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風燭淚(意大利新寫實主義電影) Wordy

1 : GS(14)@2013-10-03 00:54:46

http://wordyhylau.blogspot.hk/2013/10/blog-post_2.html
晚才發現這個《意大利新寫實主義電影》的活動,只買了兩場的票。挑這齣《風燭淚》(Umberto D.) 是因為多年前看了導演第昔加 (Vittorio De Sica) 的另一齣名作《單車竊賊》(Ladri di biciclette) 很受感動。

據說,《風燭淚》是第加昔個人最喜愛的作品,片中兩個戲份最多的演員拍攝本片時都不是非職業演員。故事說無兒無女的退休公務員 Umberto Domenico Ferrari(Carlo Battisti 飾)租了一個公寓房間,跟狗兒 Flike 相依為命,生活捉襟見肘,復遭女房東逼遷。除了狗兒外,就數房東的年輕女僕 Maria(Maria Pia Casilio 飾)跟他感情最好。後來 Maria 跟某個年輕士兵珠胎暗結,房東的逼遷行動變本加厲,Umberto 的朋友和昔日同事不願伸出援手,少不更事 Maria 亦自顧不暇,走投無路之下,Umberto 帶著 Flike 打算去自殺……

電影拍於 1951 年,在 1952 年公映,鏡頭下的羅馬很多人生活條件不好,電影一開場,就是一大班市民到市政府大樓門外請願,然後軍警到場把民眾驅散。Umberto 有骨氣,但他也明白現實,想方設法去籌錢交租,希望保住房間,有瓦遮頭。可惜後來情況越來越壞,Umberto 也漸漸失去了希望。

銀幕上所見是 62 年前的歐洲,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仍然在掙扎,經濟還沒有復甦過來,小市民生活過不好,老弱的生活條件更差。Umberto 為了生活試著變賣手錶、書籍,但到遭冷待。生病了,沒錢看醫生,又害怕女房東乘機趕走他,感到十分徬徨。後來打算去借錢甚至行乞,卻過不了自己的心理關口。故事沒有很多驚險的情節,但足以教觀眾體會主角無助的心情。

Umberto 沒結婚,也沒子女,退休後沒有收入,也沒有依靠,連朋友也不多,唯一可以信任和作伴的就是小狗 Flike,所以在他打算自殺時,很認真地考慮過 Flike 的生活。跟 Umberto 自己的處境對比之下,不無諷刺。

主演的 Carlo Battisti 和 Maria Pia Casilio 是第一次拍戲。Carlo Battisti 出生於奧匈帝國,本身是個語言學家,拍《風燭淚》時已經快 70 歲,《風》片是他一生接拍的唯一一齣電影。Carlo 扮演失意小人物很精彩。最初 20 分鐘還偶見生疏和不自然,之後表現越來越好,在後半段他的演出真的十分出色,表情、動作和唸對白都有極高的水平。扮演女僕的 Maria Pia Casilio 拍《風燭淚》時才 17 歲,表現還不錯。在《風》後她再拍了七八年戲,在結婚後便淡齣電影圈。

跟《單車竊賊》比較,《風燭淚》的結局無疑已經光明多了,至少那是發生在一個有花草樹木和孩子的晴天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818

回到最愛的一天 Wordy

1 : GS(14)@2013-10-03 00:55:09

http://wordyhylau.blogspot.hk/2013/10/blog-post.html
說《回到最愛的一天》(About Time) 是不是一齣好電影,但可以肯定地說,是一齣讓人看得挺愉快和溫暖的電影。這幾天便一直在聽這首《How Long Will I Love》(愛電影中的這個版本勝於 Ellie Goulding 的)。 

這是一個超現實的故事,主角家族的男人都有穿梭時空的異能,但只能夠回到過去,沒法通達未來。Tim(Domhnall Gleeson 飾)聽完父親(Bill Nighy 飾)說,立刻嘗試回到前一天晚上,發現成功了,便去糾正自己一個(社交)小錯誤。《回到最愛的一天》的故事就通過 Tim 這個異能去探討什麼是人生中最重要的。

導演 Richard Curtis 是英國著名的編劇,初出道時寫電視劇和電視電影為主,第二個電影劇本《四個婚禮一個葬禮》(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 叫好叫座,之後寫了《摘星奇緣》(Notting Hill) 和《BJ 單身日記》(Bridget Jones's Diary) 等,十年前迎來了第一次執導筒的機會,自編自導很多人喜歡的《真的戀愛了》(Love Actually)。第三次自編自導,57 歲的 Richard Curtis 說愛情以外,還提到友情和親情。我甚至有點認為,他希望通過《回到最愛的一天》告訴觀眾不要因為追逐愛情而忽視友情和親情。

