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塞班手機之死:進化緩慢的龐然大物

來源: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4/0117/57993.html

Symbian在諾基亞的推動下成長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機平臺,也在它的指引下進入墳墓。2014年元旦,依然在使用Symbian手機的用戶收到了一份“新年禮物”:諾基亞應用商店不再接受開發者提交新應用,商店內現有的應用未來也不會更新。至此,曾經全球最流行的智能手機操作系統Symbian徹底死亡,時間比諾基亞原先的計劃提前了2年。僅僅3年前,Symbian還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機平臺。這事沒能引起太多關註,就連在原諾基亞Symbian研發總部坦佩雷(Tampere)工作過13年的林重也沒聽說。“我完全不知道這事。不過有前同事說諾基亞去年2月底就解散了Symbian的維護團隊,所以也不意外吧。”諾基亞應用商店凍結一周後,林重在接受《第一財經周刊》采訪時表示。林重1998年加入諾基亞參與的第一個項目是諾基亞9210,這是全球第一款采用Symbian操作系統的智能手機。即便和今天塊頭越來越大的Android智能手機相比,2000年上市的諾基亞9210也是一個龐然大物,重約半斤,厚27mm。它能夠像筆記本電腦一樣展開,讓用戶對著4.5英寸彩色屏幕,用QWERTY排列的全鍵盤高效發送郵件、編輯文檔或者上網。“多任務是我愛它的最主要原因。你可以在手機上同時開著20個應用,這就像一臺迷你電腦。”英國知名消費電子博客作者、All About Symbian編輯史蒂夫・利奇菲爾德(Steve Litchfield)在接受《第一財經周刊》采訪時這麽回想自己第一次接觸9210和Symbian的記憶。今天大家提到Symbian,都會將它當做諾基亞的一部分。但9210研發期間,這個操作系統還屬於同名的獨立公司。林重所在的諾基亞研發團隊每兩三個月就要出差到英國和Symbian公司的開發者溝通。Symbian的前身是英國公司Psion開發的掌上電腦(PDA)操作系統。Psion 1991年推出的Series 3系列掌上電腦銷量頗高,以致微軟訂購了數百臺進行分析,並開發了針對掌上電腦等類似硬件的Windows CE操作系統。Windows CE是微軟之後20年失敗的移動戰略的基礎。但Psion沒能預見微軟的失敗。當微軟開發Windows CE的消息公布後,Psion股價下跌約兩成。眼見當時擊敗蘋果和IBM,一統桌面電腦市場的軟件巨頭就要進入自己的市場,Psion擔心自己的硬件產能,便希望將操作系統授權給手機廠商,更快地拓展市場。1998年6月,經過兩年談判,Psion將自己的移動操作系統業務剝離出來,與當時的全球前三大手機廠商諾基亞、愛立信和摩托羅拉合資成立了Symbian公司。Symbian被定位為一個開放的智能手機平臺,由Symbian公司開發操作系統軟件,提供給硬件生產商。任何一家手機廠商,不論規模大小、入場先後,只需要繳納每部手機5英鎊的授權費,就能使用該系統。實現這個目標的前提是整個Symbian系統的軟件,包括底層操作系統和表層的用戶界面都應該由Symbian公司開發並打包提供給手機廠商。用戶界面不但決定手機的使用體驗也影響著第三方軟件的交互邏輯,是智能手機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只有統一開發才能保證第三方軟件能夠在不同廠商的設備上正常使用。Symbian公司管理層找來了曾在蘋果任職8年的資深設計師斯考特・詹森(Scott Jenson)主管公司的設計團隊。詹森是蘋果公司用戶界面設計組的第一位成員,參與了蘋果牛頓平板電腦交互設計。詹森的團隊為當時流行的數字鍵盤手機設計了一套名為Pearl的用戶界面。Pearl界面幹凈、交互邏輯清晰,為當時一般只有2英寸左右的手機屏幕充分優化。但諾基亞管理層對詹森的設計並不感興趣,他們更希望在Symbian上沿用諾基亞非智能手機的界面設計風格,幫助用戶在換手機時更自然地過渡到新產品。作為主要股東之一,諾基亞對Symbian公司的決策有非常大的影響力。“我們開始看到很多跡象,”一位當時參與決策會議的Symbian高管後來告訴英國技術新聞網站The Register。會議被毫無理由地延期、已經決定的事也一拖再拖無法進行。就在9210即將完工的時候,林重和其他大約半數參與新手機開發的工程師被調到新成立的S60部門,開發針對低價、小屏幕的S60智能手機用戶界面。工程師們當時不知道的是,這個對合作夥伴保密的新部門最終改變了整個Symbian操作系統的發展。2002年,諾基亞發布了秘密研發的S60用戶界面和裝載該界面的諾基亞7650智能手機。諾基亞7650是第一款平民價位的Symbian智能手機,和當時的普通手機尺寸相當。除了常規的通話、短信以外,也能夠安裝由第三方開發者開發的移動應用程序。曾在Symbian供職10年的本・莫里斯(Ben Morris)後來在關於Symbian研發歷史的作品The Symbian OS Architecture Sourcebook寫道,詹森很不喜歡S60的設計,認為它延續了太多諾基亞非智能手機的設計,複雜而不符合直覺。但Symbian最終遵照諾基亞的意誌放棄了自己的用戶界面,只向第三方手機廠商授權底層系統。“Symbian後來變成了一個貴族俱樂部,後加入的廠商要麽得自己投入巨資開發用戶界面,要麽得向諾基亞付錢使用S60。”原Symbian中國營銷總監盧競告訴《第一財經周刊》。詹森在Pearl失敗後離開Symbian公司,加入Google主管Gmail、地圖等產品的移動用戶體驗設計。到2006年,一共有200余款Symbian智能手機面市。其中超過一半是諾基亞的S60手機,1/3采用日本運營商NTT Docomo定制的MOAP平臺,僅在日本銷售。索尼愛立信和摩托羅拉推出了18款使用觸控筆操作的Symbian UIQ手機,加在一起銷量不到諾基亞的3%。至此,Symbian開放平臺的構想徹底破滅,變成了三個互不兼容的軟件平臺。不過諾基亞一家獨大並沒有在商業上對Symbian帶來負面影響。相反,諾基亞是Symbian廠商里投入資源最多的公司,持股比例從2002 年的20%增加到2006年的47.9%。很快諾基亞也成為Symbian最主要的授權購買者,盧競回憶說:“每年在倫敦總部開會,管理層都談業績。但其實在場每個人都清楚,Symbian的業績不由我們左右,它由諾基亞一家公司的銷量決定。”那個年代的諾基亞毫無疑問是成功的,從1998年借著GSM標準崛起超越摩托羅拉之後的14年間,諾基亞一直是全球產量最大的手機廠商,建有十余個工廠以壓縮生產成本。它的渠道遍布各地,從倫敦、柏林這樣的大都市到貧瘠的阿富汗戰區都能看到諾基亞手機的身影。2003年推出的超低端手機諾基亞 1100一共賣出2.5億部,被《經濟學人》稱為通信界的AK-47。諾基亞在Symbian上也延續了非智能手機的產品策略,通過不同的外形設計、鍵盤設計和預裝軟件推出適應不同用戶需要的差異化產品。S60與老系統相似的界面設計也幫助大量老用戶過渡到智能平臺。事實上由於二者看起來太像,定位低端的諾基亞S40非智能手機也經常被用戶甚至媒體誤認為是 Symbian的一部分。到2006年,Symbian智能手機的年銷量已經是4年前的50倍,其中超過八成的手機印著諾基亞的Logo。但當初這些曾經幫助Symbian快速擴張的優勢很快變成了平臺發展的拖累。諾基亞將Symbian當作“更高級的手機”進行產品化也是它最終失敗的主因。“絕大多數人沒把它當智能手機來用,也沒用到它的智能功能。”Symbian創建之初的技術副總裁西蒙・伊斯特(Simon East)在2011年的一次采訪中說道。機型過多導致諾基亞無力維系軟件升級,大部分Symbian手機自帶的軟件功能基本從上市那天起就已經確定,之後的升級只是修補軟件故障。為了與十幾年前的非智能手機保持一致的交互體驗,Symbian S60上的任何功能都被埋入一層又一層的菜單和選項里,到最後連發短信這樣的基本功能也變得步驟繁多。S60內部任何試圖大幅改進用戶體驗的想法都因牽涉的資源太多而被迫放棄。“到2006至2007年,我們做智能手機越來越像快速消費品。對產品有熱情的人越來越少。”一位2007年離開諾基亞S60團隊的產品經理對《第一財經周刊》回憶了當時的情況。Symbian在諾基亞主導之下已經變成了進化緩慢的龐然大物。所欠缺的僅僅是一個挑戰者。這個後來眾所周知的挑戰者出現在2007年的蘋果MacWorld大會上。喬布斯拿著第一代iPhone嘲諷了四款競爭對手產品小屏幕加鍵盤的外形設計,當中就有一款諾基亞的直板全鍵盤Symbian手機。第一代iPhone剛發售的時候還沒有第三方軟件,做不到轉發短信、複制粘貼文本這樣的簡單工作。和不少技術愛好者一樣,利奇菲爾德至今認為初代iPhone算不上當時最出色的智能手機。盧競說Symbian公司內部當時還流傳著一個嘲諷iPhone在基本通信功能上比不過Symbian的自制視頻。從某種程度上說他們都沒錯。iPhone與其說是智能手機,不如說它是一個能打電話的小平板電腦。但桌面級的OS X底層操作系統、複合直覺的觸控體驗讓包括Symbian在內的老一代智能手機操作系統顯得過時。安裝第三方軟件擴展手機功能是智能手機的基本定義之一,但過多的機型讓Symbian開發困難重重。2006年創業的王子元為Symbian開發了一款名為航海桌面的應用,能夠幫助用戶在手機主屏幕增加搜索、通知提醒等實用功能。航海桌面在Symbian平臺累計有超過1500萬用戶,其中九成左右來自諾基亞的手機。“Symbian的機型太多,不同手機不但硬件規格有別,操作系統經常也不完全一樣,軟件在不同機型上也會遇到不同的問題。最後我們一個6人小團隊不得不把諾基亞出的Symbian手機幾乎都買了一遍來測試。”王子元對《第一財經周刊》回憶了這段痛苦的經歷。除了測試壓力巨大,當時諾基亞也沒有為開發者提供一個方便的在線平臺。開發者需要自己搞定包括反盜版、支付、文件下載、產品展示頁面在內的一切輔助工作。航海桌面曾試圖銷售付費的插件,但因缺少人力開發不得不放棄。“很多Symbian機型都把新安裝的應用放在不起眼的第三級菜單里,需要用戶自己去找應用。那時候的手機廠商壓根沒有開發者生態這個概念,覺得我有個開發工具包讓你做做應用已經是格外開恩。”已經搬到矽谷從事iOS和Android平臺開發的王子元如此評價第三方開發者在Symbian應用生態圈的地位。2008年到來的蘋果應用商店是無數Symbian開發者夢寐以求的平臺。開發者不再需要操心各種瑣事,所要做的只是開發一個好的應用提交給蘋果。Symbian花了7年半吸引到大約1萬個應用,而蘋果應用商店上線6個月後便吸引到1.5萬個應用。對Symbian沖擊更大的是Google在2008年推出的Android系統。Google為智能手機廠商提供了一個真正低門檻的開放平臺,三星、摩托羅拉、索尼愛立信等大公司迅速脫離Symbian加入Android,隨後小米這樣的創業公司也依靠Android快速成長起來。此時諾基亞的管理層已經意識到Symbian面臨極大挑戰,試著將Symbian改造成一個能夠應對新挑戰的平臺,先是在2008年全資收購 Symbian公司並免費開放給第三方手機廠商使用。但此時除了諾基亞和NTT Docomo以外已經沒有公司願意繼續使用Symbian,NTT Docomo也已經開始轉向Android。諾基亞在Symbian上的其他努力還包括推出類似蘋果應用商店的Ovi商店、發布支持觸控操作的S60第五版界面、推出WRT Web應用平臺以降低開發門檻。所有這些項目都沒有得到很好的執行,以失敗而告終。更糟糕的是管理層的想法一直在變,林重回憶說:“2009年我做項目經理,管兩三個不同的項目。那會兒我們不管做什麽產品,剛開始沒多久,管理層就會更改最初提的需求,有時新功能剛做完就被砍掉。”到2010年,諾基亞已經基本放棄拯救Symbian,開始籌備它的安樂死。那一年諾基亞迎來兩個新的高管,一位是原SUN公司軟件副總裁理查德・格林(Rich Green),擔任CTO一職;另一位是芬蘭互聯網創業家馬克・亞蒂薩利(Marko Ahtisaari),他主管諾基亞的設計部門。兩人的工作是推進一個過渡計劃,讓諾基亞的智能手機平臺轉向內部孵化的另一個移動平臺MeeGo。 MeeGo最初為平板電腦設計,底層采用桌面級的Linux操作系統。格林令Symbian和MeeGo兩個系統的開發標準統一起來,新開發的Symbian應用能輕松遷移到未來的MeeGo手機上。亞蒂薩利則砍掉了公司內部各自為戰的設計路線,將所有軟件統一在一套新的設計邏輯下。如果計劃順利,Symbian將能平和地淡出歷史舞臺,將諾基亞的未來交給MeeGo。2011年推出的第一款也是唯一一款MeeGo手機諾基亞N9發布後獲得了相當不錯的媒體評價。The Verge網站曾在評測中將諾基亞N9的設計比作蘭博基尼。而諾基亞看上去還有時間,就在2010年,Symbian銷量達到歷史最高點,在第四季度幫助諾基亞獲得12.6億歐元利潤。但諾基亞董事會最終沒能頂住股東的壓力,任命了一位新CEO斯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再次調整策略。埃洛普上臺後做的第一個重要決策是宣布放棄Symbian和MeeGo,改用微軟的Windows Phone系統。埃洛普聲稱Symbian會維持到2016年,但與諾基亞合作的運營商和銷售渠道並不打算支持一個沒有未來的平臺。一位諾基亞中國市場部的工作人員此前告訴《第一財經周刊》,Symbian將被放棄的消息剛發布,渠道訂單就急劇減少,中國區庫存周轉時間曾一度上升十倍之多。2013年6月,最後一批Symbian手機被運出諾基亞的工廠。三個月後,微軟宣布收購諾基亞手機業務。 相關公司: 數據來自 創業項目庫 作者:黃俊傑 | 編輯:ningyongwei | 責編:寧詠微

