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土豆网背后的夫妻恩怨 东方愚

http://ibengua.blogbus.com/logs/85528310.html

 

南方周末记者 张华、舒眉  发自广州、北京  

 “男人这种动物最喜欢讲义气二字,为了利益什么的就最不讲义气。”

这是2010年11月10日,中国最大视频网站之一土豆网创始人兼CEO王微前妻、上海电视台女主播杨蕾发表的一条新浪微博。

这是不同寻常的一天。这一天,上海徐汇区人民法院,就杨蕾之前提出的离婚财产分割诉讼采取了行动,冻结了王微名下三家公司的股权,其中包括其所持有的上海全土豆科技有限公司的95%的股份。

而此前一天,土豆网刚刚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上市申请,拟以红筹形式赴纳斯达克上市(简称土豆控股,代码TUDO),最多融资1.2亿美元。

这令王微始料不及。因为全土豆公司持有土豆网的《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和《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是土豆控股旗下至关重要的内资公司;

杨蕾知道这场诉讼以及公开他和王微之间的恩怨意味着什么。她有些心烦意乱,这一天几乎全部的时间都泡在网上,仅微博就发布了28条。在后来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时,她同样是这种状态,这厢感慨现在不少的商业英雄“懦弱无知”,那厢又不时反省自己的强势。

而王微方面则一边对南方周末记者声称这场诉讼是场“阴谋”,一边紧锣密鼓地展开了包括反保全在内的“营救”措施。

王微和杨蕾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土豆网上市是否存有悬念?这是一场混杂着利益和感情的战争,扑朔迷离。

 

 

“上上签”和“本命年劫难”
    投资圈有个段子,说这些视频网站的一些投资人曾分别找“八字先生”给自己看中的猎物算过命,结果上上上签,意思是上市无阻。

中国的视频网站正掀起上市热潮。继今年8月酷六网在海外借壳上市和乐视网于A股创业板上市后,土豆网和优酷网也于11月先后向SEC提交申请,拟分 别于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投资圈有个段子,说这些视频网站的一些投资人曾分别找“八字先生”给自己看中的猎物算过命,结果上上上签,意思是上市无阻。

王微现在遇到的诉讼麻烦,被他的一些朋友半玩笑半认真地说成是其本命年 “必须经历的劫难”。他今年36岁,福州人,高中毕业赴美读书,先后拿到经济学学士和计算机硕士学位,之后到法国读了个MBA,2002年回到上海,开过 一家咨询公司,做时间很短,随后进入贝塔斯曼集团,并任贝塔斯曼在线(BOL)中国执行总裁,2005年重新创业,创办土豆网,当起自己生活的“导演”。

土豆网五内年获得了五次注资,募资额为1.35亿美元(超过9亿元人民币),最近一次便是今年8月,即王微36岁生日之后不久,获得淡马锡、凯欣亚 洲、IDG、纪源资本、General Catalyst共5000万美元的投资。就像王微曾写过的一本小说的名字《等待夏天》一样,这一轮融资,就像一场及时雨,使他感觉土豆网上市不是梦── 要知道,今年二季度土豆网亏损额超过了4500万元,亏损额同比扩大了43%。

果不其然,今年3季度,土豆网的亏损额骤降为516万元,来到了盈利的临界点。王微很是兴奋。9月底,他去了一趟澳大利亚,还到悉尼歌剧院饶有兴致 地看了一场莫扎特歌剧,并称这是“肯定能记住的一件事”。国庆假期他呆在台北,回上海时IDG创投合伙人毛丞宇夫妇,三人又谈论起台北的宜居……

而就在10月中下旬,和王微于今年3月26日正式离婚的妻子杨蕾,正向上海徐汇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分割王微名下三家公司的财产,其中包括土豆网的“大脑”──上海全土豆公司。

杨蕾和王微于2007年8月19日结婚,二人虽然低调,但其结合还是引起了相当的关注──前者是上海电视台的女主播,后者是中国视频网站先锋之一,且在这一年的4月,土豆网刚完成第三轮1900万元的融资。

但这份婚姻存续时间之短出乎人们意料。王杨二人婚后十个月后即分居,而据杨蕾的一位密友称,王微在与她结婚一周年正式提出离婚。在与杨结合之前,王微曾有过一次婚姻经历。

不过,直到11月1日,这场诉讼才被徐汇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立案。据杨的律师张震方称,这是由于之前他们“向法院提交的材料不够齐全”。

而这个时候,王微团队正紧锣密鼓地筹备向美国SEC提交IPO(首次公开募股)申请事宜。

王微和杨蕾是如何一步步从夫妻演变成“敌人”的呢?

