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四位縣市大掌櫃 告白官員撒錢亂象

2014-04-21  TCW
 
 

 

地方政府的財政處長,是執政團隊裡大「掌櫃」,你可能以為掌櫃是看守金庫、呼風喚雨的一方之霸,其實,在地方財政困窘的年代,他們是一群有苦說不出的「夾心餅乾」,縣市長要兌現「選舉支票」得花錢,掌櫃得想辦法張羅財源、兌現政見,又得處處踩煞車,控制負債成長,像走鋼索。

然而,掌櫃終究得聽命於長官,只得將口袋所剩不多的錢,到處挪移,一旦踩到「財政紀律」的紅線,就可能遭到監察院的來函要求改進。不願妥協?就得掛冠求去。由於財政惡化,目前不少地方掌櫃,都找不到人做。有的只願暫代職務,有的只能苦撐、每天追著錢跑。本刊採訪四位現任、前任掌櫃,談他們與數百億元負債拔河的辛酸。以下是他們「匿名」的第一人稱口述。

那天,突然一通電話打來……銀行擺明不借我錢,差點就跳票了

掌櫃A:我當過兩年地方政府的財政處長,那時,我好像一個開著破舊遊覽車的司機,因為財政為庶政之母,縣府施政都需要錢,我就要找歲入(指錢),讓整個團隊,可以往前走。

然後,二○一一年六月,就在我上任幾個月後,忽然同仁接到一通電話,往來的民營銀行告知,不跟我們借新還舊(編按:借新債還舊債,政府普遍的現金週轉方式),我嚇一跳,一張五十億的支票到期了,如果銀行不再借我另一筆五十億元,我在外面有三十幾億的支票,就要跳票了。

為什麼銀行不借我們?因為我們被監察院來函,負債超限(編按:負債超過歲出四五%),銀行也很聰明啊,就乘機會不跟我們往來,雨天收傘,沒想到也會發生在政府身上,真悲哀。

我好急,找到認識的銀行朋友,結果,人家緊急能借我的,只有三億、五億,我才知道,五十億元,真的是很大的一筆錢,臨時要借到那麼大筆錢,根本沒有辦法;我唯一辦法,只好跑去拜託財政部,拜託長官去跟公營銀行講一下,講了以後,那筆錢(五十億)才下來,事情結束後,我才鬆了一口氣,(這過程)就好像遊覽車走在山路,一個大彎轉過不去,快碰壁了。

這彎終於過了,我就繼續開,越開,我就覺得越危險,就跟車上的人(指行政團隊)講說,山路很危險,然後,他們就嫌我吵,後來看到旁邊有太平洋,我又說,大家要小心喔,安全帶趕快綁起來,但是,他們在熱熱鬧鬧的唱卡拉OK,根本沒理我。

最後,我看情況不對,等開到休息站,趁大家都下車時,我左思右想,就攔了計程車走了,把掌櫃的「鑰匙」留在駕駛座上。

我把這心聲,告訴另一位財政處長,他很有感觸,跟我講說,「你(開的)還是遊覽車,我們家是拼裝車,你可以找到計程車走掉,我卻走不掉!」

大家都一樣,知道這會(出)車禍,可是你卻無能為力,那種無能為力,不是我們花太多,就是覺得是什麼樣的制度,讓我們掠奪下一代的資源,或許政府不會倒,底特律(宣告破產)會不會發生在台灣,沒有人知道,但是,你真的要看到流離失所,才算倒嗎?

燈會,各縣為何要輪流辦?一個流動廁所450萬元,結束就擱著

掌櫃B:我接這個位子沒多久,就因為財政惡化,被監察院來函要求改進,不是我們做的,(是)前任做的,但是,中央認為,政府有延續性,所以,就被糾正。

我也不知道財政惡化到這麼嚴重,早知道,也不會接了,財政處長一個個換,就是沒人要做啊。我接的時候,負債到頂了,幾百億耶,現在降下來了,為什麼能降下來?就是趁長官剛上任,議員也是剛上任,新官上任,就趕快還啊,這樣,負債才降一點下來。

我不肯做假帳(編按:地方政府為擴大舉債規模,浮編歲出,舉債上限是歲出的四五%,歲出變大,就可多借錢),一直控制預算規模,守住了,讓預算規模一直降,但,降到兩百多億,就降不下去了,因為,還是有一堆建設要做啊。

越做對的事,壓力越大,尤其是議會,每次和議員溝通,都是要增加福利支出,我就輕描淡寫的講,「沒錢啊!」曾有議員提議,老人免費公車福利每人每月要從四百元調高到八百元,我就告訴他北市的老人免費公車福利,一個月也只有四百八十元,他還是唸唸念,我就很誠懇的跟他說,會儘量籌措;我發現,每次只要抬出台北市或中央有什麼規定,他們(議員)就安靜了。

雖然沒錢,但是,還是很多浪費啊,我贊成文化部部長龍應台講的,燈會一個(地方辦)就好,每次一個縣辦完,全部拆掉,三、四億耶,為什麼要輪流辦,像流動廁所一個要四百五十萬耶,一個燈會至少要十個廁所,這樣就四千五百萬,用完就放在那裡,真的很浪費!還有,台灣到處是蚊子館、蚊子路,你們去查就知道,錢是這樣撒的!

