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上一代過太爽」造成無法彌補的財政黑洞 希臘年金爛帳 明日台灣借鏡

2015-01-12  TWM

 

希臘再次成為國際金融市場的未爆彈,循著引信往上找,不負責的退休金制度才是根源。

因為改革太慢,即使他們過去四年經歷了痛苦的縮衣節食,但直到今天,仍然看不見走出幽谷的曙光。

撰文‧楊紹華

所有人都想知道,米里奧斯(John Milios)的腦子裡究竟有什麼偉大計畫。

他是希臘極左派政黨Syriza的首席經濟學家;在這個主張「撕毀歐盟撙節合約」的政黨裡,他努力提供「希臘人不必省吃儉用」的經濟理論基礎。

很有可能,Syriza將在一月二十五日的選舉中取得希臘主政地位,屆時,希臘會終結二○一○年以來為了換取紓困金所簽訂的撙節合約。四年前,希臘破產在即,政府與歐盟、歐洲央行和IMF(國際貨幣基金)簽訂備忘錄──希臘必須大砍福利、縮減開支,以換取一千一百億歐元的緊急紓困金;而備忘錄中最重要、著墨最多的改革項目,即是拖垮希臘財政的首要元凶──一套極度優渥的退休年金制度。

被迫撙節 起源於「毫無節制地寅吃卯糧」「和經濟救援比較起來,希臘現在最需要的,是人道救援。」米里奧斯義正詞嚴地說:「希臘人過去幾年太痛苦了!」但他忘了,希臘人這幾年被迫撙節的痛苦,正是因為過去毫無節制的「寅吃卯糧」。就連希臘政府的退休金官員都曾在二○一三年發表「自我檢討」報告,「這是沒有疑問的,希臘原本的退休金制度,根本不可能存在於現實。」用最簡單的數字對比改革前後的退休年金制度差異,首先來看所得替代率。希臘公務員在改革之前的所得替代率可高達九五%以上,這項數字,在公務員退休金替代率屢見「破百」的台灣可能並不稀奇,但若對比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整體平均的六○.八%水準,顯然太過誇張。

如今的殘破財政,讓希臘人的改革力度不能只是回到「合理平均水準」,目前,希臘公務員的替代率降到了五四%。

再看一般勞工年金計算的標準,在過去,希臘是用工作生涯的最後五年薪資為計算基礎,同樣的,這項數字對比於目前台灣勞保年金制度也不算稀奇,勞保年金的計算基礎是「最高五年薪資」。但放眼世界,寬鬆者如美國,以三十五年平均薪資計算,嚴格者如日本、德國,是以「一生平均薪資」為基礎,如今,希臘勞工必須比照「嚴格者」的制度辦理。

在台灣,因為擔心年金改革衝擊太大,各項修法草案必須要有「循序漸進」的安排,即使如此,在社會層層阻力之下,改革兩年仍然徒勞無功;在希臘,同樣是分次進行,他們在一○年與歐盟簽定合約之後,一共進行了十二次的制度修改,但這十二次刀刀見骨的改革,完全就集中在一○年。

嚴格執行 改革全都「溯及既往」除了前面提到的兩道改革利劍之外,這一年,他們還把領取退休金的年齡從六十二歲延至六十五歲、退休年資從三十五年改至四十年。請注意,這十二道改革許許多多都是「溯及既往」,於是,一般退休者的年金被砍了兩成以上,如果你是早期退休者,年金更被大砍四成。此外,照往年規定領取年金的退休公務員,甚至必須「部分繳回」先前已領取的退休金。

而這一切一切,沒有循序漸進的緩衝空間,都被壓縮在一年之內發生。

更悲哀的是,希臘政府為了換取紓困金,還簽訂了這樣一條極度喪失主權的但書:未來五十年,每年退休金新增支出不能超過希臘GDP(國內生產毛額)的二.五%,否則,就必須立即再砍年金給付。

