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後李嘉誠時代要錢唔要品

2013-04-25  NM  
 

 

和黃集團旗下香港國際貨櫃碼頭(HIT)外判工人罷工接近一個月,惟資方仍堅拒還工人一個合理薪酬和工作環境,外判商高寶更以結業逃避責任。工潮至今毫無平息跡象,歸根究底是李澤鉅去年正式接掌李嘉誠的商業王國後,以較老父更刻薄的鐵腕手段管理公司,又以極強硬手段對付工會,務求把工會趕絕於長和系企業之外,保障集團長遠利益。雖然李嘉誠曾提出跟工會「講和」,但全權在握的李澤鉅不惜犧牲老父「晚節」,一口拒絕,令HIT勞資談判遙遙無期。步入後李嘉誠時代,李嘉誠極重視的個人形象及集團聲譽,隨時被長子一鋪清袋。

「李嘉誠,我哋班工人幫你打工,養大你兩個仔(李澤鉅及李澤楷),依家你用完即棄,仲有冇良心?快啲出嚟同我哋對話!」上週四起,碼頭業職工會及各界支援碼頭罷工後援會,由圍堵葵湧貨櫃碼頭轉戰中環長江中心,要求李嘉誠介入處理工潮。不過,「李老闆」有口難言,面對傳媒追訪,表明「一句都唔會講」,事緣李澤鉅早已大權在握,全盤處理工潮。《蘋果日報》記者本月初追訪李嘉誠有關工潮對業務的影響時,李澤鉅搖頭示意老父切勿回答,李嘉誠無奈閉嘴。本週二早上,本刊記者再嘗試在李家大宅門外採訪父子兩人,李澤鉅一向乘坐的藍色寶馬房車駛離大宅,但後座落下窗簾,只隱約見到一名男子閱報,未有停車接受訪問。半小時後李嘉誠的坐駕駛離寓所,保安攔截記者,但他仍展露招牌公關式笑容讓記者拍照,並禮貌地揮手示意不接受訪問。見微知著,兩父子面對傳媒的態度大相逕庭,已暗暗說明兩父子對工潮的不同取態。

李澤鉅阻止老父講和

據悉,不少商界人士對於李澤鉅早前阻老父發言無不感到詫異,私下議論紛紛,四出打聽李嘉誠有否難言之隱。有商界人士證實,雖然HIT仍由霍建寧「打骰」,但已接掌李家商業王國的李澤鉅可對HIT發揮重大影響力,今次處理碼頭工潮的策略和手法,也由他全權話事,霍建寧則從旁協助。一名熟悉李家的商界人士透露,工潮步入中段,李嘉誠曾向長子提議跟工人「講和」,但被李澤鉅拒絕,認為絕不能向工會讓步。事實上,本月十一日《星島日報》曾引述消息稱,李嘉誠已親自介入事件,料HIT對解決工潮的態度會轉為積極,甚至可調高加薪幅度;李對工潮矛頭指向他本人亦感到「不開心」。報導刊出當天,李嘉誠早上透過發言人加以否認,並指無講過有關言論。然而,空穴來風,反映父子兩人對工潮的分歧。

HIT員工怨聲載道

快將八十五歲的李嘉誠是長和系集團主席,但去年中宣佈分家決定後,瓜分三分之二身家的李澤鉅正式取得實權,他則逐漸退隱江湖。本月初墨西哥總統訪港期間,李澤鉅代替老父親自會晤,為拓展墨西哥碼頭業務打好關係。李澤鉅承繼家業後表面風光,卻不得人心。集團中人都感覺到他的處事手法和取態較父親更「辣」,對數字、細節尤其敏感,更非常著重盈利,避險意識也較強。消息人士稱,HIT近年曾因其中一支銷售隊伍「跑唔夠數」,結果整間公司員工該年不獲發花紅,以示懲罰。由於HIT每年發放相等於數月月薪的花紅,員工損失慘重,怨聲載道。李澤鉅的刻薄無情可謂更勝老父一籌。對公眾形象非常著緊的李嘉誠,甚少評論涉及公司的勞資糾紛,但懂得擺出關心事態發展的姿態。○七年扎鐵工人發起持續三十六日的罷工,他曾表示事件對整個地產界有一些影響,但由於「不想被人大做文章」而拒絕進一步評論。屈臣氏蒸餾水過去五年亦曾爆發三次工潮,員工要求改善薪酬和工作條件,導致多區寫字樓「斷水」。然而,李嘉誠主政下,管理層對工潮相對克制,三次工潮均願意跟工會談判,並在薪酬福利和人手安排方面讓步,最終勞資雙方達成共識解決工潮。○九年八月李嘉誠出席業績記者會時被問及工潮影響,他強調香港需要比較和諧及實際理智的環境,「不希望見到更多勞資糾紛」。

