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倒卖铁轨赚千万中铁物资一主管被判无期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100305/20100305044446464.html


每经实习记者  黎光寿  发自北京

        “每年我去公司开年会,都能见到苑东。”2010年3月4日,被中铁物资北京公司派到河北廊坊驻点销售的周迪民在电话里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两年前到北京开年会时他就没有看到苑东,几个月后才知道他出事了。

        周迪民口中的苑东,是原中国铁路物资北京公司金属部副部长兼钢轨部部长。苑东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让老同学北京中铁顺达贸易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顺达公司)原总经理、实际控制人高建低价将自己单位的钢轨买走,然后又高价买回公司,牟取私利。日前,苑东及其“老同学”因犯贪污罪,被终审判 处无期徒刑。

公产化私的隐秘路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03年3月至2007年10月间,苑东利用职务便利,与高建“合作”,将 北京公司的钢轨低价卖给高建控制的顺达公司,加价卖给高建妻子控制的北京中机汇通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再大幅度加价后卖回中铁物资北京公司,共获利约 1078.82万元,扣除应缴纳税款,苑东、高建非法占有约895.42万元。

        据苑东供述,他主要负责钢轨的购买和销售。具体分为计划内和计划外。计划外的钢轨先由客户向钢轨部提出购买要求并支付相应货款,钢轨部再 向钢轨公司购买并销给客户。计划外的钢轨价格高于计划内,但低于市场价格,后再按市场价格卖给客户,从中赚取差额。计划外钢轨有很大的利润空间。

        中机汇通公司经理高建是苑东的同学,2002年,苑东提出让高建成立一家公司,参与“贸易”。于是高建了中铁顺达公司,法人代表是高建的 妻子,高建也负责中铁顺达的经营。2003年“非典”前后,他和高建商谈,将北京公司的计划外钢轨低价卖给中机汇通,再由中机汇通平价卖给中铁顺达,再由 中铁顺达加价卖回给北京公司,最后再由北京公司加价卖给客户。高建的公司挣到的是低价买回高价卖出的差额,而北京公司挣到的是买回钢轨加价后卖给客户的差 额。

        高建供述,他原来做的是轴承业务,2002年在苑东推动下成立了北京中铁顺达贸易有限公司。半年后,苑东让他再找一家公司,通过倒账的方 式赚取一些利润,他就此选择了中机汇通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准备好后,他按照苑东定的回购价开出中铁顺达的增值税票,北京公司再用支票付账,再通过中铁顺达 开支票换取中机汇通的增值税票,再从中机汇通开支票给北京公司付款。中铁顺达占有了大部分利润。

        2009年12月1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判处苑东和高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案件曝出监管漏洞

        3月4日,一篇关于北京市宣武区检察院的新闻报道再次将此案推到众人面前。

        宣武区检察院的检察官认为,此案中至少有两点显示了企业缺乏有效的控制,一是苑东集销售和采购这两个不相容的职位于一身,对销售和采购都有定价权,而且缺乏有效的监督;二是企业的销售发票也缺乏严格的控制。

        而北京公司财务科科长孙某的证言也显示出无奈。该证言称,苑东在北京公司主管钢轨业务,北京公司和中铁顺达、中机汇通之间的业务往来流程 跟其他公司是一样的,记账方式也是统一的。财务部门没有发现上述三家公司的业务有不符合规定的地方。只要符合财务手续,别人就看不出有问题。

        北京市大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燕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她曾经关注过这个案子。“监管肯定是很重要的因素,整个过程没有人看到”,“现在部分企业和机关,从上到下,只要有机会就尽量占便宜,能捞就捞,当然会出问题。”

        “监管不力是产生这件事情的因素,但也和个人的素质和分配制度上的不合理有关系”,张燕生认为,许多在国企工作的人员由于分配制度上的规定,工作很辛苦,责任很大,但报酬相对较少,“这是多种因素造成的结果。”

        张燕生认为,在案发的过程中,北京公司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发现,应当建立一个鼓励监督的机制,只要更加谨慎一点,完全可以早点发现。“如果是私企老板,自己做控制,比较难以出现北京公司这样的问题,即便是员工中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也能够及时避免。”

相关监管制度仍未改变?

        2010年3月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中铁物资北京公司多个部门,各部门均表示此事比较敏感,不方便说什么问题。

        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中铁物资北京公司总经理助理潘富杰了解案件的情况,建议记者找潘富杰了解情况。在该 人士的指点下,记者找到了潘富杰的手机号码,不过电话接通时,对方并不承认自己就是潘富杰,其后,对方在与记者的通话中表示,苑东案件是中铁物资北京公司 的最高机密,他什么也不知道。

        中铁物资北京公司一名中层干部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苑东的事情是他自己没有把持住,“我们属于不同的部门,他出事后对我们没有影响”。记者询问是否有新的政策措施出台以防止类似事件,该人士表示没有什么新规定。

倒賣 鐵軌 賺千 千萬 中鐵 物資 主管 被判 無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83

写在“6.26”A股暴跌之时:火车过来了,我在铁轨边;而你,在铁轨上

http://www.gelonghui.com/#/articleDetail/18737


作者:@HeaveN




你还在吗?你在哪?


