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深陷“通俄門” 特朗普內閣危機不斷 ︱特朗普“新政”100天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卸任前指責俄羅斯介入美國大選,並要求聯邦調查局(FBI)展開調查。調查要求設計俄羅斯是否參與幹涉美國大選及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時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政府之間存在可能的聯系。

特朗普團隊曾多次否認與俄羅斯的此種聯系。然而,事情並沒有這麽簡單。

二月初,剛上任不到一個月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因在上任前與俄駐美大使會談而被迫辭職。本周三晚上,聯邦調查局(FBI)的大老板、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也被曝光隱瞞與俄大使見面的舊事。

特朗普與弗林(左一)、塞申斯(右一)

獨立調查

美國當地報道稱,特朗普競選期間,塞申斯曾與俄羅斯駐美國大使謝爾蓋•基斯利亞克(Sergei Kislyak)兩次交談。去年7月,在共和黨代表大會期間舉行的一次活動中,塞申斯與基斯利亞克會面;9月份在國會山的塞申斯辦公室,兩人再次會面。今年1月參議院司法部長確認聽證會上,塞申斯曾表示,他“沒有與俄羅斯人通信”。

因為塞申斯本人就是司法部長,連聯邦調查局(FBI)局長都是他的下屬,因此,幾名美國民主黨議員聯名向國會提出建議,要求設立特別調查官員展開獨立調查。目前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在進行自己的調查,眾議院的情報委員會本周三也宣布了其調查的範圍。

美國國會民主黨議員呼籲塞申斯回避有關調查,以確保調查結果的可信度。眾議院少數黨領袖民主黨議員南希·佩洛西甚至呼籲,因在該問題上撒謊塞申斯應該辭職。

說了什麽是關鍵

白宮已經證實塞申斯的會面安排,但沒有表明該舉動有過失之處。特朗普說“塞申斯是個誠實的人。他沒有說錯任何事情。他可以在聽證會上回答得更準確,但很明顯不是有意的。”一名要求匿名的白宮官員說,“塞申斯當時以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成員的名義會見俄羅斯大使,並沒有不當。”他批評媒體新的披露,是對特朗普執政團隊的新攻擊。

作為國會議員,會見外國大使是其本職工作。但是會見俄國大使的時候,塞申斯已經擔任特朗普的競選顧問。而且,問題的關鍵是,塞申斯與俄羅斯大使談論了什麽——如果與美國大選有關,則塞申斯有罪;如果談話內容與大選無關,則屬於議員的本職工作。但是,目前看來,談話內容除了塞申斯本人外,就只有俄羅斯大使知道了。

當地時間周四,在與共和黨內要求他回避調查的聲音出現之後,塞申斯向兩黨共同的政治壓力屈服,發表聲明宣布將回避所有與俄羅斯介入美國大選相關的調查。塞申斯重申,他從來沒有與任何俄羅斯官員討論特朗普競選的問題。

總統可能遭彈劾

美國的議員們為什麽那麽關心總統內閣與俄羅斯的關系?因為這為彈劾特朗普提供了絕佳的口實。

歷史學家們大多不看好特朗普任期。在他們看來,“美國主街不會歡迎商人”。美國歷史學家羅納德·法因曼(Ronald L Feinman)最近預言稱,特朗普在任時間將會在前美國總統威廉·哈里森的31天和詹姆斯·加菲爾德的199天之間,即使再長,也長不過千總統紮卡里·泰勒的16個月零5天。

這位弗羅里達的教授最近寫了一本關於美國總統的書。他在書中寫道,他認為副總統“彭斯繼位不可避免”。這意味著特朗普將在任期內被迫下臺。他說,特朗普有可能在數周內被彈劾並被迫辭職,其與俄羅斯牽扯不斷的關系就成了議員們很好的突破口。

特朗普與彭斯(左)

另一位歷史學家艾倫· 利希曼(Alan Lichtman) 曾成功預測特朗普競選獲勝,但他也不看好特朗普能做滿這屆總統。

“這不是基於某一個系統; 它只是我的直覺。 他們不想讓特朗普成為總統,因為他們不能控制他。 他是不可預測的。 他們會喜歡彭斯——一個絕對一心一意、保守、可控的共和黨人。 我相信特朗普會給一些人找到被彈劾的理由,要麽通過做危害國家安全的事情,或者因為中飽私囊的事。”

猶他大學法學教授克里斯托弗·路易斯·彼得森(Christopher Lewis Peterson)寫了一篇23頁的文章,解釋了國會應該彈劾特朗普的法律原因。紀錄片制片人邁克爾·摩爾告訴MSNBC記者,他預測特朗普會在他的任期結束前被彈或辭職。

據了解,目前美國還沒有總統被成功彈劾而被迫離開白宮。雖然克林頓和安德魯·約翰遜都曾被彈劾,但最終都被參議院駁回。尼克松總統因為水門事件在可能被彈劾前主動辭職。

深陷 通俄 俄門 特朗普 特朗 內閣 危機 不斷 新政 1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069

美司法部長涉嫌通俄 公開聲明為己辯護|視點

3月2日,美國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舉行記者會,就此前被爆涉嫌“通俄”事件作出解釋。

塞申斯在記者會上表示,自己從未在特朗普競選期間與任何俄羅斯特工或者與俄方有關系的中間人進行會面。他對與俄方“不斷交換信息”予以否認,稱關於他的一些說法都是不正確的。

關於《華盛頓郵報》披露塞申斯在聽證會上撒謊的事情,塞申斯在記者會上具體講述了會面的情況,稱時間短促,且沒有提及任何的機要信息。

此外,塞申斯還表示自己和所有稱職的司法部長一樣,按照正確的規定行事。他向外界表達了繼續出任部長的意願,稱願意和下屬一起,為美國效力。

然而,民主黨方面並不贊同塞申斯為自己辯護,眾議院民主黨領袖南希·佩洛西希望塞申斯從司法部長的職務上退位。

司法 部長 涉嫌 通俄 公開 聲明 為己 辯護 視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070

“通俄門”升級 特朗普女婿被曝也曾會見俄駐美大使

在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被曝出隱瞞同俄羅斯駐美大使會面,從而令特朗普班子成員“通俄門”升級後,一名白宮官員於當地時間2日確認,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也曾在去年12月同俄羅斯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見面。

據美國《紐約時報》引述該官員的話稱,那次庫什納是和因“通俄門”辭職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一起和基斯利亞克會面的,是一次“簡短的禮貌性的會見”,持續了大約20分鐘。

另據特朗普競選團隊國家安全顧問戈登(J.D. Gordon)所說,去年夏天基斯利亞克參加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期間,和塞申斯以及特朗普的兩位競選顧問進行了會談,其中一位是他自己,另一位則是任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免費外交政策顧問佩奇(Carter Page)。

佩奇拒絕對和俄羅斯大使的關系發表評論,只是說,這是一次私人談話。“每個人都假定一切都是邪惡的。”他說,“謝謝,但無可奉告。”

