超越了價值。

(2) 經派發特別股息及售出資產後,佳訊是一隻無負債,並只有少量業務的殼股,但北控水務在未注入資產之前,負債纍纍,若非動大手術,該公司其實已資不抵債。

(3) 佳訊在全購後,其實股權非常集中,但是北控水務經大量發行新股、可換股債後,股權集中度較佳訊為差。

(4) 佳訊在舊股東主政下,往績其實不差,財力也不錯。但是北控水務的舊股東屢屢缺水,導致股權大為分散,住績較差,故此他不太看好。

筆者也大致認同以上的觀點。

至於glassfund兄對於選股,亦不厭其煩再重申一次,找爆升股的要點在於以下各端:
(1) 市值
(2) 股權集中度
(3) 大股東往績
(4) 資產負債情況 : 有足夠流動現金及資產,加上負債少,足夠維持長期營運。
(5) 業務可有可無,亦不太複雜: 最好只剩下少量維持上市,少量虧損,目的只是維持上市地位,避免除牌的業務。
(6)運用自已挑選股票的能力
(7) 善用味皇兄的網站及周顯的書
(8) 對宏觀的經濟有一定的認識:
-因為像去年大市一樣,市場情況不好,甚麼股都會大跌。
-若沒有概念,股價會牛皮。
-若概念建立,又符合市況,甚麼股票都會大升。
(9)融匯貫通,加以思考。

希望大家記得以下各點,加上自己的觀點,就能得出自己的投資方法。

龍生 究竟 北控 水務 371 能否 成為 另一 一隻 隻佳 佳訊 3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255

麥多勞是一隻收租股 巴黎

http://hk.myblog.yahoo.com/tonylaw-vaueinvesting/article?mid=4630

巴黎:

我記得打工的時候,一次有一個部門的主管窒我。事源是他大聲要求另一個主管不要把一些什物放到近他部門的地方,因為巴黎已制定要收各部門佔辦公室面積的租金規則,他也會收非法佔據他地盆的同事租金幫補。

"人人都應該關注的呀公物資,就會無人關注",這是很簡單的道理,要同事為呀公著想的唯一方法就是收費!電腦要收租金,地方要收租金,貨車要收租金.....那麼同事就會很用心去管理、組織呀公的物業、生財公具。麥多勞當然明白此道!

在 分析麥當勞時,我特別留意到它在2006年尾決定把所有拉丁美洲原先是自已運作的店以Franchised形式賣斷給承租人,根據它年報說,麥當勞是按店 鋪的營業額抽Royalties,同時它們會先選地方、後裝修,再以20年租約租給Lessee(Franchisee),有一些錢多的合作人,或會買下 那物業連裝修。整個環球系統的Franchisee店,有1半的店舖,以租金+Royalties方式運作。拉丁美洲的交易的目的是,只收租金和 5% 的Royalties,讓拉丁人自已管自已。

以下是麥當勞未賣斷前,2006年,2005年的在拉丁美洲自已經營的成績:
                                                 2006            2005
銷貨(美元百萬)                   $ 1,552         $1,237
未扣行政費利潤                       212              141
%                                                 13.7%         11.4%
行政費用                                      4%              4%
淨利潤                                        9.7%            7.4%

如果以資產 750M計,ROA是    20%         14.8%。

這樣好的回報,為何賣走它呢?!下回開估。

麥多 多勞 勞是 是一 一隻 隻收 收租 租股 巴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398

非美術科系 擺攤起家 Foufou 一隻尖牙兔改寫姊妹命運

2010-12-27  TWM




一隻尖牙的兔子竟改變了姊妹兩人的命運!這隻兔子叫作邦妮,是妹妹創作的作品,然而,如果沒有姊姊的包裝與行銷,邦妮兔迄今充其量只是紙上或包包上的塗鴉。這對姊妹花創辦的Foufou之所以會成功,是創意與管理如何融合的最佳範例。

撰文.謝富旭

五 年前,一個失眠的夜晚,即將畢業的政治大學哲學系四年級生洪佳祺,對前途正感到茫茫之際,不大會畫圖的她,隨手塗鴉畫了一隻兔子。這隻兔子的輪廓,不僅有 著歪歪斜斜的縫線,還坐在一片血泊中,拿著針線縫著自己斷掉的腿,整個構圖不僅透露出折磨人的孤寂,還帶著一絲詭異。「其實,我畫的是我自己。」洪佳祺 說。

但沒想到,這隻詭異的兔子,後來竟意外暴紅。印上這隻兔子的包包與T恤,不僅在文創市集裡成為搶手貨,不到五年的時間,這隻被洪佳祺命名為「邦妮」的詭異兔子,被應用與授權的商品高達一百多種以上,甚至國際手機大廠諾基亞的贈品,都要求「邦妮」圖案授權。

想 當作家,卻成了設計家完全沒有繪畫底子的洪佳祺,原本想當作家,大學時期,曾寫了幾篇小說參加文學獎,但都無緣得獎。讀哲學的洪佳祺最喜歡存在主義哲學家 卡繆及卡夫卡的作品,她所創作的「邦妮」能在商業市場暴紅,不僅讓她感到意外,更意外的是,這隻具有存在主義意味的兔子,竟能擄獲眾多粉領族的芳心,顛覆 了以「可愛」、「善良」、「溫馴」等訴求為主流的卡通圖像市場邏輯。

「剛開始,邦妮兔在文創市集出現時,第一批粉絲大多是粉領族,她們會喜 歡邦妮,真的讓我們很驚訝!」辭掉電視台工作為邦妮兔做行銷的姊姊洪佳吟說。「從消費心理學分析,或許外表溫馴乖巧,在公司總是扮演乖寶寶的粉領族,她們 的內心其實是很想叛逆、很想吶喊的,或許邦妮兔代表著她們內心叛逆的一個出口!」成功的商品是在失敗中累積出來的!

從政大哲學系畢業後,洪佳祺想找設計方面的工作,由於不是美術專科出身,求職的過程並不順遂。邦妮兔雖在文創市集打響了名號,但因為欠缺行銷與通路的經驗,儘管洪佳祺很努力地創作,但往往一個月在台北市西門町等文創市集擺攤下來,扣除材料成本後的淨所得,只有一萬元出頭。

看 到妹妹這麼辛苦地創作,但收入仍極為微薄,一直在媒體擔任行銷工作的洪佳吟決定要為邦妮兔找到市場。「其實,當時妹妹的困境,就是台灣所有文創工作者的困 境!」洪佳吟說,「在我們搞行銷的人眼中,創作只是文創產業的一小環,你必須把產品供應鏈、品牌、行銷、企業管理等種種環節成功串聯起來,創意才會延續, 價值才會出來!」在洪佳吟的行銷策略操作下,邦妮兔變成更多元、更幽默、更討喜,同時也淡化了原先陰鬱、孤寂的調性。洪佳祺甚至創作出幾款沒有尖牙利齒的 邦妮兔||「兔寶」,進行市場區隔。而邦妮兔的圖騰也從原本的T恤與包包,擴展至文具、3C產品保護套、鞋子以及各種生活用品等一百多種商品。兩姊妹在父 親出資十萬元以及姑姑出資三十萬元的贊助下,總計四十萬元成立Foufou公司,準備在文創產業大顯身手。