A股投资者而言,今天(626日)确定是个悲伤的日子:超过2000只股票跌停,创业板指数盘中几乎跌停,朋友圈留言板上是无数寻亲唤友的帖子:你还在吗?你在哪?




这是不是很类似汶川大地震后劫后余生的状况?



如果周末不出重磅一点的政策利好,A股下周一会怎么样?



天知道。



今天的暴跌,应该会让很多人开始关灯吃面。我不想马后炮说我多早多早就提示风险了,也不想判断这个地方是不是顶,这都超出了了我的能力范围。我想探讨的是另一个问题:你知道股市高手和普通投资者的本质差别是什么吗?



这波牛市创造了N多股神,很多是90后,完全没经过牛熊洗礼的“小鲜肉”,他们中很多人今年的投资业绩令人咂舌。以至于有一次一个小鲜肉很挑衅地问我:你的投资业绩比我差了一大截,你说你经历了那么多轮牛熊,天天花那么多时间研究公司财务报表,有什么意义?



老实说,这已不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挑衅性的问题。前不久也遇到过一个一直放2倍杠杆赚得盆满钵满的90后小伙问我类似的问题:大家都觉得你是投资高手,那我这样没怎么经历牛熊的应该算俗手。但我的利润率肯定不比你低。你说高手和俗手之间的差别到底在什么地方?



这种问题,在A股天天暴涨,人人都是股神,大妈无脑买入都能赚钱的大环境下,基本是没法回答的,回答了也没用,因为没人信。但在这种连续下跌的环境下,答案就非常有说服力了。



差别在于:下跌(熊市)的时候,你在哪?



或者换句话说:风险来临的时候,你在哪?



“当我看见一个危险信号的时候,我不跟它争执。我躲开!几天以后,如果一切看起来还不错,我就再回来。如果你正沿着铁轨往前走,看见一辆火车以每小时60英里的速度向你冲来,或者是听到远处的鸣笛声,我会立马跳下铁轨让火车开过去。它开过去之后,只要你愿意,你总能再回到铁轨上来。”这句话来自全球公认的投资大家利弗莫尔。



就像A股的这轮下跌,我一半的仓位运用期货等手段做了对冲,一半是空仓。



换句话说:我在铁轨边,而你,在铁轨上。



你一倍或者两倍的杠杆呆在铁轨上的结果,极大可能是把前期的超高利润损失殆尽。而我,基本无损。



用基金管理的专业术语来翻译,就是:短期你的净值增长也许远高于我(比如牛市),但长期看,我的净值极小回撤,或者不回撤,保持一个缓慢的斜率持续上升。但你的基金净值会上下翻飞,但长期会保持一个持续下滑的斜率。(见下图)
这就是高手与俗手的区别:如果一定要划分所谓的高手与俗手的话。



