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將功成萬骨枯 B座12樓

http://xueqiu.com/3495536609/23944005
昨天接到一個創業者的電話,著實唏噓了一番。

  事情是這樣的:

  小王原來是一個電商基金的投資經理,同在圈內,就熟了。

  2011年小王開始創業,做的是電商導購,按他自己的說法是「基於電商的圖片社交」。

  小王的履歷還不錯,華中理工計算機專業畢業,參與過一家在線教育公司的創辦,有6年的互聯網經驗,還有兩年投資公司的歷練。

  甫一下海,小王就來找過我,希望能從我這裡得到資金支持。

  其時,美麗說、蘑菇街已經如日中天,分別完成了B輪和A輪融資,這個時候再來做這方面的創業,顯然不明智。

  但小王很堅決,硬是湊了50萬元資金幹了起來。

  說來很巧,小王之前買了一套二手房,因為創業,一直欠著房東10萬塊錢的尾款沒付,年底,房東到他公司催帳,看到這幫小夥子沒日沒夜幹活的樣子,不僅沒提還錢的事,還決定投資200萬,做了他們的天使。但第二年年初房東在上海的進出口公司倉庫起火,損失2000萬,後續的100萬就一直沒到,公司的運營很受影響。

  我不知道這是小王對我講的故事,還是真的那樣,反正很神奇。

  這之後,小王還找過我幾次,每次都是「我們這邊只要稍微增加點規模,就可以吸引外資基金的介入,整個領域平台化的發展趨勢越來越明顯」。

  前幾天,它的郵件變成了「懇請X總能夠雪中送炭,哪怕一丁點,渡過這段艱難日子也可以。」

  我沒有回他郵件,所以今天上午接到了他的電話,聽他在電話裡急切的絮叨。我打斷他說「小王,放棄吧!」,一陣沉默。我可以想像電話那頭淚奔的情景。

  一個注定要失敗的項目,為什麼一開始沒有很堅決地阻止他呢?

  但創業者從來就是不一樣的物種,不撞南牆不回頭是他們天生的秉性,他們創業就好溺水的人需要掙扎,是一種本能。而投資者是用概率思考的動物。

  在他最困難的時候,為什麼沒有幫助他呢?

  投資人的力量可以叫做無能的力量,如果資金可以讓項目起死回生,那投資人就不會過得這麼掙紮了,無能的力量是一種清楚知道自己能力邊界的力量,屁股決定了腦袋。

  承認失敗是一件需要很大勇氣的事情,磊落的失敗好過苟且活著。我自己在2008年就經歷過一次巨大的變故,毀滅性的,但敗得還算磊落,我從失敗中學到的遠比在順境中多得多。

  這兩天正好看到LC風格網合夥人在項目失敗後的一篇文章,同樣讓人唏噓。最後一段話說的很好,「成功並不是我們這代人唯一的路,不創業不會死,但創業至少讓你在死的時候回憶更精彩」。

  回頭看《中國合夥人》是把創業過程刻畫得也太輕描淡寫了,沒有經歷過的人,總是把別人的成功看作是理所當然。事情做成了當然光鮮榮耀,但過程一定是如履薄冰、九死一生,甚至還要加上卑微屈辱。

  成功者總是願意強調他的成功是如何來自天授,來自神奇的感悟,以標榜自己的獨特和唯一。

  成功者有選擇性遺忘的傾向,粉絲們又有選擇性記憶的傾向,兩相疊加,故事就變得越來越傳奇,以致看起來都變得不太真實,就像金庸小說的情節一般,「郭靖自從喝了梁子翁的蛇血,從此百毒不侵天下無敵」。

  但是,生活中從來沒有這樣的好事。就算神奇如巴菲特,在剛剛開辦合夥公司的時候,也是得了老師格雷厄姆的幫助,才好不容易募到了第一筆投資基金,多少?105000美金,直到創業三年以後才有了第一個100萬。要知道巴菲特的父親霍華德還貴為國會議員,雖然美國的國會議員不像中國的全國人大代表這麼給力,但小巴少年時代就可以在父親的帶領下拜見高盛的總裁,這樣的機遇也並非普通人可以輕易獲得。

