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歷史里程 黎智英


2012-6-21 NM




天矇光在巴黎賽納河邊散步,令人心曠神怡。晨曦濃霧籠罩着巴黎,其倒影在潺潺而流的賽納河河面躍動,除了流水呢喃和野鴨的偶爾竊竊私語,酣睡中的城市安寧得像是不想醒來那樣;哪怕濃霧也罩不住它乍然活現的美麗精靈。

泊在河邊楊柳樹下的小船冒出裊裊炊煙,朕朕馥郁的咖啡香氣隨風飄送。雙雙對對的野鴨在河中漫游像是在閒話家常。濃霧阻障視線,我看不清楚是什麼的雀鳥在空 中滑翔,看得見的是牠們在空中畫出的優雅美姿。賽納河彼岸的古典公寓、古老的教堂、博物館和政府大樓,(法國的政府大樓特別宏偉漂亮,可見這是個多麼官僚 主義的國家!)在霧中若隱若現,令它們顯得格外典雅高貴。巴黎請妳睡多一會兒,好讓我細細偷窺妳的睡姿。晨早在河岸散步本是沉思的好時候。不過住在靠岸船 上的人起得早,這時他們已坐在船上或岸邊喝咖啡、吃早餐;見我路過,有些人便跟我搭訕。他們生活優悠故此格外熱情:「Are you Chinese?」有個老公公問我。「How do you know! Because I don't look like an Indian?」我跟他胡扯,大家打個哈哈。這對老夫婦在岸邊吃早餐,不停用麵包餵河邊的野鴨。老公公問我看不看得出野鴨有什麼特徵?他是明知而故問,我 怎知道呢?他告訴我,這種野鴨是行一夫一妻制;一旦結為夫妻,終身廝守、至死不渝。「你敬重牠們專一,故此餵牠們嗎?」我逗他開心。「是的,我可憐牠們, 我知道終身廝守是多痛苦的一回事!」聽到他這樣說,他的太太作勢用叉扑他的頭。老公公向我扮了個鬼臉,我笑着向他們說聲再見便繼續走我的路。

我沒有問老公公野鴨的名稱,但在動物界這種「從一而終」(mate-for-life)的情形並不罕見。例如狼、白蟻、禿鷹、天鵝、天使魚等等都是一夫一 妻、終身廝守的。人是萬物之靈,當初將女人像獵物那樣掠奪回來,逐漸演變出夫妻制度;那時一夫多妻至為平常。現今文明了,一夫一妻成為婚姻制度,可是卻有 一半婚姻以離婚收場。(好些人更結好幾次婚,但最終還是以離婚收場!)幾千年了,人類還沒有好好完善婚姻制度。動物一隻字也不懂,莫說讀過半本書,卻又成 功地發展出終身廝守不渝的婚姻關係,這不是既諷刺而又詭譎嗎?到底是野鴨還是人類才是真正的萬物之靈?文明未能完善婚姻關係,卻替人解決了不少衣食住行的 生活問題。現代人比古時候的祖先健康、長壽、聰明、富裕,而又活得更自由舒適,起居生活不知要比過去方便快捷多少倍。相較之下,動物的物質生活根本便說不 上有過什麼進步。我們更可以肯定,文明將會為人類解決更多尚待解決的問題。我相信資訊科技最終會為克服獨裁者的專政統治,解除他們對資訊和文化的控制,從 而戳破他們蒙蔽人民的謊言,消滅其魔咒,把既古老又野蠻的獨裁專政扔進歷史的垃圾堆。我們對普及了二十多年的互聯網一直寄予厚望,期盼它會解除獨裁者對資 訊和文化的控制。可是獨裁專政的中共至今依然牢牢地控制着資訊和文化,互聯網何曾解放中國人民?是的,中共依然控制資訊和文化,但那只是表面上的控制而 已,絕非牢不可破。種種跡象更又顯示,即使表面上的控制亦已岌岌可危,獨裁者蒙蔽人民的謊言快將成為歷史陳跡。

