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風 雲 人 物 李 兆 基   投 資 秘 笈 2 年 賺 500 億

2006-12-14  NextMagazine


李 兆 基 在 專 訪 中 , 澄 清 他 並 非 放 棄 地 產 , 他 說 : 「 金 融 行 業 值 得 投 資 , 亦 有 咁 機 會 , 地 產 是 我 的 老 本 行 , 有 穩 定 的 增 長 。 」
( 何 少 忠 攝 )


二 ○ ○ 六 年 , 相 信 是 投 資 者 大 豐 收 的 日 子 。 過 去 一 年 香 港 股 市 暢 旺 , 每 日 成 交 三 、 四 百 億 元 , 而 國 企 股 更 獨 領 風 騷 ; 國 企 指 數 由 年 頭 五 千 三 百 多 點 , 一 鼓 作 氣 升 至 現 時 的 八 千 七 百 多 點 ; 升 幅 達 六 成 四 。 到 港 上 市 的 中 資 企 業 , 集 資 額 達 二 千 五 百 億 元 , 較 ○ 五 年 多 出 一 倍 。
而 在 芸 芸 富 豪 當 中 , 懂 得 捕 捉 這 個 投 資 黃 金 機 會 的 , 要 數 基 主 席 李 兆 基 ; 經 營 逾 五 十 年 地 產 業 的 他 , 及 時 於 ○ 四 年 轉 型 , 以 私 人 資 金 成 立 「 兆 基 財 經 企 業 」 , 四 出 在 本 港 或 海 外 搜 羅 股 票 、 債 券 及 地 產 項 目 ; 其 中 國 企 龍 頭 股 更 是 他 的 頭 號 獵 物 。 代 表 作 是 中 國 人 壽 ( 2628 ) , 一 鋪 已 賺 過 六 十 七 億 元 。 短 短 兩 年 間 , 兆 基 財 經 的 資 產 由 五 百 億 元 翻 了 一 番 達 一 千 億 。
七 十 八 歲 的 李 兆 基 眼 光 奇 準 , 成 為 股 市 升 浪 的 大 贏 家 , 被 冠 以 「 亞 洲 股 神 」 稱 號 , 現 時 在 投 資 界 的 一 舉 一 動 , 皆 成 為 小 股 民 的 參 考 指 標 , 二 ○ ○ 六 年 風 雲 人 物 非 他 莫 屬 。 投 資 大 豐 收 , 又 娶 新 抱 的 李 兆 基 , 可 謂 雙 喜 臨 門 , 心 情 大 靚 的 他 欣 然 接 受 本 刊 專 訪 , 大 談 投 資 秘 笈 , 叮 囑 投 資 者 要 把 握 機 會 。



踏 入 十 二 月 , 可 說 是 全 民 皆 股 。 前 後 有 十 七 隻 新 股 登 場 , 截 至 本 週 二 , 仍 有 八 隻 新 股 正 在 招 股 。 「 熟 客 」 李 兆 基 當 然 不 會 「 走 寶 」 , 首 選 仍 然 是 國 企 股 。 包 括 以 五 千 萬 美 元 入 股 中 煤 , 及 早 已 買 入 九 百 萬 美 元 可 換 股 債 券 的 興 達 , 另 外 中 交 及 已 上 市 的 招 金 , 李 兆 基 亦 有 入 飛 。 在 「 四 叔 效 應 」 下 , 多 隻 國 企 股 均 錄 得 數 百 倍 的 超 額 認 購 , 令 股 市 如 虎 添 翼 。
準 備 飲 新 抱 茶 的 李 兆 基 心 情 極 佳 , 在 本 週 二 的 基 股 東 大 會 上 大 談 其 投 資 心 得 , 並 於 會 後 接 受 本 刊 訪 問 。
訪 問 中 , 李 兆 基 首 次 爆 出 一 個 驚 人 數 字 , 旗 下 私 人 基 金 — — 兆 基 財 經 企 業 , 資 產 已 直 逼 千 億 元 。 「 差 唔 多 啦 , 做 埋 呢 個 月 , 應 該 可 以 翻 一 個 開 。 」 李 兆 基 一 臉 自 信 地 說 。
兆 基 財 經 企 業 成 立 於 ○ 四 年 十 二 月 , 當 時 資 產 值 為 五 百 億 元 , 公 司 的 投 資 大 方 向 由 李 兆 基 親 自 掌 舵 , 是 其 進 軍 股 壇 的 私 人 投 資 平 台 , 五 名 董 事 中 , 除 了 李 兆 基 , 還 有 兒 子 李 家 傑 及 李 家 誠 , 妹 妹 馮 李 煥 瓊 及 基 副 主 席 林 高 演 。 「 大 約 兩 、 三 年 前 , 我 就 開 始 投 資 金 融 股 票 , 以 前 就 由 投 資 銀 行 的 基 金 經 理 做 , 而 家 就 自 己 做 。 」 李 兆 基 透 露 , 現 時 基 金 主 要 認 購 國 企 股 及 投 資 日 本 市 場 。
中 國 龍 頭 銀 行 股 是 李 兆 基 必 入 之 選 , 去 年 六 月 買 入 的 交 銀 , 已 升 值 近 兩 倍 。


玖 龍 紙 業 上 市 九 個 月 , 股 價 勁 升 近 三 倍 , 主 席 張 茵 賺 到 笑 , 亦 帶 挈 李 兆 基 大 賺 超 過 四 億 元 。


三 招 揀 股 大 法
李 兆 基 教 路 , 選 股 時 , 有 三 招 基 本 功 最 重 要 。 「 首 先 係 揀 國 家 , 我 最 睇 好 中 國 , 經 濟 增 長 最 好 , 其 次 係 日 本 。 第 二 , 揀 行 業 , 首 選 四 大 行 業 , 保 險 、 銀 行 、 能 源 , 同 埋 地 產 。 最 後 就 係 要 揀 龍 頭 股 , 好 像 中 國 人 壽 、 平 安 保 險 、 中 石 油 , 隻 隻 都 係 龍 頭 股 , 我 都 想 買 國 內 地 產 股 , 我 睇 好 , 農 村 的 人 慢 慢 會 移 居 到 市 區 , 到 時 就 鬧 樓 荒 。 但 現 時 冇 隻 龍 頭 地 產 股 , 其 他 國 內 地 產 股 銀 碼 細 都 買 唔 得 多 。 」
談 到 投 資 心 得 , 李 兆 基 越 講 越 起 勁 。 「 股 神 巴 菲 特 有 樣 好 , 就 係 買 股 都 作 長 線 投 資 。 我 買 新 股 , 都 係 長 線 投 資 , 揀 鍾 意 , 就 , 就 算 過 禁 售 期 , 准 我 賣 都 唔 賣 。 」 像 中 國 人 壽 , 當 年 李 嘉 誠 及 鄭 裕 彤 均 有 認 購 股 份 , 但 在 ○ 四 年 禁 售 期 一 過 , 便 分 別 在 五 元 多 水 平 , 配 售 手 上 一 半 的 股 份 套 現 ; 相 反 李 兆 基 長 至 今 , 因 為 他 買 股 票 是 作 長 線 投 資 , 「 起 碼 等 佢 升 兩 、 三 倍 啦 。 」
他 於 ○ 三 年 十 二 月 , 以 每 股 三 點 五 九 元 買 入 的 中 國 人 壽 股 份 , 至 今 股 價 已 上 升 至 十 九 元 水 平 , 單 是 一 隻 股 已 有 六 十 七 億 元 進 賬 ; 而 今 年 三 月 買 入 的 玖 龍 紙 業 , 短 短 九 個 月 間 亦 翻 了 近 三 倍 , 獲 利 超 過 四 億 元 。
翻 查 資 料 , 兆 基 財 經 近 兩 年 認 購 的 十 七 隻 新 股 中 , 有 十 三 隻 為 國 企 股 。 截 至 本 週 二 , 單 是 持 有 這 批 新 股 , 已 為 他 帶 來 超 過 一 百 二 十 億 元 的 利 潤 , 相 等 於 地 ○ 五 至 ○ 六 年 度 的 盈 利 。



兆 基 財 經 企 業 部 分 投 資 項 目

今 年 , 李 兆 基 ( 左 二 ) 私 人 及 以 發 密 密 增 持 煤 氣 。 圖 為 十 一 月 中 , 出 席 煤 氣 引 進 天 然 氣 啟 動 儀 式 時 , 與 煤 氣 執 行 董 事 陳 達 雄 ( 左 一 ) 、 常 務 董 事 陳 永 堅 ( 右 二 ) 及 營 運 總 裁 關 育 材 ( 右 一 ) 合 照 。 ( 《 蘋 果 日 報 》 圖 片 )