  總之,成功的故事都有相似的情節,失敗的案例卻有各不相同的原因,而所有的原因看起來也都是理所當然的。創業就像是在沙漠裡種樹,的確是太難了,至於要成片成綠洲,那更是難於上青天。

  因為太難,所以那些茁壯成長著的,蔚然成林的,看起來就特別的耀眼,那些居然種成綠洲的,就更是神乎其神近乎神蹟了。於是,他們的田裡是絡繹不絕的參觀者,他們的經歷被寫成故事,他們的頭像被做成封面,他們的傳奇以書的形式放在了每一個中國機場的書店裡,供人們膜拜。

  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我們可以膜拜英雄,但一定要寬容失敗。
一將 功成 成萬 萬骨 骨枯 1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031

一將功成萬骨枯!我的六個老板朋友為何陷入困境?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816/158170.shtml

一將功成萬骨枯!我的六個老板朋友為何陷入困境?
十一 十一

一將功成萬骨枯!我的六個老板朋友為何陷入困境?

謹以此祭奠企業經營路上那些已成往事的錚錚白骨,以及還在為自己夢想不懈努力的公司人!

本文授權轉載自微信平臺:米筐投資(微信號:mikuangtouzi),作者:十一。

我看著熟知的公司一個一個陷入困境,甚至是萬劫不複之地,每次都很難過,但卻又無話可說。這個圈子里,有多少讓人激情澎湃的夢想,就有多少魑魅魍魎的暗局。有多少一夜暴富的神話,就有多少燃盡青春熱血的枯骨。

謹以此祭奠企業經營路上那些已成往事的錚錚白骨,以及還在為自己夢想不懈努力的公司人!

我所在的城市人口1000萬,被稱為火車拉開的城市,這就是我所生活的二線城市、省會。我今天所記錄的,是發生在我身邊的真實故事,七個商人,行業涵蓋餐飲、傳媒、紅酒、互聯網、房地產、攝影。他們是我的朋友,也是大家眼中的老板,今天我要講述的是他們在時代浪潮下2013-2016短短幾年沈浮的故事。

這些故事我親眼所見,我記錄下這些事,因為這些並不只是故事,而是一本活生生的商業教科書。

知其故事,可以規避;知其故事,可以無畏;知其故事,可以長生。

W哥來找我是2015年底的一個下午,我們東拉西扯的聊天,W哥局促、欲言又止,我漸漸感覺到了異樣。我問他,哥,你是不是找我有事啊。W哥一笑而過,始終沒有開得了口,忽然接了一個電話,匆匆走了。

W哥是要趕去自己的一家門店——員工把路給堵了,討要上個月的薪水。W哥對此很傷心,對我訴苦,他誠心誠意對他們,這才一個月沒有發工資,他們就這樣鬧。

他覺得自己用心待人並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人情淡薄也好,世態炎涼也好,人心不古也好,對於打工者來說,錢落到口袋里才算塵埃落定,人情本是如此。

那天下午W哥來找我果然是想借錢的。後來我得知,他又去了別處,借到了兩萬塊錢,趕去處理員工堵路的事。

但最後這家店還是關了,W哥在這個城市經營著一個小有名氣的餐飲品牌,店開出了四五家,員工鬧事的是最大的一家店,他傾註了最多的心血,卻沒想到最後收場如此慘然!

W哥瘦、短發、頗有江湖義氣,雖然經商,卻算半個文人,我看過他寫的文字,記住了這一句:

我最近過得挺滄桑的,跑得快了,攆上倒黴,跑得慢了,被倒黴攆上。有些時候真正體會到“玩把戲的躺地上——沒招了”的美妙感覺,真是得勁死了!

我看著W哥起家的,我深深知道這些文字背後的無奈和感傷,同時又為自己的無能為力而愧疚!