這些是特朗普班子成員在大選期間和其正式就職前同俄羅斯大使見面的新增例證。今年2月以來,“通俄門”不斷升級。2月中旬,弗林被曝和俄羅斯有關後辭職。事情的引爆點在於,去年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卸任前曾宣布報複俄羅斯黑客幹擾美國大選,而就在當天弗林和基斯利亞克通了電話。這通電話的時間點和當時俄羅斯暫時不對美國采取報複行動的決定,再次引發美國情報機構和媒體對特朗普和俄羅斯關系的質疑。

本月1日,美國《華盛頓郵報》率先報道稱,去年塞申斯曾兩次在華盛頓和基斯利亞克見面。然而,在其司法部長提名確認聽證會上,卻隱瞞了此事。迫於壓力,身為司法部長的塞申斯已宣布將回避所有和去年美國大選相關的調查。

通俄 俄門 升級 特朗普 特朗 女婿 被曝 曝也 也曾 會見 俄駐 駐美 大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071

特朗普稱完全信任涉“通俄門”司法部長 後者將回避所有調查

被曝出“通俄門”的美國新任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迫於政治壓力,於當地時間2日宣布,將回避任何關於美國總統特朗普2016年總統大選的調查。

美國《華盛頓郵報》率先報道稱,去年塞申斯曾兩次在華盛頓和俄羅斯高級外交官見面。然而,在其司法部長提名確認聽證會上,他卻並沒有提到此事,只是稱不知道特朗普團隊人員和俄羅斯人有聯系。

“我已決定回避現在及未來任何關於美國總統選舉的相關調查。”塞申斯對媒體稱,他對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承諾,將避免任何在司法部長新角色和此前作為特朗普競選支持者之間的利益沖突,上述決定便是據此作出的。這也是和司法部官員磋商的結果。

“通俄門”讓塞申斯和共和黨倍感壓力,民主黨人要求塞申斯辭職,指責他向國會撒謊。共和黨人則感到此事的政治熱度似乎有些失控,無奈要求塞申斯回避調查。

塞申斯是繼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因和俄羅斯的關系而辭職後,特朗普政府另一被曝和俄羅斯外交官存在聯系的官員。塞申斯會見的俄羅斯官員是俄駐美國華盛頓大使基斯利亞克。兩人見面兩次,一次是去年7月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期間;另一次是去年9月塞申斯還是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成員時在其辦公室。

對該事件,美國總統特朗普稱他“完全”信任塞申斯,在被問及後者是否應該回避時,特朗普說:“我並不這麽認為。”

美國眾議院情報小組成員昨日確認,該小組將詳細調查2016年大選時期特朗普競選團隊和莫斯科的關系。該小組民主黨負責人議員希夫(Adam Schiff)當時就表示如果關於塞申斯和俄羅斯關系的報道是準確的,那麽塞申斯必須退出FBI關於俄羅斯可能幹涉美國大選的調查,因為FBI受司法部長監督。此前,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和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已經在進行同樣的調查。

特朗普 特朗 完全 信任 通俄 俄門 司法 部長 後者 將回 回避 所有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073

國會失去耐心,限時FBI對“竊聽門”和“通俄門”給說法

對於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來說,剛經歷了艱難的一天。美國國會情報委員會不滿FBI沒有及時溝通對特朗普內閣與俄羅斯關系的調查進展,因而提出了種種威脅。

FBI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

國會要求盡快從FBI得到答案的,包括兩個主要問題:首先,FBI要調查清楚總統特朗普對前總統奧巴馬竊聽其紐約辦公室的指控。目前,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和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都要求FBI及其上級部門司法部拿出證據證實特朗普的指控。

對此,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要求FBI在20日之前給出答複,否則將采取“必要措施”。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也表示,若FBI不能提供更多信息,委員會將不就副司法部長提名人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舉行提名確認聽證。

另一個問題是,FBI是否正在就特朗普的班底和俄羅斯存在任何關系進行刑事調查。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高級成員格拉哈姆(Lindsey Graham)稱,FBI還未對此給出回複,而公眾有必要知道這些信息,因此迫使科米盡快解決國會對此事的疑問。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努內斯(Devin Nunes)和高級成員希夫(Adam Schiff)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科米將在20日出席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聽證會,回答國會的疑問。

努內斯表示,目前並沒有證據表明奧巴馬政府在去年11月的大選之前命令情報部門對特朗普在紐約的辦公地點進行監控。

本月初,特朗普連發4條推特,指責奧巴馬在自己競選期間在紐約特朗普大廈的辦公地點實施竊聽,並把這種行為稱為“麥卡錫主義”,並以尼克松時期的“水門事件”相比。白宮隨即要求國會對此事展開調查。

在感受到壓力之後,FBI向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反饋,將會在一個“秘密場合”向委員會匯報,回應相關議員。但格拉斯利在與科米會面後稱,並不認為這樣的匯報就已經“足夠”了。實際上,令格拉斯利等人不滿的是,FBI並沒有在這件事情上給委員會足夠的尊重。

對於這些紛擾,白宮發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稱:“我想會有關於貫穿整個2016大選過程的監聽技術的重大報道出來……他(特朗普)對最終能證明自己的事情非常有信心。”

特朗普則耐人尋味地表示:“我想你們會在未來2周內發現一些非常有趣的東西。”

國會 失去 耐心 限時 FBI 竊聽 通俄 俄門 說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329

“通俄門”又給特朗普“添堵” 弗林被曝收俄3萬多美元演講費

讓美國總統特朗普頗為頭疼的“通俄門”還沒結束。最新消息顯示,白宮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在去年12月到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演講期間收受了俄羅斯具官方背景的“今日俄羅斯”電視臺(RT)約3.375萬美元的費用。

該消息由美國眾議院監管委員會一名民主黨高層人士曝出。

“沒有收俄羅斯的錢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長期以來,美國情報界一直將RT評估為克里姆林宮的宣傳工具,並在今年1月的一份關於俄羅斯幹涉美國大選的報告中稱該機構參與了針對美國的虛假新聞活動。

弗林曾在去年7月和8月間向媒體承認,他參加了上述演講並收了錢,但拒絕透露收取了多少費用,並稱他收的錢來自其美國演講經紀機構,而非俄羅斯媒體。“我沒有收受任何俄羅斯的錢。”他如此表示。

然而,眾議院監督委員會重要民主黨議員康明茲(Elijah Cummings)於當地時間16日寫信質詢弗林是否按照法律和軍事條例上報這筆費用。弗林作為退役軍人,在沒有相關部門允許的情況下就收受外國政府資金違反了軍事條例。

根據監督委員會獲得的文件,RT曾特別指定弗林的相關費用打包進美國演講經紀公司Leading Authorities Inc.的費用里面。

在RT和上述演講經紀機構的電子郵件往來中,RT方面曾認為弗林開始提出的出場費“有點太高”,要求減價。

眾議院監督委員會還獲取了一份2015年11月13日的郵件,RT的一名官員說:“我們將從倫敦辦公室支付弗林的費用。”