強 攻 日 本 市 場
李 兆 基 更 首 次 公 開 其 在 日 本 的 投 資 。 「 日 本 股 市 , 有 十 幾 、 二 十 年 冇 郁 過 , 最 近 兩 、 三 年 開 始 復 甦 , 息 口 開 始 有 起 色 。 我 之 前 買 入 日 本 四 大 銀 行 股 份 及 垃 圾 債 券 , 都 有 一 至 三 個 開 ( 倍 ) 賺 , 例 如 三 井 住 友 銀 行 債 券 , 以 前 三 十 蚊 股 , 而 家 已 經 升 到 一 百 三 十 幾 蚊 。 」 李 兆 基 看 好 日 本 市 場 , 曾 買 入 日 本 地 產 股 , 同 時 沽 空 美 國 地 產 有 關 的 股 票 , 因 而 獲 利 過 百 億 元 。
他 解 釋 , 投 資 日 本 市 場 是 看 到 其 經 濟 出 現 轉 機 , 但 最 重 要 是 : 「 睇 到 個 時 機 , 仲 要 有 銀 紙 先 買 到 喎 ! 」 相 反 他 指 出 美 國 經 濟 下 滑 兼 「 周 身 債 」 , 因 而 沽 空 美 國 房 地 產 有 關 的 股 份 , 「 依 家 用 衍 生 工 具 , 一 邊 就 日 本 , 另 一 邊 就 沽 美 國 。 」
炒 金 出 身 的 李 兆 基 反 而 沒 有 沾 手 黃 金 , 「 金 只 係 保 值 , 無 咩 增 長 , 買 銅 、 鐵 或 錫 都 有 工 業 用 途 , 金 就 無 水 出 。 投 資 , 講 眼 光 睇 時 勢 , 唔 能 夠 一 本 通 書 睇 到 老 。 」
問 到 基 金 運 作 , 李 兆 基 表 示 , 兆 基 財 經 與 不 同 的 投 資 銀 行 都 有 合 作 , 如 美 林 、 高 盛 等 , 所 以 同 時 間 全 世 界 有 幾 十 萬 人 在 幫 他 做 事 。 「 基 金 經 理 有 新 的 市 場 資 料 , 都 會 通 知 我 , 我 就 住 先 前 講 三 大 基 本 功 做 決 定 。 」 除 了 親 自 落 盤 , 李 兆 基 亦 十 分 勤 力 , 每 年 都 會 去 美 林 及 高 盛 的 總 部 會 見 投 資 銀 行 的 高 層 , 交 換 意 見 。
御 用 經 紀 亦 發 達
當 記 者 提 起 他 的 金 牌 經 紀 , 在 高 盛 任 董 事 總 經 理 的 私 人 銀 行 家 郭 得 勝 ( Kenneth Kwok ) 時 , 李 兆 基 初 時 一 臉 興 奮 地 說 : 「 你 又 知 ? 」 言 猶 未 盡 , 陪 同 在 旁 的 林 高 演 已 出 言 打 斷 : 「 我 唔 會 評 論 個 別 人 士 , 佢 只 係 sales , 唔 係 頭 先 講 的 專 業 人 士 。 」
不 過 據 知 郭 得 勝 「 湊 」 四 叔 這 個 大 客 已 有 十 年 , 凡 有 新 上 市 公 司 股 份 都 會 介 紹 予 他 。 這 位 富 豪 經 紀 收 入 亦 水 漲 船 高 , 曾 榮 登 高 盛 top sales , 年 薪 最 少 二 千 五 百 萬 元 , 家 住 山 頂 , 並 以 法 拉 利 代 步 返 工 。
雖 然 未 必 人 人 有 四 叔 的 眼 光 或 做 到 其 富 貴 經 紀 , 但 李 兆 基 亦 奉 勸 年 青 人 , 特 別 是 打 工 仔 , 第 一 桶 金 很 重 要 , 「 小 儉 就 致 富 , 儲 到 第 一 個 一 百 萬 , 然 後 去 投 資 , 變 二 、 三 百 萬 。 」 不 過 年 青 時 的 李 兆 基 並 非 雄 心 壯 志 要 做 千 億 富 豪 , 反 而 抱 平 常 心 。
李 兆 基 四 八 年 隻 身 由 家 鄉 順 德 來 香 港 , 最 初 只 是 寄 住 姑 婆 位 於 跑 馬 地 成 和 道 的 家 中 。 當 時 他 口 袋 中 只 有 一 千 大 元 , 最 初 只 是 在 中 環 文 咸 東 街 的 金 鋪 銀 號 掛 單 做 買 賣 , 李 兆 基 說 : 「 當 時 無 立 足 之 地 , 只 求 溫 飽 , 之 後 有 車 用 、 有 樓 住 就 已 經 心 滿 意 足 。 要 用 平 常 心 , 靠 自 己 奮 鬥 , 發 揮 自 己 能 量 。 」
長 子 李 家 傑 熱 愛 中 國 文 化 , 出 席 公 開 場 合 時 愛 手 持 紙 扇 , 現 主 力 打 理 中 國 地 產 業 務 。


基 旗 下 位 於 土 瓜 灣 的 翔 龍 灣 , 年 中 出 動 海 、 陸 、 空 宣 傳 攻 勢 , 更 成 為 地 產 建 設 商 會 推 出 新 的 預 售 樓 花 指 引 後 , 首 個 推 出 的 樓 盤 。 ( 林 志 謙 攝 )


李 家 誠 ( 左 ) 雖 是 地 副 主 席 , 但 出 席 公 開 活 動 時 , 仍 要 林 高 演 ( 右 ) 這 位 「 太 傅 」 傍 住 。 ( 黃 偉 傑 攝 )






就 是 這 種 平 常 心 , 令 他 在 商 場 上 贏 得 不 少 好 友 。 七 五 年 , 市 傳 怡 和 與 港 燈 要 敵 意 收 購 中 華 煤 氣 , 當 時 煤 氣 董 事 局 主 席 利 銘 澤 遂 與 董 事 李 國 寶 等 , 經 股 票 經 紀 何 廷 錫 介 紹 , 找 來 李 兆 基 入 股 , 買 入 二 十 萬 股 煤 氣 , 化 解 了 煤 氣 的 危 機 。 之 後 李 兆 基 更 透 過 莫 應 基 等 經 紀 , 在 市 場 上 密 密 增 持 , 還 應 李 國 寶 之 邀 請 , 加 入 煤 氣 董 事 局 , 至 八 三 年 利 銘 澤 過 身 後 才 擔 任 煤 氣 主 席 至 今 。
到 九 三 年 , 美 麗 華 酒 店 大 股 東 楊 志 雲 家 族 , 因 掌 舵 人 楊 志 雲 於 八 五 年 去 世 , 兒 子 多 各 有 發 展 , 欲 將 美 麗 華 出 售 , 其 中 想 保 留 管 理 權 的 楊 秉 正 就 接 觸 李 兆 基 , 當 時 美 麗 華 部 分 股 東 如 何 添 和 何 善 衡 等 , 則 把 手 頭 股 份 售 予 長 實 及 中 信 泰 富 , 因 而 產 生 富 豪 爭 奪 戰 。 最 後 楊 氏 家 族 對 長 實 及 中 信 較 為 抗 拒 , 怕 入 主 後 會 撤 換 管 理 層 , 最 後 還 是 選 了 李 兆 基 , 他 以 三 十 三 億 五 千 多 萬 , 買 入 美 麗 華 百 分 之 三 十 四 點 七 八 的 股 份 , 並 信 守 承 諾 , 讓 楊 志 雲 長 子 楊 秉 正 主 管 業 務 , 因 而 贏 得 不 少 商 場 朋 友 「 念 舊 情 、 守 信 諾 」 的 稱 讚 。
對 於 這 兩 宗 交 易 , 四 叔 笑 說 : 「 當 時 買 煤 氣 係 順 其 自 然 , 買 買 變 成 我 最 多 。 煤 氣 好 順 利 , 最 數 , 美 麗 華 冇 錢 賺 , 買 時 二 十 蚊 一 股 , 依 家 十 蚊 , 呢 隻 眼 光 麻 麻 。 」 他 的 左 右 手 林 高 演 亦 補 充 : 「 四 叔 與 煤 氣 、 美 麗 華 的 家 族 關 係 友 好 , 人 家 信 得 過 四 叔 唔 會 買 間 公 司 返 來 將 佢 拆 骨 斬 件 。 」
有 份 創 辦 新 鴻 基 地 產 的 李 兆 基 , 以 友 好 形 容 與 新 地 第 二 代 的 關 係 。 圖 為 去 年 十 月 , 李 兆 基 ( 中 ) 與 新 地 副 主 席 郭 炳 江 ( 左 ) 及 主 席 郭 炳 湘 ( 右 ) 出 席 四 季 酒 店 開 幕 。


位 於 中 半 山 麥 當 勞 道 的 惠 苑 , 以 李 兆 基 前 妻 劉 惠 娟 的 名 字 命 名 。 現 時 李 兆 基 和 兒 子 家 傑 、 家 誠 及 幼 女 佩 儀 , 同 住 大 廈 頂 樓 四 層 複 式 單 位 , 天 台 更 設 有 私 家 泳 池 。


三 劍 俠 情 誼 細 水 長 流
在 商 場 上 , 四 叔 有 不 少 好 友 , 如 在 六 、 七 十 年 代 合 組 新 鴻 基 的 拍 檔 郭 得 勝 家 族 。 「 當 年 新 鴻 基 呢 個 名 , 『 新 』 代 表 馮 景 禧 ( 來 自 馮 的 新 禧 公 司 ) 、 『 鴻 』 係 郭 得 勝 ( 來 自 郭 的 鴻 昌 行 ) 、 『 基 』 係 我 個 名 。 我 做 新 地 副 主 席 冇 衝 突 , 好 似 我 一 齊 發 展 國 際 金 融 中 心 , 成 本 二 百 億 , 到 而 家 估 值 八 百 億 , 到 今 日 都 仲 係 好 朋 友 。 」
李 兆 基 的 幼 子 李 家 誠 的 新 居 , 亦 是 新 地 發 展 的 山 頂 施 勳 道 八 號 倚 巒 , 成 交 價 一 億 七 千 多 萬 , 是 新 地 特 意 預 留 給 李 家 誠 的 。 而 郭 得 勝 的 姪 兒 郭 炳 濠 亦 在 基 任 董 事 , 三 劍 俠 家 族 關 係 細 水 長 流 。
至 於 經 常 與 他 「 孖 住 」 認 購 新 股 的 股 壇 拍 檔 , 新 世 界 主 席 鄭 裕 彤 , 他 亦 謙 虛 地 稱 呼 彤 叔 做 「 大 佬 」 。 「 大 家 都 係 順 德 人 , 由 細 識 到 大 , 我 當 佢 大 佬 咁 滯 , 時 時 都 有 傾 ( 偈 ) 。 」 聽 到 四 叔 稱 他 做 「 大 佬 」 , 彤 叔 笑 笑 口 說 : 「 我 大 過 佢 一 、 兩 年 , 炒 股 我 冇 佢 咁 叻 , 我 有 唔 識 , 都 會 問 佢 , 大 家 一 齊 研 究 。 」
今 年 七 十 八 歲 的 李 兆 基 , 身 體 仍 十 分 壯 健 , 說 話 時 中 氣 十 足 , 記 者 跟 他 做 訪 問 , 他 一 開 始 便 連 珠 炮 發 , 滔 滔 不 絕 地 講 投 資 股 市 心 得 , 未 答 完 的 問 題 , 絕 不 容 記 者 插 口 。 他 的 保 養 秘 訣 , 在 於 做 運 動 。
國 金 軒 是 李 兆 基 飯 堂 之 一 , 最 喜 歡 吃 竹 笙 扒 官 燕 ( 前 ) 、 雞 湯 炖 海 虎 翅 ( 右 ) , 及 鮑 汁 鵝 掌 炆 生 麵 。 ( 林 志 謙 攝 )


