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重訂人生選項的劇本》連阿嬤都變他的宣傳官! 一個人,扛起一條老街

2016-02-08  TCW

「我想過簡單的生活。」年薪破百萬的台北上班族高耀威,憑著在地職人精神與阿嬤支持,他走出店門,投入街區改造。

花百分之八十的時間做街上的事,我如魚得水。」台灣去年話題最多的正興街,有一個虛擬的街區改造組織「正興幫」,幫主高耀威這樣說。

正興街位於台南市,去年因發行台灣第一份街區刊物《正興聞》,從台灣紅到海外;今年它會更紅。四月,日本京都京田邊市一條老街要來台灣與正興街合辦運動會,日本NHK電視台還報導了這場跨國街區運動會,一條短短一百公尺的小街,躍上國際媒體。

第一幕:這裡以前只有三家店

一個移居台南的IT白領,讓國際觀光客慕名而來。

這條街,假日人潮擁擠,必須要封街才能維持秩序,平日中午不到,就有拖著行李的遊客,第一站就來台南正興街報到;賣冰淇淋的人氣名店蜷尾家、泰成水果店,店門還沒打開,就開始排隊、抽號碼單。

六年前,它還是一條沒落的台南老街,短短一百公尺只有三家店,遊客稀落;如今,街上有三十六間店,是台南小旅行必去之地,連日本、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的背包客都來了;街上三位素人阿嬤,被台南市政府請去拍廣告片,擔任觀光大使。

究竟是什麼力量,讓這條不起眼小

街,在六年內翻轉命運?

南台科技大學資訊傳播系助理教授戴偉峻觀察這條街一年,他認為,正興街不是台南最早的街道社區,但,現在活躍非常多。會紅的重點有二個:一、有靈魂人物,二、有整體活動,「沒有這兩個,就沒有效果,」他說。他比較曾經暴紅的神農街與正興街說,神農街像是一個湖,靜靜在那邊,不知道的人不會去;但正興街引了很多渠道,有報導街區人與事的《正興聞》,有吸引年輕人的街頭演唱會,不會靜靜等人拜訪。

這條街不像其他街區會成立「社區發展協會」,有理事長可以向政府申請發展經費,形成一個勢力團體;「正興街沒理事長、沒經費,就靠關鍵人物高耀威一個人,」戴偉峻說。

六年前,高耀威原本是台北上班族,是一家數位內容公司的行銷主管,年薪超過百萬元。為了「想做自己的事」,他和另一半陳雅文離開科技業,在網路上創辦「彩虹來了」T恤品牌,成績不錯;在紅樓擺攤後發現,兩天營業額三萬元,比網路一個月的營業額要好,決定開實體店面。

朋友介紹,他們南遷,在正興街租房子開店,是正興街第三家店。裝潢期間,隔壁一位七十歲賣草莓的阿嬤買來一大串粽子請他們吃,「就是那種照顧外地來的遊子的感覺,「高耀威說。

另一位九十二歲的獨居阿嬤,自己煮飯,一個人吃不了那 多,就主動找他們搭伙。看他的店沒什麼客人,又主動介紹街上老店泰成水果店第三代老闆來買他的T恤,促成兩家店六年來的情誼。

「伊足認真(他很認真)!」去正興街採訪時,阿嬤們這樣形容高耀威;那天,《正興聞》第四期出刊,高耀威一拿到雜誌,馬上挨家挨戶拿給那些有被採訪到的阿公阿嬤看,「你看,你地家啦(你在這啦)!」他指著雜誌裡的照片說,一位阿嬤競還挑出裡面錯誤的日文,一直對著他念個不停。

「我的這些阿嬤,就是小蜜蜂,幫我傳遞訊息。」他說,阿嬤很幫他,聽到有人批評他,會透過「在地人脈」去幫他澄清,終結這些謠言。「我在這邊做一件事,傳給第四個人,訊息可能會傳歪,這些問題我觸及不了。」阿嬤就會默默當他的宣傳官,好像護城河一樣,城外不管戰況多激烈,城內的他,幾乎毫髮無傷。「你可以感受到,你在一個城堡,你聽到外面在打仗,他們打仗、在叫囂,但是好像對我都沒影響,」高耀威說。

