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這不是秀肌肉” ——中馬首次舉行大規模雙邊聯合軍演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1952

中國海軍和平方舟醫院船醫護人員從艦載救護直升機上轉運“落水人員”。 (江山/圖)

2015年9月22日,中國迄今為止與東盟國家規模最大的雙邊聯合軍事演習,在馬六甲海峽附近海域圓滿結束。

馬六甲海峽是世界上最具有戰略價值的水道之一,同時也是海盜猖獗的水域,每年通過的船只達數萬艘,相當於全球近一半的商船。從2015年9月17日至22日,代號為“和平友誼-2015”的中馬兩軍首次實兵聯演,引起了各國關註。

2014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建設“一帶一路”的戰略構想,強調相關各國要打造互利共贏的“利益共同體”和共同發展繁榮的“命運共同體”。而確保馬六甲海峽航道安全,是“一帶一路”的重要部分。

聯演的課題是“聯合遂行非戰爭軍事行動”,演習課目包括聯合護航、聯合解救被劫持船只、實際使用武器、聯合搜救、人道主義援助與救災行動等。

海上搜救。 (江山/圖)

中方觀摩團團長、解放軍副總參謀長乙曉光空軍中將(前左四)、馬來西亞國防部副部長喬哈里(前左五)、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黃惠康(前左三)等與參演官兵舉起大拇指,共同慶祝聯演取得圓滿成功。 (江山/圖)

中方參演兵力有中國海軍導彈驅逐艦蘭州艦、護衛艦嶽陽艦、和平方舟醫院船,攜2架直-9C直升機、1架直-8JH救護直升機、中國陸軍30名特戰隊員、海軍醫護人員110名,空軍伊爾-76、運-8C飛機各一架參加演練。

馬方主要參演兵力有導彈護衛艦傑巴特號、導彈護衛艦雪蘭莪州號,攜超級大山貓-300型直升機1架,40名特戰隊員。

陳松,這名曾奪得國際山地特種作戰比武冠軍的特戰隊員,是首次在海上艦艇平臺展開滑降演練。特戰行動現場指揮員姜世祿說,“作為陸軍特種部隊,在海上實施滑降和隨船護衛,這充分體現了此次演習三軍聯合作戰的鮮明特點。”

“演練給中馬雙方特戰隊員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比較與交流的機會。”海上突擊組組長、中方特戰隊員趙成金說,行動中雙方在口令、手語等方面使用流暢,配合默契。

馬軍方超級大山貓-300型直升機飛臨中國海軍和平方舟醫院船。 (江山/圖)

9月21日,馬中部隊醫護人員交流海上落水人員急救方案。 (江山/圖)

中國海軍醫生與馬軍方醫生攜手救治“落水人員”。 (江山/圖)

此次中馬聯演,建立了以少將軍銜軍官擔任演習指導的指揮所,由準將或大校軍銜軍官擔任演習指揮員,各要素參謀人員在戰役層級實現了良好的互動。中馬雙方參謀長互動中,提出一些具體建議,“建議在今後的聯演中,增進陸上、射擊、狙擊、跳傘、作戰潛水、搏擊與作戰救生等科目”。

馬來西亞武裝部隊司令祖基費利上將說,“我期待馬中雙方每年或隔一年都進行一次這樣的演習,這取決於雙方的準備情況與承受能力,並且希望下一次能夠到中國相關地區進行演習,由中國軍方主導,希望這樣的聯演機制不僅在雙邊進行,也可擴展到域內外國家參與。”

馬來西亞國防部副部長喬哈里說,希望馬中雙方將來能夠開展更多的合作,也希望能夠盡量多地舉行這種演習活動。

中方觀摩團團長、解放軍副總參謀長乙曉光表示,中國致力於加強與包括馬來西亞在內的東盟各國防務部門和軍隊的合作與交流,共同應對新的挑戰和威懾,共同維護地區和平。“此次演習不針對第三方,也不是‘秀肌肉’,與地區局勢、政治、軍事都無關。”

這不 是秀 肌肉 馬首 舉行 大規模 大規 雙邊 聯合 軍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2283

人藝很著急 “這不是對堅守舞臺的懲罰嗎?”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5622

楊立新把人藝的演員推薦給《傳奇大掌櫃》,既想讓他們掙點片酬,也“多獲得點關註”。另一方面,也有“人藝的戲沒有接班人”的擔憂。(劇組供圖/圖)

“接班,不是說舞臺功力好就行,還得看票房。

《茶館》,梁冠華、濮存昕他們演,一票難求,換其他人,觀眾不認識。

一旦這一代演員退休了,人藝的戲誰來接班?”

