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黄光裕死结:3亿元委托理财资金炒股变相行贿


From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s/20090223/09275888080.shtml

黄光裕死结:3亿元委托理财资金炒股变相行贿
图为黄光裕。(图片来源:京华时报)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财经新闻图片



  一路汗水偶尔掺杂着泪水,坐拥亿万财富后,黄光裕何以走上不归路?其涉嫌重大违法行为的背后,能画出一条怎样的人生轨迹?其案情又是如何暴露的呢?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调查发现,黄光裕涉案缘于一场致命的交易——为寻求“保护伞”,黄光裕接下一笔超过3亿元的委托理财资金,以变相行贿,使其在资本市场上疲于奔命,操纵中关村(5.04,0.20,4.13%)股价。在行贿、洗钱、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商务部条法司巡视员郭京毅联盟内部的矛盾激化,一封举报郭京毅的举报信将黄光裕牵连进来,最终将这位中国首富推向囹圄之中。

  金钱能解决一切,金钱也毁灭一切,这可能是最终导致黄光裕失败的症结。

    李德林/文

  坐庄中关村,洗钱行踪暴露背后灰色资金

  2008年11月17日晚,某大楼被警察严密封锁,北京市公安局现场指挥一声令下,中国首富、国美电器董事长(00493.HK)黄光裕落马。从草根到首富,一个神话就此终结。

  “当时进入北京的时候,花了5毛钱,去住一个地下旅馆。”三次登上首富宝座、眼含热泪回忆辛酸创业的黄光裕,曾经是无数创业者学习的榜样并向往之。就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首富的商旅生涯戛然而止。

  中国证监会披露,黄光裕旗下的北京鹏润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鹏润投资”)在对中关村(000931)和三联商社(7.72,0.14,1.85%)(600898)两家上市公司资产重组过程中,“有重大违法行为,涉及金额巨大”。

  随后,黄光裕的兄长、北京新恒基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及ST金泰(3.46,0.07,2.06%)(600385)董事长黄俊钦,中关村董事长许钟民亦因涉嫌经济犯罪而被带走调查。

  成功并非是创业的必然结果,黄是幸运者。一路汗水偶尔掺杂着泪水,坐拥亿万财富后,何以走上了不归路?是物欲的无止境还是另有更大的诱惑,抑或 某种无形的压力?谁能左右首富的人生抉择?涉嫌重大违法行为的背后,能画出一条怎样的人生轨迹?一个在追求自我的价值观中步步崛起,三十几岁的富豪,又是 如何在自认为成功的价值观中急转直下,走向了不归路?

  金钱能解决一切,也许这就是黄光裕悟出的成功法则。金钱也是毁灭一切的毒药,这也可能是最终导致黄光裕失败的症结。《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调查发 现,黄光裕的涉案,缘于一场致命的交易,让其在资本市场上疲于奔命,在行贿、洗钱、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商务部条法司巡视员郭京 毅联盟内部的矛盾激化,一封举报信将这位中国首富推向囹圄之中。

  致命的内幕操纵

  “早在2007年8月28日,监管部门就盯上了中关村的股价问题。”一位接近黄光裕的知情人士透露,“黄在2007年9月,通过地下钱庄从香港洗钱到沈阳,暴露资金链,牵扯出了更庞大的灰色坐庄资金,成为其经济犯罪的证据。”

  2006年,中关村陷入CDMA担保泥潭不能自拔。2006年4月4日,大股东北京住总集团将其持有的1.01亿股中关村股份转让给黄光裕控制的北京鹏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鹏泰投资”)(详见本刊2008年第2期封面文章《三个人的中关村》)。

  当月,中关村股价涨幅超过40%。

  “这与黄光裕的首富效应有很大关系。”上述人士透露,黄光裕接手中关村是为了变现旗下的地产资产,并不愿股价涨幅太大。根据黄光裕的个性,对上 市公司一定要控股,而要想拿到更多的股权,在地产资产的评估价不能无限溢价的前提下,定向增发的价格就一定要压下来,只有控制住股价,才能降低重组成本。