二○○八年,Foufou推出「咒願邦妮」布娃娃,這隻布娃娃邦妮,附上兩支大頭針,一黑一白。插上白色大頭針,可以許願,插上黑色大頭針則可以詛咒。這款具有情緒發洩作用的療傷系玩具,定價六九九元,在網路上推出不久即銷售一空。

「一 些成功的商品,其實是在更多的失敗商品陪葬下,從經驗中累積出來的!」洪佳吟感慨地說。比如說剛開始時,邦妮兔手繪包包在創意市集與網路上熱賣,兩姊妹於 是利用印刷的方式大量生產價格較便宜的邦妮包,豈料卻嚴重滯銷。「很多消費者是衝著手繪包的獨特性與質感來的,用印刷方式大量生產違反邦妮兔原本的精神, 馬上就面臨消費者殘酷的審判!」然而,走精緻高價路線也未必得到便宜!有一次,洪佳吟以自身上班族的經驗,推出一款上吊樹邦妮兔的精緻便條紙,光開刀模成 本,平均一本即高達三十五元,這還不計管銷費用。結果,一組售價高達一百元的便條紙,首印一千組賣了一年仍乏人問津,最後只好以對折價賠售出清。

拓展實體通路的經驗,更是差一點讓公司瀕臨倒閉。隨著邦妮兔名號逐漸打響,也吸引百貨公司的目光,由於曾在新光三越百貨設立臨時櫃,市場反應頗佳的經驗鼓舞,洪佳吟也接受誠品信義店之邀,決定砸下巨資設立專櫃,豈料,這個大膽的決定卻是一場嚴苛考驗的開始。

誠品設櫃,邦妮誤闖險惡叢林!

「你去誠品信義店的賣場走一遭,那裡簡直是全台灣文創商品的一級戰區,設計水平之高讓人膽戰心驚,產品的質感更不在話下!」「我們在誠品設櫃,簡直是『誤闖險惡叢林的小白兔』。」洪佳吟心有餘悸地說。

Foufou在誠品設櫃的前幾個月門可羅雀,往往一天營業額不到一萬元。「誠品設櫃那段經驗是Foufou成立以來遭逢的最大危機,每個月以數萬元甚至十幾萬元的速度在虧損,不僅誠品的人頻頻關切,虧到我都頭皮發麻了!」洪佳吟說。

不 過,即使掏腰包購買的客人很有限,洪佳吟要求Foufou櫃姐要親切有耐心地對登門來訪的客人說明產品的創作理念,同時不斷調整店面的產品線以及設計風 格。「誠品設櫃經驗剛開始雖然痛苦,但事後想想,這是一個強迫自己加速成長的機會!」「我自己從這段經驗中學了很多現金流與行銷的know how,妹妹的設計功力也因此提高不少,這筆學費雖然昂貴,卻是值得的!」洪佳吟說。

「我們第一次進駐百貨公司,對百貨公司行銷的方式與促 銷節奏都不了解!」洪佳吟檢討當時的情況說。後來,Foufou在誠品做了兩個重大調整:第一、採取會員制,消費積點不僅有額外回饋,也利用誠品周年慶送 會員來店禮等促銷方式培養自己的客層。第二、引進Foufou品牌以外的文創商品,讓專櫃商品更多元化來吸引客流,雙管齊下的策略,讓誠品信義店的業績起 死回生。

隨著誠品信義店專櫃的營運逐漸步上軌道,也因為誠品通路的加持讓Foufou產品的能見度與口碑提高不少,洪佳吟馬不停蹄地持續擴 展實體通路。為了分散風險,洪佳吟與文創同業另創「tode」(土地的閩南語發音)品牌,引進更多不同的文創商品,在台北市西門紅樓、台北京站、新竹誠品 以及la essence台南Focus店四個據點,設櫃販售包括Foufou、阿原肥皂、茶山坊、二十六巷等數十種品牌商品,使洪佳吟在台灣文創產業通路占有一席 之地。

短短五年內,Foufou從一家手繪T恤,每月營收三萬多元的小鋪,成長到一家年營收二千多萬元、十幾名專職員工的文創商品設計暨通路公司。兩姊妹用創意與堅持在競爭激烈的台灣文創產業殺出一條血路,就如同邦妮兔的尖牙利齒一樣,證明小女生在職場上也是不好惹的。

Foufou

創立時間:4年

創業資本:40萬元

年營收:2500萬元

洪佳祺

出生:1982年

現職:Foufou設計師

學歷:政大哲學系

洪佳吟

出生:1979年

現職:Foufou營運長

學歷:政大廣電系

經歷:東森、年代電視台行銷業務企畫


美術 科系 擺攤 起家 Foufou 一隻 尖牙 改寫 姊妹 命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585

2400億日元購買一隻鵝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3/701975.html

日本簡保旅館的經營模式以資產負債表的形式表現出來,資產項目中包括「土地300億日元、建築(總價 值)2100億日元」。因為建築(總價值)會發生減價折舊,淨值相比原價必然會少一些,但是一般在經過專業會計的估算之後,資產淨值應該有1000多億日 元的金額。這裡的總價值和淨值就相當於我們之前所舉例子中橙子公司清算之後的榨汁機。榨汁機的總價值達10萬日元,減去折舊費之後的8萬日元就是淨值。根 據這一觀點,社會輿論普遍認為在資產項目上價值超過1000億日元的國民財產,竟然被以109億日元的低價出售,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對此,日本郵政公 司提出簡保旅館每年會產生40億~50億日元的財政赤字,繼續保留只會增加更多的負擔,以此來反駁輿論的質疑。

從金融學的觀點來看,簡保旅館項目投入的2400億日元與花費2400億日元購買一隻鵝,在本質上是相同的。但令人遺憾的是,花大價錢購買下來的這隻鵝卻沒有如預期一樣產下金蛋。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問題的核心就在於這隻鵝的價值究竟應該是多少。

花費2400億日元的天價購買的鵝無法產下金蛋,相信這時候已不會有人認為這隻鵝的經濟價值與價格相符了吧。不僅如此,這隻鵝的飼養費用同樣不菲。 用日本郵政公司的話說,一年需花費40億~50億日元。所以作為鵝的主人,一定希望儘早將這只不能下金蛋的鵝脫手,這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當然,這隻鵝也並非毫無價值。也許有人認為,「只要將這隻鵝用更合適的方法飼養,將來一定會產下金蛋」。對於這個人來說,這隻鵝具有潛在價值。如果能夠以比將來可能產下金蛋時所獲得的經濟價值更便宜的價格來購入這隻鵝的話,確實值得一試。

從經營的角度來看,是否有利可圖是判斷一項投資的經濟價值的決定性因素,但遺憾的是,我在當時的新聞報導中沒有看到任何提到此類觀點的記述。

摘自《金融行家為什麼會敗給猴子?》


2400 日元 購買 一隻 隻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73

一隻「保險箱」海外併購之路

http://slamnow.blog.163.com/blog/static/1993182362011101632610466/

寧波永發集團,這家成立於1988年的企業發展一直波瀾不驚,和寧波的大多數企業一樣,最擅長的是做貼牌。不過,和寧波的大多數企業不一樣的是,它做的既不是服裝,也不是鞋類的貼牌,而是給保險箱企業做貼牌。

