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開發遠東,普京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0785

俄羅斯聯邦遠東土地無償配送計劃 (梁淑怡/圖)

普京總統向中國展示的遠東是一幅誘人的情景:在伊爾庫茨克有俄羅斯最大的金礦產地——蘇霍伊;在克拉斯諾雅爾斯克有龐大的鐵礦藏——烏道榮格斯克和下安哥拉斯克,以及石油產地——洛道奇諾伊;在圖瓦有很有價值的煤礦藏。

俄羅斯在制定“東傾”政策時,中國一直是舉足輕重的因素。在普京總統的“東傾”決策進程中,隨著俄羅斯國內和國際形勢的發展,尤其是在“烏克蘭危機”發生、歐盟和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不斷強化之中,中國因素的分量越來越重、越來越關鍵。但是,我們也絕不能認為,俄羅斯把自己擺脫制裁造成的困境、把開發這一地區的全部希望都押在了中國的身上。

2015年7月10日,在俄南部城市烏法總結金磚國家峰會和上合組織峰會成果的記者招待會上,俄羅斯總統普京說,為促進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開發,俄羅斯政府采取了若幹措施,其中包括建立為投資者提供部分稅收優惠的跨越式開發區、為初創企業減稅、在遠東地區建立自由港,為那些決定在遠東地區投資的企業提供一系列優惠。

普京說,俄羅斯將很快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市舉辦首屆東方經濟論壇,他已邀請中國夥伴參與這一論壇。普京表示,中國企業可以參與遠東和西伯利亞開發,相信中國企業在開發這一地區方面可以做出重要貢獻。

此外,普京建議,俄羅斯要和中國夥伴討論歐亞經濟聯盟和“絲綢之路經濟帶”之間的合作問題。普京對俄羅斯國內因將遠東的土地出租給中國而出現的不安情緒作出了表態:“讓中國臨時利用外貝加爾湖地區的11.5萬公頃土地是很好的投資方案。”

普京究竟在想什麽

俄羅斯現在最迫切的是要一條通往太平洋的通道,避開被歐盟和美國封鎖住的西向之路。而能協助它打開這條通道的中國是最佳的、最可靠的夥伴。

普京的這一講話發出了3個實質性的信號。

首先,普京的講話表明,俄羅斯遠東開發政策有了實質性的進展。俄羅斯國策的“東傾”意圖是從普京擔任第一屆總統時開始的,只是到了2007年才把對遠東的開發作為一個現實問題提出來。這一年,俄羅斯政府提出了《遠東和貝加爾湖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戰略》。但直到兩年後,即在2009年離開總統職位擔任總理的普京才批準了《2025年前遠東和貝加爾湖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戰略》。這可以算是俄羅斯關於國策“東傾”的意向性階段,這一階段的實質就是“戰略”還停留在設計師們的紙筆上,因意見相左而蹣跚前行。

2012年應該是俄羅斯國策“東傾”發生實質性變化的一年。普京責成經濟發展部制定《東西伯利亞和遠東發展法》。俄羅斯試圖成立一個國家公司——“遠東和西伯利亞國家發展公司”,統管該地區的發展。這家公司的主要任務是“吸引投資來開發西伯利亞和遠東的領土並有效地利用自然資源”。它直屬總統,其他國家機構無權過問。

這一地區包括:阿爾泰、布里亞特、薩哈(雅庫特)、圖瓦、哈卡斯、外貝加爾湖、勘察加、克拉斯諾雅爾斯克,濱海區,哈巴羅夫斯克區,阿穆爾、伊爾庫茨克、馬格丹、薩哈林和猶太自治州以及楚科奇自治區。

2012年,普京就此法揭示了俄羅斯國策“東傾”的實質。他說:“俄羅斯——世界上領土最大的國家。我們的空間我們不僅應該保存,免於外來的威脅,而且要安排好它,形成一個適合於人生活、適合於在我國各地區工作的現代環境。當然,我們應該特別要註意發展東西伯利亞和遠東。這是最重要的地緣政治任務。”他還進一步強調:“我相信,俄羅斯向太平洋的轉向、我國東部全部領土日新月異的發展不僅能給我們提供經濟的新機遇,而且也為實施積極的外交政策增添了手段。”

為了實施開發遠東的戰略計劃,普京於2014年對領導層的人事安排作出了重大調整。其中最引人註目的是,由內務部內務軍的司令員來擔任西伯利亞和北高加索聯邦區的總統特命全權代表:西伯利亞聯邦區總統特命全權代表——內務部內務軍總司令尼古拉·羅戈什金;北高加索聯邦區——北高加索內務部軍隊聯合集團軍司令員謝爾蓋·梅利科夫。