风险管控能力才是投资的核心能力这话在无脑买入都能赚钱的时候说,没人会听。不被打痛,所有的经验教训都只会是被嘲笑的对象。



在投资领域,高手和普通投资者的区别,最关键的一点就在于风险管控能力:风险可能来临前的敏锐嗅觉,和风险真正来临时的管控、回避能力。大家是否还记得格隆曾经发表的一篇文章《穷人家的流水宴:记得坐在离出口近一点的地方》,里面提到:巴西狂欢节以其激情澎湃、参与者众、性感美女如云而闻名于世,每年都会吸引世界各地数百万人参加,每个人都肆意挥洒激情,素有“地球上最伟大的表演”之称。但也正因为如此,几乎每年狂欢节都会有有火灾、拥挤踩踏等悲剧事件发生,于是就有了这句经典的官方温馨提示:狂欢吧,但记得坐在离出口近一点的地方!最近A股的走势,确实让人有种惊慌失措的感觉。然而,有多少人,真正的坐在了离出口近一点的地方,经过这样的一波巨大调整,有多少人会尝试反省自己,而又有多少人会继续疯狂。还记得610日一跃而下的侯先生吗,过去了这16天,市场却告诉我们,到了这个时候,要考虑和准备的一个问题,就是在遇见风险,跑路的时候,必须果决,你只有30秒,不然,很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不要把警告不当回事记得在美国当时911事件发生的时候,有这样一个真实的事件,第一架飞机撞上世界贸易中心北楼的时候,玛丽莎(Marissa)正在南楼98层和两位同事说话。她不仅听到了爆炸,也感受到一波热气向她迎面扑来,如同烤箱门瞬间打开的感觉。办公室里陡然充满了紧张的气氛。玛丽莎没有停下来关电脑,甚至没有拿自己的手包,而是径直走到最近的紧急出口离开了大楼。
(不要把警告不当回事)
正在和她讲话的两名女子,包括和她共用一个隔间的那个同事,都没有离开。“我记得我离开,但她没跟过来。我看见她在打电话。另一名同事也是,她就在我斜对面的隔间打电话,没有想走的意思。”事后她说到。
实际上,玛丽莎(Marissa)办公室里的大多数人都无视了火灾警报,也无视了他们看到的在仅仅131英尺外的北楼发生的事件。有些人去开会了。玛丽莎的一个朋友塔米塔(Tamitha)下了几层楼之后又重新回到了办公室。“塔米塔说‘我得回去拿孩子的照片’,然后她就再也没逃出来。”那两名留下讲电话的女子,那些去开会的人,还有塔米塔(Tamitha)最后都不幸丧生。
警报响起的时候,人们并不着急离开。
多数人会高估自己的风险逃生能力研 究表明,当火灾警报响起的时候,人们并不会立即行动。他们会和彼此聊天,试图弄清楚发生了什么。通常会站着不走。参加过火警演习的人应该都能明白这种做 法。人们并不着急离开大楼,而是等着。人们在等更多的线索,比如烟味,或者听取我们信任之人的建议。但也有证据表明,就算有了更多信息,我们中的很多人依 旧不会有所动作。
如 果人们真的开始行动,会遵循老习惯,非常难改变本身固有的观点。人们不信任紧急出口,几乎总是从试图从入口处逃离,或尝试其他办法。法医重塑了一场在肯塔 基州的贝弗利山晚餐俱乐部的著名餐厅火灾现场,当发出火警警报后,发现许多顾客只是抬头看一眼,没发现什么异常,认为是误报。自信自己在发现火情前有足够 能力和时间逃离,埋头继续吃饭;还有一部分人,试图走到窗边和门口观察一下是否有烟雾或者其他异常,觉得没什么严重的,然后回到座位继续吃饭;只有非常少 的人,立即放下碗筷,第一时间撤离到广场等安全的场所;
绝大多数人会高估自己的火警逃生能力,这也是绝大多数火灾中多数人丧命的最根本原因。市场并不是慈善场所,如果你风险意识不够,或者说看到风险,自己没有执行力的话,那么最后只有一种结局而已。
跑路,只有30秒的时间我再分享一下这个经典视频:
视频地址:http://v.qq.com/boke/page/f/0/f/f0156yoxyof.html



这是前几天格隆汇发表的文章《我们永远无法预测任何一种灾难的降临或离开—写在A股猜顶之时》引用的视频,虽然视频里发生的是一件悲伤的事情,每次看也挺揪心,但是我们必须能从里面体会到什么才对。



这个视频的经典在于:在或有风险(水流开始增大)来临时,不同的人采取了不同的应对策略,导致了完全不同的后果!原 本水流很小的河道,一开始有水流开始增大,人们开始反应:有身手敏捷迅速往岸边跑的,有反应慢半拍,但也连滚带爬,虽然几次摔倒(不排除有摔伤),但好歹 还是跑上了岸的。有产生反应,但不是往岸上跑,而是逆流而上,去和水中间的人汇合抱团取暖的,当然,也有完全无动于衷,站在和中间原地不动的。我们可以看 到,视频中基本有4类人,而从之后的行为动作看,有三个阶段。



第一类人,看见远处有水流过来,很快很轻松的跑上了岸,到了岸边,回头向河中的人喊话说,快跑。



第二类人,水已经慢慢过来了,但是一开始只是小水流,不影响跑路,他们也顺利的登岸,登岸后向河中的人喊话说,快跑。



第三类人,水过来了,有点大,自己向河岸狂奔,但是自己脚下一滑,摔了一跤,但是基本也在岸边了,然后就连滚带爬的跑上了岸,湿了鞋,登岸后向河中的人喊话说,快跑。



第四类人,因为身处河中心,走到岸边有难度,但是他们走的并不快,似乎在犹豫什么,当只有小水过来的时候,他们就停住不前了,就站在那里,期待水流快过去,岸边的人疯狂的喊,但是也没有用,结果……



这个过程,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水从远处来,一开始有预警,人们开始向岸边跑。



第二阶段,水开始漫过双脚,有人停住不前了,有人连滚带爬跑上岸了,这个过程持续了30秒左右。水开始慢慢变大。



第三阶段,没走的人,抱团取暖,希望依靠并肩作战的力量,抵制洪水,但是到最后,仍然无效。
(在洪水猛兽面前,抱团取暖无效)看完后,在结合08年熊市那会,甚至是最近几天的市场,是不是能体会到些什么呢,在熊出没的时候,不要认为抱团取暖有效,因为当你需要抱团取暖的时候,已经晚了,只有一种情况可以活命,那就是在发现风险的第一阶段就狂奔,在第一时间脱离危险境地。



就像干涸的河道,空旷的铁道,这次洪水袭过,火车碾过,河道仍然会再次干涸,会再有游客上去玩,火车过去之后,铁道仍在,你仍可上去行进。



但,前提是:你必须还活着!



