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奇美電前總座 服刑369天第一手告白

2011-9-12  TCW




今年的中秋節,對奇美電前總經理 何昭陽來說,是暌違一年的家人大團員,九月三日他現身奇美材料家庭日。他與太太、兩對兒媳、四個孫子,以及遠從台北來的親家,一家十四口全部換上深藍條紋 衣服,參加奇美材料家庭日,這是他返國後,第一次和這麼多家族成員現身的聚會。

去年的中秋節,他和家人相隔萬里,在位於沙漠加州TAFT監獄服刑,滾滾黃沙襯著明月,回來一個月,何昭陽吐露,半夜起來,他還會懷疑:「這是真的嗎?我 真的回來了?」

故事的開端自二○○九年,當時,剛從金融海嘯蹣跚起步的奇美電,已經就反托拉斯案和美國司法部纏訟兩年。

當時是奇美電總經理的何昭陽做了重大決定,他向董事會提議認罪協商。決定一肩扛起責任後,等著他的是長達三百六十九天刑期,這也是面板業被控反托拉斯的最 長刑期。

認罪協商後,他們和美國司法部協調,決定選擇最小戒護、專關白領罪犯的加州TAFT監獄服刑。

他堅定的說:「走這條路就是有風險(指坐牢的辛苦),你的目標只剩下一個,就是要熬過!」

全身扒光,換上囚服只能帶婚戒、聖經、眼鏡進牢房

七月二十六日,是他入監服刑的日子,在進監獄之前,他還在大門口穿「奇美有愛」制服,以奇美人身分拍紀念照。隨後,穿上亮橘色的囚服,拷上手銬,坐著囚 車,被載到後面約監禁五百人左右的camp(營區)。

一踏進監獄大門,被脫光搜身之後,他僅能留下三樣和世俗牽連的物品:婚戒、聖經以及眼鏡,之後踏上和自由世界隔絕之路。

「何昭陽」三個字在獄中消失,換上的是新的身分:14671─111,何昭陽說,這個號碼就成了他在美國這段時間的身分。

首先感受到的是冷冽空氣。

獄方為了讓囚犯心情冷靜,維持恆溫二十二度,低溫也讓病毒不易滋生。然而,這對一直在南台灣生活的何昭陽來說,卻是一種極限挑戰。

他戲稱囚室有三種溫度,北極,阿拉斯加和加州。在囚室裡有三張床,一張單人床在冷氣之下溫度像是阿拉斯加;一張上下鋪床,上鋪冷氣孔直吹是北極,下鋪則可 以用衣物遮蔽比較溫暖是加州,菜鳥如他被分到北極。

原本認為監獄位於沙漠應該很熱,出發前他還刻意練耐熱,在夏天時爬山,「完全錯誤,」他說。原來他需要的是耐寒。

囚房僅有二.五坪,第一個晚上,一位台灣人遞給他一杯熱開水,杯子先借他用;先前進去的同事,也幫他準備一件長袖衣服,他就這樣度過第一個難熬的夜。 「第一天晚上我幾乎沒睡,」他說,床板寬度僅有七十公分,沒有安全圍欄,曾有人熟睡後從床上跌下去。

一夜未眠,他才真正意識到:「我真的進監獄了。」

資源稀少,以物易物曾穿回收破鞋,拿牛肉換香蕉吃

獄中每一項資源都很稀少,「分配」和「計算」,是這裡地下經濟的運行規則。

過去月薪數十萬的他,現在每個月被規定僅能花二百九十九美元,每週有一次買東西的機會。有時還會缺貨,八月第一週他就訂了一雙四十二美元的耐吉 (Nike)運動鞋,直到十一月才送來;這期間,為了找鞋子穿,他跑去翻垃圾箱找別人不穿的破鞋補好來穿。

對外界的聯繫,也得換算成分鐘。每月通話時間只有三百分鐘,他每天只能打兩次共十分鐘,給太太;每個月見訪客的限制是用點數算,一共二十點;每次探訪至少 扣掉四點,扣完為止,太太都得找扣點數較少的週五和週日訪視。

