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從"K歌之王"到miniKTV新人, 它能否燒出個未來?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7/0917/165166.shtml

從"K歌之王"到miniKTV新人, 它能否燒出個未來?
創業家 創業家

從

於“K歌之王”雷石而言,一面是精耕細作21年的雄厚背景,一面卻是轉身後要面臨的各種不確定。miniKTV市場有多大,要燒多少錢,雷石能走到哪一步,什麽時候才是收割季節?

首發 | 創業家&i黑馬(ID:chuangyejia)

文 | 王巧愛

“K歌之王”雷石孵化的miniKTV項目WOW屋正在參與一場大戰。創始人馬傑很想知道,燒錢的行業究竟該怎麽燒。

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年初,miniKTV在國內興起,出現了咪噠miniK、友唱M-bar等多個玩家。2017年年初,雷石孵化了miniKTV項目WOW屋,4月正式投放。8月,WOW屋小亭子的發貨量達到了每日100-200臺,每天需要近千人來安裝調試。

這讓馬傑足夠興奮,但他“興奮五分鐘後,開心就變成了壓力”。作為雷石的CEO,馬傑輕車熟路,可作為WOW屋創始人,他還要面對不少挑戰。

眼下,在資本追逐下,各個玩家正在跑馬圈地,雷石也聲稱隨時準備AII IN。

但於雷石而言,一面是精耕細作21年的雄厚背景,一面卻是轉身後新市場中的各種不確定。“這就像登高以後看見的巨大草原”,馬傑說。這個市場有多大,要燒多少錢,雷石能走到哪一步,什麽時候才是收割季節,他還不清楚。

 “K歌之王”的轉身

WOW屋讓雷石步入了一場21年來從未有過的跑馬圈地中。

從今年4月正式鋪設起,至8月,WOW屋投放了6000多臺小房子,簽約近3萬臺,並已簽約院線6000多家。

微信圖片_20170917102610

雷石合夥人、COO王勇告訴創業家&i黑馬,目前,WOW屋已推出了自主設計的新房子,正在跟商超合作,接下來還會走進小區、學校以及高鐵站。“WOW屋在業內以速度第一的狀態在前進”。

然而,在此前的20年里,雷石的狀態更符合“悶聲發大財”。

1996年,雷石從賣光盤起家。1999年,雷石開始嘗試機頂盒和光盤點歌系統,直到2004年,雷石憑借機頂盒PK掉了聯想,享受到了從“團戰”中勝出的紅利,“一直活得很舒服“,盡管遭遇到了2008年金融危機的沖擊, 但2009年銷售額意外突破千萬元。2010年,在中國大陸KTV的VOD設備領域,雷石年銷售額接近整個市場的50%。

雷石還享有“KTV領域微軟”的美名。2012年後,雷石稱其建成了全球最大的正版歌曲雲端曲庫,“80%卡拉OK版的曲目都來自雷石”。

但也是這一時期,隨著娛樂方式多元化、KTV行業自身的新意不多,以及在“八項規定“政策風向等多重因素的影響和沖擊下,行業頹勢已成必然。

2016年8月,日本卡拉OK連鎖巨頭SHIDAX同時關閉56家門店,國內第一梯隊的錢櫃被爆出關店消息。一直活得“很滋潤”的雷石,2016年的利潤也大幅下跌至百萬級,而困於行業天花板,雷石始終沒能成為獨角獸。

2015年,雷石獲得了清華啟迪、清控銀杏等2億元的投資。王勇告訴創業家&i黑馬。但雷石沒有動作,“錢一直躺在賬戶里,最後還升值變成了3億多”。

雷石進入“冬眠”。2012年11月,小米收購多看科技,雷石創始人王川順勢加盟小米成為其聯合創始人。CEO馬傑也完成了去往青海湖、雲南洱海、塔克拉瑪幹沙漠等多地的騎行體驗,思考未來的發展之路。