按多數中國民營企業的貼牌路徑,這只「保險箱」的故事似乎可以預見:在原材料不斷漲價的夾縫中求生存。

但是,這只「保險箱」現在已經成功進入了美國中情局、白宮等安防級別很高的機構,去年,這只「保險箱」則順利進入聯合國。

顯然,永發集團在貼牌之後走出了一條與眾不同之路。

與多數不甘於貼牌的民企一樣,早於2000年時,永發集團就開始試圖做自己的品牌,並於當年在美國收購了一個保險箱品牌SAFEWELL,並將該品牌運營基地轉移到香港,全力開展自有品牌的經營。

這是永發的第一次收購,也是一次「蛇吞象」式的收購。永發進出口公司總經理徐普南告訴《第一財經日報》:「這是美國的一個知名保險箱企業,永發收購了其SAFEWELL55%的股份,此後,迅速借助這一品牌打開了國際市場。」

在2002年,「永發」以富有中國味道的「YONGFA」品牌進入國際市場,這個既沒有國際知名度又不能讓歐美消費者理解含義的保險箱品牌,卻沒有得到國際市場的認同。「這個名字對老外來說沒有特殊的含義,也不容易記住。」徐普南說。

彼時,高檔的金融級保險箱產品基本上被國際品牌佔據,沒有叫得響的品牌,中國生產的保險箱價格根本上不去。永發想要突圍,就必須走一條完全不一樣的道路。

直到2007年,永發保險箱才終於在第101期廣交會上,首次打響了自己的品牌——「format@永發」。

為了推出這個品牌,永發集團以190萬歐元的代價收購了歐洲保險箱品牌「COFFRES-FORTS SOLON」和該品牌旗下的全部銷售網絡。該品牌創立於1920年,曾經在歐洲大陸風靡一時,在歐洲大陸具有廣泛的影響力和成熟的銷售渠道。

在當年的廣交會上,永發集團的銷售人員說,這個保險箱是高端的金融保險箱,售價高達3萬歐元,是普通保險箱價格的10倍。

這只保險箱在當年廣交會上備受好評,2008年時更是以一種意外的方式走紅。寧波保險箱行業有關統計信息顯示,2008年前三季度,寧波保險箱出口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約30%,增長部分主要是歐美國家的民用市場。

徐普南說,經過考察,原來是美國發生金融危機後,歐美國家的居民不敢把錢存在銀行,都紛紛把錢存在了家用保險箱裡,這意外地打開了保險箱在海外的市場

在收購之前的前十年,永發集團給許多國際大品牌公司已經做了長達10年的貼牌,這只「保險箱」已經到了迫切需要自身品牌的時候了。

2009年,永發集團收購了法國最大的保險櫃網絡銷售公司AIGOLS。此前,他們已經收購了4個歐美著名保險櫃品牌和其旗下全部銷售網絡。在收購這條道路上,永發集團一發而不可收,「這是一種比較好的借力方式,可以迅速拓寬永發的銷售渠道。」徐普南告訴記者。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的多次收購,都是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發生的,他們更多地抓住了逆市中的機會。到2010年,永發已在法國、德國、土耳其、美國、俄羅斯、埃塞俄比亞等國家收購了9家保險箱相關企業,相繼設立了28個海外分公司,並在越南建立了生產基地。

和這只保險箱的海外之路一樣,更多的浙江企業都在紛紛試圖「走出去」,據浙江省發改委統計,2010年浙江省境外投資項目數和投資額均居全國各省區市第一。境外投資中方投資額33.5億美元,比上年增長2倍多。而在「十一五」期間,浙江累計新增境外投資63.6億美元,境外機構數和投資規模也均居全國首位。


一隻 保險箱 保險 海外 併購 之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259

利人利己之投資 一隻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html

我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我摘錄它的重點﹐和各位分享﹕

************************************

例如銀行業,銀行收集了公眾人士的存款,轉借給企業家開工廠,存款人取得定期存款利息,是贏家;銀行賺取存款和放貸之利息差額,是二贏家;企業家取得所需的資金,開設工廠,生產產品,從中賺取利潤,是三贏家,有此「三贏」,銀行業乃能持久經營。

例如屋業發展公司收集投資者的資金,買地建屋出售,買屋人有屋可住,是一贏家;發展商取得利潤,是二贏家,投資者分到紅利,是三贏家,故屋業能長存。

我們作為股票投資者,將資金交給公司、銀行、工業家,就是委託他們代我們去從事利人利己,大家都受惠,大家都是贏家的事業,作為上市公司的股東,我們其實都是在做事業,只是我們把經營權和管理權,交給董事部去執行,我們沒有直接參與經營和管理事業而已。

作為上市公司股東,我們的回酬,是來自公司的盈利,由於有盈利,股份才會增值,使股東的財富與日俱增,通過這種途徑賺錢,沒有『損人,故能長久投資。

投資能創造價值,故能長久,投機只是股份的轉讓,並非生產行為,不能創造價值,故不能持久。

創造價值,利人利己,人人都是贏家,故能長久經營,你才可以長期投資,長期投資才能賺錢。

利人 利己 投資 一隻 隻牛 牛的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968

新年(二)﹕任公子釣魚 一隻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2/01/blog-post_18.html

莊子「外物篇」有這樣的一則寓言:

【原文】
任公子為大鉤巨緇,五十犗以為餌餌,蹲乎會稽,投竿東海,旦旦而釣,期年不得魚。已而 大魚食之,牽巨鉤,錎沒而下,鶩揚而奮鬐,白波如山,海水震盪,聲侔鬼神,憚赫千里。任公得若魚,離而臘之,自制河以東 ,蒼梧已北,莫不厭若魚者。已而後世輇才諷說之徒,皆驚而相告也。夫揭竿累(,趣灌瀆,守鯢鮒, 其於得大魚難矣。飾小說以干縣令﹐其於大達亦遠矣,是以未嘗聞任氏之風俗,其不可與輕於世亦遠矣。


意思大約是﹕

很 久以前﹐有個年青人姓任﹐所以街坊叫他作任公子。任公子最厲害的手藝就是釣魚。真的很厲害﹗他的釣餌是五十頭牛﹐用巨鉤穿住﹐然後用大繩索綁住。那時候﹐ 最深的海是東海﹐最高的山是會稽。所以﹐任公子就在會稽山頂﹐把釣竿投向東海。一日復一日﹐每天都這樣釣魚,整整一年一條魚也沒釣到。有一天﹐終於有魚上 釣了。你看﹗非常大的魚﹐它拉著釣鉤急速沉沒海底﹐又迅急地揚起脊背騰身而起,,掀起如山的白浪,海水劇烈震盪,吼聲猶如鬼神,震驚千里之外。任公子釣得 這樣 一條大魚,將它剖開製成魚乾,從浙江以東,到蒼梧以北,沒有誰不飽飽地吃上這條魚的。那些淺薄之人和喜好品評議論之士,都大為吃驚奔走相告。他們舉著釣竿 絲繩,奔跑在山溝小渠旁,守候小魚上釣,至於想得到大魚那就很難很難了。


