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環在線:小超人食物中毒股東會no show 左丁山


2010-5-7  AD





 

噚日係長江基建 (1038)一年一度股東會,雖然小超人李澤鉅魅力唔及細佬澤楷,但貴為知名地產商,對傳媒點都有一定吸引力!之不過噚日大家白行一趟,事關小超人食物中 毒,no show!

小超人姨丈甘慶林(即係長建董事總經理)話,老細(即係佢姨甥)食錯嘢食物中毒,所以噚日無法蒲頭,出席港燈 (006)同長建嘅股東大會,小超叫佢代向記者朋友講聲唔好意思,同埋問候吓大家咁話。

小超人咁有大家心,大家亦禮尚往來問候番佢,係咁追 問阿甘姨丈,究竟小超人病情點樣、喺邊間食肆食錯嘢呀?

最初阿甘姨丈話冇嘢補充,但突然醒起自己係朝早九點零三分,接到小超人電話,連零三 分都記得咁精準,唔通姨丈接電話個陣,當正call白車咁處理?

邱德根七公子重返遠店幫老竇

出街食飯就係唔夠喺屋企煮咁乾淨 同健康,而母親節將至,相信好多人就算要大排長龍,都會出街同阿媽食餐好嘅,以表歌頌母愛嘅偉大。

但如果華華係邱達文(邱德根第七個仔), 一定會先歌頌老竇,然後先到老媽子!

遠東酒店(037)噚日宣佈,09年2月28日「因要投入更多時間,於本人之其他業務」辭職唔撈嘅執行 董事及副董事總經理邱達文,噚日已經獲委任做番以前個位,至於佢點解會返去老竇度「重操故業」,今勻就無解釋。

照華華呢啲八卦外人解讀,理 由可以如下:

一.佢自己啲生意唔掂到打晒柴,唯有返爸爸度;

二.遠東酒店管理層諗住開董事會議嗰陣更方便……睇睇個董事局名 單就知點解:佢阿爸阿媽同埋六個兄弟姐妹全部响晒度,一家人隨便坐埋一齊食飯,都可以當係董事會議,若然得佢一條友唔係董事,如果真係講公事,唔通叫佢夾 啲餸行開食咩!

李華華

電郵:LiWaWa@AppleDaily.com
 



中環 在線 超人 食物 中毒 股東會 股東 no show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461

从农场到餐桌 正大集团食物链重构

http://www.21cbh.com/HTML/2010-5-28/xMMDAwMDE3OTUxMQ.html
“我们的战略是从饲料到食品,实现完整产业链的建设和转换。”5月12日,在上海正大广场九楼,正大集团执行副总裁谢毅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这 家近90年历史的企业遵循的是由种子改良、种植业、饲料业、养殖业、农牧产品加工、食品销售、进出口贸易组成的完整现代农牧产业链。30年前正大集团进入 中国,从饲料环节入手,逐步延伸养殖、屠宰、加工、食品、零售。与正大饲料相比,正大(中国)在食品领域的发展则略显缓慢。从1980年代 至今,仅建成了青岛正大等六家企业。“从饲料到食品,这个产业链很长,泰国是一级一级过来的,中国也会这样做。”谢毅说。构 建食物链根据正大农牧食品“从农场到餐桌”的战略规划,该公司现在强调的是扩大养殖规模,将来的重点是深加工和品牌 建设。“我们的愿景是要做世界的厨房,而最后的终点是食品,这些食品将会是方便食用的。”谢毅表示。据谢毅介绍,目前正大肉 鸡的养殖规模相对成型,今后需要增加的是生猪、虾和蛋鸡的养殖。2009年以来,正大集团密集投资生猪养殖项目,在湖南、重庆、山东、广 东、安徽建设新基地,投资额累计120多亿元,生猪出栏能力总数超过450万头。方正证券农业食品饮料行业分析师陈光尧指出,养殖业需要投 入大量的资金,市场风险也很大,同时还要防止病害的出现。目前,养猪业有逐步由大企业运作的趋势,目前的养猪集中度已达60%。集中的养殖 业必然催生集中的食品深加工。据记者了解,正大食品包括鸡、鸭、猪等生鲜和熟食系列产品,以动物蛋白为主,目前在青岛、香河、秦皇岛等地有大型的食品一条 龙加工厂六家,年营业额近80亿元。而同样以肉制品加工为主业的雨润食品和双汇发展,2009年各实现营业收入138.7亿港元和 283.51亿元,均远超过正大食品。谢毅将此归咎于终端零售的欠缺。虽然在正大集团旗下的卜蜂莲花、正大美食馆皆有正大食品专柜,但是, 除了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外,还有很多地方买不到正大的食品。深耕渠道、发展餐饮业成了正大的解决之道。据谢毅介绍,目前正大拥有上海“泰 泰”连锁餐厅、北京“盛世莲花”连锁快餐店,以及诞生于世博会的“正大美食馆”。“我们的想法是把模式做出来,包括产品模式和盈利模式,能 做好才能做大。”谢毅告诉本报记者。“正大美食馆”是正大集团投资的一间餐厅,餐厅涵盖中式、泰式以及东南亚风味菜品,其超过半数的菜品是 由正大食品泰国与中国下属企业直接进行加工生产。“我们餐厅卖的产品都是在集团旗下食品加工厂里加工或半加工,为了实现产品的标准化,我们 尽量减少厨师,所有产品都可以溯源。”正大餐饮总经理王新元介绍说。以红烧肉为例,把南通正大养殖场的生猪屠宰后,送到青岛加工,再运送到 上海,由卜蜂莲花超市的配送中心配送到正大美食馆。其中卜蜂莲花超市的物流系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日信证券食品饮料行业分析师王永峰指出, 建立食品全产业链,既可以防止上游原材料价格的波动,又可以掌握下游的定价权,在产业链的任何一个环节都可以实现盈利。品牌整合深 入零售终端,品牌知名度的提高迫在眉睫。谢毅认为,正大食品知名度不高的原因是,品牌众多且分散。目前,正大鸡肉知名度较高的品牌有“正大”、“双大”、 “正大秦皇”、“德大”、“雪莲”,而这五个品牌分属于青岛正大、香河正大、北京大发正大、秦皇岛正大、吉林德大和黑龙江正大。谢解释说, 在中国,正大有百余家公司是合资的,虽然都是正大控股,但是中方股东却不一样,品牌整合的前提是要对股权进行整合。王永峰指出,品牌的统一 是发展的趋势,因为如果要打入全国市场,统一品牌更能得到消费者的认可,此外,还可以节约成本,节省广告营销费用。谢毅透露,目前正在和品 牌公司讨论品牌的整合,现在品牌基本得到统一,都叫“正大食品”,部分较强势的区域性品牌将作为副品牌被保留一段时间,逐步取消。除了整合 品牌,谢毅还特别强调网络销售等现代营销手段的重要性。目前,正大食品在自有终端销售渠道上除卜蜂莲花超市,还有"泰泰小厨"连锁餐厅和" 盛世莲花"连锁快餐店。此外,正大食品尚借助家乐福、沃尔玛、好又多等超市,农贸市场、学校、机关、餐饮等传统通路进行全国铺货。但是谢毅认为,仅有这些是不够的,正大食品还需要更多的销售渠道,特别是网络销售。事实上,中粮早已推出自己的专业食品B2C网站。 2009年8月,中粮集团打造的专业食品B2C网站“我买网”正式上线,在“我买网”能购买到休闲食品、粮油、冲调品、饼干蛋糕、婴幼食品、果汁饮料、酒 类、茶叶、调味品、方便食品和早餐食品等,该网站运行以来表现良好。目前,正大食品的网络销售渠道还主要是卜蜂莲花。谢毅表示未来将加大卜 蜂莲花网站的投入,搭建销售第三平台。
農場 餐桌 正大 集團 食物鏈 食物 重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746

中國綠色食物 巴黎


http://hk.myblog.yahoo.com/tonylaw-vaueinvesting/article?mid=3030


巴黎:

如果Blog友研究完一隻企業,覺得它很不錯而想買入,我建議先等一等,不妨選擇多一、二隻同類行業作比較,三數年後,你可能發現,那相差的回報可能是最初的資金的50%以上。

既然單從超大的數字看出它經營優良,那其它的又如何?今天再分析它的對手0904中國綠色食物,Blog友如對賺更多的錢有興趣,也可以自已選多一二隻同類分析,有問題可以來文討論。

人民弊M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2002 
(A)  
銷貨               1548   1267    954    687      470     375     258    124
股東盈利        455      471    346    271      184     151     116      57
總固資產        2032    831    691    570      310     217     171    103 
總資產           3581    3167  1840  1518     983     642     248    117
股東權益       2573    2240   1686  1133    883     575     216      85
(B)
生物資產          50        43       39      36     31        29       20      13
折舊對銷貨     12%      10%   10%     9%   7%      7%     --        ---
銷貨對固資產 1.08     1.66     1.51    1.78  1.88    1.93   1.88
純利對:
  平均固定資產 0.32   0.61     0.55     0.61   0.7    0.76   0.97
  平均總資產    0.14    0.19     0.2       0.22   0.23  0.33   0.63
Sales Profit %     29%    37%    36%     39%   39%  40%   45%
平均ROE         0. 19    0.24     0.25     0.27   0.25  0.39   0.77
(C)
攤薄盈利         0.51    0.51     0.42     0.36    0.27  0.30  
期末股數         882      847      847     731     727    662  
每股帳值         2.90     2.60     1.99    1.55   1.21    0.92

******
比較兩間企業,我們有一個初步的印象是早年0904的折舊較0682低1-3%,而它的銷貨對固資產卻高2倍以上。如果Blog友對數字敏銳,從後者的相差可能會馬上預計到,實際上904的固定資產折舊準備實際是高於0682

大約    固資     銷貨   折舊
0904   $100    $180      12.6  = 7% of 銷貨             實際= 12.6% of 固資
0682   $100      $50        5     = 10%of 銷貨            實際=   5 % of  固資


這方面可以從0904 生物資產相對亦很細得以交替証明。

因此我們可能會問一個問題,從最終的盈利對銷貨(profit Margin)比較,超大有約12%以上的優勢,這優勢是否由於資產折舊準備不足夠引致?

Sales Profit %  2009   2008   2007   2006   2005   2004    2003   2002 
超大                 46%     53%   52%    49%   58%   49%    49%    54%
綠色                  29%    37%   36%    39%   39%   40%    45%


中國 綠色 食物 巴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140

食物漲價 左丁山


2011-4-2  AD




 

墨西哥人為咗玉 米,印度人為咗洋葱,都曾因為加價而上街抗議,突尼斯去年十二月發生之示威,最初亦由食物漲價而起。全世界人民都為咗食物價格節節上升而不滿,但偏偏美國 聯儲局就堅持核心通脹(二月份係0.2%)甚低,不足為患,要繼續維持貨幣寬鬆政策,所謂核心通脹就係排除食物及能源價格嘅,偏偏呢兩樣漲價得最快,你話 普通人點能夠理解核心通脹吖,故此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行長落區解釋核心通脹,指出iPad價錢下跌時,一位市民大叫:「我地唔食iPad!」

最 近美國德薩斯州有一位仁兄坐汽車到Taco Bell買傳統墨西哥食品Beefy Crunch Burrito,買咗七件,付鈔時,發覺每件價錢由美元九毫九加至一個四毫九,增幅50.5%,為之大怒,拿出車內之來福槍,猛咁搖動,夥計大驚,立即報 警,警察趕到,與怒漢對峙、互相射擊凡三小時,最後警察放射催淚彈先至將怒漢制服。

如果伯南克去買burrito,佢會唔會覺得食物價格無 關重要,與佢嘅QE2政策無關呢?呢日沙田陳太去咗大埔街市買餸,話見到啲薑、菜、牛肉貴咗好多,買餸錢好快用晒。向佢講起德州怒漢買burrito之故 事,沙田陳太面色一沉咁話:「我去到街市都想揸把刀呀?」左丁山嚇咗一驚,唔係咁激呀嗎?沙田陳太大笑:「我地邊有咁好膽吖,斬伯南克就話啫,做乜要斬信 差(messenger)。」

佛利民話過,通脹到處,永遠都是貨幣現象(Inflation is always and everywhere a monetary phenomenon),聯儲局反駁話,基本上聯儲局買入債券嘅錢,仍在銀行體系內之「超額儲備」(excess reserves)內,銀行冇用到,即係話聯儲局實際上冇增加太多貨幣供應。但假若銀行一旦將呢啲超額儲備借出去又如何?QE2政策大大提升咗全世界對寬 鬆貨幣政策之預期,與通脹必升之理性預期,碰啱不同之天災令到一啲國家糧食失收,糧價唔升就難啦。

 


食物 漲價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77

从食物到食品,再从食品到食物 思想花园

http://sixianghuayuan2.blogspot.com/2011/06/blog-post_11.html

不知道“食品”這個詞是誰發明出來的﹐食物﹐指的是food﹐樸素的理解﹐就是吃的東西。所以香港有“食物環境衛生局”﹐是英文的直譯﹐而沒有“食品環境衛生局”。事實上﹐“食品”的英文應該怎樣說﹐我也想不到, 大概是food product吧。

在內地﹐“食物”指的是具體的﹐微觀的﹐入口的食用物件﹐而涉及到宏觀的﹐抽象的﹐一律稱之為“食品”。所以內地只有“食品檢查”﹐“食品質量”而沒有“食物檢查”。 官方的有關機構﹐一概以“食品”冠在前面﹐巍巍簧簧。好像用“食物”兩字檔次就低了一級。

從食物到食品﹐正好顯示了整個農業工業化的全部內涵。

我們都知道﹐用傳統農業生產方式﹐是養不起現在那麼多人口的﹐更不用說﹐現代人食不厭精﹐對食物的要求高了很多。

如何做到﹖無非是採用工業化的手段。第一﹐是大量提高生產力﹐用機械的方式﹐化學的方式等。

第二﹐是採用工業生產流水線生產﹐分工合作﹐把一個一個工序拿到市場優化組合﹐達到最佳生產效率。

一個蘋果手機的組件生產﹐可以在全球各地﹐這樣才能最大化發揮資源分配的效率﹔同樣道理﹐消費者所進食的一個“食品”﹐不管是罐頭﹐大米﹐果汁﹐背後可能牽涉到的可能是上百道工序﹐和無數個產地﹐無數的資源組合﹐才能達到最高的成本效益。

問題在於﹐工業化模式生產出來的“食品”和機器組件有所不同﹐在蘋果生產線上﹐上一個工序做出來的產品是否達標﹐可以一目了然﹔而食品工業就複雜得多﹐因為每一個工序產品的標準並不單是說能否給下一道工序使用即可﹐還要考慮對消費者的影響。

而且﹐食品工業的分銷機製也要複雜得多﹐有儲存﹐運送﹐最終製作(例如餐館是否規範性地做菜)﹐等等問題﹐要比賣一個手機﹐水桶﹐甚至汽車等工業品複雜得多。

客觀來說﹐食品工業化生產的結果﹐是食物的成本大為下降﹐體現在食物支出佔現代人支出比例越來越低。但人們往往只顧享受這種食品化的成果﹐而沒有心理上準備承受其背後的代價﹐就是因為牽涉到程序太多﹐風險也就越來越大。

我覺得﹐現在的食物危機﹐背後的根源就是這種心理上的錯配﹐既和社會道德水平無關﹐也和社會體制沒有關係。

如果說﹐現代工業生產模式﹐把食物食品化﹐從而給人們帶來那麼多的好處﹐但也帶來很多負面影響﹔那麼現在所需要的是﹐一個食品食物化的過程﹐才能把這些負面影響取消。而這個食品食物化的過程﹐在中國現在還是不存在的。

從這個角度來說﹐要解決目前的食品質量危機﹐必須建立一個和目前食品工業模式匹配的檢驗制度。這個檢驗制度的投入﹐不單要象工業體制那樣﹐全面檢測所有成品的質量﹐還要檢驗每一個流程﹐每一個流程的製品﹐從源頭一直追蹤。

當然﹐目前中國的食品檢驗機製遠遠打不到這個標準﹐不要說無法進行全部的流程追蹤﹐連基本的產品全面檢驗也做不到。

內地只有“食品檢查”﹐而不是“食物檢查”﹐正正說明了﹐其背後的觀念﹐只是在意整個食品工業流程中最後產品的質量﹐這是一種機械性的考慮方式。


不過﹐這也是中國終將面對的問題。如果說﹐現代食品工業機製能把消費者的食物開支下降一半以上(以佔整體收入比例計算)﹐那把這省下的一半開支中﹐再拿一半出來﹐進行讓人對食物安心的檢驗﹐那也是完全合理的﹐是必要的代價。

也就是說﹐將來中國花在食物安全﹐質量檢驗上的開支﹐起碼應該是現在的幾十倍﹐甚至百倍以上﹐才是合理的。

食物 食品 再從 思想 花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87

證監會提倡律師寫招股書 IPO「食物鏈」生變

http://www.21cbh.com/HTML/2012-4-7/xNMzA3XzQxNTgxNQ.html

「徵求意見的新股改革制度,對整個投行業及從業人員的職業發展,都將帶來全新變化。」4月5日,上海一家券商投行部門負責人解釋:「行業蛋糕在變小,蛋糕內部分配方式則重新安排。」

4月1日,證監會發佈《關於進一步深化新股發行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徵求意見稿)》(下稱《意見》),提倡和鼓勵具備條件的律師事務所撰寫招股說明書。

根據《意見》,律師事務所應恪守律師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認真履行核查和驗證義務。完整、客觀地反映發行人合法存續與合規經營的相關情況、問題與風險,對其所出具文件的真實性、準確性、完整性負責。

此前,招股書一直由券商人士撰寫,部分內容也讓律師寫。「招股書編寫工作由律師寫是國際慣例。」競天公誠律師事務所的一位律師認為:「由更擅長語言嚴謹性和邏輯嚴密性的律師根據信息披露的要求,彙總各中介機構應提供的信息,比做行業研究、企業戰略決策的投行更有效率。」

目 前,招股書是由發行人編制。《公開發行證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要求,申請在中國境內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的公司,應按本準則編制招股書及其 摘要,作為向證監會申請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的必備法律文件,並按規定披露。發行人在招股書及其摘要披露的所有信息應真實、準確、完整。

可預見的將來,券商作為總協調人,主導律師、會計師的格局會發生變化。

本報記者採訪的多位投行人士認為,監管機構已不相信券商能提供客觀信息給監管者和投資者,而通過參與招股書編制,加強律師話語權,達到互相制衡的效果。由創投機構、保薦中介、財經公關等機構組成的龐大、複雜IPO「食物鏈」的利益也將重新分配。

為什麼是律師?