  然而,该笔股权转让获批不久,2006年9月,中国银行(3.34,0.03,0.91%)北京分行前行长牛忠光被捕,对一笔9年前贷款的调查将黄光裕兄弟牵连进来。公安部门对黄光裕进行了历时半年的骗贷、偷税调查,最终黄光裕却有惊无险地度过此次调查。

  “黄光裕在很多方面作了疏通,调查组开展工作时,遭遇了多方的阻力跟压力。”一位接近黄光裕专案组的人士透露。

  “黄光裕以金钱开路广拉关系,商务部、公安部等多个部门公职人员牵涉其中。经人指点,黄光裕决定拉拢一个背景更深厚的‘靠山’,但其金元政策却失灵了。”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金元政策就是直接现金行贿,遭到拒绝后,一个变通的金元政策实施了。

  对方筹集了超过3亿元资金(下称“3亿元资金”)委托黄光裕投资,黄光裕计划将该笔资金在二级市场买进中关村股票。

  “资金一下子进入中关村,动静太大,必须打压洗盘,将股价打压到低位时,掩护该笔资金进场,这样既能满足资金获利目的,又能稳住重组成本。”知 情人士表示,2007年6月,中关村二级市场股价的下跌,尤其是在2007年6月26日跌到当时最低价位,就是为第二天签订重组协议,让该笔资金进场所作 的局。

  2007年6月27日,中关村和鹏泰投资签订了《资产重组协议》,前者以其持有的启迪控股33.33%股权置换后者持有的中关村建设48.25%股权。当天及次日,中关村股票均告涨停。

  “黄光裕的坐庄手法其实很拙劣,在打压之后快速利用散户账户买入,企图通过快进快出来蒙蔽市场的视线。”知情人士透露,为了能够持续公布利好,掩盖该资金操盘痕迹,黄光裕还留了一手。

  “2007年8月15日前,黄光裕将6月份进入中关村的账户全部倒手,尤其是十大自然人流通股全部清仓。”

  2007年8月15日,中关村发布公告称,中关村建设与鹏泰投资旗下的北京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鹏润地产”)签署了《债务重组协议》,鹏润地产将承接中关村建设的2.75亿元债务本金和利息。据悉,这份协议早在6月27日就已签署。

  随后,中关村股价大幅上涨,8月份涨幅超过80%。

  知情人士表示:“换仓后,黄光裕决定在资产重组前将股价拉到一定价位套现,他的鲁莽操作招致了麻烦。”

  2007年8月29日至31日,中关村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达到涨停幅限制。深交所交易部向中关村发出征询函,要求其对股价异动作出说明。

  中关村回复称,公司涉及的CDMA项目担保问题仍未取得实质进展,公司的银行债务压力很大,并无重组计划。

  2007年9月10日,深交所又发现了中关村的交易异常,中信建投证券在沈阳的某营业部的交易席位出现大量买单。

  “根据我们当时的初步判断,可能是中关村庄家要进行换仓,我们也私底下打探黄光裕是否对中关村有新的重组动向,遗憾的是没有得到任何线索。”知情人士向《证券市场周刊》透露,监管部门决定顺着该席位摸查情况。

  “该席位上的账户从开设到大笔买入的时间仅有三天,极有可能是为了买入中关村股票而开设的。所以,监管部门就盯住了该席位的一举一动。”2007年9月11日、12日,该席位又连续买入中关村股票。

  但该席位的买入账户并非开户者本人,账户的身份证是购买的,资金的往来成为监管部门调查的唯一线索。“资金是从香港通过地下钱庄洗到沈阳的。” 知情人士表示,黄光裕当时已经感觉到资金问题可能会出现漏洞,但是为了掩护上述3亿元资金在二级市场中不被监管部门发现,黄光裕还是动用了几十个散户账户 大量买入中关村,但3个亿的资金仍未能及时撤离,这也给黄光裕后来的涉嫌经济犯罪落下了致命的证据。

  上述人士称,为了引开监管部门的调查视线,黄光裕在2007年10月8日对中关村进行停牌。停牌理由是需要讨论CDMA担保问题、银行债务重组问题、存量资产处置问题、公司未来的发展问题。

