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飲食籽】雪糕伯伯與八個有心人(小販故事三)

1 : GS(14)@2015-03-27 01:16:51





莫小姐接過雪糕車,走在前面,伯伯就撐着枴杖乖乖跟在後面。



【飲食籽:識飲惜食】與小販相遇,是一場緣份。小販是浮萍,今天在這,明天在那。這次碰上了,不知再聚是何時。在意緣份這回事的人不多,大部份人買過東西轉身就走。卻也有人注意到相遇的妙曼,會停下腳步,聊上一兩句。黃廣,是全港年紀最大的街頭小販,因着這一點,他的因緣比別人為多,每天開檔至收檔,他都會遇上許許多多的有心人。藉由他,我們看到小販這門生意,不僅是買與賣的金錢世界,而是人與人之間情味的接近。


黃廣說記不起自己幾歲了,索性從褲袋拿出身份證讓我看,上面的出生日期一欄只有年份,寫着一九二八年。「但至少報細了八年。」他說。那屈指一算,至少是九十五歲了。怪不得他骨頭都沒力了,駝起了背,頭總是低着,走起路來要撐柺杖。倒是他說話、聽力、眼睛都好。我說的話他聽得清楚,嘴巴會耍滑頭,顧檔的時候看報紙,再小的字都看得清清楚楚。黃廣喜歡人稱呼他雪糕伯伯,因為他賣雪糕七十年了。從踏單車到手推車,從荔園到石硤尾,從安樂園、鳳凰、巴黎美女這些雪糕品牌到今天只剩下雀巢,雪糕車就是黃廣,黃廣就是雪糕車。九十多歲的伯伯,還天天開檔,我說不辛苦嗎?他答我:「做得都叫辛苦?做唔到就辛苦啦!」他把開檔當成過日辰,而且他喜歡看街、看人,那是他百看不厭的「魚樂無窮」。這附近的街坊都對伯伯很好,每天把看完的報紙送給伯伯;他坐着的藤椅也是街坊送的,還另有一張小膠椅,讓來聊天的客人也有座位。伯伯近六十年來都在龍珠街的小公園擺檔,他說是因為喜歡旁邊瑪利諾神父教會學校的學生,「他們好乖。」而且這公園有涼亭,下雨了他就把車推入去躲雨,公園有樹蔭、有清風,有鳥鳴,是上好的地方。唯一是他的雪糕車,泊在南山邨的巴士站,每天開工收工,他都得把車推過來、推回去,不無辛苦。可幸的是一天之中,他總會遇到許多有心人。



閒時讀報打發時間,一天看幾份,所以時事政治他都知道。

Geeio畫的人像,伯伯特意影印了幾十張派街坊!

兩張椅子都是街坊送的,讓伯伯可以坐着顧檔。



前頭在推車伯伯跟在身後

今天的第一個有心人,是莫小姐。下午一時多,伯伯要開檔了。他用盡全身氣力推動那三百磅的雪糕車,車才寸進了一小段路。路還長着。他走走停停,莫小姐出現了。莫小姐住在附近,每次路過又正好遇見伯伯要開檔,她都會幫伯伯把車推到小公園。今次是第三次。她把車推在前頭,伯伯便跟在幾個身位之後,一步一步慢慢的走,把車和自己,都寄託於這個過路人身上。莫小姐說:「這車很重,連我年輕人推起來也覺得很論盡,所以碰上一定會幫忙。」但要是這天碰不上莫小姐怎麼辦?我問伯伯。「有學生、老師,或者其他街坊呀,總會有人幫我的。」雪糕伯伯說得信心十足。到了小公園,伯伯會花一小時慢慢開檔。車子的構造他都了然於胸,縱然低着頭,貨架比他高,他一樣可以把各種糖果排得井然有序。


梁姑娘和伯伯認識了近廿年,就像個鄰居一樣。


然後梁姑娘來了。她是旁邊中學的職員,廿多年來每次經過,她都會問候一下伯伯,天氣涼了着他多穿一件衣服,冬天時從學校給他帶點熱水,有時候給他買些吃的,今天,便給伯伯買了個蛋撻。


呂同學是旁邊中學的學生,寧可幫襯伯伯也不去便利店。


疼錫伯伯的也不只梁姑娘一個,瑪利諾的師生都把他當寶,好些同學經過都會跟伯伯打招呼,有時買零食的找續都不要了,讓伯伯多賺一點,好乖好乖。這間學校的幾任校長伯伯都認識,學校辦嘉年華會、校慶都有請伯伯出席,來買東西的呂同學說:「伯伯這兒的款式或許不夠外面多,但我都盡可能幫襯伯伯。而且伯伯很好,有時同學帶不夠錢,他都會說由得他。」同學們買東西還很自助,自己拿食物飲品,自己把錢交到伯伯手上,都不用伯伯走來走去。伯伯一天最忙碌的時候就是學生放午飯和放學,其他清閒的時候他就看報紙打發,或者小睡一會兒,等着他的老友記來。


翁先生每次駕的士經過,都為伯伯帶些水和水果,跟伯伯是忘年之交。


翁先生是他的老友之一。翁生是個的士司機,兩年前開車經過時見到雪糕伯伯一個老人家,便每星期來幾次,帶水、生果給伯伯,和他聊聊天,「他最愛吃柑,因為他是羅定人。有時碰上了他收工,我也會車他回去,阿伯說話好幽默的!」阿伯說話確是挺幽默,常常唱歌、說押韻,還會說有味笑話!