退休者的痛苦,只是這個破產國家的悲情現象之一;整個希臘,為了彌補「上一代過太爽」所造成的財政黑洞,全民都得慘遭凌遲。「改革、加稅的消息很多,但我覺得,民眾上街聚眾抗議的次數更多。」一位嫁到希臘的台灣媳婦這麼說:「邏輯好像是這樣的,這個國家必須留在歐元區才能換取國際救援,而為了留在歐元區,希臘又必須不斷『自殘』。」某種程度來看,她說得並沒有錯。因為不斷加稅、緊縮財政,希臘無力推出振興經濟的措施,全國失業率如今已攀高到二八%以上,除此之外,許多被視為「主權象徵」的國營事業,如港口、電信等,也索性賣給外國人以換取現金。於是當Syriza喊出「不甩撙節規定」的口號時,幾乎讓全希臘人過去四年所受的悶氣找到了出口。

問題是,米里奧斯究竟用什麼魔法,能讓希臘人從此不再理會「過去過太爽」所積欠的債務,也不必擔心「現在繼續過很爽」所將造成的新增債務,還能把國家帶向經濟復甦的美麗境地?

「首先,我不認為希臘真的會退出歐元區。」他說,歐元區老大哥德國總是以「趕出歐元區」的說法來威脅希臘,「但,德國總理梅克爾自己說過,無論如何都將捍衛歐元區的完整性。」所以,米里奧斯準備用梅克爾的承諾來作為「希臘耍賴」的理由嗎?不,他強調「賴帳有其正當性」,「現在希臘真正需要的,就是一九五三年德國從世界各國手中拿到的好處,那一年,全世界七十國一口氣減記了德國一五○億馬克的國家債務。」搬出死對頭德國在歷史上「賴帳有理」的紀錄,這,就是米里奧斯最有力的賴帳魔法;但若真的對比歷史,立刻就有專家跳出來抨擊米里奧斯的論點是無稽之談:「那一年,德國總計積欠了約達三○○億馬克的債務,但其中約有一半是因為二次大戰所造成。美國為首的國家之所以同意減債,是為了讓德國快速走出戰爭包袱。」梅克爾:做好希臘退出歐元區準備「但今天,希臘的問題完全是自己好吃懶做所造成的,德國和歐盟不可能因為這個歷史而同意希臘大幅減記債務。」他這麼說。一月四日消息傳來,果然,梅克爾公開表示,「已做好希臘退出歐元區的準備。」歐元區或許做好了防火牆的準備,那麼,希臘呢?如果他們真的撕毀盟約,接下來,是希臘的貨幣與公債價值崩盤,銀行擠兌,金融市場陷入失序,隨後自然立即衝擊社會與經濟,這個場景,恐怕只會比過去四年的撙節生活來得更糟。

上一代的債,總是要還的,這是希臘人的困境,也是台灣人的借鏡。過去四年,希臘人經歷了「一次到位」的劇烈改革,經歷了社會與經濟的震盪,而在他們眼前的,仍然是一個看不到曙光的陰森幽谷。台灣要陷入同樣處境嗎?這問題每個人都得深思!

過太爽 終究得面臨制度改變希臘2009年與2013年年金制度比較

2009年 2013年

(公務員)年金

所得替代率 95.4% 53.9%最低年金 400 歐元 360歐元退休年齡 62歲 65歲

計算退休年金

給付年資 最後5年 全部工作生涯

2010年

希臘的年金改革

被迫一次到位

起點:

希臘與歐盟、IMF簽定紓困備忘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年金改革。

退休年齡從「不超過62歲」提高至65歲。

退休年資須達40年,原先為35年。

年金算法以全部工作年分之薪資平均計算,原先為最高5年。

年金花費的增加必須低於2.5%GDP。

2010年後被雇用的公務人員,與一般勞工採用相同的保險基金。

所有的傷殘撫卹金都必須重新檢驗。

照原規定領取退休金的退休人員,被要求繳回部分退休金。

結果:

一年之內經過12輪的退休金削減,一般退休者的退休金被減了20%;早期退休者退休金則被減了40%。

上一代 上一 過太 太爽 造成 無法 彌補 財政 黑洞 希臘 年金 爛帳 明日 臺灣 灣借 借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424

我見過太多“三不動”的創業者,失敗後他們複盤都在說別人的錯……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302/161608.shtml

我見過太多“三不動”的創業者,失敗後他們複盤都在說別人的錯……
思達派 思達派

我見過太多“三不動”的創業者,失敗後他們複盤都在說別人的錯……

就算指責別人都能“正中靶心”,你又能學到什麽呢?