塞班 手機 之死 進化 緩慢 龐然 大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9124

告訴你一個真實的“螞蟻金服”:市值可能超阿里集團的龐然大物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017/146841.html

文/i黑馬 孔明明

10月16日下午,原名“小微金服”的阿里金融公司,正式更名為螞蟻金融服務集團,簡稱“螞蟻金服”,並啟用新LOGO。目前螞蟻金服旗下擁有支付寶、支付寶錢包、余額寶、招財寶、螞蟻小貸及籌備中的網商銀行等品牌,以小微企業和普通消費者為主要用戶,建立以數據、技術、服務這三個開放平臺為核心的金融生態。

i黑馬認為,螞蟻金服在未來,有可能超越阿里集團現有市值規模,據說馬雲為了防止因阿里集團上市都發了橫財的阿里中高層發生離職創業潮,發了大量螞蟻金服的股票,以便繼續套牢這批人。

螞蟻金服的前生今世

2010年1月,阿里十八羅漢之一、現任螞蟻金服首席執行官的彭蕾,出任支付寶CEO。2013年,阿里巴巴集團將架構調整為25個事業群,支付寶也進行了架構調整,將原有業務拆分為共享平臺事業群、國內事業群、國際業務事業群加上原有的金融事業群,共同組成“阿里金融板塊”。