是的,中共仍然控制網上及網外的正統傳媒,但網絡科技發展已催生了不少sub-media,它們更在迅速壯大,這些新媒體正逐漸轉化為主流媒體。 Twitter催生了這個發展,中國將之翻版,稱之為微博。至今較有名氣的文化精英已主導了微博。最近詹宏志在中國大陸做了幾場非常叫座的演講,他給擁躉 說服,開設微博。他只不過在微博上覆了幾條問題,三天之內便吸引了七萬多個追隨者。毫無疑問,不出幾個月,他將會像張大春那樣有一兩百萬個追隨者。香港的 蔡瀾有三百多萬微博追隨者,台灣的蔡康永和陶子更誇張,各有千多萬。這些文化精英將吸收和消化過的資訊透過微博傳遞給追隨者。你或者會說,經過這些精英的 意識和潛意識的轉化,訊息已變了質,跟一般傳媒報導的資訊是兩碼子事。是的,兩者確有不同,但那只是層次而非本質上的差異。在中國,微博作者尚未能碰一些 政治敏感的議題。例如茉莉花革命觸發的阿拉伯之春,或埃及人不堪埃及三十年的暴力鎮壓以致民不聊生,最後起義推翻穆巴拉克的獨裁統治,將他繩之以法判處終 生監禁。這些資訊都是微博禁區。這樣的敏感題材不能碰,但博客卻可以議論中東政治體制,評述它們如何長期封閉積重難返,而穆巴拉克統治埃及三十年,集權於 一身,人民無從參政;政府由是無法整合和運用散布社會各階層的資訊,以致造成社會和經濟體系長期運作失誤,導致民不聊生,終致社會和經濟體系崩潰,最後人 民行動起來推翻穆巴拉克政權,另選新政府,根據其罪責將穆巴拉克繩之以法、終生監禁。

報導及評論,兩者的題材相若,只是後者避過敏感的字眼,而加入了作者的分析,從而深化資訊的意義。這個深層的意義還包括追隨者對作者的信任,故此亦加強了 他們對資訊的共鳴。文化精英現今主導了像微博這樣的新媒體,政府無疑繼續監控微博的言論,但個人微博一如雨後春筍,現今已有超過三千萬個用戶,數目尚在高 速增長;星星之火足以燎原,微博的普及讓愈來愈多的人有自己的議論平台。他們亦將像文化精英那樣不斷吸納追隨者,而追隨者將自己目擊的經歷傳送給博客,博 客整理後再散播給別的追隨者,追隨者進而透過臉書及別的社交網絡與朋友分享。到其時,這些新媒體便真正成熟了,而政府亦再也監控不來。那時新媒體將取代正 統傳媒。起碼在正統傳媒仍受政府拑制的中國大陸,我相信將會這樣發展。互聯網絡科技再進一步的發展,將會廢掉政府的武功,從此解放資訊和文化。這個發展其 實業已來臨,寬頻的擴張普及讓任何人都可以隨意快速地傳遞影片(video)上網。統治者要監控影片會比監控像「六四」、「民主」或「自由」等文字困難得 多。影片傳遞抽象的訊息,當中的意義要經過接收者的主動整合,作意識和潛意識的配套才能完整,故此監控影片要比監控直接而具體的文字困難許多、許多。例如 影片中有一群人在抗議,接收者的意識和潛意識泛起「抗議」的意念,條件反射地將「抗議」這個意念放進影片裡,影片才有了意思,否則那只是一群人在鼓動的影 像。又如刑警暴力鎮壓群眾,影像只顯示一群人與另一群人在鬥爭,直到接收者注入刑警暴力鎮壓群眾的意念,影片才有了意思。監控文字的軟件可以在文章裡偵察 出「六四」般的字眼,加以監控,但沒有軟件可以結合意識和潛意識進而形成意念;故此也就不可能有監控影片的軟件。監控影片的工作因而必須由人來做,但血肉 之軀可以監控到千千萬萬網上流傳的影片嗎?到了人人皆可以將影片上網的時候,獨裁者還能夠監控資訊和文化嗎!?人並非與生俱來便享有自由的,有了文明人們 才享有真正的自由。有了真正的自由,那是否等於是歷史文明的終結?不,婚姻關係尚未完善,文明又焉會終結呢!

歷史 里程 黎智 智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49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