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杜雪騫:我什麽都有了,母親卻連一張照片都沒有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209/148246.html

i黑馬:80後著名天使投資人,一聽音樂網創始人杜雪騫,和其它三位差不多經歷的80後,當過高管,有自己的事業,都已財務自由。是什麽讓四人再次走上再次創業之路呢?他們為自己不會使用智能手機,不能享受科技福利的父母做了什麽?

 

大家好,我是松鼠互聯創始人杜雪騫。我創辦過一聽音樂網,它曾是中國最大的音樂網站,但今天我在這里並不是想跟大家分享音樂,而是想跟大家聊聊我和我母親的故事。

今年6月,我帶著老婆孩子去美國南部佛羅里達州度假,老美的天空總是那麽藍,空氣當然也比北京好很多。不過印象最深的不是這些。

在從基維斯特回邁阿密的路上有個很有名的景點——斷橋。施瓦辛格主演的動作片《真實的謊言》大家應該看過吧,有一個經典的場景——施瓦辛格在直升機上把就要沖向斷橋的女主角從車里救起來,那個場景就是在那里拍攝的。[電影片段]我是奔著施瓦辛格去的,但那天當我站在斷橋一邊,往下看,下面是幾十米深的大海,波濤洶湧,那一瞬間,想到的不是施瓦辛格英雄救美的場景,而是想很多事像斷橋那樣,當斷則斷,不要受太多束縛,橋的對面一樣是美麗的風景。

其實,那次度假跟以前不一樣。一路上,我挺糾結的,因為要做一個重大的決定:我要不要重新把自己投入到一段新的創業中。

我算是一個連續創業家,深深地知道創業有多苦多難。

這幾年,我轉做天使投資,每個月看10個項目,比較輕松。我投了十幾家公司,成績也不錯,比如遊戲平臺7K7K,豆果美食、美餐網、itools、愛旅行等等,它們的估值也都幾億甚至十幾億。這些公司的投資收益已經讓我沒有生活的壓力了。我每年有幾個月都帶著老婆孩子在國外度假,一旦開始創業,不可能有這種好日子啦。

另外,我投了那麽多公司,還是需要幫他們解決各種各樣的問題,一旦創業,就相當於把所有東西都放下,沒多少時間幫助他們了。包括還欠一些人情,需要還一些人情債等。我以前比較在意別人對我的看法,想做一個大家都認為不錯的人。

自己算是一個比較內斂的人,之前創業或者投資,很少參加各種活動,混各種圈子,一旦開始新的創業,就要經常刷臉,到處給公司和產品站臺,就像今天來上“代言”一樣。

那天在斷橋上,促使我下定決心的是我的母親。我母親一輩子為我付出那麽多,我是時候該為她做點什麽了。

我出生在山東菏澤地區的一個小縣城里。我父親是一個普通職工。我母親和其他母親一樣,一輩子只想著兒女好。

大家看我斯斯文文的,但從小到大,我都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乖孩子,沒少讓父母操心。

我從小有個特點,一旦喜歡上某個東西,就在一段時間里無節制地瘋狂迷戀。初一,我迷上了武俠小說,把我們縣城里能買到的、租到的小說都看完了,成績自然不會好,初二就留級了。高一,我瘋狂地愛上足球:上課看足球報,下課就踢球,一直持續到高三,大學也沒考上,只好複讀。複讀那一年,我又迷上了互聯網,上課看互聯網的教程,下課去網吧,再次高考也只考上了揚州的一所普通院校。

那年高考完,我突然想著要獨自去野外探險。我想很多人年輕的時候都有這種想法吧。我把這次旅程想得很美好,特地買了一本野外生存的書,刀叉、電筒等野外裝備一應俱全,甚至還準備了一包消毒劑,因為當時想,在野外要是沒水喝,把臟水消一下毒就可以了。沒想到,我剛走到微山湖就遇到了問題。微山湖大家知道吧,《鐵道遊擊隊》主題曲——”西邊的太陽就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靜悄悄”。微山湖風景很好,但我剛到那里就遇到了小偷,現金全被偷沒了。那時候,連回城的車費都沒了。我把身上唯一值錢的相機押給客車司機,才回到濟寧。然後去銀行取了錢把相機贖回來,並第一時間給家里打了電話。