梁先生每晚為伯伯買飯,遇上自己休假時,還會事先跟伯伯交代,好讓他叫其他人代勞。


梁先生也是伯伯的老友,還是他的「外賣仔」。梁生是附近屋苑的保安,傍晚五時多他便會放飯,這個時候他總會先來伯伯這邊,幫他收拾好看完的報紙,問候幾句才去吃飯。吃完了六時多,便會帶回來伯伯的晚餐,有時是河粉,有時是粥,有時是豆腐、豬紅之類的東西,都是梁先生決定的。「總之是腍的東西就可以了,因為他牙齒不好,可以吃的東西選擇不多,有時我想想買甚麼都想得苦惱。」梁先生笑說。今天他給雪糕伯伯帶來了三色蒸蛋米線,給伯伯打開了,掰好了筷子,吩咐他小心別燙着,看見他在吃了,梁先生就回去上班。


李同學自小和爸爸一起光顧伯伯,兩仔爺一同來聊天,現在大了,就不時自己來和伯伯閒聊幾句。

幫伯伯畫肖像來聽聽他說話

沒想到,來看伯伯的還有年輕人。入黑的時候,李同學來了。他才中三,當其他同學去了打機踢波,他卻愛來和阿伯聊天,有時坐幾分鐘,有時坐幾小時。阿伯說那些打仗暴動的故事他都聽得津津有味,聽阿伯說荔園、木屋區他像聽奇聞。「我還教他追女仔呀!膽要大,心要細,男追女好易,女追男更易!」阿伯說時吃吃笑,他可是自命年輕時風流倜儻呢。


雖然伯伯說來說去都是一樣的陳年往事,Geeio卻說不介意再細聽幾次。


還有畫畫的Geeio也來了。Geeio喜歡拿着本子為不同的人畫素描。有一天他碰見伯伯開檔,便幫忙把車推來,並為他畫了幅素描。伯伯喜歡得不得了,把畫像影印了幾十份派給客人。今天Geeio又來了,為伯伯再畫一幅畫。伯伯深刻的皺紋、深邃的眼神,在他筆下活現。Geeio邊畫邊跟伯伯聊天,後來他告訴我,其實那些話伯伯早就說過了。我知道,因為那些故事我亦聽過了好多遍。「不過讓他再說一次,我再聽一次,就好了。」Geeio說。
Geeio走後,街上靜悄悄的,因為夜已深了。我說,伯伯,夜了,收檔吧。他又花了一句鐘,才把糖果貨架一一收好,預備要推車回去。街上沒有一個人。



但還有我。我從伯伯的手上接過雪糕車,他走在我前面為我領路。車很沉重。走直路的時候還好,拐彎的時候卻老是碰壁,得花九牛二虎之力修正路線,途中還有一段小斜路,要是沒有抓牢,雪糕車便會衝出馬路。東歪西倒,氣來氣喘。走路三分鐘的路程,推着雪糕車我走了足足十五分鐘。「要是今晚我不在,你怎辦?明天呢?明天有人幫你收檔嗎?」我問。我是真的憂心。「不怕。會有人幫我的。」雪糕伯伯沒有和誰約定,但他信心十足地說。



伯伯的雪糕車每天都在龍珠街的小公園開檔,款式很多。

伯伯幾十年前特製的抽獎遊戲,$2抽一次,但木瓜已經沒有賣了。





Geeio說,伯伯是他畫過年紀最大的人,卻仍相當靚仔。

伯伯頭都抬不起了,憑幾十年的感覺卻能把糖果都排列得整齊。




一點至十點

雪糕伯伯的車平日停泊在南山邨對面大坑東道的巴士站,每天下午一兩點左右他便會推車開檔;每晚十時左右又會從龍珠街把車推回巴士站。那雪糕車很大很重,還不怎麼靈活。要是你在上述時段看見伯伯,不妨幫幫忙,你可能就是他在等的人。



記者:陳詠敏攝影:黃子偉編輯:劉健華美術:楊永昌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50326/19089670
飲食 雪糕 伯伯 與八 八個 有心人 有心 小販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897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