*******
這個寓言的啟發是如果想要在股市賺錢,當務之急﹐就是先學投資﹑培養正確投資原則。
要到什麼程度呢﹖就看你想得到什麼成就﹗舉著釣竿絲繩,奔跑在山溝小渠旁,守候小魚上釣。還是大鉤巨緇,五十犗以為餌餌﹖
何為投資原則﹖就是可以成功的方法﹐你願意用盡生命去耕耘。當你運用這個原則﹐已經到了胸有成竹﹑上下縱橫皆如意的境界。你就懂得運用巨鉤和地點﹐懂得選大魚而釣。

要有耐心﹐故投資宜長期,長期才能累積財富,並無捷徑可循。

藝高才能膽大﹐學習是永遠的﹐行動是即刻的。買進了對的企業﹐不要怕股價波動。
(大魚食之,牽巨鉤,錎沒而下,鶩揚而奮鬐,白波如山,海水震盪,聲侔鬼神,憚赫千里)
肯拚搏的蛤蟆﹐就有吃天鵝的希望。肯拚搏的烏鴉﹐就有變鳳凰的希望。

身為凡夫俗子,只要堅持一些原則,腳踏實地進行投資,不投機,不取巧,就可以取得可觀的投資成績。投資30年,到退休時就可以做到「財務自主」,做個有尊嚴的樂齡人。


****
2011年8-12月﹐在這段時間釣到大魚﹐如果能夠像任公子一樣﹐大魚食之,牽巨鉤,錎沒而下,鶩揚而奮鬐,白波如山,海水震盪,聲侔鬼神,憚赫千里。那麼﹐你今天有大魚吃鉤了。

****
祝福所有價值法的同門﹐一定要努力﹐這是對的正確投資原則。

新年 公子 釣魚 一隻 隻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62

學投資﹐明白投資 一隻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2/02/blog-post_22.html

於順境中想要做什麼﹐都可以依照自己的心意﹐做起事來就容易得多。但是情況若相反﹐則困難重重。

一般人迷於順勢﹐為什麼會股票的價格會變動﹐自己都不知道﹐而且也不想探究[價值從何來]的道理﹐每天追著潮流﹐但是往往落在潮流之後﹐所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要分毫不差的順勢而達到目標﹐更是難上加難。順勢者眾﹐成功者少。順勢者眾﹐是因為人性使然。

外在環境有阻礙時﹐只要自我有充份的毅力﹐即使再惡劣的環境都能突破。

學投資﹐明白投資﹐就是要打破環境的困難﹐追求[價值從何處來﹐價格往何處去]的道理。

不明白價值之前﹐看到牛/熊市﹐很容易陷於雜亂和妄想。

方向與立場一定要正確﹐這是開啟投資智慧門之匙。


投資 明白 一隻 隻牛 牛的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16

值得再三反覆細讀(一) 一隻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2/04/blog-post_24.html
再讀2011年巴郡致股東信, 個人認為以下這篇值得再三反覆細讀,
××××××××××××××××××××××
 The Basic Choices for Investors and the One We Strongly Prefer

Assets can fluctuate greatly in price and not be risky as long as they are reasonably certain to deliver increased purchasing power over their holding period. And as we will see, a non-fluctuating asset can be laden with risk.

(1)
Investments that are denominated in a given currency include money-market funds, bonds, mortgages, bank deposits, and other instruments. Most of these currency-based investments are thought of as 「safe.」 In truth they are among the most dangerous of assets. Their beta may be zero, but their risk is huge.

Over the past century these instruments have destroyed the purchasing power of investors in many countries, even as the holders continued to receive timely payments of interest and principal. This ugly result, moreover, will forever recur. Governments determine the ultimate value of money, and systemic forces will sometimes cause them to gravitate to policies that produce inflation. From time to time such policies spin out of control.

Even in the U.S., where the wish for a stable currency is strong, the dollar has fallen a staggering 86% in value since 1965, when I took over management of Berkshire. It takes no less than $7 today to buy what $1 did at that time. Consequently, a tax-free institution would have needed 4.3% interest annually from bond investments over that period to simply maintain its purchasing power. Its managers would have been kidding themselves if they thought of any portion of that interest as 「income.」

For tax-paying investors like you and me, the picture has been far worse. During the same 47-yearperiod, continuous rolling of U.S. Treasury bills produced 5.7% annually. That sounds satisfactory. But if an individual investor paid personal income taxes at a rate averaging 25%, this 5.7%(一隻牛的計算:5.7%x75%=4.275% ,after tax)return would have yielded nothing in the way of real income. This investor's visible income tax would have stripped him of 1.4 points of the stated yield, and the invisible inflation tax would have devoured the remaining 4.3 points. It's noteworthy that the implicit inflation 「tax」 was more than triple the explicit income tax that our investor probably thought of as his main burden. 「In God We Trust」 may be imprinted on our currency, but the hand that activates our government's printing press has been all too human.

High interest rates, of course, can compensate purchasers for the inflation risk they face with currency-based investments – and indeed, rates in the early 1980s did that job nicely. Current rates, however, do not come close to offsetting the purchasing-power risk that investors assume. Right now bonds should come with a warning label.

Under today's conditions, therefore, I do not like currency-based investments. Even so, Berkshire holds significant amounts of them, primarily of the short-term variety. At Berkshire the need for ample liquidity occupies center stage and will never be slighted, however inadequate rates may be. Accommodating this need, we primarily hold U.S. Treasury bills, the only investment that can be counted on for liquidity under the most chaotic of economic conditions. Our working level for liquidity is $20 billion; $10 billion is our absolute minimum.

Beyond the requirements that liquidity and regulators impose on us, we will purchase currency-related securities only if they offer the possibility of unusual gain – either because a particular credit is mispriced, as can occur in periodic junk-bond debacles, or because rates rise to a level that offers the possibility of realizing substantial capital gains on high-grade bonds when rates fall. Though we've exploited both opportunities in the past – and may do so again – we are now 180 degrees removed from such prospects. Today, a wry comment that Wall Streeter Shelby Cullom Davis made long ago seems apt: 「Bonds promoted as offering risk-free returns are now priced to deliver return-free risk.」


(2)
The second major category of investments involves assets that will never produce anything, but that are purchased in the buyer's hope that someone else – who also knows that the assets will be forever unproductive – will pay more for them in the future. Tulips, of all things, briefly became a favorite of such buyers in the 17th century.

This type of investment requires an expanding pool of buyers, who, in turn, are enticed because they believe the buying pool will expand still further. Owners are not inspired by what the asset itself can produce – it will remain lifeless forever – but rather by the belief that others will desire it even more avidly in the future.

The major asset in this category is gold, currently a huge favorite of investors who fear almost all other assets, especially paper money (of whose value, as noted, they are right to be fearful). Gold, however, has two significant shortcomings, being neither of much use nor procreative. True, gold has some industrial and decorative utility, but the demand for these purposes is both limited and incapable of soaking up new production. Meanwhile, if you own one ounce of gold for an eternity, you will still own one ounce at its end.

What motivates most gold purchasers is their belief that the ranks of the fearful will grow. During the past decade that belief has proved correct. Beyond that, the rising price has on its own generated additional buying enthusiasm, attracting purchasers who see the rise as validating an investment thesis. As 「bandwagon」 investors join any party, they create their own truth – for a while.

