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飲食籽】我是金毛培 MK魚檔揸弗人月賺十萬

1 : GS(14)@2017-10-09 00:02:32

金毛培在旺角開魚檔6年,月賺十多萬,富豪如劉鑾雄(大劉)、黎智英(肥佬黎)都是他的客人。



【飲食籽:追源尋味】買賣海鮮,是高風險的生意。投資金額高,損耗大,但卻是越危越有機。旺角奶路臣街街市,是有名的海鮮街,又名魚仔街。昔日賣海鮮的街邊檔至少廿、三十間,相繼入舖後至今仍有約廿間。眾多檔口,偏偏有間和豬肉檔分租一半舖位的魚檔,老闆月賺十多萬,富豪如劉鑾雄(大劉)、黎智英(肥佬黎)都是他的客人,他究竟靠甚麼殺出重圍?



入海鮮行業其實好簡單,但你賺不賺到錢就是一個問題!」「培仔海鮮」老闆劉樹培說。他樣子很易記認,一頭金毛,髮型倒有點像明星鄭伊健,街坊都叫他「金毛培」。他對自己的秀髮特別有自信,「這個髮型已經有廿幾年了!以前我落魚欄戴條大金鏈,都有幾両重,要幾萬元。落到魚欄買貨,見到條大金鏈肯定有數找,點會不賒貨給我!後來啲汗搞到條頸皮膚爛了便無戴金鏈,之後就染金毛。之前試過染黑髮,點知有人認錯我是我阿哥,所以都是染回金毛吧!方便人認得我來買貨。客人食完後,認住我金毛仔,都可算是生招牌!」


入貨打破傳統 大劉肥佬黎係客仔

金毛培,流浮山水上人,在家族排第十一,是么仔。「我整個家族都是做海鮮,20、30年前做蠔,流浮山人多數都是做蠔,但做蠔只得一季,得天冷做,好難維皮,後來便轉型做海鮮生意。我幫家族做了廿多年,6年前在旺角開了間魚檔。」魚檔門市、交貨給酒樓的生意各佔一半,現供貨給油尖旺30間海鮮酒家,如北斗翁、百利火鍋、潮福等等。「一日平均生意額都有11、12萬元,另外計埋交貨都成廿萬生意,每個月都有十多萬元賺。」連前華人置業主席劉鑾雄、壹傳媒創辦人肥佬黎都是他的客人。「他們喜歡食海魚,又食得精,知我每日都會去魚市場,搵些刁鑽海魚,我一有靚魚便通知他們食,賺不是賺好多。」「為甚麼我會在這街市突圍到?我不會像傳統般墨守成規,只賣本地貨,六點收工關門,七點便無貨。像我家族做的海鮮生意,仍用一個好傳統的模式去做。例如某樣海鮮跌價,我們叫做有水位,每斤蝦原本賣60元,突然賣不出跌到得30元,他們便趁機大手買入,出去博街客買。如果可以用正常走貨便賺錢,但一無死雞執的時候,生意便自然賺得少。我喜歡找各類海鮮,不止是本地貨,還有外國貨,我自己直接第一手入貨,另外如果酒樓有生意叫貨,我九點都會加到貨,有彈性,所以我有好多酒樓生意。」他如數家珍地說。


十號風球做18萬生意 勝在有貨

早上六點,我們跟他到流浮山走了一轉,這是他每日的行程,另外兩架車則到香港魚市場入貨。「流浮山位處鹹淡水交界,有三寶:蠔、三刀、九蝦,另外奄仔蟹也是常見的。」他有不少相熟的批發商,「這個是三刀,要早到魚市場才有,如果太遲給人家買了便沒有,今日就只有三條。這些是九蝦,每日在艇仔捉完後來交收,價錢僅次於花竹蝦,最平要每斤百幾二百元。」海鮮行業會否有行內術語?「以前講價是用『枝晨斗蘇馬令候張關響』,即是12345678910,不要給人知道議價時幾錢。但現在已經少講了,因為現在明碼實價,來來去去都是那班人買,用手機落單都方便了。」買賣海鮮,風險大,有時少不免「坐艇」。「知識要慢慢浸的,看天氣、看貨質量,像之前十號風球魚檔無開,只是交貨,我都做到18萬元生意。剛打完風人們會出街食飯,酒樓不能無貨。朝早已經無交收,而我仍然有貨在,酒樓寧可貴些都要幫襯你。」膽大入貨,「我有門面就有優勢,『坐艇』之後有時肯蝕點都會賣得到,就不會存貨,拉上補下。相反,客人又買到平價海鮮。」對於海鮮檔呃秤時有發生,他說:「現在街市佬好開明,又有公磅,呃秤已經好少。有些魚檔賣的貨不太靚,靠質素參差的貨去賺多些。」每日朝六晚九,一年只有農曆年初一休息,他說希望過多八年十年退休,將盤生意轉讓給夥計。我問,你不想兒子入行嗎?「不想,太困身了!如果可以,我寧願他發展另一條路。」



金毛培是流浮山人,家族原本做蠔,後來轉型做海鮮生意。

奄仔蟹以流浮山的質素最靚。

九蝦,殼硬,但鮮甜,是流浮山三寶之一。


流浮山魚市場是本港最大的交收蟹場,碼頭18小時都好熱鬧,貨如輪轉。

流浮山對面是深圳蛇口一帶。

培仔海鮮旺角奶路臣街2N地下



記者:何嘉茵攝影:蕭志南、鄭明川編輯:翟純恩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1006/20173567
飲食 我是 金毛 MK 魚檔 人月 賺十 十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181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