街區改造並不簡單,尤其要一群人往同一個方向走,更非易事;但三年下來,他繼續花上八成心力給街區,「讓我很想繼續下去的動力,是人與人之間排除功利企圖,很純然的善的對待。」而且,「我隱約感覺到,原本無能為力的事,正朝向善的方向改變,這就是我要的幸福感。」

正興街有五十四戶,住戶十戶,四間空屋,三十六家店,四間工作室;高耀威的店原本就有客群,加上後來蜷尾家冰淇淋變排隊名店,原本沒落的正興街,開始吸引店家前來。高耀威的店開得早,想來這裡做生意的人,鄰居都會推薦來找他,他漸漸變成開店顧問。

三年前,大家生意還沒很好的時候,蜷尾家李豫提議一起出去玩,那次旅行,觸動高耀威辦活動的想法。一方面他做過電台主持人,對辦活動並不陌生,另一方面,也想試試能不能藉由活動吸引人潮。

第二幕:正興幫

把身邊做魚漿、水果的職人串起,街的味道就出來了。

第一場,找風和日麗唱片行(台北獨立唱片行)的歌手演唱,只花八千多元,竟然有吸引力,信心大增。辦活動有了人潮,活動發起人高耀威就成了街區的領頭羊,他也發現自己擅長做橫向整合。「我身邊一堆職人,做魚漿的、做水果的、做飯的、沖咖啡的……,我只要把他們串起來,味道就出來了,」他說。

有想法,卻沒有資源。「我一開始幾乎是充滿挫敗,」辦活動要花錢,不少人卻告訴他:「不要找我!」最後他發現,大家不願意掏錢,但願意出力,於是活動道具,他們幾乎都自製,而這種大家一起出力的模式,讓參與店家關係更緊密。

高耀威捨掉事業擴張機會,薪水只剩下過去五分之一,他認為,來這裡根本花不到錢,甚至還能存錢買房子;他投入街區改造,主導假日封街,成立虛擬組織「正興幫」,最近更名為「正興諸事會社」,幾乎天天在臉書上分享街區小事,不定期辦活動。正興街紅了,有街區前來取經,鄰近國華街、台北赤峰街,都有人前來。

「(整合)最困難的,是人,」高耀威綜合三年來的整合心得,一群人能一起不為利益做事,要先有感情基礎,才有共事的可能。

「社造的核心,就是溝通,」他說,最重要是建立了兩大基本共識。第一,不計較。「我都做了百分之八十,你只做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有什麼好計較的?」整條街好,每家店就會分到應得的利潤,這個共識一定要有。

但高耀威也認為,不能要求大家都跟他一樣,花很多時間在街區,「這是我的興趣啊,我不能想,我做這麼多,大家不一起來做。」當你發現這間店,他沒辦法幫助你,因為他在追求最好的東西,還是要給他掌聲,「大家的心要很寬。」因為店家拿到的成績,還是會回鎮到街區,提高質感,

「一條街,不是只有營造,重要的是,你的店要做好。」

第二,「金錢要透明,不要拿錢。」高耀威很早就主張「經費透明」,因為人跟人之間的信任,要建立很難,要崩毀,是一瞬間;「如果有一天,我們辦一個活動,我在裡面拿一萬元,如果有人知道,就會產生不信任慼、會懷疑,所以,我乾脆從頭到尾都不拿。」他說:「我們的街,是沒在計較的,因為沒有錢在裡面,就沒什 好計較的。」

正興街熱門後,每逢假日必塞,人車爭道,險象環生:因此,高耀威提出「封街」,禁止車輛進入。提案給市府,市府同意,就開始做。

封街,得有「街擋」,告訴車輛不能進入。高耀威建議,封街物要有創意,於是他找朋友設計,用市府原本要花的經費,做出二十六個漂亮的貓咪圖案街擋,變成正興街的觀光景點。

「如果只是封街,那沒什麽意思。」他認為,如果是一隻貓來告訴你,這裡不能停車,香菸不能亂丟,用可愛的圖案來教育遊客,「就讓那個矛盾變有趣。」原本,封街要找官員來宣傳效益,也被他阻止:「可以不要這樣嗎?」結果,辦了三場公益演唱會,還有結餘捐出去。