像養一個孩子

也是在這時,咪噠miniK、友唱M-bar開始布局miniKTV。

最早入局的是咪噠miniK,2015年下半年開始,它借助遊戲幣的支付形式,在遊戲廳內開啟了這項跟娃娃機搶生意的事業。

馬傑告訴創業家&i黑馬,早在幾年前,日本、臺灣興起miniKTV時雷石就關註到了這個風向,但囿於投幣的支付方式,他並不看好這個行業。

雷石在觀望:不太了解這個新業態,“怕像易到那樣,起個大早卻趕個晚集”,也顧忌這可能對主業務造成影響。據了解,雷石傳統的點歌系統和曲庫服務業務占其營收份額已達到了70%。

據媒體報道,自2015年下半年,咪噠miniK的投放已鋪到了全國500多個城市,至今年7月,其用戶量突破1000萬。2016年1月,友唱M-bar獲得天使輪融資,全國裝機量已達5000多臺,覆蓋約29個省份、140座城市,直營比例約80%。

直到2016年下半年,馬傑發現他身邊的老人“都會發紅包了”,他驚覺自己低估了手機支付的蔓延速度。馬傑覺得時機成熟了,“這事要拼命幹了”。2016年11月,雷石決定做mini KTV項目。

WOW屋產品總監連生爐告訴創業家&i黑馬,馬傑拍板了三件事:第一,給這個新項目命名為WOW屋,第二,放棄雷石現成技術支撐的服務器系統,重新設計更便捷的單機版,第三,拔掉投幣器。

事後,馬傑告訴創業家&i黑馬記者,2015年5月,他完成了一場為期五天的塔克拉瑪幹公路騎行,之後他明確了一件事:說走就走,說幹就幹,“創業也一樣,等你真正想明白,基本上也沒你什麽事了。”馬傑說。

2017年春節前,雷石開始在一些城市投放試點。他們在西安試運營時發現,單臺miniKTV每月的收入是8000元。連生爐說,此後,整個團隊開始像陀螺一樣發力。

目前,WOW屋已完成跟全國6000余家電影院線的合作簽約,每日出貨量保持在100-200臺。馬傑說,對於雷石來講,做WOW屋不能算“揮刀自宮”,可以說是二次創業,“內部孵化一個項目,不用雷石現在的體系,不沾染雷石過多的氣息,是我們重新組的團隊,像養一個‘孩子’。”

理想與現實

馬傑說,“唱歌這事兒,雷石有渾身的本領能教這個兒子(創業家&i黑馬註:這里指WOW屋)”。

在他的構想中,雷石WOW屋布局的不光是唱歌這事,“這是一個上千億的音樂產業生態”。上遊可以做專門的唱歌培訓、教育,下遊可以做歌曲排行榜、作品宣發、篩選好的音樂人。而唱歌環節,除了用WOW屋小亭子,還可以依靠大數據,串聯電視、家庭影院,用戶能全網聯動實現無憂K歌。

雷石的期望是,未來WOW屋可以實現每平方公里鋪設2組4臺小房子,“可能用不上一兩年”,能讓所有人免費唱歌。

移風易俗,莫善於樂。馬傑說,當他目睹上到老者下到孩童都鉆進那個小房子時,就覺得離自己想做全國最大KTV老板的理想越來越近了。

然而,雷石的壓力並不小。

除了上文所述的mini KTV項目相繼獲得融資外,量販式的傳統KTV也開始借鑒miniKTV的玩法,用各種優化舉措吸引、留存用戶。

讓雷石最為擔心的是市場本身。王勇說,“我們特別怕這個行業會被一些只想快速賺錢的人給毀掉。”

政策也關註到了這個新生事物。

2017年7月20日,文化部印發《關於引導迷你歌詠亭市場健康發展的通知》,對迷你歌詠亭平臺運營企業做出了明確規定和要求。業內人士認為,這將倒逼行業洗牌,迎來一波大吃小,也會讓部分不合規者淘汰出局。

雷石發現,一旦入局,市場就不會留給他們從容的時間。艾媒咨詢發布的《2017年中國線下迷你KTV專題研究報告》顯示,預計 2018 年線下迷你 KTV 市場規模將繼續增長至 70.1 億元,增長率達 120.4%。

“慢不了了,需要集中所有的資本、人力,能用的都得用上,讓它飛得更高”,馬傑說。

能否“燒”出個未來?