请记住,就像这个视频里体现的,跑路,留给你的可能只有30秒的时间。



也许不会每次都这么冲走,也许只是虚惊一场。但,一次,就意味着全部!



巴菲特能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活得够长做投资,风险嗅觉很重要,当遇到风险之后的管控能力,回避能力更重要。很多时候我们会高估自己回避风险的能力。我们会在风险面前犹豫,因为市场已冲昏人们的头脑,你的风险嗅觉会丧失,因为当你做出抵御风险的举动是,会产生损失。但如果我们不接受一些损失,可能会失去所有。



2002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农·史密斯(VernonSmith)研究发现,泡沫最初的出现往往源于一个新的理念,或市场一时心血来潮而跟风。但随后出现的泡沫则一般归因于交易者在经历第一轮泡沫时期后,过份自信所致。



换 句话说,交易员在上一轮泡沫时期亏了钱,他们往往会认为自己有足够的经验和聪明,让自己在下一次出现泡沫时可以在最佳时机,在所有人之前提前兑现离场。而 如果在第一轮泡沫中,赚取了相当的利润,会变的很自信,但这往往就是最危险的。遇到这两种情况,你的风险嗅觉都会下降,更别提风险真正来临时你的管控回避 能力了。



在最后一波下跌之前,离场——其实你做不到。因为你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聪明,也不比别人更聪明。



我们再回顾一下利弗莫尔的经典名句:“当我看见一个危险信号的时候,我不跟它争执。我躲开!几天以后,如果一切看起来还不错,我就再回来。”



如果你正沿着铁轨往前走,看见一辆火车以每小时60英里的速度向你冲来,或者是听到远处的鸣笛声,你是会立马跳下铁轨让火车开过去,还是等到火车开到你不到50米的距离,再跳下去?我相信但凡理性的人,都不会愚蠢地站在那里不动。它开过去之后,只要你愿意,你总能再回到铁轨上来。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但是在利欲熏心的股市中,人们的理智往往被盈利的预期消磨掉了,风险嗅觉变为零。真的是“零”。



这里并不是看空市场,只是想告诉大家,狂欢可以,但一定记得坐在离出口近一点的地方,不要高估自己的能力,低估遇到的风险。在股市中,机会与风险并存,选好时间,警惕风险,提升自己处理风险的的能力,长久的活下去,才是王道。巴菲特能成功,很大程度上市因为他获得够长!



古人云:"善败者不亡"。提前发现风险,预防风险,管控风险的人,才拥有成功的基石。一切从现在开始,也许还不晚。



Never underestimate your power to change yourself!永远不要低估你改变自我的能力!



利益声明:本文内容和意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的信息来源于公开渠道,并经过合理推断。作者提供的信息和分析仅供投资者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格隆汇声明:文章系格隆汇会员个人文章,代表其特定立场和看法,不代表格隆汇观点。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关联公司股票。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来源“港股那点事”及作者。


寫在 6.26 暴跌 之時 火車 過來 我在 鐵軌 而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0822

【鐵軌上的中國】高鐵西行記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2047

短短十年間,中國已成為世界上高鐵運營里程最長、在建規模最大的國家,並開始向海外拓展。鐵軌上的中國,能否走出一條獨特的大國路徑? (王芯克/圖)

2015年中秋、國慶假日,中國鐵路總公司預計,將有超過1.2億人次乘坐火車出遊。

這一年,正是中國高鐵“跨越式”大發展的十年之後。旅客發送數字已連續多年增加,並隨著高鐵的不斷建成而在高速增長中。

依然在不斷延伸的鐵軌,如此深刻地改變著中國。

在國內,三十余條高鐵不僅將全國連成一個高速經濟圈,重塑著各地的生活與經濟形態,而且將中國做成了全球最大的高鐵市場,並正依托這一優勢而推動著中國制造向高端智造演變;在國外,十余條跨境專列從各個城市開往歐洲,這些鐵軌上的新“絲綢之路”將中國與世界更加緊密相連。

十年里,中國高鐵如何超常規發展,走出一條獨特的大國路徑?修建高鐵的小賬與大賬究竟應該怎樣算?通常連接著富裕與貧窮省份的幾個小時路程,給沿線各地帶來了怎樣的改變?那些開往歐洲的“冒險號”,又意味著什麽?

