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90後CEO】SegmentFault創始人高陽:輟學後帶著500元北漂,4年建成國內最大開發者問答社區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0804/144658.html

7月19日,「騰訊產品家沙龍:90後企業家專場」在北京舉行,本文是SegmentFault CEO高陽的分享內容。

高陽出生於1990年青年節,是一個拒絕「填鴨式」的高三和放棄高等教育的「喪心病狂」的90後。懷著對互聯網的憧憬,這個帶著500元北漂的少年,用4年時間成為國內最大的開發者問答社區SegmentFault聯合創始人兼CEO,組織了中國最大的黑客馬拉松。

當一個人前進的動力是源自天性中的好奇心,而非現實社會的功利因素。憑藉這份好奇心賦予的幸運,從進入互聯網之初就一直踩著浪尖前行,趕上了社交遊戲和科技媒體崛起的兩撥浪潮,成為中國最大的黑客馬拉松組織者,創立中國最大的開發者問答社區網站。他所走的路,和感知到的世界,會和常人有多大不同?

以下為高陽的講話全文: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90後,我想把自己當成一款「90後產品」剖析一下。站在這個台上,和四位人生非常精彩的同齡人人一起演講,這種經歷於我而言意義非凡。我們的共同點就是都走了一條很少有人走的路,並從零開始一步步走上來。

一、身上還剩不到一千塊錢,買票隻身闖北京

說實話,放棄高等教育並不是因為腦子不夠用,恰恰相反,高三這年,我開始大量接觸互聯網。從初中就常常翻我哥買的電腦報合集,對計算機異常感興趣。看了非常多的黑客雜誌,我極其崇拜黑客的無所不能,彼時我心裡慢慢埋下一顆種子,我要通過互聯網,去探索外面這個全新的世界。

高三那段迷茫期裡,我晚上翻院牆到校外上網,通過QQ和陌生人聊天,我喜歡這種和外部世界連接的感覺。高三上學期,我在《電腦報》上看到王興的故事,立馬註冊了一個校內網賬號,加了好多大學生,甚至還加了很多校內的員工。當時校內正好要推高中市場,問我是否願意幫忙,我自然求之不得,貼海報、拉註冊、賣T恤什麼活都干,線上線下非常活躍,好多人甚至以為我是校內的正式員工。我所有的原始人脈都是在校內網上開始的。所以現在大家知道的互聯網公司裡,絕對有我一個好哥們在那裡工作。這種人脈對我的幫助影響深遠。

高考時,我大概是SNS史上第一人拿著手機在校內直播高考實況。所以,我的第一次高考失敗了。

無學可讀的我,為了能每天對著一台電腦,我去了一家物流公司工作。這一年的時間,我在SNS上去接觸不同的人,也一直不斷地在寫獨立博客。我是國內接觸SNS最早的人之一,QQ空間、校內、海內、飯否,還有國外的Twitter、Facebook,每天打開電腦都是全球海量鋪面而來的信息。

在物流公司做了一年左右以後,我靈機一動,想去大學看看,究竟大學是什麼樣子。於是我參加成人高考,考了一個學校,在那裡呆了三個月左右,發現大學生們真的不是在學習。

苦逼如我,在校內網上發了條狀態,說我要找份工作。

幸運的是,知名獨立博客作者郭啟睿,給了我這樣一個機會,他在北京做社交遊戲創業,感覺我在網上特活躍,而他正好缺一個運營的人。有機會能真正接觸到互聯網,我內心非常激動。那是2009年寒假,我身上還剩不到一千塊錢,就馬上買張票隻身闖北京,以第7個人的身份加入了他的公司。

在北京不到一個月,我就確定我要退學,我要待在北京。

自此,我徹底跟國內的高等教育絕緣。

二、不斷地嘗試去選擇自己的位置

其實坦白說,剛加入朋友公司時,並不知道運營要做什麼,對社交遊戲也僅有個概念而已。於是每天拚命學習,瞭解社交遊戲,以及互聯網上各種有意思的東西。郭啟睿非常信任我,時常給我許多指導。幸運的是,這家初創公司正好趕上社交遊戲爆發期,員工從我去時的7個人,發展到離開時的60個人;資金從原來的幾萬塊,到年流水1億人民幣,全球範圍內用戶到了千萬。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互聯網初創公司的力量。

之後的4年裡,我經歷了四個公司,其中兩個是創業公司。到2012年6月,我想我應該從「創業大學」畢業了,創業這件事也一直在醞釀中。我很瞭解自己,我不是某個領域的專家,而是整合型人才,所以我更在乎團隊,必須找到某個領域的專家才能做出事情來。恰好在那個時間我遇見了我的兩個合夥人。

我認為不管做什麼事情,最終都會歸結到人。現在我也會經常接觸到一些大一大二的學生,從他們身上,我只看到兩個字,迷茫。這或許是就是為什麼那麼多學生去打遊戲,因為他們沒事幹,他們要找到自己的存在感。當你不知道做什麼的時候,如果你想去改變,可以看一下我,我那四年就是在不斷地嘗試去選擇自己的位置。