養 生 之 道   心 平 氣 和
他 說 喜 歡 每 日 早 上 去 打 波 , 下 午 兩 、 三 點 才 返 回 公 司 工 作 。 以 往 便 有 傳 四 叔 曾 與 李 嘉 誠 、 鄭 裕 彤 和 林 建 岳 , 在 粉 嶺 皇 家 哥 爾 夫 球 場 打 高 爾 夫 球 , 並 且 口 頭 戲 言 一 洞 注 碼 數 十 萬 至 近 百 萬 , 一 桿 二 十 萬 , 結 果 四 叔 在 個 多 星 期 內 , 輸 掉 一 千 四 百 萬 口 頭 注 碼 , 以 後 都 不 敢 再 「 打 大 波 」 。 二 千 年 時 , 四 叔 更 與 何 鴻 燊 、 鄭 裕 彤 、 何 厚 鏵 在 澳 門 出 席 國 際 高 爾 夫 球 公 開 賽 , 閒 時 又 會 與 一 眾 波 友 去 外 國 打 波 , 又 會 請 幾 個 教 練 及 買 錄 影 帶 回 家 研 究 , 可 見 四 叔 「 波 癮 」 甚 深 。
閒 時 愛 盤 膝 靜 坐 的 四 叔 , 每 次 打 坐 超 過 一 小 時 , 他 曾 對 記 者 表 示 : 「 養 生 之 道 在 於 不 輕 易 動 氣 , 對 人 開 放 , 涵 養 多 , 性 情 平 和 , 便 不 容 易 緊 張 , 心 平 氣 靜 , 自 然 健 康 。 」
對 於 食 , 李 兆 基 亦 甚 有 要 求 , 據 基 職 員 透 露 , 四 叔 至 今 仍 在 國 金 的 總 部 內 , 設 有 員 工 飯 堂 , 每 日 都 有 老 火 湯 和 幾 道 小 菜 , 免 費 讓 員 工 享 用 , 讓 他 們 午 膳 時 不 用 在 外 面 逼 。 而 他 自 己 , 則 另 有 私 人 廚 師 , 為 他 準 備 午 餐 。
據 四 叔 的 一 眾 好 友 表 示 , 四 叔 十 分 喜 歡 吃 順 德 菜 , 包 括 炆 大 鱔 、 順 德 魚 腐 、 炒 雙 皮 奶 和 金 錢 湯 等 。 其 中 跟 隨 四 叔 打 江 山 的 開 國 元 老 , 基 地 產 執 行 董 事 李 鏡 禹 更 說 : 「 佢 喜 歡 去 上 環 鳳 城 食 飯 , 最 鍾 意 食 一 味 『 龍 穿 鳳 翼 』 , 係 將 菜 、 火 腿 及 瓜 釀 入 雞 翼 入 面 , 好 特 別 。 」
李 家 誠 與 徐 子 淇 於 本 月 舉 行 婚 禮 , 成 為 傳 媒 的 焦 點 。
( 《 蘋 果 日 報 》 圖 片 )


四 叔 以 一 億 八 千 萬 買 下 由 新 地 發 展 的 山 頂 施 勳 道 「 倚 巒 」 , 作 為 幼 子 家 誠 和 未 來 新 抱 的 愛 巢 。


心 急 望 抱 孫
李 兆 基 有 三 女 兩 子 , 由 於 與 妻 子 早 年 離 異 , 他 便 父 兼 母 職 , 假 日 帶 子 女 出 外 找 娛 樂 , 又 為 了 迎 合 子 女 , 特 意 學 滑 雪 , 與 子 女 同 樂 。 他 兩 名 兒 子 家 傑 和 家 誠 , 是 千 億 王 國 接 班 人 。 四 十 三 歲 的 長 子 李 家 傑 , 現 任 基 中 國 的 董 事 長 兼 總 裁 , 主 力 幫 四 叔 開 拓 大 陸 市 場 , 由 於 為 人 低 調 愛 靜 , 篤 信 佛 教 及 茶 道 , 故 此 甚 少 負 面 新 聞 。
至 於 三 十 五 歲 的 幼 子 李 家 誠 , 多 年 來 都 跟 在 四 叔 身 邊 學 習 , 更 由 林 高 演 任 太 子 太 傅 , 兩 年 前 首 次 在 嘉 亨 灣 亮 相 , 初 試 啼 聲 , 上 月 更 代 表 基 出 席 賣 地 。
對 於 兩 位 太 子 的 評 語 , 李 兆 基 連 說 五 個 「 好 」 字 , 「 咁 多 行 業 , 各 有 各 打 理 , 家 誠 樣 樣 都 有 負 責 , 慢 慢 學 , 將 來 愈 做 愈 好 。 家 傑 主 要 負 責 內 地 業 務 , 佢 經 驗 都 夠 啦 , 希 望 青 出 於 藍 。 」 他 又 希 望 兒 子 放 眼 中 國 : 「 大 陸 前 途 好 好 , 廣 闊 好 多 , 香 港 地 方 細 、 人 少 , 個 個 銀 碼 大 , 就 唔 夠 闊 啦 , 而 家 我 係 大 陸 都 買 好 多 。 」
上 週 五 , 李 家 誠 宣 佈 與 女 星 徐 子 淇 結 婚 , 有 傳 徐 懷 有 身 孕 , 二 人 將 於 本 星 期 秘 密 飛 往 美 國 洛 杉 磯 舉 行 婚 禮 。 本 週 二 的 地 記 者 會 , 便 引 來 大 班 娛 樂 記 追 問 四 叔 娶 新 抱 事 宜 , 他 笑 笑 口 說 : 「 佢 旅 行 結 婚 , 環 遊 世 界 。 」 更 表 示 已 選 購 首 飾 作 為 給 未 來 新 抱 的 禮 物 。
對 於 未 來 新 抱 是 娛 樂 圈 中 人 , 與 李 家 成 員 一 向 低 調 的 作 風 有 所 不 同 , 他 表 示 並 不 介 意 : 「 無 所 謂 , 而 家 時 代 冇 咁 封 建 。 佢 結 婚 會 淡 出 , 佢 有 細 藝 , 又 唔 使 出 去 打 工 。 」 對 於 未 來 新 抱 是 否 有 喜 , 他 便 說 : 「 唔 知 呀 , 佢 冇 講 喎 , 要 返 去 問 , 希 望 係 啦 ! 」 新 老 爺 , 始 終 都 恨 抱 孫 。



李 兆 基 家 族 圖

李 兆 基 事 業 年 表
1928   於 廣 東 順 德 大 良 出 生 , 父 親 李 介 甫 經 營 金 鋪 和 銀 號 。
1934   六 歲 開 始 跟 父 親 學 習 從 商 。
1941   十 二 歲 便 學 識 看 金 、 化 金 、 熔 金 之 術 , 出 任 黃 金 買 手 , 又 將 舊 紙 幣 漂 白 翻 新 , 被 稱 為 「 神 童 」 。
1948   帶 一 千 元 , 隻 身 來 香 港 , 寄 居 於 姑 婆 跑 馬 地 家 中 , 並 在 中 環 文 咸 東 街 的 金 鋪 掛 單 , 及 後 發 展 貿 易 生 意 。
1958   與 郭 得 勝 、 馮 景 禧 等 八 人 合 組 永 業 企 業 , 開 始 進 軍 香 港 地 產 業 。
1963   與 郭 得 勝 、 馮 景 禧 三 人 組 成 新 鴻 基 企 業 。
1965   發 生 銀 行 擠 提 及 倒 閉 風 潮 , 之 後 內 地 十 年 文 革 開 始 , 香 港 發 生 六 七 暴 動 , 馮 景 禧 缺 乏 信 心 , 移 民 加 拿 大 , 李 兆 基 反 而 趁 低 吸 納 , 在 港 買 入 大 量 地 皮 。
1972   新 鴻 基 企 業 以 新 鴻 基 地 產 之 名 上 市 。
1973   成 立 基 兆 業 有 限 公 司 , 大 量 購 入 乙 種 換 地 權 益 書 , 又 併 購 舊 樓 。
1975   與 長 實 、 新 地 、 新 世 界 等 , 合 作 發 展 沙 田 第 一 城 , 成 為 新 界 大 型 屋 苑 的 代 表 作 。 同 年 購 入 中 華 煤 氣 , 助 當 時 的 中 華 煤 氣 主 席 利 銘 澤 擊 退 怡 和 及 港 燈 提 出 的 收 購 。
1980   開 始 投 資 中 國 地 產 , 與 友 人 在 廣 州 合 股 興 建 中 國 大 酒 店 和 花 園 酒 店 。
1981   將 私 人 持 有 之 中 華 煤 氣 及 油 地 小 輪 股 份 轉 讓 予 地 , 並 將 地 上 市 。
1984   中 英 前 途 談 判 展 開 , 樓 股 皆 跌 。 收 購 永 泰 建 業 , 易 名 基 兆 業 發 展 ( 發 ) 。
1991   安 排 長 子 家 傑 進 軍 中 國 地 產 業 。
1993   由 發 斥 資 $33.6 億 收 購 美 麗 華 酒 店 34.78% 股 權 , 擊 退 中 信 泰 富 及 長 實 兩 個 買 家 。
地 及 發 在 市 場 集 資 $90 億 。
1995   成 立 私 人 投 資 的 仁 安 醫 院 。
被 美 國 《 福 布 斯 》 選 為 世 界 第 七 大 富 豪 , 擁 $65 億 美 元 資 產 ( 約 $500 億 港 元 ) 。
地 配 股 集 資 $22 億 , 翌 年 再 集 資 $35 億 。
1997   地 在 日 本 上 市 。
1998   乘 地 產 低 潮 , 以 $24.4 億 向 地 購 入 新 都 城 一 期 商 場 及 上 水 中 心 商 場 連 車 位 , 現 市 值 共 值 $40 億 。
2004   成 立 「 兆 基 財 經 企 業 」 , 資 金 規 模 $500 億 。
2005   成 功 私 有 化 基 中 國 及 基 數 碼 , 但 多 次 私 有 化 發 失 敗 。
12/2006   大 量 認 購 新 股 , 以 大 陸 龍 頭 金 融 股 為 主 。
陽 光 房 地 產 上 市 。