「券商寫招股書是法律文件性質的廣告,律師寫則是廣告性質的法律文件。」有投行人員分析,因為券商收錢和推銷成果相掛鉤,律師則不管賣的結果,因而律師寫招股書更中立。

據Wind統計,2011年,律師事務所平均每單IPO項目收費僅148萬元,排名第一的為國浩律所。

事實上,律師事務所為追求規模也會犧牲效益。2011年IPO項目批量上市,發行人律師的技術含量隨之下降,導致一批低收費項目出現。

2011 年國浩承擔的IPO項目中,金城醫藥(300233.SZ)項目僅收取32萬元律師費;開山股份(300257.SZ)的律師費用為82.5萬元,僅佔發 行費用的0.66%;廣電電氣(601616.SH)收費65萬元,佔發行費用的比例低至0.46%,遠低於2.65%的平均水平。

有香港券商人士表示,目前內地沒有由律師事務所單獨完成的招股書,參照海外經驗,律師事務所寫一份招股書,獲得的報酬為50萬—80萬港元,也有律師樂觀估計,收費可能與承銷比例掛鉤。

上述統計顯示,2011年逾百億元IPO發行費用中,投行拿走85%。律師和會計師事務所的收費偏低,分別佔總發行費用的4%和6%。

多數投行人士認為,撰寫招股書確實會增加律師的收費,但不應提高太大,畢竟勞動附加值有限。另一方面,招股書財務內容還需會計師輔助,具備條件的律師事務所要求也需細化。

保薦機構歸位

「投行的職責就是賣股票。」南京證券一位投行人員表示,徵求意見稿提倡和鼓勵具備條件的律師事務所撰寫招股書,這將是轉變的開始,券商將從更專業角度出發履職。

也 有投行人員表示,希望招股書由其他中介機構完成,這樣就不用把大量時間花在編寫招股書上。「投行的職責不該是整天給證監會匯報材料」,投行人員更核心的工 作是運用各種資源提供合規性解決方案、資本運作決策。從發展看,製作招股書及發行流程的部分業務可以外包,由專業諮詢公司出具行業分析報告,律師起草後可 由發行人和保薦機構把關。

這場自上而下的改革中,券商發售能力將受到很大考驗。隨著發行定價機制的完善,券商需要有更強的項目把控能力,才不至於承擔包銷風險,新股頻頻破發已敲響警鐘,制度變革也將使投行人員提升業務風險意識。

上述投行部門負責人透露,保薦機構應迅速調整,改革後投行的競爭力將更多體現在承攬和銷售,其價值體現在對企業競爭力的挖掘,而不是僅為企業解決問題以滿足證監會審核。


證監會 證監 提倡 律師 招股 IPO 食物鏈 食物 生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466

寧高寧打造食物鏈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3-05-10/100526379_all.html#page2
在國企領導人這個群體中,55歲的寧高寧有所不同:大多數央企領導人出身基層一步步幹上來,寧高寧不是,大學時代就讀經濟系,又是改革開放後第一批MBA,在美國匹茲堡大學獲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寧高寧不打官腔,回答問題直接;更重要的是,寧高寧一直在做一件被普遍認為做不到的事情:在國企中踐行職業經理人文化。

  「所有制不能100%決定所有問題。」身在國企,寧高寧如是說,更重要的是公司治理結構和經理人制度。這句話與世沉浮,以前是離經叛道,後來成為新常識,今天則常被譏為西西弗斯式迂腐。但這些想法,跨越了寧高寧從華潤到中糧的職業生涯,也始終是他「新國企試驗」的核心內容。

  1958年出生,1987年加入華潤(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華潤),寧高寧在華潤待足18年,主其事超過十年,其間華潤從外貿企業轉型為投資集團,從600億元資產發展成現在央企盈利能力排名前五、資產規模超過9000億元的公司,華潤內部至今為寧高寧記一功:當年基礎打得好。

  2004年12月28日,寧高寧從華潤「空降」中糧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糧)。華潤是中國最「洋」的「紅色窗口」公司,中糧則是一家很「土」的、立足於傳統農業且帶有政策性色彩的糧油貿易公司。寧高寧跨界「空降」,背負著從企業文化到管理體系,從公司戰略到業務運營,全面再造中糧的任務。

  一次在山西財經大學的演講中,寧高寧回憶起初到中糧微服私訪的情形:樓很舊,食堂很差,各個辦公室的門都關著;員工躲躲閃閃不敢說話,剛問幾句,總經理、副總經理就得到通知跑來了。他們有很強的防備感…… 

  這只是表象,內部問題錯綜複雜。從何入手?

  怎樣激勵員工?傳統的講奉獻肯定不行了,但完全市場化激勵,條件亦不夠。寧高寧提出一個新說法「體面生活」:在中糧可能發不了財,但你可以有體面的生活,並與企業一起成長——這成為中糧現在的企業文化。

  企業更需要成長目標。2009年,中糧正式提出打造全產業鏈。中糧在農產品加工和食品行業做了一系列收購——收購目標包括蒙牛、五穀道場這樣的企業;「中糧系」公司紛紛上市,引入戰略投資者和職業經理人;中糧進入互聯網領域,並且推出了頗讓人耳目一新的病毒式品牌市場營銷——「中糧生產隊」,讓網友像打網絡遊戲一樣瞭解中糧產業鏈的全程。改造國企基因的工作,在從外到內一點點進行。

  中糧新進的領域,大多為已向民營和外資放開的競爭性領域。此時,正是「國進民退」剛剛引起輿論關注的時候。國有企業應該如何定位?在中國的整個經濟體系中應扮演什麼角色和發揮什麼作用?天生有融資和政策優勢的國有企業,是否應該進入競爭性領域,是否會破壞市場規則?這一系列問題,引起官商學界越來越多的關注。也正因為此,寧高寧在中糧的這場「新國企試驗」顯得更有跟蹤價值。

  從那時起,財新記者就數次邀約,希望採訪這位特殊的國企領導人。寧高寧並不斷然拒絕,而屢屢以「希望等做出實績再談」婉拒。這一次,在我們的反覆爭取之下,他同意了。

  2013年4月26日上午,當財新記者走進中糧福臨門大廈的董事長辦公室,他帶著一串爽朗的「歡迎」聲迎來。辦公室有一張長桌,他在桌子靠窗一側的第一個位置坐下,把採訪提綱放在一邊,坦率地說,「有什麼直接問吧」。

  話題並不輕鬆。

  寧高寧來到中糧已是第九年。前五年是中糧的多元化擴張階段,奠定了規模基礎,卻日益凸顯持續增長的瓶頸;從2009年開始,以全產業鏈為核心的「寧式二五計劃」開始迅速鋪開,但困難超出預計。2011年中糧盈利首次突破百億元,2012年卻大幅下降至70多億元。2013年年初以來,旗下七家上市公司2012年年報披露,業績多為虧損或利潤大幅下滑。這固然與宏觀經濟整體走弱有關,但也讓中糧全產業鏈概念的抗風險能力受到強烈質疑。中糧五年全產業鏈計劃棋過中盤,本該是見業績的時候,如此表現,是否意味著前期的快速擴張整合乏力,風險過高?全產業鏈是否空有其表?甚至,這豈不正是國企應該退出競爭性領域的明證?

  財新記者問:「怎麼才能判定全產業鏈完成?」寧高寧回答有點哲學意味:也許能夠完成,也許這條路沒有盡頭。但他相信企業選定的戰略並沒有錯,進步也在一點點發生。中糧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參與市場競爭,正是因為競爭才形成了中糧現在的集團文化,也正是因為競爭才讓中糧避免了垮掉的可能。

  整個訪談中,寧高寧不迴避業績問題,不迴避大米、肉食業務虧損,不迴避奶粉質量安全問題,坦承在收購整合過程中存在某些決策性失誤,甚至直言中糧目前在大宗商品上並無成本優勢。他說,在他設想的分為七步的「偉大企業」計劃中,中糧現在只走到了2.5步。

  在改造中糧的進程中,寧高寧收穫過掌聲和獎盃,哈佛大學、北京大學都撰寫過中糧案例,光明、新希望等同類公司爭相倣傚打造全產業鏈,但寧高寧甘苦自知:他既講所有制不能決定一切,也從不諱言所有制帶來的掣肘,比如選擇經理人,在某個層級必須要在上級圈定範圍內來作篩選,只能儘可能考慮適合企業發展階段的人選;比如股權多元化和各種投資轉讓交易上,他必須小心謹慎,以免引起國有資產流失的指責。

  「給我時間。企業的成長需要時間。」他說。但是,公眾和體制的容忍度都不會有太大空間。他還是需要與時間賽跑,將中糧的規模和佈局盡快體現到盈利與效率上。用寧高寧自己的話來說——證明企業戰略的正確與否,最重要的還是靠業績說話。

  ——編者

商業模式建立不能只看日曆

「中糧是可以做成全產業鏈的,只是需要時間,我一點不擔心」

  財新記者:2012年,中糧集團旗下農業子公司如蒙牛、中糧屯河等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業績下滑甚至虧損。為什麼?虧損和全產業鏈佈局有關嗎?

  寧高寧:業績虧損的原因很多,和全產業鏈沒什麼關係。商業模式的建立不能只看日歷年限,也不能要求企業在短期內一定要做到什麼程度,要根據企業發展的基本規律來判斷。

  去年中糧屯河虧損,是因為整個番茄醬行業基本環境都不好,農業成本、種植成本以及土地、生產資料成本都在提高,出口價格在下降,加上人民幣匯率升值。

  今年情況會好一點,由於價格太低,全球番茄醬都在減產。但屯河還是要轉型,因為過去太依賴出口。

  中糧全產業鏈有自己的問題,比如擴張速度太快,整體上和經濟的發展速度、管理團隊的水平特別是擴展能力不匹配。

  但是,中糧不得不去做一些佈局,即使短期內會面臨虧損。

  比如大米。我們現在生產能力有120萬噸。大米不是附加值很高的東西,但是中國人的第一主食。中糧作為一個大食品公司,不做大米不行。中糧是從貿易公司轉型過來的,很多業務從無到有,企業員工也大量增加。中糧在幾年內變成全國第一大米銷售商,佈局或完善產業鏈條,一定是需要時間的,即使最好的團隊也不會太快。這個轉型對中糧來說,在業務上、管理上、心理上的挑戰都很大。

  還以大米為例。中國的大米非常分散,10萬噸的區域大米銷售商就是一個不錯的公司。但是,在全國範圍要賣不到300萬噸是不能打平的。全國大米市場有1.8億噸左右的容量,300萬噸仍是非常小的比例。一般的大米不可能送到全中國,不可能有人來分攤你的費用、網絡,分攤你的品牌更是不可能。但中糧就希望在全國範圍做大米。

  中國目前是全世界做品牌最貴的國家,因為面積大。新西蘭有300萬人,開三個店就可以了。我剛從達能回來,這家法國第一大的牛奶企業就5家工廠,但蒙牛30多家工廠還不夠。中糧整個經營的過程和它們是不一樣的,這個過程很難熬。

  從基本發展規律上說,中糧是可以做成全產業鏈的,只是需要時間,我一點不擔心。

  財新記者:大米賺錢了嗎?為什麼一定要自己做?只做進口會不會更賺錢?

  寧高寧:大米沒打平,還在虧損。

  跟石油、鋼鐵等行業對外依存度高達58%不一樣,糧食特別是口糧不能大量依賴進口。中糧做的事可以說是刺激中國的糧食生產。中糧自己來做收購、加工,收購了小麥、玉米後做面包、面條,或者做成澱粉、酒精、檸檬酸,然後做成飼料、再往下自己養豬等。這樣的全產業鏈是一個商業模式重塑的過程,也是建立業務的過程。每個環節有不同的特點,最主要的是把握市場。

  這個行業和其他行業一樣,發展需要時間,可能走得快一點,也可能慢一點,和模式、團隊、市場環境、競爭對手都有關係。做好一個行業需要十年左右的時間,特別是傳統產業。

  財新記者:中糧在採購成本等方面是否更有優勢?

  寧高寧:不一定。原材料價格波動很大,每年達20%-30%的波動幅度,有時候原材料進口環節我們就買貴了。除了大宗商品期貨交易,還有從農民手裡收購的原材料,不一定買得越多就越便宜,因為現在國家一直在提高農產品價格,農民惜售。

  我不覺得中糧在糧食貿易上有什麼優勢,糧食是大宗商品,期貨價格買1噸或買10噸都差不多。你可以只做大豆貿易,但現在很難做,因為你沒有附加值,你承擔的就只有風險。

  中糧所謂的成本優勢,主要在於規模和佈局。通過控制產業鏈的各個環節,在整個過程中壓榨成本,從原輔料到能源,到生產佈局,到物流都可以進行系統安排。

  財新記者:如果中糧在原料採購上不具有優勢,而中期的管理和後端的銷售還需要重新建立,那麼中糧的競爭力如何體現?

  寧高寧:中糧不需要擁有整個產業鏈,但是中糧必須要影響和控制整個產業鏈。這中間涉及管理、協同、技術等多個方面。

  我特別強調技術、科技和研發的作用。比如玉米,中糧希望農民種的玉米是高油的,或者是高蛋白、高澱粉的,用途不一樣。中糧不可能自己去種地,但可以通過需求去與農民形成聯繫。除此以外,採購物流環節、貿易環節、加工環節、應用環節等每一個環節都必須做好,這樣加在一起整個產業鏈就會更強,規模更大。

  比如中糧玉米油產品,去年一下子做到了全國銷量第一,因為別人的玉米油都是買來「毛油」做,而中糧是自己採購玉米做。如果中糧沒有玉米油產品,把散油賣給別人,相當於你把子彈賣給別人,別人拿子彈來打你。現在有一個所謂的協同過程中互相支持的階段,走過這個階段,就會獲得協同的好處。

  記者手記:寧高寧拿著一張畫得曲裡拐彎的中糧全產業鏈圖,給財新記者講述玉米如何從原料加工成各種下游產品,實現更大的增值。他說,當天下午要去江蘇東台中糧的養豬基地,也希望我們去看看。「如果你們能指出哪裡做得不好可以批評,但往往媒體不會關心這些細節。」從戰略到細節,他一應在心。

  中糧不是一定要做全產業鏈,什麼都不做,守著高毛利的房地產和酒店業務過活也可以,但寧高寧是要做事的人。他在一次演講中說,中糧不要像北京王府井的酒店一樣蓋了拆拆了蓋,企業也不能老轉型,要蓋就一次蓋個「黃銅」的房子,做百年老店。他說,「中糧希望未來能朝這樣的企業走,不要著急。大家說你說不定哪天就走了,為什麼想這麼遠?我希望我走了以後,團隊比我在的時候還要好。我覺得中國的企業是可以延續的。」

  但目前的中糧離他的設想還有點遠。2012年11月底,寧高寧在一篇題為《分水嶺》的文章中,提出了一個問題: 「一個企業發展中有幾個等級?我們今天是站在哪個等級上?」

  他寫道:如果把企業生命歷程拉長100年看,企業每往前走一步都必須做個選擇,每個選擇都像是分水嶺把企業分開了……這些分水嶺,企業如果走對了三個就是及格,走對了五個就是成功,走對了七個就是偉大。

  寧高寧具體解釋說,這七個分水嶺包括:一是企業在行業和自身發展方向上尋找定位;二是企業的競爭戰略;三是企業建立了持續優化的運營系統;四是企業擁有個體與組織、理想與現實、精神與物質良好平衡的團隊;五是企業擁有探索、創新、創造的能力;六是企業在架構、制度、文化上形成整體協同以適應市場與客戶,克服大企業病;七是企業與社會的關係定位,企業與社會融於一體。

  財新記者問,「中糧現在處於什麼階段,走過了幾個分水嶺?」寧高寧脫口而答——「2.5,正向3努力的階段。」

衡量全產業鏈的標準是協同

中糧的產業之間要實現協同,需要經理人知道產業環節的關鍵點,在獨立核算的基礎上,市場化定價

  財新記者:你剛才多次提到中糧仍要立足於規模和佈局,未來中糧還會繼續擴張嗎?

  寧高寧:不是產業鏈擴張,而是會沿著產業鏈繼續成長,一直成長到突破了業務關鍵點。這個業務關鍵點,不僅僅是規模,還和佈局、商業模式、管理能力相關,跨過這個點,中糧各個品類將走上一個自我生存、不再虧損的階段。

  現在大概有60%的品類已經走過了這個關鍵點,比如玉米、大豆、大麥、葡萄酒、木薯、茶都運行得比較正常。當然也有挑戰,經營一直在變,實際上還要不斷研發,不斷推出新產品,每年銷售中如果沒有15%-20%以上的新產品出來就有問題。

  財新記者:那麼剩下40%的品類大概需要多久才能跨過這個關鍵點?是否這40%的品類跨過關鍵點後,中糧的全產業鏈就算佈局完成了?