2014年,W哥曾經咨詢過我,他想將自己餐飲店的產品電商化,做成真空裝淘寶賣,粉沫化做成方便面材料。這是一個不錯的方向,可以流程化做大體量。他也已經開始建設工廠、承包食材原材料基地,躊躇滿誌。

W哥從銀行貸了2000萬,開辦工廠、租用倉庫、找人研發方便面食材、打廣告、創品牌、搞營銷,一切都是美好的樣子。

後來產品出來了,我買了些當年貨送人,一個真空的包裝袋里囊括了牛身上的各個部位,新奇而有趣,也很拿得出手。

但是到了2015年,貸款到期了。銀行好說歹說,先還再貸,可以很快再貸出來。W哥就拆借了高利貸還上了。豈料銀行忽然變了臉,不再同意放貸, 2000萬資金斷貸,這直接斷了W哥的後路。

W哥不得不關閉了工廠,四五家盈利很好的店只能轉讓,只保留了一個總店,等待東山再起。

在這個商業社會,弱勢群體都是本該得到扶持的那幫人,他們有夢想、有激情、有願景,但是這一切卻都抵不過某些機構的一個決定,這個決定能讓你生,也能讓你死的充滿悲情!

L妹是80後、開寶馬跑車、業績做到區域第一名,我心里滿滿的都是敬佩,上天怎麽可以如此青睞一個人?讓財富和美貌、能力同時降臨給一個人。

我第一次去L妹的辦公室是在2014年底,正是寒冬最冷的時候,我推開門,L妹一身超短裙迎接我,我意識到自己的黑色羽絨服,頓覺局促不安。我坐下不到一會,就開始渾身燥熱,有冷暖溫差帶來的不舒服,也有L妹的時尚襯托得自己的土氣。

我參觀她的辦公室,偌大一個房間內擺滿了紅木的家具,我驚喜地看到了一個魚缸,正是我想買卻買不起的那個類型。辦公室里面還一個套間,是一個臥室,我看了看,全是進口的家具。我嘖嘖稱贊,羨慕她的奢華,她忽然掀開了床一角,露出下面的床墊,拍了拍笑著說,這個床墊我7萬塊買的。

我除了誇她眼光好、有品位之外,竟然找不出了合適的詞語來表達。而這些紅木家具和這張7萬塊錢的床墊,則加深了我心里的疑惑。

那天她說她們在準備上市,她們打算引入北京某某投資公司,她們打算拍一部電影……

L妹很漂亮,也是一個女強人,完全是那種可以靠臉吃飯但卻要靠實力的類型。主業是做傳媒廣告,在2012年做到了區域第一名,並出征鄰省,也拿下了鄰省的業績第一名。

出彩的成績是L妹頭上耀眼的光環,商業上願景則是她的野心。她開始謀劃自己的商業帝國,要成立自己的影視公司,拍電影,參與電影發行。她找了身邊的幾位商業上大哥,籌集了1000萬,新的征程開始了。為此召開了盛大的新聞分布會,會上直接獎勵了兩輛寶馬車給兩個區域總經理,躊躇滿誌,一切美好。

她用這些錢買下更好的廣告資源、租用更好的寫字樓、開拓更多的市場、開拓多元化的產業鏈。我去她辦公室的時候,正是新征程的第二年,一切都是美好的樣子。

但誰人能料到2014-2015中國房地產市場整體萎靡,L妹的廣告客戶直接下滑了一多半,而新開拓的市場投入過大卻不能收入平衡,以極高價格買下的廣告資源無法變現,多元化的投入也打了水漂。

1000萬花完了,而新的融資還沒有到來,或者是不知道何時才能到來。2015年初的時候,我聽說,L妹的公司倒閉關門了,就在我去拜訪她之後還不到一年,原因是資金鏈斷裂。

我最初的疑惑竟然成真了,為此我不知是該嘆息還是慶幸自己的眼光,但是我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野心是個魔鬼,它能讓你登上高山,也能讓你陡然隕落,很少數人駕馭了它,於是這些人被稱為企業家。

後來, L妹已經離開了這個城市。

我認識Y先生是在這個城市的互聯網圈,他是老兵,從事互聯網十多年,也創業了十多年。讓我吃驚的是,他至今沒有買房子,沒有買車,所有心思都在創業,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有能力、有思想、有激情。