2014年初,電視劇《乞丐大掌櫃》殺青,編劇兼制片人張旸終於得空去普吉島度假,可依然沒睡過一個安穩覺——那幾天,廣電總局發布文件:從2015年起,正式實施“一劇兩星”政策。

此後兩年,政策的威力逐漸顯現:大約有3萬集電視劇的投資和播出方式深受影響。

而當時,張旸的危機是擺在眼前的:《乞丐大掌櫃》投資近億,原計劃賣給四家電視臺,如果只能賣兩家,很難收回成本。

張旸原本希望《乞丐大掌櫃》能在北京衛視播出,畢竟,故事講的是舊京城“八大樓”之一豐澤園飯莊大掌股欒學堂的發家史;演員則大半來自北京人藝——北京人藝現有演員100位左右,活躍在舞臺上的是六七十位,“大掌櫃”動用了包括谷智鑫、何冰、楊立新、梁冠華、韓童生、倪大紅等25位人藝演員。

2015年,“大掌櫃”的版權被央視八套購得,“乞丐”改成“傳奇”。2016年2月29日,《傳奇大掌櫃》播出。張旸原計劃把戲賣給四家衛視的計劃落空,因此沒能回本。

但對於人藝演員隊隊長楊立新和他帶領的人藝青年演員來說,這部劇別有意義。

這一代退休了人藝誰接班?

2016年是楊立新到人藝的第41年。1975年,18歲的楊立新考入人藝,“剛開始演戲不多,演的角色也很小”。

“但那個時代特別好。電影全國每年沒幾部;電視劇更少。演出也沒現在這麽多。”在人藝二樓的一個小會議室里,楊立新對南方周末記者回憶:“再小的角色,我們都有很多時間去學習、打磨。所以後來電視劇比較成熟的時候,我們這一代人也成熟了。”

“成熟”的時間,是1990年代到21世紀初。1991年,楊立新因為電視劇《半邊樓》中的胡延東一角,紅了。兩年以後,他和同為人藝演員的宋丹丹在《我愛我家》中飾演賈誌國與和平夫妻,至今,這部“中國最好的情景喜劇”依然有極高的討論熱度。

那一撥一起成熟的人藝演員,還包括濮存昕、韓童生、馮遠征……但他們的後輩——生於1970、1980年代的人藝演員,就沒有這麽好運:他們“成熟”起來的時候,國產電視劇正在以每年四五百部的速度拍攝,霸占屏幕的大多是青春偶像。

38歲的谷智鑫在《傳奇大掌櫃》中飾演男主角欒學堂。他在1998年、進入人藝的第三年開始演電視劇,如今是人藝最知名的青年演員之一。

這些年,谷智鑫眼見著“現在的小孩個兒越來越高、模樣越來越端正,而且氣質都特別好”,但是,“你要找會演戲的,還真沒幾個”。

在人藝,會演戲的年輕人,可能正被困在舞臺上。楊立新和張旸反複向南方周末記者提及演員雷佳。“他是人藝演員隊里的標兵,每年演出場次最多,拿演出分最高。”楊立新介紹,“只要院里有需要,他就會演。”

2012年人藝60周年慶,排了新戲《甲子園》,五代演員同臺演出,一票難求。雷佳在戲里飾演反派男一號戴維。對於一個不到30歲的人藝演員來說,這是極大的肯定。

楊立新把雷佳推薦到《傳奇大掌櫃》劇組,演一個熱愛中國美食的日本軍官失野。在此之前,雷佳的影像演出經歷十分蒼白:一次是在電視劇《金太郎的幸福生活》中客串了五天戲,另一次是在人藝導演徐昂2015年的翻拍影片《十二公民》中飾演一號陪審員。

