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土地產業鏈如何在副區長手中潰爛

http://www.infzm.com/content/70163

2012年2月8日下午,穿著深灰西裝,頭髮花白的陳猛站到了審判席上。

陳是原上海市普陀區區委常委、副區長。他涉嫌受賄1548萬元一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去年8月,陳猛因「違紀」被上海紀委「雙規」,9月被檢察機關批捕。

陳猛被指控的案情,全都發生在他作為松江區副區長工作期間。

在上海,一般說來,普通土地項目所涉各個環節的審批流程,是由企業和區裡相關業務部門對接,但這些部門受制於權限和級別,很多具體的事情,都是由區裡分管城建的領導「說了算」,這個職位的「含金量」是很多市一級政府部門同級職位遠不能比的。

陳猛分管城建,並盤踞這個職位八年之久。此時,適逢這個上海西南遠郊區域的大舉開發建設階段。借他之手,權錢交易滲透到了土地項目從收儲、動遷、規劃、建設到糾紛處理等各個環節。

隨著庭審的展開,可以清楚看到,土地鏈條是如何在陳猛手中環環潰爛的。

你買地,我收儲

2004年以來,馬建平通過波頓實業下屬企業和陳猛妻子梅曉嵐合資成立的兩家合資公司賬戶轉款等方式,陸續給陳猛輸送了千萬巨款。

陳猛被控受賄金額中,有逾1100萬元來自一名餘杭商人──上海波頓實業集團實際控制人馬建平,上海市紀委也是在掌握了馬建平對陳猛的部分行賄行為後,對陳猛實施了「雙規」。

波頓實業的主要業務是房地產開發和建設施工總承包管理。經過陳猛「同意」批覆,2004年波頓實業旗下的上海松江建設工程總承包公司得以在松江成立,以順利在松江承攬房屋、公路和市政工程的建設項目。

除此之外,波頓實業2006年註冊了一家麗都新苑置業公司,從松江一家工廠手中收購的一處廠房及6萬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權,在陳猛「審批」之下,2008年這塊地就被松江土地發展中心以1.58億元收儲。

法庭上,公訴人僅稱陳猛上述舉動是為馬建平「謀利」,但未公佈馬所謀到的利益數額。網上有對這項交易的公開舉報,稱補償評估時涉嫌虛構工程和租戶來獲利。

那時,上海正遭遇金融危機和房地產調控的雙重衝擊,房地產市場頗為蕭條,這樣的收儲對馬建平而言無疑是雪中送炭。

作為回報,2004年以來,通過波頓實業下屬企業和陳猛妻子梅曉嵐合資成立的兩家合資公司賬戶轉款等方式,陸續給陳猛輸送了千萬巨款,其中有兩百萬甚至是裝在兩個旅行袋裡直接交到梅曉嵐手上。據陳猛交代,這些錢主要被用來買房了。

此外,在2005-2007年陳猛每年一次的出國考察前,馬都會精心準備好一萬美元現金奉上,對梅曉嵐,馬建平也有價值三萬多的LV手錶伺候。

公款送別墅,下級送上級

2007年,新橋鎮拿出250萬公款為陳猛付清了聯排別墅剩餘房款、繳了稅,還配了家具。這筆錢是鎮有關領導打虛假報告以土地補償款的名義從鎮裡支出了這筆錢。

陳猛有一筆250萬元的受賄,還是來自下級政府的公款。

根據檢方指控,2004-2007年間,在嘉金高速公路松江區新橋鎮路段改建工程實施中,在陳猛的協調下,原計劃由新橋鎮承擔部分建設任務和費用,被轉交給松江區建交委負責以及出資。

作為感謝,2007年陳猛以他哥哥陳勇的名義購買聯排別墅時,在陳猛繳納了100萬的首付款後(事實上這筆錢也是來自馬建平的行賄),新橋鎮拿出250萬公款為其付清了剩餘房款、繳了稅,還配了家具。