2015年初,他的項目獲得了北京一家VC1000萬美元的A輪投資。我向他祝賀,他告訴我說,不出三個月,他要做B輪。

有了錢,公司開始擴張,總部搬在了北京,兩個多月的時候,B輪成功進入。但是在這之後,整個公司都開始膨脹。

VC告訴他必須要在什麽時間達到多少用戶數,要實現多少數據,報表要好看。為了滿足這些胃口,也為了滿足VC們不斷持續的龐氏謊言,他只有不停的開辟市場、補貼用戶、做數據、滿足報表要求,員工最多時達到400人左右,一個月的開支在500萬以上。

長時間的燒錢作市場、貼錢註冊用戶,錢就像是汛期開閘的洪水一樣花了出去。但VC們總是說,沒事,盡情的燒,C輪我們負責。

錢終於要花完了。C輪也找到了,但C輪遲遲不進來,他們要求前面的A、B輪必須跟投,最終B輪同意了,但是A輪卻拒絕再出資,C輪的VC一看如此,就不願意出錢,錢最終也沒有能夠進賬。

Y先生的公司一下子陷入了僵局,員工開始大量離職,負面信息滿天飛,所有的繁榮隨風而逝。

不久前,我問他接下來怎麽辦,也許要徹底關閉了,也許要關閉非戰略市場,守主要市場,重新開始。

但是我知道,很難了。

這個市場上的所有創業者都以融到資為榮,卻從來不會想拿了這些錢之後會怎樣,自己還能不能按照初心穩紮穩打地經營,自己還能不能一步一個腳印的前行,而VC很多時候就是一場擊鼓傳花的龐氏騙局,又有多少人能夠玩的起!你能撐起VC們的欲望和瘋狂嗎?

X先生很實在,人緣很好。他做生意的一個原則是,自己從來不借別人錢,也不借錢給別人。在他最緊張的時候,他寧願變賣自己的資產度過難關,也不願意向別人張口。所以在圈內,他是少有的幹凈的人,沒有那些烏七八糟的事。

X先生早年賣白酒,自己也愛喝白酒,但是後來身體忽然出了問題,開始接觸紅酒,了解了之後,覺得紅酒是一個好東西,前景可期,從此進入紅酒銷售市場。

2012年之前的中國紅酒市場,是一個典型的高端市場,紅酒一瓶動不動上千元,平民不會喝,喝紅酒的非富即貴,好不好喝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貴!那時候,X先生一年可以做上千萬的銷售額,利潤斐然。

2012年,X先生為了更好的做圈層、服務高端人士,投資了500多萬,辦了一個會所,誰知惡運從此而來。

這一年國家反腐加重,禁止鋪張浪費、禁止公款吃喝,高端餐廳酒店、高檔會所、高檔煙酒一下子被市場從浪尖拍到地面,他的會所從誕生那一刻就開始虧損。

高端紅酒突然沒有人喝了,送人也送不出去,請人來會所也沒有人來,團購也沒有了,市場突然的冷淡讓他懵了,也不知道銷售該怎麽做。他的銷售額從之前的一年1000多萬斷崖一般跌到了一年只有20多萬!堪稱慘烈!

2015年最難的時候,X先生的卡上只有不到5萬元了,這是全部的身家,他把投資了500多萬的會所,以50萬的價格轉讓了,這是他最後的本金。然後,他開始思考市場,思考消費,思考紅酒到底應該是大眾消費品,還是裝逼的工具。

那天,坐在公司辦公室米黃色的沙發上,X先生點燃了一根細白的長煙,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後對我說:"我現在做的事,是讓紅酒成為中國家庭的日常飲用餐酒"。

我立馬起了疑心,這不會又是一個虛無的夢吧?按照當時的形式,紅酒只會作為高檔禮品在上層遊動,而想要下浮到老百姓的餐桌上,又豈是一句話的事?

