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亚洲最大氧化铝基地中铝河南120万吨产能闲置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b/20081208/06195602747.shtml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451

集权式整合:中国中铁120亿资产大重组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1-11/wOMDAwMDIwNTUwOQ.html

随着国资委大力推进央企整体上市,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中铁”)的内部重组终于迈出了一大步。

11月10日,本报记者从中国中铁获悉,中国中铁的内部重组方案已敲定,此次重组是中国中铁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企业内部重组,共涉及总人数17000多人,资产总额120多亿元。

内部大重组

来自国资委方面的资料显示,中国中铁前身是铁道部基本建设总局,后改制为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2007年,整体重组创立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在沪港两地成功上市。目前,中国中铁为全球第二大建筑工程承包商。

根 据重组方案,中国中铁所属中铁五局三公司、中铁大桥局三公司等3家三级子公司整体重组并入中铁港航工程局;中铁一局一公司、中铁三局一公司、中铁建工北京 公司整体重组后,并入中国航空港建设总公司;将整体重组后的股份公司上海分公司、中铁三局华海公司、中铁四局六公司、中铁四局市政分公司,设立中铁上海工 程局有限公司。

按照中国中铁内部的说法,外部重组主要是“为了规模扩张、优势互补”,内部重组则是“整合企业资源、发挥集团优势的有效手段”。

中国中铁某分局的一位管理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实际上,在中国中铁接收铁道部设计施工企业、合并中国海外工程总公司等外部重组的同时,就已经着手内部重组方案的探索。

“相比外部重组,内部重组没有太多经验可借鉴,需要摸着石头过河。”上述管理人士表示。

上述人士所说的内部重组缺乏经验不无道理,中国国企历经近30年改革后,开辟了一条通往股份制的路径,同时也遗留下体系庞杂、管理粗放、包袱沉重的“通病”,这些国情特色明显的问题,也成为国资委目前攻坚的难题。

尽管中国中铁是国务院批准的第一家同时进行先A股后H股整体上市的央企,但在中国中铁内部,各子公司基本是独立经营其建设、设计及房地产业务,投标时竞相压价的现象时有发生。

国资委曾在中国中铁的内部会议指出,中国中铁整体上市后,国内和国外的子公司以及众多关联企业和合资企业多达600家,导致人才、设备、资金、技术等资源的配置没有到位。

“在我们参与建设的上万个施工项目中,几乎每一个都有自己的账目。”上述中国中铁管理人士告诉记者。

以此次整体重组的中铁一局一公司、中铁三局一公司、中铁建工北京公司三家公司为例,这三家公司由于业务相似,存在内部竞争、重复建设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中铁多次在内部释放出“集权”的信号。

资产腾挪术

中国中铁内部的集权式整合始于2007年,其中,主营业务板块工业板块成为中国中铁内部重组的起点和重点。

中国中铁的工业板块主要集中在东北、西北和华中地区。2008年5月,中国中铁集合三个地区的工业板块公司,在武汉成立中国中铁科工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其中,中国中铁通过现金方式投资3.2亿,其余1.8亿为三家公司的净资产估值。

工业板块的重组模式为中国中铁大规模内部重组提供了借鉴——以业务板块为重组范围,按照产科研一体化的思路,将不良资产注入同类强势企业,或者通过强强联合来进行资源配置,减少与总公司的同业竞争。

这种内部联合的方式,被中国中铁称之为“整体重组”,借此可以达到精简机构的目的。

此次中国中铁将中铁五局三公司、中铁大桥局三公司等3家三级子公司整体重组并入中铁港航工程局,主要是针对水工工程方面的重组。

中铁一局一公司、中铁三局一公司、中铁建工北京公司被并入中国航空港建设总公司,则是中国中铁去年年底收购中国航空港建设总公司后,对后者进行注资改制、扩大规模。

设立中铁上海工程局有限公司的目的是为了整合上海本地的工程、基建业务。

上述管理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此次被整体重组的分公司里,部分公司的业绩不佳,股份公司将通过拨款、债转股等方式,解决被重组企业的债务问题。另外,由于被重组公司的层级基本不变,因此在人事安排上相对容易。

除了进行“强杆削枝”,将分公司的权利集中,也是中国中铁内部改革的目标。

“以前各级公司都可以去市场投标,现在投标权利缩减至子公司和总公司,其他下级公司原则上不能进行投标。”中国中铁某分局负责投标的人士告诉记者。

近几年,中国中铁还计划将分公司的财务管理上调到总公司一级,不过完全实现财务集中管控依然存在难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51

炒風瀰漫愉景灣高球車牌120萬貴過公屋 李華華



2011-2-22  AD


 

香港真係咩都有得炒!查家嘅香港興業(480)噚日搞春茗,一年一度餐餐都例講佢哋嘅心血招牌作愉景灣,今年講到,呢個寧靜嘅小島瀰漫住一片炒風,但唔係啲樓,而係高爾夫球車牌!仲要係一個炒到120萬,綠表人士買個公屋單位住都係呢個價咋!

香港興業執行董事鍾心田話,佢哋嘅愉景灣一直標榜係零污染嘅無煙島,公共車輛唔畀去,島上居民就用高爾夫球車代步,之但係,島上發展越來越成熟,成個島o依家有成8000幾個單位,但政府只係肯發500個高爾夫球車牌照,需求咁大,所以啲牌有價有市!