  寧高寧:不能這麼簡單理解。這些品類裡可能有好的,也可能有不好的。比如生豬養殖,現在還虧損,但三菱等公司進來給了很高的估值,我們投資一共才幾億,它買30%就十幾億,還照樣跟著虧,它傻嗎?另外,我買網也虧損,但軟銀賽富進來估值5億元買30%股份。還有中國人壽買中糧期貨的估值達到幾十億,買了30%的股權。投資人知道團隊未來會做成什麼樣子。

  這個產業佈局什麼時候做完?2014年做得完嗎?我不知道,這個事情可能永遠沒完,也可能就這樣做完了,因為市場一直在變化,公司也在變。關鍵是我們能否從產業鏈模式中取得想要的成本或商業模式的協同,能否最終給股東或消費者帶來價值。

  現在這個價值已經體現出來了,只不過是讓消費者先看到。舉個例子:中糧做玉米油,1000萬噸的玉米油壓榨公司可以做10萬噸玉米油出來,也可以買別人1萬噸「毛油」包裝起來賣,但這是完全不一樣的,裡面的成本、研發過程完全不一樣。兩種方式的價值區別可能在短期內不一定被認識,兩年以後就能看到,五年以後就肯定站住了。這是一個消費者感受的過程。另外再看佈局,你做完了華南市場,再做華東、華北,每做一個新點,每開闢一個區域,就要覆蓋2億人口。

  全產業鏈關鍵是要按我們自己的邏輯走。從這個角度來說,2014年完成,還是其他什麼時間完成,都是一個不斷擴張的過程。是不是盈利了就算完成了?也不是。

  衡量全產業鏈成功與否的關鍵指標是生產協同的比例。比如玉米,除了玉米貿易,玉米通過加工環節再做成澱粉、糖、飲料等,再往下變成飼料和養殖,再往下是香腸、火腿、豬肉等。上游產業和下游產業的比例應該對半分。實際上,上述任何一個環節都可以單獨賣掉,但那就不是一個產業的概念了。現在中糧各個品類的生產協同比例還較低,各個品類不一樣,大體上在10%左右,主要是上游多,下游少。

  財新記者:中糧進入蒙牛後有什麼變化?未來中糧會繼續往乳品產業鏈的上遊走嗎?

  寧高寧:現在的蒙牛與以前不同,股東變了,董事會變了,系統變了,產品也變了,經營的理念更符合市場了。

  從全球來看,做品牌的乳品公司自己大量養牛的不多,可以說基本沒有,大多數是農莊制、合作社制。而在中國,幾乎所有的牛奶出問題都是在養殖環節,加工環節沒有出過問題,因為加工環節是封閉的。而養殖環節現在還很分散,加上管理環節也不清楚,就逼著企業自己去養牛,不然就沒有穩定的奶源供應。

  現在中國牛奶比國外同類產品價格貴1倍。理論上說,在奶業價值鏈中,一定是營銷品牌的環節價值最高,但目前不是,因為中國奶業的上游市場沒有人去整合,導致奶源環節價值最高,這不符合全球和長遠的價值鏈關係。

  蒙牛買了現代牧業,現代牧業也一定是獨立核算、獨立經營、獨立做市場。如果內部定價,人就懶了,沒法評價了。內部還老接洽、開會,沒完沒了。中糧玉米油曾經走過這個階段。安徽豐原一年需要200噸玉米,從東北產業鏈內的公司買,突破100萬噸有一個運輸的大客戶計劃,但雙方老因為價格吵架,最後集團不管了,愛賣給誰賣誰。一年以後,兩家公司又走一塊去了,現在越協作越好,成本還確實低了,這就是通過市場選擇的結果。

  財新記者:中糧在全產業鏈內部協同方面做得如何?

  寧高寧:中糧的產業之間要實現協同,需要經理人高瞻遠矚,也需要經理人知道產業環節的關鍵點,最終依靠市場評價系統來判斷價格。

  我認為協同應該更加市場化。拿蒙牛來說,蒙牛需要購買很多糖、油、飼料,但我們內部沒有要求蒙牛必須到中糧旗下的其他子公司購買。蒙牛根據市場價格和服務水平自己去選擇,這個市場交易要經過股東會同意。現在中糧業務品類越來越多,堅持獨立運營才是最合理的。

  財新記者:在營銷渠道和品牌建設上,中糧是否會加大投入?

  寧高寧:長城酒、福臨門油、麵粉、面包、罐頭等,在渠道和品牌上中糧有一定基礎。實際上中糧的核心團隊還是做國際貿易的比較多,這兩年中糧轉型力度很大,也非常辛苦。除了業務轉變,人的轉變也非常關鍵,而人的轉變和業務轉變的配合是更重要的東西。

  中糧歷史上是貿易公司,進口小麥、大豆、玉米,自己不賣也不儲備,如今不一樣了,中糧從採購時就會考慮經營,整個過程銜接起來了。而後端的品牌和營銷,因為這個行業競爭比較激烈,做品牌也跟建立業務一樣有一個過程。

  對中糧來說,這個過程還包括如何整合收購進來的公司的原有渠道,如何將各個品類的渠道協同起來。同時,隨著業務發展,品牌的力度也不一樣。中糧有一些非常強的品牌,如酒、油、牛奶等,而另一些品牌還需要培育。

  財新傳媒:中糧每年有300億到400億元的投資額,今年投資的預算是怎樣的?

  寧高寧:三四百億是高峰時期的投資額,現在已逐步慢了下來。因為產業在逐漸增多,今年有50多個項目在新建,去年有60多個,包括產業園。很多單個項目投資額就達到幾個億。現在中糧有專門管理投資的團隊,實際上有些產業,如玉米、菜籽、甜菜、糖比較成熟,不需要投資了,反過來像飼料、肉食等,還要繼續往前走。

  地產項目雖然賺錢,但不容易找。我們的標準是最起碼在大城市的一個中心建大悅城,大悅城的定位本身就比較時尚和現代,不適合建在郊區。

  2013年我們大概會投資200多億元,主要集中在食品加工和研發環節。現在中糧有一個研發中心正在建設。未來,我希望中糧是由研發、品牌驅動的一個公司。全產業鏈搭好後,我們還是希望將中糧定位為用食品來促進健康的一家公司。

  記者手記:在接受財新記者專訪時,寧高寧的臉上有掩飾不去的疲憊。前晚他剛從歐洲飛回,此行參觀了法國達能公司的工廠。他坦承,奶粉質量安全對蒙牛的壓力,所以不得不往上遊走。

  接受財新記者專訪之後的5月8日,蒙牛宣佈以4.1億美元增持現代牧業至28%,拿到了現代牧業最高近90%的奶源合同,在奶製品產業鏈上往前走了一步。但是,他當時即稱,即使和現代牧業談不攏,也會考慮收購其他上遊牧場,甚至不排除走出去收購國外牧場。不過,現代牧業仍不能完全解決蒙牛的奶源緊張問題,拓展上游奶源是中國乳品產業繞不過去的坎。

  至於全產業鏈內部的協同如何實現,他相信市場的作用。

  在寧高寧看來,產業鏈不是「一個人一腳踢到底」,而是專業化分工、協同的過程,而這種協同要由內部企業通過市場化的競合來達成。

  理念如此,現實仍有無奈。所有的協同、競合都依賴於人。一位中糧內部人士對財新記者透露,中糧在用人方面仍很難擺脫國企體制的痼疾,很難完全按照能力來選拔人才,比如身處電商行業的我買網,其領導層基本是老中糧的人,一個部門大概四分之一的人都會是老中糧安插進去的關係。這對一個電子商務公司明顯不合時宜。

  寧高寧是強調經理人制度的管理者,面對中糧深入根髓的老國企文化,他不再講國企一貫宣揚的奉獻為公、企業主人等理念,轉而推講「我們一起努力,把這個企業做大,一起體面地生活」。 他相信只有價值觀統一才能更好地放棄部門利益,以企業整體利益最大化來做事,這需要不同業務單元的職業經理人都具備協同意識。

  一位市場研究人士對財新記者稱,中糧的佈局幾乎囊括了現代農業的各個領域,這個架構未來有全球趨勢(農產品價格持續上漲)和國內政策導向(新四化裡的農業現代化)的支撐,在市場面和政策面都比較有利。一個值得注意的模式是,中糧進入一個產業(比如養豬、我買網、信託、期貨等)後,在一定階段就開始引入外資或專業投資人。這一方面是其通過股權多元化引入外力,用資本運作倒推國企體制改良;另一方面,也暗示這些未來有前景的業務可能逐個證券化,也就是說,中糧本身在扮演一個農業全產業投資人的角色。從這個角度來看,對中糧未來的估值,不能輕易根據上市公司業績狀況來判斷整個集團的發展潛力,還要看未上市部分的情況。他認為,國企可能合適做一些長週期並涉及民生的產業,比如能源、食品和農業,再加上國企融資成本低,如果有好的領導人,有可能做出來。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寧向東則對財新記者直言,「我挺他。」在他看來,寧高寧是國企裡少有的對企業有感覺的領導者。全產業鏈最主要的問題,是時間問題。比如,福臨門和金龍魚,最初是10%對50%的競爭格局,在糧油這樣穩定的市場,有百分之幾的增長都不容易。

  歷八年之功,寧高寧的管理想法在中糧的各層次滲透,但是中糧始終是一家國企。

非農板塊為農業板塊服務

「(中糧)金融服務這個板塊,鎖定為只能服務農業」

  財新記者:在中糧去年整個收入和利潤結構中,糧油、地產和金融板塊分別佔比多少?

  寧高寧:2012年集團收入2000多億元,集團利潤70多億元。其中糧油板塊盈利佔70%,營業額約佔80%;房地產佔了25%,利潤約20多億元;金融板塊盈利約5億元。其他幾個上市公司雖然利潤都下降了,但都有盈利,比如中國糧油盈利20多億元,中國食品盈利5億-6億元等。

  財新記者:中糧的非農板塊如金融、地產等業務,和農業主業之間的關係如何定位?目前來看,房地產板塊的盈利對農業主業仍有重要的反哺作用。

  寧高寧:中糧目前是在國資委管理下的公司,它的主業範圍是受國資委規管的。比如地產、酒店業務,中糧多年前就有;金融服務這個板塊,我們給鎖定了只能服務農業,包括中糧信託、投資銀行也都只能做農業。

  去年中糧金融服務板塊做得不錯,賺了六七億元,基本上是給農業產業做服務的。國家批了20個村鎮銀行,這些小銀行和中糧的產業非常匹配。比如做養殖、茶葉和茶廠、玉米等,都可以通過小銀行來做。

  去年中糧地產板塊賺了將近20億元,這包括沒上市的部分,即大悅城、住宅、酒店都加一起。去年中糧的董事會沒開過一次地產的會,結果地產單一盈利卻位居第一。

  拿大悅城來說,現在北京的大悅城項目已經賺錢了,而上海的大悅城項目還沒有,天津的也才剛開始。大悅城項目今年營業額上升170%多,還在一路往上走。從投資週期來說,大悅城基本靠銀行貸款,銀行也特別喜歡給大悅城貸款,因為一點風險都沒有。

  不過,大悅城的擴張不容易,要有合適的選址,要在大城市的中心區,上海的項目我們就等了兩年。

  財新記者:四大國際糧商在大宗農產品採購上能熟練地利用套期保值等金融工具,降低成本和風險。中國糧油企業主營業務利潤低,都拿不出太多資金做套保,通常是拿5%-10%的比例做敞口投資。2010年中糧控股也曾在期貨上有過較大虧損。你怎麼看期貨業務?

  寧高寧:期貨是一個專業行當,如果中糧的期貨水平比別人高1%的話,就不得了了。

  中糧期貨操作水平一點不會比別人高。不過,認為「老外」操控期貨市場的說法也是錯誤的,他們也老虧錢。這個市場太大了,參與主體很多,農民、貿易公司、經營者等。他們也是根據市場波動,好一年壞一年。

  財新記者:我買網當前做得如何?

  寧高寧:我買網還在虧損,2014年基本能打平。

  中國人網購是圖便宜,但我覺得關鍵不在於便不便宜,消費者要平衡便宜和安全的關係,公司則要平衡價格和虧損。中糧對我買網投入1億元左右,現在每年增長200%,今年可能達到十幾個億。我們對其定位是只賣兩類食品:中糧製造和中糧精選。同時堅持價格也不能太便宜,要堅守到有一個平衡的點。現在北京做得不錯,開到上海、廣州,也不錯。目前就是開一個地方虧一個地方,原來的還沒打平,又開始新的投入、招人、找倉庫等,這是一個正常的投入階段。

  我買網是中糧獨立推的一個網站,現在客戶黏性達60%。我們基本上沒做過什麼大推廣,全都靠口碑相傳。未來想擴展產品品類的話也可以,但還是應該做有質量保證的高端食品。目前,基金經理都追著我們想投資,已經做了兩次融資,未來有需要的話也要到後年(2015年)了。

  記者手記:外界評價寧高寧更像投資人而非實業家,但跟著寧高寧做事的人並不這麼認為。無論是參與公司業務討論還是日常工作生活中,寧高寧都會瞭解得很細。

  一次,他聽說大悅城裡有個餐廳吃飯要排長隊,他和妻子決定去試試。「我等了一個小時,確實要排隊叫號。這個餐廳人均消費200多元,賺錢不少。我讓公司給他們提高一倍租金,大悅城的人說不好意思,後來提高50%,人家馬上接受了。」

  寧高寧有兩個維度,既懂得資本市場,也思考戰略與管理細節。所以他可以將虧損的肉食業務、我買網賣出高價;更敢從華潤手中買下樓面來做大悅城。據財新記者瞭解,大悅城的銀行貸款成本特別低,銀行甚至連10%的資本金也不需要。這從一個側面也可看出中糧在融資方面的「國企優勢」。

  2010年期貨巨虧。寧高寧總體上反對中糧在期貨市場過多作為,他還是堅持要專注農業行業的實業投資,所以哪怕集團內的金融板塊業務,他也希望都做成和農業相關的配套服務。

  我買網橫空出世,從側面反映了中糧對市場趨勢的反應能力。

  與其他聚焦於資源的央企不同,中糧是擁有較多快速消費產品的一家企業,產品營銷與終端把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以往在超市或賣場等傳統渠道,「中糧系」產品往往按類別分散在不同貨架,消費者對中糧品牌嚴重缺乏統一認知。我買網帶來了一個更能貼近、吸附消費者並將中糧品牌內涵整體傳遞出去的平台。

  2009年初,中糧正式進行「全產業鏈」戰略轉型,那時就在思考能否建立一個中糧產品的網上銷售平台。

  我買網團隊得到了有力支持。寧高寧曾說:「我買網的同事們和我說了兩次我買網廣告宣傳的事,第一次的時候我說這個事兒好,再說的時候就告訴我快上線了,第三次說的時候就給了我一個網址說你可以上去試試。」

就要進入最充分競爭的行業

「中糧集團如果有任何一點想法,想去做少一點競爭的行業,中糧集團就跨掉了,中糧的文化就沒有了」

  財新記者:你曾說中糧通過擴張從瘦子變成了胖子,未來需要減肥,怎麼減?

  寧高寧:不是減肥,應該是健全管理系統。比如,五穀道場沒有做好,我們就換團隊重新嘗試,五穀道場的團隊已經換了三次。但是,這並不表明這個行業做不下去。

  財新記者:糧油食品市場是充分競爭的市場,中糧作為後來者為什麼要進入?

  寧高寧:中糧必須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參與競爭。中糧就是要做參與充分競爭行業的國企,這是它的定位。中糧如果有任何一點想法,想去做少一點競爭的行業,中糧就跨掉了,中糧的文化就沒有了。

  中糧不是後來者。現在什麼都在創新,新產業還在繼續,不能說他們都做完了,我就沒有空間了。

  財新記者:當前中糧整體利潤率較低,尤其是主營農業業務。哪些產品線有問題,可能要收縮?

  寧高寧:我覺得現在下判斷還為時過早。關鍵不是看現在的經營業績,而是是否符合中糧本身的戰略。我們不會買煤礦,雖然有人想賣給我。我們也沒有做醫藥,雖然有人說食藥一家。

  至於整體盈利問題,現在中糧的情況和十幾年前華潤的情況一模一樣。現在華潤在多個方面都做到了第一,盈利能力在央企排名第五。中糧還在建設過程中。社會不會給我們更多的容忍和理解,我們必須把利潤率不斷提上去。

  財新記者:你認為中糧和華潤有什麼共同之處?

  寧高寧:中糧和華潤本來都是貿易型公司。中糧現在和當初的華潤一樣。而華潤現在一年盈利近200億港元,當時的利潤也就一二十億元。華潤的產業在香港,有些大樓、碼頭、隧道收租,雖然貿易不太行了,但可以活,吃飯沒問題。為什麼要跑回來?因為華潤在大陸發展,可以一下子大過十幾倍。當初你可以不去做。

  當年有一篇批評華潤高速擴張的報導說,是充足的資本金令我頭腦發熱。其實他們根本不瞭解,華潤上市後從資本市場得來500億元,迫切需要花出去。當時沒有時間去慢慢熟悉新產業,必須迅速買下有利的市場地位。

  中糧也一樣,只是產業不一樣。中糧有很好的資產,地產、酒店都有,也可以活下去。要創造價值就需要有人去承擔風險,承擔質疑。你得讓每個人理解這個過程會走到什麼地方。

  財新記者:你認為中糧在發展過程中的最大風險是什麼?