在過去21年里,馬傑認為雷石最大的成功在於,率先將每個孤島一樣的歌廳串聯起來,實現了KTV曲庫的互聯網化。

這恰恰也是雷石最大的失敗所在,因為“沒能更早實現互聯網化”,馬傑說,很多歌廳都因為顧忌自身數據泄露等原因,拒絕聯網,而雷石也就此妥協。

馬傑說,他加入雷石18年,每年年初,他都會問一遍自己,這個行業還會不會存在。“尤其這兩年,越問越直接”。直到miniKTV出現,他才有了答案,唱歌這件事不會消逝,只是形式會改變。

但這並沒有緩解焦慮。馬傑說,有時候想起這件事,他會睡不著覺,“做一個公司也是一個循環,生產出來推出去,安裝、維修,一個鏈條接著一個。”

雷石的焦慮更多來自不確定。馬傑說,“這個事(創業家&i黑馬註:miniKTV市場)不太敢想,它到底多大?我不知道。雖然感覺足夠大,但也沒說一定燒多少錢,就能把它燒出來。”

說到燒錢,馬傑還提到程維,“我相信滴滴燒錢是因為,內心隱隱覺得燒到一定程度後能把這個市場燒出來”。

燒不出來的更多。

服飾行業的龍頭企業美特斯邦威,早在2010年就上線“邦購物”電商平臺,此後又啟動O2O戰略開了1000多家線下體驗店,2015年又推出“有範兒”APP,但終究未能轉型成功,2016年的年度虧損達到1億,創始人周成建宣布退位。

一代鞋王百麗,繼今年4月低價賣給鼎暉投資後,在7月27日,又正式宣布退出香港聯合交易所。

還有更多傳統硬件供應商、餐飲品牌,在互聯網的沖擊下飄搖不定。有人嘗試轉變,有人苦撐直至退場。

凡客陳年說,他永遠不知道明天互聯網會發生什麽。雷石的焦慮與之類似。

馬傑喜歡讀書,對於WOW屋能不能做成這個問題,在看完《三體》後,他說自己解脫了,“我不介意雷石能不能做成,以及最終會不會消失。我介意的是,雷石有機會做成,但最終做成的卻不是它。”

miniKTV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歌之王 miniKTV 新人 能否 燒出 出個 未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412

從"K歌之王"到miniKTV新人, 它能否燒出個未來?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7/0917/165166.shtml

從"K歌之王"到miniKTV新人, 它能否燒出個未來?
創業家 創業家

從

於“K歌之王”雷石而言,一面是精耕細作21年的雄厚背景,一面卻是轉身後要面臨的各種不確定。miniKTV市場有多大,要燒多少錢,雷石能走到哪一步,什麽時候才是收割季節?

首發 | 創業家&i黑馬(ID:chuangyejia)

文 | 王巧愛

“K歌之王”雷石孵化的miniKTV項目WOW屋正在參與一場大戰。創始人馬傑很想知道,燒錢的行業究竟該怎麽燒。

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年初,miniKTV在國內興起,出現了咪噠miniK、友唱M-bar等多個玩家。2017年年初,雷石孵化了miniKTV項目WOW屋,4月正式投放。8月,WOW屋小亭子的發貨量達到了每日100-200臺,每天需要近千人來安裝調試。

這讓馬傑足夠興奮,但他“興奮五分鐘後,開心就變成了壓力”。作為雷石的CEO,馬傑輕車熟路,可作為WOW屋創始人,他還要面對不少挑戰。

眼下,在資本追逐下,各個玩家正在跑馬圈地,雷石也聲稱隨時準備AII IN。

但於雷石而言,一面是精耕細作21年的雄厚背景,一面卻是轉身後新市場中的各種不確定。“這就像登高以後看見的巨大草原”,馬傑說。這個市場有多大,要燒多少錢,雷石能走到哪一步,什麽時候才是收割季節,他還不清楚。