 

“王微说我关心土豆网胜过关心他”
    王微向她推荐看乔治·奥威尔的乌托邦小说《1984》,然后两人就小说展开讨论。“他爱一切美的东西,”杨蕾说,“不过在征服之后,会继续寻找……”

杨蕾现在是上海电视台的一位节目主持人,本科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后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获得硕士学位。王微是在2006年 初杨蕾大学同学的一次聚会中和其相识的。此时的王微的土豆网刚刚拿到第一轮风投──IDG的50万美元不久,正急于打开局面,特别是结交一些媒体圈的朋 友。

据和王杨二人均为熟识的一位人士称,他们似乎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一来,二人均喜欢旅行,二来,两人都是文艺青年,在王微的小说《等待夏天》之前,杨蕾出版过一本成长日记性质的情感小书,名为《幸福只差一点点》。

两人在这一年的5月即结伴到缅甸旅行。在缅甸期间,王微的土豆网拿到了第二轮风投──来自IDG、纪源资本和集富亚洲的850万美元。一年后,即土 豆网第三轮融资完成不久,王微在西藏向杨蕾求婚,拿一元的人民币纸币围在杨蕾的手指上,直至不久后在香港补买了一颗蒂芙尼的钻戒。这一年的七夕,他们正式 结合。

婚后他们在文艺上的志趣依然投机。杨蕾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称,彼时王微向她推荐看乔治·奥威尔的乌托邦小说《1984》,然后两人就小说展开讨论。“他爱一切美的东西,”杨蕾说,“不过在征服之后,会继续寻找……”

他们在事业上一开始也为朋友们所艳羡,认为可相互提携,至少为彼此提供“智力支持”。但朋友们很快发现他们并非如想象中一样默契。两者的个性太过鲜明,很多时候很难调和。

尽管杨蕾浸淫传统媒体多年,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对政策的灵活度和底线有一定的把握,有时会让王微在土豆网运营中加以参考或借鉴──特别是对一些关键 资源的介绍或对一些敏感话题的拿捏。然而,王微身上充斥着个人英雄主义的情怀,他想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征服、颠覆原来的“世界秩序”;他的一位朋友对其的评 价是“顽固分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和杨蕾对其的评价“典型的金牛座、很多个金牛”不谋而合──在星座爱好者眼中,金牛是偏执的代名词。事实上王微也 曾以“无知者无畏”来自我解嘲。但在大多数情形下,就算他最后听从了杨蕾的建议,内心的不舒服并不会就此消停,而对自己的妥协感到可叹。

2008年汶川地震时,在“全国默哀日”期间,全国所有的娱乐节目和活动被要求暂停。对于视频网站的搜索引擎是否有必要关停,其实是个较难界定的话 题。行业内都在互相观望。杨蕾建议王微关掉土豆网的搜索引擎,而王微说未必要抢先,看看形势再说。最后的结果是王微听取了杨蕾的建议。

而王微的另一位朋友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称,很多时候,王微逆反的不是杨蕾建议的内容,而是给出建议的方式,“她比较直接,说话语气较重,而王微自尊心向来较强,所以未必能够接受。”

这一点在杨蕾给予了默认。11月17日她在微博上写道,“我以前有个毛病,就是喜欢责怪别人:‘你怎么……’这是我25岁之前不是太讨人喜欢的地方…现在也没有完全改完,其实每当想指责时,应该想想对方是不是也有难处。”

不过杨蕾很是不解的一点是,在她和王微分开时,王微说她“关心土豆网胜过关心我”。

两人之间的矛盾日积月累。王微最终于2008年8月中旬提出离婚。在他们实质婚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王微的土豆网完成了第四轮融资,即2008年4 月来自凯欣亚洲、洛克菲勒财团旗下Enrick创投、IDG和纪源资本的近5700万美元,这也是迄今为止土豆网获得的五轮融资中数目最大的一笔。而在王 微提出离婚之前,坊间曾传称他和一位知名祖籍上海的美籍华裔芭蕾舞演员关系甚密。