自由世界,金錢萬能,獄中交易,回到最原始以物易物。這時候,何昭陽見證了「裡面沒有事不能解決!」

心情不好,有人可以彈吉他給你聽,換你的兩包TUNA(鮪魚);想理頭髮,拿一包三.四美元的牛肉去換;何昭陽很想吃香蕉,但那段時間剛好香蕉供貨緊縮, 他就用一包三.四美元的牛肉,交換一.八美元的六根香蕉……,一切對他來說,都是新的秩序,新的遊戲規則。

五個禮拜,一支雞腿數最期待的美食,倒數計算出獄日

連最基本的吃,都是奢求。

「吃是我最大的罩門,因為我吃得清淡,獄中的伙食多是墨西哥或美式食物,油、辣、鹹、酸。」何昭陽說,獄中五週換一次菜單,無法盡如人意;吃慣米食的他, 私自把餐等分ABCD四級,最好等級的A級,五週內僅有兩項是他期待的——烤雞腿和義大利麵。而這也是獄中每個人心目中票選出的最愛餐食。

在訪談中,何昭陽眼神中散發當時的喜悅神情:「人啊!一旦被剝奪才知道珍惜,」以前常吃雞腿飯都不覺得好吃,在獄中,吃烤雞腿的前一天他會開心的提醒自 己:「明天是烤雞腿(chicken quarter)喔!」

遠遠的,他排在長長的人龍後,碳烤雞腿的香氣飄出來。他形容,大家啃得連骨頭都咬,吸到骨髓都光了才肯罷手。他有次看到隔壁獄友,拔下雞皮不吃,「碳烤雞 皮,邊邊會焦焦脆脆,我對面(的獄友)也在看那塊雞皮。我才想問如果不吃,可不可以給我,結果對面美國大鬍子一坐下來,說句『thank you』,一把直接拿走,」何昭陽形容當時的失望,彷彿那塊雞皮可以取代人世間所有美味。

烤雞腿在獄中也成了時間換算的單位。他笑說:「到最後,我們都算你還有幾支雞腿可以出去,我還剩兩支就是指剩下十週可以出去。」不算饅頭算雞腿!

度日如年,動輒得咎I'm sorry掛嘴邊,躲過關大牢險境

「在那裡時鐘走得非常慢,幾乎不動,」剛進去的兩個月,何昭陽一時失去了目標,日子無聊到在從事他被分配的澆花工作時,他發現水澆在花上,「好像花在對你 微笑。」

這時同房的印度人成了他的貴人,鼓勵他寫書,讓他找出有目標的事做。

這位印度人因為逃漏稅被關六個月,一開始兩個月也是以淚洗面,直到另一位朋友山德士(Michael Santos)鼓勵他寫自傳,他才改變想法,後來他也向何昭陽介紹山德士。

山德士,二十一歲時販毒被抓,同時也是販毒集團的首腦,被判刑四十五年。他進監獄後開始反思自己的行為,還寫了十幾本書鼓勵年輕人別誤入歧途。

在何昭陽的形容裡,山德士跑遍了全美國的監獄,幾乎可以說是監獄體驗的「活字典」;山德士的生命中沒有沮喪、失望,他還在網路公開每年寫書運動目標,何昭 陽感動的說:「我在他身上看到人的生命力和毅力。」現在他手邊也留著三、四本山德士的書。山德士就成了他在監獄裡支撐下去的精神導師。

在獄中,雖然身體相對自由,但是心裡卻是拘禁的。

監獄裡動輒得咎,距離camp約一街之隔,就是大牢,戒護等級高於camp一級,一旦進入大牢,不僅會被剝奪每月三百分鐘的打電話時間,每天只有五、六分 鐘可到囚房外走廊放風,其他時間都得待在無窗戶的牢房裡,這是所有camp囚犯的惡夢。

犯不犯規取決於獄方,他說:「你不知道你哪種行為會犯規,被關進大牢。」

為此他摸索出三句話做為生存法則:第一句「I'm sorry. 表示認錯。」第二句「Yes sir! 表示服從。」第三句「I'm sorry ,yes sir!」一再低頭認錯,監獄裡人家只把你當罪犯看。