 “K歌之王”的轉身

WOW屋讓雷石步入了一場21年來從未有過的跑馬圈地中。

從今年4月正式鋪設起,至8月,WOW屋投放了6000多臺小房子,簽約近3萬臺,並已簽約院線6000多家。

微信圖片_20170917102610

雷石合夥人、COO王勇告訴創業家&i黑馬,目前,WOW屋已推出了自主設計的新房子,正在跟商超合作,接下來還會走進小區、學校以及高鐵站。“WOW屋在業內以速度第一的狀態在前進”。

然而,在此前的20年里,雷石的狀態更符合“悶聲發大財”。

1996年,雷石從賣光盤起家。1999年,雷石開始嘗試機頂盒和光盤點歌系統,直到2004年,雷石憑借機頂盒PK掉了聯想,享受到了從“團戰”中勝出的紅利,“一直活得很舒服“,盡管遭遇到了2008年金融危機的沖擊, 但2009年銷售額意外突破千萬元。2010年,在中國大陸KTV的VOD設備領域,雷石年銷售額接近整個市場的50%。

雷石還享有“KTV領域微軟”的美名。2012年後,雷石稱其建成了全球最大的正版歌曲雲端曲庫,“80%卡拉OK版的曲目都來自雷石”。

但也是這一時期,隨著娛樂方式多元化、KTV行業自身的新意不多,以及在“八項規定“政策風向等多重因素的影響和沖擊下,行業頹勢已成必然。

2016年8月,日本卡拉OK連鎖巨頭SHIDAX同時關閉56家門店,國內第一梯隊的錢櫃被爆出關店消息。一直活得“很滋潤”的雷石,2016年的利潤也大幅下跌至百萬級,而困於行業天花板,雷石始終沒能成為獨角獸。

2015年,雷石獲得了清華啟迪、清控銀杏等2億元的投資。王勇告訴創業家&i黑馬。但雷石沒有動作,“錢一直躺在賬戶里,最後還升值變成了3億多”。

雷石進入“冬眠”。2012年11月,小米收購多看科技,雷石創始人王川順勢加盟小米成為其聯合創始人。CEO馬傑也完成了去往青海湖、雲南洱海、塔克拉瑪幹沙漠等多地的騎行體驗,思考未來的發展之路。

像養一個孩子

也是在這時,咪噠miniK、友唱M-bar開始布局miniKTV。

最早入局的是咪噠miniK,2015年下半年開始,它借助遊戲幣的支付形式,在遊戲廳內開啟了這項跟娃娃機搶生意的事業。

馬傑告訴創業家&i黑馬,早在幾年前,日本、臺灣興起miniKTV時雷石就關註到了這個風向,但囿於投幣的支付方式,他並不看好這個行業。

雷石在觀望:不太了解這個新業態,“怕像易到那樣,起個大早卻趕個晚集”,也顧忌這可能對主業務造成影響。據了解,雷石傳統的點歌系統和曲庫服務業務占其營收份額已達到了70%。

據媒體報道,自2015年下半年,咪噠miniK的投放已鋪到了全國500多個城市,至今年7月,其用戶量突破1000萬。2016年1月,友唱M-bar獲得天使輪融資,全國裝機量已達5000多臺,覆蓋約29個省份、140座城市,直營比例約80%。

直到2016年下半年,馬傑發現他身邊的老人“都會發紅包了”,他驚覺自己低估了手機支付的蔓延速度。馬傑覺得時機成熟了,“這事要拼命幹了”。2016年11月,雷石決定做mini KTV項目。