一部鐵軌的歷史,既是一部爭吵史,也是一部現代化發展史。無論是在19世紀20年代誕生了第一條主要鐵路的工業中心英國蘭開夏郡,還是21世紀運營著全球60%高鐵的中國,對於鐵軌的爭議始終存在。在英美經濟史上,極具經濟學上所說外部性意義的鐵路後來逐漸展現出的巨大影響力,讓其在種種醜聞與質疑中依然迎來繁榮,並使國家的科技能力、財政制度、監督機制與市場生態不斷得到修正與演進。在今日中國,高鐵會否重演這種歷史邏輯?

上億國人遊走於鐵軌上的這個假期,我們記錄下這些變化與思考,是為南方周末本期專題“鐵軌上的中國”。

 

貴廣高鐵的兩頭,連接著一個富省和一個窮省——廣東省經濟總量連年在全國領跑,人均GDP是另一頭的貴州省的兩倍多。對貴州而言,廣東不但是中國最大的旅遊人群始發地,也是一個產品輸出的巨大市場。

高鐵的開通,不僅帶動了貴州旅遊業的井噴式發展,還讓貴州沿途市縣看到了更多經濟發展的可能。在過去的荒僻之地,如今隨高鐵而來的是滾滾人流和繁盛的商業。

 

2015年10月1日,隨著國慶出遊的滾滾人流,只要花上北京人在東西城往返一次的時間,廣州人就能得到貴州的水和空氣。而且相比前者的不確定性,後者幾乎和掛在墻上的時間表一樣精確——高鐵沒有擁堵。

2014年12月26日,貴廣高鐵動車組開通運營。這是貴州境內的第一條高速鐵路,從2008年10月開始興建,歷時6年多最終貫通。由於地形所限,鐵路在貴州境內的橋隧比(橋梁與隧道的里程占比)高達92.1%,相當於一條超長的地鐵蜿蜒在山間。

通車這天,貴陽市副市長王玉祥率團親自到貴陽北站,迎接中國首條山區高鐵運來的第一批遊客。

通車後,一位貴陽的媒體人說,“重慶人曾經自以為是西南地區當之無愧的老大,現在重慶要出海,居然要經過貴陽。”成都鐵路局的宣傳片里,貴州也計劃被打造成“西南鐵路交通樞紐”。

作為貴州的省會以及貴廣高鐵的最西端,貴陽的出鏡率一度還不如近在咫尺的兩個鄰居——甕安、畢節,這兩個地名因為新聞事件而為人熟知。2014年,貴州人均GDP為2.64萬元,排名第30位,在全國範圍內僅高於甘肅。與此同時,千里之外的廣東省,經濟總量連年在全國領跑,人均GDP是貴州的2倍多。用一條高速鐵路貫通兩地,就像用雙軌管道連通了水庫與旱地。

2015年9月18日,D2806次列車的列車長崔琳回憶起第一次登車工作時的感受說,盡管已經工作了近十個月有些麻木,但相比曾經工作過的京廣線,貴廣線沿途的景色確實美多了。

通車近十月,人們說起了旅遊業的井噴式發展與這里“可以賣錢”的空氣,也津津樂道曾先後任廣州市市長、貴州省省長的林樹森與其艱難的拓荒之旅。

2014年12月26日,一輛由廣州發往貴陽的動車飛速通過貴州省從江縣境內的四寨大橋。當天,貴廣高鐵全線貫通,最高時速250公里,貴陽至廣州最快4小時9分抵達。 (CFP/圖)

等“坐錯站”的人

自從貴廣高鐵開通之後,老馮就每天在貴定縣站前的廣場邊待著,專等那些“坐錯站”的人。貴定縣隸屬於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高鐵從貴陽北站發車,只需40分鐘便可到達貴定縣站。

旅客一出站,他就走上前去吆喝,“到哪的?你是不是坐錯了?去縣城嗎?”基本一逮一個準。這里的人實在不多,車更少,而縣城遠在30公里之外。

要把這個縣上的火車站全弄清楚並不容易,本地人有時也犯迷糊:貴定北站和貴定站在北面的縣城里,而貴定縣站和貴定南站則在南邊的昌明鎮。

在貴廣高鐵上,貴定縣站顯得並不起眼,從這里下車,等待你的是空闊幹凈的廣場,以及數量比乘客更多的站務人員。

老馮已經快50歲了,他跑了十多年車,在自己的7分田地被政府征走後,他只留下幾頭豬,就算徹底離開了土地。他說因為貴定縣站下車的人不多,停靠的高鐵列車從最初的6趟減少到4趟再減少到了2趟,跑得多了,他很清楚每列車的到站時刻,包括那些被取消的。