他曾經有三次,幾乎被關進大牢,最後是擦身而過。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為了一罐五百克的魚鬆。當時他在圖書館看書,「同伴跑來告知,有兩個CO(Corrctional Offer,紀律官)在搜我的櫥櫃,」他說,「我當時很有自信,沒有違禁品。」沒想到CO拿出了一罐魚鬆質問他。

進入監獄後,他向朋友學會用罐頭鮪魚微波十六分鐘做出魚鬆,配稀飯吃。那次,他買了六包真空包裝的鮪魚,做成魚鬆,裝在用完的花生醬空瓶裡。

CO指著瓶子問:「這是什麼字?」「花生醬。」對方又質問,為何花生醬的罐子裝鮪魚鬆,這違反了獄方認為的誠信原則。他原本想解釋,但是想到自己摸索的三 句生存法則,他馬上閉嘴先說「I'm sorry!」CO看他態度良好就拍拍他的肩膀,放過了他。

他解釋,台灣法律講求的是「情,理,法」,美國則只有「法和理」,甚至百分之百是法,沒有理可言。

感冒侵襲,求醫都難苦難中體悟,家庭幸福才是成功

怕犯錯還不僅是在行為上,更怕身體出了問題。

去年十一月,流行性感冒侵襲監獄。

「晚上咳到睡不著,我就怕得了肺炎,」有胃潰瘍疾病的他,半夜兩三點,併發胃食道逆流,胃酸衝上食道,就像是一股火往心裡燒,「對黑暗恐懼,未來不確定, 你會更緊張,越緊張,胃酸分泌得越多。」他告訴自己:「你一定不能慌張,一定要沉靜下來。」

他說,在監獄裡,最怕的是你心神可否承受衝擊,有些人被關到大喊大叫,如果你不平靜,就算失控發瘋,也不會有人理你的。

對家人的信仰成為他唯一的浮木,每天晚上他總要看著孫子和家人的照片,才能入睡。他回憶:「我沒有信上帝,但是我想我太太信上帝,那股力量也會連帶轉給 我,」他想著牽手三、四十年的太太,四歲的孫子,還有一個未謀面的孫女,等著阿公回家,看著家人的照片,讓自己冷靜。

兩位猶太人獄友,冒著被關大牢的危險,幫他到香草園偷拔了一些藥草,讓他泡著開水服用,減輕症狀;還陪他去找護士,力爭看醫生的機會,才終於壓下原本發燒 的病情。他稱兩位猶太朋友為「猶太媽媽」,願意不計利益幫助人,「在那裡,不認識的人會幫助你,在自由世界裡,人反而生疏。」

大病後,讓他對成功有新體悟:「有人講成功就是賺很多錢,真正的成功是追求到幸福,什麼叫幸福?真正的幸福,終究是家庭幸福,大家在一起,充滿愛的感覺, 才是幸福。」

他在獄中親筆寫下一封要給四個孫子的信,把幸福的價值傳承下去。

去年中秋,三十幾個在獄中的華人,揪著越南籍的大廚,炒了兩鍋飯,一群人坐在樹下,「月亮,出來了,出來了!」興奮過後,每個人低著頭想起故鄉的家人。今 年,終於擁著家人,不必千里共嬋娟。

他笑著說:「雖然我lost(失去)一年,但卻像是得到十年。」過去他忙於工作,四年才計畫一次旅行,這次回來,九月底預計和太太展開暌違十多年的美國旅 遊。

在他身上,可以看到,一個真正找回生命自由的鬥士。

【延伸閱讀】美國監獄外包,管理公司還上市

如果嫌餐廳菜不好,可以自己開伙,每個人都研發出私人的微波爐食譜;想吃鮪魚、牛肉,可依自己的宗教習俗有所選擇;一天工作兩個半小時,除了吃飯、集合, 你可以在圖書館看書,有兩個網球場、一個籃球場……。

這是監獄嗎?別懷疑,它的確是!