夠買青衣公屋

鍾sir又話,120萬夠綠表人士買個青衣邨公屋單位,又或者未補地價嘅天水圍居屋。但個問題係,無聽聞政府會放寬發放牌照限額,即係話,啲牌隨時炒上天價都唔出奇。

講 完高爾夫球車牌,老闆查懋成不忘硬銷一下佢哋喺二白灣嘅水療度假酒店同埋自己啲「沙龍」。神級龍友嘅佢話,農曆新年先去完新西蘭,影咗唔少靚相,好彩佢唔 係啱啱出發,如果唔係遇着基督城地震就大件事……話時話,查生你上年春茗應承請華華入去愉景灣行吓o架喎,點解無晒下文嘅?

李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98

德銀被控在金融危機期間隱瞞120億美元巨虧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404

德銀被控在金融危機期間隱瞞120億美元巨虧

2012年12月06日 06:32   
文 / vickyxia

曾供職於德意志銀行的三位人員向包括SEC在內的美國監管機構表示,德意志銀行在金融危機期間未確認在衍生品「槓桿化超級高等份額交易(leveraged super senior,一種CDO交易)」中蒙受的最高達120億美元的賬面虧損,以避免政府救助。

他們三人表示,如果德意志銀行按規定確認這筆名義價值1300億美元的交易的損失,其資本將降至危險的水平,這可能導致需要政府救助才能夠擺脫困境。為此,德意志銀行的交易員在明知應當按市值計價(Mark to market)的情況下而做出隱瞞,以避免在金融危機時刻引起恐慌。

舉報者中有兩人表示,德意志銀行錯誤記錄了2009年伯克希爾提供的保險的價值,而這此前一直不為人知。

德意志銀行在聲明中表示,這些指控已經過去兩年半,並且在2011年6月就已經公開;他們進行了細緻而徹底的調查,發現這些指控「完全沒有根據」。

德意志銀行表示,舉報者缺乏對於事實的瞭解和責任感,德銀將繼續配合SEC對此事的調查。

這些舉報是在2010和2011年分別發生的。三名舉報者配合SEC的律師提供了銀行的資料。

其中兩名人員表示,由於他們在銀行內部表達了對此事的憂慮而被解僱。其中一人Eric Ben-Artzi是德銀的風險管理經理,他在向SEC遞交了舉報材料的三天後被德銀解僱。他在向勞工部的文件中表示自己被解僱是因為舉報行為而遭受的迫害。

德銀的高級交易員Matthew Simpson也在向SEC遞交了舉報材料之後被解僱。德銀向Simpson支付了900000美元來私了「舉報迫害」的問題。

第三名舉報者要求匿名,他之前就職於德銀的風險管理部門。在向SEC作出舉報之後,他選擇主動離職。

SEC執行部主管Robert Khuzami對此次調查採取迴避態度,因為他在事件發生期間擔任德意志銀行美國分支的總顧問。現任總顧問Dick Walker之前則擔任Robert Khuzami目前所在的SEC執行部主管一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610

火殤 120人死亡的吉林寶源豐火災悲劇緣何發生?

2013-06-10  NCW  
 

 

◎ 本刊記者 任重遠 鄭道 謝海濤 文東北 的 夏 日, 天 亮 得 很 早。

2013年6月3日5時30分左 右,45歲的車允武吃完早飯,與平日一樣走進了工廠車間。

這是位於吉林省德惠市米沙子鎮的吉林寶源豐禽業有限公司(下稱寶源豐)的操作車間。在被稱為“中國肉雞之鄉” 、亞洲最大肉雞加工和出口基地的吉林省德惠市,寶源豐是當地規模較大的企業之一。

從南面的兩扇大門走進車間後,依次是更衣室、安全通道,安全通道西北面是負責宰殺肉雞的一車間,東北面是負責分解的二車間。在兩個車間之間是預冷池。兩個操作車間北面,是存放肉雞產品的冷庫。製冷用的液氨罐,架設在冷庫屋頂東北角,液氨通過管道聯通冷庫四周。

車間的兩扇安全門平時一開一閉。

沒有人知道,那扇關閉的安全門,將會決定上百人的生死。

“開工剛十幾分鐘,我就聽到有人喊‘快跑’ 。 ”在二車間上班的車允武回憶稱,他先向南跑向安全通道,見附近安全門緊閉,便掉頭經更衣室跑向廠方大門,發現依然上鎖,只得打破窗戶躍出。安全通道內當時黑煙滾滾,期間他還聽到一聲爆炸。

“我應該是第一個(破窗跳出室外的人) 。 ”車允武說。

起火時間大約在凌晨6點左右。一車間一位女工告訴財新記者,當時她正偷偷用手機上網聊天,剛發完一個“嗯”字,就聽到人喊快跑。之後查看聊天記錄,時間是6時7分。

廠區聯通外界的九個出口,只有四個可以正常通行,其中只有一個位於二車間附近。緊鎖的安全門,堵住了慌亂的工人們的逃生之路。多位逃生者確認,起火點在一車間更衣室方位。有人也在一車間屋頂見到火光,並聽到刺拉拉的聲音,疑因電線短路起火。廠長蔣鐵由曾領人舀水救火,但沒有效果,反喪性命。工廠里用來製冷的液氨在火災中泄漏、燃燒並引發爆炸,幾分鐘後,濃煙與烈焰將整個廠房吞沒,外人再難進入。