他更會在封街假日,主動勸離違停的車子,不惜粗話相向。他最近還把阿嬤撿到的香菸蒂,PO上臉書大罵;別人認為的小事,對他都是大事。

第三幕:與人互動是天命

我不在正興街,

就是在往正興街的路上。

「店,是有社會責任的。」局耀威說。除了他,蜷尾家李豫也是。蜷尾家生意好,客人製造垃圾也多,李豫認為這是他的責任,每天結束營業後,他和員工就會把整條街掃過一遍,連爸爸也出來幫忙。

「我天生就喜歡跟人互動,我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是人與人的互動,」高耀威說。透過這些事,他覺得:「我走在天命,就是如魚得水。」現在,他就算在忙,還是可以睡滿八小時,生活的餘裕,讓他很滿足。

「如果我們想事情都去想下一代,或下下代更長遠的事,那我覺得善的東西,就會跑出來。」他進一步說,將來會不會各地狼煙,其他街區發現原來這樣做也可以,如果這樣,正興街就產生「超越一條街」的價值了。

高耀威現在每天「如果不在正興街,就是正往正興街的路上」,看到遊客臉上的幸福,他就洋溢著幸福慼。一條街像是一個花園,百花齊放,而他是那個不捨不棄的園丁,所以感到特別幸福。「有沒有可能,將來台灣更多人,七分飽就好,不只顧理念,也顧肚子,這樣,就會讓我們的環境變好。」

點亮了一條街之後,高耀威認為大家都可以為這塊土地做點事,有心,就有著力的地方。

幸福是:「我感覺到原本無能為力的事,正朝向善的方向改變,這就是我要的幸福感。

重訂 人生 選項 劇本 阿嬤 都變 變他 他的 宣傳 個人 扛起 起一 一條 老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5030

連巴黎鐵塔都變冷清,中國“土豪團”遊客去哪兒了

維羅妮卡有點無聊地坐在位於法國巴黎的辦公室內,她是螞蜂窩法國合作方Frenchy Travel的工作人員。原本每年的這個時候,應該是歐洲遊旺季,大量的中國團隊客人和散客湧入法國旅遊、購物,她應該很忙。然而,最近維羅妮卡卻“閑得慌”——遊客退團或改道其他地區,使得她在旺季並沒有太多業務。

維羅妮卡遇到的窘境還未結束。

當地時間7月26日,法國北部城市魯昂發生劫持人質事件。兩名襲擊者被擊斃,但一名人質被殘忍殺害。法國總統奧朗德稱,這是一起恐怖襲擊,將盡一切努力“迎戰”。

這是發生在“歐洲心臟”地區的最新一起流血事件。近期,接二連三發生在法國、德國和土耳其的重大恐襲或政變,嚴重打擊了中國遊客赴歐洲旅遊的熱情。據不完全統計,近期約有40%~50%原本報名歐洲遊的中國遊客選擇了退團、改道或改期。部分大型旅遊企業反映,在近期,法國、德國這類以往的歐洲遊“大戶”甚至減少了約三分之二的中國團隊遊客人。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7月27日多方采訪獲悉,中國赴歐洲旅遊人數的銳減,使得7月“旺季”變成“淡季”,業界預計影響還將持續到8月。

