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Yes We Can 蔡東豪

2008-11-13  NextMagazine


過 去一週,我身心被兩件事深深吸引︰奧巴馬當選和毅行者。我屬於政治浪漫派,相信政治領袖可改變很多事情,包括造就更美好世界,我信奧巴馬擁有偉大領袖的質 素,他將會改變世界的政治、人文、環境面貌。我至今未忘奧巴馬今年夏天在德國的演說會,有逾二十萬人出席,當時他只是美國總統候選人。至於毅行者,我對它 的着迷,推動我寫一本關於毅行者人與情的書。當奧巴馬硬碰毅行者,這星期本欄沒可能有其他題材。本文章我特別送給精電的同事。

今年是精 電第三年派隊參加毅行者,我屬於B隊。去年B隊隊員Maggie在今年初結婚後退出,餘下的隊員Tommy墮入愛河,跟女友難捨難離,每次操練完畢要立即 交人,他看似身心俱疲。Nelson經過一年的河源美食,肚皮脹了起來。我的狀態算較穩定︰沒有女朋友,身形沒變樣,只是年紀大了一歲。B隊狀態七零八 落,不被看好,但新加入的隊員改變了一切。

新隊員是TC周達智,他是拙作《毅行者》其中一章的主角,訪問做了兩年,做到書都出版了,仍未做完。TC是「超級毅行者」(18小時內完成),近幾年退居幕後做支援。TC願意出山,明顯是想幫我們達成24小時行完的願望。

毅 行者賽例是48小時完成100公里路程,今年的冠軍隊伍不用12小時就完成全程,可是47小時30分到達終點大不乏人。由12至48小時的光譜上分布着不 同類型隊伍。我屬於認真、肯俾心機,體能普通,不能付出太多時間操練的參賽者,過去幾年我曾參加過的隊伍的平均完成時間是30小時。在客觀環境沒有明顯改 進下,怎樣由30小時變成24小時?

24小時這目標是我們半開玩笑定下來,無人深究怎樣才能達標。TC參與過我們幾次操練後,認為我們有可能做到,我們開始對自己改觀。有了目標後便開始訓練紀律,不再七嘴八舌、各師各法。在出發點的精電B隊,信心十足,目標是24小時。Yes We Can。

今 年毅行者天氣之熱是往年少見(衷心希望奧巴馬正視Global Warming)。經過西灣山和雞公山,精電B隊的表現潰不成軍,TC賽前吩咐我們不准戴手錶,用心用腳來量度時間。到了水浪窩,我偷偷問了時間,我們比 預定時間慢了40分鐘,我知道餘下賽程不用再問時間,行得完也是一種成就。

TC賽前提醒我們要留前鬥後。大多參賽者頭段心情興奮,走得太快,後段失去戰鬥力,最後一拐一拐捱過終點。神奇地,入夜後天氣轉涼,我們的身體和信心開始恢復。前段我們沒有跟天氣硬碰,保留能量,狀態漸入佳境。

今 年毅行者我學到一句終生受用的說話,是TC提醒我們︰「疲倦,都可以行得好快。」這句恍似「廢話」違反邏輯︰我都好想行得快,但做不到。在訓練期間,TC 跟我們說大家已倦,但速度其實很快。我們開始相信他這句話,也開始相信自信和紀律,疲倦身軀不是障礙。Yes We Can。

「疲倦,都可 以行得好快。」這句話充滿戰略和哲理。邏輯告訴我們,人疲倦便會拖慢腳步。毅行者根本並非完全符合邏輯的事,不要說行30小時,對普通人來說,要企或坐 30小時也不容易。「邏輯」由誰定?挑戰邏輯可能有意想不到結果。例如說留前鬥後,要做到談何容易,可是長途賽往往在最後一段路程決定勝負。在長跑比賽, 最後一圈被人過頭的選手是沒可能勝出,原因除了是被對手的速度擊倒,更重要是信心崩潰了。我們參加毅行者只跟時間競賽,但假如可在後段保持速度,信心便得 以保持。逆境中勝出的原因是靠全程維持自信和守紀律。精電B隊最後達到24小時目標;第九段和第十段(路程20公里)時間是3小時8分,比去年快1.5小 時。

24小時行畢全程這目標終於實現,令我有很深感受,藉此經歷寄意給全體精電成員︰「經濟差,生意都可以做得好。」這句 並非廢話,此時大多數企業在抱怨和擔心,能走出困境將會是有自信和守紀律的一小撮企業。公司現有生意難免受影響,趁對手失去焦點的時候,正是我們表現身手 的機會。現有10元生意明年可能變成8元,我們佔市場份額有限,假如可從外掙到3元新生意,增長算是不俗。我相信公司身處的行業整體不會萎縮,短期挫折不 應打擊大家的自信和紀律,我們怕什麼?

Yes We Can。

蔡東豪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港交所上市委員會副主席。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