他 們 眼 中 的 「 四 叔 」
老 友 鄭 裕 彤
新 世 界 發 展 主 席 , 與 四 叔 同 是 順 德 人 , 相 識 數 十 年 。
「 佢 梗 係 叻 啦 ! 唔 叻 點 賺 咁 多 錢 ? 我 好 好 朋 友 。 第 一 次 合 作 係 起 沙 田 第 一 城 , 用 分 期 付 款 , 合 作 得 好 開 心 。 我 炒 股 冇 佢 咁 叻 , 有 時 互 通 消 息 , 一 齊 研 究 。 大 家 成 日 一 齊 返 鄉 下 , 佢 係 大 良 人 , 我 係 倫 教 鎮 , 差 幾 個 字 車 程 。 佢 娶 新 抱 未 請 我 呀 , 佢 請 我 梗 去 , 一 定 會 送 禮 , 佢 個 新 抱 好 靚 女 呀 ! 」



地 小 股 東 何 先 生
七 十 一 歲 , 持 有 地 股 票 二 十 年 。
「 李 兆 基 私 人 炒 股 賺 幾 百 億 , 講 炒 股 好 過 做 地 產 , 唔 係 幾 好 , 如 果 將 投 資 心 得 放 地 就 好 啦 ! 我 買 咁 多 地 產 股 , 淨 係 呢 隻 冇 錢 賺 , 而 家 仲 住 六 千 股 , 近 兩 年 派 息 仲 少 。 反 而 煤 氣 就 令 股 東 賺 錢 , 好 彩 住 兩 隻 平 衡 番 都 有 賺 。 」



基 樓 炒 家 鄭 躬 明
玩 具 城 董 事 , 經 常 大 手 掃 入 新 樓 炒 賣 。
基 賣 樓 都 君 真 , 咁 多 發 展 商 中 , 長 實 樓 價 企 得 比 較 硬 , 基 樓 就 手 鬆 , 炒 家 賺 水 位 亦 多 。 舊 年 九 月 我 用 一 億 買 十 四 伙 聚 賢 居 , 而 家 賣 四 個 , 每 個 賺 幾 萬 到 十 幾 萬 , 不 過 都 唔 夠 兩 年 前 嘉 亨 灣 和 味 , 我 用 一 億 掃 廿 個 單 位 , 兩 星 期 內 就 摩 走 晒 , 賺 二 百 幾 萬 。 」



公 司 下 屬 謝 偉 銓
基 地 產 營 業 部 總 經 理 , 加 入 基 兩 年 , 之 前 在 市 建 局 任 物 業 及 土 地 總 監 。
「 佢 係 執 行 上 最 高 決 策 人 , 睇 好 掌 握 到 重 點 , 大 方 向 佢 固 然 睇 , 佢 仲 有 興 趣 睇 埋 則 。 呢 間 公 司 好 有 人 情 味 , 過 時 過 節 有 利 是 之 外 , 四 叔 生 日 仲 會 請 公 司 管 理 層 返 屋 企 食 飯 。 有 老 員 工 話 要 退 休 , 四 叔 就 同 佢 講 : 「 我 都 未 退 休 你 退 咩 休 呀 ? 」



基 開 國 功 臣 李 鏡 禹
基 地 產 執 行 董 事 , 八 十 歲 , 認 識 李 兆 基 逾 五 十 年 。
「 我 未 被 人 討 厭 , 咪 做 到 而 家 ! 四 叔 好 勤 力 , 返 唔 返 公 司 都 度 做 , 公 司 咁 多 年 都 好 穩 定 , 我 對 公 司 好 有 歸 屬 感 , 返 屋 企 覺 都 諗 住 公 司 。 我 五 十 年 代 廿 幾 歲 就 識 四 叔 , 當 時 佢 住 跑 馬 地 , 大 家 都 係 做 出 入 口 行 家 , 最 佩 服 佢 收 購 美 麗 華 同 煤 氣 , 都 唔 會 將 公 司 拆 骨 斬 件 , 好 重 舊 情 。 」



觀 塘 訊 匯 股 票 行 , 散 戶 阿 叔
阿 叔 股 齡 五 、 六 年 , 自 稱 四 年 前 買 下 發 , 賺 了 不 少 飲 茶 錢 。
「 李 兆 基 係 咁 多 個 富 豪 當 中 最 忠 直 ! 跟 佢 搵 食 實 無 死 ! 我 有 抽 佢 陽 光 啊 , 九 釐 息 喎 , 好 過 擺 銀 行 啦 ! 煤 氣 減 價 ? 梗 係 好 啦 , 佢 好 忠 直 , 唔 會 呃 我 , 就 算 第 時 加 價 , 都 唔 會 加 好 多 ! 」



御 用 收 地 經 紀 蕭 承 忠
六 、 七 十 年 代 起 , 專 為 基 收 購 乙 種 換 地 權 益 書 , 在 新 界 收 地 和 市 區 收 舊 樓 。
「 四 叔 白 手 興 家 , 言 出 必 行 , 計 數 又 叻 。 佢 係 超 級 大 富 豪 , 不 過 就 完 全 冇 架 子 , 唔 會 睇 小 人 。 以 前 佢 好 低 調 , 行 出 冇 人 知 佢 係 李 兆 基 ! 佢 好 念 舊 , 我 請 佢 中 藥 診 所 周 年 紀 念 , 佢 都 肯 。 」



報 章 專 欄 作 家 曾 淵 滄
城 大 工 商 管 理 碩 士 課 程 主 任 , 最 愛 講 股 。
「 李 兆 基 投 資 眼 光 一 流 呀 , 人 叫 佢 香 港 巴 菲 特 , 佢 當 之 無 愧 。 可 惜 就 自 己 收 埋 做 私 人 投 資 , 如 果 佢 用 基 名 義 去 買 , 我 一 定 跟 佢 買 基 ! 自 從 煤 氣 減 價 一 成 股 價 就 開 始 跌 , 佢 可 以 唔 減 , 而 家 佢 寧 願 自 己 主 動 減 , 好 過 要 市 民 遊 行 示 威 叫 公 共 事 業 減 價 , 長 遠 講 係 聰 明 之 策 , 贏 得 市 民 好 感 。 」



股 票 經 紀 連 敬 涵
信 誠 證 券 聯 席 董 事 , 每 日 接 觸 眾 多 散 戶 。
「 我 有 客 人 認 為 李 兆 基 欣 然 接 受 自 己 係 香 港 巴 菲 特 實 在 太 寸 , 巴 菲 特 係 市 場 上 掃 貨 , 而 唔 係 靠 關 係 貨 , 富 豪 一 百 億 出 , 人 人 都 俾 面 分 俾 佢 啦 。 而 家 個 市 咁 好 , 冇 一 隻 衰 過 , 唔 代 表 係 佢 眼 光 好 , 明 知 買 升 梗 , 我 有 錢 我 都 去 買 啦 ! 」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51

已推荐到新浪首页,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内容“做小买卖”是进不了500强的 吴晓波


Fro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877cc60100dtyw.html


 试想一个场景,如果在10年前,有一家中国企业进入世界500强的前十位,大概会出现怎样的场面?举国沸腾,政府表彰,媒体欢呼, 友邦惊诧,等等等等,而如今,中石化真的进了前十,举国上下竟是一派漠然,无人想做、愿做、敢做惊喜状。这是为什么呢?下面的专栏发在今天的FT专栏上。

【】

“做小买卖”是进不了500强的

试想一个场景,如果在10年前,有一家中国企业进入世界500强的前十位,大概会出现怎样的场面?举国沸腾,政府表彰,媒体欢呼,友邦惊诧,等等等等,而 如今,中石化真的进了前十,举国上下竟是一派漠然,无人想做、愿做、敢做惊喜状。这是为什么呢?下面的专栏发在今天的FT专栏上。 【】 “做小买卖”是进不了500强的 美国的《财富》杂志在每年的7月初公布“世界500强”,这成为全球企业界的一个惯例性事件。7月9日,《财富》按例发布了今年的排行榜。这次,中国大陆 有35家企业入榜,其中,中国石化以2078.14亿美元的年销售额排名第九,首次闯入前十强。 中国内地企业第一次被计算入世界500强,是在1989年,入选的是中国银行。到2008年,在这个榜单中的中国企业达到25家,其中,中石化以16名的 座次排名最高。 每每在这样的时刻,一个话题就会在媒体上被讨论一次:为什么上榜的多是国有企业,解决了中国80%就业的民营企业何时可以进榜?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进入世界500强的中国企业几乎清一色是中字头的垄断型国有企业,这一次也不例外。在2008年的入榜企业中,第一次出现了来自非垄断 行业的中国企业――联想集团,它以167亿美元的年销售额排在499位。不过,从严格的意义上讲,联想还不是一个纯粹的民营企业,中国科学院仍是大股东, 用董事长柳传志的话说,“联想是国有股份制企业”。去年以来,联想国际报亏,在今年的榜单上不出意外地滑落。替代联想成为新的入榜民企是江苏沙钢,这是一 家非常神秘的钢铁企业。 民营企业之所以难进500强――或者说难以长大,是一个制度性的难题。在全世界所有施行市场经济制度的国家中,中国的是少有的以所有制性质来分

 

美国的《财富》杂志在每年的7月初公布“世界500强”,这成为全球企业界的一个惯例性事件。7月9日,《财富》按例发布了今年的排行榜。这次,中国大陆有35家企业入榜,其中,中国石化以2078.14亿美元的年销售额排名第九,首次闯入前十强。



中国内地企业第一次被计算入世界500强,是在1989年,入选的是中国银行。到2008年,在这个榜单中的中国企业达到25家,其中,中石化以16名的座次排名最高。

每每在这样的时刻,一个话题就会在媒体上被讨论一次:为什么上榜的多是国有企业,解决了中国80%就业的民营企业何时可以进榜?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进入世界500强的中国企业几乎清一色是中字头的垄断型国有企业,这一次也不例外。在2008年的入榜企业中,第一次出现了来自非垄断 行业的中国企业――联想集团,它以167亿美元的年销售额排在499位。不过,从严格的意义上讲,联想还不是一个纯粹的民营企业,中国科学院仍是大股东, 用董事长柳传志的话说,“联想是国有股份制企业”。去年以来,联想国际报亏,在今年的榜单上不出意外地滑落。替代联想成为新的入榜民企是江苏沙钢,这是一 家非常神秘的钢铁企业。