後來我知道,X先生拿著這50萬本金,開始與酒便利超市和1919等門店合作,他沿用了多年前做白酒時用的最傳統的供貨方式,不再高端,也不再奢華。

2016年中的時候,我問X先生,如何?X先生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咨詢我房產投資、海南房產、墨爾本別墅的行情,我知道,X先生賺到錢了。

X先生是難得的一個正面案例,我見過他在市場寒冬時艱難轉型的不懈努力,所以我也為他今天的複蘇感到高興。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有一個,就是腳踏實地,讓商品回歸大眾消費市場,適應市場變化,回歸市場本質……

我經常想,如果H先生早出生10年,在2000年前後開始經商的話,他的套路是完全可以作出大事業的。因為他很擅長交際,能喝酒,有膽量,敢冒險,敢送禮,舍得花錢,不太考慮後果,在他眼里一個億都是個屁。

他之前的老板就是典型的這樣的成功者,靠著人脈、膽略、敢送禮撐出一個億萬家產,H先生有意無意的學著這一切,並沿用了這一切。可惜,時代變了,商業規則也變了,但H先生和他的老板卻渾然不知。

H先生的老板在臨死前,H先生去看他,老板病若遊絲,少氣無力地對H先生說,兄弟,賓利已經訂了啊,咱們兄弟三個一人一輛。最終,老板沒有看到賓利,再也看不到了。

2011年,房地產火爆如烈火烹油,H先生得益於一個政府關系,在一個三線城市意向拿了一塊地。地塊不大,只有12畝,一棟住宅加一圈底商,在這個城市的核心位置。

建築商可以全墊資,一半住宅可以先團購給地塊原單位回攏資金,只需要2000萬就可以啟動項目,加快速度可以在2年左右了結項目,一畝土地價格50萬左右,利潤率還是不錯的。在領導的協調下,拿到了1000萬的銀行貸款,只需要自己再配置1000萬即可。

但是,銀行的這一千萬一到賬,H先生在北京訂了一套房子,辦公室從150平方擴大到了1000平方,辦公室只紅木家具就買了100多萬,買了奔馳越野、寶馬760、奔馳商務一堆車。辦公樓車庫里H先生的豪華車隊是最耀眼的存在。

等到項目上需要用錢的時候,只能是用裝點出的門面來借錢。借錢是順利的,2012年經濟火熱,市場上擔保公司出事的還不算多,月息3分、3.5分很順利的就能借到。

最多的時候,H先生外面借的錢有8000萬,幾乎都是借新債還舊債,中間一多半都償還了利息。

但項目推進並不快,一直到2014年才拿到土地,而此時市場已經轉冷,三線城市已經不再是三年前的熱火場面。

太多的高利貸已經把H先生和公司壓跨,用短期高利貸來開發中長周期項目,這違背了商業經營的基本準則,大環境轉冷、民間借貸危機頻發、項目爛尾、農民工維權討要工資、團購房業主維權要房子、債權主人頻頻起訴、公司賬戶和個人賬戶幾經凍結。

如今的H先生,利滾利之下,負債已經過億,房產車輛全部被收回,被列入了不誠信黑名單,無法出國、無法乘座飛機和高鐵,婚姻也沒有了。

最近的一次通話,H先生告訴我:兄弟我快度過難關了,錢快到賬了。

我知道,這一切,已經很難了。

開公司的人分為兩種,一種懷揣夢想,目標堅定,一步一個腳印地前行;另一種則是虛名大於實際,X總、X董只是一個好聽的稱謂,外表光鮮,里子卻已經爛透了。

C先生以前是做LED大屏生意,在很多酒店有LED屏出租,一個月固定收入有15萬左右,偶爾接個大項目,可以多賺一些,生意不算大,但也還算OK。

但C先生並不滿足現狀,總想折騰一番更大的事業。2012年時,他找我說要作一個視頻門戶網站,要找贊助自己打造明星。我說不看好。他說已經註冊好公司了。我說不看好。他說已經投入了十多萬了,你讓我試試吧。我說反正都是你的錢,好吧。

2013年他告訴我,視頻網站關閉了,虧損了60多萬。

不久他又來找我,說要作天貓的電商,我說這個生意可以作,但一年內別指望賺錢,一年後賺錢也別指望太多錢。他說好的。

不到一年,電商生意虧損了40多萬,不做了。給我打電話說:哥,我這兒有很多包包,你來隨便拿著用吧。

2014年,C先生又在折騰生鮮,我說兄弟你別折騰了,做好本行好不好?他說:沒事,哥,我改天給你送點新鮮的水果。

2015年,生鮮不做了,又虧進去了50多萬。

我問C先生:為什麽非要這樣?為什麽這麽著急賺錢?

