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 : 隨著媒體呼籲去中心化,傳統門戶時代的信息分發已遭淘汰,傾向於個人的用戶訂閱模式成為流行,內容成為媒體的核心導向,在互聯網新興文化的導向下,“媒體+時代”的商業路徑經歷了哪些階段?

“互聯網+”始於“媒體+”,我不止一次強調媒體生態是互聯網生態的最基層生態。

文化標簽是一個時代最鮮明的標誌,文化引領潮流是一個時代的最鮮明特點,“媒體+時代”的文化導向有三點。

其一,興趣引導而非專業趨同。

隨著信息碎片化急速加劇,移動互聯網時代內容的份量變得越來越重,隨著媒體呼籲去中心化,傳統門戶時代的信息分發已遭淘汰,傾向於個人的用戶訂閱模式成為流行,渠道依然占據重要位置,但是明顯已經被定向的訂閱模式所沖擊,在這種情況下,內容成為媒體的核心導向,文化便成為主宰,由於互聯網的盛行,90後,00後的年輕群體成為網絡文化主力軍,以他們的興趣愛好成為網絡主流文化的標簽,呆萌,有趣,搞笑,甚至臟賤成為而今年輕網絡用戶的文化主流,因為他們恰恰趕上移動互聯的風口,以他們的興趣為導向的互聯網文化肆意蔓延,傳統媒體和門戶時代的專業性文化內容漸漸失去生命活力,因為死板,僵化,固定的思維模式和固定的專業內容制造團隊漸漸蕭條,UGC隨性、自由的內容制造成為流行。

其二,個性特色而非千篇一律。

用戶的個人特色在這一時期得到自由釋放和發揮,內心的真實自我感情得到宣泄,表達思想的形式豐富多元,給這一時期的互聯網文化打上了迥然相異的個人標簽,互聯網個性文化大爆發,年輕的用戶不斷創造出更加豐富多彩的互聯網新文化,文化年輕化,創新化也成為這一時期的主流,未來的互聯網文化在此基礎上將是更加特色化的百花齊放局面。並非傳統文化的教條和禁錮式存在,並非看上去千篇一律的懷古,未來文化有望在更加自由,更加開放的互聯網文化上看向未來,看向科技,將會向西方文化式靠近,習慣於看向古代的中國文化將迎來向西方未來文明科技靠攏的階段,我希望這是一個中國文化的全面轉折,只有擺脫中國舊式的懷古文化,中國人在思想觀念上才有望邁出更大的步子。

其三,IP主導而非渠道分發。

基於渠道分發模式的傳統文化在中國的確太落後了,移動互聯網對此的沖擊顯示了內容IP的生命力。渠道必定是多種多樣的,而內容如果足夠優質,渠道甚或對內容並無多大的影響,個性特色的互聯網文化內容隨時都有可能在個性用戶群體的推動下引起爆炸,這種力量是傳統文化分發模式所不具備的,這樣一個強IP,其產生的商業價值無可想象。而傳統文化的渠道分發模式本質上是基於內容把關的中央集權統治,此種模式不僅限制了新興文化的發展而且導致了陳舊文化的積壓和腐化。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內容IP依時代的需要泉湧噴發,已經成為當下文化創新和流行的基本路徑。當然渠道的作用依然不可忽視,只是被削弱罷了。

在互聯網新興文化的導向下,“媒體+時代”的商業路徑經歷了四個階段。

媒體+社交

媒體的本質是為用戶提供內容,而用戶構成社交的根基,所以內容不僅充實和豐富了社交,更吸引用戶推動社交的發展。媒體+社交構成了媒體+時代的基本商業模式藍本,媒體首先形成的生態便是社交生態,無媒體,不社交。社交驅動媒體內容擴散和發酵,媒體的輿論監督和商業載體作用在社交身上得到實現,爆發出生命力,從而實現媒體本身價值和商業價值。

“媒體+社交”可以稱之為“媒體+商業模式的1.0”,這類的商業模式代表:微信、QQ空間、微博、陌陌、各類視頻、FaceBook、Twitter等。這些以媒體內容為生態基層,定向用戶為驅動力的“媒體+生態”構成了“媒體+時代生態”商業模式的基本典範。

媒體+服務

媒體社交生態已成,為社交用戶提供商業服務成為可能,當內容出現細分,服務也隨之多樣化,無數垂直細分內容領域誕生出無數垂直細分的服務,餐飲、旅遊、農業、工業等等各種產業形態細分下的垂直生態無限噴發,無數服務將會隨著媒體內容的細分和導向而自成生態,在垂直化、個性化內容的基礎上,相應的特色服務模式將逐漸呈現,由此衍生出的個性化服務成為內容媒體創業者的商業變現基本路徑,因為隨著信息的無限碎片化,內容的無限細分性,服務也隨之呈現無限細分性,所以內容創業者的機會愈來愈大。

“媒體+服務”是“媒體+商業模式”的2.0,此類的商業模式代表有已經並入“新美達”的大眾點評,典型的“評論媒體+餐飲O2O服務”模式;豆瓣電影,“電影評論+購票O2O”模式,以及可待開發的垂直領域的問答媒體等都將是“媒體+服務”商業模式的未來方向。

媒體+電商

“媒體+服務”模式已成,這一層級便是“媒體+商業模式”的終極模式,商業變現,以用戶交易為根本的“媒體+電商”模式成為“媒體+時代商業生態”的閉環路徑的典範。當用戶的社交粘性已經建立,服務生態體系業已建成,在社交和服務的基礎上,一系列的產品和服務的交易實現順理成章,用戶所需要的服務通過媒體的作用連接線下實體商家,通過O2O商業模式完成服務的交易,在垂直媒體的深耕下,通過積累起來的定向用戶對媒體服務的相應商品實現推廣和銷售成為可能。經過媒體到社交、服務、電商的進化路徑,“媒體+電商”水到渠成,最終實現“媒體+生態”的所有交易變現。

“媒體+電商”是“媒體+商業模式3.0”,以微博為代表的社交化電商、以美麗說、蘑菇街等為代表的圖片媒體社交化電商,以各類視頻媒體為代表的視頻電商,以各類O2O服務為代表的服務電商都是“媒體+時代媒體+電商模式”的實踐,“媒體+電商”將成為未來商業模式的主流。

媒體+社群

“媒體+社交”,“媒體+服務”,“媒體+電商”由內而外構成了“媒體+生態”的基本路徑,但本質上構成了以媒體為生態底層的社群經濟,意見領袖KOL以媒體為基點,對內容創造,打造個人品牌的同時,其在社交圈的影響力無限放大,並為自身粉絲提供所需服務,服務生態漸成,電商模式也便浮出水面,這也是國內社群經濟的開創者邏輯思維的基本路徑,所以“媒體+生態”本質是一個社群生態,社群生態的發展史就是“媒體+生態”的發展史。這必然給內容創業者一個啟示,從內容到生態的商業變現模式。

“媒體+社群”是“媒體+商業模式”的4.0,此類的商業模式便是當下如火如荼的社群經濟,所以內容創業者的終極模式便是有步驟地實現社群經濟,然後在社群的基礎上不斷完成滾雪球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