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激光雷達太貴,於是百度聯手福特花1.5億美元投資了Velodyne

據外媒報道,福特和百度周二宣布,將分別向矽谷激光雷達技術廠商Velodyne LiDAR投資7500萬美元。這筆資金將被用於加速下一代激光雷達的開發和制造。

激光雷達是無人駕駛汽車的關鍵元件。目前激光雷達價格非常昂貴,谷歌目前使用的激光傳感器單個定制成本在8萬美元左右。高昂的成本一直阻礙著無人駕駛汽車的大規模量產和商業化進程,而此次投資Velodyne公司便意在降低激光雷達的價格。

據悉,Velodyne公司將借助這筆投資重點擴大其研發部門。Velodyne方面表示,Velodyne的規模會迅速擴大,未來12-18個月,Velodyne的雇員會翻一倍,目前,Velodyne LiDAR擁有200余名員工。

福特表示,該公司全自動駕駛汽車車隊的規模已超過了其他所有汽車廠商。去年,福特宣布將Fusion Hybrid無人駕駛汽車的總數從10輛增加至30輛。在亞利桑那州Proving Ground和密歇根大學的Mcity,福特已在測試車輛中安裝了Velodyne的激光雷達。

此前,據媒體稱,福特將最遲在2021年打造一款完全自動駕駛的汽車,試圖在量產世界上首款無人駕駛汽車的全球競賽中占據領先地位。為了實現這個目標,福特到今年年底的研發人員將增至300人,研發中心將擴建到近1.4萬平方米。

百度今年4月宣布擴大位於加州太陽谷的自動駕駛實驗室,將研究人員總數增加至超過100人。這一實驗室將專註於計算機視覺、機器人和機器學習技術的開發。此前,通過與寶馬的開發合作,百度在中國測試無人駕駛汽車。

無人車的核心在於人工智能和定位導航技術,百度無人車的核心“百度汽車大腦”主要包括四大模塊(高精度地圖、感知、定位、智能決策與控制)。百度方面表示,憑借激光雷達的支持,百度可以大力發展的地圖業務,尤其是高精地圖業務,也有望實現向主機廠打包供貨的新產品。

資料顯示,Velodyne是一家位於美國矽谷的科技公司,成立於1983年,最早以音響業務起家, 目前,谷歌無人駕駛車、百度自動駕駛車均采用Velodyne生產的64線激光雷達產品。據悉,Velodyne目前已經與25個自動駕駛汽車項目在合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733

被福特百度投資的Velodyne說不差錢 開放股權是為迎合市場

本周福特和百度宣布1.5億聯合投資LiDAR激光雷達系統生產商Velodyne,目的是為了大幅降低目前LiDAR激光雷達的成本。

Velodyne亞太總監翁煒接受第一財經獨家專訪時表示:“只要LiDAR訂單達到50萬以上,單價就不會超過500美金。目前一切工序分隔和工廠改造都已完成,只等訂單。”

百萬訂單是天方夜譚?

翁煒向記者透露,前幾年LiDAR每年的銷量都在3000臺左右,主要用於地圖、安保及其相關行業。但今年銷量出現猛增,翻了2倍-3倍,銷量近萬臺,主要原因是傳統汽車制造商和互聯網企業買了一大批做測試。

盡管如此,年銷量一萬臺距離50萬臺的量產規模還相去甚遠。這也意味著,要真正開始量產還要等上好幾年。翁煒認為,大規模的采購可能會在2018年左右開始,到2020年左右,LiDAR成本將降至500美金。“低於50萬的訂單代工廠會賠錢,所以他們不做。我們希望能夠最終達到百萬級的訂單量。”不過他同時透露,“已為大規模的量產做好準備,與全球多家代工廠進行洽談,也包括中國一家耳熟能詳的代工廠。一旦訂單起來,就能隨時開工。”

對於LiDAR技術在無人車中的應用地位,業內幾乎是一致贊同的。但是成本也是最大的擔憂和挑戰。LiDAR質疑者的代表人物就是特斯拉CEO馬斯克。他認為價格過高令LiDAR沒有市場商業化的價值。但是包括福特、百度在內的傳統車企和互聯網公司都是LiDAR的堅決擁護者,他們認為LiDAR技術是至關重要的,並且相信能夠通過規模效應來降低其成本。

翁煒承認:“硬件並不是導致LiDAR價格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人力成本和時間成本才是最大的挑戰。”由於Velodyne的LiDAR都是使用人工標定,生產周期過於緩慢。而且目前該公司LiDAR工廠在灣區,人力成本又是全球最高的,這也是為什麽公司在全球其它地區物色代工廠的原因。據翁煒介紹:“如果未來能夠將大規模生產安排到其它地區,這部分成本能夠大幅度下降。而且元器件量上來之後,下遊供應商成本也會降低,只要能夠實現百萬級的產量,現在500美金的價格是100%可以達到的。”

