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從春雨醫生倒閉傳聞,看移動醫療行業之困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5/1018/152401.shtml

i黑馬 王根旺 周路平 10月18日報道

春雨醫生今日被一則聳人聽聞的傳聞所纏繞。微博博主“一醫一世界”發表文章《論春雨醫生的倒掉》,論調悲觀,立場鮮明,直指移動醫療的弊端。文中對春雨醫生的唱衰,主要闡述了兩大理由:

一是入錯行。醫療本身很大,市場卻很小;看病需要信任,建立信任需要時間,資本等不起;丘壑縱橫,資本想一統市場阻力很大。

二是模式行不通。線下診所的本質依舊是“中介”,而這個中介又區別於打車中介,政府在醫療中是主導角色,任何想進入醫療行業掙錢的資本都會面臨一種道德指責。

由此文章斷言,春雨以前嘗試的模式已經很多,剩余的可信故事已經不多,必然走向失敗。

春雨醫生官方今日晚間做出回應,表示“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在創新的道路上,最開始會有鮮花和掌聲,當然也少不了冷眼和質疑,只要沒有惡意,我們都歡迎。”誠然,從春雨醫生的發展路徑和模式變革,大抵也能看到移動醫療所面臨的困境和質疑。

春雨醫生的苦苦探索

春雨醫生曾經作為改革先鋒出現在世人面前。2011年起家於遠程問診,涉及健康咨詢、家庭醫生、預約掛號、健康資訊等功能。春雨醫生一共經歷了三輪融資,2011年11月獲得藍馳創投300萬美元A輪融資;2013年3月獲得貝塔斯曼亞洲基金、藍馳創投800萬美元B輪融資;2014年8月19日,獲得中金公司、如山創投、Pavilion5000萬美元C輪融資,A、B輪投資方藍馳創投跟投,彼時成為移動醫療領域數額最大的單筆融資,風光無限。這也在醫患矛盾突出的當下,給了人們一絲希冀:通過醫療的互聯網化緩解看病難看病貴的難題。只是這點美好或許將要遭受赤裸裸的現實考驗。

根據春雨醫生首席市場官(CMO)劉成平在近期一場沙龍上分享的數據,經過4年時間的探索,春雨醫生平臺總用戶量8600萬,平臺醫生36萬名,每日解決超過27萬個問題。劉成平特意回顧總結了春雨醫生的三條發展路徑。

第一的階段是輕問診,做眾包搶答,平均每個問題在兩分鐘以內響應,用戶免費在春雨醫生咨詢,使得春雨獲得第一手健康大數據,醫生則能夠獲得平臺的補貼。這是市場初期純賠錢的買賣。

隨後是“空中醫院”的定向問診,讓醫生在春雨平臺開店,售賣自己的服務:包括圖文咨詢、電話咨詢、掛號預約、買斷醫生一定時間的私人醫生服務。醫生對自己的服務進行定價,用戶選擇其所需要的醫生以及購買其所需要的服務。不過這種電商做法依然不盡如人意。

再者是私人醫生。一方面是線上的家庭醫生:建立健康檔案,包括所有與健康相關的數據,長期的服務一個客戶,充當私人醫生的角色。另一方面是線下服務,包括分診服務、預約線下簽約的醫院專科專家,線下的春雨診所會把收集的相關數據和檔案匯集到線上。然後希望將采集到數據進行處理,提供給藥廠、藥店、醫院以換取利潤。2015年5月7日,春雨醫生宣布,將在全國5個重點城市開設25家線下診所,到2015年底,將在全國50個大中型城市開設300家診所。而診所的建設除了傳統自建診所,還有合作模式、加盟模式、托管模式,以快速複制發展線下春雨診所。

春雨的思路大抵如此。前兩個階段的做法已經漸漸被放棄,所有的商業模式探索開始進入到了第三階段,只是這依然不被看好。

線下診所沒有想象得這麽簡單。2012年成立的卓正醫療至今只有7個服務網點;今年4月剛開出的北京美中宜和綜合門診中心,其CEO知名女醫生於鶯前後忙活了近10個月。比之春雨,這兩家機構都是線下出身,有著天然的優勢。另一家線上出身轉做線下的丁香園,CEO李天天說起診所時一肚子苦水,線下線上完全不是一回事。

春雨醫生的試錯探索還在繼續。劉成平表示,春雨將連接藥品、醫院、醫生、患者、保險,前四者都需要共同的買單方——保險公司,“未來將整個這五方串聯起來,可能將來春雨醫生就是個保險公司。”

移動醫療困境

關於移動醫療,美國醫療信息與管理系統協會(HIMSS)給出的定義是,通過使用移動通信技術,比如PDA、移動電話和衛星通信等提供醫療服務和信息。不難發現,移動醫療多指通過移動互聯網提供診斷和治療服務,而移動健康則是一個更為寬泛的詞匯,它另涵蓋了非診治環節的健康監測,比如健康手環、心率監測設備。

