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貨幣政策轉向結構性寬松,並非“大水漫灌”

央行本周一(7月23日)再次大手筆超預期投放5020億元中長期流動性,從6月至今已通過MLF(中期借貸便利)累計凈投放超過9000億元。市場認為,在“緊信貸”的背景下,需要配合寬貨幣來支持實體經濟保持合理增長水平。而23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所釋放的信息,對這一操作再次給以支撐。

此次國常會定調下一階段“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保持適度的社會融資規模和流動性合理充裕,疏通貨幣信貸政策傳導機制,落實好已出臺的各項措施。

分析人士稱,這意味著寬貨幣的基調進一步得到確認,接下來央行會繼續通過降準和MLF等方式,呵護市場流動性。

不過,這並非意味著央行會重走“大水漫灌”的強刺激,而是註重根據形勢變化相機預調微調、定向調控。

恒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兼恒大經濟研究院院長任澤平認為,概括來講,就是貨幣、金融、財稅政策應從全面收緊向結構性寬松轉變,兼顧穩增長和調結構。

方向進一步確認

7月24日(周二)央行發布公告,目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於較高水平,可吸收央行逆回購到期等因素的影響,不開展公開市場操作。當日凈回籠700億元,而前一日央行超預期開展5020億元1年期MLF操作,維持利率3.3%,公開市場凈投放3320億元。

本周二,shibor利率全期限下降,隔夜shibor報2.353%,下降0.9個基點,7天shibor報2.655%,下降0.3個基點。3個月shibor報3.47505&,下降2.8個基點。

分析人士表示,如果上周央行開展的MLF是為了對沖月中時點繳稅繳準等季節性因素對流動性的潛在影響,那麽此次在流動性已經偏寬松的情況下,央行再次大手筆投放中長期流動性,稍顯意外。

中信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明明指出,年初以來,貨幣政策邊際放松在流動性緊張局面的逐步紓解過程中不斷確認,本次央行大額超預期新作MLF再次確認貨幣政策寬松。

23日的國常會指出,要求保持宏觀政策穩定,堅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強刺激,根據形勢變化相機預調微調、定向調控,應對好外部環境不確定性,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財政金融政策要協同發力,更有效服務實體經濟,更有力服務宏觀大局。

值得註意的是,下一階段的貨幣政策定調是“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保持適度的社會融資規模和流動性合理充裕,疏通貨幣信貸政策傳導機制,落實好已出臺的各項措施。

而去年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今年的貨幣政策要求是,“穩健的貨幣政策要保持中性,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

回顧年初至今,央行一改去年的風格,通過多種手段,處處呵護流動性,兌現“合理充裕”。

年初至今共有三次定向降準,並配合MLF實現流動性投放。今年6月以來,央行繼續增加中長期流動性投放的力度。6月6日超額續作2035億元MLF,19日新作2000億元1年期MLF,7月13日完全對沖MLF操作,23日再次超預期大額新作5020億元MLF。6月截至目前,通過MLF累計凈投放9055億元。MLF存量達到歷史峰值4.92萬億。

瑞銀亞洲經濟聯席主管、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近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現在是緊信貸,那麽應該配合寬貨幣。央行數據亦顯示,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已經從過去的12%左右,截至6月末下降至9.8%。“我們把地方政府債券計入社融調整,去年的信貸增速是13.6%,現在是11%,下行幅度較大,信貸收緊,這種情況下,貨幣應該略微寬松做一個補充,流動性上可以繼續給予更多。”汪濤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汪濤預計,今年年底之前央行還將再降準150個基點。此外,央行還會通過MLF和其他流動性管理工具增加對市場的流動性投放,從而保持銀行間市場流動性充裕、市場利率平穩。

明明認為,此次央行在銀行資金面整體偏松的環境下開展大額投放,對長期流動性環境的呵護意圖料高於短期資金面的維穩考慮,後續流動性環境寬松可期。“本次MLF放量操作進一步提升MLF存量,為下一次降準置換打開空間。預計三季度有可能再次降準。”他說。

穩杠桿繼續,貨幣財政政策協同發力

繼續寬貨幣,是否意味著政策又重新回到了放水的老路?分析人士認為,並非如此。

招商宏觀分析師張一平認為,此次貨幣政策尤為值得關註的兩點提法。一是保持適度的社會融資規模,二是疏通貨幣信貸政策傳導機制。

他表示,根據上周五“一行兩會”先後下發了資管新規的執行細則和理財新規所透露出的政策取向,下半年表外融資對社融增速的拖累將有所減緩。劇烈去杠桿的風險下降,結構性去杠桿依然是當前去杠桿工作的指導方針。

另一方面,張一平表示,下半年貨幣政策的主要矛盾焦點不是還有幾次定向降準,而是如何提高政策傳導機制。“改變當前寬貨幣緊信用的割裂局面需要財政政策、結構性改革措施的配合,貨幣政策孤軍奮戰難以解決此種困境。這正是本次國常會提出‘更好發揮財政金融政策作用’的意義所在。”張一平分析稱。

更進一步而言,貨幣和財政政策均向更積極的方向調整,並不意味著去杠桿步伐停滯。明明表示,從政策信號來看,去杠桿向穩杠桿過渡。

通過23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內容看,更側重的是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協同發力。“積極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具體體現在,進一步提高對企業的減稅的力度,加快發行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和使用進度,督促地方盤活財政存量資金,引導金融機構按照市場化原則保障融資平臺公司合理融資需求等。

汪濤認為,對經濟而言,更重要的政策支持將來自放松準財政約束和偏緊的信貸政策,包括加快基建項目的審批和建設,並增加對其他的資金支持。此外,強化金融監管和去杠桿的政策執行步伐應會更為循序漸進,再加上保持流動性穩定,相關企業的融資壓力可能會有所緩解。

任澤平建議,貨幣、金融、財稅三大政策應做好協調配合:貨幣政策應從收緊轉向實質穩健中性,金融監管政策應從“一刀切”式收緊轉向結構性有松有緊,財政政策應從全面收緊轉向在減稅和基建上更加積極。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楊小剛

貨幣 政策 轉向 結構性 結構 寬松 並非 大水 漫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649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