歐洲遊突然遭遇“滑鐵盧”,歐洲當地的酒店、旅行社等從業者的收益下滑,不少業者正在焦慮地進行線路調整,並祈求未來一段時間內不要再有任何突發狀況。

歐洲遊客人銳減

“因為此前英國脫歐的關系,大家看到匯率波動,購物和旅遊會更劃算,對於今年7~8月的暑期旺季旅遊市場當時是非常看好歐洲遊的。可惜,在法國、德國和土耳其連續發生突發事件,而這幾個國家都是目前中國遊客主要的歐洲遊目的地,因此會很明顯影響到近期的歐洲旅遊。”長期從事歐洲旅遊業務的途牛領隊錢駿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發生土耳其政變事件的時候,錢駿正在當地,交通封鎖、氣氛緊張、荷槍實彈的現場……一切歷歷在目。現在回想起來,他依然心有余悸。但作為領隊,他當時的心思都在照顧團隊客人上了。

“就算是工作人員,也會有擔心和害怕,更何況是普通遊客。遊客會在一段時間內有心理陰影,這樣的陰影就會導致退團、改道。”錢駿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坦言。

維羅妮卡的遭遇也是如此。

“就在不久前,還有客人打電話來咨詢我。他們表示,考慮到安全問題,決定取消近期來法國的旅遊行程。類似的取消或改期的情況最近非常多,光是在我手里,就有三四個旅遊團退團了。要知道,在發生尼斯恐襲事件的第二天,馬上有兩個中國旅遊團退團了。”維羅妮卡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訴苦。

據了解,歐洲遊一直是中國遊客出境遊市場中最主要的板塊之一,其中,法國、意大利、瑞士、德國、英國等都是主要目的地,土耳其則是一匹“黑馬”。螞蜂窩數據研究中心監測顯示,2015年上半年,受簽證政策放寬、地接價格走低、真人秀節目等多重因素刺激,土耳其作為旅遊目的地搜索熱度一度以月均25%的速度迅速飆升。中國赴土耳其旅遊人數在2015年上半年超過15萬人次,接近2014年全年水平。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近期赴法國采訪時,在巴黎機場看到機場某個區域被暫時封鎖的場景

根據數家大型旅行社和OTA(在線旅遊代理商)的不完全統計,近期約有40%~50%的歐洲遊客人(包括參團和自由行遊客)發生了退團、改道或是改期出行。而部分大型旅遊企業反映,法國、德國這類以往的歐洲遊“大戶”甚至在近期減少了約三分之二的中國團隊遊客人。

部分長期從事歐洲地接旅行社業務的人員告訴本報記者,以往法國會接到數百人甚至數千人的大型中國會議獎勵旅遊團,比如去年,天獅集團曾經組織6000多人赴法國旅遊,場面壯觀。由於會獎旅遊涉及很多主題活動,因此費用較高,這令當地旅行社賺得盆滿缽滿。

“然而在一系列的恐襲事件之後,這類大型的高價會獎旅遊團銳減,如今幾乎見不到有千人規模的中國大型旅遊團來法國了。我們也無可奈何。” 維羅妮卡如是說。

業者收益堪憂

銳減的客人自然使得旅遊業者的收益受挫。

首當其沖的是當地的酒店住宿和旅遊地接收入下滑。

“我們看到,最近法國酒店住宿業的客房收益指數從3.7下滑到了3.4,這在旺季是非常少見的。”維羅妮卡說。

不僅僅是法國,錢駿在土耳其也明顯感覺到了遊客減少而帶來的酒店住宿需求減少的狀況;同時,旅遊景點的參觀人數也明顯減少。

歐洲當地部分旅遊業者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描述,為了保障安全,目前很多歐洲國家都加強了戒備,比如法國在尼斯襲擊後延長了“全國緊急狀態”,交通樞紐和主要景點都能看到全副武裝的軍人在巡邏。一些大型的活動在近期都被取消或延後,而這也造成了當地不少餐廳和酒吧的生意受到影響。

當然,最直接的“受害者”當數導遊。

王平(化名)在一家大型旅遊企業工作多年,他主要是從事歐洲旅遊業務。

“組團社的導遊我們在業內叫作領隊,而到了當地後接待遊客的導遊我們一般叫作地接,對於歐洲遊的領隊而言,底薪基本可以忽略,我們最主要的收入來自於遊客自費項目、小費和購物返點。”王平坦言。