试想一个场景,如果在10年前,有一家中国企业进入世界500强的前十位,大概会出现怎样的场面?举国沸腾,政府表彰,媒体欢呼,友邦惊诧,等等等等,而 如今,中石化真的进了前十,举国上下竟是一派漠然,无人想做、愿做、敢做惊喜状。这是为什么呢?下面的专栏发在今天的FT专栏上。 【】 “做小买卖”是进不了500强的 美国的《财富》杂志在每年的7月初公布“世界500强”,这成为全球企业界的一个惯例性事件。7月9日,《财富》按例发布了今年的排行榜。这次,中国大陆 有35家企业入榜,其中,中国石化以2078.14亿美元的年销售额排名第九,首次闯入前十强。 中国内地企业第一次被计算入世界500强,是在1989年,入选的是中国银行。到2008年,在这个榜单中的中国企业达到25家,其中,中石化以16名的 座次排名最高。 每每在这样的时刻,一个话题就会在媒体上被讨论一次:为什么上榜的多是国有企业,解决了中国80%就业的民营企业何时可以进榜?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进入世界500强的中国企业几乎清一色是中字头的垄断型国有企业,这一次也不例外。在2008年的入榜企业中,第一次出现了来自非垄断 行业的中国企业――联想集团,它以167亿美元的年销售额排在499位。不过,从严格的意义上讲,联想还不是一个纯粹的民营企业,中国科学院仍是大股东, 用董事长柳传志的话说,“联想是国有股份制企业”。去年以来,联想国际报亏,在今年的榜单上不出意外地滑落。替代联想成为新的入榜民企是江苏沙钢,这是一 家非常神秘的钢铁企业。 民营企业之所以难进500强――或者说难以长大,是一个制度性的难题。在全世界所有施行市场经济制度的国家中,中国的是少有的以所有制性质来分

民营企业之所以难进500强――或者说难以长大,是一个制度性的难题。在全世界所有施行市场经济制度的国家中,中国的是少有的以所有制性质来分配公共资源 和政策资源的国家之一,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受到了不同的政策待遇。以汽车业为例,中国在1978年就允许德国大众在上海设立工厂,而民营企业 拿到第一张汽车生产牌照则是在2000年。一直的今天,在金融业、重化工业、航空业、传媒业等众多领域,民营资本还是不得其门而入。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 工商联主席黄孟复如此描述说:市场准入限制多,政策不平等。一些行业和领域在准入政策上虽无公开限制,但实际进入条件则限制颇多,主要是对进入资格设置过 高门槛。人们将这种“名义开放、实际限制”现象称为“玻璃门”,看着是敞开的,实际是进不去的,一进就碰壁。

从企业史的角度看,中国的企业变革出现过戏剧性的反复。早在1996年,国家经贸委曾经出台过一个文件,宣布将支持宝钢、海尔、江南造船厂、北大方正、长 虹和华北制药厂在2010年进入世界500强。之所以选择这六家企业,是因为它们具备了与国际性同行竞争的市场能力,并且有优秀的管理团队。以今视之,这 个文件后来是被放弃了的,2010年将近,上述6家企业只有宝钢进入了500强。究其原因是,在1998年之后。国家的企业改革政策出现了大转变,国有资 本从竞争性领域中坚决撤出,大量聚集到上游的能源和资源型领域中,海尔、长虹和北大方正等企业自然不再是重点扶持的对象。几乎也就从这时开始,中国改变房 地产政策,地产崛起,与之相关的钢铁、煤炭、水泥等上游产业复苏,中国的产业经济由轻型化向重型化转移,而这与国有企业改革的政策形成了配套性效应。

在经济重型化的转移过程中,民营企业显然成了被日渐边缘化的一个利益集团。国有资本在经济成长中的权重和获益率越来越高。一些冒险进入到垄断行业的民营企 业则受到了政策的歧视和惩罚。2006年,民营企业的“思想家”冯仑撰文认为,“民营资本从来都是国有资本的附属或补充,因此,最好的自保之道是远离国有 资本的垄断领域,偏安一隅,做点小买卖,积极行善,修路架桥。面对国有资本,民营资本只有始终坚持合作而不竞争、补充而不替代、附属而不僭越的立场,才能 进退裕如,持续发展。”



很显然,只有“做点小买卖”才能自保的企业,是不可能进入世界500强的。即便进入了一两家,也仅仅是一个偶然性事件。

在2008年之后的本轮宏观调控中,我们看到,中央政府的四万亿元投资计划以及巨额新增贷款仍然投入到了国有企业聚集的“铁公基”领域,民营企业罕有得益者。这是一个让人黯然的景象。

《财富》杂志的500强排名,是以年销售额为主要依据的,因此,能够入榜者,大多为能源、重化、重工及金融企业,而在这些领域中,国有企业几乎占据了绝对的垄断地位。所以,民营企业能否进入世界500强,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尚有待经济政策的改革。

试想一个场景,如果在10年前,有一家中国企业进入世界500强的前十位,大概会出现怎样的场面?举国沸腾,政府表彰,媒体欢呼,友邦惊诧,等等等等,而 如今,中石化真的进了前十,举国上下竟是一派漠然,无人想做、愿做、敢做惊喜状。这是为什么呢?下面的专栏发在今天的FT专栏上。 【】 “做小买卖”是进不了500强的 美国的《财富》杂志在每年的7月初公布“世界500强”,这成为全球企业界的一个惯例性事件。7月9日,《财富》按例发布了今年的排行榜。这次,中国大陆 有35家企业入榜,其中,中国石化以2078.14亿美元的年销售额排名第九,首次闯入前十强。 中国内地企业第一次被计算入世界500强,是在1989年,入选的是中国银行。到2008年,在这个榜单中的中国企业达到25家,其中,中石化以16名的 座次排名最高。 每每在这样的时刻,一个话题就会在媒体上被讨论一次:为什么上榜的多是国有企业,解决了中国80%就业的民营企业何时可以进榜?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进入世界500强的中国企业几乎清一色是中字头的垄断型国有企业,这一次也不例外。在2008年的入榜企业中,第一次出现了来自非垄断 行业的中国企业――联想集团,它以167亿美元的年销售额排在499位。不过,从严格的意义上讲,联想还不是一个纯粹的民营企业,中国科学院仍是大股东, 用董事长柳传志的话说,“联想是国有股份制企业”。去年以来,联想国际报亏,在今年的榜单上不出意外地滑落。替代联想成为新的入榜民企是江苏沙钢,这是一 家非常神秘的钢铁企业。 民营企业之所以难进500强――或者说难以长大,是一个制度性的难题。在全世界所有施行市场经济制度的国家中,中国的是少有的以所有制性质来分

一个可悲的、几乎可以预言到的事实是:明年的这个时候,当《财富》杂志发布新的500强排行榜时,我还可能要再写一篇类似的专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617

从500家到5家


http://www.21cbh.com/HTML/2009-9-1/HTML_3MAV0XH49LCA.html


于玉川说,海螺进来我们不怕,我们怕的倒是山东那些密密麻麻的500多个小水泥厂。作为山东最大的水泥企业山水集团副总经理的他,说话时带着习惯性的笑容,但掩藏不了无奈。

仔细想象,于的话在情理之中。水泥是个同质化商品,进入门槛也不高,因此竞争就集中在了价格这个重要指标上。“这些年水泥企业老是打价格战,搞得大家谁也没挣到钱,真是不知道该怨谁。”上周跟随中国水泥万里行走访水泥企业时,这样的抱怨屡屡传来。

该怨谁?其中一个箭头或就是该指向那些遍布全国各地的小水泥厂。中国这些年的市政设施、道路建设,包括人人诟病的房地产业都发展得如火如荼,而水泥厂也伴随着下游行业在全国各地开花。

然 而,开的花大小相差甚大。年产10万吨的立窑小水泥厂一般设备陈旧,浮尘飘在空中,工人身着着深色工作服忙前忙后,符合人们对水泥厂的一贯印象;而上规模 的年产过百万吨的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则气势恢宏,整个生产线也看不到什么人,只有在中控室的屏幕上能透过摄像头看到水泥线上的一节节流程。

市场兴旺,二者相安无事多年。

如 今,国家宏观调控在即,人们突然意识到,水泥厂开得太多了!行业里的数目太多,价格战就难以避免,最终倒霉的是行业里的自己人!亚泰集团的副总经理徐德复 说:“水泥生产线一开起来就不能停,一停就是几百万的损失,所以,别人打低价,你也不能说不卖,不卖不是什么资金都收不回来了吗?”

强攻不成,只好收编。“因为这些小水泥厂在价格上搅和,我们每年要多损失几千万,那我们一想,那倒不如把他们都收购了,这是用小钱换大钱。”徐德复这么解释亚泰的策略。

不过,山东的情况显然比亚泰所处的吉林要复杂许多。“很多厂以前都不是做水泥的。搞煤炭的,搞电力的,之前看到水泥赚钱就都跑进来了,这让人很头疼。”于玉川说。的确,几百家的水泥企业,要在价格上能达成共识,这只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几百家太多了,那么多少家合适?“我看5家就差不多了。”于玉川笑言。

不过,这目标谈何容易。贷款资金处理、人员安排、设备处理,哪一个问题都躲不过。山西整合小煤矿一事已运作了多年,如今的目标也不过是将2200家小煤矿整合成100家,山东的水泥厂要从500整合成5家不是更难?

据说,在国家再度调控产能的声音传来之前,山东省已经下发了《山东省建材工业调整振兴指导意见(2009-2011年)》和《水泥及散装水泥工业调整振兴指导意见》,鼓励全省水泥企业进行整合。不过这个文件没有指出“把500家整合成5家”。

但不论如何,这是个开端。但愿是个有希望的开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725

2010年波克夏股東會5大關鍵提問 每秒賺500元 巴菲特:我愛死高盛


2010-05-10 商業周刊(台灣) 

全球資本市場的年度「朝聖」大事,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波克夏集團(Berkshire Hathaway)股東會,如期在五月一日,於集團總部所在地美國中部城市奧瑪哈(Omaha)舉行。

去年,電動車及來自中國的比亞迪(BYD)汽車,是股東會的重點;今年的主角,則換成火車及高盛證券(Goldman Sachs)。

因為,波克夏在今年二月完成公司成立以來最大購併案,砸下四百四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兆三千億元),將全美第二大的鐵路公司——伯靈頓北方聖塔菲(Burlington Northern Santa Fe Railway),納入了集團版圖。加上,日前美國政府對高盛證券展開詐欺的民刑事調查,大家都想知道,二○○八年九月對高盛「雪中送炭」的巴菲特,對於這起詐欺弊案的態度。

可能是為了替近日下挫的股價打氣,股神打破以往對業績的低調態度,在股東會開始前,就拿出波克夏第一季的成績,向股東報告。受益於景氣回升,波克夏今年第一季獲利達三十六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千一百億元),不僅擺脫去年同期虧損十五億美元的衰退,更超越二○○七年第一季二十五億美元的水準,算是相當亮眼的表現。

簡報之後,巴菲特與其創業夥伴曼格(Charlie Munger),一如往年,用了五個半小時,一一解答股東們的「疑難雜症」,問題包山包海,《商業周刊》特別去蕪存菁,將股東會的對談,萃取出與台灣讀者關聯度最高的五大提問。

高盛沒有錯! 交易行為沒不妥,敗只敗在公關戰

提問一:請問你們對高盛涉嫌詐欺醜聞案的看法?每年在股東年會時,你們都會放映所羅門兄弟證券(編按:Salomon Brothers,波克夏曾在一九八七年投資所羅門兄弟證券,但在其公債醜聞之後出清持股)醜聞案爆發時期,波克夏赴國會作證的紀錄片,你在影片中說:「員工為公司虧了錢,我可以諒解,但若員工的行為,影響了公司整體的聲譽,我會變得很無情……。」你投資的投資銀行高盛,目前也捲入醜聞中,聲譽受到極大影響,你的意見如何?會賣掉高盛持股?