我父母非常擔心,馬上讓家里的親戚開車到濟寧把我接回家。回到家,母親也沒責怪我,只是說,餓了吧,趕緊吃飯,然後到廚房端出了早準備好的飯菜。

2002年,我讀大二,因為太喜歡互聯網了,決定輟學創業。我母親是個很普通的家庭主婦,壓根不懂什麽互聯網,更不清楚我到底要做什麽,但她從來都尊重我的決定,像輟學,別的父母可能會極力反對,但我母親只說了一句話——只要你不去做犯法的事,幹什麽都行,實在做不下去了就回家。

慢慢地,我創業有點成績,收入也上去了,會定期給母親一些錢,她總是說,你爸有退休金,還有家里的房子租出去幾間,有一部分收入,夠花,你在外面,不用那麽拼命,身體要緊。她甚至還想過做點什麽小生意賺錢來補貼我。

我每年都會回老家看望母親3-4次,每次都不敢提前告訴她。因為一旦提前知道我什麽時候回家,她肯定提前幾天準備一堆我愛吃的東西等著我,回京的時候還讓我帶走大大一包。我實在不想我母親累著,只好每次都不提前說,讓她沒有準備的時間。

我結婚後,有了孩子,因為母親年紀有點大了,行動不太方便,也就沒讓她來幫忙看孩子。每次電話里她總自責的說,自己年紀大了,也沒能力照看孫子,幫不上我的忙。

孩子出生沒多久,我回了一趟老家,那次特意沖洗了一些孩子的照片,她非常開心,把照片擺在家里最顯眼的位置。回北京後,我母親經常在電話里催我,讓我多寄一些孩子的照片給她。因為等各種原因,總是讓她失望。

後來孩子大一點,我母親每年都到北京住一兩個月,主要是為了看孫子。她其實一點都不喜歡在北京住。在北京,她誰也不認識,一大早我和我老婆都去上班了,孩子去上幼兒園,家里就剩下保姆和她,她們倆也沒什麽共同話題。我母親只有晚上才能看到我們。我們小區里其他家的狀況也差不多,一到白天,只剩一堆保姆在小區里聊天。

我做父親後,慢慢理解到,孩子長大的過程就是離父母越來越遠的過程。我什麽都有的時候,真的是離我母親越來越遠的時候。

我們都在用IPhone,ipad等各種智能設備,母親只會用按鍵的手機;我們都在用微信、微博聯系,母親只會給我打電話;我們都在談論移動互聯網、智能硬件,3d打印等高科技產品時,她每次只能跟我聊聊哪個鄰居、哪個親戚怎麽了;我們去旅遊,隨時可以把美景用手機拍下來分享到朋友圈,而母親只能催著我給她寄點照片回去……

其實,以現在的條件,我自然能讓我母親吃好、穿好、住好。但仔細想想,雖然我一年回老家3-4次,雖然我母親也偶爾到北京住,但我陪她的時間真的挺少的。她現在最大的樂趣就是,看看孫子的照片和翻看以前的老照片。

在山東,有一些傳統還保留得比較好,逢年過節,我們一大家子人在一起,拍一些大合影。在我的印象中,從出生到現在,每年都請專人來拍照。我母親的房間里,有厚厚一疊相冊。

2010年,我父親因病去世,母親一個人住,其實我還是很擔心,生怕有點什麽意外的事情發生,讓我後悔一輩子。我一直在尋找一個東西,既能讓我母親可以實時看到孩子的照片,同時還能讓我了解到我母親的近況,拉近我跟母親的距離,並且她還要會使用。尋覓了一圈,市場沒有能同時滿足我這些需求的產品。

所以,我下了決心,要為我73歲的老母親做點事,讓她可以隨時看到孫子孫女的照片。我怕如果我不做這件事,將來有一天會後悔。

我的朋友林偉,她母親已經80多歲了,住在黑龍江老家,半年前家里的固定電話壞了,他專門飛回去幫她母親選購一款手機。他先找的是所謂的老年手機,聲音、字體是很大了,但操作系統實在太爛了,完全談不上簡單,最後還是買了諾基亞最經典款的小手機。

我就想,能不能做一個產品,讓像我們的母親這樣完全不會用智能手機和電腦的人都能用?