為了更清晰化,王平給記者算了一筆賬——通常一個歐洲遊團隊會有30多人,每個人每天的小費是幾歐元,如果以2歐元計算,一個30人團隊一周左右的行程則小費有500歐元左右。

此外,歐洲遊很多時候會單列一些自費項目,比如在巴黎看一場歌舞表演,價格在120歐元/人、塞納河遊船在20多歐元/人、去個鐵力士雪山60多歐元/人等。

“遊客通常會有一種心態——既然大老遠來了,也不差這點錢,而且下次也不知道何時再來,出來了就消費吧。所以很多具有特色的歐洲遊自費項目還是非常受歡迎的。”王平告訴記者,根據市場平均水平,一個30人左右的歐洲遊團隊出遊一周,領隊和地接可以獲得數千元甚至上萬元的人民幣收入。

當然,中國遊客最喜好“買買買”,而歐洲主要旅遊目的地向來是“買買買”的熱點區域。

購物的扣點也是領隊和地接主要收益之一,而且由於中國遊客購物的熱情很高,領隊甚至不需要特別推銷,客人都會主動消費。

“我們業內聽說過,曾經有‘土豪團’,讓領隊光是購物扣點就賺取了超過10萬元,甚至可能還不止這個數字!”王平透露,在歐洲尤其是法國一些大型百貨商場,為商場送客的旅行社業者可以通過銀行卡走賬進行客人購物返點結算,這已經是非常市場化和規模化的操作慣例了。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近期在巴黎采訪時看到,春天百貨門口的法國工作人員幾乎都會說中文,專門接待中國遊客。而老佛爺百貨店內,幾乎每個櫃臺都有說中文的服務員,足見中國消費者購買力之強。

今非昔比。維羅妮卡說:“最近我們感覺到,出於安全考慮,中國遊客在巴黎的老佛爺、春天百貨等主要購物商場的購物時間減少了。這在一定程度上也減少了當地的旅遊購物收益。很明顯地,領隊和地接的購物返點也會減少。”

於是,旅遊業者們開始轉向。

攜程、途牛、同程等均表示,大家都註意到近期歐洲遊有所降溫。相對而言,原本就不使用申根簽證的英國比較獨立,其對入境者的核查也比較嚴格,加上脫歐後的英國旅遊利好,因此歐洲遊板塊中,當推英國遊可以獨立加碼操作。

另外,一些取消歐洲遊的客人也可以轉向美國、澳大利亞等地區,將歐洲遊客源引流到其他旅遊目的地,是目前最適合的市場平衡法則。

巴黎 鐵塔 都變 冷清 中國 土豪 遊客 哪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332

【動畫】脫完癦樣都變埋強國男攞新身份證被留難

1 : GS(14)@2016-09-09 05:08:21

兩張相片,一張的相中男子臉型消瘦,右邊臉有一顆巨大黑痣;另一張照片的男子臉頰飽滿,沒有墨痣,但原來2個相中男是同一人。重慶大渡口區男子易某,前日到派出所申領新身份證,卻因臉上巨痣不見了,無法驗明身份而被拒。最後民警到易某居住地並走訪多名鄰居,才能驗明易某身份,易某最終順利申領身份證。58歲的他早前丟了身份證,本月5日早上到派出所補領,民警很快確認其戶籍資料,但打開電腦核對樣貌時卻出了問題,因為易某右臉頰明明有一顆明顯大痣,而易某本人臉上卻沒有;另外,系統照片中的易某看上去很瘦,但站在派出所裡的易某卻胖了許多。民警要求易某提供脫墨的醫療證明,但他自稱沒去醫院脫痣,只是找街邊醫生處理。「右臉這顆痣太大太難看,我一直想處理掉又因太貴,8年前我碰到個游醫,只花了100多元人民幣就脫掉。」為了證實易某身份,民警到易某居住地走訪易某鄰居。鄰居們表示,和易某是幾十年的老鄰居,確實他於數年前將痣脫掉。確認身份後,易某當日下午終順利申領新身份證。綜合報道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08/19764395
動畫 脫完 樣都 都變 變埋 強國 身份證 身份 留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816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