在杨蕾提起诉讼之前,婚姻危机似乎丝毫来影响王微事业上的长足发展。这一方面是他的个性使然,另一方面,也与他所在的产业领域有关──热钱过多,泡沫过大──视频网站一直被坊间称为超级烧钱的一个行业,却引得无数风投趋之若鹜。

一直到今年3月他们才正式离婚,这是法院判决的结果。而在此之前,王微曾支付给杨蕾10万元人民币。不过,到这场离婚马拉松快到结束时,二人几乎彻底死破脸皮。这成为杨蕾决定提起财产分割诉讼的一个重要导火索。

 

 

“我们认为这是一场阴谋”
    土豆网的上述中层在接受采访时只是笼统地提及上述200万元等评估后的资产数目,而对“冻结股权”的说法非常忌讳──尽管这只是全土豆而非土豆控股的股权。

这一诉讼最终于今年11月1日,即土豆网上市冲刺前夕被上海徐汇区法院受理。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王微本人,他都不予回复,不过在评估采访要求后,王微通过土豆网一位中层向本报发声。

“如果SEC要求我们披露这方面的信息,我们一定会全力配合。”这位人士称,“杨蕾为什么不在土豆网上市之后提起财产分割诉讼呢,这样对她自己也更有利啊…我们认为这是一场阴谋。”

而杨蕾方面对此的回应是,婚姻法规定相关诉讼要在离婚之后一年内提起。也就是说,她不确定明年3月之前土豆网是否会成功上市。

王微的腾讯微博最后一次更新是11月2日,“土豆出的‘欢迎爱光临’(号称中国首部网络自制偶像剧),街边的音像店居然到处开卖了,不知道他们从哪 里搞到的全部剧集,”王微写道,“店主们自制海报市场认可,下回得请店主们把标题标得清楚下,是‘土豆年度偶像剧’而非‘台湾年度偶像剧’。”

他的口吻中流露出兴奋感,他对借助上市这一“超级助推器”后的土豆网前景寄予厚望。

一周后的11月9日(美国时间11月8日),土豆网正式向SEC提交了监管文件;文件显示它是以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土豆控股为上市主体,主承销商是瑞士信贷和德意志银行,拟在纳斯达克最多募资1.2亿美元。

引人注目的是,由于此前经过了多轮募资,王微所持有的土豆控股的股份不断被稀释,如今持股比例仅为13.4%。

点击查看原始尺寸

不过,王微占股95%,注册资本金为5000万元的上海全土豆公司,把持着土豆网增值电信和网络视听两大业务许可证的公司,是土豆网架构中关键的一环。

王微去年底提出的“全土豆计划”包括六大版块,分别为播客运营计划、热点频道计划、内容正版化计划、摄线计划、整合营销项目计划和土豆自制剧计划。他的目标是未来扩展成一家传媒集团。

然而,还没等王微换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据张震方助手称,11月10日,上海徐汇区法院冻结了王微所持三家公司的股份,其中包括全土豆公司全部的 95%的股份(4750万股)。而由于土豆网截止今年3季度仍未实现盈利,实际上是“负资产”,三家公司评估后的诉讼标的最终定为500万元,其中所持全 土豆公司的股份评估价值为200万元。

有意思的是,土豆网的上述中层在接受采访时只是笼统地提及上述200万元等评估后的资产数目,而对“冻结股权”的说法非常忌讳──尽管这只是全土豆 而非土豆控股的股权。“就算没有进行解冻,”被评为“全美最受欢迎的共同基金机构”之一的道奇·考克斯(Dodge & Cox)一位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称,“也未必会导致其上市失败,但有可能会延缓其上市进程。”

但王微显然难以容忍节外生枝的情况出现。据悉,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他认为积极斡旋,希望能够反保全。如果得以实现,则意味着,他可能会拿出高于500万元的现金,来置换先前被冻结的股权。

王微就像一位神勇的阿凡达,任何人阻挡不了他的翱翔梦,而土豆网就是他的“魅影坐骑”。不过,熟悉王微的另一位人士称,实际上王微内心一直有一种不安全感──表面豪放,内心却非常敏感,“这和他的成长经历有关,他从没见过他的父亲笑过。”