Over the past 15 years, both Internet stocks and houses have demonstrated the extraordinary excesses that can be created by combining an initially sensible thesis with well-publicized rising prices. In these bubbles, an army of originally skeptical investors succumbed to the 「proof」 delivered by the market, and the pool of buyers – for a time – expanded sufficiently to keep the bandwagon rolling. But bubbles blown large enough inevitably pop. And then the old proverb is confirmed once again: 「What the wise man does in the beginning, the fool does in the end.」

Today the world's gold stock is about 170,000 metric tons. If all of this gold were melded together, it would form a cube of about 68 feet per side. (Picture it fitting comfortably within a baseball infield.) At $1,750 per ounce – gold's price as I write this – its value would be $9.6 trillion. Call this cube pile A.

Let's now create a pile B costing an equal amount. For that, we could buy all U.S. cropland (400 million acres with output of about $200 billion annually), plus 16 Exxon Mobils (the world's most profitable company, one earning more than $40 billion annually). After these purchases, we would have about $1 trillion left over for walking-around money (no sense feeling strapped after this buying binge). Can you imagine an investor with $9.6 trillion selecting pile A over pile B?($9.6 trillion美金,可以買多少家新鴻基?,長江?,九龍倉?,總而言之,所有的龍頭藍籌企業?)

Beyond the staggering valuation given the existing stock of gold, current prices make today's annual production of gold command about $160 billion. Buyers – whether jewelry and industrial users, frightened individuals, or speculators – must continually absorb this additional supply to merely maintain an equilibrium at present prices.

A century from now the 400 million acres of farmland will have produced staggering amounts of corn, wheat, cotton, and other crops – and will continue to produce that valuable bounty, whatever the currency may be. Exxon Mobil will probably have delivered trillions of dollars in dividends to its owners and will also hold assets worth many more trillions (and, remember, you get 16 Exxons). The 170,000 tons of gold will be unchanged in size and still incapable of producing anything. You can fondle the cube, but it will not respond.(以上所買入的龍頭藍籌企業,可以派發多少的股息?)

Admittedly, when people a century from now are fearful, it's likely many will still rush to gold. I'm
confident, however, that the $9.6 trillion current valuation of pile A will compound over the century at a rate far inferior to that achieved by pile B.


(3)
Our first two categories enjoy maximum popularity at peaks of fear: Terror over economic collapse drives individuals to currency-based assets, most particularly U.S. obligations, and fear of currency collapse fosters movement to sterile assets such as gold. We heard 「cash is king」 in late 2008, just when cash should have been deployed rather than held. Similarly, we heard 「cash is trash」 in the early 1980s just when fixed-dollar investments were at their most attractive level in memory. On those occasions, investors who required a supportive crowd paid dearly for that comfort.

My own preference – and you knew this was coming – is our third category: investment in productive assets, whether businesses, farms, or real estate. Ideally, these assets should have the ability in inflationary times to deliver output that will retain its purchasing-power value while requiring a minimum of new capital investment. Farms, real estate, and many businesses such as Coca-Cola, IBM and our own See's Candy meet that double-barreled test. Certain other companies – think of our regulated utilities, for example – fail it because inflation places heavy capital requirements on them. To earn more, their owners must invest more. Even so, these investments will remain superior to nonproductive or currency-based assets.

Whether the currency a century from now is based on gold, seashells, shark teeth, or a piece of paper (as today), people will be willing to exchange a couple of minutes of their daily labor for a Coca-Cola or some See's peanut brittle. In the future the U.S. population will move more goods, consume more food, and require more living space than it does now. People will forever exchange what they produce for what others produce.

Our country's businesses will continue to efficiently deliver goods and services wanted by our citizens. Metaphorically, these commercial 「cows」 will live for centuries and give ever greater quantities of 「milk」 to boot. Their value will be determined not by the medium of exchange but rather by their capacity to deliver milk. Proceeds from the sale of the milk will compound for the owners of the cows, just as they did during the 20th century when the Dow increased from 66 to 11,497 (and paid loads of dividends as well). Berkshire's goal will be to increase its ownership of first-class businesses. Our first choice will be to own them in their entirety – but we will also be owners by way of holding sizable amounts of marketable stocks. I believe that over any extended period of time this category of investing will prove to be the runaway winner among the three we've examined. More important, it will be by far the safest.
值得 再三 反覆 細讀 一隻 隻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997

值得再三反覆細讀(二) 一隻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com/2012/04/blog-post_6061.html
1)
Assets can fluctuate greatly in price and not be risky as long as they are reasonably
certain to deliver increased purchasing power over their holding period. And as we will see, a non-fluctuating asset can be laden with risk.


例子:渣打(2888)


股票數目 股價的波動 每股盈利 景氣循環 價值

(百萬) 每股港元) (每股港元)
PE=10
2003 1,207 82-126 6.33 SARS 63
2004 1,210 116-149 9.78
98
2005 1,309 99-175 11.15
111
2006 1,349 182-231 12.66
127
2007 1,615 211-304 13.19
132
2008 1,638 88-287 14.54 金融風暴 145
2009 1,984 75-217 12.78
128
2010 2,192 176-244 14.82
148
2011 2,395 141-216 15.18 歐債風暴 152

以上,可以發覺:
(這是為了表達我的看法而舉的例子,可能某個事故,這家企業可以變樣)
(而且,PE=10,只是我的估計,不代表是對,也不代表所有企業都適合)

2)
Assets can fluctuate greatly in price and not be risky as long as they are reasonably
certain to deliver increased purchasing power over their holding period. And as we will see, a non-fluctuating asset can be laden with risk.

~a tax-free institution would have needed 4.3% interest annually from bond investments over that period to simply maintain its purchasing power.

 巴老是說他的通膨數據是4.3%,如果【市值+股息】的增幅,無法超過通膨,應該是危險的投資。但是,以極便宜的價格買入,造成股息回報超過10%,就可以扭轉乾坤,化危為安。

3)
Under today's conditions, therefore, I do not like currency-based investments. Even so, Berkshire holds significant amounts of them, primarily of the short-term variety. At Berkshire the need for ample liquidity occupies center stage and will never be slighted, however inadequate rates may be. Accommodating this need, we primarily hold U.S. Treasury bills, the only investment that can be counted on for liquidity under the most chaotic of economic conditions. Our working level for liquidity is $20 billion; $10 billion is our absolute minimum.
4)
High interest rates, of course, can compensate purchasers for the inflation risk they face with currency-based investments – and indeed, rates in the early 1980s did that job nicely. Current rates, however, do not come close to offsetting the purchasing-power risk that investors assume. Right now bonds should come with a warning label.
 5)

值得 再三 反覆 細讀 一隻 隻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998

00703佳景集團簡要分析(2011年7月版) 屎殼螂一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e218c7010128z6.html

歷史:

20041月現大股東陳澤武買殼,隨後處理過去債務關係

20073/8 大股東陳志武向上市公司注入餐飲業務

20087月改名佳景集團

201063000萬收購日美食品貿易(餐飲供貨商)

2010102.63億以20PE購入澳門收租物業

 

(年報從2007年翻起)

