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世紀重磅生物技術 諾獎應該頒給誰?

一年一度的諾貝爾獎名單本周拉開序幕。周一率先公布的是生理學或醫學獎,授予了日本科學家大隅良典,他因發現細胞“自噬”機制而獲此殊榮;周二將公布物理獎,據湯森路透預測,物理學獎可能會頒給引力波的發現者。

而最值得關註而且飽受爭議的是周三公布的化學獎。目前熱門候選人包括哈佛大學醫學院的喬治·丘奇(George Church)、麻省理工學院的張鋒(Feng Zhang),他們在CRISPR-Cas9基因編輯工作上都有傑出的貢獻。不過目前相關專利正陷入一場爭奪戰。

美國冷泉港實驗室教授Anthony Zador在接受第一財經獨家專訪時對記者表示:“CRISPR-Cas9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能夠獲得諾貝爾獎,但是問題是由誰來獲得這個獎項。這一基因編輯技術的影響力已經遍布全球幾乎所有的實驗室,一些NGO(非盈利組織)也在使用,所以它一定是無可爭議的諾貝爾獎,有可能在今年就會公布。”

CRISPR-Cas9是在大多數細菌和古細菌中發現的一種天然免疫系統,可用來對抗入侵的病毒及外源DNA。2012年,兩位女科學家——美國科學家Jennifer Doudna和法國科學家Emmanuelle Charpentier領導的研究小組發表的一篇關鍵文章中揭示了天然免疫系統是如何變成編輯工具的——至少可以在試管中切割任何的DNA鏈。但是戲劇性的是,這兩位科學家卻並不擁有該項發現的專利。

隨著CRISPR-Cas9的機理被破解,其他科學家開始證明這種充滿魔法的編輯工具能否運用到人類細胞的基因組上。2013年1月,哈佛大學的George Church實驗室和Broad研究所的張鋒發表文章證實了上述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而CRISPR技術本身的發現者Jennifer Doudna則在幾周後才發表了她自己的結果,晚於Church和張鋒。

去年4月,張鋒和Broad研究所獲得了CRISPR相關的首個專利。專利權限包括在真核細胞或者任何細胞有細胞核的物種中使用CRISPR。這就意味著,他們擁有在除細菌外的任何生物中使用CRISPR的權力,包括老鼠、豬、牛和人。

這項專利一出,引起了很大的震驚。根據MIT Broad Institute的說法,張鋒的筆記記錄了早在2012年CRISPR Cas9的文章發表之前,他就已經嘗試在人體細胞上做基因編輯實驗。但加州大學認為筆記不足以作為證據,2012年的論文發表後,在人體細胞上應用該技術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加州大學還宣稱自己早在論文發表前就已經向美國專利辦公室提出專利申請,但是MIT Broad Institute認為申請缺乏必要的細節。

科學家們認為,CRISPR可能是自20世紀70年代生物技術時代開啟以來出現的最重要的基因工程技術。CRISPR系統具有搜索和替換DNA的雙重功能,可以讓科學們通過替換堿基,輕松的改變DNA的功能。在過去的幾個月里,科學家們已經證實,利用CRISPR可以治療小鼠的肌肉萎縮、罕見肝臟疾病,使人類細胞免疫HIV等驚人的功能。

雖然,目前還沒有CRISPR相關的藥物存在,但如果CRISPR確實是像科學家們所預測的那樣,那麽對它的商業控制潛在的價值將達到十億美元。這令許多實驗室都虎視眈眈瞄準這項操作簡便又能帶來豐厚利潤的技術。2012年底前,有6所實驗室發表了關於CRISPR技術的文章,3家初創公司在為誰最早將其商業化進行爭奪。

專利控制對創業公司來說非常重要。目前與CRISPR相關的幾家公司已經快速籌集了超過8000萬美元的資金,目的是讓CRISPR能夠盡快地治愈毀滅性的的疾病。這些公司預計在不到三年內可以開展臨床試驗。

其中張鋒依靠4300萬美元的風險投資創辦了Editas Medicine。不過Editas Medicine並沒有完全占用CRISPR技術,這是因為Jennifer Doudna也是Editas Medicine的聯合創辦人之一。 自張鋒專利申請成功之後,她就與公司中斷了關系,並將自己的知識產權(還在申請中的專利)授權給了Intellia Therapeutics,一家上個月才公布的創業公司。

今年3月,Doudna在接受第一財經獨家專訪時表示,由於專利歸屬不明,可能拖延CRISPR Cas9技術商業化的進程。“我真心希望這個技術能夠解決現實世界的問題,如果因為專利問題受到影響,實在是太可惜了。”她說。

哈佛大學醫學院的George Church表示,專利之爭總是會平息的,況且在CRISPR Cas9技術能夠真正作為藥物研發的話,還需要非常多的研究和技術上的改進。他說:“沒有Doudna的技術基礎作為支撐,張鋒是不可能實現人體細胞上的應用的,但是如果沒有新的科學研究來提升技術,那麽無論是Doudna或者張鋒的研究,都不足以支撐藥物的研發。”

對學術實驗室而言,他們並不等待這個專利糾紛早日得到解決,相反的,他們正競相組織強大的團隊來進一步完善基因編輯技術。比如,在哈佛醫學院,基因組學頂級專家George Church的團隊有30人在參與研究工作。

CRISPR的共同發現者之一Emmanuelle Charpentier說:“CRISPR的出現帶來了很多興奮,同時也帶來了很多壓力。我們應該繼續做什麽,建立什麽樣的公司,對局內人來說都混亂無比,對局外人而言當然更加困惑。”

張鋒則表示:“隨著新研究成果的不斷出現,任何專利的重要性都越來越不清晰。雖然專利很重要,但是其實我真的不重視專利。任何技術最終的形式都是改變人們的生活。”

世紀 重磅 生物技術 生物 技術 諾獎 應該 頒給 給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7494

得獎感幸運「應頒給微生物」

1 : GS(14)@2015-10-07 01:23:05

大村智獲譽為以遺傳工程創造新化合物的先驅,先後取得東京大學藥劑學及東京理科大學化學博士學位,他對獲頒諾貝爾獎感到幸運,並將得獎歸功於微生物。80歲的大村智研發抗寄生蟲藥伊維菌素(Ivermectin),每年拯救3億人性命,日本北里大學為表揚他的貢獻,豎立了由非洲雕塑家為他製作的銅像。但他接受諾貝爾官方訪問時十分謙虛,表示對獲獎感到非常意外,直言「世上有許多取得重要研究成果的學者,自己的研究非為得到諾獎而做,感謝很多研究員幫助,得獎實在相當幸運」。他在日本電視節目中表示「我從微生物身上學到很多,也依賴它們,我應把獎項給予微生物才對」。



打高球發現抗寄生蟲藥微生物


他除了學術成就超卓外,美術造詣亦相當高,曾出版書法刊物,又是藝術品收藏家,2007年更自費在山梨縣家鄉設立「韮崎大村美術館」,致力保存日本藝術文化。一派學者風範的他亦是運動能手,擅長打高爾夫球及越野滑雪,據悉他用作研發抗寄生蟲藥的微生物就是在高球會無意中發現。法新社/美聯社/大村智網頁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1006/19322342
得獎 幸運 應頒 頒給 微生物 微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276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