2013年3月7日,阿里集團宣布籌備成立阿里小微金融服務集團,負責阿里集團旗下所有面向小微企業消費者個人服務的金融創新業務,彭蕾出任小微金服CEO。

由此,阿里金融業務被分為兩大部分:一是為消費用戶提供信用支付,二是為小微企業提供小微企業融資服務,即阿里小貸。馬雲表示,中國不需要再多一家金融公司,但中國缺一家真正專註服務小微企業的金融服務公司。

這也是小微金服改名為螞蟻金服的原因,“我們只對小微的世界感興趣,我們身上承載了太多小微的夢想,我們期待著更多小夥伴一起同行。就如同螞蟻一樣,雖然渺小,但齊心協力就能爆發出巨大的力量;我們更希望可以同螞蟻一樣每天都為這個世界帶來一些微小但美好的改變。”

平臺戰略和移動生態系統

在螞蟻金服金融服務平臺背後,有雲計算、大數據技術和信用系統做支撐,支付寶、支付寶錢包、余額寶、招財寶、螞蟻小貸及籌建中的網商銀行等品牌。

資料顯示,支付寶平臺已入駐200多家金融商戶、近千萬小微商戶、超過3億活躍實名用戶,每天支付筆數達到8000萬;支付寶錢包有大概1.9億活躍用戶,每天有超過4500萬筆支付,占總支付的一半以上。

螞蟻金服首席財務官井賢棟介紹到,之所以要做平臺,是基於螞蟻金服的雲計算、大數據及信用體系,幫助傳統的金融機構一起去服務用戶、消費者和小微企業,他們有好的金融產品,而螞蟻金服有好的金融品技術及數據,金融企業可以給予螞蟻金服這個平臺實現創先,激活舊有的金融服務體系,從而建立起數據、技術、服務這三個開放平臺為核心的金融生態。

對於擁有1.9億活躍用戶、超過總交易額一半以上的支付寶錢包來說,螞蟻金服國內事業群總裁樊治銘認為,支付寶淺薄所代表的已經是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這也是螞蟻金服構建移動金融生態的基本所在。

在樊治銘的描述中,這個移動金融生態體系不僅包含線上支付,而且包含線下的影院、餐廳、銀行、出租車等各種移動支付場景,他們要打造的是消費者一站式金融服務平臺戰略。基於支付寶十多年來積累下來的消費數據,他們推出了數據服務及基於場景的理財服務。螞蟻金服本身並不會研發任何金融理財產品,而是由各類證券公司、基金、保險公司等把自己的產品放在支付寶錢包中來,為用戶提供服務。

發力農村市場和國際市場

對支付寶來說,用戶基本還停留在一二線城市,在未來規劃里,三四線城市及農村將成為支付寶深挖的潛力市場。

根據支付寶給出的數據,在過去半年中,支付寶一二線城市用戶新增比例為48%,三線城市增速達到52%,支付寶錢包用戶也在向這個趨勢轉變。隨著城鎮和農村互聯網化的普及及農村用戶的收入增速的增加,這個潛力市場將成為支付寶重要發力的市場。

在很多農村,金融機構還限於合作社和農業銀行,工行、建行、招行、交行等由於受限於服務成本,沒辦法用傳統方式去做,農民的存、取、轉等基礎金融服務還沒有得到滿足,所以對於農村市場,支付寶更多的是利用他們現有的技術和平臺,為農村用戶提供基礎性服務。

樊治銘也表示,由於一線城市與三四線及農村地區資源分配不均,已成為制約這些地區消費增長的主要原因。但通過互聯網,可以讓所有地方的人們享受到高品質生活,支付寶錢包希望能做到“用移動技術拉平城鄉鴻溝。”對於基礎設施差的問題,樊治銘認為這些在將來都不會成為問題,他們有阿里通訊,可以解決一部分農村網絡通信覆蓋問題,對於設備終端,隨著中國智能手機出貨量的增加及價格下降,都將更好的滿足三四線城市消費者的需求。

同樣對於國際市場,支付寶目前也僅提供基礎性服務。螞蟻金服國際業務副總裁彭翼捷說他們做的是最土的國際,但卻樂此不疲。他們堅信世界上仍然缺少一個全球的資金網絡和用戶網絡,而螞蟻金服搭建的基於技術、雲計算、大數據和互聯網思維的全球網絡,和過去幾十年別人搭建的國家資金網絡是完全不一樣的。

過去一年,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已經有了1700多萬支付寶用戶,連接2000多個商戶。對支付寶來說,他們更重要的是尊重本地化支付體驗,希望打造的是一個整體的支付寶體驗。
 

\以下為i黑馬現場采訪螞蟻金服高管團隊的摘編:

i黑馬:銀行執照對螞蟻金服的角色或者是意義是什麽?

彭蕾:我們之前說過中國並不缺少一家銀行,中國現在有兩百多家銀行,為什麽今天螞蟻金服要做這樣一件事呢?我覺得其實我們更看重的是,我們今天有機會去運用互聯網的方式去做這件事。

我們的銀行區別於傳統銀行,它沒有物理網點,我們都是小貸的方式,無論是貸款上限還是存款上限我們都是非常低的,這逼著我們用互聯網的方法、技術和思想去搭建這麽一套服務平臺,對現有的金融體系的話,我們自己認為是一個補充,是毛細血管,是服務最最微小的群體,也包括未來的農村金融的群體。而且我們全部用互聯網方式去做,所以我覺得不但是對於螞蟻金服的意義,而是對於整個中國金融行業的意義在這里。

我也跟整個團隊講,整個螞蟻金服的服務上面你們得要靠自己,現在我們服務了中國乃至全世界很多的金融機構,這個平臺上的所有的主體都要一視同仁,各個機構是平等的,並不會因為他是我們自己家的,我們就選擇這個業務,本身我們也要看他的經營能力和服務能力,然後我們來選擇,所以在這個平臺上,他是我們的其中一份子。

i黑馬:螞蟻金服的架構和未來的發展方向?會不會上市?

彭蕾:我們在架構上是一家內資公司。至於上市,阿里集團剛剛經歷了上市,但我們自己真心認為上市不是一個目標,可能到一定階段以後,水到渠成,該在什麽時間做什麽事就自然發生了,而且也沒有時間表。

i黑馬:螞蟻金服會不會涉足P2P業務?

袁雷鳴:螞蟻金服今年四月份推出招財寶平臺,這個平臺是我們跟所有的金融機構合建的一個平臺,上面已經有幾十家的金融機構已經上線,有上百家金融機構已經跟我們簽了合作協議,正在入駐。這樣一個開放的平臺,支持了融資,包括金融機構提供的公共產品,也包括一些小微企業和個人的直接融資方式。所有的方式最後的一個共同點都是由這些金融機構進行風險管理和給企業提供相應的本息保障措施。

目前市場上歸納了四種P2P模式,但我很難去把招財寶歸類到四種中的任何一種。在我自己來看的話,可能我們不會去做那四種模式的P2P中的任何一種,我們覺得招財寶是最符合我們搭建一個金融行業,金融體系的生態圈的一個目標的開放平臺。所以我們會堅持往這個方向走。

i黑馬:馬雲或者阿里巴巴集團在螞蟻金服里有多少股份?未來阿里巴巴集團和旗下做金融的子公司之間的關系如何?

