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投資趣分期、達達、 映客、一畝田的時候,我都在考慮什麽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1105/159626.shtml

投資趣分期、達達、 映客、一畝田的時候,我都在考慮什麽
周亞輝 周亞輝

投資趣分期、達達、 映客、一畝田的時候,我都在考慮什麽

慢公司應該怎麽做,首先要有一個好的心態,不要急功近利。

本文由微信公號昆侖萬維集團(ID:kunlun_group)授權i黑馬發布。

我試圖記錄下最真實的投資決策心理過程和發生的故事,一方面是因為想做些文字創作的欲望特別強,一直到最近幾年,我才強烈意識到語言、文學才是人類最偉大的學科,也是最有價值的學科,哪怕用現代功利的角度出發,也是對人的成長最有用的學問。想想看,要能用準確的詞語來表達特定的人物性格、表情、狀態、動作,栩栩如生,是多麽有趣的事情。

另外一方面,是因為我發現國內互聯網領域投資決策過程的真實記錄特別少,缺乏分享,這些投資大佬還在忙著繼續賺錢,沒工夫寫幾筆,同時這里面涉及太多的商業機密,又有哪個老師傅願意寫出來,教會徒弟餓死師傅呢

上回講到深夜里突然碰到了達達這個項目,而且聽完我就有按捺不住的投資沖動。這一章節我先把一畝田的故事講完吧,不然拖拖拉拉到猴年馬月了也講不完。

時間還是在14年12月。從源碼的年會回來,鄧錦宏果然給我來電話了,看來這小子還是想再融點錢呀。他說他跟主要股東溝通過了,可以讓我們投,但紅杉希望是少投點,投2000萬美金,不要稀釋太多,然後我們約了周四去他辦公室看看。

那天我準點就到了,他還叫了B輪領投的新天域負責這個項目的投資經理高鵬飛。是在中關村南大街海澱科技大廈,一進去,比趣分期那里還臟亂差,所謂創業氛圍吧。

趣分期那里更像是紅衛兵小將鬧革命的地方,這里就像是收破爛的。老鄧跟我解釋說馬上就要搬家了,有錢了,鳥槍換炮了。

一到就開始開會,一畝田給國家農業部政策研究室主任還有國家開發銀行總會計師做匯報,請他們給予指導。

中間還坐了一位年紀很大的人,後來才知道是高鵬飛的父親,已經退休了,在北京軍政兩屆有很多人脈關系。高鵬飛讓他爸請前面提到的2位過來指導下一畝田,希望從政策面以及申請國家資金方面以後能幫到一畝田。(做投資真不容易,幫忙全家人都用上了,我一下子對高鵬飛印象挺好的,投了企業真心幫忙呀。我看到過很多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案子,由於創業團隊水平太低,導致投資人天天幫忙,恨不得自己跳進去幹,到這種時候,就說明一開始投資就選錯人了)。

鄧景宏在白板上仔細畫著圖講一畝田的戰略規劃,一板一眼,我越聽越覺得有戲,這塊真是存在很大的效率優化的空間。

國家農業部政策研究室主任聽完表示,農業B2B本質上是跟產地經紀人競爭,是有很大的價值,但需要精耕細作有耐心慢慢搞。

等政府領導走了,我見了幾個鄧的創業團隊成員,2個搞技術,現在連帶產品一起負責,說實話,他們給我的印象就沒有鄧錦宏那麽印象深度,中規中距,產品技術都沒有那麽強悍,主要是跟著老鄧一起3年前最初一起從苦日子中熬出來,兄弟情感;還有1個剛從GIC加入的CFO,清華的學弟,做事情很職業,搞創業企業CFO沒太大問題。

最讓我激動的莫過於老鄧跟我說,他給了很早期的百度VP俞軍一些股份,俞軍來做產品顧問,俞軍是他的老領導,是百度MP3貼吧知道百科這一系列產品之父,更是我崇拜已久的對象。

我聽我公司VP吳績偉說過俞軍怎麽怎麽牛,能跟這樣的人合作,是多麽令人開心的事情。老鄧答應讓俞軍過段時間到北京,我們一起吃個飯。

2周後,俞軍來北京給一畝田所有的產品人員做指導,整個一個上午一個下午。俞軍很耐心的問產品人員各種問題,答疑解惑,然後安排好下一步工作計劃。

那個上午我跑過去了,俞軍特別重視用戶調研,還有產品的各種用戶體驗細節,對每一個功能用戶怎麽反饋都特別在意,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聊完我們和老鄧還有管理團隊一起,聊了聊未來戰略。我提到了我的擔心,我認為對於農業這個生意來說,會跟日本一樣,50%的就餐是飯店提供,全國有1000萬家飯店,這些飯店就相當於互聯網其他行業里的“C”,我們如果一味只抓上遊農產基地,美菜這樣的公司從C反撲到上遊,以銷帶產,是很容易攻到我們地盤上來的。