“他院里演出參加得多,就沒有整塊時間來拍電視劇了。”楊立新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作為事業單位,人藝工資不高。演出隊隊長楊立新一個月工資不到4000元,年輕演員底薪更少。演一場戲有五六百元補貼,主角能拿到一千,年底評出的優秀演員,獎金也只有兩三千。雷佳最忙時一年演200場,演出費算下來也就十幾萬,甚至不抵普通演員拍一集電視劇的價格。

“這不是對堅守舞臺的演員的懲罰嗎?”楊立新詰問道。

當年不一樣,那時候沒那麽多演出,楊立新在《王昭君》里跑龍套,時間充裕到能做倆禮拜案頭工作。那年代還有集體宿舍,資歷深點還能分房子,現在,外地演員來了,只能租房子。

楊立新想給這些孩子找些影視劇演,既掙點片酬,也讓他們“多獲得點關註”。老朋友張旸的《傳奇大掌櫃》恰好合適:京味兒、京事兒,群戲多,需要大量有底子的演員,正契合了“骨子里浸著老北京味道”的人藝。

張旸也洞悉了楊立新的另一重考慮:“一旦這一代演員退休了,人藝的戲誰來接班?”

“楊立新馬上六十,快退休了。《天下第一樓》,楊立新不演了,誰來接班?接班,不是說舞臺功力好就行,還得看票房。《茶館》,梁冠華、濮存昕他們演,一票難求,換其他人,觀眾不認識。”張旸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年輕演員有一些名氣,人藝的經典話劇才能傳承下去。”

2012年,北京人藝60周年,話劇《茶館》上演。楊立新(左)飾演實業家秦二爺,濮存昕(右)飾演常四爺。這麽多年,《茶館》依然是人藝的大戲。(CFP/圖)

你就是差這沒什麽好解釋的

張旸和楊立新的交情,始於六年前的《第一書記》。這部由紫禁城影業出品的主旋律電影,曾動用了包括徐帆、何冰在內的不少人藝演員。楊立新在片中飾演安徽小崗村第一書記沈浩,張旸則是紫禁城影業的主創人員。

制片方和演員間的牽線人,是人藝前院長張和平。1996年到1998年,張和平曾在紫禁城影業做過兩年總經理,那也是紫禁城影業最風光的兩年:接連制作了包括《甲方乙方》《沒完沒了》《不見不散》在內的多部馮小剛電影,商業上取得巨大成功。

籌備《傳奇大掌櫃》,近億的制作經費,後來都是張旸自己找來的。全聚德集團為此出了1000萬,因為劇里的豐澤園,是它旗下的子公司。

如果不是楊立新的支持,人藝的25位演員到不了位,那麽擺在張旸面前的另一條路就是:花大價錢請黃渤這樣的演員,剩下的都用美女,“那就是另一個玩意兒了,劇本都得重寫”。

聚攏演員並不容易:他們太忙,除了人藝演員這層身份,還要受經紀公司制約。

谷智鑫原本婉絕了“大掌櫃”。那時他因為拍攝電視劇《兵出潼關》,騎馬摔斷了腰,經紀公司想讓他先休養一段時間。張旸來電,他習慣性地推給了經紀人。

過幾天楊立新打電話給他:“小谷,你腰怎麽樣了?”“沒事兒了哥,你找我嗎……你等著啊,我這就讓司機把我送過去。”

“跟外面的人,我可以說no,劇院找我,咬牙也得見。”谷智鑫向南方周末記者強調。到了劇院,他才知道張旸也在,“倆人給我下了個套”。

因為彼此熟悉,演員在片場省了許多磨合過程。一開機,谷智鑫就覺出在其他劇組沒有過的順暢。第一天拍欒學堂結婚,兄弟五人加老娘、媳婦,一人一句臺詞。放平常,這樣的群戲要花一個下午,拍十幾條。但當天只用了一個半小時,三四條就過了。這三四條,還是因為攝像機需要捕捉不同的人。