WOW屋產品總監連生爐告訴創業家&i黑馬,馬傑拍板了三件事:第一,給這個新項目命名為WOW屋,第二,放棄雷石現成技術支撐的服務器系統,重新設計更便捷的單機版,第三,拔掉投幣器。

事後,馬傑告訴創業家&i黑馬記者,2015年5月,他完成了一場為期五天的塔克拉瑪幹公路騎行,之後他明確了一件事:說走就走,說幹就幹,“創業也一樣,等你真正想明白,基本上也沒你什麽事了。”馬傑說。

2017年春節前,雷石開始在一些城市投放試點。他們在西安試運營時發現,單臺miniKTV每月的收入是8000元。連生爐說,此後,整個團隊開始像陀螺一樣發力。

目前,WOW屋已完成跟全國6000余家電影院線的合作簽約,每日出貨量保持在100-200臺。馬傑說,對於雷石來講,做WOW屋不能算“揮刀自宮”,可以說是二次創業,“內部孵化一個項目,不用雷石現在的體系,不沾染雷石過多的氣息,是我們重新組的團隊,像養一個‘孩子’。”

理想與現實

馬傑說,“唱歌這事兒,雷石有渾身的本領能教這個兒子(創業家&i黑馬註:這里指WOW屋)”。

在他的構想中,雷石WOW屋布局的不光是唱歌這事,“這是一個上千億的音樂產業生態”。上遊可以做專門的唱歌培訓、教育,下遊可以做歌曲排行榜、作品宣發、篩選好的音樂人。而唱歌環節,除了用WOW屋小亭子,還可以依靠大數據,串聯電視、家庭影院,用戶能全網聯動實現無憂K歌。

雷石的期望是,未來WOW屋可以實現每平方公里鋪設2組4臺小房子,“可能用不上一兩年”,能讓所有人免費唱歌。

移風易俗,莫善於樂。馬傑說,當他目睹上到老者下到孩童都鉆進那個小房子時,就覺得離自己想做全國最大KTV老板的理想越來越近了。

然而,雷石的壓力並不小。

除了上文所述的mini KTV項目相繼獲得融資外,量販式的傳統KTV也開始借鑒miniKTV的玩法,用各種優化舉措吸引、留存用戶。

讓雷石最為擔心的是市場本身。王勇說,“我們特別怕這個行業會被一些只想快速賺錢的人給毀掉。”

政策也關註到了這個新生事物。

2017年7月20日,文化部印發《關於引導迷你歌詠亭市場健康發展的通知》,對迷你歌詠亭平臺運營企業做出了明確規定和要求。業內人士認為,這將倒逼行業洗牌,迎來一波大吃小,也會讓部分不合規者淘汰出局。

雷石發現,一旦入局,市場就不會留給他們從容的時間。艾媒咨詢發布的《2017年中國線下迷你KTV專題研究報告》顯示,預計 2018 年線下迷你 KTV 市場規模將繼續增長至 70.1 億元,增長率達 120.4%。

“慢不了了,需要集中所有的資本、人力,能用的都得用上,讓它飛得更高”,馬傑說。

能否“燒”出個未來?

在過去21年里,馬傑認為雷石最大的成功在於,率先將每個孤島一樣的歌廳串聯起來,實現了KTV曲庫的互聯網化。

這恰恰也是雷石最大的失敗所在,因為“沒能更早實現互聯網化”,馬傑說,很多歌廳都因為顧忌自身數據泄露等原因,拒絕聯網,而雷石也就此妥協。

馬傑說,他加入雷石18年,每年年初,他都會問一遍自己,這個行業還會不會存在。“尤其這兩年,越問越直接”。直到miniKTV出現,他才有了答案,唱歌這件事不會消逝,只是形式會改變。

但這並沒有緩解焦慮。馬傑說,有時候想起這件事,他會睡不著覺,“做一個公司也是一個循環,生產出來推出去,安裝、維修,一個鏈條接著一個。”

雷石的焦慮更多來自不確定。馬傑說,“這個事(創業家&i黑馬註:miniKTV市場)不太敢想,它到底多大?我不知道。雖然感覺足夠大,但也沒說一定燒多少錢,就能把它燒出來。”

