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尚德被欺詐案疑雲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8-17/100425384_all.html

7月30日,尚德電力控股有限公司(NYSE:STP,下稱尚德)發佈可能遭受環球太陽能基金管理公司(Global Solar Fund, S.C.A, Sicar,下稱GSF)潛在反擔保欺詐的公告。而在此之前,頗為神秘的GSF還被不少光伏行業人士視作尚德帶動組件銷售的有力武器。

  2010年5月,尚德為GSF投資的一家名為普利亞第二太陽能(Solar Puglia II)的公司提供擔保,從國家開發銀行(下稱國開行)融得5.54億歐元貸款,同時GSF資本(GSF Capital Pte Ltd.)以5.6億歐元德國國家債券為此提供反擔保。GSF資本由哈維爾•羅梅羅(Javier Romero)100%控股。但尚德在前述公告中稱,在決定從GSF退出的過程中,外聘顧問的盡職調查發現這筆反擔保債券可能並不存在。這使得尚德可能面對國開行大額融資的擔保風險。

  公告一出,業內譁然。7月31日尚德股價下跌14.55%,次日再跌10.62%。由於尚德是GSF的主要投資人,其董事長兼CEO施正榮在兩 家公司都扮演重要角色,尚德顯示出對反擔保債券問題毫不知情的說辭,很難令市場信服。數位接受財新記者採訪的人士都認為,這一擔保看上去就是尚德自己在冒 險,目的是從國開行拿到資金。

  8月14日,尚德公告稱已收到法院令狀,凍結GSF和羅梅羅的資產,法院還將派出一名獨立經理接管GSF的資產運營。「GSF門」無疑將使尚德從GSF套現退出的時間變得不可預期。此外,引人關注的還有GSF所投資的位於意大利南部的電站項目的真實運營情況。

  尚德試圖退出GSF的舉動,顯示了其自身正面臨巨大的財務壓力。根據今年第一季度財報,其資產負債率已逾80%。在此內外交困之際,創始人施正 榮選擇了退到後台。8月15日,尚德公告施正榮不再擔任CEO一職,轉任執行董事長兼首席戰略官。2011年5月才進入尚德的首席財務官金緯(David King)接任CEO,這一人事安排或反映了當前財務問題對尚德的重要性。

神秘的GSF

  GSF進入公眾視線的一個重要時點是2011年3月,尚德公佈其201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財報,當期確認了由投資GSF帶來的2.5億美元非現金收益,以及GSF全年為尚德帶來1.97億美元營業收入。

  GSF的出場令人感覺激進,一時業內爭議紛起。一位曾在光伏上市公司擔任財務工作的人士向財新記者表示,要真正確認從對GSF的投資中獲得收益,應當在其投資的電站並網發電且完成退出之後。

  GSF於2008年2月在盧森堡成立,主要投資目標是開發太陽能光伏電站項目的企業,尚德當年承諾對GSF投資2.58億歐元。截至2011年 底,尚德實際出資1.56億歐元。事實上,尚德在GSF中的股份佔比高達80%,施正榮個人出資佔比10%,剩餘10%來自羅梅羅的GSF資本。但在 GSF的投資決策中,尚德只擁有50%的投票權。2011年11月尚德將6.7%的GSF股份轉給羅梅羅,此前尚德和施正榮在GSF中的出資佔96%。在 一位來自歐洲的光伏項目投資人士看來,GSF和尚德根本就是「一家人」。

  在GSF成立之前,西班牙人羅梅羅曾擔任尚德組件產品在西班牙的銷售代理。根據公開信息顯示,羅梅羅還是一家名為China Link的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的主席、首席投資官和投委會成員。其曾在世界銀行的投資部門擔任項目負責人,2000年開始,加入一家管理和技術諮詢公司理特諮詢(Auther D. Little)。

  羅梅羅手中控制公司的情況十分複雜。於2011年11月在深圳中小板上市的陽光電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陽光電源),其招股說明書中提到一家名為 華聯國際控股有限公司(Chinalink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下稱華聯國際)的企業,羅梅羅持有其全部股權。同時,羅梅羅還持有一家名為「ENERINICITATIVAS ENERGETICAS, S.L.」公司50%的股權。在新加坡環球太陽能資本有限公司上海代表處的一則招聘啟事上顯示,GSF資本由GSF基金、China Link和EnergeticaS.p.A.組成。根據Energetica官網消息,其主要投資項目集中在意大利,組件採購自尚德,逆變器則來自陽光電 源。2010年10月,陽光電源進行上市前最後一次增資,華聯國際控制的麒麟亞洲以等值於1731萬元人民幣的美元認購了陽光電源1.92%的股份(未上 市稀釋前)。