井賢棟:我們去年十一月份披露過這個方面的信息。未來我們股權結構的方式是管理層員工有40%,在取得監管的批準之後,小微可能向集團增發33%的股份,由集團選擇認購這個東西。剩下來百分之二十幾,螞蟻金服在發展過程中會引入戰略投資者,更好的去幫助螞蟻金服實現我們的戰略的願景。

彭蕾:我補充一下,馬雲個人在螞蟻金服的持股的比例不會超過他在阿里集團的持股比例。

對於螞蟻金服和阿里集團的關系,最簡單的理解就是關聯公司。另外,其實螞蟻金服是阿里集團非常重要的一個服務提供商,也是我們非常重要一個合作夥伴,在業務上的及戰略層面,還有在企業的價值觀方面很重要的血脈相承關系。

i黑馬:我們知道余額寶上線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了,現在余額寶的收益率沒有之前那麽高了,那麽余額寶有沒有因為收益率的下降導致發生大額的贖回?還有,雙十一是余額寶發生贖回的時間點,我們有沒有應對的措施?

袁雷鳴:去年整個中國的貨幣市場利潤非常高,高到歷史最高的水平,導致很多貨幣基金的收益率超過了定期存款或者是銀行的理財產品,確實吸引了一些投資理財的客戶把資金放在余額寶。隨著收益率的回落,這些理財性的資金,確實很大一部分都撤出了余額寶,也使得余額寶慢慢回歸我們當時設計這個產品的初衷:作為一個現金管理工具這樣一個定位。這是我們非常樂意看到的現象。

至於說贖回,像您剛剛說的,雙十一集中購物產生的集中贖回,這個帶來的流動性風險都是在預測之內的,所有可以預測的風險都不是風險,都不會成為真正的風險。通過結合我們十年以來對客戶的消費習慣、支付習慣的了解,我們能夠比較精準的預測客戶的消費使用量,尤其是在雙十一我們每年對他的支付的量都能做出一個基本準確的判斷。通過結合這個大數據,這些流動性的風險能夠得到很好的控制,從而能夠避免這個方面的風險。

彭蕾:余額寶的收益率我相信對於用戶來講非常關心。但其實對於螞蟻金服團隊來說,收益率下降我覺得是一個正常的事情,它一直那麽高的話我反而很擔心。但是,有一件事是我們很關心的,就是說究竟有多少用戶在用。收益率在下降,確實大額的用戶沒有之前那麽多,但我們的用戶數在不斷的增加,他們放幾百塊、幾千塊進來讓我覺得這是回到了這個產品、這個服務最開始的初衷——就是成為大家一個零花錢的管理工具,成為一個現金的管理工具,而不是追求一個投資高收益、高回報的工具。

現在我們的合作夥伴是天弘,余額寶的這個服務是螞蟻金服的,無論哪一家金融機構、金融公司跟我們合作,余額寶也好、招財寶也好,收益率不是螞蟻金服追求的方向,而是希望能給到投資者和用戶方便靈活、同時非常穩妥、安全的產品體驗。這是螞蟻金服更看重的一個方向。

i黑馬:現在傳統的銀行比方說我們開信用卡都需要面簽,不知道我們的純網絡銀行如何在監管上面有一個平衡?

俞勝法:因為我們是網絡銀行,不像線下銀行可以跟客戶面對面交流、進行核實,所以我們現在進入籌建期,正在跟監管部門加緊溝通,我們也相信監管部門對創新,尤其互聯網金融創新方面會給予更多的支持。所以這個問題等到我們籌建好了以後,也請你持續關註,我們會有怎麽樣一個解決方案。

袁雷鳴:很多人問我們螞蟻金服是不是想拿全牌照金融行業,我們首先想明確一點,螞蟻金服不想拿全牌照,而且希望能拿的牌照越少越好,除非是有些業務客戶都需要,我們非拿牌照不可才能去滿足客戶需要的,我們才可能會去拿牌照。

i黑馬:你們都在跟微信賽跑,我想知道你們的戰略是什麽?你們倆都集中在一些共同的領域,比如說醫療、大眾領域呢?還是各走各的?

樊治銘:基於O2O的戰略我們有非常多的思考,你看我們的未來醫院,包括我們的超市,其實在O2O線下這塊業務的進展,我們並不是考慮螞蟻金服要去做什麽,而是從真正消費者和商家的思考,他們需要什麽我們去思考的。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一個是超市,大家可以看電商名人寫的微博,真正進入超市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商家對於零錢的管理的問題,和假幣管理的問題。第二個,就是醫院消費者掛號難的問題,我們會從醫院的需求去考慮。

在整個O2O戰略和策略當中,螞蟻金服是一直走在前面的,因為有的人是一直在抄襲,從未能超越。

i黑馬:國際市場你們會怎麽做?實施的具體步驟?

彭翼捷:我們在國際上肯定不只做華人社區,過去一年的一千七百多萬的用戶,華人占的比例非常小,我們在三個地方現在的用戶是占到將近50%——第一是在俄羅斯,第二在美國,第三在巴西。眼前還有未來,在整個集團的國際業務當中,我們要解決的問題還非常多,所以我們會有自己專註的領域,今年下半年支付寶的會員服務也會在相應的國家推出,我們是一步步在這樣走,我們非常堅定地仍然要把支付服務在這些地方做開來。

i黑馬:金融雲平臺向金融機構開放的程度有多大?從金融機構這方面來說,什麽樣標準的機構能夠接入你們的系統?通過這樣的開放,螞蟻金服的盈利點在哪里?

程立:在2015年的第一季度,我們會把螞蟻金服的中間件的基礎平臺和螞蟻金服的大數據處理開發套件作為一個產品智能化輸出,在2015年下半年晚些時候,我們會把一個未來金融雲上的數據庫Oceanbase開放出來,提供給我們的合作夥伴。我們期望把一些已經經過螞蟻金服業務考驗過的業務輸出出來,對我們的客戶服務,同時我們會研發很多新的產品,經過我們的業務充分打磨之後提供給合作夥伴,如果合作夥伴願意創新的話,整個開放我個人看來沒有任何底線,只要對客戶有價值的都可以。

至於金融機構要付出什麽樣的成本和收益目前不在我考慮的範圍,我更關心的是我們的產品和服務是不是能更好地滿足客戶的需求,一旦產品推出來之後我們會有一套完整的體系。

i黑馬:螞蟻金服確實在創新方面給了大家很多體驗,但今年我們也看到從年初的二維碼、虛擬信用卡叫停這一塊,我們在金融創新這塊是不是遇到了創新的問題?二維碼支付和虛擬信用卡這塊跟監管的溝通情況怎麽樣?

彭蕾:我們跟監管的溝通其實一直沒有停過。今天為什麽會碰到這樣的問題?原因在於這樣一個創新會對用戶體驗的安全、對用戶資金的保護上有一些隱患,如果換作我是監管部門,我也可能擔心。無論是螞蟻金服也好,還是面對任何一家互聯網公司,我個人認為對於創新更加審慎的態度是非常有必要的,包括螞蟻金服接下來發展方針當中,很重要的,在創新前面主動加上了穩妥兩個字,因為我們做的是金融的創新,金融引發的系統性的風險,對於我們來講,我們在深刻的學習過程中。

同時我們非常擁抱監管,我們在互聯網出身的這群人,今天踏入到金融領域,監管的力量是一個非常好的力量,讓我們去對焦,把我們所有的創新、所有對於新領域的探索不斷地對焦,對焦可以讓我們調整到非常穩妥的狀態,你不可能再像以前做別的業務一樣那麽天馬行空,那麽自由奔放,我們今天螞蟻金服的文化就是混搭風,就是要把兩種文化融合在一起。

具體到業務我自己認為一切皆有可能,停了,開了,重啟了,或者說覺得還是有問題。我自己認為接下來在互聯網金融領域我們是要去學習、適應的一個狀態。包括我們現在在做的一些業務,我們也隨時在做調整,這個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沒有把它看作代表什麽、說明什麽,沒有那麽嚴肅。

i黑馬:螞蟻金服這個平臺上有很多自己的業務,包括余額寶、招財寶,包括保險、其他的網上銀行等,這些業務是怎樣的側重點?在戰略定位上有什麽不同?