2007年營業額9529萬,但巨虧,因對過往應收做減值。

食物及飲品業務: 營業額7019   EBITDA  2929

遊樂園業務:     營業額2510   EBITDA  -1228

 

2008

食物及飲品業務: 營業額16200  EBITDA  3845

遊樂園業務:     營業額255    EBITDA  -2599

 

2009

食物及飲品業務: 營業額23500  EBITDA  5050

遊樂園業務:     營業額 停運     EBITDA  -789

 

2010

食物及飲品業務: 營業額37600  EBITDA  8694萬(當年開始派息)

遊樂園業務:     已停運

 

 

業務介紹:

http://www.futurebrightgroup.com.mo/branch_show.php?getid=11

VIP用戶為特點,目前有1.2萬用戶,口碑很好,東西一般比較貴。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在廣州開設1間總建築面積合共為20,708平方呎的大型日式餐廳。集中其資源藉進行日式餐廳業務進軍廣州市場將對本集團較為有利,並已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退出廣州及珠海的Pacific Coffee特許經營業務。其後,本集團管理層已集中鞏固澳門Pacific Coffee業務,並將於二零一一年在澳門開設更多PacificCoffee 店。

 

管理層預期將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前在澳門開設3間餐廳╱咖啡店,並於二零一一年底前在澳門威尼斯人酒店另開設2間餐廳╱咖啡店及1間美食廣場櫃位。(2010年報)

 

於澳門及廣州多處優越成點經營19間食肆及10個美食廣場櫃位,合共佔地107,627平方呎:9間日式餐廳、3 間茶座╱酒廊、5 間中式酒樓、1間意大利餐廳、1間葡萄牙餐廳及10間多國美食廣場櫃位。(2010年報)

 

本集團於澳門共有16家食肆,分佈市內多處優越地點,共佔地54,733平方呎,包括7間日式餐廳、3間咖啡室╱酒廊、4間中式酒樓、1間意大利餐廳及1間葡國餐廳。(2009年報)

 

於二零零八年,本集團審慎地擴大其餐廳數目,位於澳門黃金地段的七家餐廳中,三家位於葡京酒店,另四家位於澳門威尼斯人度假村大運河購物中心。該年簽下Pacific Coffee2008年報)

 

本集團現時擁有兩家日式餐廳、一家葡式餐廳及兩家中式餐廳,並有豐富經驗的管理隊伍及208名員工於澳門的餐廳工作。(2007年報)

 

該日本餐廳名為江戶壽司,員工56名,供應傳統日式食品,包括壽司及刺身,以及單點食品,堂食座位48個。該中國餐廳名為龜盅補,員工19名,專售龜盅補品,堂食座位20個。兩間餐廳均位於澳門葡京酒店內。(2007年注入時披露)

 

(這家公司在餐飲業的執行力很強,基本說到就做到,這是看了4年財報的主要感受。)

 

 

最近的物業收購:

佳景集團(703)宣佈,斥資2.628億元收購好運集團全部權益及股東貸款,好運集團持澳門3項物業,為澳門一幢6層高(包括3層地庫)商業樓宇,鄰近澳門旅遊景點大三巴牌坊。該物業於1999年落成,總實用面積約為21985平方呎,可用作商店及餐廳等商業用途,並為澳門相關法例下之具歷史價值建築物。董事相信,該物業現時每年帶來租金收入1320萬澳門元(1281.5萬港元),若能更有效善用該物業之空間,每年之租金收入有望增加。公司股份今復牌,停牌前報0.43元。(201010月)

 

管理層相信,此幢商業樓宇位於極之優越的旅遊旺點,人流不絕,且可賺取年租金收入約14,097,000港元(相當於14,520,000澳門幣)。根據本集團截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年度之綜合財務報表計算,本集團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之資產總額及負債總額分別約429,200,000 港元及208,300,000 港元。假設收購已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完成,則本集團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因收購此幢商業樓宇經擴大之未經審核備考資產總額及負債總額將分別增加約43.7%89.5%至約616,800,000港元及約394,700,000港元, 有關數字乃來自本集團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之經審核綜合財務報表所載者。若能更佳利用此幢商業樓宇的空間,應可賺取更高年租金收入。倘此商業樓宇不 予租出,則本集團應可將其部分空間出租,餘下空間則可供本集團的新食肆所佔用。是項收購可擴闊本集團的收入來源兼提升其長線增長潛力,故對本集團而言屬上 乘投資項目。

20PE收購,後續資產負債表會比較弱,需要時間恢復元氣。

 

佳景集團宣佈,按每股0.41元配售9,230萬股新股,集資約3,784萬元,估計淨額3,679萬元,擬用作一般營運資金。配售價較股份昨日(112)收市價0.46元折讓10.87%,配售股份佔擴大後股本約16.66%。(201011月)

相當於以2010年業績的5PE賣股,對原有股東很不利,但可以理解為為之前收購籌集資金,也有可能是給一些關聯人士送禮,年報中披露了訂金有7800多萬。


 

估值:

老闆陳澤武訪談:

http://www.bizintelligenceonline.com/content/view/626/lang,/

 

初步結論:是個做事的。陳澤武選擇買殼上市,個人認為是一大失誤,原上市公司的虧損業務拖累他好多年發展。(當然他可能也沒料到餐飲注入上市公司後這幾年來的飛速成長。)

 

網上發現大部分都是該公司的招聘廣告,看來確實生意好到不行,人手不夠了。回到正題

 

2010年年報EPS 0.086,未計入攤薄影響。實際股本被攤薄後 EPS實際為0.073

 

從大股東07年注入餐飲資產以來,其餐飲分部3年(0710年)的銷售額增長了535.7%,年復合成長率在70%以上,而利潤也保持了大致同比的增幅。而一直虧損的遊樂園業務在2010年終於被完全卸下。

 

由於2010年新開了3家店以及10個美食廣場歸位,銷售面積增加一倍,54,733平方呎到107,627平方呎(2010年底廣州新開的20,708平方呎,我瞭解到生意比較差,扣除後,則可視為增長到86919平方尺),增長率58.8%,我相信大部分新店到2011年才開始真正發力。而2011年上半年還將新開3家店,故料2011下半年的增長亦會有保證。

 

澳門賭業2011年維持高度景氣,金沙中國12季度的同比利潤增長率都在100%以上。料佳景2011年增速可維持在50%。但其日本料理店佔了相當比重,這部分在20113月的日本核洩漏事件發生後至少短期受到較大影響;同時佳景還面臨澳門租金持續上漲的壓力,其利潤率預計會略有下降,故將盈利增速預測保守調低至30%。中報的盈喜可能說明我過於保守了,但即使按下限30%考慮,其EPS依然接近10港仙。

 

至於非餐飲業務,也就是去年底收購的物業提供的租金收入,每年可佔EPS 2港仙以上,但也正因為此次收購,其資產負債表大大變弱(原來就不好,因為遊樂園的長期虧損,不過其餐飲業務的現金流一直是極好的),料負債提升後的財務開支會影響EPS 2港仙左右。故該部分相抵消。相信幾年後隨著餐飲與收租業務持續正現金流的流入,其負債表會有所改善,負債率也會降低,該收購的正面影響會開始體現。


 

1:抽水記錄

原公司06年已經資不抵債,而07年的先合股後配股是大股東買殼後向上市公司注入自己的餐飲業務,並將原公司負債資本化。實際配給第三方為2億股,每股作價0.5,集資1億港幣。(從那以後公司新生,但在4年後,公司主業成長了5.35倍,原虧損業務在這幾年中陸續剝離,股價卻依然在0.48!)