我自己先拿出幾百萬元作為啟動資金,拉上林偉,還找到另外兩個有類似苦惱並且能力互補的合夥人,一個叫俞銳,做了二十多年的硬件,其中在三星做了十年,做到了華人最高職位,還有我們現在的CTO曹振,他是盛大手機創始人,也是中國最早研究安卓系統的前50人。

最後我們選定的產品方向是智能相框。今年7月份我們開始籌備,40多人苦幹了5個多月,產品原型出來了,12月8號將上京東眾籌。它首先能滿足我母親最急迫的需求——不會操作智能硬件沒關系,插上電源就能自動收到我發的照片和短視頻。我和母親還可以通過它視頻通話,或者我視頻監控她在家里是否安全。

在產品開發的過程中,母親對我說,很多老年人家里並不能上網。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就在相框里內置3g上網卡,並且免費贈送一年能接收500張照片的流量。相信大家都遇到過這樣的情形,一回到家里,父母經常讓我們幫著設置各種智能設備,但我們大部分時間不在父母身邊,怎麽辦?為此我們專門開發了遠程控制系統,不管父母的智能硬件有任何問題,我們都可以用自己的手機遠程幫他們解決。

在中國,有接近兩億老年人,其中8000多萬是空巢老人,他們的處境跟我母親很像。我很榮幸能盡一份自己的力量幫助他們,讓他們更幸福一點。

這次創業以來,我的周末沒了,更別提外出旅遊了。這種把200%的精力放在一個事情上的狀態,我很喜歡,因為我覺得值!因為我真的不希望,自己什麽都有的時候,母親連一張照片都沒有!
 

關於“代言”:

"代言"是《創業家》傳媒新打造的旨在讓創始人講產品故事的新媒體產品。微信號:aidaiyan_founder,網站www.idaiyan.cn。

我們相信每個創始人都是產品經理,都是公司產品最好的代言人。每個企業集全公司之力嘔心瀝血鍛造的產品,都應該像雷軍和羅永浩一樣,通過創始人的精彩講述推廣出去。

我們相信,每個創始人對產品的真誠思考和投入,一定能打動更多的投資人、創業者和消費者。

愛產品,愛代言,就來《創業家》傳媒為自己的產品做“代言”,有興趣的創始人和市場總監趕緊撥打手機或者加微信15910687353。

歡迎掃“代言”二維碼:
 

\


他們是食藥安全“監管之基”,卻連一輛執法車都沒有

在眾多食品安全監管措施出臺後,能否落實,是食品安全能否得到保障的關鍵一環,而這一環的關鍵又在基層食品藥品監管所。

基層食品藥品監管所是打通服務群眾最後一公里的重要環節,只有夯實了這個“監管之基”,食品藥品的安全才能有保障,但部分地方依然存在缺人、缺場地、缺執法裝備等情況

布局監管之基

2013年的食藥監體系改革,誕生了基層食藥監管所,在歷史上,這是一個空白。

“目前全省基本保持了食藥監體系的獨立性,沒有進行部門之間的合作,所以建設新的基層監管所,在很大程度上也面臨困難,資金、場地、設備等,都需要資金,但省、市都很支持,目前全省已經設置了2000個基層所。”四川省食藥監局負責人表示。

“基層執法是一個大問題,農產品太多,農民散戶太多,即使設置了所,配置的人也只有2個,但是只靠這幾個人是監管不過來的,至少先解決有人幹這個事情。”瀘州市一位官員表示。

自改革以來,四川省食藥監局按照國務院、國家食藥監總局提出的“四有兩責”要求(即食品藥品監管有責、有崗、有人、有手段,切實履行監管職責和檢驗職責),多舉措進行築建食藥監管之基。在2013年前,四川省在鄉鎮(街道)一級沒有食藥監管派出機構,三年後,每個區縣每個鄉鎮或幾個鄉鎮片區都設立了監管所。

據四川省食藥監局的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四川省已建成約2000個鄉鎮食品藥品監管所,村社食品藥品協管員已發展到約5萬人。