井賢棟:我是這樣看的,有兩點。第一點,我不會從我們的角度看問題,我會從用戶的角度看問題,目前用戶需要的,一個是服務實體、激活金融。小微企業的問題最集中在哪里?我是最先解決他們在整個支付、其他的融資互動中遇到的問題,以他們的優先級為優先級。再一個我們自己做一個金融產品或者金融服務,滿足不了平臺上用戶非常多樣化的需求,所以我們才有這樣一個平臺化的理念,我們希望提供這樣一個平臺,讓更多的機構在上面基於這個去創新,他們比我們更懂用戶,我相信他們也非常有能力、有潛力去做這好一個產品,基於我們的產品、數據的平臺,他們去創新,去滿足數億消費者的需求,這才是我們真正想要的東西。每個用戶對提供服務的用戶提供一個機會,每個用戶機會多了,可以讓消費者有更多的選擇,這樣一個生態系統是我們要構建的。

告訴 一個 真實 螞蟻 金服 市值 可能 阿里 集團 龐然 大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5440

Twitter:龐然大物的混亂收場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1226/160522.shtml

Twitter:龐然大物的混亂收場
矽谷密探 矽谷密探

Twitter:龐然大物的混亂收場

Twitter最初是靠手機短信更新的,發一個短信給Twitter,Twitter就把你的狀態貼上去。

本文由矽谷密探(微信ID:矽谷密探)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屈直。

編者按:Twitter一度是數字媒體的領導者,有矽谷公認的紮實的工程師團隊,在微博在國內重新崛起的今天,微博始祖Twitter卻每況愈下,在這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麽?

成也Twitter,敗也Twitter

時任國務卿的希拉里·克林頓坐在藍墻環繞的軍情室里,聽著高級國防顧問的對伊朗問題的簡報。當她聽到這個消息時,這個美國權力最大的女人的臉上浮起了一絲微笑:伊朗又革命了。

2009年,時任伊朗總統的馬哈茂德·艾哈邁迪內賈德宣布連任勝利,但伊朗民眾並不買賬。反對派領袖穆薩維公然挑釁稱選舉存在舞弊,大量民眾立即走上街頭,身穿象征反對派顏色的綠色,遊行示威。“綠色革命”爆發後,新任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意識到局勢不對,第一時間進行信息管制,驅逐境外媒體,防止任何消息流出伊朗。

可新聞管制攔不住互聯網,憤怒的民眾用Twitter實時報道各地的遊行,“#伊朗”、“#打倒艾哈邁迪內賈德”、“#伊朗選舉”一下子湧上了Twitter的熱榜。政府鎮壓民眾的照片和影像通過網絡傳到了世界各地,歐美各國得知消息以後也開始對伊朗譴責。伊朗總統見勢不妙,只得宣布重新計票,革命得以收場。這次伊朗革命中,大量民眾通過社交媒體轉播實況,互聯網起到了關鍵作用。因此,這次“綠色革命”也被稱為“Twitter革命”。

cd81cd980efedb6c9899b024039a7374_副本

(伊朗革命群眾號召用社交媒體抗議)

相比伊朗總統,軍情室里的國務卿希拉里鎮定自若。在譴責完伊朗政府後,希拉里對Twitter這個小應用產生了興趣。任何人都可以註冊,任何人都可以發信息。大到廣播電視,小到市井百姓,每個人發的聲音都能湧現,政府根本管不了。幾個話題標簽(“#”)就能挑起民憤,狂熱的民眾走上街頭就能推翻政府。或許美國政府應該多用用Twitter,以後推翻中東的敵對國家,會容易的多。

希拉里想了很多很多,但她想不到相似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2016年,億萬富翁唐納德·特朗普,借助他幾千萬的粉絲量,橫沖直撞地搶過了總統的寶座。他幾年間在Twitter上“奮戰不止”:發布虛假信息(“全球變暖是中國人設的騙局”),散布陰謀論(“奧巴馬的出生證明是偽造的”),對政治對手人身攻擊(“腐敗的希拉里”,“撒謊的泰德”,“瘋狂的桑德斯”),鼓動刺殺民主黨候選人(“或許你們這些鼓吹第二憲法修正案的人能幹點兒什麽來阻止希拉里”)。這些言論讓支持者們高潮連連,卻讓白宮和希拉里束手無策。細心的辟謠勝不過謠言的傳播,理智的政策抵不過攻擊和謾罵。一片歡呼和和咒罵聲中,希拉里敗給了特朗普。

e888f67635022fbd373e41e9f9ed065c

(特朗普贏得總統之位以後,繼續散布希拉里選舉造假的消息)

Twitter是個龐然大物,沒人控制的了它。這個社交媒體就像綠巨人一樣,一路砸將過去,政府和王宮戰戰兢兢,報紙和廣播不得不讓路。誰也不知道Twitter將向哪里沖去?它還會把什麽砸爛?它最後會變成什麽東西?

甚至Twitter自己也沒有答案。

喬布斯敲響的喪鐘

2005年的一個早上,史蒂夫·喬布斯站在圓形舞臺上,興奮地向觀眾展示了最新一代的iPod,這個被稱為“iPod classic”的小東西可以保存幾萬首歌、上萬張照片、超過一百小時的視頻。它輕便時尚,造型簡單。在功能介紹的最後,喬布斯也提到了一個不起眼的小功能:播客(Podcast)。任何人都可以創建自己的頻道,發布音頻。在場的觀眾滿眼是期待:一個新時代開始了。

可在舊金山的一個小辦公室里,喬布斯的演講卻讓在場的幾個人慌亂了起來。伊萬·威廉(Evan Williams)在屏幕前一言不發,但眼睛停不住地轉。諾亞·格拉斯(Noah Glass)坐在沙發上,絮絮叨叨地抱怨著。傑克·多西(Jack Dorsey)靠墻站著,想幹脆辭職,去當個服裝設計師也不錯。比茲·斯通(Biz Stone)坐在地上,想講些笑話緩和氣氛,但卻張不開口。

這四個人所在的公司叫做Odeo,它就是Twitter的前身。

Odeo最早的創始人就是坐在沙發上絮叨的諾亞·格拉斯。諾亞創建Odeo的時候,是一家叫Blogger的創業公司員工。Blogger是美國第一個博客網站,任何人都可以在網上發文章,或者互相關註。

諾亞有時候琢磨,既然有博客,為什麽不能有“播客”呢?和博客一樣,人們可以發音頻,做自己的電臺呀!諾亞說幹就幹,拉了三五個朋友幾星期就把網站做出來了。諾亞給這個“播客”網站起名為Odeo,和音頻(Audio)諧音。白天上班,晚上運營Odeo。Odeo最初是不放廣告的,結果沒過一年就沒錢了。諾亞沒辦法,只能去找白天上班的老板伊萬想辦法。

諾亞的老板伊萬·威廉當時雖然年輕,卻已經被當作業界傳奇。他從一個內布拉斯加的農村孩子,一路摸爬滾打成了矽谷的創業家。他發明的Blogger引領了全世界博客熱潮,最後被谷歌巨額收購。伊萬三十幾歲就身價過億,登上過財富的青年富豪排行榜。剛賣掉Blogger的伊萬並不缺錢,於是同意給諾亞的播客項目投資。不過考慮到Odeo目前並不成熟,伊萬要求自己應該出任這個小公司的CEO,幫諾亞一把。

07a73cfadd589ebc1b5221e433bfbce2

(Odeo創始人諾亞·格拉斯(左)和Blogger創始人伊萬·威廉)

有了創業傳奇人物的加持,Odeo一下子就在舊金山活躍了起來。新加入Blogger的比茲·斯通望風而至,一個叫做傑克·多西的嬉皮士也加了進來。雖然Odeo目前尚未盈利,但已經有一個公司的樣子了:技術、產品、運營、公關,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伊萬手下的Odeo開始悄然生長,更多的員工也加入了進來。

結果不到一年,喬布斯發布了Podcast。iTunes的這個不起眼的小功能,卻給Odeo敲響了喪鐘。

伊萬等人明白,小小的Odeo是不能跟蘋果匹敵的。蘋果有最時尚的設計師,最聰明的程序員,最充足的資金。相比之下,Odeo的員工全是是一群二本大學沒畢業的自由職業者。在播客上跟蘋果賽跑,就像騎著三輪兒追跑車。伊萬、諾亞、傑克、比茲,每個人都知道Odeo死定了,但接下來幹什麽?難道要直接解散嗎?