隨後的一個小時內,附近居民聽到了十幾聲爆炸。一位退伍老兵告訴財新記者: “最響的三聲,像82式山炮的聲音那樣響。 ”6月3日凌晨,米沙子鎮刮的是西南風,火借風勢,勢頭難擋。來自國家安監總局的消息稱,截至6月4日晚8點,事故當天刷卡上班的395名工人中,確認死亡120人,77人受傷。

這是中國近十年來,死亡人數最多的一起火災。

絕望逃生

不少工人已逃到了各個大門邊,卻逃生無路——大門是緊鎖的寶源豐于2009年9月建成投產,是一家以飼料、種雞養殖、雞雛孵化,肉雞放養回收、屠宰加工及銷售為一體的農業產業化企業。

工廠大院緊鄰102國道,在米沙子鎮中心往東約2公里處,坐北朝南,主要有三處建築——辦公大樓、職工宿舍和廠房。食堂位於辦公樓和宿舍中間,每天早上5點鐘準時供餐。

住宿的工人大多早晨4點半起床。

通勤工人則可乘坐工廠班車過來——他們大都是附近村民,近的兩三里地,遠的二三十里路。

由於生鮮產品要及早供應給市場,屠宰行業的工作時間比較特殊。凌晨5點半左右工人們便陸續進入廠房。在更衣室換上工作服後,打卡,進入操作車間。班長點名,安排好當日的任務後,一天的勞作就此開始。工人們站立在生產流水線兩旁,將傳送過來的肉雞屠宰、分解、包裝。

兩個車間內分別有循環鏈條,上面掛著雞。一車間負責殺雞、脫雞毛、刨內臟、洗雞血; 然後,鏈條轉到預冷池,宰殺好的雞從鏈條上卸下,預冷後重新掛到轉往二車間的鏈條上。二車間工人負責分割,分為脖架班、鏈條班、腿班和翅班。

車允武因為在二車間工作已近兩年,熟悉地形,反應也迅速,破窗後成功逃生。但大部分二車間員工沒有他那麼幸運。就在車允武逃出去不久,二車間連接安全通道的三個門便因火勢太大無法通過。人們只能向北,經冷庫逃難。

大火同時導致了停電,摸黑出來的工人們,也在擁擠中引發踩踏。

25歲的袁岳平剛來不足十天,還不熟悉出口位置,他很幸運地尾隨同事經冷庫逃出,稍作鎮定後,和車允武跑到被封的安全門邊,準備救人, “肯定好多人就在門口堵著呢” 。

一位目擊者告訴財新記者,發現失火後,保安隊長冷雪飛拿著一把大錘過 來,把安全門打開。車允武等人剛把門口的五六個人拉出來,火勢和濃煙讓他們無法繼續入內救人。

“肯定有什麼東西著起來了,如果只是紙啊、被褥啊衣服什麼的,肯定沒有那麼快。我當時知道,再稍微往裡面一點兒,就能多拉出來幾個人,都在通道里堵著呢,就是進不去。 ”車允武說。

事後,有目擊者告訴媒體,更衣室的櫃子都是木制的,廠房各個工作區域之間用苯板和玻璃框隔開。苯板外層是鐵皮,裡面是泡沫,屬於易燃品。工廠里用來製冷的液氨也在火災中泄漏、燃燒並引發爆炸。幾分鐘後,濃煙與烈焰將整個廠房吞沒,外人再難進入。火苗騰起四五米高,現場濃煙滾滾,寶源豐的廠房變成一片火海。

不少工人已逃到了各個大門邊,卻逃生無路——大門是緊鎖的。

據逃生的車允武、劉雲波等多位工人介紹,工人從南面的兩個入口進入車間,開始工作後,二車間南面的入口大門會被鎖上。一車間南側、東南側的兩個大門,因為緊挨配電室,為了方便機修人員進出,所以長期處於開啓狀態。

一車間東側靠北有個小門,圍欄沒有完全封閉,可容員工進出。冷庫北側的後門,事發時並未關閉。

冷庫東西兩側是兩個進貨卸貨門,為了防止冷氣外泄,平日處於關閉狀態。

二車間西側大門為產品鏈條末端的成品出貨門,經常關閉。安全通道西面的大門,是專設逃生安全出口之一,但常年緊閉。

四個關閉的門靠近二車間,事實證明,雖然一車間燒毀程度遠重于二車間,但二車間工人死傷情況遠比一車間嚴重。二車間的幸存者,大都是通過北側的冷庫後門逃出。一車間的員工相對幸運,附近有四個出口可供逃生。除了後來折返回去救火或取物,以及年紀太大、腿腳不便的,基本都已順利逃出,冷庫車間的工人多數順利逃生。

致命鏈條

消防能力不足 - 缺少救災經驗 - 危險物品管理不嚴 - 企業消防通道、消防措施不到位—應急訓練不足為什麼廠房要長期緊閉部分逃生之門,尤其是二車間西側的出貨門及逃生通道西側的安全門?目前還沒有官方的正式調查結論。撿回性命的工人們對財新記者表示,這麼做可能是為了防止工人隨意進出,方便廠方管理。

死里逃生的車允武說, “這邊工作制度比較嚴,除了預冷池的工人,其他兩個車間平時上廁所都要跟班長打報告。 ”劉雲波也佐證了前述說法, “我原來也在二車間,但有尿頻的毛病,後來申請調到了預冷池那邊。 ”米沙子鎮有限的消防能力,也成為此次災難被人們詬病的原因之一。米沙子工業集中區盡管升級為省級開發區,但畢竟只是從農業鄉鎮開始急速工業化的,消防能力遠遠跟不上現實需要。