儘管在陳猛案中,原新橋鎮副鎮長沈英是個人行賄,但就記者瞭解,這筆行賄是沈英和原鎮長梁愛軍等幾位領導討論集體決策的,由沈英負責操作。她找了一 家房地產企業,以虛假報告套取土地補償款的名義從鎮裡支出了這筆錢。陳猛稱,他在被紀委「雙規」後,主動交代了這件事情,但其說對新橋鎮方面用公款為其購 買別墅的事情,毫不知情,只知道是他們幫自己「解決」了。

陳猛交代之後,已官至鎮黨委書記的梁愛軍和沈英很快被松江區紀委「雙規」並移送司法處置,松江區紀委稱,兩人濫用職權造成集體財產重大損失,同時沈英還被發現存在受賄行為。

陳猛的受賄財物中,還有一塊價值10萬元的百達翡麗手錶,這是一個世界頂級的手錶品牌。

2003-2007年間,陳猛不僅大力推薦上海熙誠置業公司獲得參與開發松江區中山街道「唐宋文化街」云間路舊城改造項目,還出面為其協調動遷安置房源問題。公開資料顯示,這個項目位於上海松江區云間路,佔地53.58畝,計劃的建築面積是3.5萬平方米。

作為感謝,熙誠置業的實際控制人張國奇2006年和陳猛同赴香港時,張在時代廣場給陳買了這塊手錶,按照同行者的筆錄,當時陳猛還「搶著埋單」。

在和陳猛打過交道的房地產企業人士眼裡,陳猛「很會做人」,私下裡口碑頗好。而陳猛「進去」之後,也曾在供述材料裡說自己「哥們義氣」。

容積率新玩法

提高香港一開發商樓盤的容積率和放寬建築高度,這次幫忙讓陳猛收到了15萬美元。

根據檢方指控,2010年11月,陳猛接受了一個名為張延的港商請託,幫助張旗下的上海大得同置業公司在泗涇的住宅項目麗水豪庭,提高容積率和放寬建築高度。

庭審披露的書證顯示,在最關鍵地塊調整意見書上,陳猛簽了「原則同意」,理由是「確保按時完工」。

通過調整規劃提高容積率,來獲得更多建築面積,以實現更多銷售金額,一直是房地產開發領域的一個「潛規則」,過去不少規劃系統的官員,就是在這個問題上「出事」的。

不過,上海規劃系統一位官員告訴記者,這幾年規劃領域管理趨嚴,很多業務流程都嚴格按程序進行,修改容積率這種敏感事情很難操作。但也有房地產企業 人士告訴記者,此案陳猛的做法,即跳開規劃部門的流程,關鍵一步是搞定區政府分管領導的批示,再轉由規劃部門具體執行,恰好是現今一種業內心照不宣的應對 之道。

法庭上並未公佈容積率的具體變化數字,只透露出這次幫忙讓陳猛收到了15萬美元。

插手土地糾紛得到的好處是50萬元現金,以及女兒13萬港元的「壽險」。

陳猛的另外一樁案情,和五年前在上海鬧得滿城風雨的松江客運中心土地糾紛相聯。

這個規劃面積47萬平方米、計劃投資近20億元的客運中心,坐落在上海「十一五」規劃裡的現代衛星城「松江新城」裡,和松江通往上海市區的地鐵對接,引入幾十條長短途公交線路,並在此修建大型購物中心。

通過招商,松江方面2002年為這個項目引進了從事商業地產的北京莊勝集團,後者之所以願意投資興建客運中心,目的是低價拿到客運中心之外的850畝土地,用於住宅商品房開發的土地。

但這之後幾年,在上海地價飆升、土地批租政策終止、投資商實力不濟等因素的攪動下,上面的如意算盤被打破後,剛完成地下工程的項目停了下來,松江方面承諾的住宅土地亦成泡影,投資方內部陷入無休止的利益紛爭,至2007年事態公開,引來媒體廣泛報導。

