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蔡衍明:要買壹傳媒的人 差不多是想犧牲的人

2012-9-17  TCW



《富比世》雜誌,今年五月二十四日,公布台灣富豪排行榜,旺旺中時集團董事長蔡衍明以身價新台幣二千四百億元,擠下去年首富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成為台灣新首富。

沒想到,三個月後,他會成為台灣爭議性最高的首富。九月一日記者節當天,蔡衍明成為台灣媒體產業史上,最大抗議活動的對象,有超過六、七千人上街遊行,反對蔡衍明。人數之多,超乎外界想像,原本的米果、蘋果媒體大戰,中時媒體集團可說完全落居下風。

當蔡衍明為了不滿壹傳媒的抹黑、抹紅動作,準備在九月四日公開宣布向壹傳媒提告之際,沒想到壹傳媒竟在同天公告,預計出售台灣《蘋果日報》、《爽報》及《壹週刊》三大平面媒體事業,米果與蘋果雙方大戰,兇狠與露骨的程度,亦是台灣媒體史上罕見。

在這些媒體風暴之後,九月八日,《商業周刊》採訪團隊來到旺旺集團總部所在地上海,獨家專訪蔡衍明。看他如何回應外界,這起針對他而走上街頭的抗議活動,以及他對壹傳媒求售台灣平面媒體事業的看法。以下為專訪紀要:

回應「反旺中」我以前不知道,媒體力量可以這麼大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九一反旺中遊行可說是台灣媒體業史上最大抗議聲浪,看到那天那麼多人上街頭,你有什麼感想?

旺 旺中時集團董事長蔡衍明答(以下簡稱答):本來想差不多三千,後來好像四、五千,我是不知道多少人。(媒體)最多喊到上萬人,最少說三、四千,應該是六、 七千。對我個人來說,我最傷心的是想鮭魚返鄉,做學生、年輕一代的偶像,到現在變成學生嘔吐的對象,多兩個字,我哪有必要去搞這個。我以後會找機會多和學 生溝通,這點未來我會用心做到這期望。

問: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反你?

答:(停頓三秒)這次我也學了很多,其實我也在看,本來很傷心,後來總算讓我上了一課,我知道媒體的重要性。

問:什麼意思,你以前不知道?

答:我不知道媒體的力量可以這麼大,《蘋果》可以(把我)抹(黑)成這樣。 當然不是說我們一張白紙,我們也有缺點,但是就給我說成紅紅紅、黑黑黑,真的很厲害,每天都說我未來會殺人(指輿論壟斷)。 

有辦法給我操作到變成這樣子,這麼厲害,七千個人罵我,直接寫我幾月幾日幾時,我們報紙寫哪一篇文章、哪一條新聞,不能說你就是都這樣,都是為匪宣傳,哪一條寫到假的,大家來道歉也沒關係。

我也沒去害到台灣人,你說我會害台灣,是說我未來可能害台灣,你說這種「肖話(瘋話)」(語調拉高)。

(蘋果)從那時候(四月中)就開始一直寫,操作到我變成「阿扁第二」,我到底做什麼傷害台灣的事情?

回應放棄中嘉現在退出,證明我不是正人君子

問:大家怕你輿論壟斷?

答:輿論壟斷,會引到你們一萬個人來遊行,幾千個人來遊行?

問:有很多學者質疑你涉入新聞操作太深?

答: 誰知道,你看到了嗎?何榮幸(《中國時報》前副總編輯)看到了嗎?看到我操縱了嗎?誰看到。我講過一句最實在的話,我進去裡面三年多,我沒有帶半個人進 去,連會計都沒有,那我一半以上時間又不在台灣,到現在我都不知道念不念得出來二十個名字,我知道這個人是我公司的,搞不好都沒有超過四、五十個。

問:別人也會覺得你們操作半天沒效果,搞不好《中時》的戰力就真的沒那麼強? 答:《中國時報》就是文人,文人就是自己想這樣做,單純就是這樣。沒想要跟別人相殺,也沒叫他怎樣去殺人,坦白說整個旺中案,我們報紙我也不敢交代要寫什麼,萬一寫到不好,影響到買賣。

我 (大)股東而已,不是通通我的,像今天搞到多了三個停止條款(編按:NCC要求旺中集團須與中天新聞台完全切割、中視數位新聞台須變更為非新聞台及中視應 設立獨立編審制度等),這很趣味的事情,就是因為我們沒有發聲,那天遊行我們(廣告)寫的,旺中案《蘋果》四百則新聞,《中國時報》九十二則,但是你如果 常看《中國時報》,都在寫依法行政,他們寫的都包括我一張大頭照,大張的,如果要算版面,不是四比一,誰才是媒體巨獸,誰才可怕?