年輕演員也終於親眼得見,老前輩們在攝像機前是如何表演的。快80歲的演員莫歧,在劇中飾演“最後一代太監”。大冬天,拍一場老太監得財坐床上數錢的戲,老人家主動提:“我光著上半身,披著被子數錢怎麽樣?”這個處理,讓老太監嗜財的嘴臉頓時活靈活現。

人藝演員從不遲到,沒拍到自己的戲就安靜等候。何冰在片場總拿本書,得空就看。後來,谷智鑫實在時間不夠,張旸就減掉他的戲份,加在反派何冰身上。原定四百多場戲,何冰拍了五百多場,加量不加價。事實上,參演的25個人藝演員,最後因為“兄弟聚一起演戲”開心,都降了片酬。張旸把這些歸結為“人藝傳統”。

谷智鑫十分清楚他們這一代演員和老人藝演員的差距在哪兒。有一回在劇院排練,下午結束了,還有前輩坐在劇場里,谷智鑫走過去說:“走啊,吃飯去。”

“不了,我在這兒坐一會兒。”前輩回答,“第一,咱把這堵車高峰讓過去,第二,我再坐這兒琢磨琢磨。”

“當時我覺得怪怪的。後來想,你排了一天,是得消化一下,要不然回頭就忘。”谷智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但是青年演員,大部分都把排練當上班,下了班趕緊走,我也一樣。我們確實是差,這沒什麽好解釋的,這個時代造就的你,靜不下那份心。”

楊立新的憂慮還不止於此。人藝到鄭州去演《茶館》,楊立新給年輕演員講戲,問他們:這場遊行什麽時候發生的?“反饑餓、反內戰、反迫害”的口號是針對什麽的?這場運動有什麽影響?沒人知道。

“演戲不是說幾句臺詞就行了,要塑造人物,就得弄清前因後果。”楊立新有點著急,“話劇是文學的藝術,怎麽能最基礎的事都拎不清呢?”

很少能碰上挪不動屁股的戲了

作為接演電視劇最多的人藝演員之一,谷智鑫每年也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在演話劇。1998年接拍第一部電視劇《駱駝祥子》之前,他總“盼著”有影視劇來找他。“畢竟,人一旦有利益沖擊,還是會現實一點的。”1996年進入人藝後,前三年也有影視公司找他,但單位不放人,人藝有明確規定,以前是新演員三年內不能在外接戲,後來是兩年,現在是一年。

演員在影視圈功成名就了,劇院的任務也得完成:排演過的話劇,只要有演出,都必須回來;每年有新劇目分派,演員可以有選擇地排演,總是不演,就有可能被劇院開除——盡管這樣的事極少發生。

谷智鑫喜歡話劇,大學四年,幾乎每周,他都到劇場去看新戲。“碰著好的,那是真好看,將近三個半小時,你坐那兒感覺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現在他很少能碰上讓他不挪屁股的新戲。谷智鑫對南方周末記者說,他喜歡的,還是《茶館》《天下第一樓》這樣的大戲。

演話劇於他而言,本也是一件特別“過癮”的事。幾個小時的戲,演員需要一口氣演下來,不是面對近在咫尺的攝像機,而是面對一整個大劇場的觀眾。

但是現在,谷智鑫更喜歡演電視劇。原因也和他越來越不喜歡看話劇一樣。“想找一個特別好的本子太難了。人藝的經典劇目就那麽些個,可能越排味道越淡。老一代演員的風格,我們模仿起來也不像回事。”谷智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我每年回去,也參加一些很現代的戲劇的排演,說實話我並不喜歡。”

這些年,他主演過的新戲里,最喜歡的是鄒靜之的《蓮花》。“因為是講述民國初期的一段故事,會好一點。”谷智鑫說。

演欒學堂,谷智鑫做過一些功課。現今惟一關於欒學堂的故事,就是黎瑩的小說《欒蒲包與豐澤園》,和單田芳講的相關評書。谷智鑫開車、走路、健身、睡覺都聽這段評書。他演欒學堂跑堂的時候眼珠子咕嚕亂轉,當老板後走路、打算盤神氣十足,都來自灌耳時的揣摩。