據逃生的工人回憶,6時30分許,有人撥通了米沙子鎮消防火警電話。大約7時許,終於來了一輛小消防車。 “澆起來跟撒尿似的,眼瞅著這邊澆水,那邊火又起來了。 ”多位目擊者稱,第一輛“小消防車”開始救火的時間,大概是早上7時20分。

官方的消息稱,6時40分許,德惠市消防大隊接到了報警電話。隨後,40 名官兵駕駛8台消防車由德惠南下趕來。

6時44分左右,接到報警的長春市公安消防支隊指揮中心,又調集臨近轄區14 台消防車趕來支援。

目擊者證實,7時30分到8點間,大型消防車及救護車才到達。消防隊伍最先搶救的是一車間。此後的數小時內,102國道上,從長春增援的大型水罐消防車飛奔往米沙子鎮;一輛又一輛的120急救車,則從米沙子開往長春市區。

中午11時許,大火才完全被撲滅。

更缺乏的是還有救災經驗。在廠房東面的工地上,當時停放著幾台挖溝機。

彼時,沒有人想到它們能起到什麼作用。

事後,有附近的村民說, “如果救援時有人開挖溝機,把廠房那些關著的門抓開兩個洞,困在裡邊的人估計都可以出來了。 ”前來救援的消防官兵,當時似乎並不知道廠區還有危險的液氨。6月3日上午9時過後,消防車仍在滅火的同時,前來支援的警察才將警戒線拉到了離廠區有200多米遠的地方。10時許,下風口的附近村民被通知注意疏散。

火災過後,經長春市官方證實,火災現場一共有13個液氨罐,裡面共裝有50噸液氨。火災發生時,有一隻液氨罐泄漏,剩餘12個罐中還有47噸液氨。

對於寶源豐的廠房,官方的初步結論是,企業消防通道、消防措施不到位;廠房建設材料幾乎都是可燃物質,火災隱患大。

實際上,寶源豐的廠房車間曾兩次起火。大約在2010年,寶源豐發生了第一起起火事故。一位曾在該廠二車間打工的周邊村民說,當時他們發現黑煙,接著就停電了。往外跑的工人們被班長叫回來幹活。後來電來了,有人過來維 修,但廠里沒有告知起火原因。第二次是冷庫起火。據冷庫車間主任陳應龍介紹,在2011年左右,因施工隊裝修時不慎失火,但並未造成人員傷亡。

依據大型液氨製冷的相關安全規定,液氨製冷設備必須全天候巡檢,但據工人反映,寶源豐並沒有這樣的硬性規定。陳應龍對財新記者說,廠房車間禁止吸煙,違反者罰款,視吸煙位置的危險程度,罰款金額也不一樣。氨氣則有管製冷的人專門負責。

前冷庫員工柴進也確認,對於冷庫的液氨管道,他們並沒有每天檢查的習慣, “如果哪裡製冷出了問題,製冷的人肯定會去查,所以也沒有必要(每天檢查) 。 ”造成重大傷亡的另一個原因,與進廠打工的農民沒有相關的消防應急培訓有關。據幾位進廠多年的老員工介紹,寶源豐從未進行過消防演練,只是因為日常工作中鏈條、刀具鋒利,容易傷人,常提醒注意這方面的安全,並為職工買了意外傷害險。

一位冷庫車間女工向財新記者介紹,當時和她同一車間的工人不少都已經跑到室外,但因為錢物未隨身帶走,有人又折回廠房,被困喪命。事發後,一名員工跑出來後感嘆, “我手機還在裡面吶。 ”旁邊的人罵道, “命保住了就不錯。 ”還有不少人因返回救人或救火而死亡。寶源豐的工人多數來自周邊農村,不少都是夫妻、姊妹或婆媳等一起進廠。

有一位女工返回去找姐姐,再也沒出來。

二車間主任顏君本來也跑出來了,後來又跑了回去,有人說她是去找自己的母親,也有人說她是去救別人。災難過後,她的丈夫陳應龍悲慟地說, “她是去找

死!”

未了

“農民沒有地種,只能打工,這個廠(寶源豐)相對已經不錯了”原系德惠市最大鄉鎮的米沙子鎮,1994 年被確定為吉林省“十強鎮”綜合試點鎮。2005年8月被劃入長春市寬城區,但除了土地規劃、審批等少數權限,其他多數行政職能仍由德惠市代管。為了將米沙子鎮建成長春市未來工業發展的外延地,成為長春市周邊的衛星城,2006年前後,米沙子工業集中區成為省級開發區。

在“加快工業化、推進城鎮化、實現雙項一體化,打造長春市衛星城”的目標下,米沙子鎮有5個村、22個自然屯、2639戶農民的土地被徵收。

2008年,寶源豐被作為招商引資項 目引進。這家公司的關聯企業,系遼寧省開原市開原勝利牧業有限公司。兩家企業的實際控制人,是遼寧鐵嶺人賈玉山、 張豔春夫婦。2009年建成投產之後,寶源豐同時獲得吉林省“百強農產品加工企業” 、長春市“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等榮譽稱號。