陰招瓦解屈臣氏工會

「青出於藍」的李澤鉅上場後索性封口,以行動打壓工運,企圖瓦解工會。屈臣氏蒸餾水經過幾次工潮後,去年底突推出新計劃,由司機自組車隊成立公司承包派水服務,變相將工作外判,司機由受僱變自僱,失去醫療等福利保障。有近百名拒絕外判的員工本月初更慘被遣散,再被安排轉職至「特許營運商」,即外判公司,成為外判碼頭工人事件的翻版,李澤鉅的鐵腕手段表露無遺。在李澤鉅的強權下,工人討價還價的能力愈來愈低,今次HIT外判碼頭工人終於忍無可忍發起罷工,得到廣大市民支持,罷工基金至今已籌得六百七十萬元。其實,自李澤鉅六年前接手HIT後,已發生過數次零星的抗議和示威,可惜無功而還,有工人更曾因提出反對聲音而被炒。商界更流傳李澤鉅對盈利高峰期已過的葵湧碼頭業務有點意興闌珊,有意傚法深圳鹽田、蛇口的貨櫃碼頭般加速機械化,以減低對人手的依賴,故此,這次工潮或成為他裁減工人的契機。長遠而言,李澤鉅更有意研究放棄碼頭業務,把土地改作其他用途。儘管處事作風有別,但李氏父子關係良好,二人不單同住,李澤鉅接受香港總商會旗下雜誌專訪時更透露,開始研讀老父送給他的佛學書籍。然而,他似乎未領略到佛教慈悲為懷的真諦,曾揚言「爸爸嘅安排我們永遠都OK」的他,今次對工潮寸步不讓,令工會把矛頭直指老父,不惜犧牲李嘉誠的公眾形象,成為香港市民人見人憎的「地產霸權」和「刻薄僱主」。商界中人慨嘆李嘉誠一世風光,現時老來從子,交棒後兒子「要錢唔要品」的狠辣作風相當令人唏噓。

工會背水一戰轉走激進路線

李氏父子今鋪封口,李氏集團「頭馬」霍建寧則在上週六發炮護主,與工會隔空罵戰,指工人文革式抹黑李嘉誠,點名斥責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幫工人做世界」。他直言不擔心市民杯葛李氏旗下公司產品,笑指產品「又平又靚又正」。霍的一番言論,即被外界批評說話涼薄,李卓人更反擊叫霍「唔好心胸咁窄……我唔係張子強,唔識做佢世界」。除了利用傳媒打輿論戰,HIT更於四日內三次刊登全版廣告,暗示工潮導致外判商高寶結業,加薪兩成的幅度會拖垮百業。與此同時,李澤鉅及外判商繼續有恃無恐,拉闊戰線與工人「鬥長命」。外判商以速成班訓練南亞裔新手到碼頭開工,又以較高人工招攬高寶機手過檔,兵分多路以圖分化工人,更安排沒有罷工的工人接受訪問,聲言滿意工作環境及薪酬,指工潮有抹黑成分,希望工潮盡快結束。有罷工工人則踢爆,公司安排的受訪工人是「太子爺嘅朋友」。

雖然資方財雄勢大,但未有動搖工人爭取應有權益的決心,工會繼續企硬要求資方承諾改善所有HIT外判工人的工作環境,以及一致加薪兩成,追回九七年薪金水平。不過工會眼見爭取遲遲未有成果,近日將行動升級,既賣廣告發聲明反駁外判商謬論,上週五晚更在滂沱大雨中於長江中心外舉行千人集會,為罷工工人打氣。本週日五十個工人及家屬更直踩李嘉誠位於壽臣山的大宅示威,明落李嘉誠面。HIT週二則發聲明,斥責工會「糾結群眾」圍堵李嘉誠寓所、到李氏旗下零售店舖「滋擾顧客」,指工會蓄意把工潮政治化,行為令人心寒。一場勞資拉鋸戰,至今演變成隔空罵戰。工潮大旗手李卓人對本刊坦言,對解決工潮感到「頭痛」,他看到HIT的廣告後,感到對方的訊息有點混亂,表面上仍然強硬,卻留有重返談判桌的意思。無論如何,工會現階段的重點是本週五的包圍長江中心,希望以強大聲勢逼HIT答允工人訴求。

勞資雙方陷入膠著狀態,有協助工人的社運人士向本刊表示,事到如今工會及工人已無計可施,「可以做嘅都做咗,要爆料嘅都爆埋,其實班工人可以罷工罷咁耐已經好犀利、好團結,不過現階段已經冇乜嘢可以做,或者嚟緊幾日會考慮多啲衝擊場面,希望有突破。」本週一,工人由長江中心遊行到政府總部抗議時,就曾一度走出行車線,更與警員發生推撞,警員警告阻礙交通的工人有可能被檢控。

