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朱嘯虎:占股比自降20% Uber主動向滴滴遞來橄欖枝

“用滴滴打Lyft拜訪Uber的A輪投資人Benchmark Gurley,這算不算砸場子?”20天前,金沙江創投合夥人朱嘯虎曾在朋友圈拋出這樣一條狀態,而在20天後,他再次截圖當時的狀態,評論說道“投資人的友誼小船也可以再次起航,眾多的兄弟姐妹們從此見面不再尷尬。”

Uber全球主動遞來橄欖枝

在經歷漫長而昂貴的對壘之後,滴滴與Uber握手言和,顯然是投資人最想見到的結局。“大規模燒錢肯定是不持久的,最終要回歸商業本質。”朱嘯虎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表示。但促成此次收購更為直接的原因在於,“Uber全球主動遞來了橄欖枝。”

“優步中國每個月燒掉超過2億5000萬美金,燒錢太多,優步中國沒錢了。”雖然此前Uber全球剛剛獲得35億美元G輪融資,並不缺少資金,但朱嘯虎表示“這些錢放不進中國市場,Uber中國是獨立實體,需要其他股東同意,按照對價把錢放進來。”

這種方式操作起來非常困難,更為重要的是“全球股東不同意繼續放幾十億美金進入中國市場,全球股東給了Uber很大的壓力,希望盡快處理掉。”

從要求占股40%降至20%

而事實上,滴滴與Uber的恩怨情仇早已開始。在2012年7月,朱嘯虎表示其曾與滴滴CEO程維一起去美國約見Uber全球CEO特拉維斯·卡蘭尼克,希望Uber能夠投資滴滴而非直接展開中國市場。不過當時的卡蘭尼克提出希望占股40%以上的要求,隨後Uber大舉進入中國市場,兩家的廝殺由此開始。

“Uber主動遞過橄欖枝,提議合談,條件也松動了很多,花了一年半時間花掉20多億美金後,卡蘭尼克終於接受40%是不可行的,從之前的40%以上降到20%。”加之當時Uber和Lyft合並的可能性,也讓滴滴高管們想要尋求合作。

據朱嘯虎透露參與直接談判的人員非常少,Uber方面除卡蘭尼克之外,還有Uber全球的兩位高管,而滴滴方面包括程維、柳青、滴滴戰略副總裁朱景士以及一位戰略部同事,雙方通過遠程會議,聚焦於控制權、董事會、人員安排等問題,由於雙方的合作意願和籌碼都符合彼此預期,因此談判過程很順利。

“自己不強連談判的資格都沒有”

滴滴收購Uber中國事件,使得人們再次關註到海外共享經濟模式在中國市場所遭遇的“中國式”困境,“美國消費互聯網公司在中國的確很難,文化差異使得具體做法都不一樣,以Uber為例,其在美國以專車為主,但在中國,滴滴以出租車為主,市場很難了解。”

但朱嘯虎仍然看好共享經濟模式在中國市場的潛力,在“吃”方面投資了家庭廚房共享平臺“回家吃飯”,在“穿”方面投資了服裝包月分享租衣電商平臺“衣二三”。

在滴滴收購Uber中國之後,市場上發出“預示此輪科技泡沫正式破裂!”的聲音,資本市場會更加不確定,創業圈更加不穩定。在朱嘯虎看來這種說法太誇張,在谷歌和Facebook兩個超級航母出來之後,很多人都說沒有機會了,但隨後Snapchat、Twitter、Whatsapp等一系列公司又湧現出來。

“事實上很多基金都融到了錢,只是去年互聯網泡沫讓很多投資機構受到傷害,“並不是沒有錢,只是出手更謹慎,而互聯網永遠都有新機會。”朱嘯虎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但在日趨激烈的中國本土市場競爭並非易事,“主要是執行力,自己強才能活下去,自己不強連談判的資格都沒有。”

嘯虎 股比 自降 20% Uber 主動 滴滴 遞來 橄欖枝 橄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842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