男主角 Tim 其貌不揚,在海邊小鎮長大,父親是退休大學教授。Tim 覺得自己長得差,與愛情無緣。在知道自己擁有異能後的那個夏天,她姐姐一個漂亮的女朋友到他家過暑假,Tim 利用異能來設法改善心儀女孩對他的印象。可是到最後他發現,對於不愛你的人,無論回到過去糾正自己多少次,最終仍然無法改變對方的心。

後來 Tim 到倫敦讀書,寄居父親一個脾氣古怪的離婚劇作家朋友家裡。在 Tim 遇上教他怦然心動的 Mary(Rachel McAdams 飾)的同一個晚上,劇作家醞釀多年的心血作品首演,卻因為一個意外而慘淡收場。Tim 很期待愛情,卻沒有因此而沖昏頭腦,他回到過去,暗中幫助劇作家,但為此而錯失了跟 Mary 邂逅的機會。雖然 Tim 很失落,卻沒有因此而埋怨劇作家。幸好,Tim 再遇 Mary,故事才得以繼續。相信因果的話,也許會說,正是因為 Tim 犧牲自己來幫助別人,上天才多賜予他一個機會跟 Mary 邂逅。

這戲裡幾乎沒有壞人,Tim 很善良,Mary 很純樸,但他們可以走在一起,實在也靠一點緣分。到機會來臨時,Tim 本來為人靦腆,也很努力地把握住,才成就兩人的愛情。

《回到最愛的一天》讓人回到過去糾正自己的錯誤。人生中有很多錯誤,有些微不足道,有些卻覆水難收。很多時候,愛情的成敗就看時機,《真的戀愛了》那段聖誕夜街頭無言示愛便教很多人心折(按此)。Richard Curtis 在《回》片中也流露出這種溫度,不慍不火,不徐不疾,甜味慢慢從看似平淡的劇情中流露出來。

男主角 Domhnall Gleeson 看來平凡,就如角色的性格純真善良。然而,愈演下去,性格愈是突出,幾乎搶去了其他所有演員的風頭,到完場時,大家都會同意,Tim(或是 Domhnall Gleeson)是個可愛又好看的人。

到孩子出生了,Tim(和 Mary)的生活更忙碌,他很少回到過去,也明白到平淡是福。儘管《回到最愛的一天》講穿梭時空,妙想天開,最中心的是讓人看透生死,學懂珍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819

上野宜居 Wordy

1 : GS(14)@2013-10-12 18:01:53

http://wordyhylau.blogspot.hk/2013/10/blog-post_12.html
東京的機票是用飛行里程積分換的,差不多在最後關頭才換領,所以時間不很好,晚機去早機返,為了方便往返成田機場,決定住在上野,主要貪圖京成電鐵 Skyliner 去上野只需 40 多分鐘。這到底是個正確的選擇。

到達上野時已經差不多十點鐘,經過車站主要出口時看見這位さとなか唯(伊吹唯)在表演。時候不早,旅伴大喊肚子餓,幸好酒店就在車站對面,連忙安頓好行李,便去找吃的。上野車站周圍(特別是靠京成電鐵那邊)有些食店仍在營業,包括在香港大排長龍的一蘭拉麵。真的很希罕吃一蘭的,來這家吧,不怎麼需要排隊。

上野是東京市內其中一個交通樞紐。除了有直達成田機場的快速火車外,也處於 JR 山手線和地下鐵銀座線之上。前者連繫東京市中心大部份繁華的區域,後者行走涉谷至淺草之間,途經銀座、表參道(原宿和青山),想避開山手線的人潮,銀座線是不錯的選擇。去晴空塔的話,可以先到淺草,再步行或倒車過去。

這次行色匆匆,沒有逛上野公園、動物園和美術館。但有逛過アメ橫(阿美橫町)和上中橫(上中橫町)。出發前聽友人說,這裡的體育用品特別便宜,所言非虛。款式當然不是最新最漂亮的,但種類和款式還真不少,較池袋、新宿等體育用品店便宜兩三成。

一場來到,便去アメ橫的二木の菓子逛一逛。發現(當時)在香港的「數字」連鎖零食店賣 32 塊的綠茶巧克力脆棒甜食在二木の菓子只賣 220 日圓。可惜來到時已近關門時間,第二天又得乘七點鐘之前的列車去成田,只能匆匆買了兩包日式餅乾。

上野跟淺草一樣有不少具歷史的館子,很可惜這次沒去到在小津安二郎電影中出現過的蓬萊屋吃炸豬排,希望下次能吃到。

最後一個晚上,吃完鰻魚飯,超能吃的旅伴還要買一份 KFC 炸雞套餐回酒店當夜宵。回酒店途中,又碰上さとなか唯在演唱,我們也拍了一段(但沒有上載;可以看她八月中在新宿駅外的演出),唱得真不錯。供觀眾取閱的傳單說,她明年三月十五日在武道館演出,希望她表演成功。現在,真有點後悔當時沒有買她一張 CD。

