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沙索中國 十年煤制油夢斷

http://www.21cbh.com/HTML/2012-6-2/3MNDE3XzQ0NTY3Mw.html

伴隨著神華在煤制油領域的崛起,它曾經的戰友,來自南非的能源巨頭沙索公司卻正在對其北京辦事處做最後的清理,以便在本月30日之前,實現完全關閉。

成立於上世紀50年代的南非沙索,在國際煤制油領域地位綽然。這家企業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家通過煤制油項目實現商業盈利的企業。

在外界看來,南非沙索曾是中國煤制油領域的重要角色,按照當初的規劃,它將在投資高達550億元的寧夏間接煤制油項目中與神華一樣持有50%的股份,並提供最關鍵的技術支持。但現在,它的去留對於中國的煤制油來說已無足輕重。

事實上,在今年1月,沙索位於寧夏銀川的辦事處就已經關閉。這似乎已經暗示,沙索對於這個談了10年戀愛的項目已經「死心」。

入華

隨後,大批的中國煤炭企業高管相繼湧到沙索參觀考察。沙索與中國發生關係,幾乎可以說是必然。

上世紀50年代,南非受到國際經濟封鎖,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沙索開始利用煤炭資源來合成油,由此走出了一條煤間接液化的獨特道路,並逐漸成長為能源領域的巨頭。

而同樣作為大國,中國與南非有著驚人相似的資源結構,多煤、缺油、少氣。煤炭在中國的能源消費結構中佔比約為70%,而在南非更是佔到80%。

神華與沙索最早的接觸可以追溯到1998年。此時的沙索已建成三條煤間接液化生產線並平穩運行,年產能約700萬噸石油。

但很快,金融危機爆發,國際油價大跌,煤制油的經濟性無從談起,雙方的接觸亦淺嚐輒止。

直至2000年春節,時任煤炭部部長的張寶明率隊專門赴南非沙索考察。考察團成員中就包括如今的神華集團總經理、時任北京煤科院院長的張玉卓以及中煤集團負責人經天亮等。

沙索中國十年煤制油夢斷

「當時中國對煤制油確實很感興趣,但一時也找不到入手的思路和方向。」神華旗下寧煤集團一位長期跟蹤煤制油項目的人士對記者說。

2002年9月,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在南非首都約翰內斯堡參加全球可持續發展會議,並會見了沙索高層。此後,在中國發展煤制油正式提上了議事日程。

2004年1月,中國發改委經過反覆篩選,終於確定神華及寧煤兩家煤炭企業作為間接液化煤制油項目的中方代表,並組成對外談判工作組,負責與沙索進行合作意向的具體工作,並計劃分別在陝西、寧夏兩地同時開展間接液化煤制油項目。

隨後便是艱難的兩地談判。

據沙索北京辦事處一位早期員工對媒體回憶:「談判是三個星期在北京,然後再去南非三個星期,經常在天上飛來飛去。」

2004年9月,沙索與神華、寧煤三家公司的合作意向書終於簽署,並開始了第一階段可行性研究。2005年11月,第一階段可行性研究結束,幾方均認同在中國開展煤制油具有必要性及可行性。

隨後,寧煤併入神華,沙索中方合作對象變成神華一家。

2006年6月,溫家寶總理訪問南非期間,中國公司與沙索簽訂了第二階段的可行性研究協議。

為了推進兩大煤制油項目,2006年9月,對中國依然非常陌生的沙索在北京成立辦公室,並迅速擴充了工作人員。

但令沙索以及神華都沒有想到的是,在此後階段,中外雙方磨合的時間與成本遠遠超過當初想像,以至於貽誤了最寶貴的發展時機。

轉折

相對第一階段來說,第二階段的研究更為具體,涉及到技術及商業運作中的許多具體細節。

基於幾十年的運營經驗以及上市公司的謹慎,或許還有對初入中國市場的忐忑,沙索對於項目的各種風險預測非常細化,將未來該項目可能遇到的情況都進行了風險測算,包括未來油價的走向、碳稅的徵收並且做了二氧化碳封存的規劃等。