根據Frost&Sullivan的數據,未來10年,約有30種-40種來自不同整車制造商的車型將配備LiDAR系統,LiDAR是自動駕駛汽車達到第四階段所必須的。根據美國NHTSA制定的標準,無人駕駛車目前主要分為四個等級。“二級”是半自動駕駛,也就是駕駛員在得到相應的警告後,如果沒有做出反應,汽車就會自動反應,比如偏離車道警告以及自動剎車等。典型的代表是目前的特斯拉汽車。“三級”是高自動駕駛,也就是系統能在駕駛員監控的情況下,讓汽車提供長時間或者短時間的自動控制行駛。最高級的“四級”是完全自動駕駛,在無需駕駛員監控的情況下,汽車可以完全實現自動駕駛,也就是所謂的“無人駕駛”。福特總裁Mark Fields明確表示對“二級”和“三級”都不感興趣,只對做“四級”無人駕駛車感興趣。

盡管要實現百萬級的產量在某些業內人士看來現在還是天方夜譚,但翁煒對此表示充滿信心,但他坦言最大的挑戰將來自各個國家對於無人車領域的政策法規。“包括道路交規、保險業的更進、誰來承擔責任等,這些才是未來無人車面臨的最大挑戰。技術層面的攻關已經完成,未來制約市場發展的因素主要是政策的不確定性。”

不過翁煒樂觀預計,全球無人駕駛車投產的時間表將會比預期的更早。“我們和很多合作廠商都預計,無人車發展的高峰期將會從2020年開始,頂峰時期會在2025年甚至更早一些到來。”翁煒表示。昨天,福特宣布到2021年將發布一款沒有方向盤也沒有油門剎車的全自動無人駕駛汽車。此前,寶馬也把首輛無人駕駛汽車的面世時間定在了2021年。

市場危機意識倒逼股權開放

今年可以說是傳統汽車制造商和互聯網公司大舉投入無人車研發的元年。

以福特為例,今年以來,公司已經完成了多項與初創公司的合作研發項目,其中包括最新的與百度聯合投資的Velodyne,以及收購以色列計算機視覺和機器學習軟件公司SAIPS;此外,福特還與虛擬視網膜技術公司Nirenberg Neuroscience簽署了獨家授權協議,並投資了3D地圖公司Civil Maps。

福特總裁Mark Fields已經不再把福特定位成一家汽車制造商,他更希望福特成為一家技術公司。他宣布明年年底前將把位於矽谷Palo Alto的福特研發中心的規模擴大一倍。

福特也是LiDAR技術的堅決擁護者。據翁煒透露,自從福特今年1月宣布要做使用LiDAR的無人駕駛汽車開始,對市場占有率的擔憂就越來越明顯,“市場彌漫著濃厚的危機風險意識,生怕我們哪天不做了,對市場產生過激的影響。那些傳統企業和互聯網公司需要對LiDAR技術有一定程度的話語權。”在這樣的背景下,要求Velodyne放開股權的呼聲越來越強烈。

翁煒說:“Velodyne最終決定放開一部分股權,也就是福特和百度聯合投的1.5億美金。為此我們談了8個月,David Hall(Velodyne創始人CEO)家族要求非常嚴苛,談判進行了三、四輪,在傳統車企、互聯網公司、中國公司、西方公司中權衡利弊,最終首批選擇了福特和百度兩家企業作為我們的商業投資者。”

“不過目前放開的1.5億美金投資占我們股權的比例仍然是很小的一部分,未來會向更多投資者開放,讓他們以商業投資的形式參與進來。”翁煒表示,“銀行對Velodyne的估值不能超過3億美金,但是我們的實際估值遠遠超過3億。”

之所以一直強調福特和百度是以“商業投資”的形式參股,是因為這將不會影響到Velodyne的產品走向和市場控制權。“這兩家公司將不會有董事頭銜,我們會開放兩個董事席位給第三方,這兩家公司對於獨立董事可以有建議權,但是他們不能變成董事。獨立董事的人選要等到資金到位後再進行考慮。”翁煒介紹稱。

“我們從來不差錢,我們有自己的融資渠道。”翁煒說。Velodyne是一家已經有30多年歷史的公司,從最早的音箱起家,公司從來就沒有過資金方面的擔憂。因此融資並不是其放開股權的目的所在。“Velodyne是希望有更多的行業參與者一起加入到無人汽車的研發中,一起把量做上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902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