弗林的發言人弗洛伊德(Price Floyd)回應稱:“弗林在前往俄羅斯前和回來後都向美國國防情報局(DIA)進行了匯報。”

作為美國國防情報局前局長,弗林有義務向該機構通報該行程,同時有必要向五角大樓不同的部門匯報相關費用。在被問及是否匯報收取的費用時,弗洛伊德沒有作出回應。

根據前述文件,弗林還從俄羅斯一家特許貨運航空公司收取了1.125萬美元,從一家在俄羅斯的網絡安全公司收取1.125萬美元,不過這兩家公司均沒有國營背景。

涉嫌違反軍規

康明茲已經寫信給特朗普、美國國防部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和美國聯邦情報局局長科米(James Comey)強調前述付款文件的存在,並質疑弗林在提交任職官方文件的時候是否披露了其所有財務安排。

在信中,康明茲指責弗林違反禁止退休軍官收受外國政府款項的軍事條例。根據規定,弗林收受類似費用必須得到軍方的批準,但目前美國軍方處並沒有相關記錄。

57歲的弗林曾於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第一個任期內擔任DIA局長,2014年退休,為退役三星中將。在去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弗林一直是特朗普的重要支持者和安全政策顧問,特朗普正式就職後被任命為白宮國家安全顧問。

今年2月初,弗林因卷入“通俄門”被迫辭職,事情的引爆點在於,去年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卸任前曾宣布報複俄羅斯黑客幹擾美國大選,而就在當天弗林和俄羅斯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通了電話。這通電話的時間點和當時俄羅斯暫時不對美國采取報複行動的決定,再次引發美國情報機構和媒體對特朗普和俄羅斯關系的質疑。

弗林的辭職並沒有讓“通俄門”風波就此平息,本月以來,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和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先後被曝出隱瞞同俄羅斯駐美大使會面。

此外,弗林近日承認,去年美國大選期間他在為特朗普陣營服務的同時還“兼職”為一家與土耳其政府有關聯的公司遊說。據美國媒體報道,弗林及其名下的公司向美國司法部提交文件,承認其外國代理人的身份,文件顯示他在去年9~11月曾為土耳其人埃基姆•阿爾普泰金設立的公司進行遊說工作,這些工作“可以解釋為主要有益於土耳其(政府)”,他從中獲取了53萬美元。不過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弗林便放棄了這份“兼職”。

通俄 俄門 又給 特朗普 特朗 添堵 弗林 被曝 曝收 收俄 多美 演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704

“通俄門”再爆新料 特朗普前競選主席曾為俄富豪工作

特朗普政府的“通俄門”仍在持續發酵。

23日據CNN報道,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消息顯示,在大選期間,特朗普團隊成員曾與俄羅斯特工進行接觸,或與釋放對希拉里競選不利的信息有關。

另一個消息源則表示,上述內容是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周一在國會聽證會上的爆炸性發言的一部分。科米當時稱,FBI正在調查特朗普競選活動與俄羅斯的關系。官員們表示,這些信息並不能作為結論,調查還在進行中。

白宮和FBI都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白宮發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周一在聽取科米講話後,仍然堅持沒有證據表明有任何勾結行為發生。“調查這件事與擁有證據是兩碼事,”斯派塞說。

官員還表示,FBI還沒有證據證明特朗普團隊在大選期間確實和俄羅斯有所勾結,但那些指向勾結的信息是目前調查的重點。

據悉,FBI已經調查了4名前特朗普競選夥伴與美國情報部門所知的俄羅斯人之間的聯系,他們包括邁克爾·弗林、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羅傑·斯通和卡特·佩奇。但這4人均否認與俄方存在不當接觸。

消息人士稱,FBI現在調查的困難在於,特朗普團隊成員和俄羅斯人之間的溝通在最近幾個月已經停止。而且有些俄方官員也改變了通訊方式,使監控更加困難。

前競選主席秘密為俄工作

作為被FBI調查過的4人之一,特朗普前競選團隊主席保羅·馬納福特十年前曾秘密為俄羅斯億萬富翁奧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工作,後者與普京關系密切。

22日美聯社爆料稱,去年3~8月任特朗普競選主席的馬納福特曾為德里帕斯卡撰寫過一份被稱為“能讓俄羅斯獲得重大利益”的戰略計劃書。此外,他還被指責在擔任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所在政黨顧問期間秘密收受錢財。

保羅·馬納福特

美聯社的資料顯示,從2006年到2009年,馬納福特和德里帕斯卡簽了每年1000萬美元的合同,而這種商業關系最早直到2009年才結束。

馬納福特本人承認,自己確實和德里帕斯卡在10年前有過商業和個人投資方面的合作,但是幫助德里帕斯卡並沒有涉及俄羅斯的政治利益。

白宮方面稱,特朗普此前並不知曉馬納福特和德里帕斯卡之間的這種聯系。

通俄 俄門 再爆 爆新 新料 特朗普 特朗 競選 主席 曾為 為俄 富豪 工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546

“通俄門”後再曝猛料 弗林曾與土耳其密謀遣返居倫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的伍爾西(James Woolsey)透露,時任特朗普競選顧問的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去年9月曾與土耳其政府官員秘密接觸,討論如何將流亡美國的土耳其傳教士法圖拉·居倫繞過引渡程序遣送回國。

伍爾西曾擔任克林頓時期中情局局長,去年9月加入特朗普競選陣營,並短暫擔任過渡團隊高級顧問。

美土關系在奧巴馬任期最後一年迅速惡化,去年7月土耳其爆發未遂軍事政變,總統埃爾多安認定居倫是幕後主使,數次要求美國遣返居倫,但遭到奧巴馬政府拒絕。1999年起定居費城的居倫擁有美國綠卡,此前一直否認參與了軍事政變。為了削弱居倫在土耳其國內的勢力,埃爾多安將這位曾經的盟友直接定義為恐怖主義領導人。

土耳其方面依然沒有放棄從外交渠道要求美國遣返居倫,本周二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向白宮和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遞交了居倫與軍事政變有關聯的新證據。

伍爾西表示,當他到達紐約會議地點時發現會談已經進入正題,但內容可能涉嫌違法。土耳其官員似乎對引渡居倫很感興趣。當時僅僅談到如何想辦法把居倫送出美國,還沒有討論具體如何把居倫從住所帶離。伍爾西強調,如果具體計劃被擺上臺面,當場他就會質疑行動合法性。

弗林此前被任命為特朗普政府國家安全顧問,上任僅24天就因未及時通報與俄羅斯大使會面及可能向俄透露美外交政策的指控而引咎辭職。FBI目前正在調查是否有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與俄羅斯政府有關聯,並進而影響去年的總統大選。

本月2日,美聯社曾爆出弗林及其名下咨詢公司Flynn Intel Group向美國司法部提交文件,正式確認其外國代理人身份。去年8月至11月,弗林曾為土耳其人埃基姆·阿爾普泰金設立的公司Inovo擔任說客,替一家以色列公司向土耳其出口天然氣做公關,“以更好地了解土耳其政治氣候及規劃土耳其投資計劃”,並從中賺取53萬美元。白宮發言人斯派塞表示,特朗普在任命弗林為國家安全顧問前對此並不知情。