二○一○年四月底採認罪協商後,何昭陽的美國律師就告知,認罪協商可以申請想服刑的監獄,建議他選擇專關白領罪犯的加州Taft Correctional Institution。

這時他發現,美國監獄以監禁嚴格程度分成六等,戒護等級由低至高為Minimum、Low、medium、high、super high和專關恐怖分子重刑犯的super max,最高等級的監獄據傳是在地下,如同電影惡魔島般的環境。

讓他更驚訝的是,他進去的TAFT,居然是美國政府外包給私人管理公司BOT。

因為囚犯激增,美國政府一年花費約為七百四十億美元在囚犯和緩刑犯身上,約占美國GDP ○.五%;為了降低成本,美國聯邦監獄在一九九七年首度將監獄全權委託民間機構管理。

第一個案子就是TAFT,稱為TAFT project,現在TAFT由名為MTC企業管理。MTC還算是小咖,全球主要有四家公司在競逐監獄標案。

有趣的是,其中最大者是G4S公司,它還是倫敦交易所上市公司,股價達二百五十英鎊以上,有三成業務來自政府,包含監獄和機場保全管理,還有企業安全監 控,去年營收七十三億英鎊,淨利達二億四千萬英鎊(相當於三億九千萬美元),比全球第一大連鎖飯店洲際飯店(IHG)還賺錢(二○一○年IHG稅後淨利二 億九千萬美元),看好政府負債日增,G4S預計將業務擴展到巴西等新興國家。

【延伸閱讀】人生驚變!從總經理到囚犯 ——何昭陽大事紀

1949 出生1973 成大化工系畢業後進入奇美實業1983 擔任奇美ABS製造部經理2001 兼任奇美電子總經理2006 美國司法部指摘奇美電、友達,操縱面板價格,違背反托拉斯法2009 奇美電決定轉變策略認罪協商2010 總經理何昭陽被判刑14個月,公司賠款2.2億美元2010 出席反托拉斯案研討會20107 月赴美,入獄服刑2011 於7月29日服刑滿1年又4天,出獄

 


奇美 電前 前總 總座 服刑 369 第一手 告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31

搶食華文幼兒教育遊戲大餅 棄高薪 宏達電前外籍主管在台創業


2013-01-14  TWM  
 

 

曾掌管宏達電一五○人雲端服務團隊的傑森,如今選擇繼續在台灣創業,他看好台灣的網路創業環境,並覺得台灣的產業競爭力是全世界最能與德國相比的。他甚至舉家搬至台灣,以行動證明要在台灣創出更多新事業。

撰文‧林宏文

去年十一月下旬,一款名為「貼紙遊戲(sticker game)」的App,在蘋果台灣區iPad遊戲下載中擠到前五名,這個適用於學齡前小朋友玩遊戲送貼紙的創意,來自一位老外─前宏達電掌管一五○人雲端服務事業的資深總監傑森(Jason Warren)。

傑森在宏達電期間,從無到有建立宏達電全球雲端服務的營運團隊,但如今,他的身分是台灣創意工場(TMI)的駐點創業家,並且創辦Roam & Wander公司,第一個產品是適合二歲到五歲小孩的兒童教育及遊戲軟體。

傑森早從大學時代就創業多次,最知名的一次是在二○○○年,他推出以無線上網方式聽音樂的小盒子,這款產品讓微軟主管相當欣賞,挖角他去擔任微軟消費性產品經理,之後他又轉進摩托羅拉,負責行銷照相手機ZN5,還曾贏得○八年︽紐約時報︾選出的年度最佳科技產品。

強調實體玩具與數位文化結合一○年,由於有許多摩托羅拉同事加入宏達電,傑森也舉家搬到台灣,他與執行長周永明等主管面談後,接下宏達電雲端運算服務事業的總監一職。兩年內,傑森建立了一個高達一五○人的團隊,隊伍遍及台北、上海、巴黎、西雅圖、白俄羅斯的明斯克等地,也執行了一連串的對外購併。