問:你認為《中時》的新聞戰打輸《蘋果》?

答:我們裡面自由派,所以我們輸。其實我們輸很簡單,代表我根本沒有操作媒體,是不是這樣。

問:你的意思是,你的想法跟原本《中時》內部的人格格不入?

答:縱使說格格不入,每個人有每個人想法,你跟他的想法也格格不入。誰跟誰的想法都不一定一樣,你也不能說這樣,我就不是報人,不是報人都已經買了,不是報人,那要怎樣?那誰是報人?做不動產就是報人,我賣米果就不是報人?

你跟下面(員工)講話,他聽了後有他的想法,可能會受我們影響,不能說我影響就是我要他怎麼做。難道你《自由時報》沒受到你老闆影響?都沒有,叫他出來發誓。反而我跟我報社的人接洽的機會跟時間,跟林榮三、黎智英比起來更少。

問:外界呼籲你要放棄中嘉,你如何回應?

答:如果我現在放棄,是不是承認我五年後我會殺人,你要這麼想,假如有機會讓我拿下,我如果好好做,是不是更能證明說我是一個正人君子。

本來是一個很單純的商業行為,搞到變成政治。蘇貞昌講難聽一點,他在講我什麼(編按:要求旺中集團停止濫用媒體公器),你有沒有找過我談過一次話,你有可能做國家未來領導人,你連找我談一次話都沒有,你就講我那樣,你實在太沒有智慧。寫出來我也沒在怕。

講難聽一點,我也敢嗆蘇貞昌,你如果這麼愛台灣,你來做主持人,你找我、黎智英、林榮三,三個叫出來大家來講,看你對台灣貢獻多少?賺台灣人多少錢?為台灣做多少事情也可以?我絕對報名參加,他們兩個如果看不起你不參加,你家的事。

問:壹電視宣稱,是你不讓他們在中嘉上架?

答:跟我沒關係。我這(中嘉)一百萬戶而已。……要給人上架或下架,採購部經理是NCC,獨立機構,不是我決定。

問:現在旺中案,就卡在那?

答:看大家股東怎麼想。……賣別人,誰敢買,這個惡例下去,外國人敢買嗎?買誰下車、怎麼下車,外國基金會像我們想永續經營嗎?國內要買的人,哪一個沒有在大陸做生意。

訂金給人了,二十幾億,依法來說沒問題才給訂金,台灣依法行政國家,出這事。我如果早知道這會被人罵成這樣,我早就退了,不要了。因為我大股,訂金又給了,變成陷下去不能退了。不然誰願意為了要賺一點錢,沿路被人家打成這樣。

回應公器私用我只交代兩岸要好,旺台灣旺中國人

問:從尼爾森的閱報率數字來看,你接《中時》前,《中時》閱報率本就是第四名,但從二○○七年七%,一路掉到現在的五%?

答:我個人感覺,應該是假設我沒買之前多少,買之後一定有比較好。

問:這會不會是你的立場影響到《中時》?

答: 我就沒管你聽不懂(語調上揚)。我只交代幾件事:兩岸要好,旺台灣旺中國人。可以問我們裡面的人我說什麼。我每次在主筆會議講的話,是不是在為台灣人想。 你也可以問,我是不是每次都問這樣是不是會對台灣不利?如果是這樣,你們要幫我想一下。大家決定這樣好不好,我也會這樣說。不是說那些有讀書的,才有理想 抱負,主要是我們的理想跟抱負有沒有偏差,有哪裡不對。

他們罵我公器私用是為了旺中案在罵,我可以跟你講根本沒有,我怕講錯話影響到股東。第二個,除旺中案外,我有那麼多的生意,我有沒有曾經公器私用,譬如說我業績好,會不會寫趕快來買我股票,還是說哪天黎智英說要賣房產,就報房子漲價,可以賣比較貴,我不曾這樣做。

兩岸好我得到什麼好處?兩岸好,真正好處是林榮三,愛台灣,用民進黨時代價錢(指房價)賣給台灣人就好。表示愛台灣。我得到什麼?

問:不只上街抗議,從一開始就有媒體說你是「中共同路人」,怎麼回應?

答:這很簡單,什麼叫作拿大陸的錢,要嘛你大陸拿錢給我,不然就是特聘一個特種行業給我,就像以前有特別執照;第三,這棟大樓送我、什麼東西給我,是不是。全中國有兩百萬個台商,叫他們去舉報,可以針對哪一條去查清楚。

問:你要大家去打你的小報告?

