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韓FTA如何挽救下滑的雙邊貿易

盡管中國與韓國建交才只有24年,但中韓關系卻在過去24年里飛速發展。無論是兩國高層領導人的頻繁互訪,還是自貿協定(FTA)的簽訂,再到韓國決定加入亞投行,中韓雙邊關系正處於歷史上的熱絡期。

在7月1日由中國人民外交學會、韓國國際交流財團共同主辦,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承辦的“第21屆中韓未來論壇”上,中韓雙方的學者在總結過去24年來中韓雙邊關系所取得的成績之余,也沒有回避當前中韓關系在政治與經貿領域遇到的挑戰。

正如韓國漢陽大學國際大學院院長文興鎬所說,中韓關系在經歷了建交初期,方在政治領域的意氣相投後,到了當前中後期,出現了更複雜的態勢,“這不僅與中韓之間的結構性問題相關,涉及第三方的美韓關系、朝鮮問題等都會對當前的中韓關系產生微妙影響。”在文興鎬看來,中韓關系並不僅僅是雙邊做得好就一定能發展得好,還牽涉到周邊國家。

除了政治上的微妙局勢,中韓經貿關系舊有模式也遭遇到了挑戰。盡管中韓FTA在2015年正式簽訂並生效,但韓國海關的數據顯示,去年韓國與中國雙邊貨物貿易額為2273.8億美元,下降3.4%。即便是今年前5個月,中國海關的數據顯示,雙邊貿易額近985億美元,同比下降10.3%。FTA簽署之後,貿易不但沒有實現預期增長,反而出現了下降,這一現象引發與會學者的熱議。

“建議升級中韓FTA”

中韓FTA自2015年6月1日簽署,並與2015年12月20日正式生效以來,目前兩國在短期內各自實現了2次降低關稅。中國的2次降稅共涉及全部稅目92%的產品,使20%的產品實現了零關稅。韓國的2次降稅涉及全部稅目93%的產品,使50%的產品實現了零關稅。中韓FTA也被視為中國迄今為止涉及國別貿易額最大、領域範圍最為全面的自貿協定。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虞少華在演講中表示:“中韓互為最大的貿易合作夥伴,但2015年及今年上半年的數據顯示,中韓出口均有減少,表明雙方正在適應中國經濟結構轉型帶來的變化。雙方發展最快的領域可能現在都遇到了問題。”

細觀韓國對華的出口構成,其中,機電產品、光學醫療設備和化工產品是主要出口產品,三類產品合計占韓國對中國出口總額的74.6%。機電產品雖有2.8%的增幅,但光學醫療設備和化工產品下降5.4%和14.3%。而且去年韓國對中國的礦產品出庫出現較大降幅。

韓國金融研究院研究委員池晚洙表示,這不僅與中國當前的經濟結構調整有關,同時國際貿易大環境的不景氣也是不可忽視的因素。6月中旬,中國商務部發言人沈丹陽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也提到了這一點。沈丹陽分析稱,2016年前幾個月中韓貿易規模略有下降,主要是受國際市場需求低迷導致的商品價格下降、中韓兩國經濟結構調整形成的短期需求變化及相關國家貨幣匯率波動等因素的影響,“如果中韓沒有簽署自貿協定,2016年前幾個月中韓雙邊貿易規模下降還會更多。”

那麽,在這一背景下,如何將中韓FTA的紅利最大程度釋放?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張海冰強調:“中韓關系不能被安全問題所綁架。中韓關系中,目前經濟層面是作為潤滑劑,安全問題摩擦更大。但未來,可能中韓經濟遭遇到的挑戰會更多。”在張海濱看來,與韓美FTA相比,中韓FTA還有改善空間,因此建議升級中韓FTA。

韓方學者池晚洙表示,在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框架下,不妨向東看,在東北亞地區構建新的經濟走廊,惠及韓國等區域內國家。

抓住G20合作契機

今年也恰逢中國成為二十國集團(G20)峰會的主辦國。作為G20成員,韓國也非常關註中國杭州即將舉行的G20峰會,並希望借此契機,深化兩國在經貿、金融領域的進一步合作。與會的中韓雙方學者也相信,在G20框架下,兩國在經濟領域打破非關稅壁壘,進行全方位合作的前景充滿機遇。

此次,杭州G20峰會的主題是構建創新、活力、聯動、包容的世界經濟。池晚洙在回顧了歷屆G20峰會議題後,提出了中韓在杭州G20峰會上可能合作的熱門領域,比如在財政政策領域,中韓雙方可以統籌宏觀經濟管理,探討如何控制債務風險;在基建領域,中韓基建企業可以將自己的經驗推廣至海外第三方市場,以減少全球在基礎設施領域的差距。

此外,自由貿易、匯率政策也是雙方可以探索合作的領域。池晚洙還提到了全球價值鏈領域合作的重要性。“由於中國的產業升級和收入增加,在全球價值鏈中,中國的地位和作用逐步上升。在新的價值鏈上,中韓可探討資本、半成品和基建的提供,為全球經濟發展發揮作用,”池晚洙說。

在國家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所長畢吉耀看來,中韓雙方可在G20框架下加強制度性合作,比如推動建立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機制,對各國貨幣政策的外溢效應進行約束;積極推進結構性改革;加強節能減排的制度基礎;積極推進中日韓自貿區等的制度建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2867

退出TPP後,特朗普要靠這些FTA撐大局

一邊是現任總統奧巴馬力保多邊自由貿易協定的延續,一邊是當選總統特朗普誓言要速退《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自由貿易的這盤大棋在即將到來的“特朗普時代”怎麽下,成為了各國關註的焦點。

