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各界前瞻明年經濟:築底持續,改革需沖破利益藩籬

2016年年底將至,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在即。從政府到業界都在總結2016年經濟情況,預測2017年經濟走勢,探討經濟運行中的矛盾風險並尋求解決辦法。

當前,全球進入政治經濟多重風險疊加期,中國經濟在加速探底後初顯回升跡象,供給側改革進入深水區,結構性矛盾和改革壓力凸顯。專家認為,推動和加快改革需要形成共識,必須沖破利益固化的藩籬,積極財政政策應進一步增強,貨幣政策應堅持穩健的基調,進一步鞏固經濟中高速增長的基礎,提高增長的含金量。

明年中國經濟將持續築底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等19日發布《中國宏觀經濟分析與預測(2016~2017)——穩增長與防風險雙底線的中國宏觀經濟》(下稱“報告”)。報告稱,2017年將是中國經濟持續築底的一年,2018年或許是底部反彈的一年。根據模型預測,2017年中國GDP增速為6.5%,CPI增長2.1%。從中長期來看,支撐中國過去30多年高增長的幾大動力源泉均不同程度地減弱,全球化紅利耗竭、工業化紅利遞減,人口紅利也隨著人口撫養比底部到來、劉易斯拐點出現、儲蓄率的回落而發生逆轉,“十三五”期間經濟增長潛力有所下降,潛在經濟增長率的底部有可能突破6.5%。

中國社科院副院長蔡昉在《財經》年會上表示,經濟的增長應該在一個相對合理的區間內,我們經濟增速的可行區間相對較窄,下限總的來說是在“十三五”時期保持平均6.2%的速度,上限是6.7%的增長速度。

國務院參事夏斌在華爾街見聞“2017全球最佳投資機會”的年度峰會上稱,盡管目前經濟有築底跡象,但調整與轉型的邏輯沒有變。經濟調整到位、基本結束,沒有兩三年時間不可能完成,原因在於市場基本出清的過程很艱難。市場不出清的話,很多融資的問題、貨幣回歸正常問題都不可能解決。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卻認為,明年最有可能是一個轉折年,即從過去連續四年增速全面下降的態勢,轉為增速穩定,甚至於略有回升的轉折點。盡管明年歐洲國家將歷經數次選舉,但不可能立即影響明年的宏觀走勢。世界經濟,至少是中國之外的世界經濟,在明年可能處於U型的底部,也許無法很快從底部走出,但最起碼不會下滑。

多重風險與挑戰仍在

IMF前副總裁朱民在第一財經金融峰會上演講 吳軍/攝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前副總裁朱民在第一財經金融峰會上表示,金融市場的劇烈波動正在成為常態,對全世界的宏觀政策制定者帶來了重大的挑戰。美元持續走強是今後12個月間金融市場最大的風險,其可能引起公司和國家資產負債表、跨境資金流動的深刻變化,美元再度進入強勢周期,意味著全球已經進入了危機的潛在階段。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在第一財經金融峰會上稱,當前全球經濟總體保持複蘇態勢,但面臨著增長動力不足、總需求不振、金融市場波動性增大等多重風險和挑戰。金融體系的順周期波動以及資產價格波動是危機爆發的重要原因,個體金融機構的穩健性並不意味著系統穩定,需要從宏觀的、逆周期的視角,運用審慎政策工具有效防範和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聯席所長毛振華表示,債務風險是經濟運行中需要密切關註的重要問題,政府及政府背景企業債務風險的防範更是重中之重。我國企業部門債務余額為116.3萬億元,杠桿率高達169.1%,遠高於世界平均水平(95.5%)。企業部門債務問題的關鍵在於國有企業債務過高,尤其是在直接融資的債券市場上,國有企業債券在信用債中的規模占比高達86%。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中國社科院原副院長李揚持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中國發生債務危機是小概率事件。我國金融結構以間接融資為主,這使得中國債務的融資主要來自相對穩定的銀行存款,而非波動性很大的貨幣市場和資本市場資金。這決定了中國金融業的風險點主要集中於流動性上,償債能力位居其次。因此,只要高儲蓄率得以延續並支撐著巨額的資金流動,債務問題就很難演化為系統性金融危機。

改革需沖破利益藩籬

蔡昉稱,當前推動和加快改革需要形成兩個共識。第一,不要把改革看作是和經濟增長非此即彼,或者此消彼長,兩者是可以互相促進的,改革可以帶來實實在在的改革紅利,可以提高潛在增長率。第二,在推行改革的時候也有成本,因此改革不是免費的午餐,至少幾項重要改革都需要增加財政支出,要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間分擔改革的成本,分享改革的紅利,這樣才能做到各級政府都有改革的相同激勵,否則激勵不相容,就會產生沖突,產生觀望和等待。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院長賈康表示,現在的財稅改革的實際進度和時間表已明顯不匹配。預算改革方面雖然有積極進展,但預算只是載體,錢從哪里來還要靠稅制改革。同時需要財稅配套改革讓所有機制生長,配套改革的關鍵是各級政府職能如何劃分,理清事權必須形成由粗到細不斷優化的明細單,目前並沒有看到事權明細單如何生成、如何合理化。

賈康認為,財稅配套改革面臨的考驗已近在眼前。如何攻堅克難整體推動,牽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訴求,已進入改革深水區,必須沖破利益固化的藩籬。最終達到的境界應該是各地政府包括邊遠地區,進入財權與事權相匹配的平衡。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在第一財經金融峰會上發言 吳軍/攝

陳雨露在第一財經金融峰會上表示,應對國際性金融危機需要加強各國宏觀經濟政策協調。宏觀經濟政策制定者應該充分認識到貨幣政策對他國的外溢效應,針對本國制定的政策可能在其他經濟體引起跨資產、跨市場的金融動蕩。同時要更加強調預期因素,在面臨重大沖擊時,各國政策當局必須高效采取行動,向外界傳遞明確、一致的信息,提振市場信心,有效阻斷危機的“自我實現”機制。

各界 前瞻 明年 經濟 築底 持續 改革 需沖 沖破 利益 藩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21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