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加坡地王」的傳承難題

http://www.infzm.com/content/83076

驍勇善戰的第一代創始人兼父親去世後兩年間,黃氏兄弟改變現狀、開拓新路,也積極扶第三代成員上位,但這個新加坡首富家族面臨的局面也更嚴峻

新加坡每六間私人住宅中,就有一間是遠東機構興建的。這家東南亞最大的私人房地產開發商,催生出一個首富家族。在2012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執掌遠東機構的黃志達和哥哥黃志祥為新加坡首富,其資產高達92億美元(約580億元人民幣)。

遠東機構是祖籍中國福建的黃廷芳於上世紀六十年代一手締造的,他還創辦了如今香港主要地產商之一的信和集團。從2007年至今,黃氏家族蟬聯新加坡首富。黃廷芳於2010年去世後,家族企業由兩個兒子即現在的黃氏兄弟執掌。

黃廷芳生前極為低調,幾乎不接受媒體採訪,也不希望企業上市。外界對這一總資產高達450億美元(逾2800億元人民幣)的企業掌門人的風格始終感到好奇。

他去世後,黃志達與黃志祥儘管遵從父囑,低調而謹慎,但因旗下有資產登陸資本市場,這一首富家族的更多信息才為外界所知。這對兄弟兩年間拓寬了遠東機構的經營方向,並且與中國的聯繫也更加緊密。

告別「沉悶感」

跟父親黃廷芳時代相比,黃氏兄弟執掌遠東機構後,多元化的趨勢更為明顯。

遠東機構執行董事謝文華在接受南方週末記者郵件採訪時稱,遠東機構業務涉及住宅、酒店、零售、商業、工業以及食品與飲料行業等,「通過多元化的策略,來緩衝其在任何一個行業中受到的衝擊。」

「2012年,我們重點向包括馬來西亞、泰國、越南、緬甸、印尼和澳大利亞在內的地區推廣『新加坡精神的酒店』。」謝文華說。

兩年前,即黃廷芳剛去世不久,遠東機構提出一個新理念——整體性的生活環境。為客戶提供「一攬子」的選擇,包括SOHO家居、時尚公寓、複式閣樓以及聯排別墅等。

這種整體性的生活格局使得一個家庭即使面對各種情況也能夠保證處於一個住宅環境中。這些家庭需要面臨的情況包括:「升級」,隨著家庭成員的增加,需增大住所環境;「降級」,考慮孩子長大後搬離的影響;以及「擴張」,有的孩子考慮與父母保持近距離的聯繫。

相比而言,黃廷芳早期建房都比較簡單、樸實,「無論從外形還是內部設計都給人以沉悶感。而且黃廷芳比較喜歡傳統庭院。」熟悉遠東機構的一位人士稱。

而黃志達受過美國教育,他接手遠東機構後,非常注重房屋設計感,連著拿了幾個房屋設計獎。

事實上,上世紀90年代中期,黃廷芳就逐漸給兒子們更多的決策權,開始了交班大計,長子黃志祥掌管香港房地產公司信和置業,小兒子黃志達留在新加坡協助他處理遠東機構的業務。

黃家是個傳統的華人家庭,子承父業看起來理所應當。「我的家庭父母很傳統,從小就調教我們如何接管家族生意,」黃志達曾在一次公開演講中稱,「因此我沒有想過自己會有其他選擇。」

黃廷芳曾經的私人秘書陳寶蓮告訴南方週末記者,黃廷芳生前工作非常勤奮,經常一天工作12到18小時,他的這種風格也遍佈家族企業中。「他要求員工盡心盡力做事,他最常說的就是能者多勞。」

黃廷芳從小就培養兒子們的商業嗅覺與決策力。中國內地改革開放後不久,首次土地使用權公開拍賣活動在深圳舉行,國有土地正式開始走向市場時,黃廷芳和黃志祥時常出現在交易現場。

他們更是出現在信和置業大本營——香港的土地拍賣會上。黃廷芳因曾多次以高價投得土地,在香港地產界有「超級大好友」之稱。

一次他帶黃志祥參加拍賣會,由於有大批房地產商出席,兩人只能在最後面站著,參與一個多小時的競拍。

黃廷芳對兒子們有時「愚蠢」的想法或行為常大動肝火。黃志達記得父親常對他說「即使你聽了會傷心,我還是要提醒你,因為只有我才會這麼做。你現在所處的位置高高在上,除了我,大家只會對你說奉承話」。

