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粵港澳大灣區時代 深港關鍵要實現“一國兩制”下的高效暢通

深圳的制造業要和香港的服務業巧妙結合,兩地要實現人流、物流、信息流、資金流的高效暢通。

在5月12日深圳創新研究院舉辦的深港圓桌會議上,多位政商學界人士認為,這是粵港澳大灣區順利建設的關鍵問題之一。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粵港澳大灣區”首次寫入國家政府工作報告,大灣區的規劃與建設已被提上重要日程,大灣區內的 9 座城市、2 個特別行政區也將迎來新的發展機遇。

作為粵港澳大灣區在珠江東岸的兩大核心,香港和深圳人口總量占整個大灣區人口總量的 30%以上,經濟總量占整個大灣區經濟總量的 45%以上,在金融、科技、貿易、基礎設施、專業服務等方面各有獨特優勢。

與全世界一流灣區相比,粵港澳大灣區一個顯著的區別是有3個獨立的關稅區和2種政治經濟制度。在即將到來的粵港澳大灣區時代,兩地如何應時而發、順勢而為?面對發展的新機遇,兩地合作需要什麽新思路?上述圓桌會議對這些問題進行了探討。

深圳制造業和香港服務業要有機結合

那麽,未來深港關系會如何呢?

綜合開發研究院(中國·深圳)港澳經濟社會研究中心主任張玉閣認為,深港關系無非是三種:一種是競爭關系,一種是合作和毗鄰相助,另外一種是競合關系,兩地攜手前行,有一定的競爭和合作,能夠保持一種地區的經濟活力。

但是他也提醒一個事實:世界上沒有哪兩個城市像深港一樣,跨境已經成為一種常態,兩地居民的活動半徑彼此覆蓋。另外,兩地經濟往來頻繁,很多香港人跨境到深圳公幹。這其中, 相當一部分從事制造業。

張玉閣說:“深圳的制造業其實已經不是傳統的制造業。它和香港的制造業,不管是香港本土的制造業還是香港在珠三角的制造業,都有很大的差別。深圳現在的產業鏈處於向外擴展的階段,有一種外溢功能,如何與香港的金融投資和服務業有機地結合,而不是簡單地加總,值得探討。”

具體來說,深圳的創新和催生新產業的平臺功能可以和香港的研發、發明和知識產權保護等進一步整合。就拿知識產權保護來說,一些科技公司考慮到專利保護,喜歡在香港簽合作協議,因為他們覺得用香港的法律保護知識產權更強一些。

這種產業的整合對於香港的科技創新來說,也是好處多多。張玉閣說:“我個人認為香港要發展創新及科技的話,如果不能夠對跨境資源進行整合,那麽它靠自己發展起來會非常艱難的。怎麽去把香港的制度優勢轉化為競爭優勢,這也是香港需要考慮的。”

深圳也已經在考慮進一步發展創新。深圳市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鄧盛華說,作為一個行政級別不是很高的城市,深圳要獲得各種的高端資源其實存在一個巨大的體制障礙。這就意味著,它要走跟其他的城市不一樣的路子,可能還得從創新的角度來發展,也就意味著它要通過創新這條路吸引高端的資源。

鄧盛華說:“深圳的創新有自己的特色,科技的發展方向跟北京、上海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不一樣,深圳的創新是應用導向的發展。”

探索“深圳綠卡”

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涉及到產業布局、土地利用、信息互通、資源共享、交通能源等方方面面。如何充分發揮“一國兩制”的優勢,增強香港、深圳、廣州等核心城市輻射帶的作用,充分發揮深港發展的合作潛力,尋找合作的突破口?

深圳市發改委區域規劃處處長盧文彬認為,規劃的關鍵在於“一國兩制”下,促進灣區內各城市間人流、物流、資金流、信息流的真正高效便捷地流通。

他說,現在既要在戰略層面解決一些體制的束縛,也要從細節入手解決“大門敞開,小門關著”的問題。“粵港澳服務貿易自由化提了很多年,前海不少先行先試的具體政策還沒有落實,很多原因還在於一些方面對一些具體的問題的意見存在一些分歧。”

他補充道:“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的最重要的意義。就在於借助粵港澳大灣區的理念,能夠把一些問題真正落地,比如說前海人民幣跨境流轉的問題,讓粵港澳大灣區實現人流、物流、信息流、資金流真正能夠便捷高效地流通。”

目前,深港兩地在上述人流、信息流、物流、資金流等方面的障礙仍然存在。比如粵港澳大灣區雖然是重要的科技灣區,但目前境外人才和國際人才交往的限制非常多。

盧文彬建議探索深圳立法來解決人才問題,消除一些細枝末節的障礙。他的建議包括:先行先試,探索“深圳綠卡”制度;擴大養老、醫療對境外及外籍人才的覆蓋範圍,實現本土生活無障礙;開展外籍創新人才創辦科技型企業國民待遇試點;在深圳機場以及條件成熟口岸,對外國人實施144小時以上過境免簽政策。

深港插花地的合作推動兩地科技創新

深港兩地政府在合作上已經邁出了新的步伐。今年年初香港特區政府和深圳市人民政府簽署了合作備忘錄,計劃將面積約1平方公里、原屬深圳的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為港深創新及科技園,以科創為主軸,建立重點科研合作基地,以及相關高端培訓文化創意和其他的配套設施,目標是吸引國內外頂尖的企業、研發機構和高等院校進駐河套。

香港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說,香港政府致力於推動創科的發展並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促進官、產、學、研的合作,構建一個具有活力的科創生態系統環境。深圳則擁有強大的科研產業的實力,也是國家科創事業的先鋒,兩地在港深創新和科技園的合作一定能夠產生巨大的協同效應。

目前,深港雙方已經成立聯合專責小組,針對河套地區的發展重大事項進行協商。

楊偉雄說,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的面積非常大,將會是香港歷年來最大的科創平臺,全方面推動香港的科創發展,包括推動科技研發落地、鼓勵與國內機構合作,推動香港的再工業化,支援初創企業,協助中小型企業升級轉型,發展智慧城市等。與此同時,港深創新及科技園也將吸引不少內地以及世界各地頂尖的科研機構和企業進入,成為粵港澳大灣區科創發展的超級航母。

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研究主任方舟也對上述深港科研合作基地的未來持樂觀態度。他說:“深圳有產業基礎,香港有自由港的特殊優勢,如果能夠把這兩個優勢結合起來,鼓勵深圳的一些高科尖的企業,尤其是像華為、中興、騰訊、華大基因這樣一系列的大企業在河套區設立大型的研發平臺,對香港建立新的產業群非常有幫助,對這些企業本身提升國際化的水平也是很有幫助的。”

 

粵港 澳大 灣區 時代 深港 關鍵 實現 一國 兩制 下的 高效 暢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93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