本文人思派達(微信ID:startup-partner)授權i黑馬發布。

每個人都有思維枯竭的時候,這個時候沒有辦法,仍然要繼續憋著往前走。

這不,思維枯竭的創頭條(Ctoutiao.com)撰稿人已經兩天沒有想好選題了,只好把自己見到創業行業里面的一些怪現狀講一講吧。

所謂“三不動”,即“不動腦”,“不動手”,“不動情”,我們逐一解釋:

1、“不動腦”

聽起來很奇怪,創業者當然是最忙最忙最可愛的人了,怎麽可能沒有思考。通常而言,他們都是罵別人不動腦的那個人啊。

但實際上,很多創業者真的沒有在思考。

我所說的思考,不是“如果我把這一筆錢全砸了廣告能不能換來下一輪融資”,或者“他們都這麽做了,我們怎麽才能幹掉他們”;而是有邏輯的、系統的思考整個行業的趨勢,思考自己產品如何才能持續發展。

不動腦的創業者,缺乏長期穩定持續的目標。亞馬遜堅持願景十幾年不變,而這些創業者卻沒有一個三年計劃,如果沒有這些持續穩定的計劃,怎麽能證明創業者是在解決同一個問題呢?如果不能證明創業者是在解決同一個問題,那麽怎麽能證明創業者的聚焦和專註呢?

2、“不動手”

年輕的創業者最常犯這個錯誤。他們不深入參與產品的細節討論,而是遙控指揮。但如果創業者本身沒有最深入的方式去思考,要麽提不出具體改進的意見,要麽提出的改進意見未必符合實情。

創業者必須是需求的第一使用者,而且應該最早的去反複使用改進,要每天把產品使用到吐,然後再看一下能否提出更好的優化意見。

只有這樣,創業者才能做出真正意義上的好產品,如果創業者自己都不願意反複試用,怎麽可能做出別人愛不釋手的產品呢?

要記住:在創業領域里,沒有“及格”的產品,如果產品不被別人喜歡,那麽產品就是“失敗”了。不是一個產品能夠運轉,就可以稱之為產品的。

馬化騰每天都試用自家的各種產品,隨時隨地提出中肯的意見——你只有是真正意義上的深度用戶,你的意見才是有價值的;喬布斯做產品時,每天都反複把玩產品。那麽創業者,你在產品上的時間是多少呢?你真的在用心做產品嗎?

3、“不動情”

最後說一說團隊管理。

楊浩湧說,“任何一個人,他在公司跟著老板一起走,他希望財務有回報,希望做的這件事有意義,希望自己個人有成長。這三件事是每一個員工,包括我做事情時三個最大的動力。在缺少任何一個時,人都會有問題。尤其是當你的現金激勵少,股權又看不清時,後面兩件事更重要。”

這說明什麽呢?團隊是靠正確的事,靠凝聚一起的戰鬥力一起打下來的。創業者要做的事,就是要打造一個有戰鬥力的團隊。因為沒有一個團隊是自己就天然強悍的,對於創業者而言,如果天然強悍的話,也很難會到你這樣名不見經傳的創業公司里來——除非他是零資源,或者你是喬布斯。

那麽管理團隊也就需要創業者大量的投入,不僅要用心,而且還要動情。更重要的,也要動腦動手,弄懂每個行業每個業務條線,而不是交給別人就了事。如同楊浩湧所說,(當你)根本不懂銷售本質時,你的眼睛是瞎的, 一個(牛)人就在你眼前溜走了。

簡單總結一下,創業者要做得好,就必須要動腦、動手、動情。創業者最艱難的事情,不僅是創業者要親自把商業邏輯跑通,而且還要手把手把這個邏輯建起來。

很多創業者失敗,都失敗在這三點上了,但是我看到一些失敗者的複盤,卻總在說模式不夠好,產品有問題,團隊不給力。在我看來,這樣的反省複盤,等於沒有任何價值——複盤和反省都應該是針對自我而言,但凡針對別人,就失去了價值。

最關鍵的是,就算指責別人都能“正中靶心”,你又能學到什麽呢?

鞏二龍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我見 見過 過太 太多 三不 創業者 創業 失敗 他們 複盤 盤都 都在 在說 別人 的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81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