項目虛實

  單從光伏上下游產業鏈角度來看,尚德投資GSF的邏輯不難理解,意在利用下游電站開發帶動組件銷售,同時從電站的運營和最終退出中獲得收益。

  2009年,GSF給尚德增加了1.16億美元營收,2010年為1.97億美元,2011年則大幅減少至3360萬美元。2009年,GSF提出了240MW的光伏電站投資計劃,在2010年宣稱有150MW在建,並計劃為另外90MW項目開發進行融資。

  而根據尚德此次盡職調查的初步結果,GSF在意大利擁有並運營著142MW的光伏電站項目,其中141MW已經並網並通過售電取得收入,內有74MW享受意大利上網電價補貼。

  一位在歐洲從事項目開發的人士向財新記者樂觀表示,電站的估值是按照未來20年電價收益計算,2009年投資的意大利電站至今售價應超過 4000歐元/千瓦,因此早期並網的電站屬於優質資產。但亦有行業人士指出,GSF已經並網的電站項目一個都沒賣掉,恐怕是在運營上存在一些問題;此外, 還有約67MW的項目沒有拿到政府補貼,也一定程度上影響電站的收益。

  GSF投資了七家從事光伏電站開發的公司,主要集中在意大利南部普利亞大區(Puglia)的布林迪西(Brindisi)、萊切 (Lecce)等地。在意大利南部進行新能源項目開發並非易事。中意私募股權基金公司曼達林基金(Mandarin Capital Partners)創始合夥人傅格禮(Alberto Forchielli)告訴財新記者,當地的新能源行業欺詐等犯罪行為屢見不鮮,甚至有黑手黨牽涉其中。「中國企業去南部建電站,必須跟『地頭蛇』或者地 方強勢企業合作,但這些地方企業財務情況不是特別清晰,可能會跟一些地方組織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中國企業在當地常常會因為信息不對稱,帶來損失和風險。」 一位瞭解意大利南部市場的行業諮詢人士告訴財新記者,「一些意大利開發商會提供虛假的上網電價,或者在組件上以次充好。」

  曼達林基金從一開始就試圖勸說其主要投資人之一——國開行,不要參與GSF在意大利南部的項目。除了對犯罪行為的擔憂,曼達林基金對GSF的投 資計劃也抱有懷疑。「項目價值太高,成本又太低」,傅格禮向財新記者表示,這使得這些投資看起來有些像欺詐,「在意大利南部做這麼大的項目,只有三種可能 ——愚蠢、欺詐或者和黑手黨有關」。但曼達林基金寫給國開行的多封勸阻郵件都沒有收到回覆。

  傅格禮回憶稱,當時GSF在這些項目中提到了一些很重要的公司和人物,但他與這些公司和人物進行核實的時候,他們卻對這些投資毫不知情。令傅格 禮感到困惑的是,為什麼只讓擁有GSF10%股份的GSF資本提供反擔保,而國開行在貸出這筆遠超GSF本身資金量的貸款時,為何沒有對擔保進行嚴格審 核。同時GSF選擇的投資對象也並非擁有良好行業聲譽的歐洲企業。據財新記者瞭解,當時的尚德CFO並沒有在提交給SEC的擔保報備文件上籤字。

  根據意大利當地媒體報導,2011年,GSF在普利亞大區的項目陷入非法用工醜聞,數個光伏電站項目遭到當地執法機關調查,隨後GSF宣佈暫停 在這一地區原本數億歐元的投資計劃。2010年,在薩萊諾(Salento)地區,GSF投資的項目遭遇了超過200起搶劫,也影響了項目的電力生產。 2012年初,GSF投資的一個7MW的電站因周邊環境影響等問題被叫停。

  「組件製造商為提高出貨量,進行下游開發,這是非常規手段,也有非常規風險」,一位業內人士認為,「還是應該各自做專業的事」。

  不過,一位行業分析人士仍然相信,光伏製造企業以正確的動機去做電站開發是可行的,「但是製造企業和項目開發必須是獨立的兩個法人,兩家要獨立,而不能由同一個控制人控制,這可能會導致一些利益輸送或者別的損害股東利益的情況發生。」█


尚德 欺詐案 欺詐 疑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643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