黃志達曾買過一輛豪華跑車。當他開回家時,被父親狠狠訓了一頓。「黃父說自家是本分生意人,不出花花公子;兒子不得不把車退掉了。」一名熟悉黃氏家族的人士對南方週末記者稱。

「有人可能會綁架我」

低調是黃廷芳生前身上最大的標籤。1928年,黃廷芳出生於福建莆田。6歲隨其父到新加坡,開了一家醬油廠和雜貨店,專門售賣乾貨、醃製品和莆田特產。

黃廷芳二十多歲時決定出來創業。第一項生意是開雜貨店,但他失敗了。根據《新加坡的領袖》一書記載,「貧窮跟隨著這次失敗而來」。

隨後,黃廷芳重返醬油加工行業,積累了一點本錢後,改行進入房地產業。他的第一個項目,是在新加坡華登嶺建了72間排屋和半獨立洋房。

上世紀六十年代,房地產慘淡,不少開發商破產,房地產當時被稱作「房地慘」。房子賣不出,就像是一隻腳踏進泥潭,再走一步就會整個人陷進泥巴裡。

當時,華登嶺一帶每逢下雨就會淹水,那裡的屋子很難賣。黃看準時機以低價買下地皮建房。再以每棟10萬新元的價格出售。當時以這個價格出售洋房,很具吸引力。由此,他賺到第一桶金。

坊間的一個說法是,黃此前當過的士司機,他動員了500名的士司機合資,才買下那塊地。

黃廷芳瞭解物以稀為貴的道理。他曾說,「如果你要在房地產業發展,你是不可能在所有地區都投資的。只要你打開地圖,到一個你看不到面積,可是卻看得到名字的國家,就是最好的投資地點。」他指的就是土地稀缺的新加坡。

在外人看來,黃迷戀土地。他經常在半夜拿著手電筒,獨自一人,在買到的地皮上散步。「既然土地有一半時間是在黑夜度過,必須不分晝夜到那裡探索它們的發展潛能。」他也經常花上數小時,細心研究建築圖案和親自到場地監督工程。

上世紀七十年代,黃廷芳遭遇了其第一次危機。新加坡政府採取一連串的行動,以抑制當時已經過熱的房地產市場,市場由此陷入低迷。

黃廷芳受到影響。他轉戰香港,在那創辦了信和集團,繼續地產生意。在香港的經營思路幾乎與在新加坡如出一轍,他看上那些具有發展潛力卻無人問津的荒地,大片買入,獲利頗豐。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香港因未來前途問題導致經濟低迷,令信和集團大受影響,虧損超過10億港元,幾乎到破產的邊緣。

在房地產業最為悽慘時,黃廷芳曾和另一產業大亨召開記者招待會。他們指責媒體「搞垮」了地產市場。結果,現場媒體強烈抗議,稱房地產價格是因供需變化而起伏。黃最後不得不整晚一桌一桌地向在場記者道歉。

當黃廷芳剛喘過一口氣,便繼續在香港購買地皮。1997年香港回歸時,黃是唯一受邀見證中英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的新加坡商人。

「不要在房產市場蓬勃時才進場,市場疲弱時就退場。」他稱自己要做一名「全天候創業家」。

這樣的理念幫了他,他最早在新加坡開發的價格10萬新元的洋房,在政府改進了溝渠系統後,成為黃金地段,漲到了450萬新元。而信和集團現在是香港主要地產發展商之一,居香港地產前四強,為香港恆生指數成分股之一。

富貴之後的黃廷芳卻變得異常低調。他交代公司職員,即使迎面相遇,也不要跟他打招呼或問好。

一名前遠東機構職員曾公開表示,黃廷芳很少主動與人打交道。他的辦公室採用的是暗玻璃牆,大門常閉。

他害怕更多的人認識自己。他曾接受一家媒體訪問,攝影記者在旁邊拍照。保鏢突然把相機搶過來,交還相機的條件是不得刊登照片,「否則採取法律行動」。

黃廷芳經常工作到深夜,然後到紐頓小販中心吃碗兩塊錢的面。他不讓自己照片出現在報章的原因之一是,擔心吃麵時不安全。他曾袒露心聲,「人們一旦知道我是誰,知道我有錢,有人就可能會綁架我」。

他同時擔心家人的安危。另一位長期觀察黃氏家族的人士對南方週末記者稱,「黃廷芳的擔心並非杞人憂天。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新加坡綁架盛行,人人自危,更別說有錢人」。

有段時間,黃廷芳發現自己的車子後面總跟著一輛紅色的小車。他立刻換了車子顏色。隨後,跟蹤其的紅色車子也消失了。當地媒體稱,之後他對紅色有了恐懼感,由此更加厭惡人們知道他的長相。

