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那些曾经倒下的金融巨头们……

http://www.yicai.com/news/2010/09/411062.html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见到周军(化名)的时候,他刚在半年前离开曾经工作三年的巴克莱银行。回忆三年来自己从雷 曼兄弟的员工成为巴克莱员工,然后自己工作的整个小组被解散,往事历历在目,甚至当年雷曼绿色的地毯换成了巴克莱的蓝色地毯也就在眼前。感慨世事迅速变迁 的同时,他的声音却非常平静。

经营结构改变巨大

周军从事的正是当年最热火,也是现在最有争议的自营交易。2009年股票交易市场出现大幅波动,原先他们组设置的交易策略无法适应市场新的形势,造 成巨大亏损。今年年初,整个组遭遇了解散的命运。在巴克莱,周军所在的股票自营交易组不是唯一遭灭顶之灾的部门,从去年开始,高风险的交易业务也在不断瓦 解。

“我身边的许多部门,多空操作的、高频交易的、基本面交易的都被砍掉了。高频交易2008年非常好,2009年上半年就有很多人走了。他们的座位, 后来被期权做市(option market making)的人取代了,自营交易业务在各个银行都在减少。”周军说,“他们(巴克莱)也不想冒很大的风险。还有来自英国的规定也对自营交易限制比较 多。”而当年雷曼兄弟的强项——二级市场业务(flow trading)则成为巴克莱扩张的主体。

两年前的今天,美国最大的投行之一雷曼兄弟突然宣布破产,这个拥有2万名员工的庞然大物轰然倒地,几乎与此同时,英国的一家普通的银行——巴克莱买下了雷曼兄弟,成为与摩根大通和高盛齐名的投行。

投行出身的巴克莱总裁戴蒙德主导了收购雷曼兄弟的谈判。最近,戴蒙德又被提拔为巴克莱的首席执行官。他的升职,也预示着巴克莱的经营策略将更偏重于 投资银行的业务。英国商务大臣Vince Cable对此表示愤怒。因为巴克莱拥有1674家分行,是大型的商业银行,这样的银行业务和风险较高的投资银行紧密联系,风险巨大。

“正在发生的是你让一个拿着极端高薪的投行负责人来接管世界其中一个主要银行,这也显示了政府建立银行委员会来查看银行的结构的明智。”Cable说。

事实上,自2000年以来,投行业务在巴克莱一路走强。2007年,投行业务所带来的利润占到整个银行的36%。如今,巴克莱的基调并没有变,不过,高风险的投行业务正逐渐被风险较低的二级市场业务所取代。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其他银行。

“花旗银行赚钱不多的、长期的、高风险的产品或部门就去掉了,因为很难向股东解释。总体的趋势是流动性比较强、杠杆比较低、比较容易向股东解释的方 向。”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本报,“例如CDO(担保债务凭证)部门就砍掉了。私募股本因为需要持有时间很长,(花旗)作为一个上市公司,每季度要公开盈利状 况,这是有矛盾的,因为很难知道将来的结果。他们就把这个部门出售了。”

与此同时,随着美国金融监管法案开始落实,本月初,摩根大通开始逐步关闭自营交易业务,紧接着,高盛集团传出类似消息,摩根士丹利则正在寻找应对之策。将来,银行业涉及自营交易的资金量将大大减少。

专家表示,由于经济形势的低迷,银行整体的业务比过去缓慢了很多,这也推动银行要在投资交易方面赚更多的钱。二级市场是很好的业务,但是它不如高风险的量化交易盈利大。所以,当监管部门要求银行远离量化交易,或在一定程度上远离,他们自然而然会增加二级市场业务。

“这就像上世纪80年代,二级市场是交易的主体,量化交易很少。”纽约大学斯登商学院教授查尔斯·默菲(Charles Murphy)告诉本报,“将来,银行会在资产负债表方面更保守,它们会有更高的保留金,必须减少风险性。银行业还是很好的商业领域,不过盈利不会像 2007年那么高了。”

