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小敗局】張若愚談愛日租之死:短租市場需要培育,資方盲目逐利介入太深

http://new.iheima.com/detail/2013/1205/56885.html

愛日租聯合創始人張若愚

愛日租是最早進入中國的在線短租玩家,曾與Airbnb一同教育國內短租用戶和創業者,風光之時也曾給出千萬級推廣大單,還收到過Homeaway和藝龍收購邀約。不過,當螞蟻短租、小豬短租和游天下等競爭者興起之時,愛日租卻因資金鏈斷裂關閉,成為在線短租行業先烈。

如今愛日租的三位聯合創始人已各奔東西,其中兩位去了美國,留下來的張若愚則留在中國,繼續自己的創業歷程。張若愚最近推出在線房屋租賃網站優美家,並宣稱已獲得千萬級戰略投資,投資方分別為知名分散式公寓運營商優帕克集團和國內某基金。

優美家宣稱力圖滿足中、高端用戶的中、短期租賃需求,通過與線下物業和家政企業在業務深度整合,將房屋租賃與客房服務整體打包,從而改善短租行業線下體驗不可控的狀態。張若愚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創辦的優美家有愛日租的影子,是繼續愛日租未完成的事業。

愛日租的倒閉讓人感到可惜。「愛日租股東追求短期回報,且不懂市場規則是導致愛日租倒閉的根源。」一位熟悉短租行業的人士指出,短租市場需要時間培育,且須從線下往線上發展,這兩點都不符合愛日租投資人的投資風格,這導致了愛日租悲劇的命運。

張若愚表示,愛日租完全可以不倒閉,而是選擇向其他巨頭出售,但在投資人控制公司的情況下,三個創始人話語權有限,無權主導公司到底賣給誰,公司出售談判失敗後,對創始團隊打擊很大,在左右權衡下三個聯合創始人相繼離開愛日租。

愛日租的教訓給了張若愚很大啟示。張若愚指出,愛日租更多是先做概念,而優美家在選擇資本時也不只看融資金額,還看對方能導入的資源,因此才選擇了優帕克集團投資。

愛日租往事:2年燒掉千萬美元

愛日租近年來湧現出的又一起燒錢失敗案例。

愛日租曾紅極一時,今年上半年卻被曝出裁員80%,原本150多人團隊裁減至30人,CEO李國棟則早於去年6月離職。愛日租各大區負責人、客服總監等高管也悉數被辭退,地方辦事處人員縮減或撤銷,僅個別大城市仍有工資人員「留守」,7月更被曝出網站關閉。

一位長期關注短租行業的人士透露,愛日租2年時間花費千萬美元,僅拿百度推廣支出來說,愛日租2011年僅上線半年花費500萬,2012年1000萬,2013年簽框架協議1000萬。大力燒錢卻又看不到前景,讓愛日租投資人抽身而去。

資料顯示,愛日租控股方為Rocket Internet創始人Samwer三兄弟。Samwer三兄弟被視作歐洲「互聯網山寨之王」,通過高資本投入在市場空白國家和地區快速複製已有成功商業模式,運作到一定規模後再將其高溢價轉賣給被山寨對象或其他買主。

Samwer不乏成功案例,如把Alando.De以5000萬美元賣給eBay,把團購網站citydeal以7億美元賣給Groupon。Samwer三兄弟投資創辦愛日租是希望在中國在線短租領域快速搶佔市場份額再出售獲利,最終卻都折戟沉沙。

愛日租遭遇重挫原因在於,相比歐美市場,中國短租市場並不成熟。張若愚表示,愛日租2011年1月組建團隊,4月份正式上線,但在運營2個月後很快發現這個市場跟想像中不一樣,所謂的C2C(沙發客)模式從需求和房源上均不存在。

對短租市場來說,中國誠信和社會文化上還沒有準備好。在中國房源控制有兩個極端,一種是一個家庭住在一起,多餘的房子留給孩子做婚房,一般不願意短租,讓陌生人300塊錢一晚住進來。另一種是手上有幾十套房子的人,自身有錢又嫌短租麻煩也不願做短租業務。

在中國真正做短租市場的是小B,這些小B可能是夫妻店,是中介,把短租當成生意,這也使得愛日租不能純粹按照C2C模式運營,不得不在短時間重新定位。

愛日租要成平台,避免燒錢命運,必須用戶基數足夠大。不過,愛日租上的小B用戶數量卻存在瓶頸,最多20萬個,平均每個控制30個房間,且由於小B多是個體戶,愛日租提供的服務無法標準化,只能做到20%回頭率。可以比較的是,一般酒店平台重複使用率則是40%到50%。