  寧高寧:中糧現在已經變成一個投資比較多元化的公司,集團本身是不會有問題的。多元投資可能在某一時期、某個階段做得不太好,但這不會影響中糧集團整個大局。

  目前看,中糧有很多不同層次的風險。最大的風險就是做品牌和營銷。

  財新記者:中糧近幾年的負債率都保持在60%多。你曾說中糧負債率不能超過60%。

  寧高寧:負債率本身是一個變化的數據,60%是依據中糧的核心糧食產業來劃定的。實際上,貿易公司的負債率會高一些,因為流動性強。現在收購華糧進來後,負債率還會再高點,今年負債率可能在65%-66%,因為華糧也是貿易公司。而像營銷類公司、糧食等,負債率可能就要低一點。

  中糧負債率應該控制在60%左右,上去了一定要想辦法拉下來,這是我們內部對企業風險的管理。

  事實上,中糧目前所有的資產負債率都是基於總資產沒有被重估的基礎之上的,比如投資大悅城,你投資10億元,現在已經升值到50億元了,但還是按照10億元固定資產估值做的會計結算。這對公司來說,會計是保守原則。

  記者手記:中糧不缺戰略,不缺央企的資金優勢,不缺上游採購資源,最缺的是品牌和管理。

  中糧有品牌,但遠非強品牌。在2012年中糧經理人大會上,寧高寧說,「(中糧)真正需要提升的應該是『體現在產品上的競爭力』,也就是『產品力』。中糧集團今天所銷售的東西和五年前、十年前的變化不大,雖然數量和規模上肯定是擴大了,但在附加值上的變化不大,給對手帶來的競爭壓力也不大,真正的核心能力包括技術能力、產品能力、運營決策能力都沒有很多提升。」

  寧高寧坦承,做品牌的風險是最大的。但他沒有直接回應中糧在品牌上的投入力度。他反覆強調,中糧就是要進入充分競爭的行業的國企。在他看來,企業的品牌就是生命線。

  攤子大、投資大、負債高、利潤率低,在沒有達到規模效益之前,這些問題都困擾著企業,況且中糧現在還有40%的企業沒有走過盈利關鍵點。

  在價值觀和戰略目標之外,他同樣信奉西式的管理。「沒有計量就沒有管理」(no measurement no management),是寧高寧一貫的管理理念。他將在華潤實踐過的6S制度帶入中糧。6S是在專業化基礎上,將集團及所屬公司按行業區分業務單元,設計成利潤中心,每個利潤中心再劃分為更小的利潤點,並逐一編制號碼,使戰略管理清晰(1S),進而推行全面的預算管理(2S),編制管理報告(3S),相應進行內部審計(4S)、業績評價(5S)和經理人考核(6S)。6S能分離表現財務、資本、業務架構的形成,現金的使用等,讓企業清楚地知道某個業務單元是否真正在主業上開拓了市場,降低了成本,增加了盈利。

  2012年,中糧又進一步提出了標竿管理體系,考察規模發展背後的質量問題。中糧副總裁遲京濤曾在《一切為了銷售,否則我們什麼也不是》一文中寫道,中糧2012年的標竿管理,不僅要關注結果,更要注重業務運營過程;不僅是業績評價的方法,更是日常工作和管理的方法。它要求中糧人真正關心怎麼做,怎麼佈局,關注銷售淨利率、銷售毛利率等。

  此外,2012年,中糧在KPI考核中還加大了對市值和市場份額的關注度,甚至對高管設立了末位淘汰機制,有5%的人將被淘汰。

  有華潤在前,現在中糧業績表現尚不如市場所望,但寧高寧仍鎮定自若:「大家習慣了一年一定要增長到怎麼樣,那是肯定不行的,有可能是三年,有可能是五年,有可能是十年。按經濟規律做事,企業基本是可以做成的。」他堅持自己的軌道,但也深知未來給他的時間不會很多。
寧高 高寧 打造 食物鏈 食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458

新經濟食物鏈 RaymondJook祝振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f6402970101ezzc.html
iMoney原文(簡體版),13-06-2013。

互聯網股吸引之處主要是其増長可以有無限想像空間,當一家擁有紮實營運模式的公司,取得行業市場佔有率的領先優勢及業務開始轉虧為盈時,其股價可以在短時間內增長數倍。網龍(00777)的轉捩點是其移動網上業務(手機應用程式下載平台)於去年第三季開始產生盈利。其實有多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互聯網公司,股價於在過去一年都大幅度上升,例如奇虎360(QIHU),唯品會(VIPS)及YY.COM(YY),就分別上升了146.4%,475.4%及173.5%(自去年11月)。她們的共通點都是,於過去一至兩年(2011年3月,2012年3月及11月)才上市。她們的營運模式都是較特別和有別於以往上市多年的行業龍頭如騰訊控股(00700),百度(BIDU)及新浪(SINA)等。三者的預測市盈率分別高達51倍,41倍及33倍,而唯品會在去年第四季才正式開始賺錢。

平台業務可享高估值
在互聯網的生態中,最高級的是做電子商貿平台,例如Amazon.com(AMZN),市盈率可高達200倍以上;其次是社交平台,如Facebook(FB)及LinkedIn(LNKD),市盈率可達40至100倍;然後是搜索或垂直網站如Google(GOOG)和Yahoo(YHOO),巿盈率若19至20倍;最下層的為網絡遊戲開放商(因為用戶對新遊戲沒有使用慣性),如ElectronicsArts(EA)或ActivisionBlizzard(ATVI),巿盈率頂多只有10多倍(中國的只有10倍以內)。以上全是龍頭股估值,規模較小對手,可能隨時尚在虧損或估值存在較大差距。

中國新興科網股
平台的特色是固定成本有限,但用戶人數和使用量卻可以無限,而長期使用者會產生慣性,很難被另一新平台挖走,所以取得先機非常重要,一旦成功,估值可得市場盈價,然後再加大投資將對手拋離。國內的新興互聯網股之可以跑出,主要是她們著眼於電腦和手機上,建立擁有自己用戶量的平台。奇虎利用瀏覽器及免費防毒軟件建立電腦和手機上的切入平台,加上手機應用程式下載平台,從而獲取用戶流量,去年更開始進入搜索領域,與百度直接競爭,且取得市場第二位(若20%份額)。唯品會則建立網上消費品(主要為衣服,美容及家居用品)電子商貿平台,專門為國內品牌速銷。YY則由網上遊戲社交平台,拓展為網上卡啦OK及點唱,以至網上補習。香港上市的網龍及金山軟件(03888)都是奇虎的直接競爭對手,所以香港投資者絕對有需要瞭解美國上市的中資互聯網股發展,才可以判斷板塊內各對手的前景及相對估值。

阿里巴巴上市勢帶動板塊
網龍及金山軟件於過往數月備受追捧,因為她們的主營業務由網絡遊戲轉變成網上平台,所以估值上升。上期介紹的太平洋網絡(00543)因為估值(現時若10倍多)遠遠落後於同類的15至16倍,所以仍有升值潛能。阿里巴巴之所以受注目,因為她位處食物鏈的最頂端,且盈利規模最大(去年賺4.8億美元)。筆者相信她在香港的上市,將會帶來這板塊的高潮,相關股票會在這段時間內繼續受市場密切關注。

權益披露:筆者旗下基金持有太平洋網絡(00543),網龍(00777)及金山軟件(03888)股份,並隨時買入及沽出
經濟 食物鏈 食物 RaymondJook 祝振 振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9021

他33歲靠一顆蛋打造「食物界Google」


2014-03-10  TCW  
 

 

一個毫無生物科技背景的美式足球員,沒有用一滴蛋液,光靠植物打出來的液態蛋白質汁,就做出了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炒蛋。

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在嘗過他的炒蛋之後脫口而出:「他們太驚人了!」(They are amazing.)他所創辦的公司——漢普頓克里克食品(Hampton Creek Foods),成立不到兩年,就被比爾.蓋茲選為「形塑未來食物樣貌」的三家關鍵企業之一。

他的投資人清單上除了比爾.蓋茲之外,昇陽電腦(Sun)創辦人寇斯拉(Vinod Khosla)、PayPal創辦人彼得.提爾(Peter Thiel),以及長江集團總裁李嘉誠、雅虎創辦人楊致遠等東西方富豪都名列其上,兩輪的融資金額達三千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九億元)。

《富比世》雜誌(Forbes)形容這家公司是「比爾.蓋茲的新寵」,認為它「即將摧毀整個雞蛋產業」;《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形容:「這群人把食物當成軟體在研發,致力於從不同植物中找出正確的程式碼(code)。」意味著它將是「食物界的Google」!

年僅三十三歲的他,雄心勃勃的宣稱,要在未來五年內,改變人類三千年來吃雞蛋的習慣!

簡陋建築裡,有廚房與實驗室植物蛋白炒蛋,口感像炒偏老的蛋

飛越太平洋,我們來到美國西岸,舊金山矽谷。這裡是創新者的天堂,科技的發源地,孕育出蘋果、Google、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等改變世界的公司。距離推特總部只有一個街口,緊鄰洗車場與破舊鐵皮屋,一個外觀猶如大型車庫的簡陋建築物,很難想像,這裡,就是被比爾.蓋茲欽點為下一波食物革命的發源地。

一進門,彷彿進入一個結合廚房與化學實驗室的魔法領域,穿著防塵衣、戴著手套的科學家們,有的拿著從植物中萃取出來的粉末試管,有的在攪拌蛋黃醬,還有人在烤餅乾與煎蛋。

「Good to see you!」(很高興見到你)一個身型壯碩如牛的年輕人伸出蒲扇般的大手熱情問候。他,是漢普頓克里克公司的創辦人兼執行長泰崔克(Josh Tetrick)。在我們拜訪的一週前,他剛結束七天在亞洲的行程,並用自家公司的產品「Just Scramble」,替亞洲首富李嘉誠做了全世界第一個公開亮相的植物炒蛋。

這是用植物萃取出來的蛋白質粉末,加入油、水及其他不能透露的植物配方,打成濃稠的植物蛋醬汁,放到鍋裡加熱,不到一分鐘,醬汁就凝結成鵝黃色的炒蛋。

「嘗嘗看!」泰崔克把炒蛋裝盤、撒上鹽,遞給我。令人驚訝的是,除了口感還不夠滑嫩之外,這植物炒蛋吃起來幾乎與一般雞蛋毫無分別,甚至還有雞蛋獨有的香氣。若是在外面的餐廳吃到,很可能只會覺得是廚師把蛋炒老了而已。

「炒蛋還在試驗階段,還沒有打算正式推出,」泰崔克說。在此之前,他們已經測試了三千多種植物,做出上百種炒蛋樣品。「如果不能讓消費者得到百分之百相同的口感,我們就算失敗!」

他的另一支產品,不用一顆蛋做出來的植物蛋黃醬「Just Mayo」,已經在全美國一百多家門市販售,並與六家全球五百強的食品公司及零售通路籤約,即將在今年販售到全世界。

起點,在非洲聚落從糧食危機到動物生存權,都想解決

令人驚訝的是,泰崔克根本毫無食品或生物科技相關背景。出生在美國東南部的他,父母親是髮型設計師,高中是備受看好的美式足球員,一心想加入NFL職業球隊。

改變他人生的關鍵,在非洲。如同許多美國年輕人會背起背包到世界各地旅遊,增加閱歷、找尋自我,泰崔克也不例外,只是,他去的地方是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

這是全世界最黑暗貧窮的角落之一,這裡也淬煉出他的格局,一個日後他要用植物蛋改變世界的起點。在這裡,泰崔克看到數以萬計的窮人們每天啃草根、挨餓,孩童們在街頭遊蕩,無法受教育,甚至為了吃一口飯淪落為娼妓,每一幕景象都讓他震撼、痛苦在心。

整整七年的時間,他參與聯合國救援計畫,想辦法幫助每一個他能接觸到的人。他在尼日、賴比瑞亞教導學童,替利比亞總統進行社會重建;他把自己當成西方世界與第三世界的橋樑,幫助當地人進入西方企業工作。

回美國後,他創辦33Needs,一個社會企業募資平台,希望能導引更多資本主義的資源來協助落後地區,可惜成效十分有限。

就在他一度感到沮喪的時候,高中時的好友博克(Josh Balk)找上他。與泰崔克一樣熱愛運動的博克,曾被選為全美前百大高中棒球投手,後在美國人道協會中的動物部門工作,專門幫動物爭取福利。

博克告訴泰崔克,全世界每年生產一兆八千億顆雞蛋,需要豢養上億隻雞,但大部分的母雞終生都被關在籠子裡,踏不到地,只能不斷的吃飼料、下蛋,等到再也生不出蛋時就被抓去注射抗生素,宰殺成便宜雞肉販賣。不只殘忍到極點,過程中消耗的能量與二氧化碳,是植物的二十倍。

「植物裡面也有蛋白質,為什麼非要吃蛋不可?」兩人從美國的動物保護問題討論到非洲的糧食危機,一個近乎瘋狂的想法開始浮現:如果能用植物生產出便宜的蛋製品,是不是就能解決所有問題?

一個美式足球後衛,加上一個差點進大聯盟的棒球投手,兩個對生物科技一竅不通的門外漢,到處募資,找來幾個在大型食品公司待過的食品科學家,開始在泰崔克的公寓裡面做起研究。

一年半後,燒掉了一百五十萬美元,成果卻是「零」。

「我們犯了很大的錯,」泰崔克坦承,他以為這些食品業界的資深人士可以帶來寶貴經驗,沒想到在幾次實驗失敗後,換來的結論卻是一句句「做不到」、「不可能」。事實上,即使聯合利華(Unilever)旗下做出的超健康蛋黃醬Hellmann's,也無法完全用植物取代蛋。

挫敗,才知找錯人捨食品業者,改請教廚師與生物學家

「你可以想像我花光了所有的錢,卻什麼都沒有,非常焦慮,」泰崔克說。眼看就要山窮水盡的時候,他閉上眼睛,思考著究竟為什麼會失敗,一個念頭忽然間閃過:「也許當前所有的答案都是錯的!」

睜開眼睛,他看到手邊的iPhone。「賈伯斯沒做過一天手機,為什麼他能創造出iPhone?」「福特的時代只有馬,為什麼他能做出汽車?」

他猛然意識到,一年半來他所做的事,跟iPhone問世之前的手機工程師沒兩樣。「如果你一直想著要做出跟摩托羅拉Razr一樣好的手機,那根本不可能創造出smartphone(智慧型手機)!」要顛覆整個產業,唯一的做法,就是把眼前最棒的手機摔碎。

「我在這個失敗中學到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跟大型食品公司一樣思考,」泰崔克說:「我們要忘記什麼是『食物』,而是要回到源頭去探究,」這個源頭就是蛋白質。

於是,他把自己重新歸零,放棄所有現行做法,不再從傳統的食品業界找人,而是去跟廚師、分子生物學家、生化學家等相關領域的人聊天。

「要改變世界不需要我們很厲害,只要能找到一個對的方向,請其他厲害的人來幫你就可以了,」博克說:「我們找了很多擁有瘋狂天才的人(crazy talent people)。」

其中一個是克倫(Josh Klein),他擁有生化博士學位,曾在得過諾貝爾獎的愛滋疫苗實驗室工作過,「醫學理論與食物理論有許多類似之處,」克倫說。過去他研究生物分子構造,看細胞分子如何統御蛋白質,如今他把這個訓練應用在食物上。

克倫指出,蛋白質是一種很容易變化的分子,會隨著溫度、pH值與鹽分而變化。他從植物中找出蛋白質的編碼,從中認證出哪些植物可以執行跟雞蛋一樣的功能,然後試著把不同的植物蛋白質組合起來,看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根據這些結果寫成一個個的方程式,找出最穩定的組合。

這意味著上千萬種的排列組合變化,光是一款植物,垂直分類就達上百種,每一種特性都不同。「即使你找到了對的植物,這也只是開始而已,你需要將它分隔開來,進行乳化、凝結與曝氣等測試,確定符合穩定性,」克倫說。

「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法國國家農業研究院研究員安東(Marc Anton)說。在一般的麵糊中,由糖和脂肪混合物困住的氣泡,會被蛋裡的蛋白質完全包覆住,而烘焙時的高熱則會封住氣泡。植物裡的蛋白必須能夠撐起整個結構,才能讓蛋製品蓬鬆好吃。

經過九個月的實驗,分析了一千五百多種植物,有一天,克倫發現其中從加拿大黃豆九號(Canadian Yellow Peas)中提煉出的蛋白質,終於成功讓瑪芬蛋糕的麵糊膨脹起來。

「這是我們第一個驚喜時刻(A-Ha moment)!」泰崔克笑著說。

光是能發揮蛋白質功用還不夠,還得要顧及口感與味道。泰崔克招募了曾經得過全美廚師大獎的總鋪師瓊斯(Chris Jones)在植物粉末中加入其他的植物配方,讓產品吃起來與一般的雞蛋製品完全一致。

第一個產品蛋黃醬Just Mayo在二○一三年問世,它可以取代雞蛋,加入餅乾、蛋糕、煎餅等食物中,成本比一般的雞蛋便宜將近一半。這個成功的產品,同時獲得《大眾科學》(Popular Science)頒發的二○一三年環保類最佳創作發明作品之一。

產品,獲科技大老投資成本比真蛋省近半,引發蛋農抗議

「我根本分辨不出來真假,」矽谷知名創投Khosla Venture合夥人考爾(Samir Kaul)說。他嘗了泰崔克的瑪芬後驚為天人,立刻投資五十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千五百萬元),並在一個投資場合上把他們介紹給比爾.蓋茲。

「我覺得這是一個推廣理念的好機會,就用我們的產品做了一些瑪芬與煎餅,帶去給比爾.蓋茲,」泰崔克說:「他是我這輩子遇過最專注的人,眼中彷彿只有那個食物,吃完後不斷的問我問題,我們談了很多關於飼料、雞蛋、養殖農業等議題,他跟我一樣覺得傳統的雞蛋生產方式毫無效率可言,一點都不合理。」

只是做生物科技的公司琳瑯滿目,為何只有他們獨受比爾.蓋茲與李嘉誠等商業巨擘們青睞?