對於周邊的村民而言,這家工廠的待遇還算不錯, 每個月能拿2000多元錢,而且從不拖欠工資。

2013年3月,寶源豐再次大規模招工,這吸引了周邊不少村民前來應聘。不少人在家門口找到工作。對此, 《吉林日報》的報道稱, (農民) “樂得合不攏嘴” 。

“農民沒有地種,只能打工,這個廠(寶源豐)相對已經不錯了。 ”一位寶源豐員工說。依據官方材料,寶源豐為當地直接和間接安排就業人員可達1500人。

寶源豐為通勤工人提供早午兩餐和班車,住宿的人管三餐和住宿,分別在工資基礎上按照每天1元和2元的標準扣錢。火災發生前近一段時間,工人大都是每天早上5點左右開始吃早飯,5點半左右開始進廠殺雞。

火災之後,120條生命,再也沒能走出寶源豐的廠房。

6月4日上午9點,沒能找到家人的死難者家屬們,堵住了102國道經過寶源豐的路段,只允許救護車通過,要找領導要個說法。

此前,為了平復死難者家屬情緒,“職工家屬接待處”已在火災現場不遠處的一座廠區設立。吉林省官方宣稱,將對每位死者家屬都成立了一個工作小組,開展家屬安撫、撫恤政策落實、解決困難等工作。

當日下午,收治傷員的各醫院門口,貼出了傷員名單及傷情。隨後,DNA 檢測和失火原因調查工作也陸續展開。

6月5日,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部署進一步加強安全生產工作。新華社的消息稱,會議認為,寶源豐“6 · 3”特大火災事故造成重大人員傷亡,教訓極其深刻,將徹查事故原因,依法依規嚴肅 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

6月6日,吉林省官方通報,寶源豐禽業公司董事長賈玉山、總經理張玉申已被刑事拘留,企業賬號已被查封凍結。

政府下一步的工作重點是確定火災事故善後和賠償事宜。當天上午,由國家安監總局局長楊棟樑任組長的國務院調查組正式成立,並承諾事故原因調查確認之後將及時向社會發佈,事故的相關責 任人也將受到嚴肅處理。

如今的米沙子鎮,依舊籠罩在一片悲傷之中。6月5日下午,寶源豐工廠大院外的路邊草叢中,前來祭奠的人們留下的花圈,跟附近執行任務的警察們留下的飯盒、水瓶、塑料袋等物夾雜在一起。工廠旁邊500米處的空地上,還扔著幾件逃生工人丟下的衣服。

廠房外的102國道邊上,仍有三三兩兩的男女走走停停。不少人眼圈通紅,凝望著廢墟,一陣唏噓。

一些劫後重生的人,仍不失東北人樂觀粗獷的本色。在廠外看見對方,打招呼的第一句話便是 : “我還活著吶!

現在再見你們,特別親。 ”本刊實習記者林綺晴對此文亦有貢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8729

兩名對沖基金經理競拍斗富:10美金「彈丸之地」拍出120,000美金

http://wallstreetcn.com/node/55716

華爾街兩名對沖基金經理競拍斗富:10美金「彈丸之地」拍出120,000美金

長島人Suffolk County本來就想賣掉一塊Hamptons海灘邊的小地皮,沒料到競標者竟有兩名華爾街大腕:Marc Helie and Kyle N. Cruz, Helie 和Cruz 分別是Chevalier Investments和Centerbridge Partners LP的高管。

 

兩人出手闊綽,起價就是1500刀,這讓賣方大為吃驚。Suffolk County一度欲出價10美金無人問津,當然他對一塊一英呎寬1800英呎長的地皮也沒寄予過太大的希望。

兩高管的競標達到白熱化,Cruz 最後出價$115,000,Helie 出價$120,000竟得。

這塊地究竟是不是風水寶地?

Suffolk County's的財產管理經理Wayne R. Thompson接受採訪時表示:這樣的地,一般售價在1500-2000美金。

那為什麼Suffolk County的地能賣這麼貴?

它就夾在Helie 和Cruz 兩家中間,一面連接高速,一面伸向海岸。也許它長成這模樣:

如今Helie 買下了,Cruz要去海灘,必須繞道而行,要走好幾百公尺了。

Wayne R. Thompson感嘆:地有價,水無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4808

宅男部隊 搶走銀行120億換匯生意

2013-12-02  TCW
 
 

 

「蜜蜂創業家」的力量,甚至撼動了那些「大到不能倒」的金融巨獸。我們來到全球兩大金融中心之一的倫敦,直擊對戰現場。

金融服務業為英國創造了超過兩百萬個工作機會,光是一平方公里大的倫敦金融城裡,就有超過二千五百家公司依此為生。但這些穿著訂製西裝的銀行家們,可能沒料到自己的工作正受到威脅。

敵人,不過三個地鐵站之遙。

點對點換匯,免高額手續費

塗鴉、褪色的油漆和磚牆上的綠草,這裡是曾淪為治安死角的東倫敦,三千多支創業團隊以此為基地,「進攻」著各個產業;金融業,是其中最受矚目的「受害者」。

我們走進了一棟名為「茶樓」(The Tea Building)的建築,拜訪TransferWise,這是全球第一個「點對點換匯」(peer to peer lending)平台。

