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改變中國留學歷史的兩封信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5788

李政道(右)在給方毅的信里說,中國不應該收繳留學生從國外獲得的獎學金,鄧小平(左)批示後,國家改變了做法。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方毅將李政道的信轉給了鄧小平,並寫道:李政道先生所說的問題,請特別批示一下,因為我批了不頂事……

改革開放初期,停止了中國追繳獎助學金制度、改變了中國留學歷史的,是由民間人士發出的兩封私信。

從互派交換生到單派進修人員

1972年尼克松訪華之後,中國開始重啟與西方的教育交流。只是,連續多年都屬交換性質——互派人員到對方國度留學,留學期間的費用由對方支出。由於西方國家很少有人來華留學,所以中國派出人員規模極小,且多是學語言的。

1977年8月8日,第三次複出、分工主管全國科教工作的鄧小平在科教座談會上提出,“接受華裔學者回國是我們發展科學技術的一項具體措施,派人出國留學也是一項具體措施”。1978年6月23日,鄧小平再次作出指示:“我贊成留學生的數量增大,主要搞自然科學……要成千上萬地派,不是只派十個八個……現在我們的格局太小,要千方百計加快步伐……今年派三千出去。”他的意思很明確,除每年互派少量交換人員去學習語言外,還應單方面大量派出留學、進修人員去西方學習自然科學等。

雖然鄧小平發了話,教育和科研部門在開展留學工作時仍然十分謹慎。這可能有兩方面的原因:第一,保守勢力還相當強大。他們對推行開放政策存在很大疑慮。第二,長年的殘酷內鬥,使得中國十分貧窮,外匯尤其缺乏。而當時主持留學工作的一些領導人不熟悉國際慣例,對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的大學獎勵學術、向研究生提供大量資助的情況並不了解,曾籠統表示費用可以“由我自理”,以至於公派出去的進修人員不但要自付生活費,甚至還要向對方交納大量實驗費用,而這是積貧多年的國家所難以負擔的。

在收入方面,包括交換生在內、獲得了西方國家資助的留學人員要遠遠超出國家公派進修人員,當然也要超出國內的工薪人員。為了積累資金公派出更多的進修人員,也為了平息部分“紅眼病”患者的嫉妒,中國的外交和財政部門秘密推行收繳留學人員從西方所獲得的獎學金、助學金的政策。

舒雨上書

1979年5月30日,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教師、老舍女兒舒雨寫了一封沒有擡頭的信。次日,該信經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副部長張致祥轉給了國務院副總理、國家科委主任兼中國科學院院長方毅。

這封信的主要內容是舒雨的感受和建議。她和另外12位教師於1978年7月被交換到聯邦德國學習語言,得到了德方的資助。除房費外,他們每人每月尚有750馬克或更多一些的生活費。按照有關規定上繳之後,“除了夥食費在200馬克內憑發票向使館實報報銷外,零用錢只有23馬克(約合人民幣20元)”。這給他們的生活和交流帶來了極大的不便。他們不敢入鄉隨俗去酒吧和德國朋友交流,因為買不起啤酒;也不敢接受邀請去德國朋友家吃飯,因為買不起鮮花或小禮物;買包括食品在內的任何小東西他們都索要發票,引得周圍的人頗為驚詫,因為德國的很多商店都不提供發票,只應要求提供手寫的收據;他們還不得不每月花上三四個整天來仔細核對各種賬目……所有這些都損傷了他們的尊嚴。有些人躲了起來,不願意見外人,而這又使得外國朋友認為中國人很孤僻。在這封辭真意切的信中,她個人提出的解決問題的辦法是:“應該適當提高進修人員的零用費”、“應該簡化夥食費報銷手續”、“實行勤工儉學,減輕國家負擔”。

6月4日,方毅認真閱讀了這封信,還在邊頁批註:太不合理了。他隨即把此信轉呈給鄧小平閱,稱此信“反映了不少問題”。6月6日,鄧小平批複:請方毅同誌商同有關方面,提出具體的改進辦法,迅速組織實行。6月10日,方毅要求中國科學院秦力生副秘書長等將此信及有關批示告知財政部。

李政道來信

令方毅不滿的是,此問題並沒能迅速得到解決。1979年9月30日,他又收到了諾貝爾獎得主、CUSPEA(中美聯合招考物理研究生計劃)發起人李政道的信。在強烈建議國家應多派研究生出國攻讀學位的同時,李政道還提出了“一個連帶的小問題”:

最近聽說國內有文件,要向哥校五位才自中國來的研究生,從哥校給他們的獎學金中扣錢上繳。聞訊後,大為吃驚,難以置信,這是不宜亦不能做的。獎學金並非薪金,給獎學金是有其固定目的的,獎學金的數目,是按在使學生安心研究學習的原則下,依當地適當生活的最低要求,經慎重考慮後,才決定的,是不能再減少的。

假使這消息是真的話,這必然使將來送研究生出國這條路受極大的打擊。在學習上,這會使中國失去這重要機會,去透徹地知道和了解究竟美國對本國科學工作者如何訓練的真相內況。在經濟上,每一學者以後的出國,中國必須全部負擔他們一切的費用。我想,您一定不會同意。這是有害無益,因小失大,對四個現代化絕對不利的事情。

希望這消息並非正確,亟盼您能在百忙中給我指示,不勝感激。

李政道所講的“每一學者以後的出國,中國必須全部負擔他們一切的費用”並非空話。事實上,威斯康星大學、馬普學會、洪堡基金會等外國機構已對中國政府收繳他們給出的獎、助學金的相關規定提出強烈批評,有的機構還提出要壓低或取消對中國留學、進修人員的資助。

10月19日,方毅將李政道的信轉呈給鄧小平,並寫道:第四頁李政道先生所說的問題,請特別批示一下,因為我批了不頂事。但這確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李政道先生的意見是對的。10月20日,鄧小平批示:李政道的意見是對的,請方毅同誌召集有關部門討論,改變現在的不妥的辦法。

不久,國家果斷廢止了以往的做法,阻礙留學工作一個重要障礙就這樣被消除了。而獲得國外資助的人員因此增加了交流機會,過起了有尊嚴的生活。

改變 中國 留學 歷史 的兩 封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029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