「高達500多億的投資,我們要真金白銀拿出一半,作為上市公司,沙索不能不謹慎。」沙索中國區總裁,來自南非的莊思強(John Armstrong)如此說。

由於2006年國際油價處於低迷狀態,沙索當時甚至還提出了希望中國政府能夠採取「底價保護機制」。所謂「底價保護機制」,意思是當油價跌到一定水平之下時,中國政府要注入一定現金進入煤制油項目,來保證項目的正常運轉。

「沙索做事風格太嚴謹了,甚至可以說有些死板,特別是很多小的問題都要報告總部,再由總部發回意見,這確實影響了我們這個項目的效率。」讓上述寧煤人士最為鬱悶的是,寧煤煤制油項目是全國最早規劃的煤制油項目,但與沙索的合作「浪費了不少時間」。

與寧夏煤間接液化項目進展緩慢相比,神華煤制油業務的另一條腿——自主研發的直接液化項目於2007年在鄂爾多斯建成,並於2008年末正式投產出油。

而讓與沙索合作的中方人士不爽的還有,由於沙索在煤制油領域屬於權威,中方的許多意見被對方有意無意地忽視,讓人感覺南非人的姿態有些過於傲慢。

就在中外雙方就種種細節問題反覆討論之際,2008年8月4日,發改委一紙文件,對各地熱火朝天的煤制油計劃澆下了一盆冷水。

除神華集團已在內蒙古開工的煤直接液化項目之外,各地煤制油項目一律停止。

而 文件也專門提到,「神華寧夏煤業集團公司與南非沙索公司合作的寧夏寧東煤間接液化項目,需在認真進行可行性研究後按程序報批,未獲批准前不得擅自開工」。 這等於是給寧夏項目留下一個逗號,審批程序何時重啟無人可知。而沙索與神華合作的另一個項目,陝西榆林項目則直接被叫停。

至此,沙索的在華項目只剩一個。

結局

政策變幻之下,一等又是一年多。2009年12月,等得焦急難耐的沙索向國家發改委提交寧夏-沙索煤制油項目申請報告,這一合作項目計劃年產400萬噸高品質油品,其中75%為柴油。

為了推進這一項目,沙索在寧夏增設了辦事處,以加強與當地合作夥伴及政府的溝通。

然而, 2011年6月15日,寧夏發改委網站發出消息,中國國際工程諮詢公司已在銀川召開神華寧煤集團煤炭間接液化項目申請報告評估會,對《神華寧煤集團煤炭間接液化項目申請報告》進行了評估,並順利通過了評估。這一項目設計產能400萬噸/年油品,總投資550億元。

這次通過評估的項目技術來源並非沙索,而是來自我國中科院山西煤炭化學研究所的煤基漿態床合成液體燃料技術煤炭間接液化技術。

這意味著,神華在寧夏已經準備了兩個間接液化煤制油項目。實際上,神華在煤間接液化項目上,已經決意拋開沙索之外,另起爐灶。

一位接近神華的業內人士稱,「近期外界紛紛報導沙索關閉北京辦公司一事,但實際早在一年前,沙索就基本已經出局。」

該 人士稱,最關鍵的原因在於隨著神華內蒙古直接液化項目獲得成功,而在此期間中科院山西煤化所的煤制油技術也已進行大規模的成功試驗,沙索的技術光環開始漸 漸暗淡。雖然沙索的技術更為成熟,更有利於保持穩定生產,但「使用中國自有技術無論是對於中國政府還是企業來說,都有更加重要的意義」。

「記住,對於中國的國企來說,效益並不一定是放在第一位的,這是中方與南非人在這個項目上思維方式最大的不同。」上述人士說。

而該人士也透露,自從去年新項目規劃通過評估之後,神華和寧夏方面一直在試圖盡快推進這個項目,「近期有望獲得突破」。

回放沙索在中國十年的歷程,如今分手的結局,無論是寧煤一方,還是沙索一方都坦承,在幾年的談判過程中,無法順暢溝通的隔閡一直存在。

「沙索帶著我們兜兜轉轉地做了很多不太必要工作,即使有些我們不太理解,但也進行認真配合。」寧煤人士說,最遺憾的就是浪費了寶貴的時間,最終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到現在還無法將項目付諸於實踐。


沙索 中國 十年 年煤 煤制 制油 油夢 夢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96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