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人物】布倫頓·桑德思:“華爾街交易王”愛上醫美

“1月初的一天,奧蘭多某酒店會議廳舞臺上出現了一個醫療椅,上面躺著一個男人。一位整形外科醫生在他的臉上紮了30下,把保妥適(Botox)註射進他的眉間、額頭等臉部各部位,還向他的臉頰註入了皮膚填充劑喬雅登。一位攝影師在旁邊記錄了整個過程,並投射到他身後的大屏幕上。看到這一幕,臺下坐著的1000多名艾爾建(Allergan)員工欣喜若狂。”這是去年1月福布斯記者記錄的一段文字。

日前,《第一財經日報》獨家專訪了上述親自上陣接受自家公司整形服務的男士——艾爾建全球CEO布倫頓·桑德思(Brenton Saunders,下稱“桑德思”)。

上述描述中,桑德思用的整形產品正是艾爾建全球最暢銷的兩款產品。去年3月該公司被仿制藥公司阿特維斯以660億美元鯨吞,成為過去六年里規模最大的醫療行業收購交易。而合並後的公司,竟然保留的是“艾爾建”的名字,桑德思的職務也從阿特維斯CEO變成了艾爾建CEO。

今年44歲的桑德思在接受臉部整形後,魚尾紋、擡頭紋沒了,鼻子上方的皺紋也無影無蹤,盡管他在微整形前就長著一副娃娃臉。他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整形不再只是女人的專利,男人同樣需要保持、改善容顏。”

布倫頓·桑德思(Brenton Saunders)

家具搬運工到CEO

在華爾街,桑德思被稱為無可爭議的“華爾街交易王”,擅長重量級並購,同時他也是全球制藥行業里最“炙手可熱”的高管,善於讓制藥公司起死回生。

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長大的桑德思,父母是泌尿科醫生和社會工作者,成年後的他依靠自己當家具搬運工(導致他至今仍受背部傷病折磨)掙來的錢,在該州接受了高等教育,獲得法學博士和MBA學位。29歲時,桑德思成為了普華永道合夥人,致力於醫療領域的合規問題。

僅在五年前,桑德思還從來沒有做過CEO。但是現在,他已經有了執掌三家大型制藥公司的經歷,並出售了其中兩家,為公眾股東和私募股權公司華平投資(Warburg Pincus)等投資者創造了250億美元財富。僅2014年,他就進行了多宗交易,總規模達到970億美元。

但如果桑德思沒有引起當時先靈葆雅CEO弗雷德·哈桑(下稱“哈桑”)的註意,那麽桑德思可能一輩子都只是個高級顧問。

2003年,哈桑認識桑德思的時候,先靈葆雅被控支付回扣、危險生產和非法營銷,很多人都認為這家公司已經無藥可救。哈桑需要引入一位外部人士幫他整頓局面。

哈桑從先靈葆雅首席財務官那里聽說了桑德思這個人後,雖然從書面資料來看,另兩位候選人更加合適,但桑德思的幹勁和專註給此前的哈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相信,這個家夥將全力以赴。”哈桑說,“我認為,我們所有人在智商上都足夠聰明,但那些把工作當成享受的人,往往比那些只把工作當成工作的人幹得更好。所以當時我說,‘這個家夥會非常投入’。”

哈桑沒有看錯,把桑德思推薦給董事們,提議讓他擔任先靈葆雅的新任首席合規官後,桑德思在整頓公司不良風氣方面效果斐然。2007年,哈桑把整合荷蘭生物科技公司(以140億美元收購)的重任交給了桑德思,其在醫藥領域並購的能力開始被挖掘出來。

森林實驗室

2009年,先靈葆雅被以410億美元出售給默克公司。哈桑離開公司,成為華平投資集團合夥人。桑德思選擇了留下來,代表先靈葆雅一方負責與默克的整合工作。不久,在哈桑的牽線下,時年40歲的桑德思獲得了擔任博士倫CEO的工作邀請。早在2007年,在博士倫隱形眼鏡導致危險眼部感染的事件後,華平便以45億美元收購了這家公司,由哈桑出任該公司董事長。

擔任博士倫CEO,對桑德思來說,無疑是個艱難的任務。當時這家擁有160年歷史的公司已經30年沒有實現增長。桑德思在領導該公司的兩年時間里,更換了該公司三分之二的管理人員,進行了一系列的收購,推出了34種新產品,銷售額的年化增長率達到9%,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率為17%,乃至後期博士倫的上市籌備工作都是由他掌舵的。

但就在上市之前,博士倫被Valeant制藥公司收購,桑德思從IPO路演現場返回與對方簽訂了協議。“我很傷心,我對博士倫傾註了大量心血。”但他也表示,這絕對是正確的決定。從被華平收購的那天起,該公司就一直待價而沽。在桑德思看來,這就是私募股權行業的模式。