「他們的員工組合太特別了,沒有人像他們這樣思考創新,」一位投資泰崔克千萬美元的創投業者說,最重要的是,「他們不是只訴求素食者的利基市場,不是基因改造,純粹靠著植物就能達到全面取代雞蛋的效果,成本還比一般雞蛋便宜一半,這將徹底摧毀傳統的雞蛋產業。」

根據估計,全世界的雞蛋年產值高達六百六十三億美元,其中光是炒蛋就有一百三十億美元的市場。如果泰崔克等人可以成功用植物製造出炒蛋,甚至荷包蛋、白煮蛋等產品,前途將難以估量。

目前全世界沒有第二家公司能像他們一樣純粹用植物做出蛋產品,「我們唯一的競爭對手就是母雞,」泰崔克說。在他眼中,「雞」這個對手毫無競爭能力。

「雞農所能做的,就是不斷讓雞吃飼料下蛋,沒有改良空間,而我們卻是每天都有新的研發,在縮短與雞蛋的距離,」 泰崔克說。

他們的成功,已經引來美國蛋業協會的抗議。蛋業協會主席抨擊「試圖用植物替代雞蛋是違反自然法則」,但泰崔克毫不客氣的反擊:「用籠子養雞,強迫牠們不斷生蛋難道就符合自然?」

採訪最後,我們請泰崔克捏爆兩顆蛋,象徵他即將摧毀傳統的雞蛋產業,原本以為他會因為太噁心而拒絕,沒想到他竟然爽快的答應。這位前美式足球員正將他一身的精力,用在改變世界的食物革命上。

【延伸閱讀】矽谷直擊!看植物蛋實驗室的造蛋方程式

首富投資新寵1》吃蛋,不用再養雞!

1.走進植物蛋的魔法實驗室,泰崔克熱情的向我們介紹每一個科學家的專長與任務2.就是它!測試了1,500多種植物後才發現的植物蛋原料:加拿大黃豆9號3.從植物中提煉出的一罐罐粉末,是做成植物蛋的神奇原料與配方;成分內容,研究員不肯多透漏4.更省成本!真蛋的生產成本有7成來自飼料,植物蛋的生產成本比真蛋少48%5.泰崔克把植物蛋液攪拌打泡,放入平底鍋翻炒3分鐘,就成了口感幾可亂真的植物炒蛋6.把植物蛋黃醬和麵粉混合,可烤出一樣香脆好吃的巧克力餅乾

整理:林俊劭

【延伸閱讀】母雞下蛋,加拿大黃豆「生」出植物蛋——真假蛋對照表真蛋~來源:母雞價格:1斤約30元口感(以炒蛋為例):滑嫩、蛋香濃郁保存期限:冷藏約1個月熱量(每100公克):1,500卡方便性:移動與保存不便

植物蛋~來源:加拿大黃豆、南亞黃豆價格:1斤約16元,較便宜口感(以炒蛋為例):略乾硬,有些許蛋香保存期限:9個月熱量(每100公克):642卡,不到真蛋一半方便性:罐裝液態物質,移動與保存方便

33 歲靠 靠一 一顆 顆蛋 打造 食物 Googl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3256

李嘉誠的VC大棋:已投60多項目 重構人類食物鏈

http://news.iheima.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6&id=143843

而就在此前兩週,李嘉誠還親自在廣東秀炒「人造蛋」,力推該食物。目前,這種人造蛋黃醬已經成為百佳超市多個店舖的在售新品。年初,維港投資牽頭向該商品製造商Hampton Creek投資2300萬美元。

「人造蛋」和「打印皮革、牛肉」等超前衛科技投資,使李嘉誠成為實實在在的「超人」。實際上,李嘉誠私人參與投資的科技公司已經有60多家,「科技讓我心境年輕化。」在一次公開採訪中,這位老人道出了對高科技投資保持衝動的源泉。

人造蛋的商業構想

「人造蛋的沙津醬味道和真的沙津醬一樣,分不出來;用來做蛋糕的話,與真雞蛋已沒有分別,相信人造蛋將來一定好吃。」今年5月,李嘉誠和人造蛋生產商Hampton Creek在廣東的科技巡迴展覽上如此推薦被稱為「JustMayo」的人造蛋黃醬。

6月13日,「JustMayo」首次在李嘉誠擁有的百佳旗下Great超市金鐘店正式售賣,共有四款口味上架,每瓶售價23港元。

「目前,JustMayo還屬於百佳獨家代理的產品,先行會在香港百佳銷售。」 百佳超市公共事業部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如果銷售表現良好,內地百佳也會大力引進。」

此前,生產商Hampton Creek已經在國內多個城市做了市場推薦,包括廣州、北京等城市。但是百佳超市主要網點在香港及華南地區(主要是廣東),因此,JustMayo要實現全國銷售,還需要進入到其他品牌的商超渠道。

據Hampton Creek創始人Josh Tetrick稱,人造蛋的營養價值比市面雞蛋多四分之一,且不含麩質與膽固醇,保存時間更長,但售價僅約為雞蛋一半,每罐蛋黃醬在美國的售價為2.99美元。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Hampton Creek官方網站上獲悉,這種在美國被稱為「植物蛋」的產品,由多種容易生長的植物,例如豌豆、高粱、葵花籽等混合調配,複製出味道、營養價值及烹調特性與普通雞蛋相似的粉劑,可代替雞蛋烹製美食。

2012年創業初期,該項目獲得了比爾·蓋茨和Paypal創始人布萊爾的注意和支持,蓋茨還成為該公司的顧問,在硅谷大力為人造蛋產品做宣傳。

去年9月,這款名為Beyond Eggs的植物蛋在加州Whole Foods超市開賣,上市首月就獲得100萬美元的收入。Josh Tetrick當時預計,很快也會在世界各地上架。

目前,Hampton Creek已與世界各地的食品製造商洽談,希望他們的植物蛋能取代超市產品中使用的真蛋。該公司已製作出一種完美的蛋代替品,適合用於製作美奶滋,另一種則可用於製作蛋糕。

「我們可以製作很棒的美奶滋,我們和市場的領先產品做過口味測試比較,都能持續地打敗對手。」Josh Tetrick說,「而在餅乾方面,我們拿我們的產品讓比爾·蓋茨、布萊爾等人品嚐,他們兩人都吃不出差別。」

今年2月,李嘉誠和雅虎創始人楊致遠通過風險投資基金,向食品創業公司Hampton Creek Foods出資2300萬美元。人造蛋由此邁向亞洲商業之門。

「公司正在與中國大陸大學生及80後消費群體進行調查和溝通,希望瞭解中國年輕人的口味喜好、消費需求,以尋找市場推廣方向及規模,為即將推出的急凍無添加曲奇產品上市做準備。」 Josh Tetrick說。

Josh Tetrick認為,中國大陸消費者對食品安全、非基因食品高度敏感,將成為人造蛋要攻克內地消費者最重要的兩道防線。

打印牛肉

而對於投資商李嘉誠來說,人造蛋只是他構建未來的棋子之一。今年5月份,由國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李嘉誠基金會聯合舉辦的科技巡展上,李嘉誠基金會共推介了7個科技創新項目,除了人造蛋,還有癌症醫學篩查技術、農作物基因優化、廢水處理、生物可降解包裝、LED燈和「大數據」應用研究。

李嘉誠基金會董事周凱旋表示,李嘉誠一直想令香港、新加坡等寸金尺土的地區,如何透過科技令經濟效益提高,人造蛋的科技便是一例;另外又一直希望能研究能否透過幹細胞生產皮革的技術,及能生產肉類的植物技術,令寸金尺土如香港皮革產量能超越南美洲、肉類產量超越美洲。

6月18日,維港投資向ModernMeadow注資1000萬美元,開啟李嘉誠的高科技皮革和肉類生產的理想。

這是一個瘋狂的想法:ModernMeadow使用3D打印機將細胞塊沉澱到生物組織模型中,細胞粒會在打印後熔化,就像細胞在胚胎中發育一樣,培養出畜肉和皮革。

Enter Gabor和Andras Forgacs是Modern Meadow的兩位合夥人,在研究階段,該項目贏得了來自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和美國農業部極富優勢的津貼,並獲得了Peter Thiel's Breakout Labs等組織的科研經費。

「Modern Meadow一共獲得了200萬美元的資金贊助,這些津貼都非常快地批准並授予我們。」Gabor說,「這筆資金會讓他們完成其原型產品,並有能力爭取小企業創新研究機構對其下一個階段的資金支持。」

對於這些被培養出來的牲畜的肉和皮革的用途,現階段則主要是供應時尚設計師和皮革產品生產商,以滿足全球對這些廠商所製造的商品的不斷增長的需求。

全球每年的皮革貿易總額達到600億美元,皮革生產帶來的效益正契合了李嘉誠的商業構想,大型製造商、服裝配飾設計商,甚至是汽車製造商,都受惠於這條更有效率的皮革供應鏈。

獲得李嘉誠的投資資金之後,Modern Meadow的目標是進行一定數量的生產,並在今年把這些皮革整合進服裝和飾品,然後逐步擴大規模。

Modern Meadow的遠景目標是利用3D再生技術,生產符合美國農業部標準的肉類,供人類食用。該公司預計,由於「生物墨水」(也就是構成肉類的原料)是不同類型的細胞的混合體,可利用3D打印使原料成型,並在生物反應設備中進行處理,在原型階段,能夠打印出2cm×1cm×0.5mm見方的肉片。

Modern Meadow認為,生物打印肉類不僅能夠滿足人類對於動物蛋白質的需求,對環境也更加友好。

重構食物鏈

「對消費者來說,人造革會降低環境影響,也不必擔心動物保護權利等問題。」 Gabor在其官方網站產品介紹中說,「畜牧業釋放的溫室氣體佔所有人類活動產生的溫室氣體的一半,且畜牧業還佔據了地球上可用的非冰凍土地的三分之一,將3D打印技術和生物組織工程結合在一起來打印畜產品,可滿足人類每年消耗3億噸肉製品的需求,並處理這個星球上最大的問題。」

但Gabor認為,肉制食品是一個長期的工程,需要擁有更多的財務支持。有了李嘉誠的維港投資入股後,財力已經不是問題。「在許多虧損的初創企業裡,李嘉誠的投資被視為信心的主要來源。」香港一家產業投資基金經理人表示,「維港投資通常不會急於去談項目的回報率。不過綜合公開項目的發展進程來看,維港投資應該有著相當高的退出回報率。」

過去多年,維港投資多以信息科技為主要方向,Skype、Facebook、Spotify、Waze、Siri、DeepMind和Summly等科技界新秀在初創階段都得到過維港投資的資金支持。

而這一次李嘉誠正在下一盤大棋。「李嘉誠對科技的興趣正在從信息延伸到生物界,這兩大科技領域的區別就是一個關注人類生活方式,一個關注人類生存方式。」上述產業投資經理人說,「如果人造蛋和打印肉類真的走進大眾消費市場,人類在一定程度上將重構自己的食物鏈。」

Josh Tetrick就曾公開表示:「我們要把動物從配方中剔除,食品業是個破碎的行業,迫切需要創新,特別是涉及動物時。」

不過該人士認為,人造蛋的原料來源於易種植物,3D打印肉類原料來源於幹細胞,這種食物生存依賴是人類幾千上萬年產生的,要被改變成另一種依賴能否被人類接受還很難說。

李嘉誠對未來科技對人類食品生產的改變頗有信心,有公開信息顯示,除了上述兩個食品製造企業,李嘉誠還投資了一間以色列公司Kaiima,該公司發展了一種農業新技術,用一樣的水,一樣的土,農產量可以增加30%,且並沒有使用轉基因技術。

對Kaiima注資後,李嘉誠曾一度想在中國將Kaiima公司的農業技術商業化,但種種原因最終沒有成功。

在中國農業大學食品學院副教授范志紅看來,要說服消費者接受這些非自然出產的肉蛋類食物,還需要很長時間。「目前公開的數據不足以證明『人造蛋』的營養成分和各種工業用途能夠完全取代雞蛋,營養成分不是一個指標就能評價的,例如蛋白質成分高並不代表所有營養成分都高。此外,雞蛋獨有的營養成分,如卵磷脂,人造蛋中尚不知道是否含有。」

范志紅認為,在食品工業中,雞蛋有獨特的口感和放在食物中獨特的功能,人造蛋也不一定能夠完全替代。

李嘉誠 李嘉 VC 大棋 已投 60 項目 重構 人類 食物鏈 食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5219

花一半收入買食物是什麽感覺?你可以問問俄羅斯人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785

netcost-3

隨著俄羅斯食品價格的飆升,俄羅斯民眾今年在食物上的花費將占到其收入的一半。

目前,俄羅斯的通脹已經超過15%,為2008年來最高。而俄羅斯對歐盟食品實施的進口制裁使得俄羅斯的物價(尤其是食品價格)飆升。

俄羅斯人現在的食品支出與收入比已經高於許多更為貧窮國家的民眾:肯尼亞人在食品上的支出不到50%,而中國人和印度人的食品支出不到其收入30%。中國和印度的人均GDP低於俄羅斯。

與發達經濟體相比,俄羅斯人在食品上的支出令人唏噓——最新數據顯示,2012年,英國人的食物支出占到其收入的11%-12%,而美國的數字僅為6.4%。

俄羅斯經濟的災難令人想起了俄羅斯1998年的經濟危機。當時,俄羅斯的食品價格飆升,通脹達到了驚人的100%。這一危機讓時任總統葉利欽被迫離職,迫使俄羅斯請求國際援助。食品危機還推動了上世紀90年代的前蘇聯解體。盡管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政權目前還擁有很高的支持率,但俄羅斯的民眾正在為普京的外交政策支付高昂的代價。 

美國財經博客Quartz援引VTB Capital分析師表示,俄羅斯收入今年將增長7%,遠低於食品通脹的速度。分析師預計,2015年上半年,俄羅斯食品價格通脹將達到20%。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一半 收入 食物 什麼 感覺 可以 問問 俄羅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4079

【海外酷炫】蘋果發布會,3D打印小提琴,3D打印食物,藝術水龍頭......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310/149312.html

文/蒲鴿

 

再說一說蘋果發布會

 

昨晚,蘋果終於在萬眾矚目之下召開了發布會。簡單回顧一下亮點:

 

 

Apple與HBO首次展開合作,Apple盒子僅需69美元。

 

12寸的MacBook Air采用視網膜屏,觸摸板較之以前更大,且配備四個感應器用於識別輕點和重按的不同功能。新的12寸MacBook Air為史上最薄款,最厚部分僅13.1mm,比現有11寸MacBook Air還要薄24%,重量僅2磅(約907克)。

 


厚度及重量的減少,必然帶來整個機身的改變。因此,鍵盤采用蝴蝶結構,一改往日的剪刀結構,減輕厚度的同時單個按鍵比之前更大。續航能力提高至9小時。無搭載風扇。

 

至於Apple Watch,並無太多驚喜。黑馬哥在前幾日以及昨天的《海外酷炫》欄目中已經提前對蘋果的這款新品進行了曝光。發布會只是一一贅述了一遍。如需回顧,請翻閱3月9日微信公眾號創業家雜誌《Apple watch的全型號曝光》及3月4日i微信公眾號《取代“錢包+鑰匙”,請在這里看看Apple Watch的野心》。

 

唯一和之前所曝消息不同的是價格。庫克在發布會上宣布的基本款起價$549較之前曝出的價格$649便宜,但定制版確實$10,000起價,而之前曝出的價格是$6999。

 

此外,值得一提的還有ResearchKit,這是蘋果全新的醫療數據平臺,依托龐大用戶基數及貼身實時不間斷監測優勢,目前已開發App監測糖尿病、帕金森、阿爾茨海默、乳腺癌、哮喘等病癥,旨在為醫療研究提供全方位的信息,以改善當前數據範圍局限時間間斷等問題。黑馬哥隱隱約約覺得醫療數據會因蘋果的加入而大為改善,里面蘊含大量的機會,未來的醫療模式必經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對於醫療數據,蘋果公司為保障用戶隱私不會對其進行截取,只是作為通道。這讓黑馬哥或多或少舒了一口氣,不過數據就像金礦,這麽一塊香餑餑放在眼前卻滿有情懷地視而不見,蘋果做得到麽?