透過這個平台,人們直接上網就可以跨國換匯,不再需要透過銀行。

這種新服務,就是把「點對點」(P2P)技術用在金融交易(如換匯、融資等)上,利用網路使用群(peers)間交換資訊的網際網路體系,便能進行資金借貸、外匯買賣。

這是「科技宅男最強力復仇!」《經濟學人》形容。過去三年,這群宅男們讓「點對點融資」的金額成長了三十倍,他們「正在單挑那些大到不能倒的金融巨獸!」

我們見到了這群宅男的首領:辛里克斯(Taavet Hinrikus),聽他談與巨獸的對戰。

當時二十九歲的他,和好友因為長年離開家鄉愛沙尼亞在他國工作,在英鎊和歐元之間的轉換,「每次匯款,我的錢就少了五%,很悶。」

不願忍受虧損,領歐元薪資的他和在倫敦工作的好友講好,每個月,他將歐元匯進好友帳戶,替他償還貸款,而好友則將等值的英鎊,匯回至辛里克斯的英國帳戶。

TransferWise的平台雛形於焉誕生。

「你想想倫敦有多少外國白領在這?」曾是Skype第一號員工的辛里克斯,認定這個模式的市場潛力,和好友帶著新台幣二百五十萬元的創業金,開始了TransferWise。「我們其實就是讓換匯服務更快、更便宜、更透明!」

現在,一個德國人透過TransferWise,將英鎊一千元轉回家鄉,手續費只有英鎊四‧五元,僅一般商業銀行的一○%。

鎖定旅外白領,靠社群試用再修正

但一開始,這個只有二百五十萬元的創業本錢,辦公室牆上還隱約看見過去做為茶葉倉庫、培根工廠的痕跡,要如何讓人將錢交給他們?

「信任是我們最大的關卡,」辛里克斯說。銀行靠的是龐大的金融資產和百年信譽,TransferWise必須靠「社群力量」。

他們鎖定各國旅外的白領階級,一一拜訪這些社群,用優惠邀請他們試用,再靠著回饋意見修正,請他們上網提供心得。

於是,在英國最大第三方評測網站Trustpilot上,TransferWise擁有五顆星的評價、排名線上金融服務中的第五,而PayPal三顆星不到,連前二十名都沒排上。

沒有廣告預算,靠著口耳相傳,TransferWise每月營收以二○%到三○%的速度成長,平均每次匯款金額超過英鎊一千五百元(約合新台幣七萬一千元)。

兩年取得政府背書的認證服務

取得消費者信任後,下一關是政府認可。

他們以超過兩年時間,與英國金融市場行為監管局(FCA)密切合作,修改內部系統,請政府為他們提供認證服務。

三年至今,TransferWise的員工人數僅三十五人,比一間銀行分行行員還少,但經手的匯款總額卻逾英鎊二億五千萬元(約合新台幣一百二十億元),提供十九種幣別的服務。 二○一二年營收較前年成長了十倍,今年可望比去年再成長十倍。

亮眼表現,讓TransferWise成為臉書早期投資人、PayPal創辦人錫爾(Peter Thiel)在歐洲的第一樁投資案,第一輪募資就拿到六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億八千萬元)。

但既不收較高的手續費,也不靠著資產操作賺錢, TransferWise如何永續生存?「就像亞馬遜(Amazon)對出版業做的那樣,」辛里克斯說,他們和銀行思維不同,不用高薪聘請菁英研發各種衍生性金融商品,也不想著運作金融資產獲利,替自己省了許多成本、避開風險,「我們就能繼續追求更便宜、更好的服務,這樣就不怕被淘汰了,」辛里克斯說,他們運用大量電腦運算法,隨時處理資料,等於養了一批不下班的銀行行員,點開TransferWise網頁,甚至能隨時看見各種幣別的進出狀況。

三年過去,TransferWise雖然尚未損益兩平,但辛里克斯認為,薄利多銷,獲利是遲早的。

「當時也沒人看好Skype,但它現在占了國際長途電話三成以上市場!」他信心十足的說。被視為第一波金融創新服務的TransferWise,讓保守金融業都動了起來。

由十四家國際金融機構共同出資的FinTech Innovation Lab計畫,已進入第四年,提供空間、食物、資金,要養這些小蜜蜂創業家們。巴克萊銀行技術長克拉比(Shaygan Kheradpir)坦承,「金融服務中科技的角色越來越重,只有新科技才能提供我們客戶要的那些最新服務。」

從一場實驗到整個金融業創新,這場創業之旅仍持續中,且規模越來越大。或許下次,當我們發現制度中的「不合理現象」時,正是一個前所未有的縫隙商機?

【延伸閱讀】TransferWise成立:2010年員工數:35人主要服務:全球第一個點對點換匯平台成績單:人數不到1間銀行分行規模,卻1年經手全球19種幣別、新台幣120億的換匯業務革了誰的命:West Union等匯兌機構、銀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4192

烏克蘭爭奪戰續:烏克蘭預計明年初獲俄羅斯120億美元貸款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69740

上周二,俄羅斯宣布將支出150億美元購買烏克蘭債券​,並暫時將向烏克蘭供應的天然氣價格下降三分之一作為緊急援助。本周二,俄羅斯政府購入了首批價值30億美元的烏克蘭主權債券。今日,據彭博社報道,預計烏克蘭於明年初獲得余下的120億美元貸款。烏克蘭總理Mykola Azarov表示,俄羅斯提供的貸款至關重要,貸款將極大地緩解烏克蘭債務上的壓力,烏克蘭政府用該筆貸款保證經濟穩定運行。俄羅斯的貸款幫助烏克蘭明年在國際市場上獲得更好的貸款條件。烏克蘭出售給俄羅斯的首批30億美元債券為期兩年,收益率僅為5%。12月16日,國際市場上烏克蘭2016年到期的主權債券收益率高達11.57%。受俄羅斯提供貸款影響,昨日國際市場上烏克蘭2016年到期的主權債券收益率降至9.17%。Azarov表示,烏克蘭將用俄羅斯的貸款對工業進行升級。Azarov稱,烏克蘭只有生產有競爭優勢的產品,才會對經濟發展起到長久的推動作用。今年三季度,烏克蘭經濟增速下滑了1.3%,與二季度下滑幅度一致。Azarov稱,預計2013年烏克蘭經濟增速為0,通脹率低於1%。2012年烏克蘭經濟增速為0.2%。烏克蘭政府計劃在2014年年底前,將烏克蘭企業的天然氣價格逐步降低30%,以利於企業進行投資。居民支付的天然氣價格不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208