說到燒錢,馬傑還提到程維,“我相信滴滴燒錢是因為,內心隱隱覺得燒到一定程度後能把這個市場燒出來”。

燒不出來的更多。

服飾行業的龍頭企業美特斯邦威,早在2010年就上線“邦購物”電商平臺,此後又啟動O2O戰略開了1000多家線下體驗店,2015年又推出“有範兒”APP,但終究未能轉型成功,2016年的年度虧損達到1億,創始人周成建宣布退位。

一代鞋王百麗,繼今年4月低價賣給鼎暉投資後,在7月27日,又正式宣布退出香港聯合交易所。

還有更多傳統硬件供應商、餐飲品牌,在互聯網的沖擊下飄搖不定。有人嘗試轉變,有人苦撐直至退場。

凡客陳年說,他永遠不知道明天互聯網會發生什麽。雷石的焦慮與之類似。

馬傑喜歡讀書,對於WOW屋能不能做成這個問題,在看完《三體》後,他說自己解脫了,“我不介意雷石能不能做成,以及最終會不會消失。我介意的是,雷石有機會做成,但最終做成的卻不是它。”

miniKTV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歌之王 miniKTV 新人 能否 燒出 出個 未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413

從"K歌之王"到miniKTV新人, 它能否燒出個未來?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7/0917/165166.shtml

從"K歌之王"到miniKTV新人, 它能否燒出個未來?
創業家 創業家

從

於“K歌之王”雷石而言,一面是精耕細作21年的雄厚背景,一面卻是轉身後要面臨的各種不確定。miniKTV市場有多大,要燒多少錢,雷石能走到哪一步,什麽時候才是收割季節?

首發 | 創業家&i黑馬(ID:chuangyejia)

文 | 王巧愛

“K歌之王”雷石孵化的miniKTV項目WOW屋正在參與一場大戰。創始人馬傑很想知道,燒錢的行業究竟該怎麽燒。

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年初,miniKTV在國內興起,出現了咪噠miniK、友唱M-bar等多個玩家。2017年年初,雷石孵化了miniKTV項目WOW屋,4月正式投放。8月,WOW屋小亭子的發貨量達到了每日100-200臺,每天需要近千人來安裝調試。

這讓馬傑足夠興奮,但他“興奮五分鐘後,開心就變成了壓力”。作為雷石的CEO,馬傑輕車熟路,可作為WOW屋創始人,他還要面對不少挑戰。

眼下,在資本追逐下,各個玩家正在跑馬圈地,雷石也聲稱隨時準備AII IN。

但於雷石而言,一面是精耕細作21年的雄厚背景,一面卻是轉身後新市場中的各種不確定。“這就像登高以後看見的巨大草原”,馬傑說。這個市場有多大,要燒多少錢,雷石能走到哪一步,什麽時候才是收割季節,他還不清楚。

 “K歌之王”的轉身

WOW屋讓雷石步入了一場21年來從未有過的跑馬圈地中。

從今年4月正式鋪設起,至8月,WOW屋投放了6000多臺小房子,簽約近3萬臺,並已簽約院線6000多家。

微信圖片_20170917102610

雷石合夥人、COO王勇告訴創業家&i黑馬,目前,WOW屋已推出了自主設計的新房子,正在跟商超合作,接下來還會走進小區、學校以及高鐵站。“WOW屋在業內以速度第一的狀態在前進”。

然而,在此前的20年里,雷石的狀態更符合“悶聲發大財”。

1996年,雷石從賣光盤起家。1999年,雷石開始嘗試機頂盒和光盤點歌系統,直到2004年,雷石憑借機頂盒PK掉了聯想,享受到了從“團戰”中勝出的紅利,“一直活得很舒服“,盡管遭遇到了2008年金融危機的沖擊, 但2009年銷售額意外突破千萬元。2010年,在中國大陸KTV的VOD設備領域,雷石年銷售額接近整個市場的50%。