並購狂人

博士倫的交易完成後,桑德思離開華平,加入了“企業掠奪者”卡爾·伊坎(下稱“伊坎”)的陣營。

2011年,伊坎收購了森林實驗室11%的股份,桑德思被任命為森林實驗室CEO。他幾乎立刻就把心思放在並購上,加入該公司三個月後,在舊金山舉行的摩根大通醫療保健大會上,與阿特維斯CEO保羅·比薩羅(下稱“比薩羅”)一同進餐時,桑德思開玩笑地說起了兩家公司合並的事情,並購設想就此生根發芽。

2014年2月18日,阿特維斯以280億美元收購森林實驗室,較該股先前收盤價溢價25%,這筆交易使伊坎掙到近20億美元。“他進入公司不到五個月就做成了這件事。”伊坎說,“真是太棒了。我覺得他幹得相當出色”。

從森林實驗室離開後,桑德思與伊坎提議通過向大型制藥公司收購一些面市已久的藥物來創建一家新公司。伊坎答應只要通過盡職調查,就向他提供20億美元資金。“很少有人值得我這麽做。”伊坎說。

通過一系列重磅交易,比薩羅把阿特維斯打造成了60億美元的仿制藥巨頭。認識到桑德思才能的他邀請其擔任合並後新公司的CEO,桑德思又拿到工作了。

上任後的他,幹的第一件大事依然是進行重量級的收購。

2014年7月11日,在正式成為阿特維斯CEO僅僅十天後,桑德思就向董事會提出申請,要與艾爾建CEO普約特展開收購談判。他扮演了救星的角色,將艾爾建從制藥公司Valeant和激進投資者威廉·阿克曼(William Ackman)聯手發起的惡意收購中拯救了出來。合並後的阿特維斯-艾爾建成為全球第十大制藥公司,第三大仿制藥公司,擁有3萬名員工。

艾爾建也是全球增長型制藥企業的代表,今年一季度,艾爾建營收增長48%至38億美元,品牌藥收入增長71%。2015年艾爾建處方藥銷售達到184.03億美元,同比增長近200%。

在收購艾爾建的前夕,桑德思承諾讓該公司的研發預算保持不變。即使是在銷售和其他營業支出方面,他也只打算削減18億美元開支,比例大約為20%。他很清楚,惹惱所有的新員工會產生反作用,代價很高。“我們實際上是想學習他們的文化,學習他們的工藝流程,當然也想向他們的人才學習。”

但桑德思就是桑德思。收購艾爾建還存在另外一種可能:快速出售。去年7月,艾爾建將其全球仿制藥業務以405億美元賣給仿制藥巨頭梯瓦制藥。桑德思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這項交易已經基本完成,結果最快於本周公布。

今年初輝瑞宣布與艾爾建的1600億美元“世紀並購”案,雖然因為美國財政部出臺的新政而告吹,不過在桑德思看來,艾爾建本身就是一家很強的公司,公司未來可將更加專註於自身的增長。他對《第一財經日報》說:“我們可能不太會再尋求像和輝瑞這樣大手筆的具有變革意義的交易,但是會非常強調在創新型資產方面的投資和補充,通過一些收購來使得自己的產品更加多樣化,同時保持品牌藥在核心治療領域中的領導地位。”

“不想開發藥物”

合並後的阿特維斯-艾爾建成為了第一家完全不涉及藥物發明的大型制藥公司,這也是艾爾建邁向“增長型制藥企業”的關鍵一步。

艾爾建像禮來(Eli Lilly)和百時美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等跨國巨頭那樣,在營銷和臨床試驗方面擁有龐大規模,但會避開大多數藥企的核心使命——發明藥物,轉而向大學和生物科技公司購買新藥技術。這也是為何桑德思被貼上了“不想開發藥物”的標簽。

但這恰恰是桑德思所堅持的“開放式科學”戰略,即對創新進行戰略性投資,來實現更高的靈活性,從而提升研發效率。他說:“我們為什麽要投資一些小的初創型公司和拆分出來的一些院校研究所,因為我們相信小公司的創新能力更強,通過大公司對它們的兼並,能夠盤活整個行業的創新能力。”

從艾爾建的研發產品線來看,該策略也頗有成效。目前艾爾建有70多個中後期的新研發項目,其中醫療美容25個、眼科19個、神經中樞11個,還包括泌尿、消化與抗感染等領域。2016年第一季度有2項FDA獲批和 4項FDA申請。

以全球最著名的A型肉毒毒素品牌保妥適為例,在美國,該藥物已經獲批11項適應證,用於治療的用途領域已經大於在醫美方面的使用,如用於治療慢性偏頭痛已經成為除皺以外最大的適應證。此外,新增品牌藥產品有皮下脂肪XAF5療法,以及用於治療老年癡呆癥等重要神經障礙疾病的毒蕈堿受體激動劑新亞型靶向產品組合等。

