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退休阿Sir創業跌落火坑中伏了

2014-01-02  NM
 
 

 

創業不同炒股,情況不妙時,不能按個掣就止蝕,分分鐘跌入無底深潭,以下的人物就是一例。蔡金棠(蔡Sir)本是理工大學體育老師。○八年提早退休後,學人玩股票,跟股神畢菲特一樣,撲中一隻比亞迪(285),幾個月之間勁賺三、四百萬。

手頭有閒錢,蔡Sir因一次吃過旺角「珍豆漿」素食店便愛上,決定花六十萬入股。見有錢賺,再投資一百二十萬元,在灣仔開「珍豆漿」分店。這個決定,卻令他跌進火坑深處,不但與拍檔對簿公堂、更要不斷為鋪頭揼水,蔡Sir立定心意,打算結業。

直至一天,有善長出錢,請蔡Sir派素菜飯盒給長者。「有意義」成為了蔡Sir堅持下去的理由。從零開始,他再四出搵供應、搵廚師,進行改革。經歷了長達九個月的虧損,上個月終於有錢賺。

故事由蔡Sir退休開始,他從未想過,「退休生活」是如此不平凡。「我以前身體好好,退休後無乜運動,肥好多,所以成日搵健康素食,想fit啲!」每次提起飲食之道,蔡Sir都滔滔不絕,「起身要飲杯暖水,加少少檸檬汁,食一個蘋果或番石榴,之後食一大盤沙律菜。要加啲蘋果醋調味,再嚟一片多士,塗少少有機芝麻醬。」就是這份對素食的熱愛,他平日四圍尋找隱世素食,並曾吃過旺角「珍豆漿」,一試難忘,「佢哋以快餐形式經營,價錢大眾化,但一樣咁好食,又多人幫襯。」透過一個幫「珍豆漿」做設計的朋友,他知悉該店老闆姚先生正打算找人入股擴張,蔡Sir覺得有得做。贏了股票有閒錢的他,決定斥資六十萬元入股百分之十。「我唔諗落手落腳做o架,諗住投資等收錢咋。」

跌落火坑深谷

想不到,這是蔡Sir中伏的開端。入股後,姚先生很快便在葵湧開分店及食物工場,旺角店亦繼續客似雲來,蔡Sir說:「旺角嗰間起碼一個月賺廿萬。」這讓他心癢起來,於是要求姚先生讓他加盟,以「珍豆漿」的招牌在灣仔開分店,投資額達一百二十萬。蔡Sir對飲食業「零概念」,鋪頭選址、裝修、請人到供貨,包括豆漿及點心,都由姚先生包辦,「佢(姚先生)話呢度成七萬蚊租,但人流旺,只要一日做到一萬蚊已經有得賺。」蔡Sir還找人造了個大LED招牌,「單係呢個牌,都廿萬!」開業幾個月,每月淨賺五、六萬元。不過這場愉快的關係很快結束,「佢(姚先生)同我講,葵湧開咁耐蝕咁耐,要執咗佢。」葵湧店連工場執笠,意味著蔡Sir的灣仔店再沒有食物供應。洗濕個頭,蔡Sir前後再揼錢五十萬,頂手葵湧店。未有白紙黑字簽訂任可轉手協議,蔡Sir竟先付錢讓對方周轉。結果鋪頭轉名未成,前老闆姚先生已把工場關掉,變了商業糾紛。為追討當中欠款,姚、蔡二人對簿公堂,雖然蔡Sir獲判勝訴,但結果……「清盤官將佢間公司清盤,不過間公司都冇曬資產,乜都追唔番,我仲使咗十幾萬請律師o架。」蔡Sir勞氣地說。投資旺角店的六十萬元,亦同樣石沉大海。現時旺角「珍豆漿」已改名為「真心素食」,由姚先生經營。記者找他回應,誤以為記者是飲食版的他,樂於說他們親自磨的豆漿,記者問及蔡Sir的事,姚先生馬上收起笑容說:「灣仔嗰間同我無關係,我哋已經分開咗,招牌都唔一樣。件事喺法庭解決咗,你都冇需要知,做人應向前望。」為何公司清盤,仍有資金繼續開舖,姚先生笑笑口說:「我問人借囉,依家借三十萬好易啫!」