銀行間市場逐步開放重要標誌:IFC將投資120億元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69937

據路透報道,世界銀行集團成員國際金融公司(IFC)周四表示,將在中國銀行間債市投資120億元人民幣,購買固定收益產品,IFC已和中國人民銀行就此簽署了代理協議。IFC將可為中國私營部門發展提供更多的人民幣貸款。“與實際意義相比,央行和IFC簽署對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的代理投資協議象征意義更大,是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逐步對外開放的一個重要標誌。”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宏觀研究員鄂永健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說。IFC稱,該協議將使IFC可以利用這一工具實現資產的多樣化、加強流動性管理,並進一步提升了IFC為中國私營部門發展提供人民幣貸款的能力。IFC執行副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蔡金勇表示,這項協議將顯著提高我們為中國私營部門提供本幣融資,促進私營部門發展的能力。此前,IFC通過多種方式參與中國國內資本市場,包括直接參與在岸市場的活動,如IFC作為境外發行人於2005年率先發行了人民幣債券——熊貓債券,也包括在離岸的香港發行以人民幣計價的點心債。此外,IFC還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進出口銀行簽署了貨幣互換協議,改善了其提供長期人民幣貸款的能力。這次IFC決定投資中國銀行間市場的時間較為微妙。在本周,銀行間利率創下六月錢荒來的新高,資金緊張局面持續了數天,在央行SLO、逆回購以及財政存款的陸續發放後有所緩和。自1985年以來,IFC已在中國投資200多個項目,投資總額達60億美元(約360億元),包括約30億元人民幣的本幣投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522

錢荒再現 中國經濟前景拉警報 125兆元地方債是資金緊俏最大黑洞(120-122)

2013-12-30  TCW  
 

 

時序進入年底結帳時刻,六月以來忽隱忽現的中國錢荒壓力瞬間再起;人民銀行雖以「三天三千億元人民幣」的強力資金水喉搶救,但只要地方債問題一日不解決,錢荒恐怕就會一直是中國經濟的鬼魅。

撰文‧張向東(北京傳真)十二月十二日,筆者與富強建材公司的李董事長協商一個新投資案;李董事長是華東某一省的大腕商人,省內的常委書記、部長是與他從小一起長大的鐵桿哥們,部長小孩在澳洲念書的生活費與學費,都是李董事長支持的。

擁有如此深厚的關係,政府相關新建築的外牆與室內塗料,有三分之一都是富強建材的生意,誰也搶不走。意外的是,席間李董事長竟然話鋒一轉,面帶笑容開口借錢:「台方的資金可否在年底前借我們周轉一下?利息會有一○%以上,具體條件好談。」原本在商討明年金額約新台幣十五億元的新投資案,話題瞬時轉成年底的短期融資。

央行緊急注資一.五兆元

事實上,就在與李董會面兩天前的十二月十日,大陸的中國銀行、建設銀行、交通銀行與農民銀行,剛剛在台灣募集了總額高達新台幣三三五億元(折合人民幣約六十七億元)的「寶島債」,這批「寶島債」期限有三年與五年期,利率介於三.二五%至三.七○%之間,對中國的資金需求者來說實在太便宜。

時機如此湊巧!就在中國四大銀行從台灣以平均年息三.五%募走三三五億元資金、李董事長開口以利息一○%借錢周轉後一周,整個中國的銀行體系再度爆發「錢荒」危機。

這波錢荒的高峰期在十二月二十日,人民幣拆款市場七天期的銀行隔夜拆款利率飆升到七.六五四%,比前一天高出一.一八二%,比一周前整整高出了三○○個基本點(三%),到期日落點在農曆年前的「兩周」與「一個月」期的拆款利率也同步暴漲,資金充足的國有大型銀行坐享高利,而需錢孔急的股份制商業銀行,以及無法參加銀行拆款的中小型城市商業銀行,大量面臨跳票危機。

年底的錢荒,逼得中國人民銀行(中央銀行)緊急向市場注入高達人民幣三千億元、相當於新台幣一.五兆元的短期融通。十九日當天銀行體系甚至為此延後半小時收市,所有銀行的資金缺口到下午五點鐘才軋平。

在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的授權下,人民銀行在十九日下午四點五十五分,以發送微博的方式對外聲明:「我行以短期流動性調整工具(SLO)調節市場流動性。」隔天上午利率再飆高,央行又再投放,三個交易日合計已經灌注了約新台幣一.五兆元的強力水喉,試圖澆熄井噴的利率之火。

資金緊俏也再度引發中國股市重挫,十二月十六至二十日當周,雖然歐美股市聯袂大漲,紛紛創下近五年高點,但上海與深圳股市卻連續九天收黑,二十日星期五,上證指數當日暴跌二.二%,是全世界主要股市中表現最糟者。