伍爾西表示,自己此前受邀成為Flynn Intel Group集團咨詢委員會成員,因此出席了這次會議。獲悉會議內容後,自己自始至終沒有參加討論,會後還提醒部分與會者這可能違反美國法律。伍爾西隨後還將此消息告知了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

一同參與會議的弗林發言人弗洛伊德否認了伍爾西的指控,宣稱弗林從未討論過任何違法的行為和計劃,但確實討論了公司為Inovo做的一些工作,比如如何收集足以起訴居倫的證據。土耳其大使館此後發表聲明,承認土耳其官員曾與弗林見面,但拒絕透露細節。

通俄 俄門 後再 再曝 曝猛 猛料 弗林 曾與 與土 土耳 耳其 密謀 遣返 居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859

特朗普又有麻煩? “通俄門”主角弗林稱要爆料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因“通俄門”辭職後,很少見地稱自己有話要說。

弗林的律師科爾那(Robert Kelner)最新表示,關於所謂的俄羅斯幹涉美國大選,弗林“有故事”要向國會聽證會講,他希望作證,但需要防止“不公平的起訴”。

“弗林將軍當然有話要說,如果環境允許,他非常想說出來。” 科爾那說,他不會評論弗林和參眾兩院情報委員會之間的討論。目前這兩個機構正在調查關於俄羅斯和特朗普贏得去年美國大選之間的關系。

今年2月初,弗林因卷入“通俄門”被迫辭職,事情的引爆點在於,去年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卸任前曾宣布報複俄羅斯黑客幹擾美國大選,而就在當天弗林和俄羅斯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通了電話。這通電話的時間點和當時俄羅斯暫時不對美國采取報複行動的決定,再次引發美國情報機構和媒體對特朗普和俄羅斯關系的質疑。

弗林的辭職並沒有讓“通俄門”風波就此平息,本月以來,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和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先後被曝出隱瞞同俄羅斯駐美大使會面。

本月中旬,美國眾議院監管委員會一名民主黨高層人士再次曝出,弗林在去年12月到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演講期間收受了俄羅斯具官方背景的“今日俄羅斯”電視臺(RT)約3.375萬美元的費用。

57歲的弗林曾於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第一個任期內擔任美國國防情報局(DIA)局長,2014年退休,為退役三星中將。在去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弗林一直是特朗普的重要支持者和安全政策顧問,特朗普正式就職後被任命為白宮國家安全顧問。

特朗普 特朗 又有 麻煩 通俄 俄門 主角 弗林 稱要 爆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3852

“通俄門”調查升級 特朗普麻煩沒完

美國總統特朗普解雇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Comey)的決定,令“通俄門”相關調查再度升級。

共和黨也開始要求獨立調查

近幾個月來,要求任命獨立檢察官或獨立調查委員會對俄羅斯幹涉美國大選以及特朗普同俄羅斯關系進行調查的呼聲不斷,主要都是來自民主黨人士。

此前,科米一直頂著白宮的壓力堅持調查,並表示一定要找出真相。有美國媒體評論稱,現在科米被解雇事件,讓外界擔心調查遭到政治幹預,即便是共和黨人也開始呼籲進行獨立調查。

資深共和黨參議員麥凱恩是國會山中最強硬的對俄鷹派之一,他說他“對總統的決定感到失望”,並強化了“建立一個國會特別委員會調查俄羅斯幹涉美國2016年大選”的必要性。

麥凱恩的想法得到了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博爾(Richard M. Burr)的支持。“我對科米被解雇的時間和理由感到困惑。”他在一份聲明中稱,這讓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本就困難的調查更加混亂。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民主黨參議員沃納(Mark Warner)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則稱,科米被解雇“意味著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調查必須加倍努力,已經加快時間安排”。

美國司法部堅持稱,解雇科米和對俄調查無關,而是對科米關於希拉里“郵件門”調查的處理結果。

去年11月,在距離大選日僅11天之際,科米拋出震撼消息,稱在希拉里首席顧問阿伯丁(Huma Abedin)分居的丈夫韋納(Anthony D. Weiner)的電腦上發現了“電郵門”的相關信件,並將繼續進行調查,導致希拉里支持率大跌。雖然在審查過電子郵件後,他宣布維持此前希拉里不被起訴的宣判,但該過程產生的政治殺傷力被視為希拉里敗選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特朗普給科米的信中提到了FBI對他和俄羅斯關系的調查。“我感謝你在三個不同的場合告訴我,我沒有被調查。”特朗普在信中寫道,“盡管如此,我同意司法部關於你無法有效領導該局(FBI)的認定。”

加速推進調查

今年3月中旬,科米承認,該局正在就克里姆林宮和特朗普競選團隊間可能存在的關系進行反間諜活動調查,調查可能涉及白宮的方方面面,並持續數月。

近幾個星期以來,特朗普已在社交網站推特上譴責調查浪費納稅人的錢,他的推文直接挑戰FBI的調查。從傳統上說,這是總統應該在公開場合盡量避免的行為。

在科米被解雇前,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正在推進調查。4月下旬,該委員會要求若幹有高知名度的特朗普競選團隊助手交出電子郵件和其他同俄羅斯人相關的記錄。沃納稱,該委員會計劃於當地時間10日宣布哪些人已經提交,哪些人沒有。有熟悉該調查的官員稱,為了得到這些記錄,該委員會準備向相關人員發出傳票。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稱,沃納表示該委員會已經要求美國財政部交出特朗普和他的一些助手的財務記錄。

同時,CNN報道稱,就在特朗普解雇科米的消息披露的前幾個小時,有知情人士表示,聯邦檢察官已對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的一些助手發出大陪審團傳票,這是對俄羅斯幹涉美國大選調查的一部分,也是FBI對特朗普團隊和俄羅斯關系相關調查升級的重要信號。

知情人士稱,傳票是近幾周由弗吉尼亞州亞歷山大市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發出的。調查人員一直在追蹤調查,弗林在接受來自同俄羅斯及土耳其等外國政府有關的客戶支付的傭金時,是否遵循了公開披露原則,以及其中是否存在違規或違法行為。

對弗林的調查僅是更廣泛調查中的一部分。

科米在上周的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更廣泛的調查由亞歷山大市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和司法部國家安全部門共同領導。

通俄 俄門 調查 升級 特朗普 特朗 麻煩 沒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649

特朗普“通俄門”又曝猛料:大選期間與俄接觸至少18次

特朗普“通俄門”又有猛料曝出。

18日據路透社消息,在2016年4~11月的美國大選期間,特朗普競選團隊的邁克爾·弗林和其他顧問和俄羅斯官員至少有18次電話及郵件接觸。

特朗普和弗林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這18次未經披露的接觸中,有6次是俄羅斯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和特朗普顧問之間的通話,其中包括特朗普的首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