補貼,一定非得人人都有?若沒有假牙補助,圖書館早蓋好了

掌櫃C:我們今年的預算,被議會刪了幾十億,沒辦法,一些福利支出一定是要刪的。

福利支出有兩種,(一種是)中央法定支出,像老人年金,另一種是地方政府要做的,像我們有幼兒券、生育補助、免費假牙……等,預算遭遇困難,沒辦法,一定要拿掉一部分。

六十五歲老人補助免費裝假牙,是我們先開始的,需要的老人,要提出申請,一年要花一億多,我覺得至少要排富,低收入戶才有這個需要啊。我聽朋友說,補助的假牙,大都做得不太好,零零落落,都是對政府有交代就好,我家附近老人家,都嘛做兩副,家庭環境不錯的,就會做兩副,一副政府給的,一副是自己做的,這是浪費,但,經濟有困難,就要給他。

假牙十幾年補下來的,至少十幾億了,我們現在正在蓋市立圖書館總館,是全國最大的圖書館,要十四億,如果沒有假牙補助,這間圖書館,應該早就蓋好了吧?但是,這個福利,民眾滿意度很高,會不會改,我也不知道。

沒錢,建設還是要繼續做?福利越多越好,你踩煞車沒人要聽

掌櫃D:我自己個人經驗,台灣從中央到地方,稅收都偏低,大家都不太敢加稅。像你要去戶政事務所辦戶口名簿,一張二十元,就會有人哀哀叫,有人抗議,為什麼一張紙要這麼貴?你這樣的小錢,人民也要反彈,更別說要政治人物去多增加民眾負擔,這就是台灣。

縣長不敢跟民眾要錢,就通通跑到中央吵,中央給地方的統籌分配款,每年要吵一次,一般性補助,各縣市也都叫不夠,除了跟中央吵,還有一條路,就是土地開發,增加財源,好處是讓土地有價值,壞處就是炒地皮。

我們負債快到法定上限了,還沒到之前,都可以借錢來做縣長想做的支出,像一些大型活動、福利支出等,我們站在財政立場,都會提醒,那個負債越來越高了,數字越來越大,以後會有週轉問題,要做有效的分配……,但是,首長有自己的想法,選民的承諾要做到,像營養午餐、教科書,能免費就免費。

你要看縣市有沒有勒緊褲帶,看預算就知道了,如果好多年來,都維持這個數字,就表示,根本沒去調整,預算送到議會,也沒刪半毛錢,這是我們「優良傳統」,府會同一黨,都很好做事,政策很好實現,但是,沒人監督啊。

我每年編預算,都會建議支出要少一點,但,他(縣長)的理想,跟我的理想不一樣,我的理想,就是不要舉債啊,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他的理想,就是建設啊。我們沒錢還得建設,那怎麼辦?跟廠商簽約時,我就會跟廠商說,會延後幾個月付款,契約也這樣寫,廠商還是來投標啊,他都是想,政府欠我的,絕對跑不掉,政府不會倒閉,這很合理啊,因為他真的拿得到(錢)?啊!呵呵。

現在中央的計畫型補助,都要地方準備配合款,要自己拿錢出來,中央出九成,自己要出一成,配合款是很傷(財政)的一塊,沒錢,建設還要繼續做嗎?像有一條路,已經做好了,又平又直,但配合款,就是拿不出來,很恐怖,球越滾越大。

但長官的立場是,路當然要先做出來,不然怎麼會有人來投資?我的立場,是能踩煞車就踩煞車,但是,根本沒有人會聽。

為什麼大家對政府負債沒有感覺?像財政部國債鐘(編按:每月在財政部大門電子看板、網站公佈人均負債,二○一四年三月底,每人平均負債二十三萬八千元)放那麼久,大家看了都麻痺了。一開始,報紙還會刊登各縣市的負債排名,後來就沒做了,關心度不夠,因為,負債是政府的事,不是從我口袋裡拿出來的錢。

四位 縣市 掌櫃 告白 官員 撒錢 錢亂 亂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724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