盡管Odeo的員工們不知道,伊萬和諾亞已經準備關閉Odeo,直接賤賣掉公司散夥了。可諾亞心里卻不是滋味兒。辛辛苦苦搞了好幾年的項目,被喬布斯的一個小拇指給碾死了。諾亞找到了嬉皮士傑克,跟傑克商量搞個什麽別的項目。

這回他找對了人。

傑克是個精靈古怪的人。他加入Odeo的時候,鼻子上戴著個鼻環,黑色T恤,後背著個亮閃閃的書包,緊腿牛仔褲下面,是一雙酷炫的滑板鞋。傑克在公司不僅代碼寫得好,而且鬼主意特別多。又一次他穿了一件印著自己電話號碼的T恤,上街大搖大擺地走。傑克解釋說他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會真的打這個電話。(後來真有人打了,場面一度非常尷尬。)又一次傑克黑進了紐約的一家互聯網公司,僅僅是為證明這家公司網站做的差。早在喬布斯發布Podcast之前的幾個月,傑克就已經一腦子鬼主意了。

57422dfd23f03684e9e18e19931ff01f

(年輕的傑克·多西,放蕩不羈愛自由)

傑克首先告訴諾亞,自己其實很喜歡一個叫做LiveJournal的網站。這個播客網站是Odeo的競爭對手,它有一個Odeo沒有的功能:狀態欄。有時候播客們沒事兒幹,就更新一下狀態,告訴大家自己在幹什麽。這種功能不僅播客有,一些即時通訊工具也有,比如美國在線(AOL)。美國在線有一個像國內QQ一樣的即時通訊工具。在這里面人們可以定義一種“離線消息”。它最初設計的目的是為了自動回複,告訴別人自己不在。可後來大家把它當“個性簽名”用了,發自己在哪里,自己在聽什麽歌。傑克說,為什麽不把這種“狀態更新”單獨做成一種服務呢?

諾亞思考了一晚上,決定把這個想法告訴伊萬和比茲。伊萬很欣慰,但有一個顧慮:

諾亞。

幾年的共事,讓伊萬對諾亞漸漸失望。自從伊萬接管了Odeo,諾亞就一直抱怨說自己才應該出任CEO。作為產品負責人,諾亞往往越過伊萬去和投資人直接談話。伊萬認為Odeo應該等系統穩定後再發布,可諾亞竟然不顧伊萬的勸阻,把Odeo強行上線了。諾亞給伊萬說完“狀態欄”這個想法後,伊萬悄悄告訴傑克和比茲:新項目很好,可千萬不要讓諾亞摻合太多。

這話說得太晚了,諾亞已經開始興高采烈地和傑克和比茲一起搞起來了。傑克說這東西應該叫“狀態”,大家覺得太平淡。比茲覺得應該叫Smssy,挺萌的,但不行。伊萬起的名字最大膽:既然是看別人的狀態,幹脆叫“友人尾行者”(FriendStalker)吧!好嘛,這網站要是建在北京朝陽區,早被群眾舉報了。

諾亞每時每刻都在思考這個東西該叫什麽,但總是集中不了註意力。就算是晚上夜深人靜了,手機也會一會兒振一下,打斷他的思考。等等,“振動”,“振動”就能提醒朋友自己在幹什麽。“振動”(Twitch)是個好詞,但是有些不知所雲。諾亞翻開字典,從Twitch找起:Twitch,Twitcher,Twitchy,Twite.啥叫Twite?底下寫著:“一種鳥叫”。諾亞想起了清晨的鳥叫:“這不就是我們想做的嗎?”

諾亞第二天向伊萬解釋到:每一個狀態更新叫Twite,我們這個工具就叫做Twitter。群鳥亂叫,這名字怎麽樣?比茲覺得Twitter不錯,但可以改一下,把元音字母去了,叫Twttr多時尚!你看那個照片分享網站Flickr不就把e給去了嗎?

“沒問題!”諾亞很興奮,“Twitter,Twttr,聽起來一樣。咱們開始做吧!”

諾亞不知道,此時的伊萬已經下決心要開除諾亞。當Twitter發布的時候,諾亞會被掃地出門,而傑克會成為Twitter的第一任CEO。

Twitter,或者說“Twttr”,就這麽誕生了。

“死鯨魚”和零利潤

3240fa09d8dc693ec21aa2cbbbf67ed2

(Twitter的掛機圖:擡起夢想)

上面這幅圖現在並不常見了,但早期的Twitter用戶肯定非常熟悉。每次Twitter下線了,這只鯨魚都會出現。Twitter最早的“掛機圖”並不是它,而是一只萌萌的小貓滾鍵盤。後來用戶變多了,Twitter設計了一個特別的圖:8只小鳥提起一只鯨魚。Twitter給這幅圖起名叫“擡起夢想”,不過用戶們口中,這東西叫做“死鯨魚”。

Twitter剛問世的時候,幾個創始人並不知道它會火起來。最早的服務器就是諾亞的IBM筆記本電腦,Logo也是比茲自個兒畫的。可Twitter的生長出乎了三個人的預料:兩年內,Twitter的活躍用戶數到達了140萬。2008年的總統競選上,36萬用戶實時更新民主黨和共和黨各自代表大會的實況。明星們開始用Twitter跟粉絲互動,CNN、Fox News等電視臺也開通了自己的Twitter頻道。奧巴馬用Twitter發布自己的政策提議。大明星艾希頓·庫奇(電影“蝴蝶效應”、“喬布斯”的主演)是第一個擁有百萬粉絲的用戶,甚至超過了傳媒巨頭CNN。

可這個時候的Twitter,後端一塌糊塗。用戶經常發推發了一半,網站就崩了。用戶少的時候還可以堅持,用戶一多,所有服務器就開始工作異常。“死鯨魚”天天都有,最頻繁的時候一天死好幾次。幾個老用戶實在受不了了,發起了一個“抵制Twitter”的線上活動。不過更多用戶還是選擇忍忍再說,工程師們會把它修好的。

工程師們是在修,但實在無能為力。每次Twitter下線,幾個後端工程師就得加班。天天夜里起來修,最後這幾個人幹脆睡在辦公室了。為了及時起來“救火”,後端工程師們弄了個郵件提醒:只要服務器掛了,手機就能收到郵件。不過剛搞出來他們就後悔了,每天此起彼伏的手機鈴聲,不是這兒壞了,就是那兒掛了。當Twitter已經炙手可熱的時候,傑克·多西並不放開招聘。任由這幾個工程師加班,Twitter也不招新人。

伊萬對Twitter的未來很擔心,盡管有140萬活躍用戶,Twitter連一分錢也沒掙著。不做廣告,也不搞合作,更不賣VIP。傑克管理Twitter都兩年了,Twitter連個正經的商業模式都沒有。

Twitter最初是靠手機短信更新的,發一個短信給Twitter,Twitter就把你的狀態貼上去。那時候手機短信限制長度,必須160字以內。因為發短信給Twitter需要加上用戶名,於是Twitter就把推文長度限制成140字。因為是短信服務,Twitter每天都要付上萬的電話費。除此以外,員工工資、服務器的租用、舊金山的房租,都是不小的數目。伊萬看著投資人(包括他自己)的錢一天一天地就這麽燒沒了,著實是心急如焚。

後端工程師忙前忙後,投資人憂心忡忡,可作為CEO的傑克·多西卻輕松閑適。除了每天花幾個小時設計一下產品以外,傑克把大量時間花在了休閑娛樂上。他報名了一個裸體繪畫課,每天晚上六點趴在板子上畫裸模。後來傑克又開始練瑜伽,緩解一下他工作的壓力。然後傑克回憶起了自己當服裝設計師的夢想,每周都織個新衣服。

當然也不能光學習嘛,還得娛樂。傑克隨著Twitter的成長,自己也聲名鵲起,常常參加明星、政客、富豪舉辦的就會。他喜歡別人叫他“Twitter”的創始人,喜歡別人投射來的羨慕的目光。線上線下,傑克都是最閃耀的明星。

52fa882c78d8acb048fc3b3b90b743c8

(Party上的傑克·多西,來源mdkreative.eu)

伊萬並不這麽想。“你要麽是Twitter的CEO,要麽是個織衣服的,不能兩個都幹!” 伊萬向傑克大聲呵斥。傑克很不滿,Twitter現在不是挺好嗎?資金不是很夠嗎?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憑什麽管我?