回顧一下歷史,就會發現普京在第一屆總統任期內,打贏了車臣戰爭後,派往各聯邦區的總統全權代表都是大軍區司令員。現在,內務軍總司令掌管西伯利亞和遠東的事務,與其說是出於經濟方面的考慮,不如說是政治和安全方面的決策。其指向性更為明顯:保障國土的安全和保證西伯利亞、遠東、北極地區在俄羅斯控制下。普京總統下令讓國防部建立一支北極地區集團軍,以保衛俄羅斯在這一地區的利益。

其次,普京總統在講話中提出了俄羅斯的“歐亞經濟聯盟”和“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合作問題。普京強調了俄羅斯國策的一個主要基點——“歐亞經濟聯盟”,並且將其與“絲綢之路經濟帶”並列。

普京所透露的意思是:俄羅斯東西伯利亞和遠東開發政策是為俄羅斯的利益服務的。普京向中國展示遠東的潛力和商機,是有著特定前提的——那就是一切不得損害俄羅斯的利益。俄羅斯現在最迫切的是要一條通往太平洋的通道,避開被歐盟和美國封鎖住的西向之路。而能協助它打開這條通道的中國是最佳的、最可靠的夥伴。

再次,出租遠東的土地。這一政策是作為遠東開發的實際措施提出來的。2015年1月19日,當時的遠東聯邦區總統全權代表特魯特涅夫向普京提出了出租的具體建議:“建議向遠東的每個居民或者想來到遠東的每個人提供1公頃土地,他可用來從事農業、經商、林業和狩獵業,用期為5年”。隨後,普京簽發總統令批準了這個建議。它標誌著“東傾”國策的深化。這一深化是由兩個因素決定的,一是遠東土地太多,二是居民卻太少。特魯特涅夫在給普京的報告中說:“今天在我們那里國有土地為6.14億公頃。”而遠東地區的面積為俄羅斯全部領土的36%。至於人口,那是另一番情景:該地區的總人口為640萬人,居民的密度在全俄羅斯是最低的:每平方公里為1.1人。

現在,普京總統把出租遠東的土地特別提出來,顯然是想解決那里的人口過少、資金太缺,而土地又太廣闊的問題。當然,還遠不止是這些問題,更讓普京關註的是:這些土地對俄羅斯國家安全所起的至關重大的作用。在特魯特涅夫匯報時,普京曾警覺地提問:“這6.14億公頃土地”是國防和安全用地嗎?"

從普京總統的一系列講話可以看出,俄羅斯的遠東開發政策具有對俄羅斯的利益須臾不可偏離的指向性。

遠東是個什麽樣子 (梁淑怡/圖)

俄羅斯最缺什麽?

俄羅斯國內的大公司、大的潛在資金來源尚處於觀望等待階段,而來自西方國家的投資卻是愈益收縮。所以,俄羅斯期望來自東方的投資。

在對東西伯利亞和遠東的開發中,俄羅斯目前最需要的是投資和勞動力。俄羅斯國內的大公司、大的潛在資金來源尚處於觀望等待階段,而來自西方國家的投資卻是愈益收縮。所以,俄羅斯期望來自東方的投資。盡管俄羅斯政府鼓勵居民遷到這里來,但是習慣於大城市和現代生活的俄羅斯人卻不可能舍棄他們已經擁有的一切的,這也是俄羅斯開發這一地區難以解決的難題。

向遠東移民,甚至用強迫手段遷移居民,是俄羅斯歷史上曾經出現過的沈重一頁。當然,現在的俄羅斯政府不可能重走此路。但俄國的歷史因素顯然對普京“東傾”決策有相當深刻的影響。

在這個國家的歷史進程中,對西伯利亞和遠東的開發,國策的“東傾”都曾使處於激變甚至衰敗進程中的俄羅斯 “中興”起來。在沙俄,最突出的例子是沙皇亞歷山大二世的“東傾”政策。1855年,登基不久的亞歷山大二世面對的是這樣一個俄國:在國際舞臺上的威信嚴重受損,地位從一個強國淪落為二流的國家。此時的俄國面臨歐洲強國(英國、法國、奧地利、普魯士,後來還有統一起來的德意誌帝國)的包圍、制裁和孤立。亞歷山大二世決定重振雄風,改變國策,給外交大臣提出了4點指示:一、擺脫俄國在國際舞臺上被孤立的狀態;二、恢複俄國作為一個大國強國的地位;三、取消巴黎和約的屈辱性條款(禁止俄國擁有艦隊和在黑海有軍事要塞);四、鞏固俄國與鄰國,以及中亞和遠東國家的邊界。這大概是俄國歷史上最明顯的一次國策“東傾”。

在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時,他的重臣斯托雷平為了挽救俄國的衰敗,也把目光轉向了遠東。其“土地改革”的重點就是鼓勵居民移民遠東,期望對這塊土地的開發能拯救奄奄一息的皇權。

在蘇聯時期,斯大林工業化時期的一個重大標誌就是向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大量遷移人口,采用各種手段(包括強迫的)全力高速開發荒涼的遠東地區,最終在那里形成了一個重工業和國防工業群集的地區。而到了上世紀70年代,蘇聯執政者在貝加爾湖的北端建造了橫貫東西的第二條大鐵路——貝阿鐵路。在東部濱海區修建了一系列海港。“東傾”國策所做出的成果在蘇聯解體後逐漸淡漠,有的甚至化為烏有。