 

10年又以0.41配了9230萬股,目的應該是為收購物業籌集資金,我覺得有利益輸送之嫌,顯然賣的太便宜了,而收購的物業卻只能說價格合理。(具體配給誰,查不到資料。)

 

除此沒有其他抽水記錄。

 

 

2:背景八卦(他們家能在賭場做餐飲,基本可以想像到)

陳澤武原是澳門娛樂公司總經理,即十姑娘何婉琪的契仔。

 


2012年4月更新,分析完成後2011年的中報和年報依然靚麗,超過了我預期,而股價經過8個月的等待,也終於在近期有所表現。


註:筆者持有0703,利益關聯,本文僅供學習交流,不作為推薦,投資者請自行注意風險。


00703 佳景 集團 簡要 分析 2011 月版 屎殼 殼螂 螂一 一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017

低估值才是王道! 一隻理性且獨行的豬

http://xueqiu.com/5545011370/21762390

實證案例:各個週期內引領銀行股龍頭分析

05-07年那一輪週期,其實銀行股中漲幅最大的不是人們印象中的招商銀行,而是浦發銀行;

08年底-09年的小周期中,引領銀行股的大家應該清楚是興業銀行;

10-12年中,是被幾乎所有「價值投資者」罵的狗血噴頭的民生銀行;

而這其中的秘訣就是低估值:

06年,浦發銀行市盈率為10.20倍,市淨率為1.81倍;而同時期招商和民生的市盈率分別為12倍、16倍,動態市淨率為2.2倍與2.3倍。

08年底由於房地產崩盤,被市場認為是半個地產股的興業跌至了5倍PE、1倍PB;

而由於民生銀行從07-09年主動地調整,促使了其業績低於同行,而使得轉型成功後業績增速幾乎為股份制銀行的龍頭,但仍被市場虎視,估值成為最低。

然後,我們擴展到指數,你就會發現這兩年被市場看到的「成長」板塊——中小板以及創業板成為了殺跌的主力,而上證50——指數中最低估值卻在默默的遠遠超過其他板塊,今年已經累計上漲了15%,而創業板下跌5%並且還有繼續殺跌的動力。

人 們總是喜歡慣性思維:認為上一輪牛市的龍頭必然也是下一輪的,但是我個人認為均值回歸才是王道,任何一種商業模式不是在任何環境下都能大放異彩,這也就是 為什麼這幾年被幾乎所有「價值投資者」罵的狗血噴頭的民生成了銀行股中的龍頭,被幾乎所有「價值投資者」捧上了天並且整天和富國相提並論的招商爛到了 家......

招商在我看來歷史並不夠光彩,只是上個週期在負債端完成了成功轉型,被稱為零售銀行;而這幾年民生的轉型已經相當成功,但卻被很多媒體解讀為龐氏騙局。龐雜的分析文章太多了,很多只是為了進一步印證他之前的觀點而已。


低估 值才 才是 王道 一隻 理性 獨行 的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145

Nike+的進化史:一隻鞋的社交網絡

http://www.yicai.com/news/2012/06/1818619.html

步曾經是一件孤單的事情。就好像作家村上春樹在那本《當我談跑步時,我談些什麼》裡說到的:它不需要夥伴或者對手,也不需要特別的裝備,更不必特地趕赴某個 場所。只要有一雙適合跑步的鞋,就可以興之所至,愛跑多久跑多久。

從2006年開始,耐克就想改變這個事實。今年1月,耐克發佈了一款叫做燃料腕帶( FuelBand)的新產品,售價149美元,聲稱是自耐克氣墊跑鞋(Nike Air)以來最大的創新;2個多月之後,耐克又與全球用戶快速增長的私密社交應用Path合作─如果你已經下載過Nike+GPS這樣的App,你只需在 智能手機上輕輕拖動一根小繩,就可以把它與Path關聯在一起,這意味著你的跑步數據可以實時更新到你選定的朋友圈裡。

這些研發和合作都來自耐克位於美國俄勒岡州比弗頓市的總部的一個神秘部門,按照《金融時報》的說法,即使耐克本公司的員工也不清楚裡面的工作人員都在幹什麼。部門門口掛著一塊牌子:「禁區:我們聽到你敲門了,但我們不能讓你進來。」

它是耐克數字運動部門(Nike Digital Sports),整個團隊有240人,最有名的產品是Nike+。從2006年至今,這個比成人拇指蓋大一圈的芯片產品一直在全球各大蘋果店有售。如果你 把它放進Nike特製的跑鞋裡,它可以追蹤你包括時間、距離和能量消耗在內等各項運動數據,並鼓勵你把數據傳輸到nikeplus.com上面,在那兒你 可以得到一些訓練建議,還能和朋友分享自己所得。自那以後,耐克發佈了Nike+GPS和Nike+Training的App,還有一個叫 Nike+SportWatch GPS 的設備和針對專門領域的Nike+Basketball等。它們的功能與原始的Nike+芯片類似:追蹤、記錄和分享。

「我們有這樣一種感覺,我們知道未來顧客在參與使用這個產品的過程當中,他會希望獲得更豐富的產品體驗,所以我們也希望賦予我們的產品這樣一種能 力,能夠通過數字來給消費者提供更豐富的體驗,正如今天我們展示的技術,讓大家看到之前一些不可見的信息,現在已經是可見了。」耐克品牌總裁 Charlie Denson對《第一財經週刊》 說。

在過去的3年中,耐克花在傳統媒體的廣告預算下降了40%,儘管它的營銷預算在 2011年創紀錄地達到了24億美元。調查公司廣告時代(Advertising Age)數據顯示,耐 克在2010年的非傳統營銷預算達8億美元,所佔總營銷預算比例在美國廣告主中名列第一 。「邁克爾·喬丹火了,他的鞋也會火」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背後的一個原因是,它的核心用戶─年輕人從電視移到了互聯網上。耐克不滿足於通過4A公司來影響 這群人,它 們想直接和顧客發生關係,置身於他們的生活之中,掌握他們的數據,準確把握他們的需求,更有效地影響他們。

換句話說,耐克發展配飾業務不是在乎用其賺錢,儘管1000元買一個FuelBand也著 實不是平價消費,但耐克更在意的是搭建一個數字和實境的客戶關係,不斷帶入新客戶,創造品牌忠誠度。耐克北京的一位店長告訴《第一財經週刊》,就北京市場 而言,大概有40%左右的Nike+用戶購買了耐克品牌的跑步鞋,並會持續購買其他裝備。

按照耐克披露的數字,現在全球大約有500萬名跑步愛好者登錄耐克網站,並查看自己的表現。如果算上Facebook和Twitter的粉絲,耐克 擁有一個龐大的社交網絡:以前它一天最多擁有過2億人的關注─那出現在美國超級碗(Super Bowl)比賽上─現在耐克每天都能輕易達到這個數量級。雖然沒有關於Nike+的財務細節,但分析師稱,Nike+的會員數在2011年增加了55%, 而其跑步業務營收增長高達30%,至28億美元,Nike+功不可沒 。