雷石還享有“KTV領域微軟”的美名。2012年後,雷石稱其建成了全球最大的正版歌曲雲端曲庫,“80%卡拉OK版的曲目都來自雷石”。

但也是這一時期,隨著娛樂方式多元化、KTV行業自身的新意不多,以及在“八項規定“政策風向等多重因素的影響和沖擊下,行業頹勢已成必然。

2016年8月,日本卡拉OK連鎖巨頭SHIDAX同時關閉56家門店,國內第一梯隊的錢櫃被爆出關店消息。一直活得“很滋潤”的雷石,2016年的利潤也大幅下跌至百萬級,而困於行業天花板,雷石始終沒能成為獨角獸。

2015年,雷石獲得了清華啟迪、清控銀杏等2億元的投資。王勇告訴創業家&i黑馬。但雷石沒有動作,“錢一直躺在賬戶里,最後還升值變成了3億多”。

雷石進入“冬眠”。2012年11月,小米收購多看科技,雷石創始人王川順勢加盟小米成為其聯合創始人。CEO馬傑也完成了去往青海湖、雲南洱海、塔克拉瑪幹沙漠等多地的騎行體驗,思考未來的發展之路。

像養一個孩子

也是在這時,咪噠miniK、友唱M-bar開始布局miniKTV。

最早入局的是咪噠miniK,2015年下半年開始,它借助遊戲幣的支付形式,在遊戲廳內開啟了這項跟娃娃機搶生意的事業。

馬傑告訴創業家&i黑馬,早在幾年前,日本、臺灣興起miniKTV時雷石就關註到了這個風向,但囿於投幣的支付方式,他並不看好這個行業。

雷石在觀望:不太了解這個新業態,“怕像易到那樣,起個大早卻趕個晚集”,也顧忌這可能對主業務造成影響。據了解,雷石傳統的點歌系統和曲庫服務業務占其營收份額已達到了70%。

據媒體報道,自2015年下半年,咪噠miniK的投放已鋪到了全國500多個城市,至今年7月,其用戶量突破1000萬。2016年1月,友唱M-bar獲得天使輪融資,全國裝機量已達5000多臺,覆蓋約29個省份、140座城市,直營比例約80%。

直到2016年下半年,馬傑發現他身邊的老人“都會發紅包了”,他驚覺自己低估了手機支付的蔓延速度。馬傑覺得時機成熟了,“這事要拼命幹了”。2016年11月,雷石決定做mini KTV項目。

WOW屋產品總監連生爐告訴創業家&i黑馬,馬傑拍板了三件事:第一,給這個新項目命名為WOW屋,第二,放棄雷石現成技術支撐的服務器系統,重新設計更便捷的單機版,第三,拔掉投幣器。

事後,馬傑告訴創業家&i黑馬記者,2015年5月,他完成了一場為期五天的塔克拉瑪幹公路騎行,之後他明確了一件事:說走就走,說幹就幹,“創業也一樣,等你真正想明白,基本上也沒你什麽事了。”馬傑說。

2017年春節前,雷石開始在一些城市投放試點。他們在西安試運營時發現,單臺miniKTV每月的收入是8000元。連生爐說,此後,整個團隊開始像陀螺一樣發力。

目前,WOW屋已完成跟全國6000余家電影院線的合作簽約,每日出貨量保持在100-200臺。馬傑說,對於雷石來講,做WOW屋不能算“揮刀自宮”,可以說是二次創業,“內部孵化一個項目,不用雷石現在的體系,不沾染雷石過多的氣息,是我們重新組的團隊,像養一個‘孩子’。”

理想與現實

馬傑說,“唱歌這事兒,雷石有渾身的本領能教這個兒子(創業家&i黑馬註:這里指WOW屋)”。

在他的構想中,雷石WOW屋布局的不光是唱歌這事,“這是一個上千億的音樂產業生態”。上遊可以做專門的唱歌培訓、教育,下遊可以做歌曲排行榜、作品宣發、篩選好的音樂人。而唱歌環節,除了用WOW屋小亭子,還可以依靠大數據,串聯電視、家庭影院,用戶能全網聯動實現無憂K歌。