11月8日大選日之後,弗林和基斯利亞克之間的交流“加速”,兩人的密談圍繞著如何在繞過美國國家安全機構的前提下為特朗普和俄羅斯總統普京之間構建一個溝通的“後門”展開。

今年1月,特朗普政府否認了曾在大選期間和俄羅斯官員有過任何接觸。然而截至目前,白宮方面和特朗普競選團隊顧問承認,大選期間發生過4次接觸。

除了與基斯利亞克有關的六通電話,特朗普團與俄羅斯的溝通還包括另外12次通話、電子郵件或短信,發生在俄羅斯官員或親近普京人士與特朗普的競選顧問之間。

據一名了解聯系細節及另外兩名知情人士指出,其中一名聯絡人為烏克蘭石油巨頭及政壇人士Viktor Medvedchuk。俄羅斯總統普京是Medvedchuk女兒的教父。

Medvedchuk究竟是與特朗普團隊的哪名成員聯系尚不清楚,但消息人士稱,聯系內容主題包括美俄合作。Medvedchuk方面否認與特朗普團隊的任何人有過接觸。

參與歷屆選舉的資深助選人士指出,競選期間與外國官員進行某些接觸算不上“非常之舉”,但特朗普幕僚與俄羅斯官員及普京關系人士之間的互動次數之多,已極不尋常。

不過,據上述多位知情人士稱,在特朗普競選團隊和俄羅斯的接觸和交流來看,並沒有任何顯示出“過失”或“勾結共謀”的證據。

“通俄”風波始末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其競選團隊不斷被指控“通俄”。俄羅斯方面堅決否認幹預美國大選,但最近兩周,其競選團隊的“通俄門”風波不斷發酵。

5月8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在參議院聽證會上指責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大選的幹預程度“達到警戒線”,但表示沒有證據顯示特朗普“通俄”。

9日,特朗普在毫無先兆的情況下解雇了FBI局長科米。白宮當天發布的備忘錄顯示,建議解除科米職務的理由是科米對希拉里“郵件門”調查處理不當。有分析認為,特朗普解雇科米的真正原因就是後者對“通俄門”的調查。

10日,特朗普在白宮會見俄羅斯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這是自特朗普就職以來美俄兩國政府最高級別會面。然而卻被媒體爆料稱,特朗普在會面中與拉夫羅夫分享了機密信息,引發軒然大波。

1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接受NBC獨家采訪,就解職科米一事作出解釋。他表示,科米就是一個愛出風頭的人,在他的領導下,FBI一片混亂,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對於白宮發布的聲明中提及司法部長和副部長給出了解雇的建議,特朗普解釋稱,這(解雇科米)是個人作出的決定,與他人無關。

12日,特朗普發推特警告被解雇的FBI局長科米。“在科米開始向媒體泄密前,他最好指望我們之間的對話沒有‘錄音’!”特朗普寫道。

16日,特朗普連發兩條推特,坦陳自己在會面中和俄羅斯官員談及恐怖主義和航班安全話題,稱自己有權利這樣做,但並未確認或否認這些是機密信息。

17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稱,如果“美國認為合適”,俄羅斯願意將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會面的談話紀錄交給美國國會。不過,普京否認拉夫羅夫在上周與特朗普的會面中獲得並轉達任何機密信息。普京還評價說,美國患上了“政治精神分裂癥”。

同日,美國司法部指派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穆勒(Robert Mueller)為特別檢察官,調查俄羅斯介入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及可能與總統特朗普競選陣營勾結的指控。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

特朗普 特朗 通俄 俄門 又曝 曝猛 猛料 大選 期間 與俄 接觸 至少 18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687

“通俄門”引發連串危機,特朗普會被彈劾嗎

周三美股跳空低開,接近收盤時跌幅進一步放大,道指和標普500指數下跌1.8%,創下八個月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納指跌幅更是超過2.5%,創2016年6月24日英國公投脫歐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5月初剛創下23年最低紀錄的恐慌指數VIX一日之內上漲46%。

這一切都是因為涉嫌“泄密門”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可能被彈劾而引發的市場恐慌。

對於特朗普來說,負面新聞似乎已經是家常便飯。

周一他才被曝出在華盛頓與俄羅斯外交部長和俄羅斯駐美大使會面時,向其透露了有關"伊斯蘭國"可能對公共安全造成危險的信息,也就是被媒體稱為“泄密門”的事件;周三,又有報道稱,近日剛被解雇的聯邦調查局前局長科米(James B. Comey)曾被特朗普要求終止對弗林的調查。

一份由民主黨主導的民調公司“公共政策民調”(Public Policy Polling)進行的民調顯示,48%的美國人支持彈劾特朗普;41%的反對彈劾。當然,三個月之前,同樣的民調顯示,支持和反對的人數也已經勢均力敵。

“泄密門”尚不構成彈劾條件

據媒體報道,特朗普在華盛頓與俄羅斯外交部長和俄羅斯駐美大使會面時,向其透露了有關"伊斯蘭國"可能對公共安全造成危險的信息。

不過,“泄密門”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確鑿證據。特朗普與俄羅斯外交部長和俄羅斯駐美大使會面時,沒有美國媒體被允許在場。但是,所有美國媒體都聲稱得到內部高級官員透露的談話內容。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周三表示,如果美國國會正式要求,俄國願意向美國國會提供談話記錄。

特朗普辦公室的國家安全顧問聲稱,特朗普向來訪的俄羅斯外交官透露的消息是"完全適當的"和例行公事。被指向俄方泄密後,特朗普曾在推特上稱:“作為總統,我當時(在公開舉行的白宮會議中)想和俄羅斯分享有關事實,我完全有權利這樣做。”

目前的批評主要聚焦在泄密對情報來源的負面影響。據《紐約時報》報道,有關情報來自以色列。這可能造成盟友的擔心,不利於美國與盟國之間實現共享情報。

不過,就法律層面來說,特朗普還真如他自己聲稱的那樣“完全有權利這樣做”。在美國,行政部門負責秘密情報的分類以及決定如何處理這些情報。這就意味著作為美國最高行政部門負責人的特朗普總統對情報具有分類和解密的終極權力。只要特朗普認為該情報應該解密與俄羅斯共享,無論其他人或者其他機構如國會如何評價他的決定,他就擁有憲法賦予的權利。

“泄密門”對特朗普的最大打擊,不是被彈劾的可能,而是反映出他身邊高級官員的忠誠度出現問題。沒有特朗普身邊人士“泄密”,美國媒體不可能得到“泄密門”的消息。

幹預司法

周二晚上,美國媒體繼續報道,前不久被特朗普戲劇性解雇的科米曾有過一份備忘錄。為了保護消息來源,媒體沒有刊登備忘錄但是報道說,該備忘錄寫於科米和特朗普在今年2月弗林辭職的第二天進行的會議上。