老鄧笑笑,說我們想到一塊了,他說他會馬上有所行動,把以前他們做的綠廚網撿起來,改名叫大廚房,在這塊跟美菜競爭,不會讓美菜輕易從C端反撲上遊基地。老鄧學習能力還真是強,戰略上一環扣一環,上下遊都考慮到了。

我們一起暢想了怎麽用移動互聯網來提升整個中國的農業生產和流通環節效率,中國農業信息化太落後了,我們都認為農業互聯網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

顯然是我對中國農業互聯網的熱情感動了老鄧,他說讓我做一畝田的董事,我說沒問題。 接下來的日子很快到了2015年春節,我跟老鄧那邊簽了TS,準備過了年開始DD,DD完搞SPA交割。

這期間我幫老鄧推薦了些人才,他說他要招兵買馬,招一些牛人往前沖。

過完春節沒多久,我們還在DD和準備SPA,突然有一天曹毅微信上給我說,一畝田讓我抓緊點,好像有人在搶,給的價更高。

我沒當回事,我想都簽了TS,這麽高估值誰來搶,又過了2-3周,我看一畝田那邊老不推進SPA的事情,我就跟鄧錦宏聯系,他約我周末過去他新辦公室聊聊。

周六,我到了一畝田新辦公室,完全不一樣了,前臺比昆侖的前臺還豪華,之前連個前臺都沒有(自由進出)。

鄧錦宏一上來就跟我講一畝田一個月交易額已經到30億了,他馬上要完成C輪融資,GIC和雲峰領投,10億美金估值融2億美金。

我問他未來商業化怎麽考慮的?他說都可以不拿VC的錢,一畝田馬上可以有收入,他最近每天在接見一個農業縣縣委書記,明年每個農業縣願意撥款300萬給一畝田,全國1000個農業縣,一畝田一年就能有30億,當然這些錢也不是歸一畝田的,而是由一畝田來幫助政府用在當地農民的信息化以及農產地物流上的。

當時我雖然覺得有點誇張,有些難度,但覺得做農業伴著政府,搞上遊基地路子還是對的,政府一年那麽多科技補貼,給一畝田挺靠譜的。

我甚至對自己說,我做政府關系不行,也不愛跟政府打交道,這一點上就不如老鄧,這條路我是闖不出去,但老鄧這架勢,搞不好這條路能闖出來。

後來我問老鄧,我投資的事情怎麽樣了,老鄧臉開始紅了,不好意思跟我說,雲峰老範跑過來了,比我投的價格高50%,按Pre 4.5億美金投2500萬美金,沒辦法讓我投那麽多了,但是他很敬佩我的能力和為人,尤其是我上市那一天承諾未來給清華大學捐1個億更是感動了他,加上我也幫了一畝田不少忙,給他提供了很多有用的信息,也出了很多主意,所以他還是決定讓我按之前談好的價格Pre3億美金進來,但跟我商量一哈,是不是只進1個點。

“只讓進一個點,就是給我個面子,不把關系搞壞了搞僵了。”不過我沒有這麽想,我很爽快就答應下來,我說(也是我真實想法):“我不在乎占多少,只要能參與這份事業,這份未來價值500億美金以上的事業,參與進來能夠學習到很多新的東西,我就很滿足了”。

就這樣,回去以後,我立馬給一畝田打了330萬美金,給了一個CB,占了這1%股份,而且成為了股份最少的董事。

董事會上我可比A輪領投的周逵,B輪領投的新天域孫壯能說多了,股份上少了,話語權上得賺回來呀。

就這樣,我轟轟烈烈想投資一畝田大幹一場的計劃就這樣被雲峰老範撬單了。

雖然一畝田我占的股份那麽少,但我還是非常熱心的在幫他們忙。

我催他們趕快把C輪融資close掉,我跟老鄧說了好幾次,他不急不慢的,他說GIC只願意給Pre8億美金的TS,紅杉覺得便宜,想提高到Pre10億美金。

我心急如焚,我直覺這樣下去會有問題,我倒不是在乎我的投資,而是我性格就這樣,對事情直來直去,我覺得做得不對,不管是誰我都敢說。我讓老鄧別在意價格了,趕快做完這輪融資,我跟老鄧說,別貪婪,貪婪是魔鬼,別膨脹,膨脹了真理就會來教訓你。

這個事情還連帶影響了趣分期融資,當時趣分期也在融C輪,羅敏和我商量便宜點也把錢拿了,戰略價值最重要,估值放其次,所以螞蟻金服跟我們砍了哈價我們倆也都想答應,去征求曹毅意見,曹毅一上來就說,太便宜了,一畝田都要到12億美金了,小麥公社5億美金,美菜7億美金,我們的公司怎麽都融得那麽便宜,賣便宜了。

但是在趣分期這個案子上,我有很強的主導權,曹毅也願意聽我的,所以我們很快就統一了內部股東,搞完了C輪融資,拉進來螞蟻金服。

當然最值得贊賞的是羅敏同學,他創業了那麽多次,知道融資的艱難,所以他估值都不會要很高,他把融到錢當做第一位,而不是多少估值,一旦市場接受不了他給的高估值,他就會降價讓投資人覺得價位合適。總之,他在融資這個事情上非常理性。