錢荒壓力鍋不斷噴發

十二月銀行錢荒,是一三年「六月錢荒」的延續,當時市場傳言光大銀行與民生銀行「缺了百億元人民幣」,指標性的七天期拆款利率一度飆升至一一%,股市則天天破新低,六月二十四日當天,上海股市暴跌三.八%,連續跌穿「建國底」一九四九.四六點,直抵一八八七.七七點的「光緒底」(編按:共產黨在一九四九年建國,光緒皇帝在一八七五年即位)。

六月錢荒在中央銀行的資金挹注下獲得緩解,但是資金緊俏的壓力卻「回不去了」(見附圖),七、八月的拆款利率維持在三.五%左右,比起上半年高出將近一○○個基本點,十月雖然有上海自貿區的重大利多,又逢三中全會前的政治敏感時刻,但是銀行體系的「錢荒壓力鍋」卻不斷噴發,一直到十二月終於再度爆發劇烈的搶錢危機。

有了六月錢荒的教訓,各大銀行想盡辦法圈錢,四大銀行在台灣發行「寶島債」只是圈錢策略之一,大陸國企在香港發行的「點心債」,利率與發行金額也同步創下新高。

除了拚命在海外圈錢,各銀行更卯足力道發行「理財產品」。根據普益財富監測公司的統計,光是在十二月九日到十三日的五天內,就有八十七家銀行發行了七一四款理財產品,平均預期利率上升到五.六一%。另外,銀行大量發行「七天期」的貨幣市場基金,平均收益率升高到四.五%,其中最高的是民生銀行的「現金寶七天期貨幣基金」,民生銀行從十一月十四日以來,持續用六%的高利吸收資金,遠比銀行七天期的拆款利率還高出一個百分點。

全體銀行理財產品的平均預期利率,是資金鬆緊的另一個溫度計,這個指標從七月開始,已經連續五個月都向上攀升,而且越接近年底,銀行理財商品期限越短、利率越高。

東方證券負責銀行業的分析師金麟認為:「這波錢荒與六月錢荒的基本原因一樣,都是影子銀行仰賴同業拆借支撐,遭逢六月底與年底的資金緊俏壓力所造成的。」不過,金麟也指出,經過了六月恐慌性的震撼教育,人民銀行與國有商業銀行都已經有了經驗,所以這波銀行拆款利率高點來到七%,低於六月的一一%。

地方債務病灶威脅金融安定令人大惑不解的是,中國人民幣貨幣供給額 M2的餘額,到了十一月底已經突破一○七兆元,相當於新台幣五百兆元,是全世界發行量最大的貨幣,而且年增率還達到一四.二%。此外,中國全體銀行的存放比(貸款除以存款)只有七一.六%,遠低於美日與台灣,從官方的統計數字來看,中國資金極為氾濫,不應該持續出現錢荒危機才對。

原來錢荒的病灶,正在政府沒有統計的「地方債」。李克強總理在三月正式接任之後,鎖定地方債嚴格管控,今年八月更命令國務院審計部,對全國所有各級地方政府,進行地毯式的地方債務審查。然而,審計部從八月大張旗鼓地毯式審查,至今卻不公布地方政府債務總額。

原本各界以為十一月召開三中全會之前,國務院會公布統計,並且提出具體的減債方案,但是不論是習近平的黨中央、或者是李克強的國務院,都絕口不提地方債問題,隱晦的態度讓外界拚命猜測,地方債的「黑洞」到底有多大。

在各界「地方債大猜謎」之中,高盛證券在九月初發布估計,金額是人民幣十五兆元,里昂證券估十八兆元;十月十五日渣打銀行發布報告,認為地方債已達二十四兆元,並指「地方債將導致部分商業銀行倒閉」。

令人驚訝的是,中國內部統計的驚悚程度,比較高盛、里昂毫不遜色,例如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主任劉煜輝認為,地方債務的黑洞「已經突破二十兆元」,清華大學教授俞喬主持的《中國地方政府債務問題研究》在十一月初發布,認為總額在十九.四一兆元,每年利息負擔一兆元。到了十二月,市場已經傳言「審計部統計,實際上已經逼近三十兆元。」總額估計約新台幣一二五兆元的地方債,成了大陸金融體系最大的黑洞,這些資金被拿去大量投入無效益的城市新區土地開發,或者效率低落的鐵公路建設,中間還被貪腐官員中飽私囊,宛如黑洞般吸光每年一四%的新增貨幣供給額,而且地方債借新還舊造成源源不絕的資金壓力,是錢荒的根本亂源。

在中國四大銀行從台灣發行寶島債吸金後,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高分貝抨擊,認為寶島債會幫助大陸企業打擊台灣企業。實情恐怕不僅如此,如果把兩岸資金流通的閘門打開,台灣的資金更有瞬間被大陸黑洞吸光的可能。

金管會當然了解大陸資金黑洞的威脅,所以設定「總量管制」,第一批寶島債發行上限人民幣一百億元,最終發行了六十七億元,而且只准幾乎不會倒的四大國有銀行前來發債,台灣則設法利用這批債券,作為人民幣離岸金融中心的試驗。

時序已經進入年底結帳時刻,但是大陸企業與金融機構卻深陷在烏雲密布的錢荒危機,大家關心的不是來年的「前景」,而是眼前的「錢緊」,農曆年前,從地方政府到國營企業,包括富強建材李董事長這樣的大腕商人、以及中國銀行等大型銀行,大家都為了「年終三點半」疲於奔命,今年的農曆新年,苦不堪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7221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