雷石的期望是,未來WOW屋可以實現每平方公里鋪設2組4臺小房子,“可能用不上一兩年”,能讓所有人免費唱歌。

移風易俗,莫善於樂。馬傑說,當他目睹上到老者下到孩童都鉆進那個小房子時,就覺得離自己想做全國最大KTV老板的理想越來越近了。

然而,雷石的壓力並不小。

除了上文所述的mini KTV項目相繼獲得融資外,量販式的傳統KTV也開始借鑒miniKTV的玩法,用各種優化舉措吸引、留存用戶。

讓雷石最為擔心的是市場本身。王勇說,“我們特別怕這個行業會被一些只想快速賺錢的人給毀掉。”

政策也關註到了這個新生事物。

2017年7月20日,文化部印發《關於引導迷你歌詠亭市場健康發展的通知》,對迷你歌詠亭平臺運營企業做出了明確規定和要求。業內人士認為,這將倒逼行業洗牌,迎來一波大吃小,也會讓部分不合規者淘汰出局。

雷石發現,一旦入局,市場就不會留給他們從容的時間。艾媒咨詢發布的《2017年中國線下迷你KTV專題研究報告》顯示,預計 2018 年線下迷你 KTV 市場規模將繼續增長至 70.1 億元,增長率達 120.4%。

“慢不了了,需要集中所有的資本、人力,能用的都得用上,讓它飛得更高”,馬傑說。

能否“燒”出個未來?

在過去21年里,馬傑認為雷石最大的成功在於,率先將每個孤島一樣的歌廳串聯起來,實現了KTV曲庫的互聯網化。

這恰恰也是雷石最大的失敗所在,因為“沒能更早實現互聯網化”,馬傑說,很多歌廳都因為顧忌自身數據泄露等原因,拒絕聯網,而雷石也就此妥協。

馬傑說,他加入雷石18年,每年年初,他都會問一遍自己,這個行業還會不會存在。“尤其這兩年,越問越直接”。直到miniKTV出現,他才有了答案,唱歌這件事不會消逝,只是形式會改變。

但這並沒有緩解焦慮。馬傑說,有時候想起這件事,他會睡不著覺,“做一個公司也是一個循環,生產出來推出去,安裝、維修,一個鏈條接著一個。”

雷石的焦慮更多來自不確定。馬傑說,“這個事(創業家&i黑馬註:miniKTV市場)不太敢想,它到底多大?我不知道。雖然感覺足夠大,但也沒說一定燒多少錢,就能把它燒出來。”

說到燒錢,馬傑還提到程維,“我相信滴滴燒錢是因為,內心隱隱覺得燒到一定程度後能把這個市場燒出來”。

燒不出來的更多。

服飾行業的龍頭企業美特斯邦威,早在2010年就上線“邦購物”電商平臺,此後又啟動O2O戰略開了1000多家線下體驗店,2015年又推出“有範兒”APP,但終究未能轉型成功,2016年的年度虧損達到1億,創始人周成建宣布退位。

一代鞋王百麗,繼今年4月低價賣給鼎暉投資後,在7月27日,又正式宣布退出香港聯合交易所。

還有更多傳統硬件供應商、餐飲品牌,在互聯網的沖擊下飄搖不定。有人嘗試轉變,有人苦撐直至退場。

凡客陳年說,他永遠不知道明天互聯網會發生什麽。雷石的焦慮與之類似。

馬傑喜歡讀書,對於WOW屋能不能做成這個問題,在看完《三體》後,他說自己解脫了,“我不介意雷石能不能做成,以及最終會不會消失。我介意的是,雷石有機會做成,但最終做成的卻不是它。”

miniKTV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歌之王 miniKTV 新人 能否 燒出 出個 未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65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