愛日租一個訂單客單價是500元左右,一單提成10%到15%,意味著愛日租平均一單可賺50到60元。現實問題卻是,愛日租獲取單個訂單成本是150元,相當於3個訂單才能抵消一個訂單成本,愛日租要賺錢就必須降低單個用戶獲取成本,現實卻面臨困境。

張若愚說,短租70%以上生意來自於線下,或是線下回頭客,現在不管是游天下,還是螞蟻短租,增長速度越來越慢,基本能覆蓋的都覆蓋到了,願意使用的用戶都上去了,而且通過這兩三年對短租市場教育,OTA廠商也開始接受短租,藝龍、攜程都變成這些小B的渠道。

「小B過得越來越舒服,短租服務商日子也相反。」張若愚表示,資本方意識到短租模式在中國做純粹C2C行不通,尤其在拒絕Homeaway及藝龍收購意向後,發現競爭激烈下的愛日租商業價值迅速跌落,最終決定終止資金投入以減少損失。

一位短租行業人士也指出,短租市場要發展到一定規模,要靠持久戰來培育用戶。從市場環境上而言,美國社會人際信任程度、分享精神比國內要高,國內短租網站在信用體系、及規範管理上會遇到國外所沒有遇到新問題,這也導致Samwer在複製美國模式時遭遇水土不服。

做概念性產品需儘早傍上「乾爹」

儘管愛日租遭遇失敗,其在中國依然還有一批短租繼續打拚,如獲得58同城資本支持的小豬短租、趕集網旗下螞蟻短租、搜房網旗下的游天下等。相比愛日租,這些網站更本土化,也更幸運,能依賴母公司龐大流量,更低成本獲取用戶。

談及愛日租失敗的原因時,趕集網CEO楊浩湧表示,一方面是由於愛日租水土不服,另一方面也在於其獲取單個成本太高。而且,愛日租三個創始人也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創業者。

Samwer旗下初創公司的典型情況——創始人能拿到10萬美元左右起薪,外加2%到10%公司股權,但一切均聽命於資方,無法把控公司發展命運。

愛日租3個創始人均來自美國知名高校,履歷光鮮,但在中國互聯網創業極艱難的情況下,一個創業公司第一次開闢未知市場,沒有深入理解和創業激情投入,很難成功。即便愛日租一度醞釀出售,CEO極力促成談判達成,但交易還是被資方否決,導致CEO不得不離職。

留下來的張若愚在再次創業過程中明白了很多。張若愚表示,美國創業環境相對尊重原創,給創業者更長時間成長,中國則不一樣,如果創業者只是抱著做一個純粹概念性產品的態度,不是說不能成功,但成功幾率跟美國比起來小很多。

張若愚說,中國創業者如果做概念性產品,最好盡快傍上一個「乾爹」,因為創業者不管怎麼樣還是要面對巨頭的競爭。在另一方面,PC流量戰場的戰爭結束,創業者要想再分一杯羹已非常困難,必須選擇新的方向,如O2O或移動領域。

此外,創業公司純粹從投資方拿錢不夠,還需要公司發展過程中的資源。對於優美家來說,這個資源必須來自線下,對線下的服務的控制,供應鏈拓展,服務商拓展要有豐富經驗。

優美家給自己找了一個「乾爹」。優美家當前房源主要來自優帕克集團,該集團以分散式公寓的長期租賃為主業,將中短租產品上無成本優勢的業務交由優美家代理。優美家希望借助優帕克集團的優勢將愛日租無法解決的小B標準化的問題解決掉。

如今張若愚創辦的優美家與其說是家互聯網公司,不如說是線下分散式酒店,所不同只在以互聯網思路搭建一個開放式網站前端加管理後台。基於這一套系統使其能將各地地產開發商、物業託管、家政服務公司納入統一的管理框架,並以標準化面貌呈現給前端的用戶。

當前,優美家已開始在上海、北京、杭州等城市進行擴張。不過,O2O的挑戰還未真正到來。此外,優美家在發展過程中也有明顯問題,即過於依賴優帕克集團,自身力量相對弱小,這使得抗風險能力也會相對弱。

