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重汙染之下,更不能盲目“一刀切”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2607

李平(黑龍江環保廳供圖/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1月26日《南方周末》,原文標題為《重霾之下,更不能“一刀切” 環保廳長談治霾誤區》)

2017年,誰是第一個網紅?

當時間腳步跨過2016年最後時刻,網絡上充斥的不只是回首感慨和憧憬未來,更多的是2017年的第一場霧霾。這場霧霾來的是如此之猛烈,席卷了大半個中國。一時間關於霧霾的流言四起,使得人們呼吸每一口空氣都心懷忐忑、小心翼翼。

實際上,一直以來不管是科學界還是管理層,關於霧霾的成因與治理始終像霧霾本身一樣,霧里看花,時隱時現,甚至有人將霧霾歸類為“天災”,是一種不可抗力。可以肯定的是,霾是環境問題,確切地說是大氣汙染問題,本質上與其他環境問題一樣,逃不出人類活動的影響,是人類工業化進程中的負產品。我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伴隨經濟快速的增長,大氣汙染治理的理念和行動沒有與國民經濟發展水平相協調;科技對治理的支撐沒有與環境管理工作相結合;環境質量的改善程度沒有與公眾的心理承受能力相適應。

近年由於霧霾頻發,造成了環境代價飆升和社會矛盾突顯。環境管理部門要客觀分析和審視過去大氣環境保護與治理的不足,結合經濟發展、產業結構、社會需求等方方面面的因素,科學制定措施,以便達到生產力發展水平與自然生態相平衡。

天平的兩端,每一端都要尊重,既要尊重生產力與社會發展,又要尊重自然生態現狀和規律,這就要求政府及管理部門扭轉過去針對汙染源單一汙染物削減為目的,粗獷型的、簡單化的、“一刀切”的管理模式,轉而實施以環境質量改善為核心的科學化、精細化、差別化的管理模式。

一、治霾要依靠科學

大氣汙染治理要註重科學指導,不能盲目蠻幹。要認真研究對象,針對不同的汙染類型,采取相應的治理措施。

對待常規汙染,一是要確定影響環境質量的因子,抓主要矛盾。二是要深入開展汙染來源解析工作,把汙染物來源分幾大類,找到主要影響、次要影響的汙染源,集中攻堅,綜合整治。三是要研究汙染源治理可行性,提出治理方案,開展費效評估,對方案進行分類、比較、排序、優化。

對待重汙染天氣,除了上述措施外,首先還要加強空氣質量預報預測能力,精準預測汙染程度、發生過程及關鍵時段。其次,要根據預報信息,確定預警級別,科學地確定“關停”、削減排放量大的企業,最大限度減少量的汙染積累。特殊情況下采取極端手段,進行汙染“削峰”。另外,還要深入研究重汙染時期的各種氣象條件,特別是在不利的混合層高度條件下,科學調整汙染“削峰”策略。例如在混合層高度較低時,汙染物積累迅速,最可能出現“爆表”現象,可以綜合考慮煙氣高架源擡升,超出“逆溫層”利用高空豎向擴散清除低空汙染積累。低架源、低矮面源采取嚴格控制等手段減少排放量。

二、治霾要精準發力

精準發力就是找準力的方向和發力點,不能平均用力“一刀切”,更不能偏離方向,降低效率。哪里有霾就向哪里用勁,哪個指標削減對霾的治理效果好就攻克它,使有限的力量資源優化使用,切忌做無用之功。也就是說,治霾要求將行政管理力量精準地投放到管理目標上,對於日常管理和應急管控,要精準布局,發揮行政管理最大效能。對在科學分析後確定的重點行業、重點企業和其他汙染削減措施也要根據常規和應急來分階段實施。

常規措施就要通過科學規劃,對重點行業、企業投資建設經濟合理、技術可行的汙染治理項目,實現達標排放或總量控制;應急措施分階段列表實施企業“關停”“削減”等措施。兩項措施,前者為治本,削減汙染平均水平;後者為治標,削減汙染峰值,減少重汙染天數。任務不同,效果一樣,互為補充,缺一不可。

三、治霾要采取差別施策

差別政策,就是不搞“一刀切”,要采取“一城一策”對癥下藥,即便是“超低排放”也不應不計成本地推而廣之。在區域聯防聯控的整體框架下,每個城市針對自己的特殊情況,做好自己的事情,是保證區域聯防聯控的先決條件。每個城市在接下來的工作中,就要以本地汙染來源分析結果為重要依據,確定主要汙染物和主要汙染源。在時間尺度上,把監管層次分為:常規時段、風險時段、汙染時段,對應編制“排放清單”“治理清單”和“應急清單”,以便有的放矢地開展治理與管理。小的空間尺度上,每個城市做到心中有數,做到摸清排放源有幾類、有多少、在哪里等信息。地域空間尺度上,可根據環境質量狀況分為:重點汙染削減城市、一般汙染削減城市、嚴格環境管理城市,用不同目標進行管理。前面兩個類型的城市環境質量只能變好,不能變差。後一種類型可以在“達標”的前提下,環境質量監測數值適當波動。

四、治霾重在質量

真正把環境質量改善作為汙染防治的目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過去采取的總量控制是以削減汙染物排放量為目標,客觀上,改善的只是全國平均環境質量。全國一服藥,針對性不強,總量減排的硬性要求沒有把環境質量這一目標突出出來,放在首位。

由總量控制轉向質量控制是環境保護工作觀念上的飛躍。以環境質量改善為目標,是直接與人的感受掛鉤。總量減排考核必須服從質量改善考核,環境質量改善則是剛性要求的紅線,改善環境質量和減少重汙染天數理應作為我們的工作目標,這包含著政府對百姓需求的回應,更包含著對環境現實的正確認知與勇敢擔當。

五、治霾要全民參與和社會監督

每一個公民都是資源的消耗者,社會運轉的每一個環節都關系到汙染物的排放,都會直接或間接地增加環境的汙染。所以,治霾需要改變的不只是監管方式,更需要改變的是社會每一個成員的生產、生活方式,要深入反思發展規劃、經濟結構乃至價值取向,要樹立治霾成本需要政府、企業、社會和公民分擔的理念。

治霾的過程,從某種意義上說也是一個利益調整的過程,這既考驗政府勇氣和智慧,也考驗公眾的共識和行動。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每位公民,都要理解與支持管理部門,在享受“權利”“紅利”的同時,必須付出自我“義務”的讓渡,要改變不環保的生活和消費習慣,踐行綠色低碳的生產生活理念,形成治霾合力。政府的環境政策需要公眾的支持,單靠環保部門無法24小時不間斷地監控每一家企業,需要全社會共同監督,當發現身邊的汙染問題時,勇敢地站出來向有關部門反映。假如我們每一個人都能自覺踐行綠色發展觀,藍天白雲、清新的空氣還會離我們遠去嗎?

重汙 汙染 之下 不能 盲目 一刀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04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