 

 

蘋果就說這麽多。考慮到今天,大家會被蘋果刷屏,黑馬哥除了蘋果外,特意準備了些別的新鮮玩意兒,就當換換腦筋吧。

 

水龍頭上的藝術

 

水是一種液態的存在,但這並不能妨礙水流被塑造成繽紛多彩的形狀。就讀於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的中國學生邱思敏設計了一款水龍頭,不僅比一般龍頭節約多達15%以上的用水量,還能讓水流變得藝術,優雅地傾瀉下來。

 


這款概念水龍頭名叫Swirl(旋轉),采用雙渦輪的結構,噴嘴鑿有不同樣式的小孔。由於水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旋轉著往下流動會帶動渦輪的旋轉,渦輪的旋轉結合噴嘴的不同小孔樣式便形成了不同形狀的水流。

 

參考來源:cnet.com

 

形狀奇特的3D打印小提琴

 

 

圖中的這個家夥像不像一個高科技武器?還真不是,這是一個靠3D打印出來的樂器--小提琴。黑馬哥能想象到你一副愕然的表情。

 

這個家夥不僅在形狀上與傳統的小提琴大相徑庭,連弦都從4根減到只剩2根。這樣的結構據說是為了用一種新的方式增強音效。

 

這款小提琴由來自Monad建築工作室的設計師和Eric Goldemberg和Veronica Zalcberg聯合音樂家Scott F.Hall共同打造,並將於今年4月16-17日亮相紐約3D打印展。

 

其實小提琴只是這一套3D打印樂器中的一員,其他成員還包括大提琴,澳大利亞土著木管樂,龍角號,單弦的中音電吉他。

 

參考來源:cnet.com

 

中風病人的福音

 

想要恢複中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漫長而艱巨的康複治療。不過近日,英國豪特福德郡大學研制出一款機器手套,旨在通過適當的運動幫助中風病人得到恢複。

 

 

這款手套花費了研發團隊三年多的時間才初見成效。手套綁在手腕上,並將部件與每個手指相連,通過一套特制的軟件遊戲,手套會帶動中風病人的前臂,手腕和手與遊戲進行配套運動。有的遊戲是通過讓病人彎曲手腕從而控制手掌,將遊戲中的魚兒吃掉。另外一個遊戲是通過移動手掌和手腕來控制鱷魚向左或向右繞過障礙物。還有一個遊戲是通過彎曲手腕和胳膊肘來控制小球穿越迷宮。

 

病人的表現會以數據的形式即時傳送給醫生,以便隨時調整或改進治療的強度和方式。

 

看著這些智能儀器,黑馬哥心里真是高興啊。讓科技更多造福人類吧。

 

參考來源:cnet.com

 

3D打印食物

 

對,你沒有看錯!

 

來自荷蘭埃因霍溫科技大學的畢業生Rutzerveld多年來一直研究3D食物打印。近日,他實現了3D打印的小花園,非常有意思,不過一口就可吃掉。

 

 

打印的過程是這樣的。用可食用生面團打印出一個圓形的鏤空架子,在架子的外面塗上一層煮脆的面團,架子里面是海藻膠質打印的供蘑菇等生長的“土壤”。幾日後,這些孢子便可發芽,然後整個小花園可被吃掉。

 

 

據Rutzerveld稱,考慮到食品安全和食物生產,這項技術對發展中國家尤為有利,不僅可以讓食物的生產速度大大加快,還能避免浪費,並且節省倉儲空間。

 

目前,這項技術還有很多難點需要攻破。除了有機物質的選擇外,如何設定軟件程序並結合3D打印的硬件制造將是最亟需解決的問題。當然,這項技術想要普及還需要10年時間。黑馬哥想說,這麽長的時間,應該夠養成人們吃膠質的習慣了吧。

 

參考來源:wired.com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海外 酷炫 蘋果 發布 布會 3D 打印 小提琴 食物 藝術 水龍頭 水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5208

基改指南 食安風暴怎麼吃? 專家:吃完整的食物

2015-05-11  TWM
 
 

 

國際科學界正在研究,為何全球過敏人口不斷上升,基改食品、生化食品添加劑,都是嫌疑犯,要避開食安風暴,有以下十一種特徵的食物,最好少吃。

撰文‧林宏達

這幾天,台灣消費者重新認識了這個單字:DDT。

這種多國禁用的殺蟲劑,竟在台灣的手搖飲料中出現,進入消費者的肚子,更恐怖的是,還不只一家飲料店DDT超標。

光靠檢驗,能防堵所有的食安問題嗎?DDT還是可控制的風險,面對基因改造食品,風險未知的狀況,你該怎麼選擇食物,才能保護自己?

基改食品的風險是什麼?「基因改造食品的風險,是難以觀察,難以控制的。」台大醫學院副教授、中華民國毒物學學會祕書長姜至剛認為,人類知識對基改風險還無法完全釐清。

有害基因進入體內 都可能會引發過敏他認為,如果有害的基因進入體內,即使只有很少的量,都可能引發過敏,「很多疾病是這樣來的」,像人體腸道內的細菌基因片段,「和人體內一些類風溼性的疾病產生的蛋白質序列相似,會引發身體的免疫反應,導致免疫疾病。」姜至剛說。

今年出刊的《自體免疫學研究期刊》,內容指出,過多的糖、鹽、酵素、乳化劑等,基因改造相關的食品添加劑,會影響腸道細胞的健康,讓腸道過濾功能下降。外來的抗體過多,會升高自體免疫機制,影響健康,「有很多疾病,跟這個有關。」姜至剛表示,這種狀況,可能會導致小腸慢性發炎,增加癌症風險。

我們採訪美國馬里蘭大學食品科學研究所前主任羅揚銘,他研究食品科學超過二十年,也抱持相同看法,「基因本身的交互作用,我們還沒有全面的了解。」羅揚銘說,「某些基因可能對不止一項功能有影響,甚至可能對很多生理機能有複雜的交互作用。在這些問題都還沒釐清的時候,就急忙推出產品,是一種相當不負責任的作法。」他表示,美國學術界正在研究,為何過去十年全世界的過敏患者都在上升,他創設的BioIntelliPro公司,在非洲和聯合國一起執行計畫,研究能不能用花生醬作為解決非洲饑荒的食物,結果發現,非洲黑人和美國黑人雖基因相似度極高,但「美國黑人對花生過敏,非洲卻沒有人對花生過敏。」羅揚銘說。

「美國人對麵包麩質過敏的比率,一直在升高。」羅揚銘說。麩質過敏是一種腸胃道的疾病,症狀為黏膜慢性發炎,可能導致小腸絨毛受損。羅揚銘指出,過去科學界是用相當嚴格的標準審查基改食物,只能選用對人類、動物、昆蟲已知不會造成傷害的基因,但陸續有研究指出,部分基改作物,含有抗蟲害的化學物質,人類食用轉基因食品後,腸道黏膜細胞極有可能也會受到傷害,這被學界質疑,是造成美國過敏患者激增的一個主要原因。

成分標示落落長 台灣吃的是化工麵包羅揚銘指出,「台灣是一個很好展示食品加工科技的地方」。這些新的食品科技,以添加劑為例,對人體並無好處,羅揚銘表示,美國麵包成分一兩行就能列完,但台灣便利商店裡賣的一個「化工麵包」,成分竟長達二十行!「美國麵包我吃半個就飽了,台灣麵包我吃兩個還不會飽。」台灣食品追求賣相、口感,但添加了太多複雜的成分。

「美國的作法,是建立食品的成分標準。」例如果醬,美國聯邦法規規定就有二十幾種水果,用這些作為原料的,才能叫果醬;如果是東歐來的新水果,也能做,「但要標註是非傳統(non-traditional)果醬」,為什麼這樣做?「因為這二十幾種水果是確定的安全品種,新的水果安全性還不確定。」羅揚銘說,像咖哩粉,美國法規規定,有六十幾種材料混合,可以稱作咖哩,但其他不可以添加。從標示下手,讓傳統、安全的食品,和創新但風險還沒有完全確定的食品,區隔開來,讓消費者有知的權利,「但台灣還沒有這樣的東西」。

十一項選食物原則 深度加工的不要吃他自己如何選擇食物?羅揚銘說,大原則是「吃完整的食物(Wholefood)」,他列出十一項選擇食物的原則:深度加工的不吃、添加劑多的不吃、沒有父母的(指基因改造)食物不吃、不是地上長的不吃(如水耕蔬菜)、來源不明的不吃、太漂亮的不吃、過度調味的不吃、保存期限太長的最好不吃、高油脂含量的不宜多吃、同質性的食品不宜多吃、太甜太鹹的不吃。

他分析,許多食物為了增加賣相,放了很多食品添加劑,這些食品添加劑,例如香草精、香料、維他命甚至味精,大都是用基改的細菌生產的。

羅揚銘認為,食物與藥品不同,食物是不須處方,也沒有限制用量的產品,以前,人類長期累積的經驗,讓人們認定食物「基本安全」,但面對人工創造全新的食物,「我們應該是知道多少,說多少」,誠實地面對科技,而不是貿然擁抱未知的風險,才是正確的態度。

基改蘋果

就算壞了也不變色

——基改食物特性表

稻米 能增加稻米中的胡蘿蔔素含量玉米 基改玉米即使被噴上年年春等農藥,玉米也不受影響,比雜草還強悍棉花增加抗蟲毒性,害蟲吃基改棉花後會死亡黃豆 能對抗蘇力菌等病蟲害或是除草劑木瓜 能對抗輪點病毒侵襲番茄基改番茄採收後不易軟化,並維持色澤和風味馬鈴薯 能抵抗細菌侵襲,並增加澱粉產量蘋果 一般蘋果切片後會變色,基改蘋果即使壞了也不會變色

基改 指南 食安 風暴 怎麼 專家 完整 食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399

新勁敵賣「正直食物」 股價是蘋果5倍

2015-06-29  TCW


你可以想像,一個賣墨西哥捲餅的餐廳,竟然可以成為美國股價最高的餐廳股?十年股價漲近三十倍,現在超越六百美元,是麥當勞的六倍,連高科技股蘋果股價都只是它的近五分之一。

奇普雷(Chipotle Mexican Grill)等大批「快捷休閒」(fast casual)餐廳的崛起,確實成為麥當勞的夢魘。而其成功模式,與目前多數成功的小眾品牌相同:文化主張非常清楚,可快速吸客,進而動搖老大的江山。

一九九三年七月,二十七歲奇普雷創辦人艾爾思(Steve Ells),靠著向父親借的八萬美元,從一個廢棄的冰淇淋店面起家,賣起墨西哥捲餅。第一年,他就創造一百萬美元營收。

它, 強力訴求食材安全旗下肉品全用牧場,拒絕工廠養殖

奇普雷的墨西哥語意思是一種小辣椒──該公司商標圖案中央,畫的就是一條辣椒。不過,辣椒不是它的產品,它賣的是「正直食物」。一九九八年,艾爾思決定旗 下肉品全用牧場而不用工廠養殖,他們向消費者傳達訊息:奇普雷所用的牛、雞、豬、乳製品,在飼養時都不用抗生素或生長激素。「負責的培育,永續的飼養」, 就是奇普雷的口號。

和對手麥當勞相比,奇普雷菜色較少,顧客循環更快,這個模式被稱為快捷休閒,每個捲餅單價約七美元,比麥當勞的一份大麥克套餐貴,但是年輕消費者仍埋單。

麥當勞不是沒看到奇普雷的崛起,一九九八年,麥當勞向奇普雷出資成為其最大股東,當時奇普雷只有不到二十家店。二○○六年奇普雷公開上市,當時股價約二十二美元,麥當勞後來卻選擇出脫手上所有持股,兩方文化的天差地別,可能也是造就麥當勞提早獲利了結出場的原因。

它, 不求快速重視氛圍不同時段該播哪種音樂都精心設計

當麥當勞賣的是快速,能吃飽的速食時,奇普雷賣的是飲食的體驗氛圍。

在奇普雷的店裡,店內播放的歌曲,也請專業的DJ主持人葛洛布(Chris Golub)精心調整。葛洛布受艾爾思之邀,花大量時間在店內聆聽各種歌曲,例如他親自調查顧客「你在店裡吃烤牛肉捲餅時,想聽到民歌還是摩城 (Motown)經典歌曲?」他也研究什麼時段播什麼歌最適合當時氛圍,結論是「午餐和晚餐高峰期會播放節奏較快的歌,因為,它們需要讓顧客流動(即創造 高翻桌率)更快。」甚至店裡的音響是金屬或木頭材質,播放哪種歌才有最佳的聲音回音效果,都出自葛洛布精心設計。

連很多米其林餐廳都沒考慮到用餐與音樂的關係,奇普雷卻連這個也考慮到了。「我們本來可以用衛星廣播電台的,那樣便宜多了,」奇普雷發言人對《彭博商業週刊》表示,「但如果你經營一家餐廳,你需要適當的氛圍,我們關注細節。我們想要某種只屬於我們自己的東西。」

它,網路社群打知名度送名人捲餅卡,球星上推特免費宣傳

奇普雷跟多數新興品牌一樣,不打廣告正規戰,而是善用網路社群,打響知名度。如它會發給一些名人「免費捲餅卡」,持卡人在一年內每天都可免費吃一次捲餅, 美國職棒大盟球星哈波(Bryce Harper)、美式足球明星威爾森(Russell Wilson)等人,都在其推特上展示奇普雷送的免費捲餅卡,甚至在去年六月,美國總統歐巴馬也到奇普雷餐廳,自己點菜吃午餐,照片被登上推特,變相為奇 普雷宣傳。

它不斷塑造自己「健康」的形象,要打敗「邪惡」的基因改造食物。今年四月底,奇普雷宣布停止供應基因改造食品,但其實至今科學界未證明基改食品有害人體, 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也宣稱,基改食品是安全的。但奇普雷和基改食品劃清界線,顯然和以下現象有關:據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一月底的調查,八八%的科學家認為基改食品是安全的,但一般人認為基改食品是安全的比率卻不到四成。

奇普雷標榜高品質的健康快餐,挖走了不少麥當勞的消費者,讓其股價連續飆升,但它也必須為自己的堅持,付出代價。

它,標榜品質拉高成本產能受限,六月中股價因此創新低

奇普雷要求原料須有高品質,這代表其供應來源相對受限。今年第一季,該公司因為品質問題,暫停向一家豬肉供應商進貨,導致其旗下超過三分之一的店面無足夠豬肉可用。

這直接反映在食材的成本上。和對手相比,奇普雷的食材成本占營收比重最高,例如快餐連鎖餐廳盒子裡的傑克(Jack in the Box),其食材成本占營收二四%,奇普雷則是近三四%,此外高品質也意味著高價格。據分析美股的網站「尋找阿爾發」(Seeking Alpha)的研究,拿今年第一季奇普雷在美國華盛頓區的餐廳價目表,和去年第一季相比,從雞肉捲到牛肉捲,一年來價格就漲五%至近一○%。

被限制的產能,已影響到其股價。奇普雷六月中的股價曾創半年來新低,主要就是其成長逐漸趨緩。奇普雷日前表示,近來店面每小時交易次數只增加不到兩次,公司卻認為此乃「巨大進步」。

沒有完勝的商業模式!想打中顧客心,先找出自己的信仰

分析師卡特(Michael Carter)以自身經驗表示,有不少次他想上奇普雷的店面用餐,看到門口大排長龍,於是打退堂鼓,也見到許多顧客不耐久候就離開。產能無法擴大,反而形成奇普雷未來成長的局限。

未來,在華爾街的壓力下,奇普雷如果要繼續成長,或是走向全球市場,該公司會因此做出品質或是文化的妥協,已是可見的兩難習題。

奇普雷今日的成績單確實亮眼。當越來越多訴求鮮明的小眾品牌崛起,我們可以理解這類企業的商業模式,但現有企業也不用妄自菲薄。奇普雷不可能完全取代麥當勞,兩者各有優勢,誰也無法完全取代誰,就如高質量、高價的進口車,不會完全取代低質量、低價的國產車一樣。

我們可做的,是意識到消費者對企業的要求已不如過去,大家必須更明確鮮明說出自己的信仰,才能得到各自消費者認同,想要左右逢源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延伸閱讀】奇普雷淨利率不如麥當勞,股價卻是老大哥6倍!■ 麥當勞產品特色:平價快速餐點種類:較多平均客單價:較低市值(6/22):920億美元'15/Q1淨利率:13.62%員工數:420,000

■ 奇普雷產品特色:高質高價餐點種類:較少平均客單價:較高市值(6/22):190億美元'15/Q1淨利率:11.3% 員工數:53,090

資料來源:Google Finance 整理:楊少強


勁敵 正直 食物 股價 蘋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152

常洗髮不會掉髮,落髮一天百根算正常 頭髮變少變細 快補充鋅鐵食物

2015-09-28  TCW

季節交換,容易出現頭皮屑、頭皮癢的不適,越來越少的髮量,越來越多的白髮,也很惱人,到底頭皮、頭髮,該怎麼正確保養?怎麼染髮,才不造成傷害?