從發展脈絡上看,移動醫療大致可分為“墻內”和“墻外”兩類。“墻內”移動醫療,指的是醫院醫療信息化從PC端到移動端的延伸,用戶多為醫生,適用範圍局限於醫院內,使用過程偏“診中”和“療中”。簡言之,“墻內”是針對醫院和醫生的2B生意。

“墻內”移動醫療給醫院和醫生帶來了很多變化。上海京頤投資人、弘暉資本創始合夥人王暉曾向i黑馬講述了他的親身感受。王的父親是一家醫院的院長,今年68歲。在王父行醫的年代,下班回家的醫生,沒有任何工具可用來監控患者病情,因此一旦病人情況危急,接到電話後他就得騎自行車匆匆返回醫院。

現在,這位老院長的新同事們,在這方面已便利得多。隨著醫院信息系統與雲端的連接,這幫30多歲的年輕人通過大屏手機上的App,可以查看包括病例、檢驗報告、影像資料等病人所有信息。他們還可以通過手機與值班護士互動,然後遠程下達醫囑,而該醫囑將同時被傳送至護士站、配藥房以及主任醫師的手機或PC上。

“移動醫療,實現了診療流程的進一步規範化、簡單化和實時化。”在王暉看來,這種能夠幫助醫生更為有效地工作、使之獲得更大社會價值和經濟價值的工具一定會受到他們的歡迎。

事實的確如此。目前,國內各家醫院對“墻內”移動醫療基本持開放和擁抱的態度。諸如春雨醫生、平安好醫生、丁香園等等。

當然,這並非意味著醫院已對移動醫療創業者敞開了大門。相反,創業者依然面臨重重壁壘。

首先,門檻極高。一般而言,在行政壟斷領域,任何一個新項目的引入,都需要相關權力部門的評估,至於該項目技術水平的高下,似乎並不那麽重要。對於希望打入“墻內”的創業者說,“搞定醫院一把手”才是最關鍵的一環。不過,隨著醫療服務市場化改革的推進,這一門檻或將被逐步削低。

其次,數據壁壘。愛康國賓董事長張黎剛曾對i黑馬說:“公立醫院擁有大量數據,但不能給你,不能開發,不能商業化,所以什麽都不能做。”如今醫院不對外開放電子病歷(EMR)數據,患者自己也沒有。因此很多創業者只能為患者另做一套數據,但這套數據能否拿來用,能否作為醫生的診療參考,都存在很大疑問。

第三,標準的不統一。由於中國醫療行業信息化缺乏頂層設計,加之國內醫院體系龐大,此類產品進入醫院時,都要重新做一個系統接口。舉個例子,如果A醫院的五個系統接口是由5家不同公司開發的,而B醫院的情況是一家公司的接口連著另外四家,這造成的結果是,醫療IT產品複制成本和交付成本極高,這也同時限制了企業的生產能力。

第四,醫保也是創業者們需要克服的難關之一。國內多個城市已在實施“智慧城市”戰略,醫保卡與交通卡、老年證及銀行卡綜合在了一起。未來,為醫院做一個App並不難,難的是你能否對接醫保入口。如果創業者能夠解決這一問題,則成功近在咫尺,不然只能繞著這堵墻原地打轉。

由於醫療資源具備稀缺性,許多創業者甚至認為,“墻內”是否移動無所謂,因為這一市場更多由醫院主宰,而非網絡平臺。因此這群懷有再造醫療行業理想的創業者,選擇了站在“墻外”,用脫離體制的方式面向患者做院外服務,他們通常切入的環節是問診。比如好大夫就是一個提供院外醫患交流的平臺,而春雨掌上醫生則可以讓患者在就醫前查詢自己有可能罹患的疾病,並向專業醫生提問。

“墻外”創業者也有自己的生存邏輯。首先,由於大多數患者90%以上的時間都待在醫院外,其間基本得不到任何醫療服務,而移動互聯網可以補上這個缺口。“墻外”創業者可以利用移動互聯網,將過去醫生只能在院內提供的服務延伸至院外。相對而言,面向2B的“墻內”生意更容易做,因為醫院資金充裕,他們也已開始重視信息化。

正如中衛基金合夥人李文罡所言,目前該領域的根本問題還是商業模式,技術倒是次要的。“醫療健康產業相對保守,很難一下子出現一項顛覆性技術。在現有技術基礎上,如能找準用戶需求並架設好商業模式,還是有很多機會的。”

這恰恰是行業的普遍困境,很多從業者坦言,這個行業太難做了。正如春雨醫生,深耕多年,積累了一批用戶,卻始終無法實現價值變現。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王根旺、周路平,i黑馬原創。如需轉載請聯系郵箱hm@chuangyejia.com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春雨 醫生 倒閉 傳聞 移動 醫療 行業 之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494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