政府不想工會贏工潮

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認為,HIT對工潮採取硬碰硬的策略,很大程度上是要避免工運成功殺入長和系旗下企業,以保障業務長遠利益,「如果今次俾工會贏,長和系各公司肯定成為狙擊對象,屆時有外判商都要『上身』,資方梗係唔願見到,其實政府都唔想職工盟贏曬,估計工潮會拖延多一段時間,傾得掂都會係中間落墨方案。」鍾劍華又指,李嘉誠較注重個人名聲,故過去旗下公司出現工潮,都會很快派人和員工商討解決,今次很明顯是其兒子李澤鉅「揸弗」,「佢睇重實際利益,考慮長遠的影響,所以可以好強硬,不似爸爸有華人首富的『包袱』!」一名非職工盟的工會中人形容,李卓人及和黃在今次工潮「各贏半場」,前者成功爭取公眾及社會輿論支持;後者則用拖延戰略,消磨罷工工人鬥志,加上高寶突然宣佈結業,殺工會一個措手不及,相信若工潮持續下去,勞方的軍心會開始渙散,因碼頭運作已大致恢復,罷工影響力正逐漸減退。這名工會人士稱,如果現時仍是由曾蔭權政府管治,和黃或願意稍作讓步,至少外判商參與談判態度會較積極,「有機會去傾,唔會懶懶閒」,但由於現任特首梁振英不獲李嘉誠支持,政府在工潮前期介入程度有限,及至後期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出手,對資方亦根本無從入手,只能不斷叫工會讓步,把握機會與個別外判商談判,當局失算及部署失當可謂難辭其咎。

北京質疑和黃處理差

據瞭解,北京對今次工潮曠日持久有微言,不單質疑梁振英政府處理工潮不力,亦不滿和黃遲遲未能解決工潮,引致香港階級矛盾進一步惡化。勞福局局長張建宗本週一傍晚首次會晤碼頭工人代表,聲稱政府高度關注工潮,但工人代表引述局方及勞工處被問及連續工作廿四小時是否有違職安條例時,處方卻把責任推卸給律政司,顯示當局連最基本的問題都無力處理。

老校長緬懷九十年代HIT

碼頭工潮揭示管理層對工人種種不人道對待,有港人緬懷英國人主政HIT年代的德政,今次工潮令他慨嘆「是否再一次證明英國人能,中國人就是不能呢?」本刊收到方姓讀者(圖右)從加拿大來信,年近八十歲的他退休近二十年,曾是鄰近葵湧貨櫃碼頭的荃灣商會學校的下午校校長。方先生憶述,當年HIT由英國人擔任總經理,重視公關工作,積極聯繫區內機構或學校。一九九三年,由於一直跟HIT聯繫的上午校校長退休,HIT改邀方先生與師生參與HIT員工家庭同樂日,由一班學生表演古箏助興。方先生在信中訴說,當年的貨櫃工友人工高、福利好,全部工友皆直接由HIT聘請,不會把工序判上判。他亦指出英國人注重衞生、工人福利及自尊,不會讓工人廿四小時坐在吊機內工作、吃喝和大小二便。

工人後路多 堅持抗爭

碼頭工潮持續,外判商高寶貨運服務有限公司上週四傍晚突然宣佈六月底結業,約一百七十名員工將被遣散,包括約一百三十名參與罷工工人。但有高寶員工坦言不擔心後路,「大不了轉行或者轉公司。」高寶機手阿華向本刊表示,行內有年資及經驗的工人不多,機手更屬行內「肥豬肉」,「高寶執笠,其他外判商不知幾開心,佢哋可以乘機另組新嘅外判公司招攬高寶機手。其實我哋唔係完全冇後路,九倉旗下嘅現代貨箱碼頭(MTL)早兩個月都仲登緊報紙廣告請機手,工人直屬碼頭而唔係外判,人工福利都好好多。」另一機手透露,高寶宣佈結業前一星期,至少三間外判商主動聯絡高寶員工,並以較高薪挖角,約高於高寶薪金百分之七至一成。據瞭解,被指挖角的外判商當中,包括拒絕參與談判的聯榮運輸及培記起卸運輸。碼頭業職工會幹事陳昭偉指,碼頭業人手短缺,長期招聘困難,工人不斷老化,但反令罷工工人不容易被取代,「咁嘅人工、待遇,唔係咁容易吸引後生仔入行,除咗機手,其他碼頭工種都需要累積落嚟嘅經驗,所以工人都唔太擔心(後路)。」他又表示,即使是年輕罷工工人,部分已考慮轉職建築行業,因此暫未有工人因擔心後路而放棄罷工。

 

李嘉誠 李嘉 時代 要錢 唔要 要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90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