程序員是互聯網的第一生產力,這群人的創造力和活力如果釋放出來,互聯網產業會發展得很好,硅谷許多很牛的公司都是技術背景的人創業做成的。如果程序員都苦逼,一到30歲都不寫代碼了,誰來做出更有價值的東西呢?互聯網領域程序員這個群體是不可或缺的,SegmentFault只要能服務好這群人,並把它們聚集起來,就是有價值的。想清楚了這一點,5月份我和我的聯合創始人們全部離職,6月份大家一起到杭州開始全職做這個社區。

三、一不小心成了中國Hackathon第一人

我們團隊幾個人都是第一次創業,一開始很激動,但第一個月就遇到了問題。大家從有工作,到自己帶著自己做,需要經歷一個心態上的轉變。社區過了一開始的關注期,增長沒有想像中那樣快。那段時間我一下感覺沒事做了,狀態非常糟糕。其他人可以寫代碼,而我只能做一些基礎的運營工作,很難一下子見到成效。工作之餘看了不少和編程相關的書:《黑客與畫家》、《Rework》、《Unix編程藝術》、《浪潮之巔》等,也意識到技術社區沒法那麼快成長,需要付出時間和耐心去經營,於是開始踏踏實實地做微博運營和線下沙龍。

線下沙龍接觸到真實的用戶,瞭解了他們的需求,但仍舊沒找到真正讓公司上正軌的路。2012年11月,我們中午吃飯的時候頭腦風暴,說要做一次特別的線下活動。正好時間接近傳說中的世界末日,於是拍板做一場Hackathon(黑客馬拉松),主題就是世界末日前的挑戰。第二天我就去了北京,因為原先做社交遊戲的積累,我在兩週時間內把國內大部分的開放平台的合作談了下來。

活動報名出乎意料的火爆,一開始預計的120個名額很快報滿,於是又把規模擴大到150人。除了杭州本地的程序員,還有來自青島、鄭州、上海的朋友。活動當天,加上各大開放平台的負責人,和投資人嘉賓,參加人數達到200人。

大家都知道有黑客馬拉松這樣的編程活動,但國內卻沒有人真正推動這件事。我們3人的小團隊,是因為喜歡才做這件事情,在短短一個月內,一不小心把它做成了全國第一。成功組織了這樣一場效果超乎預期的黑客馬拉松,一下子打響了自己的名號,贏得了國內一些大的開放平台對SegmentFault社區的認可,我們自己也有了信心。

第一次黑客馬拉松的成功,讓我們一下子打開了思路,並且奠定了商業合作的信任基礎。2013年7月,我們攜手InfoQ,在北京、武漢、成都、台北、新加坡,幫百度舉辦了亞洲規模最大的編程馬拉松。從沒賺過錢,到一下子有了幾十萬的收入,算是真正上道了。

四、堅持是我們真正牛逼的地方

創業中最大的困難有兩個,第一是從沒創業到邁出創業這一步,如何渡過創業迷茫期。第二是在快沒錢但還沒找到商業模式的狀態下,如何能堅持你的目標。

黑客馬拉松和沙龍不一樣,它需要兩天時間,需要人們的深度參與。可能原先完全不認識的人,湊在一塊去開發一個全新的東西,很容易激發出一些新的靈感。很多人說我們Hackathon做的特別牛,但說實話,Hackathon真的是我們的副業,我們真正牛逼的地方還是在我們的線上社區。如果沒有線上社區的強大號召力,我們的Hackothon可能也做不起來。

我個人很看好UGC能力特別強的垂直社區,比如豆瓣、果殼、知乎。首先是看好UGC,中國20%的用戶在貢獻內容,其他更多人再看,但20%的用戶貢獻出來的內容大部分都是有價值的。其次我看好開發者這個人群,我們剛開始是兼職做Segment Fault這個開發者社區,做了四五個月,自然增長到兩千個用戶,這兩千用戶最早是從百度和阿里的內網推起來的。

SegmentFault給他們提供一個解決問題的平台,比如程序員寫代碼遇到問題,自己解決不了,如果上SegmentFault來問,我們就會給他一個快速解決方案。所以我們最早是以問答的形式切入,後面又有高級用戶去分享自己的經驗。這也是我看好程序員這個群體的一點,他們更願意去分享,更有開源精神。

做垂直社區實際上是一件非常苦逼的事情,一開始跟我們做同類產品的可能有8到12家,其中最長的一家才做了八個月,因為它就像騰訊QQ一樣,一開始是不賺錢的。有些團隊的背景比我們還要牛逼,但我覺得我們牛逼的地方是我們比較能熬。我們堅持了下來,堅持了兩年,才能看到另外一個不同的風景。

五、把握住最年輕最有價值的開發者,就是把握住互聯網的未來

學編程的人都知道,Segment Fault在編程中是「段錯誤」的意思,C語言如果攜代碼寫錯就會這樣報錯。之所以選這個域名是因為,首先我們定位的人群比較精準,就是中國最年輕的開發者極客們;其次我們也是向國外一個非常火的網站Stock overflow致敬,它註冊用戶可能只有300萬,但是它的訪問量卻超過9000萬,是全球IT界最受歡迎的技術問答網站。