頭皮是孕育頭髮的土壤,跟身體其他部位的皮膚一樣,由外到裡,同樣有表皮層、真皮層及皮下組織三層。頭皮的毛囊,則是頭髮的樹苗,為了長出又長又茂密的頭 髮,頭皮的毛囊比起身體的毛囊,體積更大,扎根也更深。舉例來說:手毛的毛囊根部約在真皮層的上三分之一,但頭皮毛囊根部,卻可深達皮下組織的脂肪層,可 獲得更多的養分,得以成長茁壯。

季節交替時,頭皮屑多到像雪花片片,頭髮變白、髮量變少、頭髮變細,該怎麼辦?本期由專精毛囊保健及毛髮治療的詹融怡醫師,分享頭皮、頭髮日常保養的關鍵之道。

洗髮要訣:

別全家人都用同罐洗髮精

頭皮的保健,就像皮膚一樣,最重要的基礎保養是適當清潔,尤其是洗髮精的選擇及洗頭的頻率,要視每個人頭皮的油膩程度做調整,只要洗頭後,能維持頭皮不緊 繃、不刺激,同時能把頭皮的髒污去除,就是適當的洗髮。但不是每個人都需要天天洗,也不是全家人都適用同一瓶洗髮精。

洗完頭後,若覺得頭皮乾癢不舒服,代表洗髮精的去油力太強,若覺得頭皮還是油油膩膩、頭髮扁塌,不容易造型,則是清潔力不太夠。

有些民眾不太敢常洗頭的原因是每次洗髮,都會掉很多頭髮,怕太頻繁洗髮會讓髮量更少。事實上,頭髮的生長週期,有生長期、衰退期跟休止期。生長期時,頭髮 平均每個月可以長一公分,之後進入衰退期會停止生長,等到休止期,就開始掉落。只要每天掉落的頭髮,平均在一百根左右,都屬於正常的數量。常洗髮,除非是 有不當的拉扯,否則,並不會增加整體的掉髮量。

潤髮或護髮乳,主要的功能是增加頭髮的柔順及光澤感,可視每個人的需要做選擇,但建議在使用時避免直接塗抹在頭皮上,可使用在頭髮的後三分之二的髮梢,以 免增加頭皮的油膩感及負擔。頭皮的去角質,也非必要。因為頭皮表皮上的角質層會自然汰舊換新,就算是有些細小的頭皮屑,也屬正常的生理現象。

增髮要訣:

吃鋅鐵,排除荷爾蒙干擾但在季節交替時,有脂漏性皮膚炎體質的民眾,若常熬夜、吃辛辣、刺激的食物,可能會發現頭皮起紅疹、癢、有淡黃色及皮脂味的油性頭 皮屑,除了接受皮膚科醫師的治療外,建議也要調整生活作息、飲食清淡;在洗髮時,用抗屑洗髮精按摩頭皮,並讓抗屑洗髮精在頭皮停留五分鐘,再沖掉,即可有 效減緩症狀。

髮量減少、頭髮變細、白頭髮越來越多是現代人常見的困擾。臨床上,因飲食偏好、過度減重、吃減肥餐,導致缺鋅、缺鐵而影響到頭髮正常生長的女性,並不少 見。缺鋅會讓頭髮長不好、生長緩慢;缺鐵,則會讓髮量持續減少、易掉髮。可抽血驗血中的鋅、鐵含量,若有缺乏,可雙管齊下補充鋅片、鐵錠,並適度攝食牡 蠣、生蠔、牛肉、羊肉等含鋅、鐵的食物,待血中的鋅、鐵含量,回升到正常值,髮質及髮量,即會有改善。而荷爾蒙的變化,像是吃避孕藥、打催經針、產後,有 時候,也會導致令人困擾的休止期掉髮。

男性的髮量減少、頭髮變

細,則常與遺傳性的雄性禿有關,常是頭髮先變細、再變少,與營養缺乏的關聯性較少。而圓禿是頭髮對生活壓力的直接反應。此外,有些生理上的疾病,像是甲狀 腺功能異常、自體免疫性疾病(如:紅斑性狼瘡、乾燥症、皮肌炎等等),也可能從掉頭髮的症狀開始表現,是要注意的健康警訊。

現代人易因勞心勞力的緊繃生活形態,提早長白頭髮、灰頭髮,這是毛囊裡的黑色素幹細胞消失,或是黑色素細胞不足引起,主因來自遺傳跟頭髮毛囊的老化,與營養不足較無相關。

染髮要訣:

距髮根0.三公分染才行

染髮,可暫時改變白髮的外觀,之前曾有染髮會罹患膀胱癌的動物實驗報告,但目前在人體上尚未證實。臨床上,染髮最常見的併發症是染劑刺激頭皮,造成的接觸 性皮膚炎,會造成頭皮癢、刺、紅腫,一般是沿著前額髮際線一帶,症狀會特別明顯,同時自己染髮發生不適的比例,也比較高,這有可能是因為自己染髮,通常會 從前額的白髮開始染,染劑太貼近頭皮又停留較久。

建議可請別人幫忙染髮。染髮時,要注意頭皮的隔離,從距離髮根處的0.三公分開始染,視覺上,就有掩蓋白髮的功能,又較不會直接刺激頭皮而影響到頭皮的健康。染髮後,可用護色洗髮精,減少染劑的褪色速度,維持較飽和的髮色。 (整理·黃秀美)

值班醫師

詹融怡

經歷:台大醫院皮膚科兼任主治醫師現職:國泰醫院皮膚科及植髮

中心主任

專長:毛囊基礎科學、毛髮疾患的

診斷及治療

 


洗髮 不會 掉髮 落髮 髮一 天百 根算 正常 頭髮 變少 少變 變細 補充 鋅鐵 食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2310

日本災區食物安全又好味,yeah!

我一直以為,我之所以不能從政是因為我不夠卑鄙,今天我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我怕死。
 
當我從電視新聞目睹溫家寶總理訪問日本地震災區,驚心動魄地把宮城縣的鮑魚、岩手縣的前澤牛、青森縣三文魚和千葉縣的松露送進嘴裏,我徹底明白了溫總曾經說過的「死而後已」。要是像香港特首曾蔭權那樣「做好呢份工」,就肯定不會搵命博,那絕對是超越了打工仔的一種烈士情操,難道你以為「生吞輻射」好過癮?
 
後來報章說,內地人民微博上一位署名「新潟總領館朱麗松」的中國官員,留言抱怨領導人當時「正在品嘗來自福島縣伊達市、田村市等地的番茄、黃瓜等蔬果,但是日本人卻未事先告知有此一環節」。那即是說,我們的總理被擺上了,突然當上了輻射食物的代言人。

 
既然人家這麼客氣,下次日本首相訪華,我國定要禮尚往來,奉上石蠟翻新陳米飯、避孕藥魚、石膏豆腐和蘇丹紅鹹蛋,睡前再整多杯三聚氰胺奶定定驚。但再想想看,吃過量輻射可能十年八載後才生癌死,吃石膏豆腐和三聚氰胺奶死快好多,計落大陸還是有數呢!
 
我曾在內地雜誌看過一些報道,有中國「御廚」透露領導人最關注飲食安全,每煮一道菜都會預留多一份放在冰箱二十四小時,若有人吃後不適便可追查食材來源。平日如此小心翼翼,豈有此理焗我吃輻射魚?
 
溫總顧全日本人的面子全部照吃,真是厚道。 換了是我,一定會使出平日應付鹹濕客人的招數,一方面不便開罪他,但同時又不會蝕底給他。譬如說,假如我是訪問福島的領導人而事前不知要表演吃輻射魚,我顧及禮儀問題不會當場拒絕,但我也絕對不會「死而後已」,我會說: 「看來很好吃啊,但我對海鮮敏感,真可惜呢。」Daisy,也來品嘗這岩手縣的前澤牛吧。「我最近拜觀音,戒牛。」福島出產的番茄可以吃了吧。「哎呀!掉在地上了!I'm so sorry.」在日本人的精心策劃下,中、日、韓三國領導人在國際傳媒面前上演了一場show,劇名就叫「日本災區食物安全又好味,ichiban,yeah!」。
 
而這場晚宴舉行前數小時,福島核電廠營運商東京電力公司公布,3 號反應堆在十天前洩漏了250 噸輻射水入大海,持續了四十一小時,輻射物數值20 萬億貝可。 三國領導人剛好趕得及品嚐新鮮出爐的輻射海產。
 
溫總都算用心良苦。去年9 月發生了日本艦艇和中國漁船在釣魚台水域碰撞事件,之後中日關係就陷入冷戰。 為了打破僵局,日本首相菅直人還趁在歐洲出席國際會議,在走廊與溫家寶總理「扮偶遇」。今次溫總親自訪問日本災區, 「搵命博」吃下輻射海產,還將派出大型採購團赴日,中日關係何止全面解凍,簡直火速熱戀。但韓國總統李明博未免太無辜了,熱戀的是你們兩人,又不是我,是你們兩人拍拖又怕不好思,硬要拉我來當「電燈膽」,但我可沒答應過要陪一起吃福島番茄啊!等等,還有最應該出現的人沒有出現……美國不是日本的好朋友嗎? 怎麼不請奧巴馬來表演吃輻射魚?

 
溫總的一片苦心,我是明白的。與其像美國佬那樣跟仇人打打殺殺, 我寧願雪中送炭。如果對方懂得appreciate,大家以後就能和平地過日子了,那不是太美好了嗎?要是人家不領情,fine,損失的又不是我。Well,我Daisy 向來對「友誼」這東西看得好淡,人與人之間的友誼,國與國之間的友誼,同樣都是兩方面的事情吧,並非我一個人所能控制的。我比較關心我能夠控制的事情,例如我今天喜歡穿Philip Lim 還是See by Chlo。
 
我還注意到今次溫總訪日跟以往的一些不同之處。從前接待中國領導人,日本出動酒井法子,穿和服捧一束花,純潔得像一朵待放的百合。後來這朵待放的百合去了吸毒,接待中國領導人的重任就交給SMAP。中居正廣和木村拓哉等SMAP 成員,還用普通話在溫總面前獻唱了《世界上唯一的花》,溫總一邊輕輕的打拍子,場面真是感人。話時話,那「唯一的花」究竟是什麼花?Let me see...啊,對了,會不會是茉莉花?我記得胡錦濤主席2006 年訪問肯亞,當地孔子學院學生唱的正是《茉莉花》。那些非洲黑人孩子好不容易才學會用普通話唱《茉莉花》,如今又得轉歌了,too bad。

 
SMAP 是日本藝人,他們大概也沒料到會成為中日關係的寒暑表吧。他們原定於去年到上海表演,但9 月發生了日本艦艇和中國漁船在釣魚台水域碰撞事件,上海之旅自然無疾而終。如今中日關係回暖,溫總又邀請SMAP 到中國表演去了。木村拓哉與溫總會面,卻稱沒時間去靈堂送別日劇《律政英雄》舊拍檔兒玉清,還惹來日本網民不滿,指責他太沒教養。那假如他去靈堂而不見溫總,又會不會被網民大罵「置國家大事之不顧」?究竟在網民眼中,什麼才是對?
 
我雖然喜歡木村拓哉,也喜愛到日本旅行,但最近有朋友約我吃日本菜我還是拒絕了。 日本官員聲言食物安全,正如當初他們堅稱核廠安全一樣。日本福島核事故發生至今兩個多月,似乎安靜下來,並不是因為問題已解決了,而是因為拉登死了,傳媒一窩蜂搶報道拉登,報道日本核災難的熱潮便冷卻,大家放鬆了戒備,又興致勃勃地吃日本刺身。
 
烏克蘭切爾諾貝爾核災難發生了二十五年,到了今天,當地出產的農作物仍然輻射超標,事故後已確診六千多名少年和兒童罹患甲狀腺癌,也有兒童患乳線癌和骨癌。有環保組織指出,輻射滲入泥土,流進大海。如果是碘131,輻射八十日後就會消散了。但銫137,則會持續釋放輻射三百年!更會引發白血病或甲狀腺癌等等。日本核事故發生至今才兩個多月,而福島比切爾諾貝爾更接近海邊,輻射直接污染海水。我不評論別人吃日本海產和農產品的行為,但我自己暫時是不會吃的。
 
我有一位長居東京的港人朋友,他最近終於決定遷回香港了。「連水都不乾淨,點住?」他在日本都已經落地生根了,萬般不捨地離開,但實在受不了天天到超市「撲水」、連吃飯都無法安心的生活。我問他日本人有沒有離開日本? 「有能力走的日本人,不少都已經跑到美國和歐洲了。有些人很想走,但沒有能力。堅持留在日本的精英當然也是有的,但在我認識的日本朋友和同事當中,走得動的都走了。」我想日本可能會變成猶太人一樣吧,最精英的國民都四散於海外,說也覺得有點悲。 (撰文:王迪詩/逢星期六刊於《信報》http://daisy-lancashire.blogspot.com/ )
日本 災區 食物 安全 又好 好味 yeah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256

打不死的垃圾食物市場,讓它股價創新高 麥當勞重生秘訣:專心賣漢堡

2016-02-08  TCW

去年初麥當勞獲利跌谷底,卻在近半年來大翻身,有人說是因為對手出包,但最大關鍵,是它認清定位。

才半年的時間,速食產業龍頭麥當勞出現營運大翻轉!

二○一五年六月,《商業周刊》曾獨家報導,麥當勞將出售全台灣近三百五十家直營店。當時麥當勞陷入空前谷底,該年第一季營收衰退近一○%,淨利更大跌二六%,英國人伊斯特(Steve Easterbrook)也被麥當勞找來救火,在同年三月出任該公司執行長。

然而,麥當勞的最新業績卻出現大逆轉。其今年一月二十五日公布的財報指出,全球平均店面(開業一年以上)營收成長五%,創近四年來新高。該公司去年第四季淨利較前一年同期成長一○%,股價在一月底創歷史新高。

麥當勞業績反彈,其中一種解釋是:對手出包。標榜健康食材的墨西哥捲餅連鎖店奇普雷(Chipotle)二〇一五年十月爆發大腸桿菌污染,最近三個月股價大跌近三成,該公司稱去年第四季營收將因此「遠低於市場預期」。一些人認為對手自亂陣腳,麥當勞因此坐收漁利。

然而,同樣賣速食的漢堡王(Burger King)、溫蒂(Wendys),今年以來股價分別下跌五%及一〇%;同時這三家速食業者中,只有麥當勞股價創歷史新高(詳見第七十二頁圖),因此「對手出包」,不是麥當勞反彈的關鍵原因,而是因為它本身也做對一些事。

它,將出售四千家店降營運成本,還大賺加盟金

從財務面看,麥當勞最大動作就是降低成本。去年麥當勞宣布出售台灣所有店面,就是該公司全球重整計畫的一環,它預計賣掉全球四千家店面,把加盟店比率由目前的八成提高到九五%。

此舉讓麥當勞甩掉維護店面的成本,出售店面會有獲利回收,而且把店面轉為加盟,可收取加盟金。這些業務在二〇一五年,總計為麥當勞貢獻一億三千五百萬美元獲利,至明年底麥當勞再將削減五億美元成本。

但另一個值得注意的關鍵是:策略面的大轉彎。

它,整天賣早餐熱賣46年的滿福堡吸收新客

去年三月上任的執行長伊斯特,在各種場合都強調麥當勞是「現代化進步的漢堡公司」。這透露出他對麥當勞的重新定位,做過去最擅長做的事——賣漢堡。

為擺脫「垃圾食物」惡名,在伊斯特之前,麥當勞十七年內換了五位執行長,幾乎每位執行長都曾推出新產品(詳見第七十四頁圖),全盛時期麥當勞菜單上的產品種類超過一百三十種,被《財星》(Fortune)譏為「像洪水氾濫」。

但這些新產品並未讓麥當勞得利,在伊斯特接任執行長前,麥當勞創下十年來最糟業績。《紐約時報》去年四月表示,麥當勞推出的新產品屢戰屢敗,「真值得同情」。更糟的是,麥當勞連原本最擅長的漢堡也沒做好:二〇一四年六月美國《消費者報導》(Consumer Reports),將麥當勞的漢堡列為「全美國最爛」,連對手溫蒂的漢堡都比它奸,這對賣漢堡起家的麥當勞而言,堪稱奇恥大辱。

伊斯特接任執行長後,並未像前任一樣推出大量新產品,而把重點放在原有產品的重新組合,最重要的是推出「全日早餐」。過去麥當勞的早餐只提供到早上十點半,多年來顧客一直希望延長,但麥當勞卻心有餘力不足,原因正是產品種類太多,各式烤架占據廚房太多空間。二〇〇六年九月,麥當勞當時執行長史金納(JimSkinncr)就說,「全日早餐」和麥當勞的作業流程不合,「在提供早餐時還能提供其他高品質產品,對我們而言太複雜了。」

伊斯特上任做的事,就是簡化菜單,讓麥當勞騰出手來提供「全日早餐」。去年十月,麥當勞決定在全美一萬四千家店面推行全日早餐,這正是麥當勞從谷底反彈的關鍵。伊斯特表示,二〇一五年第四季麥當勞業績反彈,最主要動力就是來自「全日早餐」。野村證券分析師卡林諾斯基(MarkKalinowski)對《紐約時報》表示,「全日早餐」不只讓麥當勞的舊客戶回流,甚王還帶來原本不去麥當勞的新客戶。麥當勞早餐對消費者的最大吸引力,來自滿福堡。該產品自一九七〇年代初推出以來,至今仍末在麥當勞菜單上消失,光此點就足以證明它的價值。在美國,麥當勞為生產滿福堡,一年要買二十億顆蛋,占全美雞蛋產量的五%。產業分析師特里斯坦諾(DarrcnTristano)稱,滿福堡是麥當勞最古老也是最受歡迎的產品,「整天賣它就對了。」

近來一些輿論認為,在健康食品風潮下,麥當勞若只靠「滿福堡」之類的速食,不轉型做健康有機,遲早會垮台,然而,近年來新崛起的速食店Sonic,卻顛覆這種說法。Sonic不搞健康食品,它有九種不同漢堡、十種不同熱狗和各種口味的炸雞;它還有一份「智慧型菜單」,裡面沒有蘿蔔、沙拉等健康食物,而是計算過熱量的漢堡、薯條、炸雞。它的菜單只傳達給消費者一個簡單訊息:我們只賣垃圾食物。

這家「垃圾食物」專賣店,最近五年股價成長兩倍,據該公司公布的最新二〇一五年財報,年度淨利大幅成長三〇%,同一店營收成長七.三%,是前一年度的兩倍。

它,不再靠攏健康讓想放縱者便宜吃垃圾食物

為何垃圾食物仍有市場?產業分析師史拉堡(Will Slabaugh)表示,人們去吃垃圾食物,就是要放縱自己。在健康食品當道的今日,Sonic或麥當勞的垃圾食物,提供人們一個喘息空間:平日吃健康食品,但偶爾也可大快朵頤,更重要的是垃圾食物較便宜。如《華盛頓郵報》說法,吃健康食品讓人們「腰圍瘦了,荷包也瘦了」:吃垃圾食物雖然變胖,卻省了荷包。這正是Sonic和麥當勞的「垃圾食物」,永遠打不死的原因。從專業分工的角度來看,人們若想吃健康食品,只會去專賣這些東西的連鎖店,他們不會想到麥當勞;人們若去麥當勞,就是想吃便宜好吃的垃圾食物。倘若麥當勞如一些人建議,把重點放在健康食品,這等於放棄自己最擅長的事。

伊斯特上任執行長以來,不斷強調麥當勞是一家「現代化進步的漢堡公司」,正是他重新「認清自己」,回歸麥當勞速食本質的新策略。麥當勞的轉變,也引發一個值得思索的問題:面對新產品競爭,老企業是要轉型去做自己沒做過的事,還是把自己本來擅長的事做更好?