項目公司總經理沈偉得找到已相熟多時的陳猛,請他幫忙協調投資商和松江政府方面談判補償問題。

2007年3月,沈偉得把50萬元現金送到陳猛家中,此後四年,沈偉得還在香港為陳的女兒支付了累計13萬港元「壽險」費用。

諷刺的是,五年過去了,這個項目的糾紛至今還未解決,陳猛也在法庭上辯解稱,自己雖然收了沈的賄賂,但還沒機會解決沈偉得請託的事情。

但據記者採訪這樁土地糾紛時瞭解,儘管項目本身紛爭未了,但沈已從松江方面另獲利益。就在這個客運中心旁邊,一塊數百畝的土地,被輾轉操作給了沈偉得的妻子為大股東的一家民營企業,隨後這塊土地被轉讓給上海保利房產進行開發。

陳猛案「發酵」

記者多方確認,上海市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簡稱上海規土局)副局長胡俊,元宵節後被紀檢部門帶走。

庭審時公訴人透露,陳猛被紀檢部門「雙規」後,非常配合,如實交代了自己的受賄情況。法庭上記者亦看到,陳猛連辯護律師也沒聘請,也不接受法庭為其指定辯護人,對所有的指控和證據都「沒有疑義」,他也因此獲得公訴人「從輕處罰」建議。

最後發言時,陳猛坦言,自己只求「將功補過、戴罪立功、重回社會」。在陳猛案發後,已有兩位他的老同事先後被查。

其中,南方週末記者多方確認,上海市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簡稱上海規土局)副局長胡俊,元宵節後被紀檢部門帶走,該局黨委也已小範圍傳達了這個消息。

在這之前,胡俊的分工是「分管總體規劃編制管理、土地利用管理、土地市場監管和執法監察工作,以及信訪、信息公開工作」。接近胡的規土系統人士透露,胡的這塊業務,主要是與「上面」溝通,不太直接對接具體項目。

胡是上海極少有的博士後官員,1990年代初南京大學博士畢業後,到同濟大學攻讀博士後,1997年以同濟大學建築城市規劃學院副教授、研究生導師的身份進入政界,在2008調任上海規土局副局長之前,先後在靜安區和崇明縣任職。

記者致電胡俊辦公室,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不要找了,你找不到他的」。在上海規土局網站領導名單裡,胡的名字已在2月11日前後被拿掉。

同為江蘇老鄉的胡俊和陳猛,早在1990年代後期就已相識,當時兩人是靜安區房地系統的同事。

陳猛履歷顯示,他1998年到2003年擔任上海靜安區房屋土地管理局副局長、上海靜安置業(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等職,而胡俊同期擔任靜安區規劃管理局副局長、常務副局長、黨組書記、局長,2003年,兩人分赴松江和崇明任職。

來自司法和規劃系統的多方消息均稱,胡俊事發,恰與此段淵源相關,而紀檢部門早已佈置對胡俊「動手」,只是讓他「再過一個春節」。

此外,2011年9月被紀檢機關「帶走」的原上海國資平台國際集團副董事長祝世寅,1990年代也曾在靜安區長期任職,官至副區長,和在靜安區政壇起步的陳猛有很長一段時間的同僚關係。

此前多家媒體報導稱,祝事發於一個國際集團對一個松江房地產項目的過橋貸款問題,而這個項目恰是陳猛當年分管範疇。

胡俊和祝世寅的涉案細節官方尚未披露。陳猛案是否還會繼續發酵,亦不得而知,其一審宣判日期也還未公示。

伴著房地產行業的持續興旺,上海的建設領域一直是官員「落馬」重災區,而土地問題貫穿始末。

社保案以來,已有原上海市房地局土地利用處處長朱文錦、副局長殷國元,原上海市房管局副局長陶校興等「土地爺」因受賄、濫用職權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等罪名被判重刑,如今再有胡俊事發。此外,還有陳猛、原上海市浦東新區副區長康慧軍等主事一方的官員,也案發於該領域。

土地 產業鏈 產業 如何 在副 區長 手中 潰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34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