在上野住了四個晚上,沒有刻意去領略什麼下町風情,但這個社區獨有的氣息已經滲進旅人的記憶之中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908

德國零年(意大利新寫實主義電影) Wordy

1 : GS(14)@2013-10-12 18:02:22

http://wordyhylau.blogspot.hk/2013/10/blog-post_9.html
張《羅馬,不設防城市》(Roma, città aperta) 的 DVD,但不知道塞哪裡去了。因為這張 DVD,在意大利新寫實主義導演之中,知道 Roberto Rossellini(羅塞里尼)。當然,他和 Ingrid Bergman(英格烈褒曼)轟烈的一段也要記一功。這次電影節選映了他整系列「戰爭三部曲」,但只能看到最後一部《德國零年》(Germania, anno zero)。

電影拍於 1947 年,Rossellini 在柏林街頭找演員,拍攝外景,之後再回到羅馬拍廠景。當時二次大戰剛結束,柏林仍待重建,市民生活狀況不佳。片中大部份演員都沒有演出經驗,而他們在柏林拍外景時,人人都挺瘦弱的,足見當時的生活條件並不好。後來移師羅馬,因為佈景沒有準時建好,耽誤了一段時間才續拍,那班瘦弱的演員在意大利吃得好,都長胖了,在繼續拍攝之前,Rossellini 要他們減肥。拍完戲,很多演員都不願意回德國,有些甚至馬上逃走或躲起來了。

《德國零年》的故事主要圍繞一個家庭:父親(Ernst Pittschau 飾)病弱,無法工作;長子 Karl-Heinz(Franz-Otto Krüger 飾)在戰時當兵,和平後害怕給警察抓去坐牢,躲在家不敢外出;女兒 Eva(Ingetraud Hinze 飾)白天料理家務,晚上去夜總會陪外國人跳舞,想取得一點物資幫補家計;么兒 Edmund(Edmund Moeschke 飾)沒上學,白天在城裡到處找工作和食物。一天 Edmund 重遇以前的老師,替對方做點黑市賣買,認識了兩個年紀比他大一點的孩子。這時候,父親生病,得好心醫生幫助住院了,反而減輕家庭負擔。Edmund 從那個其實追隨納粹的老師聽到一些說話,一知半解,回家做了不能彌補的錯事,後來 Edmund 也因此而步上不歸之路。

Rossellini 拍《德國零年》時,一邊通過翻譯員指導演員,一邊修訂劇本和對白。Rossellini 挑選扮演主角 Edmund 的演員時,一心想找個跟他早夭的兒子 Romano Rossellini 外型差不多的小演員。有天晚上 Rossellini 去馬戲團看大象,發現十一歲的小空中飛人 Edmund Moeschke 很像 Romano,便邀 Edmund 去試鏡。Rossellini 替 Edmund 梳好頭髮,發現他像極 Romano,大為驚訝,馬上決定讓 Edmund Mosechke 當主角。在片首字幕也說了,《德國零年》這片子是獻給 Romano 的。

這片子在德國並不受歡迎,很多評論員和觀眾都認為,柏林根本沒有電影鏡頭下那麼破敗。也有一些外國評論認為,此片太誇張煽情。不過,差利卓別靈 (Charlie Chaplin) 看完,卻說《德國零年》是他看過最棒的意大利電影(英格烈褒曼則是看完《羅馬,不設防城市》,覺得影像懾人,給 Rossellini 寫信要求合作,成就了二人轟烈的一段)。

我不認為這戲煽情,至於是否誇大了柏林的破敗,則不清楚了。編導在描述主角一家的生活時,選材和對白簡煉,Edmund 三兄妹的性格、背景都寫得很清楚明白。說起來,第昔加的《風燭淚》和 Rossellini 的《德國零年》在描寫平民百姓窮絀的生活時,不約而同把醫院捧成了「窮人恩物」,因為有病住院,三餐定時、充足,加上有醫護照顧,完全是一闋真實的幻想曲,可以暫時拋開生活的重擔。

Edmund 最後的結局讓人深思。他聽到老師說,要犧牲弱者來成全強者,便從醫院偷毒藥回家,放到茶水中。最後,年紀還小的 Edmund 大概還搞不清楚是什麼回事,但他的良知告訴他,他做了一件大錯事。因為無法面對自己(的良心),所以 Edmund 自殺去了。從這個角度看,《德國零年》不是要講二次大戰後德國有多折墮,而是飽受戰火摧殘的貧苦大眾並沒有因為不道德的政權而喪失良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909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