備忘錄記載:在橢圓形辦公室的一次會面中,特朗普總統讓科米終止對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T·弗林(Michael T. Flynn)私下與俄羅斯大使交往的調查。備忘錄稱,特朗普告訴科米:“希望你能看清狀況,不要再追究這件事,放過弗林。弗林是個好人,我希望你能把這件事放下。” 科米沒有對特朗普說要中斷調查,只回答說:“我同意他是個好人。”

白宮在一份聲明中否認了這份備忘錄中的說法。

“雖然總統多次表示,弗林將軍是一個為國效勞、保衛國家的正派人,但總統從來沒有要求科米或其他任何人終止任何調查,包括涉及弗林將軍的調查。”該聲明稱,“總統對我們的執法機關和所有的調查表示了極大的尊重。這份備忘錄沒有真實、準確地記錄總統和科米先生之間的交談。”

科米的一位助手說,會談當天科米和其他高級國家安全官員一起,在橢圓形辦公室做了一個關於恐怖主義威脅的匯報。匯報結束的時候,特朗普讓其他人先離開,留下了科米。

不管特朗普是否曾對科米要求或者暗示停止調查,對弗林的調查沒有停止。弗林與俄羅斯和土耳其的財務關系是被調查的焦點之一。隨後,特朗普於上周突然解雇了科米。

正在調查特朗普“通俄門”的科米被突然解雇時就有媒體類比“水門事件”中,尼克松總統的“星期六之夜大屠殺”。1973年10月20日星期六,時任總統的尼克松下令司法部解雇調查“水門事件”的特別檢查官阿奇博爾德·考克斯(Archibald Cox)。司法部長埃利奧特·理查森(Elliot Richardson)拒絕執行,憤而辭職。被指定接班的副部長威廉·洛克肖斯(William Ruckelshaus)也拒絕執行宣布辭職。

聯邦調查局作為司法部的下設機構,司法部長和總統自然有權撤換局長。但是司法部雖然屬於行政機構,被要求獨立於黨派政治,代表政府調查和起訴違法案件。

如果特朗普真的要求或者暗示科米停止調查,則確實“幹預司法”,也就是以行政權力損壞司法權力。其性質與尼克松解雇考克斯一樣。

但是,即便如此,彈劾案要通過難度還是很大。

要彈劾美國總統,必須要眾議院簡單多數通過,參議院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如果特朗普與科米的談話沒有錄音證據,很難在共和黨控制的國會得以通過。

美國歷史上包括尼克松和克林頓共有三次彈劾案。除了尼克松之外的彈劾案都因為事態不夠嚴重沒能在參議院取得三分之二多數支持。尼克松把相關錄音證據毀滅,雖然逃脫法律制裁但是也失去了包括同樣是共和黨國會議員的支持。尼克松在得知彈劾案極有可能通過的情況下宣布辭職。

美國參眾兩院已經邀請遭解雇的科米到國會作證。同日,美國司法部也已經委任聯邦調查局前局長羅伯特·米勒,負責繼續調查俄羅斯幹預美國大選的工作,以平息非議。

周三,共和黨籍的眾議員議長瑞恩講話:“我們不能猜測和諷刺,很明顯這有玩弄政治的情況 ,我們的工作是獲取事實, 沈著處理。”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

通俄 俄門 引發 連串 危機 特朗普 特朗 會被 彈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693

“通俄門”更多真相浮出水面 CIA前局長作證

在“通俄門”調查方面,現任和前任美國情報機構領導人似乎都沒打算幫助他們的總統特朗普。

在當地時間23日的三場國會聽證會上,就特朗普競選團隊在大選期間是否與俄羅斯官員接觸試圖影響大選,他們提供了新的重要證詞。

白宮一直試圖為“通俄門”降溫。目前,特朗普正在進行其正式就職後的首次外交出訪,白宮本認為這是一個降溫的好機會。然而,美國情報機構領導人在聽證會上的發言無疑讓白宮受挫。

最直接的指認

據美國媒體報道,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前局長布倫南(John Brennan)在聽證會上稱,美國情報機構已搜集了一些俄羅斯和特朗普競選團隊相關人員聯系的信息,並表示俄羅斯官員可能已經成功讓一些人“歸順”。

美國政治新聞網站的報道稱,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共和黨議員們一直反複問布倫南,他是否看到了特朗普助手和莫斯科勾結的證據,看似希望布倫南給出他並未看到直接證據的回答。

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局長布倫南(John Brennan)

然而,布倫南的回答讓共和黨人失望,他說他發現了俄羅斯和“美國人”的接觸,而這些接觸相關的信息已經傳遞到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供調查。這是截至目前為止,調查“通俄門”的官員對特朗普競選團隊和俄羅斯之間存在關系的最直接的指認。

該言論也為正進行“通俄門”調查的FBI和參眾兩院情報委員會提供了更多的余地,因為白宮曾多方施壓,要求停止調查。

今年1月特朗普正式就職美國總統以前,布倫南一直擔任CIA局長。他還告訴國會議員,去年8月,他曾在電話中親自警告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幹預美國大選將有損美俄兩國關系。

對決升級

此前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稱,特朗普曾要求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寇茲(Dan Coats)和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局長羅傑斯(Mike Rogers)公開否認“通俄門”相關證據。

然而此次,寇茲拒絕對此發表評論,表示未來可能回答類似問題。羅傑斯(Mike Rogers)也沒有對此發表評論。

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寇茲被問到《華盛頓郵報》報道的相關問題時,他說透露和總統的討論及交談不合適。在之後被問及他是否願意向參議院情報委員會透露時,曾宣誓在聽證會期間配合問詢的他又再次表示:“我不認為我和總統的討論和交流信息應該披露出來。”

與此同時,“通俄門”的關鍵人物,即因“通俄門”辭職的國家安全前顧問弗林和“通俄門”調查團隊之間的對決也在升級。

當地時間22日,弗林稱將行使“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的權力,拒絕接受美國參議院調查組的傳喚。他在給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信中表示,拒絕提交該委員會傳票中要求的文件。

一天後,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波爾(Richard Burr)應對稱,鑒於弗林拒絕配合該委員會向他索取文件的要求,該委員會計劃向弗林在弗吉尼亞州的兩個公司發出傳票。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沃納(Mark Warner)說,公司沒有援引憲法第五修正案的權利。

事實上早在4月底,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就向弗林發出傳票,索要該委員會針對俄羅斯幹預2016年美國大選相關調查所需要的文件,但弗林通過律師表示拒絕配合。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

通俄 俄門 更多 真相 浮出 水面 CIA 局長 作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0506

憂特通俄美籲以色列慎交密報

1 : GS(14)@2017-01-14 12:25:25

俄羅斯有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把柄的備忘錄雖未證實,但對他通俄的疑慮已影響美國盟友。以色列Ynet新聞網站前天報道,指美以情報官員最近會面時,美方指相信俄總統普京有特朗普痛腳,提醒以方在特朗普未證實不受俄要脅前,勿將本身絕密情報交給美方,以免機密由白宮經俄轉到敵對的伊朗。