但部分地方存在缺人、缺場地、缺執法裝備等情況。今年以來,國家食藥監總局提出了基層監管所有責、有崗、有人、有手段這“四有”要求,四川省食藥監局專門召開了基層監管所標準化建設現場會,推動解決基層監管所無辦公場所設施、無執法車輛裝備和人員到位率低等突出問題,致力推進基層標準化所建設,將監管所打造成為我省基層食品藥品監管的前沿陣地和第一戰鬥堡壘。

“基層監管所建強了、建好了,食品藥品日常監管工作就有了最基本、最一線的中堅力量。將繼續加大人力、物力、財力、精力等投入,加速推進全省基層標準化食藥監管所建設,實現監管全覆蓋、零距離。”四川省食藥監局黨組書記、局長姚義賢表示。

但是,即使有錢,因為車改,基層所的人員編制少,無法配置車輛,只能靠腳步和公共交通或者租車進行執法,原本用以執法而不是享受的公車也被改掉了。

“在執法車上,我們存在無法逾越的困難,外出執法只能自己坐交通工具,每次遇到違法者,我們都很想大喊一聲,你先別開車走,等我們一下,因為我是做公交車。”一位基層的官員表示。

除了硬件之外,四川省食藥監局還制定出臺了《關於進一步落實食品安全日常檢查和監督抽檢兩項職責的意見》,將基層監管所建設情況納入省局對市(州)局目標管理內容。要求成立綜合執法機構的縣(市、區),必須把保障食品藥品安全作為首要任務,實現食品藥品日常監管全覆蓋,基層監管單位要明確網格化監管的具體責任人和職責。監督抽檢則堅持以問題為導向,抽檢結果及時公開,稽查辦案快速跟進,使檢測成為監管的一把利器。

“要在網站上公開聯縣包企責任人,在網站和監管企業公開日常監管責任人員。”姚義賢強調,要通過公開責任清單,一級一級把責任搞清楚,明晰責任,落實責任人,實現精準問責,用制度利刃斬斷監管人員被企業綁架的繩索、斬斷監管人員與企業非法利益鏈條的繩索,打造一支敢於擔當、為民務實、廉潔高效的食品藥品監管隊伍。

記者來到廣安市前鋒區代市食品藥品監管以及瀘州市的食品藥品監管所,都能看到快檢室、稽查室、設備室、執法記錄儀等一應俱全,監管人員的負責片區和電話聯系方式都張貼在公告欄里,讓每一個進入食品藥品監管所時,第一眼便能看到誰在負責自己所在區的食品安全。

這些在編的監管人員任務卻無比繁重,他們需要承擔起日常巡查,堅持重點對象每月、一般對象每季度、偏遠農村每年巡查的原則,做到日常巡查監管常態化、制度化、痕跡化,並按月按地域和類型一戶一卷整理歸檔。

奔走的哨兵

在眾多行走在基層監管之路上的食品藥品監管的人群中,前鋒區觀閣片區食品藥品監管所所長雷慶文,只是其中的一位。

1997年,作為軍人專業的雷慶文開始了食品藥品監管“最後一公里”的前沿哨兵,從事經濟檢查工作,負責食品流通辦案。

“三個片區,5個鄉鎮、98個行政村、515戶監管對象,88個衛生站,20多家小作坊,7家中性餐飲、70多家小餐飲,都是我的監管範圍。”雷慶文很平淡的說。

看似很輕松的數字,但是讓雷慶文走起來卻不是那麽容易。在2014年1月16日建立基層所之前,他靠的是走路,或者是坐中巴車去巡查他的監管對象。

“最遠的村子有30多公里,因為沒有公路,開執法車也需要一個多小時,但是我卻不能因為遠而放棄巡查。”雷慶文說。

在他管轄的一個偏遠的農村,有一位95歲的老人帶著孫子開了一個小賣鋪,貨值只有200多元,但是她沒有證件,食品跟肥皂放在一起等。同事們要求沒收她的貨,但是對於合格且只有200多元的貨值,雷慶文並沒有沒收,而是默默為老人分類整理好,同時為她辦理了登記證,每個月都去她那里看一次。