醫療美容和眼科一直是艾爾建在全球的優勢產品線,2016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艾爾建醫美、眼科在全球的增長分別是5%和8%。盡管全球的增勢稱不上迅猛,但是反觀業務集中在醫療美容和眼科領域的中國市場,艾爾建業績突飛猛進。去年艾爾建中國的業績增長超過了60%,而今年第一季度的業務增長就已經超過50%。

毫無疑問,中國巨大市場潛力將成為艾爾建新的增長點,這也令桑德思開始考慮加大在中國市場的投資。

布局中國市場

艾爾建在2009年進入中國,如今已經是中國醫美行業的領軍企業。近日桑德思擔任艾爾建CEO之後首次訪華。他想傳遞的信息是:中國市場增長很快,中國的業績增速令人興奮,雖然目前中國在艾爾建全球總銷售的占比仍然比較小,但將會成為全球艾爾建增長型制藥企業的增長引擎。他還看好中國的創新和研發。

桑德思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中國政府已經做了很多改善來支持創新,創新藥引入的程序已經比以前簡化很多。”他認為,在中國市場應對競爭的最好方式是加大創新投資,以確保走在治療前沿。如艾爾建業績增長的引擎藥物保妥適,仍然是被開發的重中之重,艾爾建已積極引入保妥適用於神經痙攣或慢性偏頭痛等更多適應證。

在眼科治療領域,除了目前的眼科產品,艾爾建還開拓新治療方法如治療青光眼微創手術的手術器械。其中,產品XEN也將期望未來在中國上市。此外,艾爾建旗下的另一款眼科藥物傲迪適/Ozurdex(地塞米松玻璃體內植入劑)已計劃明年在中國上市。其他眼科藥物AbiciparPegol(Anti-VEGF DARPin)、神經學科藥物如治療慢性偏頭痛藥Ubrogepant、抑郁癥藥物Rapastinel等也已經進入在中國上市的計劃表。

中國醫美市場近年的快速增長,是本土企業和外企爭相競逐的一個重要原因。相關統計顯示,2014年中國醫療美容市場產值達5350億元,行業年發展速度平均有15%以上的增長。

就在本周,在線醫美平臺更美獲得了來自包括騰訊、蘇寧、複星等多家企業高達3.45億元人民幣的C輪投資。今年3月,醫美APP“新氧”獲得騰訊、優壹品5000萬美元的C輪融資;醫學美容時尚社區“美黛拉”獲得IDG資本、平安創新投、高榕資本1200萬美元的B輪融資。今年4月,醫療美容O2O平臺悅美網獲得賽富基金、聯創策源1.1元億人民幣的B輪融資。

發力醫美

近日,艾爾建發布的全球美容趨勢報告顯示,女性越來越註重自己的容顏,而且對醫療美容的接受度更高,她們還希望通過先進的技術控制自我容顏來變得更加自信,從而創造生命無限潛能。

這份報告是艾爾建針對全球範圍進行的調查,也是迄今為止醫美領域所進行的最大範圍、最全面的一份調查。艾爾建通過對包括中國、美國、法國、德國、韓國、泰國、巴西、澳大利亞等16個國家和地區的近8000名女性進行調查,來了解不斷變化的市場環境下,女性對美的態度和需求。

報告顯示,尋求整形的女性中有42%是希望讓自己變得更加自信,這些女性希望改善松弛皮膚讓自己更具美感。有四分之三的女性是為自己改變容顏的,為了伴侶和朋友改變容顏的女性比例分別只有37%和15%。

值得註意的是,在對於美容是為了整體美還是遮蓋局部年齡痕跡的問題上,有63%的女性傾向於前者,而有50%的人選擇了後者。但是這一情形在中國略有不同,中國人整形的主要誘因就是對於局部特征不滿意。

整形的原因各不相同,但是目的只有一個,讓自己看上去更美更自信。艾爾建的報告還顯示了一個值得關註的趨勢:對於面部註射,女性的接受度相比過去有了明顯改觀。

全球65%的女性認為相比5年前,面部註射的社會接受程度更高了。接受度最高的是泰國,達到80%;其次是巴西和墨西哥,均為76%。而正在使用以及考慮使用面部註射的女性比例最高的是土耳其,達到96%,其次是泰國和巴西,分別是90%和72%。另外,57%的女性認為面部註射能夠使皮膚看起來自然,但是仍有21%的女性對註射表示懷疑,擔心會產生面部僵硬等癥狀。另外,有高達66%的女性有擔憂眼袋的困惑。

桑德思針對這份報告回答稱:“隨著社會的發展,女性對於整形的態度正在越來越開放。她們真正開始註重自己的形象和自信。”這位親身體驗面部整形的並購狂人,開始對醫美市場有了更大的野心。

人物 布倫 德思 華爾街 華爾 交易 愛上 醫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842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