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Vanguard創始人Bogle:誰是「寄生蟲」?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4305

By John Bogle

被動式基金很難受到主動基金經理的歡迎。他們受到了這種觀點攻擊:如果投資的管理費用較低,那麼投資者就可以從股票市場獲得更高的回報。

主動基金經理認為,他們通過策略、股票挑選等措施獲得的回報會超過收取的手續費。對一部分基金經理來講,這可能是對的。但是,並非所有的基金經理都能獲得好的收益。

被動的指數基金包含市場組合中所有的股票。總體上看,主動基金經理總體上也投資這些組合。因為擁有同樣的市場組合,因此主動基金和被動基金獲得毛收益也一樣。但是,費用、交易成本、管理費用和市場成本較低的基金將獲得更高的淨收益,例如被動式指數基金。

每個投資者需要謹記一點:淨投資收益=市場總回報-成本

但是,主動基金和被動基金成本之間的差異非常巨大。對典型的退休計劃投資者來講,主動基金每年的總成本為2.27%;而被動基金的成本僅為0.06%在整個存續期內,2%的成本差異可能導致退休計劃的累計財富增加50%-90%。

最近,對沖基金經理David Smith將指數基金稱為「寄生蟲」。他認為指數基金僅僅受益於主動基金經理和交易員創造的有效市場。他認為指數基金的成功建立在「有效市場假設」上。但是,這是錯誤的。市場是否有效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成本問題假設:市場總體的毛收益-獲得這些收益的成本=投資者實際獲得的淨收益

被動基金並不是「寄生蟲」,相反,主動基金才是真正的「寄生蟲」。

股市的收益決定因素是:上市公司獲得的利潤,股息率和長期增長的利潤。主動基金管理的成本每年約2.27%,它才是貪婪的「寄生蟲」。被動基金的管理成本每年僅0.06%,它對「寄主」的侵蝕可以忽略。

假設股市的回報為4.5%,主動基金「吞噬」了每年收益的50%;而被動基金的成本僅為收益的2%——兩者之間相差25倍。

因此,在主動基金的經理稱被動基金為「寄生蟲」的時候,他也需要瞧瞧自己的基金,後者才是巨大的寄生蟲,其費用和交易成本等正在吞噬上市公司派發的股利。

作者是世界第二大基金管理公司先鋒基金(Vanguard)的創始人,於1974年率先創立了被動型指數基金,被稱為「指數基金教父」。

Vanguard 創始人 創始 Bogle 誰是 寄生蟲 寄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458

imoney訪問John Bogle 止凡

來源: http://cpleung826.blogspot.hk/2015/10/imoneyjohn-bogle.html

今期買了imoney,因為止凡看見其封面是John Bogle,立即買。可能未必有太多人認識John Bogle,但這位老人家是價值投資者不得不認識的,亦是近日一本熱烘烘的著作"The little book of common sense investing"的作者,這本著作是巴菲特在2015年股東會上表示價值投資者必定要讀的兩本書之一。



在價值投資界,John Bogle與巴菲特、索羅絲、Peter Lynch應該是同等級數的。John除了出版了上面的著作外,其實最重要的貢獻是創造了指數基金,改變了基金界的生態。今天不少blog友都話投資恒指,投資盈富基金,自然能跑贏大市,(見《何需買個股?》)其實都要多謝John Bogle。

久不久,imoney就會找到這些世界級的人物做專訪,印象中好像還未有巴菲特、芒格、索羅絲等人物,希望日後有啦。今期的imoney,大家最好先買一本來看更原汁原味,在這裡,我就節錄一些John Bogle的對話出來,加入點點評論作分享吧。



John Bogle:

「這些炒賣最終只會徒勞無功」
 

「我從來不相信所謂的入市良機或沽貨良機,我只相信每人根據自己的實際需要來賣掉股票,而大部份時間都應該堅持到底(Stay the Course)。」
 

「嘗試捕捉市況而進進出出,基本上是徒勞無功的工作。」
 

「堅持到底,巴菲特也說過,最佳的投資,就是你永遠不用賣出的投資。」 


止凡:

炒賣只會徒勞無功,我們講100次都不及大師級人馬說一遍,他還在著作內以多項數據支持,不是空談的。John Bogle的主張,投資指數基金,就是慢慢儲貨,不用理會入市沽貨時機的方法。 



John Bogle:

「無論華爾街同意我興否,數據已經證明了一切。美股年的交易額達到33萬億美元!但資本形成(Capital Formation),即與新業務、新科技及醫療突破相關的新直接資金,卻只得2500億美元,換言之,我們每年的投機活動金額佔去了99.2%,這些投 機都沒有創造出任何價值。」
 

「人們互相炒賣交易,投機者認為自己眼光獨到,有能力勝過他人。這只是一場賭博遊戲,而我們都知道,在賭場中哪個才是永恒的贏家,就是那些中間人及莊家!」 


止凡:

交易額內,有99%以上都是買買賣賣,你賣給我,我賣給你,誰人最賺錢呢?我立即想起港交所的盈利。 



John Bogle:

「基金公司本應做好管理者的角色,卻漸漸變成推銷員。」
 

「當然我見過不少出色的基金經理,問題是他們只能打敗市場一段時間,然後就會落敗。在我的認知之中,沒有任何互惠基金能持續地打敗市場,很多基金的下場都是均值回歸(Mean Reversion)。所以說,去找一個贏出的基金經理是沒用的。」


止凡:

John Bogle對基金經理的看法與我大致相同,可能從前並不是這樣子吧,但時至今日,基金界都變了質,財演、「專家」一籮籮,真正長期跑贏大市又有幾多個呢? 



John Bogle:

「當時所有人都覺得我瘋了,竟以截然不同的方式去建立投資公司。」
 

「我們已完全改變了整個基金行業的生態,今年為止,我們吸引了1600億美元新資金流入,但同一時間,整個基金行業卻錄得1300億美元的資金流出,換言之,很多公司的生意都跑掉了,走到我們這邊來!這是投資者的醒覺,也可算是對我的肯定。」 


止凡: 

要對一個行業有革命性的貢獻,的確要有革命性的思維,起初做出來的事情更可能被別人以為是瘋子。到最後,數據與事實會證明一切。 



John Bogle:

「理論上指數基金能捕捉到市場的100%回報,並從中收取一些費用,所以7%的大市回報,指數基金大約可替你取得6.95%的回報。相對於過往的約9%的年度回報,未來10年的回報可能低了一些,但當你看看債券回報時,便會覺得股票回報已經很不錯了。」


止凡: 

很喜歡John Bogle是十分理性的人,談到數據及數字,是如此的精準。少點費用,代表投資者多點回報,這是"back to back"的關係。 



John Bogle:

「我認為美國投資者,根本不用買其他市場的股票!很簡單,對於美國人而言,賺的是美元、儲的是美元,投資的當然也是美元,不用擔心貨幣風險或者主權風險。」
 

「除了美國,在國際指數的成分股,最多是英國股票,其次是日本,第三是法國。於是我問自己:這些國家的經濟增長前景,會比美國好嗎?我不認為有任何人能夠下這個判斷!哈哈!」
 

「除了英國及瑞士可帶來挑戰外,美國在這些方面都領先全球。」
 

「英國前首相Winston Churchill曾這樣形容羅斯:『俄羅斯是一個謎中之謎(Russia is a riddle wrapped in a mystery inside an enigma)。』對我來說,中國就更加是一個謎,我實在沒法知道中國發生甚麼事、不知道數據是否真實,有些美國專家指中國的經濟增長不是7%而是只有2 至3%,但實情是怎樣?我沒有答案。」
 

「再者,中國在金融系統及效率、股東權益保障方面的成績如何?我認為,如果投資在沒有股東保障的地方,是頗危險的。」
 

John Bogle建議中國投資者:「最多三分一在中國就好了。


止凡: 

看看偉大投資者對中國市場的觀感,若我管理如此具大的資產,對資產的保障絕對是一大考慮。近期說李嘉誠在徹資,其實內地有否反省過對私人財產的保障還未能給 予人應有的信心。另一邊廂,這可能是我們這些小散戶的投資機會,財可敵國的都不敢進入這市場,資產比起應有的經濟增長相對便宜,散戶可以在足夠安全邊際下 賺取這個價值。 



John Bogle:

「ETF是21世紀最大的市場推廣發明(Marketing Innovation)」
 

「ETF是很好的,只要你不是用來短炒的話。」
 

「很多人都有賭癮,令短期內的股市變成投票機器,與投資企業無關。」
 

「我的天,你看近來股市的波動,美國道指可以在短短一小時內跌逾1000點,這是投資的內含價值(Intrinsic Value)有突變嗎?當然不是!這全都是一些愚蠢的投機行為,人們在斷估、在賭博,當道指大跌1000點的時候,竟然有人為了及時離場,以差不多30% 折讓賣出ETF,這些人會贏嗎?」
 

「這(指S&P SPDR ETF)很可能是全世界交易得最多最頻密的股票,但這6萬億元創造了甚麼價值?穩贏的只有莊家、中間人而已!」 


止凡: 

炒賣已經成為股市投資者的常態,別人眼中的「買股票」是高危動作,因為這都是其99%的行為認知。而要在股市中賺錢,你有方法做莊家的話,這很不錯。不能做莊家的話,想辦法做那1%,自然較為成功。朋友有否被震倉時震走?在股票大折讓,恒指還不到平均市盈率水平沽貨?大部份人都會這樣做,我從來沒有這樣做 過,這可能是99%與1%的分別。
imoney 訪問 John Bogle 止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503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