有些社區說自己有一千萬的開發者或用戶,有的說上百萬,但我們定位的是更為細分和集中的人群,我們想的是,把握住年輕有價值的開發者,就是把握住互聯網的未來。所以你能看到,我們現在是中國最大的年輕開發者極客社區。

這個年輕代表兩個意義,一是我們的用戶很年輕。從2012年6月份開始做,到現在2014年6月兩週年,我們累積了產不多超過20萬的用戶。我們對這個人群進行了一次統計和劃分,發現年齡最集中的人群是1994到1995年左右,也就是現在在讀大一大二的人。其次是1985年到1988年出生的人群,最小的甚至有小學五年級學寫代碼的。

這兩個人群有什麼樣的特徵呢?1985到1988年出生的人,大部分已經有一定的工作經驗,有一定的收入基礎,有經驗有夢想。他們不是代碼民工,我們更想把他稱之為代碼藝術家。他們想把自己的代碼做出一些新的東西,而不是從一個培訓學校出來這一個工作就算了。

就是針對這類人群,我們才做了中國最大的黑客馬拉松組織方。做過互聯網的人都知道,包括Facebook在內,很多互聯網公司每月都會搞一次Hack day,幾個組不同的人自由組隊,在24小時以內做出一個全新的東西出來。

這就是年輕的另一個意義,我們做的事情很年輕。黑客馬拉松,從2012年到現在,我們已經做了三十多場。我第一次參加黑客馬拉松的時候是2011年,還沒有出來創業,和幾個合夥人去感受一下。當時是一個國外公司第一次在中國辦活動,那個CEO說了一句話,說中國的開發者讓他很驚訝。他發現我們當時有兩三百人聚在一塊開發出三四十個作品,實際上是有意思的。從2011年開始,中國很多移動互聯網的東西實際在某些層面上比國外發展的要好的,比如微信、臉萌等。加拿大也有類似臉萌的應用,但一直沒火起來。

六、最後替90後說句公道話

相比70、80後,90後創業優勢體現在更瞭解自身,90後並非是跟大公司競爭用戶、贊助的資源,相反是讓其他90後更認可我們,自動靠攏並接受我們的文化。做選擇時不要顧及他人的目光,無須得到世人的理解,正如寫代碼時加註釋就是浪費生命。明確了目標和理想,我會一直在路上。

人們都說運氣很重要,我卻認為好的運氣是被好的心態吸引過來的。我的性格幫我帶來了許多好機會,聚攏了許多好玩的人。我就是一個大的連接點,把無數的點聚在一起,大家一起做一些有價值的事。我喜歡幫助別人,希望有一天能做天使投資,給創業初期的人指引和幫助,這是我的小夢想。

以下為「騰訊產品家」與高陽的Q&A:

創業時怎樣找到合作夥伴的?

高陽:我很早就有自己出來做的想法,所以不斷地在觀察其他人。我的幾個合夥人2008年左右就在社交網絡上有接觸,後來一起做項目,大家成為朋友。我的技術合夥人是我同事,我經常去他家蹭飯,聊得多了發現大家有同樣的想法,大家就走到一塊兒。

招新人的話我認為還是兩點,一是看創始團隊本身,二是看你做的事情。我們團隊比較年輕,做的事情也很新,容易吸引相似的人。

選擇風險投資機構時更看重哪方面?

高陽:我找投資人和找合夥人是一個概念,首先看價值觀是不是一樣,如果聊不到一塊兒,就沒有談下去的必要。

第二點是尊重與包容。我們幾個都是李豐投的,他曾經專門分析過我們這群人,雖然還是不太能理解,但他做事的方式體現出了尊重和包容。

你給投資人什麼呢?

高陽:幾年前大家通常認為,投資人是居高臨下的。但我們這代人認為,創業者和投資人是平等對話,大家相互尊重,所以我們也會尊重他們。而且可能因為90後創業還比較少,很多人搶著投,投資人有時反而有些弱勢。

怎樣尋找做下去的動力?

高陽:不斷地自我升級,自我提高。我現在就明顯的感覺到,現在的我和兩年前創業的我完全不一樣。我大概幾個月就會自我重構一遍,把原先的自己打敗、打死,建立一個全新的自我。

怎麼給自己開工資的?

高陽:我對這個看的比較開放,我自己的話,最開始因為是自己往項目上投錢,所以第一年是不拿工資的。後來賺了錢以後,象徵性的發幾千塊錢。現在拿到投資以後,我們創始人也就是搞定基本生活,重點還是放在我們做的事情上。

有什麼短板麼?

高陽:我正在嘗試去總結一種新的方法論,更適合自己的,因為之前的方式可能讓我付出了更多。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讓自己能空下來,給自己時間去思考。

90 CEO SegmentFault 創始人 創始 高陽 輟學 後帶 帶著 500 北漂 建成 國內 最大 開發者 開發 問答 社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08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