大概是6月份某一天,在極客公園的活動,我遇到了一畝田老鄧和CFO姚寧。我跟姚寧說,你們還不Close呀,小心出事呀。姚寧回我一句,不怕,後面還有好幾家頂著呢,他們不做,有人做,不怕做不掉。我想,完了,都膨脹到這個份上了,我的話一句都聽不進去,我也不想參與啥了。之後幾個月都沒跟一畝田溝通。

後來的事大家也就都知道了,不知道是哪個競爭對手抹黑,媒體開始一夜之間大規模報道一畝田刷單的事情,受這個影響,一畝田的C輪融資就被擱置很不順利。

這個時候,我和曹毅一起去找了鄧錦宏好幾趟,給他出謀劃策,幫他想辦法穩定團隊。

說實話,對創業者來說,曹毅是一個挺不錯的投資人,他喜歡跟創業者打成一片,像兄弟一樣,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呢,別人牛逼膨脹了,我不願意搭理,創業者如果落難了,我反而是挺身而出,願意幫忙一起挺過去。

我們覺得這個時候,關鍵是要有個江湖大佬出來挺一哈領投,我們比較天真地讓鄧錦宏去找沈南鵬,請他出來挺一哈,畢竟紅杉也是最大的投資人股東,沒想到鄧錦宏晚上告訴我們,他被沈南鵬臭罵了一頓,說他刷單,沒有企業應有的誠信。聽了之後,我們也覺得老沈不出來挺也是對的。

此後,一畝田的董事會就開始每個月都開會碰業務進展,鄧錦宏主導董事會調整了業務模式,暫時先放棄了B2B撮合交易平臺,改為做信息撮合模式同時跟廣大的地級市批發市場合作,建立真正的全國性的農產品信息網絡。我認為他這個策略是很不錯,一直給他打氣,但有一個地方,我覺得鄧錦宏到目前為止都沒有走出來:

一畝田到現在還有小1000萬美金的現金,完全可以重新來過。我一直在董事會里主張在找到新的商業模式之前,把虧損控制下來,控制在200萬人民幣以內,這樣再把新模式摸索清楚之後,還有錢可以狠狠砸下去。

但鄧錦宏和管理團隊顧慮這樣做會影響人心,造成關鍵崗位人員流失,從而整體崩盤。

站在我的角度,我不會像他那麽想,置之死地而後生,平時看不出來誰是人才,誰是弟兄,在這種時候留下來的人才是自己的子弟兵,才是真正的人才,公司真正的財富。這個時候就要敢於大幅壓縮,把成本真正控制下來,同時還要有自信能夠把核心骨幹都穩定住,讓大家為了理想齊心協力,而不是大難臨頭各自飛。連兄弟們都不能籠絡住,怎麽能夠創業成功呢?其實最可怕的就是這樣一個月幾百萬幾百萬的慢慢把資金給耗沒了,創業最害怕這個。

從這個角度來說,老鄧還不像我們這些創業老手,足夠狠,足夠堅決,穩準狠。

我到今天還是認為一畝田將會是一家偉大的企業,為什麽這麽說?

第1,在一畝田出現之前,中國的互聯網行業沒有一家企業對農業互聯網化予以如此的重視和專註,一畝田的出現讓中國的互聯網行業和中國的資本市場對農業+互聯網存在的巨大市場機會開始高度關註,掀起了一股熱潮。確實中國的農業存在絕大的機會,可以利用移動互聯網化來提高整個產業的效率。

第2,一畝田已經在這個行業深耕了很多年,在他拿到紅杉的A輪投資之前,他已經對中國2000多個農業縣的各種產物產能非常熟悉,這是一個慢行業,深耕的積累總有爆發的一天;

第3,客觀來說,鄧錦宏是個不錯的人,能力也很強,學習也很快,戰略高度足夠,對農業互聯網又有夢想般的熱情,他在百度就提出了百度農業這個項目,正是他這股熱情感動了我們這幫也有熱情的投資人去支持他。如果他能執行力更強一些,做事情腳踏實地追求執行效果,一畝田一定能夠爆發,而這是時間的磨練能夠賦予鄧錦宏的。

後記:在一畝田這個案子里面接觸的所有人當中,我認為水平最高的人是俞軍,可惜他已經移民加拿大了。他非常樸實無華,不唱高調,關註細節關註用戶關註執行。前幾天,他還曾經跟我談到過對鄧錦宏的看法,非常經典,講出來我想對所有的創業者是一個很好的告誡和提醒——“鄧錦宏這個人,我認為,能力是有的,也有點急功近利不擇手段和個人專制,在做快公司打順風仗時這不影響商業成功率,但如果做慢公司需要穩紮穩打,那麽他的風格可能影響商業成功率。O2O行業絕大多數都是慢公司,尤其是低頻的領域,更是慢公司,慢公司應該怎麽做,首先要有一個好的心態,不要急功近利。

投融資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投資 分期 達達 映客 客、 、一 一畝 畝田 田的 時候 我都 都在 考慮 什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61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