這個社交網絡裡可能包括耐克贊助的明星球員科比·布萊恩特,也包括普通的中國 跑步愛好者趙小釗和蔣旭。

2011年6月1日,28歲的趙小釗在北京三里屯Village耐克店買了一個Nike+運動腕帶和芯片。每次他出門跑步,他都會設定好距離:從農業大學跑到西單。跑步時腕帶不斷更新的速度、熱量和距離等數據還會時不時提醒他離設定目標有多少差距。

趙小釗不僅僅會把自己的運動數據上傳到Nike+,他還報名參加過耐克城市跑的活動 :每個城市的人在規定時間內將自己的跑步數據上傳,看哪個城市積累的距離長。2010 年耐克在倫敦就組織過類似的活動。這個名叫Nike Grid的活動在Facebook上發起,參加者必須跑到城市的不同地點簽到獲得積分。活動的參與者在15天的活動中發起的跑步總距離相當於繞地球半 圈:1.25萬英里(相當於2.02萬公里)。

武漢的蔣旭用的是Nike+SportWatch GPS 。她每週跑三次至四次,每次半小時。 SportWatch也必須配合芯片使用,按照蔣旭之前的使用頻率,她左腳鞋墊下面的Nike+芯片壽命大約為一年。因為後來她參加了NIKE RUN CLUB舉辦的漢街夜跑,這個時間又會縮短一些。

同北京、上海、廣州這些城市參與夜跑活動的人數相比,和蔣旭一起參加武漢夜跑活動的人並不算多。儘管為擴大這項活動對此類Nike產品使用者的影響 力,Nike曾在2011年夏天舉辦首次夜跑活動時請來了武漢明星李娜助陣,當時現場近600名跑友參加了活動。但在今年的活動中,每次夜跑參加人數穩定 在四五十人,以25歲至30歲的公司人為主。

蔣旭沒怎麼看到使用Nike+SportsWatch GPS的同類。整個夜跑團隊裡,大約有10個人使用Nike+產品,但他們大多人的職業和體育相關,比如健身房教練、體育教師這樣 的接近專業的跑友。不過,倒是有很多人在他們的iPhone手機上下載了Nike+GPS。蔣旭 會和跑友們比較誰跑的距離最長、消耗熱量最多,「有時候也會討論測量的距離準不準確、路程對不對等問題。」蔣旭對《第一財經週刊》說,這些成績最終會被曬 到Nike+社區裡,她會「看一下自己的排名,但沒有那麼在意」。

如果你在Facebook裡分享過Nike+數據,你會知道Nike+GPS另外一個社交功能:耐克推出了Nike+GPS的Cheer Me On的插件,把它和Facebook賬戶相連,你的跑步的狀態 會實時更新到帳戶裡,朋友可以評論並點擊一個「鼓掌」按鈕─神奇的是,這樣你在跑步的時候便能夠在音樂中聽到朋友們的鼓掌聲。隨著跑步者不斷上傳自己的跑 步路線,耐克也掌握了主要城市裡最佳跑步路線的數據庫。

正如耐克發佈燃料腕帶時的那句廣告詞:一切皆可計量(Everything Counts)。雖然從技術角度而言,燃料腕帶沒有變得更強大─它只是一個黑灰色的帶有20個微型LED燈 的腕帶,靠藍牙與iPhone相連,內置一枚叫做三軸加速器的芯片,算法會根據你的動作自動匹配各種運動種類。事情從這裡開始變得有趣,燃料腕帶並不僅僅 是一個測量跑步或者籃球的運動配飾,它測量一切「運動」:包括洗碗、爬樓梯、玩Xbox Kinect和泡吧 。這意味著你時時刻刻可以戴著這個玩意,而LED燈由紅至綠閃爍則表示你正在消耗越來 越多的卡路里。

耐克不喜歡卡路里這個說法,它們的叫法是 「燃料值」(NikeFuel)。「我們想創 造一個通用的能量單位,這樣你總能意識到你在做運動這件事上有多活躍。」耐克用戶 體驗總監Ricky Engelberg在接受《快公司》採訪時說:「NikeFuel 提供標準化的計量單位,即不論身體構造有何不同,相同的活動總是會獲得相同的分數。」

燃料腕帶抹去了Nike+各個產品線之間的隔閡,也為用戶各自的表現提供了一個衡量 標準。以前Nike+芯片和Nike+ GPS只能測量跑步的數據,而Nike+ Basketball可以記錄你的彈跳記錄,Nike+Training的App又有獨立的操作界面。燃料腕帶用一個簡單的交互方式解決了這個問題:不同 色彩的LED燈和統一的燃料值。在Nike+的網站上,你能看到24小時不停滾動的Nike+用戶燃料值總量。

「我們的用戶既包括17歲的打籃球的小孩,也包括60歲的女士。Nike+和Nike+FuelBand就是滿足人們日常的運動需求。」耐克鞋類研發總監Tony Bignell告訴《第一 財經週刊》。

燃料腕帶的確把運動的界限推廣到了普遍意義上的保健領域:既然做什麼都可以計算消耗的能量,那你會不由自主關注自己每天到底消耗了多少燃料值。雖然 這一點並沒有從根本意義上改變社交的基礎:比如對於不是那麼熱愛社交的用戶,你原來跑上一圈,然後在Path上更新了自己的跑步距離和時間,而你現在更新 的是一個燃料值。

6月29日,耐克會發佈和Nike+Training以及Nike+Basketball應用配套的鞋類產品。這才是這家公司的初衷。趙小釗可能會 注意這個消息,他說出去跑步,停下來休息時交流的就是裝備,「什麼追蹤得更準,又出了什麼更炫的鞋子。」但在倫敦的Nike+裡, 很多人表示耐克往往最能吸引入門級用戶,一旦變得專業,消費者就會轉向更小眾的運動品牌─這沒什麼關係,耐克從來都認為自己是個Fashion的公司。


Nike 進化史 進化 一隻 隻鞋 鞋的 社交 網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411

觀察管理人的能力和誠信 一隻牛的投資日記

http://feigan.blogspot.hk/2012/08/blog-post_9.html
 渣打被紐約州釘牌,我不知道影響有多大。

巴菲特買美國運通的過程,是可以借鏡。

未來,我想渣打的net interest income業務(屋子貸款,消費貸款)應該照常,信用卡(年費收入)照樣用吧。
至於money transaction的業務會更謹慎 ,不要違法。

很多被美國稱為邪惡國家,這裡的民生市場,還是可以找到很多善良的商業活動,他們都需要銀行的服務。這件事,新的銀行應該不會想在這裡插旗,舊的但市場小的很可能因此離開,對渣打應該是好事。

渣打會被罰款多少?暫時無數字, 這個時候最是變化多端。但是,沒有變化,何來機會?

這是個好機會,可以觀察管理人的能力和誠信。
渣打將控狀公開,讓所有股東過目,雖然這不能證明它沒有違法,如果比較同行,顯然強烈分明,值得讚賞。
觀察 管理人 管理 能力 誠信 一隻 隻牛 牛的 投資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89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