張旸也參考過這版小說和評書。“它有很多演繹的地方:跟蔣介石怎樣怎樣,跟杜月笙怎樣怎樣,這些放在電視里,很可能播不了。”張旸沒有采用黎瑩講的故事,他想塑造一個“民國的馬雲”。

谷智鑫很感興趣欒學堂這個角色身上“邪”的一面。“你想,一個要飯的,能當上董事長,放在今天,他不可能是個好人。跑堂的時候油滑,當了經理開始蔫損,從對手身上學陰招、耍詭計。但我又必須給他一個底線:不昧著良心做事、不害人。這種正邪之間的東西,是最有意思的。”

張旸擅長把今天的熱門話題,扔進過去的時代制造“效果”。在塑造“民國馬雲”欒學堂之前,他還塑造了“怪醫文三塊”。那是因為前幾年,他總看到老人們手里捧著《求醫不如求己》《張悟本論》,琢磨“綠豆湯治百病”。

“民國馬雲”之後,他瞄準的題材是“民國偵探”,他想做成美劇那樣。“中國電視劇最大的問題就是廢話太多,‘大掌櫃’也有這個問題。做偵探劇,一定要節奏快、廢話少、不低估觀眾智商。像《絕命毒師》那樣的。”張旸說道。

人藝 著急 這不 是對 堅守 舞臺 臺的 懲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777

外交部妙答:這不是一個外交問題,請向國臺辦了解

外交部發言人陸慷21日表示,中方高度贊賞和感謝柬埔寨方面堅定奉行一個中國政策,同中方合作共同打擊電信網絡詐騙等跨境犯罪。

當日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問,據報道,63名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嫌疑人20日從柬埔寨被押解回大陸,其中包括多名臺灣籍嫌犯。臺灣當局有關部門對此表示遺憾。你對此有何評論?

“關於臺灣方面的評論,這不是一個外交問題,請向國臺辦了解。”陸慷說。

陸慷說,中國公安部已經就有關案件具體情況發布了消息。中方有關部門將對帶回的兩岸涉案嫌犯依法處理。此舉有利於徹底查清案情,有效打擊犯罪,切實維護受害人合法權益。“相信會得到兩岸同胞和國際社會的理解和支持。”

公安部刑事偵查局官方微博20日消息 ,柬埔寨移民總局近日根據公安部赴柬工作組提供的相關線索,在該國首都金邊搗毀一處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窩點,抓獲63名犯罪嫌疑人,其 中大陸50人、臺灣13人。由於受害人是大陸民眾,且此案是團夥作案,為便於整案偵辦、追繳贓款,依法懲處犯罪,切實維護受害人合法權益,63名犯罪嫌疑 人全部被帶回中國大陸依法處理。

按照兩岸協商達成的有關共識,本著有利於打擊犯罪、有利於保護受害人利益、有利於實現司法公正的原則,大陸公安機關已通過兩岸共同打擊犯罪渠道,將有關情況通報臺方。

外交部 外交 妙答 這不 一個 問題 請向 向國 國臺 臺辦 辦了 了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877

朱嘯虎:共享還是租賃,這不是核心問題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806/164485.shtml

朱嘯虎:共享還是租賃,這不是核心問題
朱嘯虎 朱嘯虎

朱嘯虎:共享還是租賃,這不是核心問題

商業模式的本質就是要能賺錢,我們非常看重這一點。

來源 | 金沙江創投(ID:GSR-Ventures)

文 | 朱嘯虎

這兩年美國的消費互聯網沒什麽新熱點,火了一段時間的視頻交友House Party, Marco Polo, Monkey等都在迅速降溫。相反,國內從兩輛自行車開始,各種共享經濟模式創新如火如荼:共享服裝,充電寶,mini KTV,mini健身房等等。

對此,美國一些媒體有些酸溜溜地說中國的創業者、投資人把傳統的租賃生意用光輝的形象包裝成(glorify)共享經濟。

說實話,我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商業模式到底應該叫什麽,到底是叫共享經濟還是租賃生意,這根本不是問題的核心。

我只關心三點:

第一,這是不是普通用戶的高頻剛需痛點。共享單車才兩年時間,發展到現在,市場前兩名基本上每天都在2千萬單以上。淘寶花了十年時間,現在每天也就三四千萬單,ofo加摩拜的體量和淘寶是一樣的。這說明只有面向普通大眾消費者的剛需點,才能這麽快地做到這個體量。

第二,商業模式到底成不成立,是不是能夠賺錢。不管是租賃生意還是共享經濟,關鍵是要能賺錢。創業不成就當做公益,不僅是對風險投資的不尊重,更是對企業家精神的褻瀆!創業初期就要把帳算明白,到底能不能賺錢。

第三,很重要的是能否快速,大規模地占領市場。互聯網唯快不破,需要能大規模迅速地占領市場,才能建立起足夠的護城河。能否盡快做到1000萬日活是很多中國消費互聯網公司的生死線。

做共享還是做租賃?看資產輕重

如何判斷是應該做共享還是做租賃呢?

1

可以看到資產比較重的滴滴、Airbnb,只能做共享,只能做 C2C,因為資產太重了。

一輛汽車便宜的也要10萬塊錢,如果買一百萬輛車的話,簡直是天文數字。滴滴融資已經很多了,史無前例的融了150億美金,靠這個錢去買汽車,也是買不動的,所以只能做共享。

資產比較輕的,像自行車和充電寶,完全可以做B2C。做B2C的好處是很顯然的,速度快,可以控制供應鏈。如果它的產品符合標準化,可以一下子鋪下去,節奏可控。

ofo一輛自行車的造價是兩三百塊錢,我投一百萬輛,也就兩三億人民幣,這個成本對於風險投資完全可以接受。充電寶更便宜,幾十塊錢,布一百萬臺沒有多少錢。

所以資產輕的,更適合做B2C。即使大家叫它租賃生意,就叫好了,我們無所謂。關鍵是能迅速把市場占領住,這是唯一的要點。

實際上,ofo早期想過做C2C,他們在北大收過大四學生的自行車,面臨畢業就不用了。甚至北大校方出面幫助把學生畢業後遺棄的自行車,收集起來給他們。但是速度還是很慢,不可控。到底有多少學生願意把自行車共享出來,這是非常不可控的。

另外,每輛自行車質量不一樣,產品和服務水平的標準化很差。相對來說,開了一年的奧迪和開了三年的差別不大,滴滴完全可以做C2C共享,這是非常重要的幾個考慮因素。

商業模式的本質 能賺錢

商業模式的本質就是要能賺錢,我們非常看重這一點。一開始,商業模式就要非常清晰。創業者如果對我們說,這個項目如果失敗就當做公益,估計沒有投資人敢投了。

對投資人要有最基本的尊重,我們可以失敗,但至少從理論上要證明商業模式是可行的,而且有很高的安全邊際。即使理論上證明可以賺錢,實際操作中不可避免地肯定會有偏差,所以我們希望在有很高的安全邊際情況下,同樣還能賺錢。

微信圖片_20170806105536

商業模式的算法很簡單,收入減去成本等於利潤。收入就是每天使用頻次乘以單次收費;成本就是一次性購置成本,加上後面的維護成本。

算法非常簡單,能計算出到底能不能賺錢。我們希望在3-6個月之內把成本賺回來,這樣比較安全。

如果說兩年之後才能回本,這個項目就很有可能會成為“龐氏騙局”。互聯網發展速度太快,兩年的時間會有太多變數,根本不可控。

如果6個月內賺不回成本,現金回流周期太長,企業就會非常依賴於融資來擴張。其實,融資的資金成本是最高的,稀釋的是你的股權。

很多創業者會說雖然我現在的商業模式不能賺錢,但我可以靠衍生的金融業務賺錢,可以靠押金賺錢。我們的觀點是如果基本的商業模式不能賺錢,要靠金融的衍生產品去賺錢,這樣就很危險。衍生的商業模式可以作為額外的外快,額外的獎金,基本的核心商業模式必須能賺錢,這樣才是健康的。

成本優勢有多重要?