伊萬和傑克的分歧遠不止這些。伊萬認為,Twitter就是個短博客,人們用它的主要目的是分享新聞時事。所以Twitter應該以網站為主,手機為輔。而傑克認為,Twitter是個人狀態欄,它是用來秀自己的。吃飯逛街,隨時更新。所以Twitter應該網站為輔,手機為主。這也是為什麽傑克並不在意網站掛不掛。只要能發出去,看的了看不了以後再說唄!

可傑克不知道的是,服務器後端比他想象的複雜的多。一次伊萬當著兩個股東的面問一名後端工程師:

“數據庫現在穩定嗎?有備份嗎?”

這名工程師沈默了很長時間,最後才不得不承認:數據庫根本沒做備份。如果數據庫掛了,所有人的Twitter賬號都會消失,發過的內容也一幹二凈,Twitter只能從零開始。

股東們終於在2008年爆發了,他們給傑克·多西下了最後通牒:給你三個月,修不好網站,掙不到錢,你就滾蛋。

傑克·多西一下子慌了:不是挺好的嗎?為什麽不讓我繼續幹?他痛下決心,一定要在三個月內打動股東們。經過了認真的思考,傑克宣布,Twitter要發布新功能:總統選舉頁面。

當傑克還在細心地畫總統競選網站的時候,伊萬已經忍無可忍了。他知道現在最緊迫的問題是系統的穩定性和公司的盈利模式,而不是發布什麽新頁面新功能。網站不穩定,什麽功能都是扯淡。沒有盈利方法,什麽公司都活不下去。Twitter現在已經危如累卵,最不該幹的事就是往上再摞個雞蛋。

2008年10月,Twitter宣布更換CEO,傑克保留股東席位,伊萬出任CEO。

柳暗花明,暗流湧動

伊萬並不是個貪權的人。當年諾亞離開的時候,伊萬並不想接任Twitter的CEO。Twitter發布時,伊萬已經是風投公司“Obvious Ventures”的CEO,也是Twitter最大的股東。伊萬覺得自己應該當一個安靜的股東,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風投上,放心地把Twitter業務交給了傑克·多西。

可沒想到,第一任CEO傑克實在是爛泥不上墻。就算伊萬不計較,股東席上坐著的弗雷德·威爾森(Fred Wilson)和比詹·薩別(Bijan Sabet)也會逼著伊萬趕走傑克。最後在一番爭執下,股東大會同意傑克保留股東席位,只是不再出任CEO。

伊萬治下的Twitter慢慢回到正軌。他保留了傑克的大部分產品設計,悉心地給Twitter這間破屋子添磚加瓦。伊萬首先開始會面公司高層,聽取他們的建議。他驚訝地發現,原來上到副總下到工程師,Twitter的員工們已經對傑克不爽很久了。員工們抱怨說,傑克常常對他們頤指氣使。給任務以後不斷插手,出了事故卻一走了之。伊萬只能安慰員工們說,這種事情不會發生了。他把產品設計和系統運營工作下放給副總們,把主要任務放在盈利模式上。

2009年1月,伊萬任命凱文·陶(Kevin Thau)為移動業務總監,凱文·陶立即給Twitter帶來了利潤。Twitter開始和谷歌合作,把推文搜索租借給谷歌和必應搜索,籌集到了2500萬美元。他還和美國前副總統阿爾·戈爾(Al Gore)攀上了關系,讓Twitter和戈爾創辦的公司CurrentTV合作辦電視節目。Twitter開始慢慢地放廣告,但伊萬認為傳統的廣告實在太煩人。他希望把廣告變成有趣的推文,這個策略或許會改變整個廣告行業,讓Twitter成為新時代廣告業的先驅。

伊萬向全公司員工發郵件說,Twitter網站現在並不穩定,所以現在要做的不是加法而是減法。刪掉沒人會用的功能,讓後端服務器穩定起來。既然不再瘋狂加新入功能,Twitter的程序員們終於可以放開手腳重構服務器了。伊萬的決策很快就成為了現實,一年過去了,網站掛掉的情況越來越少,“死鯨魚”也被人們漸漸遺忘了。

對外宣傳的任務,伊萬把它放心地交給了Twitter的第四個創始人比茲·斯通。比茲環遊全美國,出席各大研討會,接受采訪,宣傳Twitter開放和包容等理念。

“我們並不是想用它制造混亂,推翻政府,”比茲對脫口秀主持人史蒂芬·科爾伯(Stephen Cobelt)解釋道,“Twitter最大的夢想是讓全世界實現言論自由。”

“實話說,‘話題標簽’(#)剛剛發明出來的時候我覺得這東西太技術宅了,沒人會喜歡用它。”比茲微笑著說。

“顯然你錯了。” 史蒂芬一臉玩笑式的嘲諷。

“顯然我錯了。” 比茲無奈地說。

114e4d11e93e43240fb0ef125ed1da01

(比茲·斯通參加“扣扣熊報告”,來源cc.com)

伊萬幾乎所有方面都照顧好了,可他忘了一個人:傑克·多西。

傑克·多西被股東大會逼下臺後,把一切的怒火燒向了伊萬。傑克邀請了新來的Twitter投資人彼得·芬頓(Peter Fenton)吃飯,在昏暗的餐館里,傑克講了另一個版本的故事:傑克一個人創造了Twitter,而伊萬為了一己私欲奪了傑克的權。在傑克的帶領下Twitter本來一路順風,而伊萬卻會把Twitter一手毀掉。

芬頓相信了,相信傑克的還有不少公司外的人。傑克把自己的Twitter個人信息改成了“Twitter的發明人”,並以“發明人”的身份私自接受各種采訪。

“傑克·多西發明Twitter的時候只有29歲,”CBS電視臺對傑克采訪時報道,“他改變了人們溝通的方式。他是這個時代的巨星。” 傑克每天都需要出席各種活動,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華爾街周報等主流報紙把他捧上了天。媒體是不知道傑克已經被Twitter架空了,以為傑克仍然在Twitter舉足輕重。記者們常常會問Twitter內部是怎麽運作,Twitter的未來在何方。盡管傑克完全不知道Twitter現在的戰略,他也會不懂裝懂地答一答。

一次,傑克和行為藝術家艾未未一起參加訪談。當艾未未問傑克Twitter是否有意進入中國時,傑克答道:”當然了,Twitter進中國是早晚的事。我們先要解決技術問題,比如怎麽進行多國語言翻譯。”

可Twitter的戰略與傑克所說完全相反,Twitter在國內早已被禁,Twitter目前根本無法進來。Twitter根本沒有搞什麽“多國語言翻譯”,更沒有進入中國的打算。伊萬和比茲一直在避免四處惹事,可傑克私自接觸艾未未這個政府異見人士,卻惹惱了中國。

56270de237208155efb78683b1b4c2c8

(傑克·多西私自參加與艾未未的訪談)

除了接受采訪,傑克也搞起了他自己的業余項目。他發明了一個能裝在手機上的小硬件,這樣手機就可以刷卡了。這就是後來的Square。傑克經常以“Twitter發明人”的身份,給他自己的公司Square做宣傳,拉資金。不少記者約來傑克進行采訪,卻發現最後傑克對Twitter一無所知,反而一直在講自己的新公司Square。