現在新加坡被看作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之一。黃廷芳去世至今已經兩年,但謹小慎微的風格卻仍牢牢刻在遠東機構身上。南方週末記者多次聯繫,遠東機構公關負責人說,「我們不能透露任何關於黃氏家族的信息,這是一貫做法。」

中國市場的誘惑

黃氏家族因為神秘,在新加坡企業界保持著一份特別的「魅力」。2012年5月,在新加坡科技與設計大學的開學儀式上,校董事會主席黃志達只用不到兩小時便為該校獎學金項目籌集到1000萬美元的捐款。

儘管視野更開闊,思維也比較西化,但黃志達兄弟卻一樣繼承了父親低調的風格,極少在公開場合露面,但他們並不刻意。

2011年底,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在推介自己中英文版的新書時,宣佈個人捐出1000萬新元(逾5000萬元人民幣)設立一個雙語基金,希望大力加強學前教育機構教導雙語的能力。黃志達獲悉這一消息後慷慨捐出500萬新元。

黃氏家族有著「中國情結」,從來都非常重視中國市場。廈門是中國最早的四個經濟特區之一,當廈門剛剛開始出讓土地之時,黃廷芳就帶著兒子來了。他以壓倒勢的價碼競得廈門推出的五塊地皮中的四塊,現在價值飆升。

遠東機構在給南方週末記者的採訪回覆中稱,信和集團先提出進軍中國內地,而後遠東機構跟進,一開始是借信和集團的平台進行投資。

根據信和集團的財報,截至2011年底,其在內地的土地儲備達283萬平方米,在重慶、上海、深圳、廣州、廈門、福州、漳州和成都等城市都擁有項目,但是272萬平方米即96%的儲備尚未完全開發。

這意味著,由於市場低迷,向來大膽幹練、喜歡當「地王」的黃氏家族也被深套,只得靜觀市場變化或另尋突圍機會。

2011年3月,福建代表團訪問香港,得到了黃志祥為主的閩籍商人的款待。一個月後黃志祥到福建考察,得到了省領導們的熱情歡迎。

值得一提的是,黃志祥還是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

新加坡2011年商業房地產投資交易總額達到91億美元,取代香港成為全球商業房地產交易活動最熱城市第五位。大量中國買房客也湧入該國。據全球領先的房地產顧問公司高力國際發佈的研究報告,新加坡私宅市場買家接近30%來自中國。投資海外房地產的另一個原因是中國內地的限購政策。

2012年7月,遠東機構攜其在新加坡的三大項目在中國上海、無錫、昆明、杭州、深圳、福州、北京、瀋陽、成都和重慶進行巡展,產品正是黃氏兄弟推出的包括公寓、SOHO、聯排別墅在內的「整體性生活環境」系列。

據介紹,中國買家在新加坡投資房地產更傾向於豪宅項目,尤其新加坡最繁華地段的烏節路成為了置業熱門地段。

而黃廷芳生前曾被稱為「烏節地王」,原因是在這一新加坡商業心臟地帶,約九座購物中心、三家酒店、一棟服務公寓,都由黃氏家族直接或間接擁有。這還不包括其興建中的公寓,以及握有的地皮。

「除住宅外,我們是新加坡最大的酒店和酒店式公寓業主運營商。」遠東機構總經理鄧英明曾公開表示,公司正在抓緊尋找合適的機會到中國內地拓展酒店業務。

中國的辦事處正進行包括品牌推廣在內的市場營銷。他們希望建立和管理一個多樣化的投資組合,以滿足住宿和商業客戶需求。

為此,他們正在尋找機會,無論是直接投資還是合資方式。他們還和另一家知名的新加坡系地產資本——凱德置地一起參與了上海來福士廣場的投資。「內地土地成本不便宜,操作透明度不高,我們只能尋找機會。」鄧英明也公開了顧慮。

2012年8月,遠東機構將酒店業務分拆注入遠東酒店信託,以7億新元(約36億元人民幣)的募資規模在新加坡IPO(首次公開募股),為該國年內募資額最高的新股。

這一事件引起市場強烈關注。香港首富李嘉誠隨後決定分拆旗下的一隻基金,以人民幣計價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方式在新加坡上市。

雖然在市場上的表現仍是積極進取、善於創新,但黃氏兄弟時代的遠東機構和信和集團是否真正比黃廷芳時代更能經受「顛簸」及各種不利因素的衝擊,現在還沒有人——哪怕他們自己——敢下定論。


新加坡 地王 傳承 難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13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