怕情報流落伊朗

美以在千禧年代初加強情報合作,2008年更有全面合作協議,互相披露情報來源和行動方法。Ynet指以情報官員早懷疑特朗普陣營私通俄,擔心交美情報會輾轉傳給與俄有情報聯繫的伊朗,聽美情報官員一席話後憂慮加深。而英國前駐俄大使伍德亦向《泰晤士報》證實,他去年11月向美參議員麥凱恩說有需要查特俄關係,兩人討論俄有特朗普片段錄音把柄的可能性後,麥凱恩將自己從其他渠道得到的黑材料備忘錄交聯邦調查局(FBI)。《每日電訊報》引述美方消息,指FBI去年10月已接觸編寫備忘錄的軍情六處(MI6)前情報員斯蒂爾,他得到英國政府同意後見FBI人員。俄羅斯駐倫敦大使館前天發推文指「MI6沒有前度職員」,質疑斯蒂爾仍為MI6工作,抹黑俄和特朗普。英首相文翠珊尋求未來數周訪美見特朗普,爭取與美談脫歐後的貿易協議,昨跟斯蒂爾劃清界線,指他已經多年沒為政府工作。
Ynet網站/英國《泰晤士報》/《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14/19896372
憂特 特通 通俄 俄美 美籲 以色列 慎交 密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2600

通俄風波越鬧越大共和黨難阻獨立調查

1 : GS(14)@2017-03-04 00:34:34

【誠信危機】毫無疑問,特朗普的俄羅斯問題越滾越大。一再有總統親信被揭在去年競選期間與俄羅斯駐美大使接觸,共和黨人勢難拒絕就事件作深入調查,否則將是政治自殺。特朗普陣營被揭涉跟俄方有不法接觸已一段時間,即使弗林因為這事說謊、被迫辭去國家安全顧問一職,共和黨人仍堅拒委任獨立檢察官調查事件。現在連司法部長塞申斯都出事,而且更是在宣誓下疑隱瞞國會,可想而知問題有多嚴重。當同一問題一再出現,那管特朗普陣營怎樣喊冤,正常人都會開始質疑真的有問題,或應以獨立檢察官調查是否真的有問題。共和黨人不能繼續以「看不到有問題」來推搪。


恐難全盤改變對俄政策

至於對特朗普施政的影響,即使他沒有私心,純粹以國家安全考慮希望改善美俄關係,但當事態發展至這個地步,要如此全盤改變對俄政策恐怕寸步難行。要知道,強硬對付俄羅斯是民主、共和兩黨難得同聲同氣的議題,白宮想撤銷對俄制裁須得國會通過,本來就難,更何況現在白宮不論做甚麼,只要是有一點對俄有利,在國會議員眼中恐怕都會視為有輸送利益之嫌。美國《華盛頓郵報》/Quartz網站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303/19945566
通俄 風波 越鬧 鬧越 越大 共和黨 共和 難阻 獨立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7556

塞申斯承諾避席「通俄」調查

1 : GS(14)@2017-03-04 10:18:07

涉及「通俄」醜聞的司法部長塞申斯(圖),在民主、共和兩黨巨大壓力下,前日承諾會避席所有關於俄國干預大選的調查,但民主黨要求他引咎辭職。除了他,白宮承認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出任總統顧問前,亦曾於去年12月會見俄國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塞申斯前日解釋早前在參議院任命聽證會上語焉不詳,強調只是無心之失,並沒有誤導或隱瞞之意。他說:「我當時應該放慢說話,然後補充『我的確多次見過一名俄國官員。』」越描越黑的他接受共和黨黨友建議,宣佈會在有關俄羅斯涉嫌影響美國大選的案件上避嫌,司法部屬下的聯邦調查局正就事件展開調查。不過,民主黨批評塞申斯作假證供,好應該辭職,又主張委任獨立檢察官調查特朗普涉嫌通俄。


特朗普女婿被揭見俄使

特朗普發聲明強調對塞申斯和俄使的聯繫事前毫不知情,但對塞仍充滿信心,又轟民主黨指他通俄是子虛烏有。但諷刺是白宮前日承認,總統高級顧問庫什納上任前曾在特朗普大廈(Trump Tower)與後來成為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的弗林,一起接見俄國大使基斯利亞克,但強調僅屬禮節性會面。弗林因不當接觸俄方,上任24日已辭去國安顧問一職。另外,《今日美國報》就揭露,特朗普去年競選團隊中兩名國防事務顧問戈登和佩奇也曾在競選期間,同基斯利亞克見過面。美聯社/路透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304/19946872
塞申 申斯 承諾 避席 通俄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7708

FBI曾監控特朗普顧問查通俄

1 : GS(14)@2017-04-13 22:40:21

美國總統特朗普陣營通俄醜聞不絕,《華盛頓郵報》前日報道聯邦調查局(FBI)去年取得法庭頒令,獲准監控特朗普競選團隊外交政策顧問佩奇(Carter Page圖),以調查他是否為俄羅斯工作。《華郵》引述多名匿名官員和執法人員消息指,FBI去年夏天成功說服外國情報監察法庭(FISA)法官,批出對佩奇的90日監控許可,期限之後至少一次獲准延長。有關許可一般不會公開,FBI、白宮未回應報道。曾於莫斯科當銀行家的佩奇,去年3月加入特朗普競選團隊,因7月暗中與俄羅斯大使會面,受壓下離開團隊。報道指,佩奇數年前曾受FBI反間諜團隊關注,認為他是疑為協助俄羅斯特工蒐集情報的棋子。佩奇過去多次否認通俄指控,他前日指自己無事不可對人言,今次報道可證實前總統奧巴馬的政治迫害手段。特朗普上月在未提供證據下,指控奧巴馬政府曾監控其特朗普大樓。時任國家情報總監克拉珀否認曾監控特朗普,但未有透露有否監控其團隊人員,今次是首次有報道確認政府曾監控特朗普團隊。美國《華盛頓郵報》/路透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413/19988746
FBI 監控 特朗普 特朗 顧問 查通 通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0387

英截獲特朗普競選團隊通俄

1 : GS(14)@2017-04-15 23:27:41

英國等歐洲國家情報機構據報已將截聽俄羅斯官員及平民通訊時,無意中獲取特朗普(圖)競選團隊與俄方溝通的證據,並轉交美國情報部門。美國有線新聞網(CNN)引述美國國會、執法部門及歐洲情報人員消息報道,多間歐洲情報機構恆常監控俄羅斯官員及非官方目標人物通訊期間,「偶然」獲得特朗普陣營在大選期間與俄方聯絡數個月的證據,英國政府通訊總部(GCHQ)是獲得有關證據的機構之一。特朗普曾指GCHQ等英國情報機構應前總統奧巴馬要求竊聽自己。通訊內容暫無從知曉,但資料據指已轉交美國情報機構,相信是國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對俄羅斯干預去年美國大選調查的重要證據。此外,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局長蓬佩奧前天發表上任後首次公開演講,斥揭密網站「維基解密」的真面目是「非官方的敵意情報機構」,常受俄羅斯唆擺威脅美國等民主國家。蓬佩奧又轟前CIA「叛諜」斯諾登公開政府大規模監控國民計劃,令數以千計監控目標逃之夭夭。路透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415/19990596
截獲 特朗普 特朗 競選 團隊 通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0616