伊萬當然知道傑克這麽做給Twitter帶來的傷害,但並沒有太放在心上。每次傑克出席采訪,伊萬都只能事後給電臺報紙發個郵件,無奈地糾正。有時候伊萬也會提醒傑克:

“你不是Twitter的唯一發明人,”伊萬對傑克說,“我也不是,比茲也不是。我們只是把一個已經存在了的概念商業化,把它做大了而已。”

不過傑克並沒有把他“Twitter發明人”的頭銜改掉,反而變本加厲起來。他回顧自己的經歷,發現了自己和喬布斯太相似了。同樣是創始人,同樣改變了世界,同樣被逐出公司。傑克開始像喬布斯一樣穿白T恤和藍牛仔褲。他在采訪中大談披頭士和甘地,這兩個都是喬布斯的最愛。他在Square股東大會上大量引用喬布斯的演講,並提出要把Square四個角變圓,就像iPhone一樣。他發現喬布斯在一次采訪中自稱“總編”,於是傑克立即向Square全體員工宣布:“我們幹的東西其實是一種編纂,我就是這里的總編”。一次記者問他卸任Twitter的CEO的時候是什麽感受,傑克說自己就像“被別人在肚子上打了一拳”。這話跟喬布斯當年說的一模一樣。

Square的成功讓傑克的個人秀愈發令人信服。終於在2010年,傑克說服全體股東彈劾了伊萬,一路凱旋成為了Twitter的領導人。

盛宴難再

在傑克·多西掌權後,立刻開除了伊萬的親信(也是昔日的情敵)傑森·古德曼(Jason Goldman)。投資人弗雷德和比詹相繼離去,CTO亞當·邁森哲(Adam Messenger)、產品副總約什·麥克法蘭(Josh McFarland)和COO亞當·貝恩(Adam Bain)等高管也紛紛辭了職。

Twitter的最後一個創始人比茲·斯通此時已經心灰意冷,決定離開Twitter。臨走前,比茲還是給了傑克最後一個建議:不要涉足政治,Twitter應該保持中立。

然而傑克並沒有聽進去,而是把比茲的Twitter郵箱停用了。傑克不久後前往白宮,主持了奧巴馬總統的公民大會。他開始大規模給民主黨政治捐獻。在CBS的“60分鐘”節目上,傑克透露自己想競選紐約市市長。現在無論是諾亞,還是伊萬,還是比茲,誰也阻止不了他了。

d2643521acc61dde79b84514d7c0bb3b

(傑克·多西滿臉興奮地主持奧巴馬的公民大會)

對於傑克·多西來說,他是最後的勝利者,是Twitter名正言順的領袖,是矽谷的史詩人物,是未來的政治新星。可此時的Twitter,已經不像當初那麽火了。

年輕人看新聞會去Facebook,發照片會去Instagram,而Twitter,已經變成了一碗政治大雜燴。希拉里·克林頓的惱人的競選廣告、“另類右翼”媒體Breitbart轉發的假新聞、極端川普支持者的種族言論、伊斯蘭國隱秘的宣傳稿……隨著傑克的回歸,系統故障也開始起來了。賬號凍結、頁面崩潰,諷刺的是在2016年11月,傑克自己的Twitter賬號竟然也被意外停用了。

a035bf331f361cd699851e62f2d365e8

(Twitter的股價一路下跌)

2015年的第四季度,Twitter的活躍用戶下降了200萬。傑克回來以後,公司再也沒盈利過。從2011年到2016年,Twitter一共虧損了20億美元。盡管傑克還在推出新功能(比如Moment、短鏈接),Twitter的用戶量依然沒有增長。三年內,Twitter的股價跌了77%。Twitter現在最體面的結局,就是賣掉了。

可傑克根本找不到買主。

在Twitter鼎盛時期,數不清的金主找到當時的CEO伊萬。雅虎、谷歌、Facebook、微軟,有頭有臉的矽谷巨頭都提出過要收購Twitter。當時伊萬並不為所動,他有的是資金,也有一個正在發展的盈利模式,最重要的是Twitter當時幾乎沒有競爭對手。那時Facebook用戶主要是在看別人的資料,看狀態更新只會去Twitter。

可現在不一樣了,Facebook把狀態更新做的和Twitter一樣好,Facebook的視頻直播也比Twitter快。同時,Reddit在網絡社區里異軍突起,迅速吸引了大量的Twitter用戶。盡管Twitter才創立10年,年輕人已然覺得Twitter過時了。據Compete.com統計,2009年全美最常訪問的網站中,Twitter位居第3。可到了今年,第3是Facebook,Reddit第7,Twitter已經掉到了第9。2016年10月,Twitter宣布停止它的八秒短視頻網站Vine,因為Vine像Twitter主站一樣,一直在賠錢。就算傑克·多西真的是喬布斯轉世,他也救不了Twitter了。

be5c30395c05d3c6a3d9933809bdbbd8

(2016年全美訪問量最多的網站,Twitter已經掉到了第9)

Twitter有時會泄露信息,表示自己有意向被收購,最可能的買家是谷歌和迪士尼。可是據Recode報道,谷歌和迪士尼都無意收購Twitter。另一個可能的買家Salesforce,也從不對收購表態。為了讓Twitter更好賣,傑克開除了約350個員工(總員工數的9%),可這並沒有讓這些“買家”們回心轉意。Twitter走到今天,真的是山窮水盡了。

我們當然可以把Twitter的失敗歸結成傑克·多西的個人問題。他的管理不善,讓Twitter頻頻下線,錯失鞏固霸主地位的良機。他一直不考慮盈利模式,嚇跑了一票子投資人。他對伊萬的報複,讓高管們和創始人比茲紛紛離去。他在處理媒體問題上的不謹慎,也讓Twitter的爭議超過了他本身的價值。傑克·多西或許是個出色的產品經理,但絕對是個糟糕的CEO。

可把傑克換成伊萬·威廉,讓他來一直掌舵,Twitter就不會沈沒嗎?

Twitter改變了很多。傳統媒體一下子無法生存,暴政和專制也因為Twitter土崩瓦解。Twitter讓所有人都有了話語權,人人都能用“話題標簽”煽動起一群素不相識的人。它讓世界一時間天翻地覆,就像一場革命一樣席卷全球。

可然後如何呢?

一切革命都有結束的一天,“Twitter革命”也是一樣。當廣播、電視、報紙、雜誌這些舊媒體被打的粉碎,剩下的就是網上無差別的攻擊和空洞的嘶吼。Twitter帶來的“網絡無政府主義”,並不能取代整個大眾傳媒。國際新聞仍然需要記者闡釋,明星的八卦還是需要狗仔隊來整合。任何一個事件都不是140個字就能說明白的。提綱挈領,匯總分析,這些還是需要專門的媒體機構。

e61f4541aa1f29bbefa9557a857b9ea8

(伊萬·威廉創立的在線博客Medium)

值得一提的是,伊萬·威廉離開Twitter後,立即創辦了在線博客Medium。盡管用戶可以在上面隨便發文章,可它最主要的頁面都是經過編輯整理推薦的。和Twitter的無差別信息轟炸相反,Medium把文章分成版塊和欄目。乍一看Medium並不像博客,反而像個自由投稿的電子雜誌。

當舊媒體被推翻後,取代它的是新媒體,而不是Twitter。當BuzzFeed、TechCrunch、Medium、TechCrunch這些新媒體漸漸成熟,紐約時報、時代周刊、華爾街周報這些昔日巨頭也已經轉型完畢。當人們開始在網上看高質量的新聞後,龐大而混亂的Twitter也會走到盡頭。

或許Twitter從發明出來就註定不長久,因為它不是媒體的終結者,它只是媒體轉型的催化劑。

社交媒體 Twitter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Twitter 龐然 大物 物的 混亂 收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81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