  同时,中关村公告称,决定出售存量资产,正在与潜在的购买方联络,争取以公允的价格变现资产和股权。

  迪信通收购梦断

  知情人士称,黄光裕进入中关村前期是看重壳资源,但没想到公司债务那么多,所以进展迟缓。同时,黄光裕还遇到了盈利承诺的枷锁,其旗下的地产资产被推向了前台。

  股改时,中关村承诺2007年净利润如果低于6748.47万元,非流通股股东将按每10股流通股获送0.3股的比例追加送股一次。而2007年前三季度,中关村净利润为-7757.24万元。即,在2007年最后的三个月,中关村的净利润要达到1.45亿元以上。

  许钟民等要求黄光裕出手进行实质性重组以挽救中关村,多次谈判后,黄光裕决定出手收购中关村旗下的资产解决财务危机,鹏润地产拟通过定向增发吸收合并的方式,将地产资产置入中关村。

  2007年10月29日,鹏泰投资以4亿元收购了中关村旗下的四环医药100%股权,而四环医药评估价为1.97亿元。黄光裕多掏了2.03亿元,以帮助中关村实现盈利。

  “黄光裕曾经想将地产打包到海外上市,但是那几乎是不可能,2006年时他的地产资金链就只能靠频繁出售国美电器的股票来维持。”一位鹏润地产前高管透露,2006年黄光裕与花旗银行签署股权包销协议所抛售的国美电器股权套现资金1.5亿美元几乎都挪到房地产业务上。

  而至黄光裕同许钟民等谈判时,由于中关村二级市场股价大幅攀升,黄光裕已是骑虎难下——如果旗下地产业务在评估上不大幅溢价,黄光裕就不可能绝对控股中关村,但大幅溢价则面临原有股东的反对以及证监会审批的困难。黄光裕决定两条腿走路。

  《证券市场周刊》了解到,为扩大流动资金规模,继2007年收购陕西蜂星电讯有限责任公司后,黄光裕又瞄上了年营业额近百亿元的手机零售商迪信通。

  鼎晖投资是迪信通的股东之一。前者在双汇集团并购案中与商务部来往频繁,该并购案的法律顾问为思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阳,刘曾任职商务部,为郭京毅的下属。思峰律师事务所主任、郭京毅的大学同学张玉栋担任了迪信通的法律顾问。

  “黄光裕拟出资8亿元收购迪信通股权,股比超过80%。国美电器作为香港上市公司,收购迪信通这家内资企业,必须要通过商务部的审批。而张玉栋 出任迪信通一方的法律顾问,是由郭京毅推荐的。此前,黄光裕收购永乐、大中的过程之中,站在黄光裕身后的就是张玉栋。”知情人士透露。

  迪信通一方并不知晓黄光裕与张玉栋的关系,其商谈的细节被黄光裕在第一时间掌握。但黄光裕没想到的是,张玉栋无意中将国美电器在香港上市的运作过程透露给了迪信通的负责人。

  “没过多久,迪信通提出要将收购资金增加13亿元,这让黄光裕不能接受。事实是,迪信通在了解到国美电器上市运作过程后,就没有心思再谈并购,计划摒弃股权转让,直接借壳上市,加价只是婉拒黄光裕的并购。”知情人士称。

  该人士表示,迪信通此后几乎天天开店,鼎晖投资的介入越来越深,几乎每家新开店面的背后都能看到鼎晖投资的身影。这一秘诀正是从张玉栋处得到的 ——将开店的成本转嫁到鼎晖投资身上。此时,鼎晖投资投入迪信通的资金已超过了黄光裕的8亿元收购资金,注定了黄光裕的出价只是一厢情愿。

  就在迪信通放弃与国美股权合作后不久,一封举报信呈送到了中纪委。举报信称,郭京毅、刘阳、张玉栋三人勾结,在外资进入问题上存在大量行贿受贿行为,影响到了中国的产业安全,迪信通三个字也出现在举报信中。