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麥當勞原本做的是前者,結果證明它失敗了。如今它改做後者,從最新業績及市場反應來看,方向是正確的。

今日,麥當勞股價雖已創歷史新高,但如著名股票分析網站「尋找阿爾發」(SeekingAlpha)的「錢財研究團隊」(Team Money Research),仍將該股票評等列為「買進」;另一位分析師皮堤(Alex pitti),早在麥當勞股價八十九美元時就建議買進,他在一月底宣稱麥當勞將是「二〇一六年表現最好的股票」。日前Thomson/First Call調查二十一位分析師,有十三位也將麥當勞股票列為「買進」。

「認清自己」的麥當勞,它的「黃金拱門」未來或許有機會再度發光。

打不 不死 死的 垃圾 食物 市場 讓它 股價 新高 麥當勞 重生 秘訣 專心 漢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5031

從食物選擇看文明演進

2016-03-07  TWM

碳水化合物是勞動者的能量來源,現代人則必須捨棄碳水化合物。由此可窺見,食物的選擇,反映了世界演化的進程。

注意吃下肚的食物已好一陣子。為了讓健身更有效果,我開始改變飲食習慣,減少碳水化合物的攝取,多吃蛋白質及油脂。不過,如此控制飲食,其實與我所從事的美食評論工作互相矛盾,我也盡量在二者間尋求平衡。若是必須認真吃飯的場合,基本上我什麼都吃,但餐前麵包、飯後甜點仍會盡量節制;若在家用餐,就盡量遵守上述原則。

為什麼少吃碳水化合物?根據我閱讀的相關書籍,蛋白質、油脂、碳水化合物等三大營養素中,碳水化合物最容易被身體儲存成脂肪。碳水化合物在體內會被分解成葡萄糖,進入血液後就是血糖,食用太多碳水化合物,在胰島素與腎上腺素的交替作用下,血糖會大力震盪,若因此導致胰臟失調。血糖停留在平衡線以上,胰島素就會不斷把血糖轉成脂肪,導致肥胖。

不過,回頭檢視我們從古至今的飲食習慣,碳水化合物卻是主軸。米飯不可或缺,麵包相當普及,更常常有人用一碗麵條填飽肚子。與蛋白質、油脂相比,碳水化合物確實是便宜的能量來源,且能迅速提供能量,適合幹體力活的高勞動者。不過,現代人有誰幹體力活呢?古人要劈柴生火、掘井打水,為了交易得翻山越嶺,體力花費大,自然也能把體內的糖分消耗殆盡。現代人大多不事勞動,還得另外培養運動習慣,若照樣大吃碳水化合物,難保不發福。

有意思的是,若再往前回溯人類文明的起源,肥沃月彎︵美索不達米亞︶得天獨厚的農業環境至關重要,其穀物類作物如通心粉小麥、野生種小麥及大麥,成為碳水化合物的主要來源,餵飽了人們,也使社會得以分工,豢養不事生產的專業人士,因而優先發展出文明。

碳水化合物餵養文明,現代的文明人類卻必須捨棄碳水化合物。食物選擇反映了世界演化的進程,或許,我們真的更文明了。

撰文 / 高琹雯

食物 選擇 文明 演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304

辦公室食物鏈最低層

人無笑臉莫開店

我常去住家附近的一家牛腩麵店宵夜,店不起眼,牛腩的品質也普通。話雖如此,我還是喜歡去,週末就去看看,去跟笑臉迎人老闆娘請益,吹水一頓後,總在她的笑臉與樸實中,過幾日又去,店的魅力,超乎想像。

這位笑臉老闆娘負責麵店的採購、門市與公司的管理調度(她有三家分店),她座鎮的門市做得很好,另外兩家管理就十分淩亂。從最簡單的品質管理,口感都無法掌握,所以,他們的生意很難做大,更遑論照顧再開的分店。

閑談中,想起某位大陸朋友講了一句有意思的口頭禪:「人無笑臉莫開店;店無特色不開張;人無絕活不經商。」淺白的話語,直指事理核心。

一位能夠笑臉開店的老闆娘,能將一家沒特色的牛腩麵店經營得很溫馨,卻因為不擅長管理而無法讓小店擴大規模。她的故事印證正、反的道理:開店要有笑臉,經商該有絕活。

老闆娘所從事的廣義地來說就是服務業,而服務靠的就是一張笑臉、憑著一套專業絕活,銷售別具競爭力的產品(牛腩),好簡單的事,卻好難做到,食材新鮮,湯底要靚。

其難在於,太多人的不自知。沒有笑臉,卻不自知;沒有特色,也不自知;沒有絕活,而經商,這樣的人更是比比皆是。有這三個不自知「沒有笑臉、沒有特色、沒有絕活」,卻還跑去創業的人,您覺得很少見嗎?

人無笑臉莫開店;店無特色不開張;人無絕活不經商,不只有字面的表層意義,更直指成服務業的關鍵,這是事業的成敗。換一個角度,從「打工仔」來看,人的不自知,會造成很多不切實際的想像,做錯決定,導致工作不順暢。從上司來看,如果看不透成事的關鍵,摸不懂部屬的本性,如何進行事與人的最佳組合,何以能說勝任管理之務?這是組織運作最核心的問題,很可惜,管理者多忽略此,將時間花在枝節與救火急事。靜心想,管理工作如果最後都變成如此,有什麼意思?,能夠有絕活的生意人太少了,安分當個打工仔、職員或許更適才適所。

對公司留兩手?

FacebookMark說:一名優秀的工程師能夠抵得上100個普通工程師!

1997年以前,管理理論界是通用電氣公司總裁兼CEO Jack Welch的天下,他崇尚末位淘汰制:把團隊內人員按2/7/1的比例分為三個層次最優的20%人士得到晉升和提薪,70%的人給予培訓和鼓勵,讓他們上升至最優秀20%的人當中,最差的10%員工走人,絕不把時間和精力耗在這10%的人身上,這3個層次始終都是保持動態,隨時更換人員。

這就是1997年以前的管理理論主流,之後,Jobs回歸蘋果,他說的兩句話和做的一件事,影響了後來的各種思維、思潮和管理方法。這兩句話就是大家熟悉的Think different

邏輯大家都懂。我們公司也一樣,幾年前,公司用許多IT人員及Sale屎,這些人員各有所長,且常是獨門專長,這項技術別人不會,這些擁有獨門絕技的人,有少數讓人感覺他們似乎總是「對公司留兩手」,有些問題他們應該可以解決卻始終解決不了,因為解決了就代表他要把獨門知識釋放出來,讓大家都學會。

不論「對公司留兩手」或是「留一手」,教曉徒弟真的會冇師父嗎?雖然是從部分打工仔身上發現,但其後發覺組織中經常有這樣的事。許多能幹的工作者都會自己開創出創新的工作方法,提高效率、提升成果。但不是每一個人都願意把這些獨創知識與其他人分享,許多人選擇「留兩手」。我對這種事深不以為然。

你今天擁有的只是昨天學會的知識,對今天以後的創新不一定有用。只要對自己有信心,未來還會學習成長、進步,就永遠不怕別人趕上、學會,也就不需留兩手。其實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獨特的技能,我很怕小氣、小心眼的人,捧著一點能力敝帚自珍,深怕別人知道,唯有每個人都無私奉獻,公司才會同步成長;一旦有人有私心,這些人將會被邊緣化,會被其他無私、願為公司付出的人所取代。

好吧,這個時代任何員工卻可以擁有了更大的能量和權力,你知道,打造一個偉大的公司的,你只需要55個人就夠了(WhatsApp55人團隊創造市值200億美金的價值)。按2/7/1的比例分,這公司看來沒有人會「留兩手」。

辦公室食物鏈最低層

不論職位高低,辦公室食物鏈底端有一類人,叫「大好人」。

「好」的定義不見得是善良,更多是軟弱,不敢或者不願和他人直接發生衝突,逐漸淪為誰都能使喚的公僕、奴婢。工作多,人地準時放工我OT。一世冇機會上位。

對基層員工來說,底層只是階段性的處境。所有新人,除非是二代,都要經歷一步一步的成長過程。很多最後做到管理層的人,都有在基層部門的實踐經驗。如果準備充分、擅於學習、下的工夫夠,就會發展得比較順利。

本身沒有那麼大野心的人來說,找到能力和工作的平衡也是一種方式。有些人可以往上走,但這樣工作就會佔用更多時間。他們更傾向於認為,工作只是帶來穩定收入的途徑,寧願花更多時間在家庭上。

職場中存在大量的同級之間流程、JD不太清晰的情況,如果乜都不好意思和別人明確界線,不好意思敦促別人履行該負的責任,那就只能自己啃,不情願地背著十字架。

食物鏈底端,其實是把職場預設為一個從底層到頂層的金字塔結構,但在現實中並不儘然,沒有誰是最弱的,職場更可能是一個倒轉的三角型。

如果你在職場,哪怕看起來處在辦公室底端,也不是最慘的。底端的感覺無非是你在幾十人、幾百人的公司小環境裡所處的位置。視野放大一點,畢竟很多人想進職場還沒進來。就想想,自己是哈佛、牛津大學最差的學生,但放眼全世界,作一點都不差。

如果志存高遠,在自己的承受範圍內多做一點、多磨練一點,對自己的成長有幫助,也未嘗不可;如果已經超出自己的承受範圍,就要出去維護界線Say No。有理有據地拒絕,並不見得會激化矛盾,無須過於害怕,但要做好的心理準備是,如果你之前給人留下的印象都是「大好人」,在最開始轉變時,周圍人對你的變化不一定能接受。


放錯位置的天才

谷歌首席HR Laszlo Bock在其新書《Work Rules》中透露了Google的做法:關注表現最差和最優的兩類員工。

最差的員工可能是放錯位置的天才,最優員工可能是未開發充分的寶藏。大多數組織未曾意識到提高公司績效最大的機會在於底層的員工。

90年代,美國近代最偉大的CEOGEJack Welch推行「不升職就離職」管理模式,在這種管理模式下,通用電氣的員工每年都要接受一次評估,排名最後10%的員工被解雇:一係就要在公司中升職,要麼就要離開。

但這樣做是不是需要成本?招聘新員工需要時間和金錢,通常比培訓現有的員工更貴,而且需要學習適應新工作,即使如此也不一定成功!

理想的情況下,你一開始聘用的都是The Right Guy。如果你們的招聘流程客觀、有完善的校準過程,就能很接近這個效果。但是即便如此,HR也會犯錯誤,聘用的人也有可能落在績效表現曲線的底端。

GoogleLaszlo Bock定期找出表現最差的5%左右的員工。這些員工在我們KPI績效分佈的底端。這個過程是在正式的績效管理流程之外,目的不是找出要解雇的人:而是要找出需要幫助的人。

如果他們未能弄清如何工作,Google首先會為他們提供一系列的培訓和輔導,幫助他們構建工作能力。如果還沒有效果,會幫助這個人在內部找到另外一個崗位。

所以,對表現最水皮的員工也要心懷憐憫。如果你的招聘工作沒有犯錯,那麼大多數陷入困境的員工都是因為沒有找到合適的崗位,而不是因為自身死蠢。

通常,調崗之後這個人的績效能夠提升到平均水準。這聽起來或許不算什麼,但是反過來這樣想想:100個人的團隊中,老占是表現最差的5個人之一。經過這次干預之後,老占的績效表現進入了前50位。雖然不是明星員工,但是我現在的貢獻比其他49名員工都要多,而此前他只比三四個人更好。如果所有表現最差的人都能有這樣的進步,你們的公司會成為什麼模樣?而且如果就連底端的49人也比對手公司更好呢?

@ Job Market , 2016年三月



辦公室 辦公 食物鏈 食物 最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946

打造時尚形象、棄用致癌糖,顧客反而說不 垃圾食物衝高股價 打臉百事轉型

2016-07-25  TCW

百事變健康了?它想跟天然食品風潮,市場卻追捧其垃圾食物,儘管近日股價創新高,執行長盧英德的轉型路依然迂迴。

公司想轉型,消費者卻想它重操舊業,這是百事(PepsiCo)執行長盧英德(Indra Nooyi)的處境。近來百事轉做健康食品,消費者卻仍追捧它的可樂碳酸飲料與零食,這意味著盧英德想治好百事的「碳酸依賴症」將困難重重。

百事日前公布財報,今年第二季淨利(二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六百四十億元)高於市場預期,股價創歷史新高(見第六十八頁圖),盧英德功不可沒。身為印度裔女性的她,過去只當過策略顧問,十年前被提拔為百事執行長時,曾引起諸多質疑。然而公司在她治下股價漲近八成,營收亦領先對手可口可樂(Coka Cola)。如今盧英德已是《富比世》(Forbes)「全球商界最有權力的女性」第二名,僅次於臉書營運長桑柏格(Sheryl Sandberg)。

CEO行銷跨界

聘設計長,與精品、手機合作

自稱「叛逆分子」的盧英德,年輕時爬樹、玩搖滾。她執掌百事後展現的第一個特色是「重視細節」。她每週巡視產品在門市架上的陳列狀況,某次她親自試搬超市裡一箱旗下品牌的礦泉水,發現頗為費力,將降低女性購買誘因,她立刻要下屬設法減輕包裝重量。連超市飲料架上少一瓶百事可樂、冰箱門擋住百事的商標這種小事,她也不放過。《財星》 (Fortune)引述她的話:「我們要突破極限,追求執行的完美,最終目標是毫無瑕疵。」白天她在芝加哥發現問題,當晚專機降落紐約時,她就要求下屬「(當天)九〇%的問題必須已解決。」

她的第二特色在於跨界經營。二〇一二年盧英德找來在3M負責設計的波西尼(Mauro Porcini)擔任首席設計長—過去百事從沒有這個職位。如今有稜有角的AxL百事瓶子,就出自紐約曼哈頓蘇活區的「百事設計與創新中心」。她還將百事帶入時尚圈:在米蘭時裝週時,百事推出一個「可樂屋」(Kola House)時裝展示會,讓旗下洋芋片與精品結合。她推出Spire冷飲販賣機,這個仿效iPhone的裝置,以純白或純黑的簡約外型,搭配著展示一千種口味的觸控式螢幕。她還將百事品牌,授權給中國一家手機製造商,於是有了「百事手機」(Pepsi PI)。她想減少百事零食裡的鈉含量,又保持顧客喜歡的口味,最後從一家骨質疏鬆研究所裡找到解方。

企圖「改邪歸正」

聽輿論棄代糖,卻不被埋單

表面上看,盧英德似「不務正業」,但此乃環境所逼。健康意識抬頭,百事從碳酸飲料到洋芋片等主力產品,皆被視為垃圾食物。從美國費城課徵汽水稅,到巴西小學禁賣汽水,大環境對百事日漸不利。因此盧英德除了跨界經營,也推出茶、果汁、乳製品,「若顧客想追求健康,百事就須轉變。」她說百事轉型後,將生產更多「沒有罪惡感」的產品。

但百事轉型的第一個挑戰來自對手。近年來崛起的澤維亞(Zevia),打著「汽水大廠的替代選擇」旗號,標榜其飲料無熱量且用天然糖分,如今澤維亞的碳酸飲料在美國超市占有率六成,年營收破一億美元,該公司執行長史潘斯(Paddy Spence)表示:「人們不相信百事可樂或可口可樂的成分。」他稱挖掘越深,將會發現這些大公司用了「不可告人」 (nasty)的原料。

第二個挑戰來自自己,表現在「阿斯巴甜」(aspartame) 事件上。阿斯巴甜是一種高甜度代糖,輿論懷疑它有致癌風險,去年八月百事因此宣布其健怡百事可樂(Diet Pepsi)棄用該成分。新產品雖標榜「無阿斯巴甜」,消費者卻抱怨它不夠甜,不少顧客改暍對手可口可樂含阿斯巴甜的飲料。眼見市況不利,今年六月底百事又宣布重新使用阿斯巴甜。

抓不準顧客面貌

全因健康、垃圾食物都想做

百事出爾反爾,是消費者不同選擇的結果。例如人們擔心柳橙汁太甜而減少消費,百事旗下的「純品康納」品牌因此遭打擊。但百事另一款富含糖分的Mountain Dew飲料,卻在年輕男性裡廣受歡迎。盧英德稱消費者對非基因改造、天然成分趨之若騖,卻因此吃下高脂肪、高熱量的食品,「我們從未見過消費者的概念像目前這樣混亂。」

但根本原因是百事想魚與熊掌兼得。消費者本就有不同面貌,垃圾食物與健康食品各有所好,百事卻想將它們一網打盡。其實盧英德近年來雖力推健康食品,現實是百事大多數利潤仍來自垃圾食物:今年第二季百事旗下「菲多利北美」(Frito- Lay North America,生產洋芋片等零食)的營業利益,占整體超過三分之一。去年六月《財星》指出,百事新產品銷售收入占比,二〇一二年至二〇一四年間,從七%升至九%,「大多數都是舊產品的延伸。」

某次盧英德受訪時談到家庭,自承因工作繁忙而無法當個稱職母親,她自我解釋:「我們不能什麼都想要!」然而她掌管的百事,卻想做健康食品又做垃圾食物。百事能找到兩全其美之路嗎?這將是她留給世人的最大疑問。

撰文者楊少強

 
打造 時尚 形象 、棄 棄用 致癌 顧客 反而 說不 垃圾 食物 衝高 股價 打臉 百事 轉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68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