優美家在引入融資過程中張若愚也可能已失去控股權。不過,對於這些問題,張若愚並未正面回答,僅表示優美家與投資方是相互扶持的和諧態度,類似愛日租的故事不會再次上演。

敗局 張若 若愚 愚談 愛日 租之 之死 短租 市場 需要 培育 資方 盲目 逐利 介入 太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3963

資本要做獨角獸的翅膀,而非逐利的皮鞭

5月17日的2018第一財經技術與創新大會上,關於獨角獸的討論可真不少。

分眾傳媒董事長江南春在主題演講中提到,如果不具備技術和模式開創,獨角獸就只有數字意義,沒有社會價值。他在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直言:“如果你把使命感忘記了,最終只是從業務層面取得了成功,取得了壟斷,我認為並不值得驕傲。”

“資本其實是個翅膀,賦能讓我們的獨角獸能夠飛得更高更遠,但它不能成為抽打獨角獸的鞭子,讓我們失去了方向,只是為了更高的資本回報。這個當中的平衡和把握是非常重要的。” 德勤中國創新主管合夥人劉明華在“獨角獸登陸資本市場:機遇與挑戰”的圓桌論壇上表示。

“我們在尋求資本幫助的時候,其實堅持尋找擁有相同價值觀,真心是希望找到推動這些AI技術往智能制造方向發展,去推動中國科技創新的資本。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在資本的尋求方面,跟人的婚姻一樣,要想長久地走下去,價值觀一定要一樣,所以我們在這方面是非常堅持的。”西井科技COO章嶸說。西井科技主要通過引入AI技術結合港口的操作環節,提升港口效率。

複宏漢霖生物技術總裁兼CEO劉世高表示已經可以感受到資本對行業的熱情。他提到,從2014年至今,社會上對生物醫藥的行業的關註、投入是前所未有的,而資本市場高度的重視、高度的投入,與環境的天時地利有關。“中國癌癥的病患可能比美國和日本加起來還要多,但是5年的存活率連美國的一半都不到。未被滿足的醫療需求是巨大的,包括獲得好的藥、能夠負擔得起的藥,都是推動市場一個巨大的動力。”

同在制藥行業的基石藥業高級副總裁王辛中表示,做腫瘤藥物的研發有“三高”:風險高、門檻高,最後回報也會高,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個過程,而這些離不開資金。

但資本也會帶來煩惱。當創始人股份減少,或者股東變得比較複雜,或者說同業都想搶占市場時,就會產生矛盾,甚至導致企業無法盈利或上市。“從社會的認可度上來說,教育行業在國內上市比國外上市有更大的優勢。但是因為先前的政策不夠開放,或者對創新性和包容性沒有那麽多,導致大家沒有條件在國內上市。不過現在也看到一些比較好的信號,小米在港股上市,是非常好的作用。我覺得A股也需要有對創新企業包容的機制,是不是可以做一些試點?這些試點不是簡單地對一些公司進行特批,再一個或者兩個公司先試一下,讓大家看到這個希望,然後有這樣一個希望繼續跟進,不斷地推廣。” 面向K12,想要解決學生和老師的最優匹配問題的技術公司學霸君技術副總裁苗廣藝說。

章嶸坦言自己的確是生在一個美好的時代,有這麽多資本可以擁抱,並見證了近期資本市場的改革,比如國內針對四類新經濟產業開通了IPO的綠色通道。“其實從資本層面來說,全力助推我們這些科創企業在各自的領域進行發展。所以這方面其實真的是非常幸福的,有時是幸福的煩惱。但其實在跟資本合作的時候,我覺得我們會面臨一個現在挑戰,就是像苗總剛才說的,科創企業在發展過程中,需要大量資金。資金會逐漸稀釋所有創始團隊之前的股份,我們怎麽樣去駕馭這些資本?是讓資本助力我們,同時是保持我們自己的個價值觀,我們企業的價值觀和對於長遠目標的關註。我們不能失掉長遠目標,而被資本的逐利性抹煞我們的意願。”

的確,上市不是目的。能夠用好手上現在所有的每一份資金,給客戶切實地為整個行業帶來革新,創造更多的價值,這樣的獨角獸企業上市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在劉明華看來,獨角獸背上的兩個翅膀,一個是資本,通過資本的助推實現資本的賦能,另一個翅膀代表著巨大的行業及商業的應用場景。

資本 要做 獨角獸 獨角 翅膀 而非 非逐 逐利 利的 皮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30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