成本領先重不重要?我們的看法是,在中國市場成本領先是最重要的事情。

1

中國市場非常大,要大規模地迅速把市場占領住,一定要做飽和式攻擊。而這必須要成本領先,在成本上比競爭對手有顯著優勢。成本不僅包括購置成本,還包括維護成本。

德國二次大戰時的虎式坦克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它是坦克里的精品,裝甲很酷,火力很強。但是沒有用,造價太貴了,最終到戰爭結束也沒生產多少輛。而且它壞了必須拉回去修,非常麻煩,機動性也差,開不快。

相反蘇軍T34坦克比較便宜,雖然火力不強,射程短,十輛蘇聯坦克才能幹掉一輛虎式坦克。但是群狼蜂擁上去,肯定能把虎式坦克打掉,而且維修起來很容易。

ofo的策略也是類似的,車身便宜購置成本低,而且都是標準件,可以在現場維修。另外一家競品需要返廠維修,單程運輸成本就需要一百多塊錢;再送回來,還要一百多,光返廠維修運費這一項就要 300 多塊錢,都夠買一輛ofo的新車了。這就是產品設計理念不同造成的後期運營成本差異。至於3年免維修在中國的實際運營環境下就當YY算了。

另外機動性能的好壞,車好不好騎同樣也非常重要。看上去很不起眼,卻是很多用戶選擇的關鍵點。同樣的競爭策略,和二次大戰時德蘇坦克大戰是非常像的。

擴張的方式:畫同心圓

除了成本之外,我們還感覺到項目的進一步延展性也很重要。中國的互聯網公司能做大的,都是先砸一個根據地,然後以此為中心畫同心圓。

1

像美團、滴滴都是非常清晰的。美團是以團購為基礎,做優惠券、會員積分、定位、預約,都是以核心的根據地為基礎不斷地畫同心圓。滴滴也是,從出租車開始切專車、快車、代駕、小巴。

騰訊也始終在畫同心圓,以QQ和微信社交網絡為核心連接一切,延伸到遊戲,文學,音樂,影視各種IP。

根據地還不牢靠,就同時去畫幾個同心圓的基本都站不住,像樂視,還有其它幾家,就不提了。

所以要想清楚,你的根據地是不是進可攻,從這個點可以往周圍進攻。投資人更偏向於進攻後勁足的模式,例如服裝共享衣二三,從服裝切入配飾包包很自然,相反從配飾和包反切服裝會比較難。

防禦:產品不能過於依賴場景

反過來說,能不能退可守,根據地建立之後能不能守得住。有很多共享的商業模式,像共享籃球、共享雨傘,我們都覺得不太成立,就是因為非常依賴於某些特殊場景,這樣就很難防守。

1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維絡城。幾年前,維絡城做的非常成功,很多年輕人去維絡城的機器上打印一張優惠券出來,去地鐵周邊商店消費,可以優惠。當時做到了十個城市,差不多有3萬多個商戶,年收入也將近上億人民幣,每年打印2000多萬張優惠券。

但是它很依賴地鐵出口,後來,地鐵公司每年給它漲價,大概一開始覺得這是小生意,給它的租金很便宜。到最後,上海地鐵公司甚至想自己做,還找我們來融資。

產品非常依賴某個特殊場景時,就會很危險。共享雨傘同樣依賴地鐵出口。很多人從地鐵口出來之後發現下雨了,想買一把傘,或者租一把傘。共享籃球必須在球場附近才有機會,才有生意。

互聯網時代:唯快不破、必須標準化

互聯網必須快,唯快不破,而且速度越來越快。當年阿里巴巴花了八年時間做到百億美金,Facebook花了五年時間,美團花了五年時間,滴滴花了差不多三年時間,ofo和摩拜都是只花了兩年時間就做到了幾十億美金。

1

一旦創業者在行業領先之後,後面的競爭對手都可以忽略。

我們2015年10月份投資了映客,團隊迅速建立起行業領先優勢,幾個月後,各家巨頭或做或投,都殺進了直播,也沒能撼動格局。巨頭的確流量很大,但需要去扶持的產品同樣也非常多。