C先生說:我借了一些錢,我急於翻本,但現在洞越來越大了。

C先生經常來辦公室問我,有什麽更好的商業模式可以更快的賺錢?

我說:我如果真有辦法,還會告訴你嗎?

C先生的情況,代表了很多的創業者,浮躁、急進,總想賺大錢、賺快錢、總想發現一個風口上的藍海。殊不知這些都是只在童話里的,現實中幾乎碰不到。

Z先生以前是保險公司的中層,一年收入不多,但日子過得也還不錯。後來,他說服了一個在小城開攝影館年入百萬的夥計來到省會,一起來做一個更大的市場,一人出了100萬資金,在寫字樓中租了一間800多平的辦公室。我曾經去過那里,印象最深的依然是那一屋子的紅木。

紅木真是一個很奇特的存在,做傳媒的80後美女弄了一屋子紅木,借高利貸開發房地產的H先生弄了一屋子紅木,開攝影工作室的Z先生也擺了一屋子紅木。後來,我看見紅木就開始有戒心,仿佛它們是某一類人的鮮明的標示。

Z先生的攝影工作室開了一年,月月入不敷出,市場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麽美好,一年賺至少500萬以上利潤的夢想並沒有實現,光辦公室的裝修和家具費用花了300多萬。一年後,合夥的攝影師終於無法忍受虧損,前期投的100萬也不要了,回到小城繼續經營自己的小攝影店。

Z先生在做攝影公司之前,活的很滋潤,有房有車有美女。創辦企業兩三年,虧損500萬,身邊朋友借了一大圈,名利雙失。中間意氣風發的說還要東山再起,如今在辦公室轉讓、公司關閉之後,徹底從朋友圈消聲匿跡了。

嚴格來說,Z先生不算一個企業家,但他代表了很大一群人,懷揣夢想和大誌投身創業,出師未捷,或者說,還未出師,就先死了。

每一個老板的外表都是光鮮的,但是自己的把戲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苦也只有自己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關於未來是否光明?這些只有經歷者心知肚明。而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講,他們真的有未來麽?

這個圈子從來都沒有什麽烏托邦,光鮮亮麗的創業者多如過江之卿,而悲劇性就在於,他們中的大部分都將會倒下,這里沒有悲壯、也沒有汗青可書。有的只是現實的殘酷和人們的貪心,以及不切實際的夢想。

我看著熟知的公司人一個個地陷入困境,甚至是萬劫不複之地,每次都很難過,但卻又無話可說。這個圈子里,有多少讓人激情澎湃的夢想,就有多少魑魅魍魎的暗局。有多少一夜暴富的神話,就有多少燃盡青春熱血的枯骨。

在很多個深夜,我回望這些充滿激情或者心碎的商業故事,經常充滿感傷。但是,他們卻如同是暗夜里一顆顆熠熠光輝的明星,註定要留下自己獨特的一筆。

一將功成萬骨枯,每一個商業成功者的背後,又何嘗不是數不清的錚錚白骨。他們用自己的名聲、事業、財富、甚至是生命,來給我們講述這刻骨銘心的一課。對此,我們唯有誠惶誠恐虛心受教,因為這些,是他們留給這個世界最寶貴的財富!

318606652 

企業經營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一將 功成 成萬 萬骨 骨枯 我的 的六 六個 個老 老板 朋友 為何 陷入 困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652

中門大開:萬骨枯

1 : GS(14)@2012-05-22 00:51:1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0521/16354401
中門 大開 萬骨 骨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50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