巴菲特答:我看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y Exchange Commission,SEC)對高盛的指控,我不認為高盛在交易行為上,有任何不妥,也不認同SEC對高盛證券所做的指控……,這個事件,並不會影響波克夏對高盛的支持(編按:波克夏在二○○八年九月,花五十億美元買進高盛特別股及認購權證)。

波克夏與高盛做交易的歷史可以回到四十四年前,在波克夏一路成長過程中,高盛確實提供不少幫助。我們雖然一直有生意上的關係,但彼此完全獨立,如果高盛想要賣空波克夏,他們沒有義務,也沒有必要告訴我們,可以任意進行,反之亦然。我看不出來,SEC憑這點指控高盛不是,有任何的基礎可循。

其實,美國政府對高盛這樣的處置,反而讓波克夏得益,因為,本來高盛只要隨時拿出五十五億美元(本金五十億美元加上一年股息五億美元),就可以贖回波克夏持有的高盛特別股及認購權證。但我認為,經過這個事件之後,高盛會因此延遲向波克夏買回股票及權證。

這樣,光是高盛特別股的現金股利,每秒鐘就有十五美元(約合新台幣四百七十元)進波克夏的口袋。我愛死高盛特別股這筆投資了!當我們坐在這裡,時間滴答滴答、一秒一秒過,每一秒就有十五美元進我的口袋!

如果真要評論高盛事件,我覺得高盛這次敗在公關戰場上,才會讓商譽受損至此。

處理任何一件突發的事件,都必須掌握四個步驟:釐清問題、馬上解決、盡快脫身、塵埃落定(Get it right, get it fast, get it out, get it over.)。在這四個步驟中,第一步釐清問題最為重要。高盛沒在第一時間說清楚,讓不同說法及謠言四處擴散。除此之外,我不覺得高盛在交易處理上,有違法的問題;也不認為高盛執行長布蘭克費恩(Lloyd Blankfein)應該要被撤換。

如果你執意要問我,誰能接下執行長的位子,我想應該是他還沒出生的雙胞胎兄弟吧,哈哈哈……。

通膨快來了! 低利率環境,不會長期持續下去

提問二:請問您對通膨看法如何?

巴菲特答:這點我回答起來,可能會比較不客觀,因為我一直認為,各國政府這樣花錢,一定會引發通膨的問題。最近來看,通貨膨脹到來的可能性越來越高了,不只是在美國,全球其他地方也一樣。極度低水準的利率環境,不可能毫無限制的長期維持下去,政府也不可能毫無限制擴張赤字。政府砸太多錢下去了,現在要斷奶,其難度,比當初振興方案下猛藥要高得多。

希臘危機是「實驗」! 沒有貨幣工具救財政,要怎麼落幕

提問三:請問你們如何看待希臘債信危機?

巴菲特答:我認為,希臘的債信危機,確實是一項特別的挑戰,希臘加入歐元區後,已經無法靠印鈔票挽救自己的經濟危機,對全球金融來說,這都是一項前所未有的「實驗」,希臘政府在沒有貨幣政策工具的情況下,必須解決國家財政困窘的問題。

在我看來,這像是一齣大戲(high drama),我實在不知道這齣劇應該如何結束。如果我是觀眾,我不會選擇進電影院,像希臘政府赤字已經達到國內生產毛額(GDP)的一○%,肯定無法持久,早晚會發生問題!美國聯邦政府債務雖然高,但因為我們向別人借來的錢,是美元,是美國政府自己印製發行的貨幣,問題就不大。

曼格答:我認為,只要美國GDP繼續往上成長,目前聯邦政府就還得起債,目前的負債就不會形成大困擾;但如果GDP停止上升,或反而出現衰退,那麼就會出現問題了!

繼續買美股!景氣復甦力道明顯,美國仍有潛力

提問四:你如何看待美國經濟未來前景及美國公司的投資價值?現在看來復甦力道仍弱,大家都還怕怕的,應該在這時候進場買股票嗎?如何克制恐懼的心理?

巴菲特答:我們在幾個月之前,確實觀察到經濟已經開始復甦,其影響也開始逐漸擴大到其他的領域中,在三月及四月,經濟復甦的力道變得更明顯,像我們投資的鐵路產業,因為牽涉到各種不同的產業及領域,因此對上揚的力道,感受比較深刻。但距離幾年前的好光景,還有一段距離。

展望未來十至二十年,我仍然認為,投資股票的獲利,會比債券或單純持有貨幣好得多。美國仍是相當有潛力的國家,盛宴還未結束。

我們的政經制度,讓一個平凡人,能發揮超乎常人的潛力,這是非常難得的事,因此我仍對美國有信心。

不過我擔心核子武器擴散的問題,也擔憂地球發生大規模生化戰爭的可能,這樣大規模的人為破壞,這一、兩年之內,這樣的情況應該不會發生,但若將時間拉長至未來五十年,出現的機率就不會太低。

曼格答:我的經驗告訴我,應付危機的能力越強,對投資失利的恐懼就越小,我認為提出這個問題的人,應該下場接受市場的磨練,體驗一下賠錢的感覺,同時培養應付狀況的能力,這樣恐懼就會減小了。

市政債券沒問題! 連鎖效應大,聯邦政府不會袖手旁觀

提問五:去年你們看好美國的市政債券(municipal bond),但美國地方政府財政極度惡化,應該如何解決?

巴菲特答:我當初確實有點高估市政債券的投資價值,但我以為,對於全美各地發生財政困窘的地方政府,聯邦政府終究不會棄之不顧。你看,美國政府連通用汽車(GM)及其他瀕臨倒閉的企業都救了,市政債券若發生問題,其引發的連鎖效應,不會比企業小。

換句話說,市政債券若真發生還款缺口,不會是單一事件,它是會傳染的。當一個地方付不出借款,一定會傳導到其他地方政府。如果情況惡化至此,我當然會擔憂。因為,有些美國地方政府實在扛了太多債務,資產趕不上債務累積的速度。但我判斷,聯邦政府最後絕不會袖手不顧。波克夏旗下的保險公司,確實承保了一些市政債券,有鑑於利潤已經轉差,類似生意的比重已經減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574

告港交所高層大凌事件塘邊鶴索償500大元 李華華



2010-6-15  AD





 

大凌集團 (211)由04年4月停牌到o依家已經超過6年,何時復牌恐怕連菩薩都答唔到,幾年間,小股東未停過爭取復牌。噚日爭取復牌行動突然升級,有一個來自重 慶嘅「小股東」周本菊同埋「塘邊鶴」、「獨立資深投資者」何先生,向小額錢債審裁處遞交申索書,狀告港交所(388)上市科總監陳肇鈞,佢地分別提出索償 3萬9千蚊同500蚊……無錯,係4皮嘢唔夠同5嚿水!

另有股東索償3.9萬

阿周姓「小股東」要告咩呢?佢話陳肇鈞疏忽,錯 誤行使停牌機制,導致佢所揸嘅300萬股大凌股份未能套現,要港交所賠錢,至於阿何生呢?佢就話陳肇鈞涉嫌違反基本法「個人有個人處理個人財產自由」,希 望藉此喚醒公眾對港交所係咪有人權力過大作反思。

港交所發言人按例唔評論,但就強調響考慮對上市公司係咪行使停牌或復牌權力嗰陣,要兼顧現 有股東同未來準投資者嘅利益,同時,佢亦還拖話證監會嗰邊正就有人涉嫌違反職責、收受財務利益、並且喺未得股東授權進行若干交易,向大凌展開法律程序,呢 單嘢仲要等上市委員會對覆核紀律行動裁決落結論……連基本法都出埋,唔知下次「小股東」要o趙港交所會出咩招呢?