一開車,老馮的老五菱小巴車幾乎每一個車窗都發出顫抖的聲音。這一趟他只接到3個人,每人30元錢似乎讓他不太滿意,因為平時一車都是100元。“我只能送你們到客運站,我燒了50元的油,我只賺了40元!”在沿途接到的兩個乘客則跟他因為1塊錢的車費而爭執不下,老馮最後還是退讓了。

不過這似乎只讓他更為著急,他用喇叭、方向盤和油門完成所有的超車。他對這條新鋪的路上每一個減速帶和橋梁都了如指掌,即便是連續轉彎,車速也保持在50公里以上。於是微微細雨中,一車人就隨著雨刮器左右搖晃,頭頂上的把手也不知去了哪里。

就在3個月前,這條縣道還得走上一個半小時,中巴客車則得花上兩三個小時。要是下雨泥濘,熟手如老馮,也無法飛過去。貴廣高鐵開通後,這條縣道和不遠處的一條六車道同城化幹道都納入了修整的範圍。

二十多年前,老馮去過一次廣州,從摩肩接踵的火車站出來,對面有個叫做“流花”的車站,可以轉車去東莞打工。但是因為修路太辛苦,十多天後他就回來了,從此再也沒有出過那麽遠的門。

高鐵停靠的昌明鎮已經在為自己打造一個“新城”。2015年初,昌明及周邊的6個鄉鎮合並,形成新的經濟開發區,超過百家企業入駐,建起了新的廠房與道路,巨大的潛力引來了好幾個地產商開發樓盤。第一個樓盤開盤後,當地的村民因為征地賠款得到了不少現金,多用來買房上樓,於是房子在兩天內售罄。不過由於鎮上的人口終究不夠多,後面再開發的幾個樓盤,即便價格只有兩千多元,卻一直沒賣動。

9月23日,在南方周末記者到訪時,建築工地和新修的工廠似乎都沒有動靜。老馮說,“很多廠都是個空架子,老板不在,也沒有工人去上班。”實體經濟形勢的下行壓力之下,一些老板在這里似乎也成了“坐錯站”的人。

在昌明鎮黨委書記黎琨的辦公室里,墻壁上掛著的經濟開發區規劃圖展示的情況會樂觀一些:浙商、粵商、閩商全都抱團劃定了自己的園區,等著接下來針對每個項目的談判。不遠處,還有知名的老幹媽生產基地項目。從辦公室窗戶看出去,兩路平行的鐵軌在山間的高架上聳立著,不過當地人對這個奇跡已經習以為常了,“喏,遠一點的那個就是貴廣高鐵。”

早在高鐵還在修建時,這個小鎮就開始依托高鐵籌備一整套的招商策略。針對老年人的養生、養老項目,針對中年創業者的產業轉移項目,以及針對兒童放假時期的旅遊項目在預期中將形成一張“高鐵親情牌”,再給出用地和金融的優惠政策,“全家都可以在貴州得到想要的。但是貴州怎麽好,廣東還不知道”。長期的閉塞導致了極其不對稱的信息流,只能等時間來化解,至少,這是飛駛著的時間。

不過面對實體經濟的不景氣,黎琨也無可奈何,“眼下就是實體經濟形勢不好,許多企業不是不願意來,而是已經沒有生產的需求了。”這個28歲的年輕鎮長為招商赴廣東各地調研了3個多月,現在每天平均要接200個電話。

娃娃魚“爬”上貴廣線

瞿繼勇帶著50斤娃娃魚又跑到了貴定縣站,9月份,他已經跑了4趟廣東。他的目標是讓廣州的顧客早上下單,晚上就能吃到自己養的娃娃魚。

這個目標在貴廣高鐵開通後很好實現,他只需要幾分鐘就可以將每條5斤重的5條娃娃魚裝進泡沫箱,再在里頭倒進剛沒過娃娃魚腳掌的水來保持濕潤。“一手25斤,我提50斤沒問題,”瞿繼勇說,“只要趕上了中午那班車,晚飯之前廣州的餐館就能拿到我的娃娃魚。廣東現在我有多少單就敢接多少單。”

瞿繼勇知道列車上去廣州的旅客大多是廣州人,是自己的潛在客戶,於是在車廂上就開始了自己的宣傳。他有時候故意把泡沫箱的蓋子揭開,給大家看擠在箱子里的娃娃魚們,甚至讓它們往外爬,好奇的遊客們也會用手去摸它們冰涼的表皮,簇擁之中,瞿繼勇成了車廂里的焦點。“有時候我也累,就先睡一會,醒來繼續宣傳。”列車在廣西境內手機信號差,他就可以多休息一會。