答:不要緊,哪有要緊,對不對,有沒有這種事情都查得到。我去大陸二十年,我連台商會都沒有參加,要跟大陸政府官員往來,第一步就是台商會,才有辦法接觸到大陸官員。

我 就做五角、一塊的(生意),也不可能江澤民或胡錦濤說,大家來吃旺旺,不可能,那我去參加(台商會)做什麼。我歡喜做我自己的就好,這都事實,都可以去 查。我沒有這些網路,而且我在台灣都不會這樣子,而且我不炒股票、不炒地皮的人,這樣要我證明什麼?人家要說他沒有,他還講不出我這樣的話。

(中 國)中央領導人那麼多,台灣在大陸做生意前一百大,他們握過幾個人的手?我只握過一個賈慶林(編按:中共政治局常委,是中共中央最有權力的九人之一)而 已。我碰到省委書記、省長也好,當然今天可能因為有媒體來拜訪我,也不一定,但是因為他是我父母官,他來看我是我的成就感,但他們來看我以後,我有沒有回 去找他們做什麼生意?通通沒有。

回應親中立場我親中、偏中哪裡不對,不可以嗎?

問:這麼多大陸官員來台參訪旺旺中時集團,會讓外界感覺《中時》立場偏中?

答:親中、偏中哪裡不對,不可以嗎?台灣是不是自由民主?我有沒有對不起台灣,你說這條就好,譬如說我為匪宣傳,為大陸宣傳,好,《旺報》哪一條寫假的?

你要說我(最早)也是偏綠,從小我老爸被國民黨關過。我也是因為在大陸看很多,很多感觸,我們不是中國人是哪裡人,不然你叫我不要拜媽祖、關公,所有的人都不用去拜,都拜外國人?沒道理。我們哪裡做假,如果今天跟大陸即使有仇恨,你也要了解她的真正狀況。

你說不能寫大陸好,寫壞就可以,這樣對嗎?台灣跟大陸關係難道不夠深,今年說(台灣)GDP(成長)不超過一‧五%,扣掉大陸出口多少minus(負數)?

我不是做大陸的化妝師。我把她哪裡化美?你也說出來,哪篇文章把她化太美?你不能說你就是在替她宣傳,哪篇是假,你也說出來,如果寫到假的我道歉就好,不能每項把我斷章取義。

回應提告壹傳媒說我是中共代言人,我不能忍受

問:為什麼這時候突然決定要告壹傳媒?

答: 本來就想要告,你怎麼可以說我是中共代言人,你說我拿大陸的錢這我就不能忍受,你要說我統派我沒意見,中國人我也沒意見,怎麼可以直接這樣寫,我人格都沒 有了。我認為,我說的是我內心的意識形態,不是因為我做大陸代言人說的,且我講的都是事實,哪篇做假的?我找寫的人一起去跟你道歉都沒關係。

不要一天到晚說,蔡衍明你要道歉,道歉什麼你也說給我聽,哪一篇?找出來道歉。我們做生意不對就不對,對就對。

問:你對壹傳媒要賣的事,有什麼看法?

答:到底要不要賣,我也搞不清楚。一般如果買的人,差不多就是想要犧牲的人。願意出高價買,可能就是願意為台灣犧牲。

問:你指的犧牲是什麼?

答: 賠錢嘛,你一定銷路會越來越差,……如果站在我要賺錢的立場,可能會比較困難,如果他心裡是真正的有人性,而且很正(派)的人,不是邪派的人的話,應該是 很難賺。主要是看他買的價錢,但是香港人就是生意人。因為它要賣,不知道要賣多貴,……到時候價格不合不賣也是有可能。

問:檯面上現在傳說幾個人,大家都覺得富邦可能性最高?

答:我想如果富邦的話,他(蔡明忠)也不會去做到像他(黎智英)那樣。

台灣的官,每一個人早上起來是不是要看《蘋果》,跟在瞇牌一樣(眼睛透過掌縫看東西動作),沒他名字很歡喜。

它這個媒體才是真的怪獸,如果要我講,它才是怪獸。我問你,官員還是名人,誰會怕《中國時報》,(都)怕《蘋果日報》。

問:你們現在還在互鬥?

答:現在不是在互鬥,是正與邪跟大是大非(之爭),看是《中國時報》比較危害台灣,還是它比較危害台灣。

蔡衍 衍明 要買 買壹 傳媒 的人 差不多 是想 犧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64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