李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111

业绩下滑 中国海外坚守500亿销售目标


http://www.21cbh.com/HTML/2010-6-17/zOMDAwMDE4MjIzOQ.html




虽然5月销售业绩下滑,但中国海外发展有限公司(00688,HK)依然保持乐观态度。中国海外主席孔庆平在6月9日的股东大 会上表示,公司维持500亿的年度销售目标不变,且有信心令今年销售均价升至1.1万元/平方米,同时毛利率保持在30%以上。

数据显示, 中国海外5月实现销售额34.5亿港元,同比大幅下降近4成,同比下降39%;5月销售均价仅为8254元/平方米,环比下跌约30%。

孔 庆平解释,5 月份均价大跌近三成,主要因产品结构不同,5月在售产品多位于二三线城市,加上可出售楼盘较少,导致均价下跌,但目前销售率已达94%。

前 5月各大房企完成年度计划在25%左右徘徊,一些公司已在考虑调低年度计划。“我们维持500亿销售目标不变,”孔庆平称,公司今年目标销售额和面积分别 为500 亿元和480 万平方米。截至5月底,公司分别已完成220亿元和180 万平方米,达全年销售目标的四成。

孔庆平透露,下半年 中海将有大量新盘推售,会根据市场、顺应市场的一些变化来安排和调整销售策略及价格。

“最关心的还是利润问题,只要有一个合理的销售利润, 价格的高低不是唯一的指标。”孔庆平坦言,作为内地发展商,最大的挑战就是适应政策的不断变化,并且在市场波动中保持持续增长。

孔庆平认 为,中央就地产市场出台的政策力度比以往大,预计下半年房价会有所回落,今年房价涨幅或逐渐降至一成以下。他并预测“个人认为,今年第三季度政策不会放 松”。

花旗近日预料,更多发展商将于6月和7月加入降价行列,该行接触的发展商都表示,降价是应付政策风暴的最佳手段,而公司财务强劲并不 能成为拒绝降价的理由。花旗建议,楼价由现水平跌15%,投资者可逐步增持内房股比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123

$500起家拆解美容網站勁賺秘笈

2010-7-15  NM





五百元,可以看一場演唱會,也可 以創業搵大錢。○三年, Tom(聶子明)用五百元,創辦女性美容網站BeautyExchange.com(BE),設立網上討論區和買賣平台,吸引一班貪靚的女士上網分享扮靚 心得。短短幾年間,BE撼抵she.com及ELLE.com.hk等有大財團撐腰的同類網站,成為行內一哥,月賺逾三十萬。

網站成為一部 賺錢機器,動力其實來自四個「組件」,包括老闆Tom、blogger(博客)、網友及廣告商,缺一不可。現在,就交由他們現身說法,拆解網站的搵錢方程 式。Tom

BeautyExchange老闆

我叫Tom,三十三歲,是網站的創辦人兼策劃者,角色如同機器的軸心。講真,我 不懂美容,平時最多用吓洗面奶。從科技大學資訊及系統管理學系畢業後,我加入了一本女性雜誌做 IT 工作。當時老細叫我將雜誌的內容放上網就算,我提議加入互動形式,賺網上廣告費,但被潑冷水。不忿氣下,用五百元租了五分之一個網站伺服器,一邊打工一邊 在家搞網站。

零成本谷流量

當時市面上已有she.com、ELLE.com.hk等女性網站,前者走多元化路線,但惹來不少 男網友去「釣魚」識女仔,後者內容太高檔,令人有種「得個睇字」的感覺。所以,我的策略是做一個主打美容扮靚且不扮高深的網站。設計網站時,我向偶像蘋果 電腦行政總裁Steve Jobs取經,簡潔為先,同行網站要click三、四吓才去到討論區,BE只需要一、兩吓。

成立初期,BE只有討 論區及供會員買賣物品的平台。我每晚都到she.com的討論區,抄下留言者的電郵地址,再向他們發電郵介紹BE,又在不同討論區扮用家推介BE。還有一 個竅門,就是運用我在大學時學來的SEO(搜尋引擎優化)技術,再將討論區劃分成不同主題,如化妝品及瘦身等,這樣當網民在Yahoo!及Google搜 尋有關美容的字眼,BE便會出現在搜索結果的第二、三位。

借力打力

捱過三年零收入,○六年BE已有五萬多名會員,一年後,我 索性辭去正職搞網站,在銅鑼灣租下寫字樓,請了三名員工。這年,我在網站新增blog(網誌)一欄,邀請名人及資深會員開blog,第一個blogger 是星級化妝師 Gary Chung。blogger要名氣,我要人氣,大家互惠互利,反應出奇地好,後來更成立Blogazine專區,現時有五百個blogger。全靠他們自 動波寫blog及解答網民問題,我繑埋雙手,網站每天都有大量更新,瀏覽人次和逗留時間增加,會員人數更急升五成。

以往,網站只有個別小型 美容院的廣告,為了搵大客,我主動找市場調查公司Nielsen分析會員及瀏覽量等數據。另外,新增了產品資訊(Brands Addict)一欄,並主動聯絡大品牌,免費將他們的熱賣或新出美容產品放上網,每件產品的頁底都設有留言區,鼓勵用過產品的網民分享意見。終於,引來日 本化妝品牌SOFINA主動搵上門,令我十分驚喜。有了第一個大客,加上網站數據做賣點,便較容易向其他品牌埋手。另外,我用「一折試用價」作招徠,一個 三吋乘三吋半的廣告,月費原價約四萬元,每篇電子新聞稿四至六萬元,首個月分別只需幾千元。之後可選擇套餐,由六至八萬元不等。

現時,BE 有十二萬會員,每日有三萬個瀏覽人數,在女性網站中排名第一,CLINIQUE、OLAY等國際品牌都是我客仔。公司每月收入六十萬,七成來自廣告,兩成 是電子新聞稿,其他來自產品試用會等活動。七月底,我會推出時裝網,針對高檔品牌,不少喜歡扮靚的會員都喜歡名牌,希望延續BE的方式,得到時裝品牌垂青 落廣告。

Gary Chung

BE blogger/星級化妝師

免費宣傳平台

我是 Gary,入行超過十年,除了幫人化妝,我還有間化妝學校。○六年,Tom邀請我成為BE第一個blogger,當時BE有五萬多名會員,相信有助提升我 的人氣,便抱着一試無妨的心態開blog。第一篇文章,兩日內便有過百個留言,相比起以前在Xanga寫網誌,回響大得多,令我十分鼓舞。我試着回應留 言,有了互動令我的捧場客更多,儲下不少「粉絲」。有一次,我嘗試介紹自己的化妝學校,擔心太hard sell,但兩日內就有過百個人打來查詢,想不到一篇網誌,令化妝學校的學生多了三倍。

BE的粉紅色版面設計簡單,相比she.com的黑 色版面,對網民來說更有親切感及大眾化,事實上BE會員的年齡層跟我的學生和客仔亦很相近。BE十分重視blogger,開設Blogazine專區,放 於首頁顯眼位置,因此吸引我一直保留着BE的blog。Tom沒有規定我要定期「交稿」,亦不過問內容,我由美容至生活小事都會寫,但內容絕對是獨家,不 會在其他媒體出現。

化妝師Gary Chung曾為「千億新抱」徐子淇化妝,曾有BE會員在其blog內詢問徐子淇當日用哪種化妝品。Gary認為與會員之間的互動,能夠提升知名度。

Alice Au

BE資深會員

網友變專家

我叫Alice,今年二十五歲,任職市場策劃,四年前開始成為BE會員。我好 「貪靚」,一有美容新產品,就「心郁郁」想試。以前化妝有疑問,都不知道找誰問,有次在網上搜尋時找到BE網站,發現原來好多人和我有同樣問題,有時更從 網友的回應中找到答案,令我很雀躍。女仔向來較不識用電腦,網站設計一定要簡單、易明,BE只要click兩吓就去到心水版面,好方便。

做 了半年會員,我開始在討論區發問,很快便有人回應,自此幾乎每天都上來三、四次,好像上了癮。我也上過ELLE.com.hk,但覺得BE互動性較高。後 來參與討論的次數漸多,剛好BE推出blog欄目,便在此開blog。

BE每次搞blogger活動都會邀請我出席,每當收到電子新聞稿, 我都會打開看有否優惠或贈券。試過用優惠券買來或換來的化妝品後,即時在blog內分享,見到回應熱烈,滿足感好大,推動我繼續寫。BE亦很識做,有次網 站有個新廣告,會不停地跟着畫面走,很煩厭,我和其他會員在討論區投訴後,那個廣告很快就不見了,令我感到被重視,繼續撐BE。

Selina Cheung

CLINIQUE市場及公關高級主管

互動跑贏行家

○七年,廣告公司向我推薦 BeautyExchange,我見BE集中到一班人只講扮靚及產品着數消息的話題,討論區內的會員亦較後生,與公司部分產品的對象好相似,網站提供的會 員數據,亦有齊Nielsen、Alexa等大公司做統計,便扑槌一試。每次合約以推廣期計算,大約三個星期,價格由六至八萬元,包括版面廣告及一篇電子 新聞稿。Tom還提議我們搞產品試用會,請來一班女性blogger試用產品,再在網上寫用後感。這是我第一次接觸這種推銷手法,發現試用會的文章,真的 引來不少回響,BE廣告部的員工會即時將數據交給我們做參考。現時化妝品牌都喜歡用blog介紹產品,貪blogger影的相片夠真,網民認為內容比廣告 更貼身和真實。

與BE比較,Yahoo!的瀏覽量的確大得多,但廣告費貴超過一倍,至於she.com,予人感覺不夠親民,BE重視會員互 動,相對比較「入屋」。試過有一次發電子新聞稿,通知會員列印郵件中的贈券換試用裝,三日內有一千人拎住張贈券來到公司門市櫃位換領。公司越來越重視網上 宣傳,投放在網上的廣告費,三年前只佔整體的百分之三,今年已增加至兩成。

開業資料(03年2月)

租用伺服器$500

總 投資$500#

#07年正式開設公司,租下寫字樓、聘請員工及增加伺服器容量,投資額約$75,000。

營業資料(10年6 月)

營業額$600,000

人工*$250,000

辦公室租金$35,000

存放伺服器租金 ▲$15,000

模特兒及攝影師#$10,000

雜費$15,000

盈利$275,000

*包 括Tom及15名員工

▲伺服器約兩年更換一次,每次約 $200,000

#拍攝YouTube片段用

一點意見

4As 廣告公司[email protected]媒體策劃總監

梁英傑(Raymond)

1. 應在試用會完結後,增加更多跟進活動,如在有份出席並撰寫產品意見的blogger中,推選最佳文章,送出相同品牌的產品,延長活動的效應,增加品牌與會 員的接觸時間。

2. 版面設計太花,廣告太多,短期可賺到錢,但亦容易令網民麻木,所以廣告最好只佔版面三分之一。

3. 現時主要收入來自網站廣告,長遠來說,要突破這個被動的宣傳平台角色,為廣告商度身訂做不同類型的廣告及增加互動活動,建議增加市場策劃的人才。

4. 利用時興的交友平台,如facebook,令會員在 facebook 內張貼BE的訊息,借力延伸網站平台,擴充影響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749

熔盛重工将获500亿元银行输血

http://www.21cbh.com/HTML/2010-8-18/4MMDAwMDE5MjY4Mg.html

8月17日,民营造船巨头熔盛重工集团宣布,将获得中国进出口银行最高500亿元的授信。这笔授信资金,刷新了中资银行对非国有企业授信规模的纪录。

据熔盛重工透露,这500亿元授信将主要用于三个方面:一部分用于各类保函,包括船舶预付款保函、履约保函等等;一部分用于信用证和远期结售汇等业务,以规避或降低出口船舶的汇率风险;另一部分则是熔盛重工本身150亿元的最高信贷额度。

