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那夜黃昏,我坐進了French Window的一角欣賞豬扒 朱泙漫屠龍記

http://johnchrysostom.blogspot.hk/2014/11/french-window.html
那夜黃昏在IFC的French Window品嘗二十九坱一杯的House Red時瀏覽iPad,留意到2014年11月1日的經濟學人的Butonwood專欄有一篇文章叫『Eliminate the Negative』剖析了如何利用波幅(Volatility)去進行一個基金營運的方法。興之所致不如又講吓一些有關金融工程學的小見。
 
其實筆者於2014年5月24日拙文『濶太愛A貨』時正在研究某對沖基金Q的操作模式。Q乃近年冒起之明星對沖基金,年均回報率達20%至30%。根據筆者推測,Q的操作模式主要有兩度版斧。其一是如『Eliminate the Negative』中所述透過調整槓桿(Gearing)來保持相對穩定的波幅來達到跑贏大市的目的,所謂透過調整槓桿(Gearing)來保持相對穩定的波幅的操作策略指低波幅調高槓桿比率,而高波幅時調低槓桿比率(見拙文『方卓如的難題』)。
Q另一個成功的關鍵是應用了夏普比率(Sharpe Ratio)去進行動態資產配置(Dynamic Assets Allocation)。Q利用不同資產的關連性(Correlation)和不同的波幅進行在股市、原材料、信貸、匯市進行跨資產界別的動態資產配置(見拙文『販民糞青的難題』)。由於其中的概念甚為複雜,筆者且以電能實業(00006:HK)和會德豐(00020:HK)作一簡單的測試(Back-testing),得出的結果是一個不斷以均衡波幅調整其電能實業(00006:HK)和會德豐(00020:HK)比率和槓桿的確能跑嬴大市。不過Q的成功豈是如此簡單?!筆者亦套用同一思路進行跨資產界別的動態資產配置(如股市和某隻信貸衍生工具),發現其組合表演更好。不過如此操作並非沒有風險,在某些極端情況(即所謂黑天鵝事件(Black Swan))或若干參數超出一定範圍時,成個組合可以一天之內崩盤。
Q並非是一個由香港人所創立的對沖基金,而是在一個據說人權記錄不佳的金融城市中的Ivy League金融老千操盤。一場縮骨革命令不少香港Wolf of Wyndham Street因疑似阿爺叫停滬港通發愁,同時亦有糞青為了真普選寧願犠牲(別人的)利益而瞓街。Q的例子值得媚共的Wolf of Wyndham Street和反共的一丘之貉反思,香港人除了食老本空喊口號外,其實還有什麼可開天闢地的新創意呢?這晚French Window只有幾件豬扒和Wolf of Wyndham Street浦,到了八時正筆者決定捨這個地方而去!
那夜 黃昏 我坐 坐進 進了 French Window 一角 欣賞 豬扒 朱泙 泙漫 屠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8066

Chief breaks window deadlock

1 : GS(14)@2011-06-05 18:22:02

http://www.thestandard.com.hk/news_detail.asp?art_id=111711&con_type=3
Chief breaks window deadlock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65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