普京總統非常崇拜斯托雷平,並且高度贊賞上世紀30年代的工業化決策。如今,俄羅斯的“東傾”國策除了一系列現實因素外,歷史的因素和影響顯而易見。

盡管如此,普京總統向中國展示的遠東是一幅誘人的情景。這一點,從幾個例子就可看出端倪:在伊爾庫茨克有俄羅斯最大的金礦產地——蘇霍伊;在克拉斯諾雅爾斯克有龐大的鐵礦藏——烏道榮格斯克和下安哥拉斯克,以及石油產地——洛道奇諾伊;在圖瓦有很有價值的煤礦藏。

東西伯利亞和遠東確實是個寶地,那里無限的潛力孕育著無窮的商機,遠不是租種一些土地就能概括的。而那里的商機又是和現代科技緊密聯系在一起的,僅僅靠手耕勞作不能挖掘那里的潛力。投資新產業、新技術、投資自然資源的開發和利用、投資勞動力的管理和使用,投資基礎建設,無疑會是有價值的商機選擇。

中國人要當心什麽

對於外來投資者,俄羅斯人一直懷有戒心,那種不信任感和生怕外來者拿走了俄羅斯利益的習慣勢力很強大。

但面對遠東的商機,投資者仍會碰到一系列潛在的不利因素。

首先,可能是俄羅斯的安全和利益問題。對於外來投資者,俄羅斯人一直懷有戒心,那種不信任感和生怕外來者拿走了俄羅斯利益的習慣勢力很強大(尤其是在東西伯利亞和遠東這些交通不便、人際交往不暢、現代生活影響淺的地區)。比如說,在俄羅斯上下兩院中,就有人擔心將土地出租給中國,會造成中國對這些土地的兼並。但也有清醒的頭腦,比如上院主席馬特維延科針對此議就表示:“在出租土地的協議中,我們會寫清下述問題:我們的利益應該得到嚴格的保障,我們出租多少土地,以什麽樣的條件出租,我們準備引進多少外國工人,要保證給當地人創造多少就業位置。”普京讓內務軍司令擔任在遠東的全權代表,加強這一地區的安全保衛工作並不是無的放矢。

其次,可能是各國在這一地區的競爭。有些中國人已經習慣於把普京總統示好的話語看成是唯一的標尺,把在俄羅斯受到制裁的困難時期我們所提供的幫助過分誇大了。

事實上,普京總統展示遠東的商機並不完全是針對中國的。在烏法峰會的同一次講話中,他還說過這樣的話:“我們將利用所有的手段來與所有國家——與美國,與歐洲國家,與亞洲國家進行合作。但是,當然我們將積極地發展首先是那些想和我們合作的國家的關系。”

因此,這里我們要搞清兩個誤讀:一是,認為俄羅斯與美國是解不開的死對頭的觀念。事實上,在當今世界上,國與國的關系早就不是那種非友即敵的僵化狀態了,有時是友,有時是敵,全看自己國家的利益需要了。而在普京總統的眼中,俄羅斯利益卻是永恒不變的標準。二是,似乎中國是俄羅斯的唯一選擇。對俄羅斯來講,似乎並不完全是這樣。俄羅斯把中國看成是“想和我們合作的國家”,而想和俄羅斯合作的潛在國家有的是。面對遠東這塊大蛋糕,美國難道不想嗎?只不過是在等待合適的時機而已。事實上,即使因“烏克蘭危機”引發俄美對抗,這兩個國家之間的經濟甚至軍事合作也並沒有完全中斷。

第三,可能是利用遠東商機者之間的不協作和不正規化操作。在新俄羅斯聯邦存在的近二十幾年中,這種情況時有出現,嚴重影響了中俄之間的正常合作。因此,在新時期,以公司、集團的力量、以新科技的手段開發遠東地區應成為中俄合作的主流。

此外,必須預防在中俄合作史上曾經出現過俄羅斯軍警肆意沒收華商財物的“莫斯科大市場事件”,或遠東地區“炮打中國船只”的事件。

總之,中國參與遠東的開發,將會引起整個東北亞格局的變化,對太平洋地區以至整個世界的戰略動向產生深刻的影響。俄羅斯在制定“東傾”政策時,中國一直是舉足輕重的因素。在普京總統的“東傾”決策進程中,隨著俄羅斯國內和國際形勢的發展,尤其是在“烏克蘭危機”發生、歐盟和美國對俄羅斯的制裁不斷強化之中,中國因素的分量越來越重、越來越關鍵。但是,我們也絕不能認為,俄羅斯把自己擺脫制裁造成的困境、把開發這一地區的全部希望都押在了中國的身上。

開發 遠東 普京 在下 一盤 很大 的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448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