當地時間21日,特朗普在一段視音頻中闡述了自己的“百日新政”。首先“躺槍”的便是被奧巴馬視為政治遺產的TPP。特朗普表示,退出正在商議中的TPP,取而代之的是“更為公平的雙邊貿易協定(FTA)”,“這將為美國帶來工作與就業機會”。

此言一出,隨即使得正在秘魯首都利馬出席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峰會的奧巴馬陷入了難堪。這是奧巴馬卸任前最後一次出席APEC峰會了。會上,他處處流露出力保TPP的決心。他不僅在峰會期間向特朗普喊話,“你怎麽勝選與治國是兩回事”,同時還與TPP成員國的領導人一一會面,向後者傳遞美國會繼續大力支持貿易、強化與亞太地區發展關系的信心,以加強推動TPP的可能。

其實,自特朗普勝選以來,包括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墨西哥、越南、馬來西亞等11個國家對TPP的未來無不擔憂。在TPP除美國外的成員國中,美國目前已與秘魯、加拿大、墨西哥、智利、澳大利亞、新加坡簽署FTA。在一些分析人士看來,足夠的FTA亦可確保美國的經貿利益。

退出TPP引發多國憂慮

曾幾何時,TPP所勾勒的貿易前景,令參與商議的上述國家力排國內各種非議,也要確保在本國的議會獲得認可。數據顯示,上述12個成員國占全球GDP總量的38%,占全球出口的24%。因此,一旦TPP真正落地,意味著這將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之一。除了100%廢除關稅外,人員、資金流動的自由化遠比普通FTA更高。

難怪日本、新加坡等一直力促美國國會盡早通過TPP。但就是在2008年加入TPP談判,並從文萊、智利、新西蘭、新加坡四國手中奪走談判主導權的美國,卻在最後時刻“掉了鏈子”。面對因領導人換屆而對TPP熱情不再的美國時,TPP其他11個成員國顯然陷入了尷尬。

本月10日才剛剛在下議院通過TPP的日本安倍政府,對TPP寄予厚望。安倍希望以TPP為支柱,令日本到2018年實現同各國簽署FTA的貿易比例占到日本整體貿易的70%左右。因此,他不斷向美國政府喊話:“沒有美國,TPP沒有意義,TPP也不能重新商討。”

參與APEC利馬峰會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也表示,新加坡正在推動修改法案,並將在明年年初使TPP協議在新加坡正式生效。他表示,“關於TPP,我們將繼續批準程序,並看看美國將會如何決定。如果他們在兩年後不將其推行,我們將重新審視我們的選項。我們還有一些時間。”新西蘭總理約翰·基則甚至表示,若美國退出TPP,大門則向中國打開。

除了TPP,在特朗普退出多邊自貿協定的名單上,還包括世貿組織(WTO)。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發布的題為《美國退出WTO將瓦解全球貿易》的報告稱,美國若“退世”,將面臨三大風險:出口商喪失一項重要的全球市場準入安排;喪失WTO下設的重要貿易糾紛解決機制;把全球貿易系統的領導地位拱手讓給中國。畢竟美國多達60%的雙邊貨物貿易是同無雙邊FTA安排的國家進行的。為進入這些市場,WTO的最惠國關稅對美國出口商非常重要。

重新安排雙邊FTA

目前,美國僅同20個國家簽署了FTA,然而所有這些FTA僅涉及美國與全球其他國家之間雙邊貨物貿易總額的40%,而且其中主要是同加拿大和墨西哥的交易。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不止一次地對包含美墨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流露出厭惡之情。他曾稱“NAFTA是史上最糟糕的貿易協定”,要重新談判,甚至終止這份協定。他指責這份協定搶去了美國鐵銹地帶(指從前工業繁盛今已衰落的中部制造業重鎮)的制造業工作崗位。不可否認的是,正是類似這番話刺激了美國大量的“工人階層”幫助特朗普最終贏得大選。

面對NAFTA可能要重新談判的前景,墨西哥總統涅托表示,願意就其中的一些細節進行商討,但決不允許重新談判。持同樣態度的還有NAFTA的另一方——加拿大。加拿大總理小特魯多也表示:“如果美國願意商量(NAFTA),我也很樂意。”

自1994年生效以來,美國與兩個最大的鄰居加拿大、墨西哥的貿易都從中受益匪淺。美國商會指出,大約600萬個美國工作崗位依賴於和墨西哥的貿易。美國企業,尤其是汽車制造商是明顯的贏家,因為它們能從墨西哥獲得廉價的勞動力。美國國會在2015年出版的一份獨立報告發現,NAFTA並沒有導致批評者所擔心的巨大的工作崗位流失。

同樣位於重新談判“名單”的還有美韓自由貿易協定。特朗普曾在競選時表示:“美韓FTA並沒有帶來預期中的7萬個就業崗位,反而有10萬個就業崗位消失。我們對韓國的出口也幾乎沒有增加,反而是韓國的對美出口增加了150億美元以上。”韓國財政部副部長崔相穆則在15日為此辯護,稱該協定自2012年生效以來,增加了韓國企業在美國的投資。

根據特朗普的說法,他會尋求“更為公平的雙邊FTA”,這樣能為美國工人帶來更多就業機會。除了上述這些他希望重新談判的FTA,尚不清楚他會嘗試發起哪些新的雙邊FTA。但不可否認的是,在一些美國分析人士眼中,如果有足夠的雙邊FTA安排,美國並不一定要把寶押在多邊體系上。

但相比特朗普可以通過行政命令使美國退出TPP的前景,要重新安排NAFTA、美韓FTA等協議,可能就沒那麽簡單了,往往還需得到國會的批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363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