咬緊特朗普競選團不放科米炒魷前夕促增人手查通俄案

1 : GS(14)@2017-05-13 01:56:13

■華盛頓有示威者高舉掛有「普京傀儡」牌子的特朗普肖像。美聯社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二突然炒掉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引發陰謀論四起。《紐約時報》爆料指,科米在被炒魷前數天,曾要求司法部增撥資源,以加快調查去年大選特朗普競選團涉嫌與俄羅斯勾結,消息令被指阻撓FBI調查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更加瓜田李下。白宮卻另執一詞,揚言特朗普自當選以來,已想把「不稱職」的科米革走。



《紐時》引述四名國會消息人士指,科米被炒前曾向直屬上司、兩周前才上任的副司法部長羅森斯坦(Rod J. Rosenstein)要求更多檢察官其他人手,參與調查俄羅斯干預大選案,但未知司法部有沒有批准他的要求,也不知此事與他被革職有沒有關係。羅森斯坦周二發表解僱科米的備忘錄,對此亦隻字未提。


白宮堅稱與FBI工作無關

除FBI外,參議院情報委員亦正調查特朗普團隊「通俄」醜聞,委員會周一得悉科米曾提出上述要求後,兩名委員即要求與他會面,其間科米表示司法部對調查工作沒有提供充足資源,翌日科米即被炒魷。由於參議院沒有搜證權力,調查工作須依賴FBI匯集的證據及情報,科米被炒勢令調查進度受阻。民主黨籍參議員德賓(Richard Durbin)認為,「科米正緊緊咬着特朗普競選團及他們的人不放,然後有人從中作梗,拖慢調查進展」。白宮發言人昨日透露,特朗普有意讓羅森斯坦接手,領導其團隊涉嫌「通俄」的調查。但20名州檢察長已要求委任獨立檢察官領導調查。白宮堅稱科米被炒與FBI調查工作無關。特朗普周三談及科米時,僅以一句「很簡單,他工作表現並不稱職」作結,發言人桑德斯更直言「總統對科米失去信任。老實說,他由當選第一天起,已在考慮革走科米」。有白宮官員透露了可能是特朗普口中科米「不稱職」的事例,包括科米每次出席公眾場合,例必談及特朗普最避忌的「通俄」事件,令輿論對醜聞的關注沒完沒了;上周三科米出席參議院聽證會、解釋他處理前國務卿希拉莉的「電郵門」案處理手法前,特朗普及司法部曾要求科米事先告知他的作供內容,但被科米拒絕,事後特朗普對他的供詞感到不滿,令特朗普質疑他的忠誠,對他失去耐性。


副司法部長不滿成醜人

知情人士指,特朗普在決定攆走科米前,並沒有向親信廣徵意見,與他作出其他重大決策的做法有出入,過程更是手起刀落。周一上午,特朗普向副總統彭斯等親信宣告科米的「死刑」,然後把司法部長塞申斯及副部長羅森斯坦召到白宮,要求二人陳列科米的罪狀,司法部翌日公佈炒人消息。事後輿論直指羅森斯坦是向科米「動刀」的幕後黑手,而特朗普只不過是按他的建議行事,據悉羅森斯坦對成為醜人大感不滿,威脅要辭職。司法部拒絕評論消息。美國《紐約時報》/路透社/《華盛頓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512/20018906
咬緊 特朗普 特朗 競選團 競選 不放 科米 炒魷 前夕 促增 人手 查通 通俄 俄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570

通俄調查進入關鍵 特朗普突炒FBI局長指科米處理電郵門不當 外界質疑有政治目的

1 : GS(14)@2017-05-13 02:04:03

■科米被指是特朗普當選總統間接功臣,但亦難逃被革職命運。路透社



美國總統特朗普又「炒人」,今次更涉及被指間接幫他勝出大選的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震撼政壇;同一日,FBI針對特朗普團隊有否通俄、俄羅斯黑客有否干預大選的調查據報進入重要新階段,令人質疑炒掉科米有政治目的。



去年7月5日科米召開直播記者會,不建議就以私人伺服器處理公務電郵的「電郵門」事件,起訴當時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但斥責她「極度大意」;10月28日,即大選前不足兩周,科米卻去信國會通報重新調查「電郵門」。這兩次罕見且極具爭議的舉措,讓科米成為大選乃至美國政壇焦點人物,亦埋下他前天遭特朗普革職的伏線。



指科米僭越司法部長

白宮前天公開由司法部撰寫,載有解僱理據的三頁備忘錄。備忘指「電郵門」可說是「最敏感刑事調查」,科米公佈調查不予起訴結案的做法僭越了司法部長,亦漠視了一個「由來已久原則」,就是執法與檢方人員不會公開發佈「任何詆毀刑事調查對象的訊息」,這好比未審先判,形容科米是觸犯了「教課書範例」。至於去信國會一事,對於科米解釋是不能「隱瞞」國會,備忘強調「悄然」開展刑事調查是為免洩露不能公開的資訊,同樣是悠久操守,「沉默並不是隱瞞」。撰寫備忘的副司法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以不偏袒任何一黨見稱,似要強調備忘的中立性。在特朗普前天給予科米的解僱信中,特朗普指「儘管我極之欣賞你曾在三個不同場合表明我並非FBI調查對象,我認同司法部指你無法有效領導FBI的判斷。我們必須找新人領導FBI讓公眾重拾信心」。特朗普即時革除科米職務,由副FBI局長麥凱布(Andrew McCabe)署任,並正物色新局長人選。事件令政界大為意外。特朗普1月宣誓就職後兩日在白宮接見執法人員時,特別在人群中走向科米跟他握手及擁抱,似要稱讚他臨近大選去信國會的做法;早前希拉莉在公開活動上埋怨被科米累到敗選,特朗普亦發推文語帶譏諷指「科米是希拉莉遇上最好的事情」。外界質疑科米「電郵門」處理手法被非議,已是去年的事,特朗普為何到現在才開刀。美國有線新聞網(CNN)前天獨家披露,在特朗普可能通俄一事上角色關鍵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他部份助手已接獲大陪審團傳票,必須就相關調查提交商業文件方便蒐證,換言之FBI的調查進入了重要新階段。


民主共和兩黨不撐特

一直批評科米對希拉莉不公的民主黨即時變成「撐科米」分子,質疑特朗普是要妨礙FBI對他不利的調查,部份共和黨人亦不撐特朗普。資深共和黨參議員麥凱恩聯同民主黨人,要求特朗普委任獨立檢察官或委員會接手通俄調查。特朗普昨則在Twitter稱FBI會找到遠比科米好的新局長,又稱人們日後會「多謝」他辭退已失兩黨信任的科米。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511/20017675
通俄 調查 進入 關鍵 特朗普 特朗 突炒 FBI 局長 科米 處理 電郵 不當 外界 質疑 政治 目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69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