據瞿繼勇說,出售娃娃魚需要水產局專門的許可證,野生的娃娃魚是禁止出售的。只有從野生開始養殖,繁殖兩代,至少需要六年,才能作為水產出售。但一般人都以為娃娃魚是保護動物,絕對不能買賣,這反倒成了其價格一度被炒上天的原因之一。

現在送魚事實上已經是副業,瞿繼勇準備把賣“面”作為主業。

2011年前後,家養娃娃魚的價格最高漲到了破天荒的1800元一斤,在“娃娃魚之鄉”的巖下,瞿繼勇幾乎可以坐地收錢致富。但雪崩卻始料未及地來了——娃娃魚價格最低驟降至200元每斤,養殖戶如瞿繼勇到處尋找出路。娃娃魚已經是他歷年來嘗試過無花果、苗圃、西瓜、茶葉、櫻桃等等項目之後的選擇。最後,他在吃老婆買來的紫薯面時想到,既然紫薯打進面里可以賣得這麽貴,我為什麽不把娃娃魚做進面里?

娃娃魚肉被做進面里,對於瞿繼勇來說,毛利更高了。他現在的任務就是開拓市場,尤其是有娃娃魚消費習慣的廣東市場。家門口貴廣線上的“子彈頭”依舊是他拓展市場時最主要的交通工具。

現在,他手提兩箱娃娃魚面上高鐵,還是50斤,還是把大箱子放在行李間,只不過他沒法讓娃娃魚爬出來“活體展示”。

為了把自己的店打出名氣,賣得更多更遠,他熟練地接受媒體采訪,制作宣傳冊在高鐵上發放,他還花了好幾千塊錢準備了幾套布依族的女性服飾,“實在不行我就自己穿著去展示產品,男扮女裝,應該能引起轟動。”他嘿嘿地笑,露出一大排牙齒,“黔夢”是他的公司名字,“黔夢,貴州的夢,弄得好也希望可以實現我自己的‘錢夢’。”

“抓住廣東人,別讓他們跑了”

瞿繼勇之所以隨著貴廣高鐵的開通能把自己的“轉型”做起來,是因為高鐵站幾乎就在家門口的昌明鎮。站點設立、列車停靠次數就是沿線各縣鎮最看重的資源。

在貴廣高鐵開通前的2014年末,貴州本地記者團沿線采訪了多個受益的縣,各縣紛紛表示將借此機遇快速發展。到了第二年的貴州省兩會,一位貴陽媒體人對同一位縣領導進行采訪時提到貴廣高鐵的問題,“領導臉都黑了,不願作答”。這位媒體人士十分詫異,貴廣高鐵為什麽也成了不能說的禁忌。後來那位縣領導安排了一個人大代表來接受采訪,才道出原委——縣里原本從征地到各方面都為高鐵付出了許多,最後發現高鐵每天只在縣里停兩趟,莫大的希望落了空,對此十分不滿。後來經過多方爭取,經過當地的兩趟列車才增加到四趟。

沿著貴廣線,和瞿繼勇一樣單獨創業的人還並不多,但和他一樣希望開拓廣東市場的農戶和地方政府則俯拾即是。

媒體曾報道,貴廣高鐵建設伊始,貴定縣委書記韓勇就調研發現,菜心是廣東以及港澳地區菜市上最受歡迎的蔬菜品種之一,但每年4月到10月,東部沿海一帶高溫多雨,不利於菜心生長。貴定縣準備瞄準這塊市場,流轉2500畝土地,引進兩家綠色蔬菜種植企業,在3月到10月之間種植廣東人喜歡吃的菜心。韓勇說,“貴廣高鐵開通了,物流成本可以降低,廣州人來貴州旅遊時都可以順便帶幾斤回去,菜心也能成為貴定的大產業。”

“各地的發展策略有什麽共同點?就是一句話——抓住廣東人,別讓他們跑了。”貴陽當地一位媒體人歸納道,當地的都市報也開始在特刊上介紹作為“全國第二難懂方言”的粵語。

對貴廣高鐵的熱情與想象,一度撐滿了沿線各縣鄉鎮的發展規劃,有時也會鬧出笑話。

在一次聯席會議上,某縣領導說,貴廣高鐵開通之後,我們可以在後面加掛貨運車廂,這樣我們的農產品就都可以運出去了。據當時在場的一位媒體人說,當時鐵路部門的負責人就表示無奈,“我們是客運線路,只運人,不拉貨。”