经营状况明显改善

周军今年3月份离开巴克莱,加入找工作的大军。令他惊喜的是,市场上机会非常多。许多金融机构,尤其是大银行,由于业绩上升纷纷开始招人,他在一个月内就找到了新的工作。

金融危机两年后的今天,当年拿政府救助资金的银行纷纷缓过气来,不但还清了政府的救助款,而且开始盈利。

花旗银行今年连续两季度盈利。这家银行当年曾一度徘徊在国有化边缘,公司首席执行官潘伟迪(Vikram Pandit)在国会听证会上唯唯诺诺,不敢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如今,他在应对政府新金融监管法案时,也敢稍微提一下公司的不满了。

如今,摩根士丹利、瑞银、花旗等实力大大削弱,但是,经营稳健、资金充裕的银行却碰到了千载难逢的扩张机会,摩根大通、美国银行、西班牙国际银行等 以较小的代价壮大起来。美国银行并购了陷入绝境的美林公司,今年第二季度盈利354亿美元,高盛盈利88亿美元。其他银行的业绩也一片叫好。

去年年初,监管部门通过监管资本评估项目对一些机构进行了严格的压力测试。结果显示,一些机构已经具备了承受更加不利的宏观经济变动影响的能力。这 些机构刚刚缓过气,就争相偿还政府通过不良资产救助计划援助的资金。这可不是“道德高尚”,而是在“自由市场”上驰骋惯了的金融巨头们,不想被政府牵着鼻 子走。

“如果你是一个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当你看到市场开始变好,总不喜欢政府还在你的机构中起决定作用,让你业务放缓。绝大部分银行已经把欠政府的钱还清,也就从对政府的承诺中脱身。”默菲说。

债务刚刚还清,银行扬眉吐气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高管们再次发放巨额奖金。高盛的2009年年终奖金额达到历史高度。在今年的高盛股东大会上,这成为 股东们争相斥责的焦点。一位普通股东提议,希望高层管理人员离开公司三年内,仍必须持有75%以上以奖金形式获得的公司股票,从而提高公司的长期效益,这 样的提议没有被通过。此外,几乎所有的银行即使勒紧裤带,也要给一线交易员发放大量的年终奖金。

2008年金融危机刚爆发时,储户曾担心自己资产的安全性,当年的华盛顿互惠银行就是经不起挤兑,不得不被摩根大通收购。现在,这种担心也大大减轻了。金融机构核心存款的融资渠道在政府的担保下已得到改善,许多金融机构已筹集大量资本,并缓慢开始借贷。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投行的特点之一就是人员流动频繁。尤其是金融危机以后,投行的交易员仿佛是风中的蒲公英,频繁变动工作岗位。贝尔斯登倒闭后,法国巴黎银行重金吸纳了该公司四名从事二级交易业务的骨干。一年多后,其中两人又跳槽到野村证券,一名到摩根士丹利。

近来,美国证监会又开始新一轮针对雷曼兄弟垮台的调查。前雷曼兄弟高层官员再次被要求接受询问,雷曼兄弟倒台前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这让人们重新想起那些已悄悄退出众人视野的雷曼高管们。

当年对国会议员说自己对雷曼兄弟倒闭感到“恐惧”的雷曼前首席执行官理查德·福尔德(Richard Fuld),曾经一度必须出售自己千万美元收藏的名画。现在,据《华尔街日报》称,他已在纽约低调地开设了自己的投资公司——矩阵咨询(Matrix Advisors),但具体业务不明。记者使用谷歌根本无法查到该公司的网站和业务内容。

而雷曼的前首席法务长托马斯·拉叟(Thomas Russo)在纽约一家律师事务所担任资深职务。前欧洲和亚洲地区运营主管杰瑞米·以塞克斯( Jeremy Isaacs)则开始了新的投资公司。虽然这些高管们还将不时面对美国证监会的传讯,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大好前途”。

“这就是华尔街人事体系的特点。你拿别人的钱,冒很大的风险投资,赢了,你拿很多的奖金;输了,你换一家公司。任何人都会在这里面作权衡,这就是交易员的期权。”周军说。

那些 曾經 倒下 金融 巨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07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