造船业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国际常见的干散货船型,造价均在数千万美元以上。

2005-2008年,新造船市场行情火爆,大部分订单的首付款比例占到船价的60%-80%,但2009年以来,造船市场渐趋低迷,订单首付款比例仅占40%-50%,对船厂的自有资金要求越来越高。

熔盛重工方面表示,“大量的银行信贷,为船舶建造资金缺口提供了有力保障,也提高了企业对外谈判的地位和优势。”

2009年,熔盛重工手持订单量居国内第一位。据南通海事局统计,2010年至今,熔盛重工已交付12艘新造船,总载重吨达191.2万吨。

中国船舶工业经济研究中心分析师刘玮认为:“中国金融政策宽松的流动性,给上半年国内造船市场提供了强力支撑。尤其是以中国进出口银行为代表的一些银行融资机构,对国内造船企业最终获取订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造船企业接单两极分化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根据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的监测,32家大型骨干船企获得的新船订单,占了全国总量的85.6%,与此同时,大部分中小船厂和新兴船厂仍然是一单难求。

船舶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1-6月份,全国规模以上船舶制造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2450亿元,同比增长24.2%,但增幅下降了18.9个百分点。

船舶行业协会因此预测,下半年的全球新船订单,将比上半年出现一定幅度的回落,全年呈前高后低的走势。

资本市场对于造船行业仍缺乏信心。一个典型的个案是,位于江苏的民营船企新世纪造船有限公司原计划今年6月在新加坡IPO,但因无法筹集到足够的资金而被迫放弃了上市计划。

同样计划在香港上市的熔盛重工仍未放弃,据江苏造船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熔盛重工力争在今年内上市,而集资规模将缩减到7亿-8亿美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38

不懂挑股就買ETF 上班族5年存500萬

2010-7-30 SLC




謝老師養5檔股票,8年間把 500萬元滾成2,000萬元,這樣的投資方式很能說服我,但是,和朋友討論,有人還是擔心選股的風險問題。畢竟過去10年看起來很穩健的龍頭公司,不表 示未來10年一樣能獲利,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不就曾是美國汽車霸主之一,去年卻落得差點兒破產嗎?是否有方法能把選股風險再降低?

研 究指數投資超過7年的聯合財信資產管理副總經理黃柏仁告訴我:「存ETF(指數股票型基金),一樣可以讓你致富,而且更安全。」黃柏仁自己就存了5年,從 20張開始,目前共累積近110張「台灣50」(寶來台灣卓越50指數股票型基金,代號0050),到今年7月下旬,他手上的台灣50市值約580萬 元,7年來報酬率45%,年化報酬率約6.4%。

學電腦、曾在華爾街工作的黃柏仁,為什麼會鍾情於ETF投資?原本他也是對自己的選股功夫 很有自信,時間拉回1996年,剛出社會工作的他,正好趕上科技股飆漲的年代,當時,他仗著在華爾街花旗銀行集團工作的優勢,自認有第一手消息,自己又每 天接觸各式各樣的報告,加上聽到許多從股票市場賺大錢的成功故事,年輕的他不免又急又貪,心想:「只有用100~200萬元,每年固定賺30%,40歲就 可以退休、根本不需要再工作。」

多頭炒股學到4個教訓跌跤後,靠ETF重新爬起

剛好股市正熱,連要挑到賠錢的股票都難,於是 他一次就把薪水的5成全部丟進去買股。初期賺錢速度非常快,但隨著網路科技泡沫破滅,2001年他回台灣工作。當時滿手股票的他,碰上股災的處理方式和一 般散戶沒什麼兩樣,「會想等一下,最後跌得太慘,就當作股票沒了,不去看它。」

但是,不看不代表股票不會跌,2002年時,黃柏仁手上持股市值蒸發逾5成,他才意識到自己的投資方法錯了。現在回想起來,他認為自己犯了4個錯誤:

1. 買自己公司的股票:萬一公司經營不善,不僅可能失業,手上股票也降低價值,這樣做違背了分散投資的原則。

2. 追求利潤忽略風險:一心追求資產倍增,卻忽略下檔風險,把薪水5成都投入股市,未預留生活準備金。

3. 鴕鳥心態不停損:手中持股連番重挫,如果紀律停損還能阻止虧損擴大,卻假裝事情沒發生,導致市值腰斬。

4. 主動投資太靠運氣:雖然後來努力鑽研基本面選股,但操作成績依舊平平,原來「主動投資」就像獵人,真正能成功的獵人很少,巴菲特可是少數中的少數。

黃柏仁意識到自己不是成功的獵人,於是開始思索「被動式投資」,正好2003年寶來投信發行台灣50 ETF,他大量閱讀指數投資的相關資料,在台灣50一掛牌就開始投資,做為自己退休規畫的一部分。

ETF和一般股票比,究竟有什麼魅力?黃柏仁說,ETF是投資一籃子股票,以台灣50為例,投資標的是台股中50檔大型權值股。可是投資一籃子股票真的比只挑幾檔股票投資要好嗎?黃柏仁分析,指數投資至少有以下4個好處:

1. 被動式投資攤在陽光下:台灣50每半年調整一次持股內容,要怎麼投資,投資人都一清二楚,不像主動式投資還要去選股。

2. 風險極度分散:雖然投資5檔個股已分散風險,但你永遠不知道公司何時會出現蠢老闆,萬一其中一家公司營運出問題,會影響1/5退休金,但台灣50將風險分散在50家公司,更安全。

3. 適合多數人的退休準備:根據美國指數投資統計資料,若固定投資ETF達25年,年化報酬率落在5%~7%間,若以7%計算,本金500萬元連續投資25年後,資產可成長至2,700萬元,足夠讓多數人富足退休。

4. 報酬率夠高:年化報酬率5%~7%,比定存、債券都好,不必費心看盤操作,交易成本又最低,是最聰明的投資。

其中,最吸引黃柏仁注意的,就是長期投資ETF的勝率極高,遠比選股投資要好。

美研究報告:投資ETF逾25年勝率高達97%

黃柏仁說,歷史上幾乎沒有任何穩定的投資方法可以打敗大盤指數,但是,很多美國研究報告指出,持續投資ETF達25年以上,勝率高達97%,這麼高的勝率,讓他決定要和台灣50長相廝守下去。

不 過,一開始投資也不順遂,黃柏仁花了近10年時間才真正體會指數投資的好處,統計數據雖然清楚明白,能否堅持紀律卻是一大問題。頭兩年,他心中雖計畫應該 每個月初固定買進1張,不過,心態上難免還是想當獵人、英雄,仍會試圖自己找買賣點,他自認那段期間犯了以下4項投資迷思:

1. 不守紀律:違背每月初買1張的計畫,當市價跌到35元就想多買幾張,漲到44元就逢高想要調節。

2. 想等低價而少買:嫌價格太高想再等,結果股價漲上去,連續2個月沒買到。

3. 用高價買回持股:想低買高賣的結果,就是等不到原來的成本價,以至於用較高價格買回持股,墊高平均成本。

4. 只占總資產5%:心態半信半疑,9成資產仍在嘗試個股低買高賣,台灣50只占個人資產的5%。

連續兩年檢討績效發現,自己忙進忙出的結果還是輸給定時定量投資法,他才從2005年起,很「認命」地遵守當初設下的規矩,到現在他都這樣做:

1. 每月固定買:月初發薪水後,不管價格多寡,固定買進1張,做成習慣。

2. 配息滾入再買股:台灣50從2005年開始配息,將每年配息加碼買進。

3. 低檔加碼:在2005年、2008年低檔時兩度加碼。

4. 占個人資產比重提高至4成:逐步提高指數投資比重,目前已占個人資產的4成。

經過投資初期的掙扎,黃柏仁對被動投資愈來愈有信心。只是2008年投資報酬率一度高達100%,他曾想調節部分持股,「當時心情有點掙扎,最後還是告訴自己要嚴守持續投資25年的紀律。」現在回想起來,他認為,當時的確應該減碼,將資金拿回來後可低檔再加碼。

長 期存ETF,到底高檔要不要逢高調節?寶來投信指數投資處總監黃昭棠建議,高檔可以不調節,但改採「中央伍投資法」提高投資報酬率。因為過去7年,台股指 數有50%時間在6,000~8,000點來回移動,因此,以7,000點為中心(即中央伍),彈性調整買進張數,即可拉高投資效率。若單純只用每月存1 張的方式操作,7年可存95張,年化報酬率1.48%;但搭配「6,000點以下月買2張、8,000點以上2個月買1張、6,000~8,000點間月 買1張」策略,年化報酬率就能拉高至2.34%。

黃柏仁將個人資產目標設定在1億元,其中,希望台灣50占5成,「以現在『養』的速度,我估計50歲前就能達到目標」。

存股心得:

1. 要快樂,投資上要先有安全感2. 投資指數就是投資GDP(經濟成長),報酬絕對比定存好3. 只買一檔股票違反人性,買一籃子股票才能避開單押個股的風險4. 要有「養」25年的心理準備5. 定期定額投資人數太少時,顯示市場過冷,可加碼

【專家分析】寶來投信指數投資處總監 黃昭棠

抱緊到退休前5年 分批出場

從黃柏仁的例子看,他有嚴謹的投資紀律,每月固定買進一張,已經讓他贏在起跑點。同時,他也克服了早先想要短線進出的欲望,這點要給予肯定,因為做為退休金準備,最忌諱進進出出,每次進出都牽涉到時間點的判斷。老實說,短線價格起伏對長期要存退休金的人來說,根本不重要。

建議投資人要留意以下兩點:

1. 買進就不要賣:「買進→賣出→再買進」牽涉到3次投資決策,因此建議若以存「台灣50」做退休金準備,即使遇到高檔也不要賣出。若賣出後因猶豫或其他因素而錯過回補時間,甚至成本比原有持股更高,將會降低投資效益。

2. 退休前5~7年陸續出場:假設以65歲為退休年限,從55歲後就要逐年賣出台灣50持股,並將現金分頭轉進固定收益商品與高股息商品兩大塊,其中固定收益商品是壓艙石,高股息商品領取的利息則用來做為生活費用所需,除非生活資金有缺口,才能動用到固定收益的資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45

国企每年倒闭5000家 赶上世界500强或需十年

http://www.21cbh.com/HTML/2010-9-14/xNMDAwMDE5NzUxNQ.html?source=hp&position=focu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023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