不過按照黎琨的說法,讓高鐵線路運貨的想法確實可能在最近以另一種方式成為現實:在客運列車停駛的晚11點至早6點開通貨運列車,他說,“目前正在審批,希望很大”。

在原鐵道部長劉誌軍貪腐案件發生後,貴廣高鐵也經歷了一個月的停工,這讓關註貴廣高鐵的人們開始緊張。“有人事方面的大變動,肯定會有影響。但是(國家)已經投入了幾百億,(工程)不可能取消的,我們當時並不擔心。”黎琨回憶起當時的情況。工程確實不可能取消,據一位接近貴州省委的人士透露,由於最初籌建時資金困難,貴州又太渴望這條鐵路,修建貴廣高鐵的部分資金來自貴州省公務員的增量工資。

“等房子變舊了,應該就好看了”

2015年上半年,佛山旅行社組團到貴州的遊客數量同比就增長了905%,或許是因為原來的基數太小,佛山接待貴州遊客同比增長了近60倍。廣州鐵路局方面提供的數據是,貴廣高鐵全線動車組平均客座率為107%。因為高鐵“一票難求”,半年內南寧鐵路局已三次大幅增開貴廣、南廣動車組。

D2806次列車的列車長崔琳看到,旅客的上下集中在旅遊景點,比如桂林、榕江、從江……車廂里大多數時候是講粵語的人,尤其是老年旅行團。只有在春運的時候,探親與務工的人流才開始多起來。9月18日,當列車駛入陽朔,可以看到陽朔特有的拔地而起的群山間錯落著很多白色房子,一些老人們感嘆著,舉起胸前的相機或還連著充電寶的手機向窗外拍照,“嘿,好靚!”

在離榕江站不遠的村莊里,朝向高鐵站的房子外立面,已經被清一色地重刷了一層亮色的木紋。正在餵小孩的婦人卻抱怨道,如今外面的工廠也不怎麽招人了。工不好打了,這里的年輕人今年已經回來了不少,“至少在家開銷會小點”。

八十多公里外的肇興侗寨,人們已經開始品嘗新生活的甘味。常年在家織布的侗族姑娘們走出家門,成了侗族文化表演者;村里的小夥子們組織了旅遊觀光車隊,載遊客在寨子里遊玩;修一條連接寨子到從江高鐵站的二級公路花了4億元;肇興侗寨門口,一個有2000個車位的停車場赫然出現。

石琴還記得,在肇興侗寨景區正式開門迎客前,村上一度才不到十家旅館,現在已經不下百家。2000年前後,村里道路不通,從桂林過來需要七個多小時,但還有許多外國背包客抱團過來,他們通常要彎著腰才能進到簡陋矮小的農家客棧里。

“不知道他們為什麽把碗吃得那麽幹凈,不管那些菜多辣。”石琴想起那時的事還會發笑,不過彼時村民們會用傳統的儀式來歡迎這些異國的來客。那時村子里家家戶戶都得生火做飯,升起的白色炊煙繚繞在山間,很好看,“不過現在都改成煤氣和電的了。”一輛滿載醬油、生抽和陳醋的湖南牌照小貨車正在給鎮上的飯店送貨,這段時間生意正旺。

貴廣高鐵開通後,每到周末,國內各大城市的遊客開始光臨這個寨子,讓身為客棧服務員的石琴忙不過來,廣東的、北京的、湖南的……少數的外國人已經淹沒其中。

為了準備即將在洛香鎮舉辦的蘆笙節,以“仁”“義”“禮”“智”“信”命名的五座鼓樓里,蘆笙會響到深夜,大家都在加緊練習,調蘆笙的師傅也忙得不可開交。不過你很快發現,侗族山歌不僅從他們的身軀和蘆笙里發出來,也從他們的手機鈴聲、廣播音箱里飄出,在傍晚時縈繞整個村子。

老人家們偶爾還是會被遊客們的拍照所困擾,但是年輕人不會,他們在看到處理山老鼠的場面時,也會紛紛掏出手機拍照,一時間難以分辨誰是遊客,誰是本地人。村里的小孩們盯著的屏幕無外乎也是電腦與手機,而屏幕上顯示的遊戲與網頁,與外面的世界並無二致。

2014年初,景區正式開放運營,管委會主任石斐曾估計,貴廣高鐵開通後,肇興侗寨每年僅從最近的桂林景區便可吸引約300萬人次遊客,按照一張門票100元計算,有3億元的門票收入,其中20%用於村民分紅,再加上吃住購物等消費,景區一年的收入可達15億元。“一個鼓樓里的村民平均每年可以分到2萬元,這已是以前收入的好幾倍。”石斐說。

“等再過幾年,這水邊的房子變舊了,應該就好看了吧。”石琴也覺得現在這些嶄新的木樓沒有原來那麽自然,不過這是為了修更好的客棧,為了遊客能多來些,這樣生活會變得更好。對村莊里的原住民來說,過去艱苦而平靜的生活,也同以往燒柴做飯的炊煙一樣消失了。

鐵軌 上的 中國 高鐵 西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283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