(本文发表时有删节)

 

 

观察上市公司高管离婚之烦恼

文/东方愚

就在土豆网创始人兼CEO王微和女主播杨蕾结伴到缅甸旅行、奠定感情基础的2006年5月初,知名企业家、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和他现任妻子魏雪正在北京的中国大饭店举行婚礼,有人称之为“中国企业界最具影响力的婚礼”。

而在王杨二人走进婚姻殿堂的2007年8月,李东生正成为众财经媒体的一枚“娱乐明星”,这源于TCL发布的中报显示,其前十大股东中,有一名新进 股东,名叫洪燕芬,持股量约2400万股。巧合的是,中报显示,李东生减持了约2440万股。按此间TCL的股价计,这部分股权的市值约1.2亿元人民 币。财报称减持原因为“非交易过户”。

洪是李东生的前妻。显然,这是在进行财产分割。

不过,王微和杨蕾离婚后遭财产分割诉讼,与李东生的情形完全不同,因为TCL 2004年已经上市,他要做的只是减持股份、披露信息。而王微创办的土豆网正值上市前夜,遇到 “家丑”外扬,唯恐夜长梦多。

如果说王微现在的麻烦是本命年之宿命的话,李东生当年的股权转让则属“知天命”之举了──2007年他正好50岁。且就在这一年的5月,TCL因连 续两年巨亏(2005年和2006年分别亏损3.2亿元和19.3亿元),其在深交所挂牌的股票“TCL集团”被ST处理,正式被给予退市风险警示;7 月,在《福布斯》(中文版)“中国上市公司(主要指民营上市公司)最差老板”名单中,李东生赫然在列,名居第6名。

对于财经界的“减持偿妻”现象,李东生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香港上市公司润迅通信国际前副主席杨军比如今的王微还要尴尬,他于2006年 与妻子马琳分别在深圳及香港两地申请离婚,深圳法院裁定两人只需平分3200万元人民币,然后之后香港家事法庭却判两人须平分约8亿香港资产身家,杨军不 服提起上诉,一直到去年6月,香港法庭才同意按照深圳的结果进行判决。

去年10月中旬,A股上市的北京银行副行长赵瑞安减持了20万股公司股份。细心的人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因为北京银行三季度财报披露的预约时间是10月底,按照相关规定,定期财报发布前30天高管不得增持或减持公司股份的。

到底怎么回事?北京银行另一位高管随后出来澄清称,“确定地说,赵瑞安既没有减持,更没有违规减持,而是财产分割……”

质疑者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又是在闹离婚!

对于财经界的“减持偿妻”现象,李东生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2009年10月中旬,A股上市的北京银行副行长赵瑞安减持了20万股公司股 份。细心的人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因为北京银行三季度财报披露的预约时间是10月底,按照相关规定,定期财报发布前30天高管不得增持或减持公司股份 的。

到底怎么回事?北京银行另一位高管很快出来发话了,“确定地说,赵瑞安既没有减持,更没有违规减持,而是财产分割……”质疑者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又是离婚惹的祸!

俗话说男人的两大追求是金钱和女人,书面语称作事业和爱情,对于上市公司或准上市公司高管们来说,在两者之间做出抉择或权衡,确实是一件伤脑筋的 事。而作为我们局外人来说,更难对其中的是非屈直做出判断。但反过来说,没有一个富豪或企业家不希望自己婚姻幸福的。今年6月我到深圳采访李东生时,他刚 刚陪同一位国家领导人从国外访问回来,席间亲睹他与妻子魏雪的和睦与恩爱,甚是祝福他们。

美国有位社会调查研究专家和家叫托马斯•J•斯坦利,他从1973年开始致力于美国富人生态的研究,他在著写《百万富翁的智慧》一书时,对美国 1300多位百万富翁进行调研,得出的成功秘诀是良好的信用、自我约束力、善于交际、勤勉、有贤内助的支持;调研结果同时也表明,婚姻和事业是成正相关 的,80%的事业成功和永续的人一生没有离婚,那些离婚后开创个人事业的人,第二次婚姻也会维持在十年到二十年以上。

斯坦利的研究成果,同样适用于中国企业界吗?王微显然不在此列。


土豆 背後 夫妻 恩怨 東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2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