由於傑森還是念念不忘創業,在宏達電服務兩年後,他選擇離開,但仍留在台灣繼續進行自己的創業之旅,並加入TMI擔任駐點創業家。

TMI是由美商中經合創投、前Google中國區總裁李開復及工研院創新科技創投公司一起組成,駐點創業家則是由他們找來有創業成功經驗的人,與創業團隊一起生活及工作,從工作中找出最佳創業題目。傑森說,「過去自己的創業構想往往走得太早;但現在,我會鎖定大家都看得到,而且需求明確存在的項目。」他看好的,就是幼兒網路教育遊戲市場。

自從iPad推出之後,相關的繪本、故事圖書、語言教學等教育遊戲App需求大增,目前全球iOS教育類App共有九萬個左右,占所有iOS App的一二.八%,如今已是網路應用中三塊最大市場之一。「但目前不論是在iOS或Android上,都還未出現華文幼兒教育遊戲的領導品牌,我們大有可為。」傑森的策略,是強調實體玩具與數位文化結合。例如,他設計了一個iPhone軟體,下載後,手機螢幕成了「兔子的臉」,接下來,可以把手機塞進實體兔兔玩具的臉上,做許多表情變化,還可以跟小孩說話,小孩子也可以餵兔子吃香蕉或蘋果。軟體可以分辨小朋友放的是何種水果,給出不同的反應,不管答對或答錯,都會出現適度的加油鼓勵。

至於最近在iPad下載很紅的貼紙遊戲,則是透過一個很簡單的遊戲。例如把老鼠或飛機分成三塊,讓小朋友將正確的組合拼裝,全部答對的,就會收到一組印刷很精美的貼紙。

傑森秀出手機中網友傳來的照片,小孩收到人生第一張從網路上贏得的貼紙,那種開心得意的模樣。雖然最近一直要請印刷廠加工趕印貼紙,但也讓他覺得再辛苦都值得。

創業之初,傑森大多使用自有資金,後來便獲得TMI及中經合的投資,至於獲利模式則是透過販賣App Store的付費軟體,以及更多實體商品的消費。

在台灣創業成功機會大很多事實上,選擇在台灣創業,傑森有很清楚的想法,他認為,台灣的網路創業環境比大陸還要好。雖然許多人覺得大陸市場大,但他卻不這麼看,「以蘋果的App Store為例,大陸的下載量是台灣的二十倍以上,但從付費金額來算,兩岸卻差不多。」傑森說。也因為台灣網友的付費意願高很多,因此,同樣是華文市場,在台灣創業,要創造一元的營收,成本就明顯比大陸要低很多,成功機會也大很多。

此外,在美國、德國及台灣都工作過的傑森,對於台灣產業競爭力及員工素質,都給了非常高的評價。他說,台灣有九八%像德國,都是在某些專精領域投入很深的工夫,至於對台灣員工的努力程度,傑森也說,「台灣員工若相信一件事後,工作起來會很努力、很努力、很努力。」中經合創投總經理朱永光說,傑森過去在國際大廠豐富的產品開發與管理經驗,讓他非常強調使用者經驗的優化,尤其重視爸媽與小朋友的意見與測試回饋,不斷改善產品。

如今,傑森的太太與兩個小孩都已移民到台灣,傑森說,他的大女兒今年五歲,念台北本地學校,中文講得比英文好,女兒跟他說,「我比較喜歡台灣,這裡比較好玩。」至於一歲的兒子,則是他實驗遊戲軟體的對象。傑森說,在行動通訊與網路還在蓬勃發展下,創業機會到處都是,「台灣其實機會非常好,不要太小看自己了。」傑森(Jason Warren)(右二)現職:Roam & Wander創辦人、台灣創意工場(TMI)駐點創業家經歷:宏達電雲端服務事業總監(director),歷任微軟、摩托羅拉、Audi汽車等公司產品經理、Mobius Audio創辦人學歷:美國佛羅里達大學機械工程系、達特茅斯大學MBA

 
搶食 華文 幼兒 教育 遊戲 大餅 高薪 宏達 電前 外籍 主管 在臺 創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98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