靠派飯爬起來

難為蔡Sir成為「三失」:失錢、失感情,還頓失食物供應,連做生意也成問題。往日葵湧店的廚師,願為他製作點心,但只是有限度供應,蔡Sir憶述:「無豆漿賣、好多嘢都無,有客入咗嚟都轉身走。」蔡Sir唯有自行搵貨源,經食客和佛堂朋友介紹,深水埗老字號順興隆桂記豆品廠,爽快答應供應豆漿,但要八十蚊一桶。當蔡Sir以為可暫解燃眉之急,「點知有食客外賣杯豆漿返屋企,飲完話肚痛。」經食物安全中心檢驗,其豆漿的含菌量超標八成,被建議停售。原來當初蔡Sir計漏了運輸一環,「我自己搵客貨車,每日將豆漿由深水埗運到灣仔,不過原來豆漿長時間喺室溫下容易變壞。」鋪頭再變百無,結果由盈轉虧,每月蝕三萬元,心灰意冷的蔡Sir正打算把鋪頭頂手。「但有一天,有個善長同我傾,話想製作素飯盒派俾同區老人家。佢出錢,我出力。」蔡Sir憶述說。善長之一Catherine表示:「以前嚟食過幾次飯,覺得好味,蔡Sir要求我唔好淨係捐錢,要落手落腳做。」每逢初一、十五,蔡Sir會預備一百個飯盒派,他向善長收每個二十元。上週日冬至,早上九點半派籌前,鋪頭外面已有約六十人的人龍。排頭位的蘇婆婆七點鐘已到,拿到飯盒後,她走到街外打開椅子即食,有蘿蔔、清菜及麵筋,她邊吃邊說:「呢度嘅飯盒清清哋,幾好味o架。」其他排隊的老人家,拿完飯盒,狀甚滿足地離開。見活動有意義,又有少少錢落袋,令蔡Sir打消「執笠」念頭,更燃起他的鬥志。

「神奇」還原水

蔡Sir找來葵湧店的前師傅國哥來廚房坐鎮,國哥憶述:「我初頭嚟嗰陣,個廚房好混亂,佢哋唔識搞,要慢慢執番好佢!」鋪頭的點心及素菜由國哥負責,蔡Sir則走遍港九新界,連大陸也不放過,尋找好的豆漿機。他聽人說用還原水機製甜品特別清甜,就花四萬六千元買了一部,「我朋友試過用還原水煮紅棗雪耳糖水俾我飲,啲味同平時煮開好唔同,特別清甜,所以我諗到用還原水整豆漿。」外貌如普通暖水機的還原水機,其實是把水喉水過濾,蔡Sir指可調校水的酸鹼度,還原水含有活性氫,他說:「我相信還原水可以洗走黃豆嘅嘌呤(Purine),飲咗健康啲!」記者考蔡Sir,是否知道「嘌呤」是中文還是英文,蔡Sir卻又答不出來。他為了煮出水準穩定的豆漿,更花了幾百元人仔,從內地買入一部專測豆漿濃度的測試器,檢驗水與大豆的比例。「最好係1比0.8,唔太傑、又唔太稀。」現時親手整豆漿可確保豆漿新鮮,毛利亦幾級跳,「依家兩蚊黃豆可以整到三杯豆漿呀!每杯賣十二蚊呀。」

記者發現,蔡Sir使錢如倒水,有點「吔吔烏」。皆因他曾於○八年撲中比亞迪,賺了三、四百萬,但如今又不知不覺花得七七八八,正是寃枉來、瘟疫去,而創業過程中被騙的感情及花掉的心血,更加無數計,蔡Sir的太太雖無怨言,但他們一直不敢把虧蝕的事告訴八十多歲的老媽子,怕她「受唔住」。經過多個月的改革,九個月的蝕錢期終結束,上個月開始扭虧為盈,月賺兩萬元。客人劉太指,幫襯蔡Sir是因為這裡素食選擇較多,「出面啲齋鋪煮嘢好油,甜酸齋又多色素,呢度感覺冇咁油。」蔡Sir見略有小成,計劃明年在新蒲崗開工場和分店,希望達致規模效益。但廚師國哥仍然擔心他,「佢係幾好人o架,不過就太易相信人,容易俾人呃!之前有個投資者話入股,佢都未俾錢,蔡Sir已經俾佢話事,不過最後佢一句唔該就走咗!」蔡Sir擰擰頭說不會再胡亂信人,「早前曾有投資者搵我話投資落我度,佢話只須每個月俾萬五蚊管理費佢,便會幫我打理好。唔好喇!我上咗一課,依家自己做才有信心!」

開業資料(12/11)

租金:$235,000#裝修:$660,000入貨:$60,000雜費:$20,000招牌費:$200,000總投資:$1,175,000#兩按一上

營業資料(11/13)

營業額:$213,000人工:$63,000^租金:$71,000入貨:$37,000雜費:$22,000盈利:$20,000^六名全職及一名兼職

一點意見

過來人(恩記),鉅龍酒家老闆。○三年他和黃永幟(幟哥)夾份開設龍皇酒家,後來意見不合,最後吳伯恩憤然退股離開。恩記指:「出嚟做生意,大家都係講個信字,不過有啲人唔守規矩,大家講過嘅嘢最好白紙黑字寫清楚,再唔放心就搵律師做見證。」恩記又提醒蔡Sir,日後頂手鋪頭時,要留意租約和牌照是否已經轉名,「頂手唔係淨係兩個人嘅事,要業主同意埋,唔係日後多數嗌交。」他又指,蔡Sir當初不應該天真地完全依靠一個供應商,「做人要有兩手準備,如果唔係冇咩保障。」頂手前,亦應注意以下幾點:1. 處理新的商業登記2. 食牌到期日/轉名3. 租約到期日/轉名4. 上手的股權分佈5. 上手有否供足強積金6. 上手是否有負債

退休 Sir 創業 跌落 火坑 中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99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