  郭京毅得知了举报信的内容,但对之嗤之以鼻。而本想通过收购迪信通来扩大现金流的黄光裕却惊吓出一身冷汗。从香港洗到沈阳的资金通过十多个账户 已大量买入了中关村,如果鹏润地产没有计划中的迪信通流通资金的支持,其资金短缺的窘境将立即显现;如果不注入,是让地下钱庄洗进来的资金先撤,还是让3 亿元资金先撤?如果3亿元资金先撤,就意味着黄光裕购入中关村股权、债务重组以及收购中关村资产的投入将打水漂,洗进来的香港资金也会成为巨额交易资金撤 退的垫背资金。

  联盟内讧事败

  黄光裕决定兵行险招,公布中关村重大重组方案来刺激股价,先将3亿元资金撤离。

  按照公告,鹏润地产拟注入中关村的资产总计为34.8亿元,净资产为21.4亿元,而用收益法评估却高达180亿元。中关村将以14.67元/股的价格,向鹏润地产、鹏润科技和黄秀虹(黄光裕的妹妹)定向增发12.27亿股,用于购买地产资产。

  迪信通的收购失败让黄光裕的地产困局暴露出来。事实上,黄光裕为了走好迪信通与鹏润地产两步棋,在商洽鹏润地产注资中关村的过程之中煞费苦心。

  10052.38万平方米土地一级开发,52.56万平方米的房地产二级开发。

  黄光裕的计划是迅速拿到土地项目,然后装入上市公司,取得中关村的绝对控股权,模仿国美电器的营销模式,用迪信通占款周期产生的现金流来弥补重组成功后中关村的房地产开发资金问题。

  但其计划落空了,房地产项目的资金链越来越紧。北京的国美广场、重庆的鹏润蓝海等项目遭遇楼市低迷;新收购的地块开发资金成了黄光裕的一个最大难题。在地产行业过冬的时候,180亿元的评估价在中关村股东间分歧太大,各方吵得不可开交。

  黄光裕没有放弃商业现金流支持地产的策略。很快机会来了,2008年2月4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拍卖行三联商社大股东三联集团所持2700万股(股比为10.67%)限售股,参考价为2.48元/股。

  最终,山东龙脊岛建设有限公司(下称“龙脊岛”)以19.9元/股竞得。紧接着2月22日,国美旗下的“孙公司”济南万盛源人力资源管理顾问有 限公司全资收购了龙脊岛,国美电器成为三联商社的实际控制人。2008年7月29日,国美电器通过第三方北京战圣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战圣投资”)又拍下 三联集团持有的三联商社2276.56万股股权。

  在此期间,黄光裕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国美电器的经销商要求还款周期由此前的四个月缩短到三个月,资金链骤然紧张的黄光裕不得不加大对三联商社的控制来确保国美电器的现金流周转。

  知情人士透露,2008年5月7日,中关村公布了资产重组方案的第二天,黄光裕开始拉高出货,两个交易日内将3亿元资金陆续撤离。但到了第三个 交易日,中关村股价开始暴跌,黄光裕从香港洗来的解围资金深陷其中。为了缓解资金困局,黄光裕拼命要将三联商社的控制权抓到自己的手上,也就有了上述一连 串的三联商社收购。

  但2008年8月29日,中关村公告称,放弃通过非公开发行注入鹏润地产的重组方案,彻底将黄光裕地产资产上市的计划给浇灭了。

  在三联商社的股权争夺中,黄光裕遭遇了三联商社掌门人张继升的狙击,成本颇高,高成本的竞价让黄光裕再次动了内幕交易的念头。三联商社从公告股权拍卖后,股价就一路高歌猛进,证监会稽查部门也开始介入。

  知情人士称,战圣投资涉嫌进行内幕交易。战圣投资负责人刘春林、韩月军在2008年2月5日三联商社首次公告法院将拍卖股权信息前买入,于3月 18日、19日两个交易日对三联商社进行了三次减持。除了战圣投资,黄光裕还动用了中关村的资金关联方北京寅升泰商贸有限公司来炒作三联商社的股票。