“在面對這些農村的小攤販時,有時不是僅僅只有罰款,更多的是教育他們如何做,如果只有200元貨值,你卻罰他5萬,他連生計都支撐不下去了。”雷慶文表示。

在農村的監管中,更讓雷慶文棘手的便是走鄉竄村賣假藥和誇大作用的保健品。“農村多數是留守的老人和兒童,他們無法分辨真假。往往接到舉報時,等我們趕到時人家已經跑了,所以,有時為了抓住這些犯罪分子,我們淩晨4點就在村子里蹲著。”雷慶文表示。

在接到觀閣鎮農豐村有人員推銷保健食品,淩晨6時40分,雷慶文和同事趕到現場時,推銷員已不知去向。吸取教訓後,雷慶文每次接到類似舉報,他會在淩晨4點就去蹲點。

2014年正逢食品藥品機構改革,食品流通職能轉移到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雷慶文便主動請求到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工作。當時,很多人認為雷慶文會堅守“本部”,但雷慶文卻選擇了最遠、轄區監管鄉鎮最多的觀閣片區。

觀閣食品藥品監督管理所覆蓋觀閣鎮、龍灘鎮、廣興鎮、小井鄉、光輝鄉5個鄉鎮,共500余家監管對象。新區創立之初,擺在雷慶文面前的是無辦公場地、人員嚴重不足、執法裝備缺乏等難題,但雷慶文依然走村竄戶,挨個上門,堅持每月每個監管對象巡查,近地方徒步走路,遠地方就坐鄉鎮大巴車。

身體上的勞累並沒有嚇到雷慶文,但是鄉里鄉親的執法卻讓他有點累。

“今年,龍灘鎮一餐飲店非法使用過期食品,我與同事趕到現場,通過調查取證,對該餐飲店作出了罰款5萬元的處罰,在此過程中,不斷有電話說情,其中有共事多年的老同事老同學,如果不罰,屬於過期食品違法,無法給老百姓交代,如果執法就得罪了領導同事。但是想到老百姓那麽多雙眼睛在看著我執法,我只能執行到位。”雷慶文表示。

在雷慶文三年食品藥品監管工作,巡查監管對象6500余戶次,查處各類違法案件近百件,受理投訴舉報60余起,收繳毀過期變質、假冒偽劣食品藥品300余公斤,這就是一位基層監管人員的成績單。

相比雷慶文,瀘州市南城街道食品藥品監督管理所協管員王慧(化名)只能靠走來完成她的任務。在監管人員不足的情況下,南城所招聘了專職協管員。

南城街道2.8平方千米,轄6個社區,人口6.4萬。目前,轄區共有食品經營單位804家,其中:生產企業5家,小作坊29家,食品銷售單位353家;餐飲服務單位304家;涉藥涉械單位72家;化妝品經營單位41家。

“有編制的人員只有2人,其他都需要專職協管員和信息員進行協助工作,否則只靠兩個的人力量根本無法做到。”瀘州市食藥監局副局長蔣東旭表示。

王慧只是其中一個專職協管員,她的工作是每天去街道上巡查。

“一個街道有50多戶經營單位,走過一個街道需要1個半小時,一個上午也就只能走兩條街道,下午走兩條街道。每天都是需要走著去巡查。”王慧表示。

就是靠王慧等協管員的每天行走,南城街道通過一年時間,完成了一戶一檔的入戶摸底調查,建立了轄區食品藥品行業804戶監管對象的一戶一檔監管檔案,進行分級分類監管,按照風險分級開展分類監管和不同監管頻率的分級監管。共檢查經營戶1000余戶次,下達監督意見書500余份,上報案源10余件。

目前南城街道將班子成員、監管人員、專職協管員、信息員納入年終目標考核,簽訂目標責任書,落實監管責任;對專職協管員拿出每人每年不低於4萬元工作考核經費,各社區信息員每年不低於2400元考核獎勵經費進行考核,初步建立了新的食品藥品監管考核體系。

雖然每個月僅有2400元的收入,王慧表示她很喜歡這個工作,為了食品安全盡一份力量,是他們在基層唯一能做的事情。

他們 是食 食藥 安全 監管 之基 卻連 連一 一輛 執法車 執法 沒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07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