一個新的產品如果沒有達到戰略性的關註,在巨頭內部想拿到很多的流量是很難的事情,所以對巨頭也不要那麽懼怕。

互聯網不是萬能的,只有標準化產品才適合互聯網。為什麽滴滴能做起來?滴滴做出行是非常標準化的產品。前面我講過,一輛新奧迪和三年的奧迪沒有什麽差別,我只關心從A點到B點,能有一輛車把我接過去就可以了,不大會關心車子好不好,對服務的影響差別不大。非標準化的產品要迅速發展難度都比較大,互聯網的優勢並不明顯。

共享經濟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嘯虎 共享 還是 租賃 這不 核心 問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000

見到救生衣:「這不是紀念品嗎?」

1 : GS(14)@2011-12-13 22:51:1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5887875
【本報訊】「這不是紀念品嗎?」一名內地婦人昨乘搭港龍航空由四川來港轉機,其間擅自取走機上救生衣放入背囊,轉機接受安檢時被揭發。機場保安報警及通知港龍,內地婦解釋以為救生衣是紀念品,願意交還給港龍,後者決定不追究,她被警告後獲放行。
2 : GS(14)@2011-12-13 22:51:40

特稿
原子筆信紙牙刷可取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5887876
「毛氈、餐具、雜誌,耳筒、甚至救生衣都有乘客攞走。」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副主席丘志雄表示,乘客順手牽羊事件屢見不鮮,一般航空公司無硬性規定哪些東西可取,哪些不可,「乘客多數放入袋,我哋好難追查,亦唔會強硬執法;但見到有人攞救生衣,就一定會出聲,勸佢放番低,因為會影響其他人安全。」
3 : idsdown(1658)@2011-12-13 22:53:52

救生衣當紀念品
痴線...
4 : 龍生(798)@2011-12-14 04:08:02

港龍明顯放生佢....

拉佢坐監啦.....

下手無左件衫, 真係出事咁點算?
5 : 亞力士(1473)@2011-12-14 13:27:00

下次會唔會有人覽住個空姐講「這不是紀念品嗎?」
6 : teawater(1794)@2011-12-14 13:39:16

5樓提及
下次會唔會有人覽住個空姐講「這不是紀念品嗎?」


第日會有乘客將個空姐就地正法, 之後就解釋道﹕「這服務機票不是包埋的嗎?」
7 : GS(14)@2011-12-14 22:10:38

4樓提及
港龍明顯放生佢....

拉佢坐監啦.....

下手無左件衫, 真係出事咁點算?


幾舊水唔貴,當放佢一馬
見到 救生衣 救生 這不 紀念 品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6885

金融雲端:這不是不買蘋果的理由

1 : GS(14)@2012-01-26 22:50:04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307&art_id=16015441
金融 雲端 這不 是不 不買 蘋果 理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422

大媽闖診室星醫生︰這不是中國

1 : GS(14)@2017-01-26 18:08:13

一名來自中國的媽媽帶着20個月大的女兒在新加坡一家診所就醫後,折返闖進診症室再問醫生,遭醫生拒絕:「這裏不是中國!」(圖)雙方爭吵,醫生報警。女事主丈夫Paul Chong是新加坡人,他將短片上傳「請大家評評理」,網友卻多抱負評。「要與大家分享新加坡的醫生有多囂張!」Paul Chong表示,來自中國的新移民妻子帶着39.5℃高燒的女兒,往附近診所求醫,拿藥離開後,英文不好的她不確定服用劑量,返回診所想再向醫生詢問。醫生指她不應隨意闖入診室,診所裏還有其他病人在排隊,並說:「這裏不是中國,要看醫生是要按規矩掛號排隊的」。但Paul Chong解釋妻是先敲過門才進診室,妻子只是關心女兒,無論如何醫生不該說出帶歧視性的說話。


網友指侵其他病人私隱

影片在內地也引發討論,有網友認為醫生不該針對中國。也有人支持醫生,表示不排隊、闖進診室侵犯當時在診室裏病人的私隱。新加坡萬事通/澎湃新聞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25/19907861
大媽 診室 醫生 這不 中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411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