  “黄光裕担心的事情很快发生了,当关于郭京毅的举报信送到中纪委后,中纪委调查人员找到实名举报的人员,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问郭京毅的情况,也 不是问张玉栋的情况,而是直接问黄光裕到底行贿了哪些官员,怎么样进行内幕交易。”知情人士透露,但举报人对黄光裕的问题三缄其口,中纪委调查组只得将重 点转向商务部官员问题。

  “郭京毅是商务部条法司的官员,在外资进入及并购问题上掌握着法律的界定问题,为牟取利益,郭京毅让张玉栋在中间充当润滑剂。同时为掩人耳目, 张玉栋一般只作企业跟商务部交涉这个环节的法律顾问,并且不出现在正式的合同文件中,企业向郭京毅行贿都是通过张玉栋的律师事务所转手。”知情人士透露。

  该人士称,张玉栋拿到企业的行贿资金之后,将行贿资金通过打麻将输钱的方式转移给郭京毅。但张玉栋的私人生活糜烂,遭到郭京毅的不断干涉,后来,郭京毅更是派刘阳进入思峰律师事务所。一来是分担张玉栋之前的业务;二来是监视张玉栋的出格行为。

  问题终于在黄光裕收购迪信通的过程中暴露,郭京毅将张玉栋安排到迪信通担任法律顾问,就是要将这笔收购做成,但张玉栋的表现令郭京毅对其不满情绪更大。

  “黄光裕大意在他收购迪信通失败后继续高调介入三联商社,张继升也开始举报其操纵三联商社股价的问题。”知情人士告诉《证券市场周刊》,在监管 层盯住了中关村二级市场有香港资金介入后,更是将黄光裕的一举一动紧紧盯死,让管理层更加大面积地撒网调查黄光裕二级市场资金的来源。在此过程中,郭京毅 与黄光裕的交易再一次暴露出来,股市神话人物刘芳也进入了管理层的调查范围。

  知情人士称,ST金泰的自然人流通股股东好几个叫刘芳的,此前监管部门调查的是深圳的刘芳,而在其余几个刘芳中,其中一个是河南刘芳,与郭京毅有着密切关系。

  “郭京毅不仅利用职权通过张玉栋收受贿赂,还经常炒作股票,多为重大重组题材以及外资并购题材。”知情人士透露。

  “郭京毅在股票炒作方面谨小慎微,经常是直接将上市公司董事长叫到北京,然后在郊区的高尔夫球场,大家都换完运动服,在没有任何通讯工具后,郭京毅才会跟上市公司董事长详细交流股票二级市场的情况。”

  “黄光裕重组中关村让郭京毅再次看到了机会,但是黄光裕遭遇中行贷款调查,让郭京毅心有余悸,郭京毅放弃了中关村的炒作,而是瞄上了黄俊钦控制的ST金泰。让郭京毅更为放心的是,ST金泰里面已经有好几个刘芳介入,自己这个刘芳进入会比较安全。”

  “深圳刘芳能在ST金泰停牌前大量买入,是否得到他人故意释放的内幕消息未可知,目的就是要将监管部门的调查视线引向深圳刘芳身上。”知情人士说,但最终刘芳暴露了郭京毅跟黄光裕之间的关系,也成为中纪委调查组接到举报后,第一个问题就问黄光裕与郭京毅关系的原因。

  “黄光裕是经济犯罪,这个背后意味深长。”一位接近专案组的人士透露,黄光裕一案牵涉到巨额资金、腐败等多重问题,尤其是腐败网络已触及到公安部、商务部等多个部门,国家不会允许任何人建立起来这样一个利益集团存在。

  “如果没有郭京毅等人的内讧导致举报,郭京毅被抓,黄光裕一时半会儿还可能不会因为炒作资金坐庄中关村而被抓。”知情人士称,举报信成了商务部 窝案跟黄光裕被抓的导火索,司法机构才有更大的空间对黄光裕牵涉到的洗钱、行贿受贿、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等经济、刑事犯罪进行侦查。
光裕 死結 億元 元委 委托 理財 資金 炒股 變相 行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06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